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越南女子嫁入台灣惡魔家庭 慘遭公公百般性侵蹂躏(圖)
發佈時間: 7/18/2020 3:48:23 PM 被閲覽數: 20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越南女子嫁入台灣惡魔家庭 慘遭公公百般性侵蹂躏(圖)
2020-07-17

英國報姐


前不久,台灣發生了一起讓人極其憤怒的案子。

幾乎事件的每一個細節,以及被害者的每一條經曆,都讓人聽著感覺十分崩潰。

一位來自越南的女孩,在年僅18歲時就嫁到了台灣,可誰知道等待她的不是幸福的婚姻,卻是一位行動不便的丈夫,婆婆等人的欺壓打罵,以及公公長達8年的性侵……

孤立無援的她選擇忍耐,並生下了生父不明的女兒,但未成想,自己的女兒也沒能逃過夫家的魔掌,才上小學就被家裏的男性長輩性侵。

更令人絕望的是,當母女二人鼓足勇氣向法律尋求幫助時,這個長輩卻憑借警官的身份順利逃避了懲罰……

這名受害者的化名爲“小阮”,她是一位越南的姑娘,現在38歲。

在20年前她才18歲時,就通過中介牽線,和現在的前夫相識、結婚,並在19歲時獨自來到了台灣,然後開始了和患有癫痫症及小兒麻痹的丈夫,以及公婆還有大姑、小姑同居的日子。

婚姻對小阮而言和幸福二字無關,在丈夫一家的指使下,她成了這個家的傭人,每天4點就要起床幫婆婆買餐點,一直幹活到大半夜才能休息,不僅如此,還要常常面對大姑小姑莫名其妙的挑釁和嘲諷。

然而對于從9歲就開始打工養家的小阮而言,這些還在她能接受的範圍內。



圖源:mirrormedia

但忍讓換來的從不是善待,才嫁過來一周而已,小阮就遭遇了一件讓她徹底崩潰的事——她被自己的公公性侵了……

某天,公公借由買東西帶小阮出門,但沒想到卻是把她帶到了旅館,人生地不熟的小阮並無防備,就這樣被公公得逞了。嘗到“甜頭”的公公變本加厲,在之後的每周都帶小阮出去開房,強迫她和自己發生關系。

一方面,是身爲一家之主、掌管全家大事小情的公公,而另一方面,是在當地無依無靠、孤立無援且年幼的自己,面對性侵,小阮于是只能忍耐,不敢告訴其他任何人。



圖源:網絡

在身體上侵犯她,在精神上擊垮她,除此之外,整個夫家還要控制她的人身自由,不讓她出家門、不讓她交朋友,也不讓她用手機,如果小阮敢不聽話,就不讓她再回越南。

她就這樣每天都活在痛苦和恐懼之中,還要接受自我的內心譴責,因爲覺得自己和公公亂倫是種罪過,哪怕她其實是受害者。

更讓小阮崩潰的是,在結婚大概6個月後,她懷孕了……

她當然沒有任何爲人母的喜悅,因爲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而她也不敢去查。

而懷有身孕的小阮也並沒能因此得到夫家的善待,家裏包括婆婆在內的幾個女人依舊毫無顧忌地打罵、欺負她。

最嚴重的一次,她挺著大肚子上樓晾衣服,小姑卻故意關燈、罵她費電,害得小阮失足差點流産,不僅如此,當她因爲懷孕需要補充食物,在家裏找東西吃時,還會被小姑罵是“偷東西的賊”。

有好幾次,小阮都忍不住想要自殺,但爲了孩子,她還是堅持下來了。



圖源:mirrormedia

在之後的2年裏,她生下了兩個女兒。但長期飽受心理和生理上的摧殘,她終于沒能扛住,

患上了抑郁症,而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小阮外婆的離世。

因爲出生時就沒有爸爸,小阮是外公外婆一手帶大的,在她外婆去世時,小阮悲痛欲絕、懇求夫家放她回去看外婆最後一眼,但是這點要求都沒被答應,她最終還是沒能回國和親人道別,留下了一生的遺憾。

而這麽多年唯一讓她感到解脫的是,12年前,性侵了自己足足8年的公公得了重病,並于隔年去世,自那時起,這個惡魔再也沒法繼續騷擾她了。

但來自夫家的折磨並沒有因此結束,包括婆婆在內,所有家人對她的欺壓變本加厲。

先是小姑莫名其妙指控她偷錢去養情夫,並慫恿小阮丈夫對她施暴,然後隔天立馬就讓丈夫和她離婚,小阮被迫淨身出戶,沒能帶走孩子,她獨自一人被趕出家門,最終在社會局的幫助下才找到住所。

嫁到這個家裏9年,除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傷痛,在這場婚姻裏,她“兩手空空,一無所獲”。



圖源:mirrormedia

夫家禁止她探望孩子,她只能在孩子去學校上課時,偷偷跑到學校門口看她們兩眼。

而更讓人感到無恥的是,已經離婚了,夫家卻還要榨幹小阮最後一滴血。

她們要求小阮必須每月支付孩子教育費4000元,爲了孩子,小阮身兼兩職、拼命打工賺錢,最後徹底弄垮了身體。

爲了女兒,她苦撐著,但從未善待她的命運卻再次給了她致命一擊。4年前,她突然接到自己小女兒“庭庭”(化名)學校的電話,對方告訴她:自己當時才讀五年級的女兒,竟被小姑的丈夫性侵了……

根據庭庭回憶,在她才上幼兒園時,小姑父就經常借機摸她,她試著掙紮,但是怎麽可能抵得過一個成年男子的力氣,所以每次試圖跑走都會被再次抓回去。

“姑丈會騙我說奶奶在叫我,等我踏出房門,就把我拖到其他房間一直亂摸,我試圖掙紮、跑走,但他又會把我抓回房間。”

“我不敢大叫,怕被鄰居聽到,會被奶奶、姑姑她們罵。”

沒有父母在身邊保護,小姑父肆無忌憚地騷擾庭庭多年,並在她五年級時,終于對庭庭進行了性侵。

在家中孤立無援,庭庭無奈只能向學校老師求助,在校方通報了社會局後,小姑丈的惡行這才曝光。



圖源:網絡

得知此事後,小阮自責不已,她把庭庭接到自己身邊,並正式對小姑父提告。

但現實一次次讓她失望,法律並沒有站在她們這一邊,雖然小姑父沒能通過測謊,但最終仍因證據不足而沒被訴,而這很可是因爲小姑父在新北市某分局擔任高階警官,有人于是懷疑他可能是利用了職位之便爲自己脫罪。

在權力面前,母女倆的力量實在太過微弱了。

惡人沒能得到懲治,庭庭于是也患上了抑郁症,她變得自卑,並不斷嘗試自殺,雙臂上都是被刀割過的痕迹。



圖源:mirrormedia

更慘的是,2年前,小阮還被診出患有子宮頸癌。原本身體狀況就極差的她,被切除子宮後更是無法工作賺錢,現在母女二人每月只能依靠政府補助和公益團體的資助爲生。

就在前不久,小阮又去做了膽結石手術,但她才剛手術完,就聽到了庭庭再次吞藥自殺的消息,生活從未放過這個可憐的女人,自從嫁到前夫家裏,每一天于她而言都只是變得更絕望。



圖源:mirrormedia

而除了擔心庭庭,母女倆還牽挂著依舊住在婆婆家裏的大女兒“萍萍”,她不僅整日被迫聽到來自姑姑們對于自己母親的诋毀,還要在這個無人關心她的家裏,每天靠吃泡面和過期食物充饑。

目前,在小阮母女二人的遭遇被媒體報道出來後,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雖然第一次並沒能得到合理的處置,但母女倆不打算放棄,而是決定繼續控訴小姑父。

只希望這一次,法律能還她們一個公道,幫庭庭早日走出過去的陰影,也希望母女三人能盡快團聚,遠離那個可怕的“家”,不用再經曆任何苦難。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再婚後第一天我想離婚了 婚姻中這一點你很可能忽略了
  • 紐約華女:疫情給我離婚勇氣 丈夫將破産天天鬧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