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研究報告:美中科研合作是幫中國擦槍/程凱:摘除華埠五星紅旗,洗雪美國華人之恥
發佈時間: 8/1/2020 10:21:51 AM 被閲覽數: 10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研究報告:美中科研合作是幫中國擦槍
         2020-07-31

 資料照:浙江省一個商場裏展示的美國國旗、中國國旗和中共黨旗。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稱,美國與中國學者及研究機構之間的合作,直接促進了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報告還認爲目前迫切需要新的方法來識別和管理風險,並提出了一個綜合的政策建議計劃,旨在協調美國對開放和全球化研究的承諾與維護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競爭力的必要性。

國防七子的254篇“大作”

星期四(7月30日)發布的這份報告名爲《全球參與:重新思考研究企業的風險》(Global Engagement: Rethinking Risk in the Research Enterprise),研究人員在一個由中國政府支持的公開學術數據庫“中國知網”中找到254篇論文,這些論文是由115家美國大學和政府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與人稱“國防七子”的七所和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大學和研究所人員共同撰寫。

論文涵蓋了從化學、光電(photovoltaics)、材料科學到海軍工程等一系列主題,胡佛研究所的報告指出中國科研人員涉嫌隱瞞他們與國防項目的真正隸屬關系。

“國防七子”分別是北京理工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這7所大學中有4所在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上。

七子中最高産的是哈爾濱工業大學,254篇合著論文中有106篇與哈工大相關,哈工大的合做夥伴則包括哥倫比亞大學等共63所美國科研機構。

報告稱“與中國的軍事發展合作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這種大量合作可能助長中國作爲美國軍事對手的實力。

報告建議美國研究機構擴大與中國合作夥伴的合作審查和盡職調查,建立共同的道德和倫理標准,以防止可能有助于威權政府或違反民主價值觀的合作。

新風險評估及管理範式

胡佛研究所在報告中稱,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美國大學和國家實驗室,“都沒有充分管理與外國實體進行研究接觸所帶來的風險”,“爲了彌補這一缺陷,研究界應采用一種新的、主動的風險評估和管理範式,這種範式以操作安全(OPSEC)爲基礎,並通過能力成熟度建模(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ing)加以實施”。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高級防務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也認爲,美國的學校和研究機構應該實施更有效的監督和保障措施。他對美國之音說:“應該更仔細地審查與中國軍事研究人員合作的提議,並准備拒絕任何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合作。”

報告指出,機構應制定戰略全球參與風險評估和管理計劃(GERAMP)並設立全球參與審查辦公室(GERO)。

胡佛研究所還建議研究機構改變範式,采用操作安全(OPSEC)作爲評估和管理外國參與風險的管理範式,通過全球參與成熟度模型(GEMM)正規化和優化其內部能力。

此外,報告還建議建立一個政府資助的實體,以支持更好的決策。

如何應對風險?

《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曾發表文章說,中國在保送解放軍軍官到海外深造,“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開放性和學術自由,搜集情報或甚至進行間諜活動,以推進中國的技術發展和軍事競爭。”

近年來,有軍方背景的中國學者盜竊美國技術和研究成果,威脅美國利益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頻頻發生,如何應對這些風險成爲了一大難題。美國6月已宣布禁止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公民持學生學者簽證進入美國。這項禁令涉及持F類學生簽證和J類訪問學者簽證前來美國就讀研究生以及從事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的中國公民,攻讀本科專業的中國學生不在此列。

國防部高級分析師斯托夫(Jeffrey Stoff)在星期四就胡佛研究所報告舉行的一場討論會中表示, “報告中有很多例子,可能還有更多的是故意混淆和歪曲他們的背景,他們從事的工作,甚至他們工作的地方”。因此,政府和學術界都有責任對一些項目進行更詳細的調查。

斯托夫還說:“我們並不總是清楚發表的研究是否是基礎性的,這需要更仔細地檢查,但他們可能會做更多的應用。”

德州農工大學首席研究安全官加馬什(Kevin Gamache)博士在討論會上說,高校和研究機構在風險應對中扮演著非常關鍵的角色。

他說:“在談到降低風險時,其中一部分涉及到一個持續的過程,以確保我們知道是誰在從事研究工作”。

他還認爲降低科這些風險是國家層面的當務之急, “一所大學在這方面所起的作用即使不超過國務院的作用,也是一樣多的,如果你接受(降低風險)是一個持續的過程,那麽大學絕對可以發揮作用”。

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則在討論會上表示,星期四發布的這份報告並不是要排斥任何國家的人。這份報告是有關了解風險的,這樣人們就可以采取適當的緩解措施。

曾擔任聯合國安理會反恐委員會執行局副主任的紐黑文大學教授斯托弗爾(Howard Stoffer)告訴美國之音,“我們需要小心,不要提供可能被中國某些人使用的戰略軍事信息,這些人不是親美國的,會對美國非常有攻擊性”,“我認爲每一次合作都需要審視,這個合作真的會傷害我們,還是會幫助我們。如果合作是雙方雙贏的話,我們應該這樣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表示,美國爲了抹黑打壓中國,近來不斷炒作“中國滲透”、“中國間諜問題”,“已經到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地步”。中國敦促美方停止利用所謂間諜問題對中國進行汙蔑抹黑。
美國之音 
程凱:摘除華埠五星紅旗,洗雪美國華人之恥
2020-07-31 



 原作者:程凱編輯: Allen -
來源:作者投稿 世界民意論坛 


 舊金山華埠到處飄揚五星紅旗(1)(程凱攝)
在當前美國上下正同仇敵忾,清算中共對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意識形態侵害,並聯合國際民主力量,爲終結百年來禍害人類的共産主義運動最後堡壘中共專制政權奮力一戰之際,在美國舊金山華埠,那些親共僑團屋頂的五星紅旗依然飄揚,像是與美國舊恨未了又結新仇;像是爲瀕臨滅亡的中共招魂;像是侮辱遭中共新冠病毒屠殺死亡的15萬美國國民,像是嘲笑在中共新冠病毒下3000多萬人失去工作、百業蕭條的美國經濟;像是爲中共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200個國家、五大洲70億人籠罩在感染與死亡的恐懼中幸災樂禍;更像是對誓言爲結束中共對中國的極權專制統治而奮鬥的舊金山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肆無忌憚的鄙視和挑釁。

舊金山華埠的五星紅旗,汙染和亵渎了淨潔而美麗的舊金山,是舊金山之恥,是舊金山華人之恥,是舊金山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之恥,是美國500萬華人的奇恥。

二十多年前,舊金山華埠僅有個別親共僑團,當中共的節慶日到來時,在他們屋頂升起一面五星紅旗。隨著美國政界與學界延續半個多世紀對中共綏靖的思潮,在21世紀到來後達到最興盛的狀態,美國政府不但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而且幫助它加入世貿組織享受發展中國家待遇,讓其崛起壯大,到奧巴馬執政時,甚至要與其結成戰略夥伴關系。崛起壯大的中共,是一條凍僵後在農夫懷裏蘇醒的毒蛇,凶狠的反噬美國,不但經濟上損害和侵吞美國,十多年前又推行“大外宣”,在文化和意識相態領域滲透美國與西方民主國家。近二十年來,中共每年撥巨款給駐美國各地使領館,用于收買華人社團領袖和華人社區知名人士,通常使用的手段是邀請僑領免費到中國豪華旅遊。在舊金山華埠,有僑領從中國回來後,羞于披露免費中國遊的豪華程度,但也有僑領,炫耀在中國看遍了美景名勝,吃盡了珍馐美味,贊歎中國的女人年輕、漂亮、又幹淨。中國領事館的收買行動,是中共的金錢與僑領的良心和靈魂進行的交易,在巨大誘惑面前,只有少數僑領能抵擋得住,多數出賣了自己,跪倒在中共腳下任其驅使。所有受邀到中國免費豪華旅遊的僑領回美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己的僑團總部屋頂升起一面五星紅旗,于是近二十年來,五星紅旗在舊金山華埠,便如同朽木吸足了雨水長出的毒蘑菇,一支一支的冒出來;直到被稱作舊金山華埠龍頭老大的中華總會館,下屬七大會館中有五大會館改旗易幟,2013年5月總會館第一次讓中國總領事以勝利者的姿態踏入,華埠便告全面淪陷。如今人們走進舊金山華埠,站在任何地方,從任何角度,幾乎都能看到血紅的五星旗在天空飄揚。再加上每年10月1日中共“國慶日”中領館在華埠中心的花園角廣場舉行五星紅旗升旗儀式,使得人們走進舊金山華埠恍如走進美國國土上的中共領地,無論是舊金山居民還是外地遊客,無論他情願還是不情願,走進舊金山華埠,都要被籠罩在五星紅旗的陰影之下。

圖: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高占生在市長辦公室陽台共同升中國國旗(2010年)
大約五、六年前,五星紅旗又成功插上舊金山市政府大樓,10月1日到來,市政府大樓的陽台,便舉行儀式,市長與中共總領事共同懸挂一面五星紅旗,儀式結束,市長與中共總領事在市政府大樓貴賓室開香槟慶賀。舊金山是左派加州的極左派城市,民主國家的市長與專制國家的總領事每年共慶中共“國慶日”,羞恥的是民主國家美國舊金山的市長。

說到此,人們想到舊金山灣區的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不知他們爲什麽不可以到舊金山華埠舉行集會和示威遊行,要求親共僑團摘除他們屋頂的五星紅旗?不知他們爲什麽不可以像法輪功學員那樣,在花園角廣場樹立一塊看板,在看板上寫幾條標語,貼上親共僑團屋頂五星紅旗的照片,就像把親共僑團盯上恥辱柱?不知他們爲什麽不可以籌點錢,在英文和中文報紙上刊登一幅廣告,表達要求摘除華埠五星紅旗的態度,或者舉行一場中英文媒體記者會宣示自己的意志和主張?也不知他們在今年10月1日到來時,可否寫一封信給舊金山市長,或發起簽名活動,反對舊金山市政府再懸挂五星紅旗?

更不知道舊金山民運人士、民運組織忍受此等恥辱到何時?他們可以忍受,500萬美國華人能忍受嗎?

我只能寄望于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而不能寄望于舊金山華埠的親共僑領某一天幡然醒悟主動摘除華埠的五星紅旗。多年來,華埠的親共僑領們,一個個成了依賴中共毒品過日子的瘾君子,其屬下的僑團一衆,也成爲中共治下愚昧、墮落國人的延伸。況且中領館在僑團中遍布眼線,監視僑領和華人的一舉一動,把凡有離心傾向的人列入不發簽證、不准回國的黑名單,同時威脅他們在國內親人的安全和生計。但在美國朝野和世界民主陣營團結一致清算中共的今天,親共僑領們已心虛膽怯、惶惶不可終日,感受到沈重的精神壓力;華埠的五星紅旗,過去或許是他們榮耀,現在已變成他們的負擔。他們很久沒有像以往那樣高調張揚舉行反美親共的活動了,前些日子,美國政府關閉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特朗普總統說可能關閉更多中領館,美國的輿論指出舊金山中領館也是中共竊取美國情報的間諜中心,華埠的親共僑領本該集會抗議,但卻一個個噤若寒蟬。何止舊金山,全美國的親共僑領都不再鼓噪,休斯敦中領館銷毀文件、總領事率外交官倉皇撤離,平日把進入中領館視作回家的當地親共僑領,竟沒有一人前去慰問或送行,這使得總領事和中國外交官們何其尴尬、何等淒涼。

我近年來多次寫文章,呼籲摘除舊金山華埠的五星紅旗,我不寄望舊金山華人回應我的呼籲,不寄望華埠的親共僑領對我的呼籲做出反應,不幸的是,我的呼籲也從未得到舊金山民運人士、民運組織的支持和響應,我有時還會被個別自稱民運人士的人潑一盆冷水。近十幾二十年來,舊金山灣區民運群體呈現一種特別的生態,在諸多可供選擇的反對中共專制統治的活動中,一些人只熱衷于到中國領事館門前集會照相,然後把相片拿去向移民局申請政治庇護;這些人一旦申請庇護成功,便不見了身影,接著這個群體裏又出現一批新面孔。我不反對民運群體到中領館前照相然後申請政治庇護,我只反對有人進入民運群體時聲稱自己是反共人士,出去後便成了愛國華人。這些人除了熱衷于到中領館前照相,對無助于申請政治庇護的活動缺乏熱情。他們說摘除五星紅旗的呼籲沒有用,親共僑領不會理睬,那麽,中共專制政權不會因爲民運人士到中領館示威而被推翻,他們爲什麽熱衷于去中領館示威呢?

如今,無論美國還是全世界,都形成了不可逆轉的大趨勢,爲海外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施展抱負、實現自己的奮鬥目標,展現出自89六四以來從未有過的機遇。民運人士、民運組織可以馳騁的天地比過去更廣闊,而不局限于到中領館前集會示威。中國民運人士已經有人進入美國國會的殿堂,闡述中國民運的主張;民運人士中已經有人進入美國國務院的決策層,影響著、改變著美國對中共的政策。身處海外中國民主運動的重鎮舊金山灣區的中國民運人士、民運組織,未來肩上的擔子更重,可做的事情更多,我們不可錯過這來之不易的大好機遇,至少,在目前,我們必須發出聲音、采取行動,要求摘除舊金山華埠的五星紅旗。

是時候了,不能再容許五星紅旗在舊金山華埠飄揚!是時候了,是到了洗雪舊金山華人的恥辱,也爲500萬美國華人洗雪奇恥大辱的時候了!
2020年7月30日
舊金山華埠到處飄揚五星紅旗(2)(程凱攝)
光傳媒特稿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媒報導:中共在美更大間諜中心在紐約和舊金山/【內幕】習恭維之計失效 川普發反共檄文
  • 蘭德報告展望今後30年:美軍必須爲一個更爲強大的中國做准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