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國正在加速醞釀大變/趙忠祥書畫作品行情真的這麽慘?從90萬跌到3000(組圖)
發佈時間: 7/26/2020 12:49:46 AM 被閲覽數: 1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趙忠祥書畫作品行情真的這麽慘?從90萬跌到3000(組圖)
2020-07-20

北京頭條客戶端



昔日趙忠祥在家中手持他書寫的扇面所拍攝的圖片



網購平台出售趙忠祥的書法《福壽康甯》

  日前,一則“趙忠祥生前90萬畫作,死後698元賤賣無人要,坑慘無數投資者”的網文在社交媒體上瘋傳。一位社會名人的生死對其書畫作品的價值影響有如此之大,真的是“人在名氣在,人走茶就涼”?趙忠祥的書畫作品到底價值多少,書畫買家就那麽貪圖“名人”二字。對此,北青-北京頭條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拍賣市場:最高一幅77萬元,流拍作品居多

  趙忠祥生前畫作是否賣出過90萬元的高價呢?


  2016年7月16日,香港榮盛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舉辦的2016年春季拍賣會上,趙忠祥的畫作《五驢圖》估價港幣80萬到160萬,最終成交價89.6萬元港幣,約合人民幣77萬元。這是迄今爲止的公開報道中,趙忠祥作品拍賣價格最高的一次。而同年11月29日在“北京炜嘉”拍賣的一幅估價爲1000元的趙忠祥《五驢圖》(鏡片)卻流拍了。

  至于趙忠祥那77萬元的《五驢圖》是否真的具有那樣高的市場價值和藝術價值?行業人士並沒有做出任何評論,但北青-北京頭條記者發現,同一年,北京嘉德拍賣的國畫大師,以畫驢著稱黃胄一幅1984年作立軸《五驢圖》,成交價格是23萬元人民幣,而這位畫驢大師所有“五驢圖”題材中最高成交價可達126.50萬人民幣。

  實際上,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在雅昌藝術網,國內權威性美術網站,查詢後發現,除了《五驢圖》以外,趙忠祥書畫作品成交價20萬元到30萬元的一幅,是與範曾合作的;10萬元(含)到20萬元人民幣的4幅,其中一幅是與範曾合作;1萬元(含)到10萬元(不含)的21幅;5000元(含)到1000元(不含)共13幅;1000元(含)到5000元(不含)共41幅;1000元以下的11幅;流拍的132幅。

  上述拍賣都是發生在2020年1月16日趙忠祥去世之前發生的,去世後雅昌藝術網上未再有他的作品被公開拍賣的信息。

  網購平台:商家打一折,目前沒人買

  趙忠祥生前字畫拍賣行情如上,那麽他的字畫在當下的網購平台上銷售的怎樣呢?北青-北京頭條報記者在某寶網站上搜索,發現了三款趙忠祥字畫作品,其中有一家名爲“璟雲畫苑”的賣家在網上店鋪一折3800元的價格出售趙忠祥的《五驢圖》,平台顯示庫存只有1件,目前0人付款。記者以買家身份電話聯系上了這位買家,問及這幅畫的來源時,她聲稱通過某美術協會工作的朋友獲得的。當記者詢問價格能否再優惠一些時,這位買家說,“不能再低了,我已經是按照原價38000元的1折再促銷了。而且就只有這一件,賣了就沒有了。”

  北青報記者還從某寶網上注意到,有一家店鋪專賣趙忠祥生前寫的“福”字,標價688元,庫存顯示有17件。

  這位賣家稱,他作爲中介,遇上客戶想要跟趙忠祥的字畫,並與之合影時,他會將客戶介紹給趙忠祥的“聯系人”。

  “我這些‘福’字,就是我介紹的好些客人陸陸續續地又轉贈給我的,每次一兩幅,積攢在一起就多了。不過現在也已賣出去了一些,庫存沒有網店顯示的這麽多了。最近一次網上成交,還是去年趙老師在世的時候。現在他去世了,我也不想再談這些事了。”這位賣家說,“至于他的作品值不值錢,以後會否有升值的機會。你喜歡,你了解就買,不了解你就別買。選擇權在你手裏。”

  北青報記者還發現,一家名爲“蒼雲藝術”的網店以3080元的價格在出售趙忠祥的書法《福壽康甯》,庫存顯示只有1件,交易爲0。該網店還附上了趙忠祥的個人簡曆,及他在老趙會客廳裏設宴款待客人的照片,但並未留聯系電話,只是做了溫馨提示,稱“本店所售老師作品標價,並非老師平時潤價格,實際價值遠遠高于網店,爲弘揚名家藝術字畫走入百姓家中,以遠低于實際價值在淘寶網上出售……”

  業內人士:不要盲從社會名人效應

  由于疫情影響以及拍賣市場本身的滯後性,無法確定趙忠祥的去世對其書畫作品在拍賣市場的直接影響,因此目前無法證明所謂“坑慘投資者”之說。

  但趙忠祥書畫作品引起的風波並非不值得人們重視。很多專家學者以及藝術領域從業人員早就看到了其中的隱患。

  于趙忠祥生前書畫作品本身的藝術水准和市場拍賣價格,九三學社中央書畫院副院長王文英接受北青-北京頭條記者采訪時說,這是典型的名人效應下的書畫作品價格的水漲船高,現在收藏界很多人是拿藝術品當資本來操作,而社會大衆對藝術的認知差別又太大,加上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藝術水准與市場價格相對應的考評機制,所以才會亂象叢生。民衆想要書畫作品物有所值,就得提高自身藝術認知水平,不盲從社會名人效應,要懂得藝術鑒賞。

  不過從網購平台上看,有專家認爲,那些在網購平台上銷售的趙忠祥書畫作品本就是應酬而作,價值不高,購買者的目的也不是爲了價值投資或者藝術收藏,純粹是爲了趙忠祥的名人效應,所以也談不上坑慘投資者,但對于試圖利用名人效應的投機者來說,倒是一個教訓。(來源:北京頭條客戶端 文/北青-北京頭條記者 張恩傑)



中國正在加速醞釀大變(圖)


看中國



一切都是末日景象,一切都指向某一個結局,一切都在加速。
一切都是末日景象,一切都指向某一個結局,一切都在加速。(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21日訊】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因一再寫文章直接挑戰習近平,被當局以嫖娼爲理由扣留,關押一個星期放出來,隨即被清華大學開除教職。許章潤泰然處之,清華大學卻有不少教職員義憤填膺,他們發起爲許章潤募捐,短時間內籌得十萬元人民幣。當然,這一義舉被許先生婉拒了,他建議他們把這筆錢捐到水災地區去。


中共政府在水災漫延時,要求民間捐款,被百姓冷嘲熱諷,無人理睬,而許章潤一介書生,因仗義執言惹禍,竟有不少高級知識分子爲他抱不平,這說明什麽?說明民心在變,公道在人間,用許章潤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在中共各級政權強力鉗制言論空間的情況下,各地網民仍然不放過任何一個出聲的機會。中共在救災處理上毫無作爲,中共黨員即將被美國拒絕入境遣送回國,中共戰狼外交處處碰壁,凡此種種,在涉及內政外交上任何話題時,大陸網民無不口誅筆伐。中共自吹自擂,網民就抵死嘲諷,中共吃人悶棍,網民就奔走相告。


在海外中國人眼裏,大陸人長期被洗腦,已失去基本是非的判斷能力,一系基于恐懼,一系基于無知,一系基于獻媚,總之一事當頭先歌頌中共“偉光正”就沒錯。其實真實情況並非如此,民間怨氣一直都在,只是今日有一批,明日有另一批,今日這一批被鎮壓下去,明日那一批也被鎮壓下去,不同時空下不同人群對中共的不滿,沒有形成一種大規模的集結而已。


中共今日鎮壓一批,明日鎮壓一批,表面上看來,政局似乎穩定,但其實中共內心怕得要死,他們最怕的就是各地民間的反抗,因爲某一個契機集結起來,變成一種空前規模的抗爭,那時政府顧此失彼,十個水杯只有五個蓋,那就離覆滅不遠了。


以許章潤的個案來看,面對定于一尊的習近平,敢于直斥其非,用毫不客氣的口吻,說出不容置疑的狠話。這種情況要是放在前幾年,許章潤早就關進牢裏去了,哪裏用得著生安白造一個嫖娼的罪名?而且只關了一星期,就要乖乖把他放出來,放出來後,居然還得到身邊朋友的聲援,還有那麽多人替他募捐,莫非這些高級知識分子,一個個都不怕死了嗎?







中共處理社會危機,已不敢一味暴力鎮壓,避免招惹更大的反彈,這也是內在虛怯的證明。






這一年來,中共在內政外交上屢嘗敗績,經濟上重挫,疫癓應對失誤,外交上四面楚歌,最近在處理全國性水災,更顯得六神無主,毫無作爲,如此等等,都讓中國老百姓看穿了中共那些“偉大的空話”。






中國人並不蠢,中國人也不是不明事理,先前之所以善頌善禱,只因爲經濟情況好,人人沈緬于物質狂歡,顧不上社會的深層次矛盾。眼下經濟千瘡百孔,百姓生活陷入困境,這種時候,若政府仍可以用金錢收買人心,解決百姓的燃眉之急,那基層民衆仍會得過且過,反之,若政治上空話滿天飛,經濟上毫無實惠,那本來沒有根基的愛國情懷就要瓦解了。






現今水災還在肆虐,各地政府已經計窮,中央沒有錢,地方沒有人,百姓幹瞪眼等運到。災情不知幾時到盡頭,災後糧食與副食品短缺引起的通貨膨脹,經濟不景導致民間各種矛盾激化,這一切都指向一個終結,就是中共要准備承受建國以來最沈重的執政危機。







好笑的是,在此火燒眉毛的要命時刻,外交部長王毅還在搞什麽“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還說什麽“偉大的時代必然産生偉大的思想”。大佬,你以爲十幾億中國人都盲了?如果真有偉大的外交思想,怎麽會落得今日外交上衆叛親離舉目無親的絕望狀態?正如一個落水的人已近沒頂,還在自誇他的泳術有多高超一樣,真是有人敢捧,有人敢受,而看笑話的,就是海內外中國人。






一切都是末日景象,一切都指向某一個結局,一切都在加速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顔純鈎作者專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作者: 顔純鈎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微信中的这项功能成罪犯诈骗利器 已有多人中招(组图)
  • 老家鄰三峽大壩「房子全淹沒」,劉樂妍哭求:救救我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