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怎样得着真正的自由/你有真正的自由吗?
發佈時間: 7/24/2020 11:52:52 PM 被閲覽數: 4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你有真正的自由吗?

证道经文:约翰福音 8:31-36,罗马书 3:19-28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你有真正的自由吗?如果我问你这个问题,你怎样回答呢?你也许说“我又不是任何人的奴隶,当然有自由啦。更何况,我现在在美国,美国是个真正自由的国家,有宗教、言论、新闻的自由。在美国民主自由可不是句空洞的口号。”然而今天福音书里,主耶稣并不是在说政治,经济或社会的自由,而是在说耶稣基督里真正的自由。让我来举一些例子,帮助你想一想,你有没有真正的自由。现代人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成为科学技术的奴隶。我们每天被许多新闻和这种噪音、信息吞没了。很多人受到电视、智能电话和平板电脑的捆绑,无法脱身去做别的事;电子邮件,短信从早到晚缠绕着我们。由于整天被各种电子设备束缚,现代人越来越缺乏户外锻炼。肥胖症“沙发土豆(couch potatoes)”已不再是美国人的专利了,已成为全世界的通病。另外无论中国还是美国,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工作和房子的奴隶。我们不敢没有工作,因为怕失去房子。结果房子和工作束缚住我们。更有许多人成为金钱的奴隶,为了金钱卖身,为了金钱甚至欺诈,弄虚作假,或者为了金钱拼命工作,结果把身体搞垮了,疾病发作,英年早逝。另有一些人成为性的奴隶,沉溺于黄色影像图片或无节制的乱交中不能自拔。也有人成为地位的奴隶。最近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你听说过吗?人们对事情的看法和所作的决定,不是由理智和道德标准来决定,而是由屁股的位置、人的地位决定。这真是身不由己啊。令人不易察觉的是,我们会成为自己情绪和感情的奴隶。特别是愤怒和仇恨会毁掉我们,而且挥之不去,使我们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得病,最后怀恨而死。

你有真正的自由吗?很多人错误地理解了自由,以为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这就是自由。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你不想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自由。犯罪的人很难对罪说“不,”很难不再犯罪。吸毒的人很难戒掉毒瘾,沉溺于黄色图片影像和乱交的人很难从淫乱的泥潭中拔出来。追求金钱名誉地位的人很难停下来。他们都无法挣脱那些东西的束缚。受奴役,不自由是多么悲哀的事啊!那么什么或谁是真正自由的呢?只有上帝和有上帝生命的人才有真正的自由。上帝是永恒、大能和圣洁的主宰。祂想做的事,祂能做到;祂不想做的事,比如罪恶,祂跟本就不会去做;因为祂绝不会背乎祂自己的圣洁。对于我们人来说,在耶稣基督里有上帝的同在才是真正自由的。圣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中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今天福音书中主耶稣说“你们若常常在我的道里,就真是我的门徒了;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常常遵守我的道”翻译得不太准确。原文更接近英文,就是“If you abide in my word”或“If you remain in my word;”中文翻译过来应该是“如果你们常在我的道里面,”或者“你们若保持在我的话语里面。”所以,真正的自由是有基督的道和所见证的真理带来的,这个真理就是圣经中的真理,就是耶稣基督祂自己,因为主耶稣说,祂自己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真正的自由是在耶稣基督里的新生命,是战胜罪恶,死亡和魔鬼撒旦的自由;是人通过信心得到的耶稣基督赐给我们的罪得赦免,和从罪恶、死亡和魔鬼的牢狱中被释放出来的自由。

今天我们庆祝宗教改革日。大约五百年前的今天,为了冲破黑暗的中世纪罗马天主教会的错误教导带给人们的束缚,比如:赎罪巻、修道主义、教皇制和各种因律法主义带给人们的种种枷锁;马丁路德将九十五条论纲钉在威登堡教堂的大门上,点燃了蔓延整个欧洲最终影响世界的宗教改革的烈火。圣经的权威得到恢复,圣经被平民老百姓看到,圣经所见证的因信称义的道理被重新发现,自由的福音被重新高举起来。人们又得到了基督徒的自由,就像圣保罗在加拉太书五章中说的“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圣经中的真理既有律法,也有福音。你从加拉太书的上下文可以知道的很清楚,圣保罗反对的是人们想通过自己的好行为得救的思路。这种律法主义思路的结果是使人失去了基督徒的自由,失去了上帝的救恩;被律法和自我骄傲的轭挟制。为什么呢?原来,律法最重要的功用是叫人知罪,知道自己是罪人。律法本是好的,然而致命的关键是人的罪恶与不信。人最终的枷锁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的罪性。人的骄傲导致,人要居功自傲。骄傲是原罪,是所有罪的根儿;正如魔鬼因骄傲而堕落一样。今天的罗马书说,人都犯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只有人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藉著信,才能白白的被称为义。最后又说“既是这样,哪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用什么方法呢?是用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

你有真正的自由吗?信主之法使我们与上帝,与主的道,与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紧紧联系在一起。只可惜,人的不信与罪恶,使人们无法摆脱想要靠自己,靠自己的行为,甚至靠自己的秉性,某种所谓的“素质”得救的想法。这种想法用圣经的话说就是来自人意,血气和肉体而来的。人们常常以这些夸口,还会自欺欺人地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比如:有人因自己是美国人觉得是自由的;有人因自己有钱,有地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有人以为生在信主的家中,父母亲戚朋友是基督徒,自己就是得救、自由的人;有人觉得自己非常特殊,觉得自己身上有某种得救的素质,天生就有信心,或就很谦卑,等等。今天福音书中的犹太人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靠自己是亚伯拉罕血统的后裔,以为自己就是自由的。当主耶稣说完“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之后“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自由』呢?」”其实他们在欺骗自己,也在欺骗别人。不要说他们当时是在罗马人的统治之下,就是他们的祖宗,在埃及作了450年法老的奴隶,在巴比伦做了70年迦勒底人的俘虏。是上帝使他们得自由的。所以我们要很小心,不可倚仗人意,血气和肉体;倒要常常在主的道里,生活在基督的真理之中,生活在福音的自由里。我们也要小心,不被自己的骄傲和罪性所欺骗,生活在不信和罪恶之中。在加拉太书五章中,高举因信称义的保罗对我们说“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事。”凭血气行事的以色列人就是前车之鉴。上帝大能的手把他们从为奴之家埃及地领出来,得到自由之后,他们却又离开上帝犯罪,受到罪的捆绑。我们从出埃及记中可以看到,他们的人意,肉体,罪性真是顽固;他们在埃及受到的坏影响还真大。他们学埃及人拜偶像,以金牛犊取代领他们出埃及的耶和华上帝。他们坐下吃喝,起来玩耍;奸淫、放荡,贪婪,抱怨,无法忍受苦难。他们宁愿回埃及继续作奴隶。他们认为在埃及虽然做奴隶,却还能偶尔吃到韭菜、葱、蒜和鱼;而在旷野只能吃到味道单调的玛哪。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福音经文中,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当我们的心被这世界的物质生活和罪恶缠绕捆绑无法脱身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真正的自由,成为罪的奴隶。要从罪恶的奴役中释放出来,惟有靠上帝的道所见证的真理和救法:对于当时以色列民来说是逾越节羔羊的血和红海的水;这血预表耶稣的宝血,这水代表基督徒的洗礼。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使我们得自由的真理和救法就是耶稣基督和祂的洗礼。

你有真正的自由吗?在这个罪恶的世界,我们受到我们自己老旧人罪性和魔鬼的束缚与捆绑。我们被物质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律法主义和各种各样的假神所捆绑,使我们无法对罪恶说“不”。但是,我们一定要得到主的道告诉我们的真理;要认识到,人应该是科学技术的主人而不是奴隶。金钱、名誉、地位,或任何我们引以为豪的东西都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自由,反而可能诱使我们犯罪,成为我们的枷锁。而罪恶和不信的最终的结局是心灵的牢狱与永远的灭亡。

感谢耶稣基督,祂已经替我们承受了罪的刑罚,饶恕了我们的罪。祂击败了魔鬼,战胜了死亡,粉碎了禁锢在我们身上的罪恶的枷锁和律法的权势,就是死亡的束缚,使我们得到真正的自由,成为上帝的儿女。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的。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马丁路德根据今天诗篇四十六篇中“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上帝之城,”我们“要休息,要知道耶和华是上帝,”祂必“与我们同在”的道理,写下刚才我们唱的《神为其民坚固城墙》的圣诗。惟上帝才是人真正的保障,有上帝同在就有真正的自由。唯有常在耶稣基督和祂的道里,我们才能认识到从罪恶的捆绑中得到释放的真理。这个真理就是耶稣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你当认识这个真理,真理使你得到真正的自由。




怎样得着真正的自由 

     

  “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以自由呢?’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1-36)。

  “自由”是多么好的一个名词,也是多么宝贵的一样东西。一个没有自由的人,事事受别人的辖制拘束,事事受别人的指挥支配,就是别人凌辱他,虐待他,他也不敢反抗,只是忍气吞声的逆来顺受,这又是多么可怜。无怪西国有一句俗语说,“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death)了。只有自由的人才有乐趣,才有幸福。因此我们无论付什么代价,也要求自由,也要得自由。我们宁可舍弃财利,也不舍弃自由;宁可舍弃尊荣,也不舍弃自由。我们愿意作贫穷而有自由的人,不愿意作富贵而没有自由的人。没有自由的人真可怜到极点,没有自由的人真痛苦到极点。但自由是什么意思呢?什么样的人才是自由的人呢?这个问题却不可不弄得清清楚楚。因为这个问题如果被人误解了,将来要发生的危险和祸患是不堪设想的。今日大多数的人对于自由所下的解释是什么呢?他们所认为自由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认为自由的意思就是无拘无束,任意而行,自己愿意想什么就想什么,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愿意作什么就作什么,不受任何人的管辖,不受任何规则法律的约束,也不必顾到任何人的利害损益,只要能使自己随便就够了。他们认为一个人能度着这种生活才是自由的人。这种说法真是把“自由”这个名词误解到了极点。这决不是自由的正意。这不是自由,乃是任性,乃是放纵,乃是利己损人。真正的自由是不妨害他人自由的。真正的自由是不使他人受到丝毫损失痛苦的。真正的自由是有轨道的,越出这条轨道便不再是自由,乃是任性放纵。可惜,今日许多人竟误解了自由的意义!可叹,今日许多人竟利用自由这个名词去放纵情欲,去损人利己!法国罗兰夫人说的话对极了。她说,“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人人都愿意得着自由,享受自由,但全世界上真正得着自由享受自由的人究竟有多少呢?从外面看,不受人的辖制拘束的人似乎不在少数。但实际上真有自由的人数目简直少得可怜。上文我们所引的经文中不是明明的说“凡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么?作人的奴仆的人没有自由,他们终日受着主人的支配管辖。但如果遇见良善慈爱的主人,他们还可以有一些自由,有一些享受。作罪恶的奴仆只有受苦,只有呻吟,只有受罪恶的支配与驱使,绝没有丝毫的自由。罪从来不给人自由。它只给人重担和痛苦,给人悔恨和愁烦。作任何人的奴仆都不如作罪的奴仆那样苦。可是作罪恶的奴仆的人却比作任何人的奴仆的人数目更多。罪的奴仆里面有贫的,也有富的,有贱的,也有贵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西方人,也有东方人,有野蛮的,也有文明的,有服事人的,也有受人服事的,有知识的,也有没知识的,有手无寸柄的平民,也有大权在握的官吏和帝王,有赤手空拳的老百姓,也有发号施令统帅千军万马的将军。这些人中有的素日就自己知道自己没有自由,以致常常叹息呻吟,也有的素日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自由最有幸福的人,但事实上他们都是奴仆,都没有一点自由。他们的眼睛也许没有看见那辖制他们的主人,但他们确是受着一个无形的主人的支配管辖。这个主人在他们身上操着无上的威权,他们对他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这个主人所给他们的痛苦大得不能形容,但他们却无法逃脱。这个主人有时也给他们少许暂时的快乐舒适,但后来总是变成极大的痛苦。他们中间有些人甘心受这个主人的管辖,因为他能给他们一点好处,也有人竭力想逃脱他的毒手,但苦于有心无力,只好徒唤奈何。这个主人有时脸上也会涂上一点化装品,放出一片笑容,可是他的真面目却总是十分狰狞可怕。这个穷凶极恶的主人就是罪。凡犯罪的都是它的奴仆。

  世上有没有不犯罪的人呢?如果有不犯罪的人,那样就有自由的人;如果没有不犯罪的人,那样人类便都是罪的奴仆。我们的良心告诉我们,事实也告诉我们,神的话更告诉我们,全世界的人类都犯了罪,还都继续着犯罪,因此我们便知道人类都是罪的奴仆。人类所犯的罪大小不同,多少不同,种类不同,方式不同,有明显的,也有隐藏的,有被人共认为罪的,也有不被人认为罪的,有的被人人看见,受人斥责,也有的罪严密极了,除去那犯罪的本人和神以外,没有一个人知道。但罪就是罪,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这是永远不能更改的真理,也是百跌不破的事实。那向假神偶像顶礼膜拜的人是罪人,那狂妄自大不承认有神的人也是罪人。那凶暴残酷杀人流血的人是罪人,那心怀嫉妒恼恨的意念的人也是罪人。那偷窃抢夺他人财物的人是罪人,那见财物而起贪心的人也是罪人。那与有夫之妇或有妇之夫行淫的人是罪人,那看见异性就怀淫念的人也是罪人。推而至那些说谎言的,行欺诈的,行贿的,受贿的,枉法贪赃的,营私舞弊的,损人利己的,假公济私的,咒诅人的,辱骂人的,诽谤人的,谗毁人的,对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不忠诚的,骄傲狂妄,自夸自大,夺取神的荣耀的,以大欺小的,恃强凌弱的,不孝父母的,忘恩负义的,结党分争的,倾轧排挤的,图谋恶事损害别人幸福的,放纵情欲戕贼自己身体的,这种种的人在神面前无一不是罪人,也无一不是罪的奴仆。这些人当中有的非常拙笨愚鲁,犯了罪都被人看见,以致受人的斥责轻视,有的十分聪明灵巧,犯了多少罪都不显在人前,以致人都尊敬他们,说他们是好人。但神那两只如同火焰的眼睛却看得十分清楚,一点都不会放过。这些犯罪的人无论怎样遮盖自己的罪,否认自己的罪,他们的良心却是不住的谴责他们,使他们受着极深的痛苦。这些罪也束缚着他们,捆绑着他们,使他饱尝了种种的苦味,受尽了种种的艰辛。有时他们也知道罪恶把他们害得好苦,也想逃脱它的辖制,但他们总是感到力不从心,没有少许的办法。作罪的奴仆真是一件极苦的事。可是我们举目看看,全世界之上不作罪的奴仆的人究竟有多少人?作罪的奴仆而知道自己是罪的奴仆的人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是罪的奴仆,而想脱离罪的辖制,竭力去求得自由的人更有多少人?

  世上许多人寻求自由不但得不着,而且越来离自由越远,这不但是因为他们误解了自由的意义,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得着自由的方法。得自由的方法是什么呢?主耶稣的话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我们。“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这几句话中,他告诉我们要得自由所不可少的两样事:一样是真理,一样是神的儿子。是的,只有真理能使我们自由,只有神的儿子能使我们自由。用别的方法求自由,等于缘木求鱼。

  一个问题出来了-“真理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太多了。古时有古人所认为真理的,今日有今人所认为真理的。东方人对真理的解释与西方人不同,信这个宗教的人对真理的界说和信那个宗教的人也完全两样。有许多时候,生在一个时代,住在一个地方,处在一个社会中的两个人,对真理的看法就完全不一样。从古至今,东方和西方,人们对真理的界说太不同了,太繁杂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众说纷云,莫衷一是。究竟谁所说的是真理呢?我们究竟应当随从谁呢?这真是一个太难决定,太令人费思索的事。彼拉多当日所发的问题-“真理是什么呢?”-仍是今日许多人所问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一点不难回答,主耶稣的话早已解释得清清楚楚。他当日在将要离开门徒以前,为门徒祷告说,“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 17:17)。是,神的道就是真理,只有神的话是真理。真理是永远不变的,能变的就不是真理。真理是绝对没有错误的,有错误的就不是真理。真理是没有时间性,没有地方性的。真理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适用的。世界的文化无论怎样改变,人类的思想无论怎样改变,社会的背景无论怎样改变,国家的政治无论怎样改变,人们对伦理道德的观念无论怎样改变,真理却永不改变。旷观古今中外,有那一种被人认为真理的是这样永不改变的呢?有那一种被人认为真理的,可以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一律适用呢?神的道却是永不改变,并且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一律适用。人是常改变的,所以人的理论和学说也常常改变。神是永不改变的,所以神的话也永不改变。人看事不过只看见一部分,神却是看见全局。人因为眼光短浅的缘故,常常把事看错了。神因为是全知的,所以从来不会把事看错。人因为受环境的限制,受时代的限制,受知识的限制,所见的和所说的常常不能准确。神不受这一切的限制,所以他所见的和所说的都十分准确。神是不改变的。他说,“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 3:6)。所以他所说的话也是不改变的。因此他的话便是真理,因为真理是不改变的。就是这个真理能使我们自由,因此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是,神的话能使我们自由。因为神的话指示了我们,使我们知道什么是真自由。神的话向我们显明了自由的正轨。我们越多明白神的话,便越多明白自由的真义。我们完全行在神的言语之中,生活在神的言语中,我们一定要享受到完全的自由。人所以犯罪而作了罪的奴仆,就是因为他们不信神的话,也不听神的话。当我们信神的话听神的话的时候,罪在我们身上便再没有权柄,我们也就完全自由了。我们多读神的话,多听人讲解神的话,如果我们这样作不是只为求知识,而是求生活上的进步,我们便一日比一日多尝到自由的滋味。如果我们将神的话充满我们的心,又时刻行在神的话中,世上任何束缚捆绑必定再不能妨害我们,我们能“从心所欲,不逾矩”。我们能作一切我们所愿意作的,但却不加丝毫的伤害在别人的身上,也不使别人的自由受到少许的妨碍。我们感觉到世界不再是苦海,乃是乐园。“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我们生活在世界上也是同样的自由。许多人以为热心信主虔诚守道的圣徒是世上最苦痛最不幸的人,因为他们在生活中要受许多的限制,许多的话不能说,许多的事不能作,许多的财物不能取,许多的地方不能去,一个人这样生活,无异乎被圣经中的教训捆绑得紧紧的不能动弹,这种生活还有什么自由,还有什么幸福,还有什么乐趣。他们不晓得正是因为我们有许多的话不能说,有许多的事不能作,有许多的财物不能取,有许多的地方不能去,所以我们才不犯罪,不受苦,不招祸患,不遭损失,我们才能“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吃饭吃得香,睡觉睡得甜。热心信主虔诚守道的圣徒不但不是世上最苦痛最不幸的人,乃是世上最快乐最有福的人,因为他晓得真理,真理使他们得了自由。

  使我们得以自由的,除了神的话以外,还有一样不可少的,就是“神的儿子”。主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接着他又说,“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这句话中所说的儿子是神的儿子,神独生的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是神的儿子。他有权柄释放一切作罪的奴仆的人。他复活的大能力也足能使一切被罪恶束缚的人得着释放,得着自由。我们已经多年受罪恶的捆绑,作罪恶的奴仆。我们自己丝毫没有力量脱离罪恶的权势。必须有一位强有力者来释放我们,来拯救我们。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的一位。他在世上的时候曾对他的门徒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 10:19)。他复活以后又告诉他的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 28:18)。 没有人比他的权柄更大,没有人比他更有能力。一切受罪恶束缚的人靠着他都可以得释放。一切不得自由的人藉着他都可以得自由。他不但曾一次为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了性命,他也已经从死人中复活起来,坐在全能者的右边,并用他的大能大力拯救了一切投靠他的人,释放一切被掳为奴的人,把完全的救恩幸福和自由赐给一切信靠他跟随他的人。而且他的恩典总是够我们用的,他的能力在我们软弱上更加显得完全。那一切辖制我们的罪恶在他的面前完全失去能力。那一切捆绑我们的绳索,他能毫不费力的为我们断开。一切我们自己所不能胜过的试探,靠着他的大能大力,我们都能得胜有馀。他若叫我们自由,我们就真自由了。从他说了这段话到今日,已经将近二千年之久。在这极长的岁月中,我们听见看见许多受罪的束缚、作撒但的奴仆的人,因着听福音,信基督,很奇妙的得了改变,洗心革面,重新作人。本来极污秽的、后来变成圣洁;本来极凶暴的,后来变为良善;本来极诡诈的;后来变为正直;本来极自私的,后来变为慈爱。千千万万圣徒的人生都证明了主耶稣的话是真实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听神的话,信神的话,遵行神的话,投靠神的儿子基督耶稣,紧紧的跟随他,便可以得着真正的自由,完全的自由。羡慕自由愿意享受自由的人们哪,现在找着正路了罢。




真正的自由到底是什么?

有一天突然觉得,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都是社会的价值观赋予的,大多数的人都被装在固定的套子里,按照一套生活模式在活着,甚至一辈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忙于维持生计或者是活的更好,我觉得这样很没意义,也很无趣。 我现在大三,应该会读研,然后成为一个科研工作者,一辈子做这件我并不爱的事情吧,想想挺可悲的。其实或许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创造了多少价值,而在于收获了多少乐趣吧。可能有人觉得这样说很自私,可我确实是这样觉…
       「人生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的这个著名诗句,在上个世纪中国国难时期,曾引无数知识分子为之共鸣。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自由”这个词汇又再次风靡全国,引无数知识分子为之争鸣,尽管人们都喜欢呐喊“自由”,但每个人心中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是否有一个大家公认的标准“自由”概念呢?咱们先看看书上怎么说。
词典:“自由就是由自己作主,不受限制和拘束。”我觉得这和年轻人很爱说的“爽”是一个意思,就是随心所欲。
心理学:“自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比词典说的文明点,意思一样。
社会学:“自由是指在不侵害别人的前提下,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听起来很别扭,话外音象是说,通常的自由会侵害别人,若不侵害别人,想干嘛干嘛就是自由,这是一个内涵相互矛盾的定义。
法律:“公民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其自己的意志活动有不受限制的权利。”法律被看成是妨碍自由的,这和前者类似。
政治:“自由是人们对执政者的选择权,执政者要按百姓的意愿管理国家。如果执政者不能做的时候,百姓有权更换。”以此定义的自由是指参与公共事务的民主权利。
哲学:“自由是指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文绉绉的,让人费解,简单说,自由就是在明白真理后,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这是孔子七十岁才达到的境界。
自由主义:“人生而自由,这是天地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听起来非常神圣,实际并不明白自由是怎么回事。

对自由描述最细的当属20世纪最杰出自由主义思想家赛亚·伯林:“自由是源自个人想要成为自己主人的期望。我希望成为我自己的意志,而不是别人意志的工具。我希望能成为重要的角色,不做无名小卒;我希望自己做决定,而不是由别人决定;我希望拥有自我导向,而不是受外在自然力影响,或者被人当做是一件物品、一只动物、一个无法扮演人性角色的奴隶;我希望能够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思想意志而积极的人,是一个能够为我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并且用自己的思想和目的,能解释我为什么做这些选择的人。只要我相信这一点,就是真理,我就觉得自己是自由的,而如果有人强迫我,就不是真理,在此情形下,我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奴役。

除了哲学,几乎都是从个人的自我角度来定义自由的,其中以赛亚·伯林的表述最露骨,纯粹自以为是,这种人很难在社会、团体中合作共事,没有谁可以领导他。这种人在战争年代,不愿为民族自由解放而牺牲;在和平年代,不愿为国家建设而奉献,这种只能自己领导自己的人,常常会变成一个集打工仔、经理和老板于一身的单干个体户。所以,历史上的自由主义者,虽然喜欢造反,却并不具备组织造反的领导品德和才能,顶多成为一个不同政见者,在社会政治动乱时,煽动一下社会舆论。


为什么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在付诸社会实践时,会导致错误而失败的社会人生结果呢?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明确一下: 究竟什么是自己? 如果说身体是自己,那身体的哪一部分代表自己?有的人喜欢吃,为了过嘴瘾,却让肠胃承受撑胀的痛苦;有的人为了苗条,却让肠胃忍受饥饿的痛苦。按理说,吃喝嫖赌抽都是以消耗身体、生命为代价的,玩过之后,人的身体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反深受其害,但许多人却乐此不疲,人究竟是为自己的哪一点活着呢?

人类的自我选择清楚表明:人的身体并不完全代表自己,身体只是自己的一个工具,跟心爱的房子、汽车、衣服、武器、玩物大同小异。

那究竟人的哪一点最代表自己?人一般都是为自己的欲望而生活、工作,这至少说明人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欲之根更代表自己,六欲之根实际就是众生心识,人的感官感受、思维意识,都属于心识。

但人的感官感受、思维意识“我”是随着周围人群环境变化而变化的,刚才还喜欢热,过一会就可能喜欢冷;八年前还非常喜欢陈水扁呢,但如今却讨厌陈水扁了;今天听舆论说向南好,就向往南,明天听舆论说向北好,就向往北。可见,感官意识“我”随时都是变化的,感官意识“我”,在本质上和做梦的“我”并没有什么区别,绝对不变的感官意识“我”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说,感官意识“我”如梦幻泡影。

一般人在嗔恨、发脾气或者自私沉迷时,其感官意识“我”和抑郁症病人很相似,飘忽不定,极不可靠,若任其自由泛滥,就会给世界造成麻烦、混乱。陈水扁先生就是一个典型,他对权力非常执着,不惜以“台独”为幌子,煽动民众互相斗争。在富有理性智慧传统的德国,当年希特勒也是煽动利用民众反犹主义、民粹主义心理,后来被德国民众,依民主自由意志,以压倒多数票选举为德国元首。所以,以个人主义的私心、嗔恨等为基础的民主自由是非常可怕的,对社会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只会破坏、消耗团体、社会凝聚力。

毛泽东先生在《反对自由主义》里说的非常清楚:“革命集体组织中的自由主义是十分有害的,它是一种腐蚀剂,使团结涣散,关系松懈,工作消极,意见分歧。它使革命队伍失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政策不能贯彻到底,党的组织和党所领导的群众发生隔离。这是一种严重的恶劣倾向。自由主义的来源,在于小资产阶级的自私自利性,以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革命利益放在第二位,因此产生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的自由主义。”把其中的“革命利益”换成团队集体、社会利益,更容易理解些。


若把集体、社会利益放在第一位,还有自由吗?到底什么是自由?

如果是跟着社会、团体一起给人类、众生谋福利,造功德,作为其中的一员,理应把个体“我”的所谓“自由”放在次要位置,甚至为维护社会、团体利益不惜牺牲自己;如果是跟着社会、团体一起无故去侵害其他国家或团体的利益,作为团体成员,这时就应显示独立、自由精神,勇敢地予以制止或抵制。

中国现代史最懂“自由”的知识分子,当属集东西方优秀传统文化于一身的陈寅恪先生。他说:“研究学术,最重要是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只有挣脱世俗概念的桎梏,真理才能得以发扬。”陈寅恪先生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要定义自由,应首先明确什么是真理,千古不变,普遍适用的才是真理。世界上的一切显象存在,其变化是绝对的,其不变是相对的,若说绝对不变的,那就是众生世界的本性——佛性,这是唯一不生不灭的真理。

人类最需要自由、解放的,正是这人人心中本具的良心佛性,但它被感官物欲“我”的感受遮盖住了,使人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导致人们把虚妄的色声香味触法当真,不能自主,不得自由。凡是被名利、感官物欲牵引的人,或者跟着感觉走的人,在本质上,和那些被奖励食物所驱使的演马戏动物一样,既没有智慧,也没有自由。

人一定要尽心尽力履行自己在家庭、社会中的责任,多贡献,多奉献,同时,要从内心摆脱名利物欲对自己本性的桎梏,不为世俗名利物欲所动,直到彻底放下妄我与妄我所执著的一切,这时,人就能体会到自己的本性智慧,就能体悟出什么是世界人生的最究竟真理,这时就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就能体会到什么是人生的真正自由与幸福。

总之,越积极主动为社会多做奉献,人越自由。越只知享乐,越作茧自缚,消极被动,在社会生活中越没有自由。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国洛杉矶著名古迹圣盖博教堂被大火烧毁/公安扫荡重庆家庭教会
  • 重启后病毒大爆发 教会成染疫主因少女参加教会派对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