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新冠疫情改变教育方式 新工作崛起 年薪高达12万(图)
發佈時間: 8/4/2020 12:34:03 AM 被閲覽數: 21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新冠疫情改变教育方式 新工作崛起 年薪高达12万(图)



费城华人










疫情改变教育方式,很多小孩转而在家上学。一些中产阶级家庭通过联络,将资源共用从而组建微型学校(pandemic pods),支付数十万元聘请家庭教师来代替学校教育。(Getty Images)

全美各州中小学因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停课,新宾州等地今秋九月师生能否返校尚有疑问。疫情微型学校(pandemic pods)成为目前全美教育界的最流行概念,教育专家担忧疫情将使贫富家庭的教育差距更大。

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导,全美疫情反复使返校遥遥无期,一些中产阶级家庭通过联络,将资源共用从而组建微型学校,支付数十万元聘请家庭教师来代替学校教育。学生可在微型学校中继续接受良好的教育、保持社交且减少健康风险。

这些微型学校在疫情前被称为迷你学校(micro-schooling),但极为小众化。这些学校一般由4至12个学生组成,家长们轮流教学或集体聘请教师,每天在固定的场所或不同学生的家中上课;家长们亦可平摊所有的教学和材料费用。

据家庭教师顾问Jenni Mahnaz介绍,一般私人家教每小时30到60元,如果按学年收费则是6万至12万5000元,价格根据教师的资历和学生年级有所变化。她表示疫情期间家教需求暴增,一般每个家庭每周需负担325至400元,一些家庭还额外给家教购买健保。

微型学校并非贫困家庭可以玩得起的游戏,已经在疫情期间迅速演变为一个新兴产业和潮流。在宾州一所高校担任管理层的奥斯汀(Kristin Austin),在社交网站上发起寻找另一个家庭一同承担家教费用,不到5天时间里就有600个家庭报名,她最终选择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则作为备选。

奥斯汀表示,在同一个微型学校内上课的学生,彼此关系要比传统学校中的同学更为亲密。印第安那大学(Indiana University)社会学家Jessica Calarco明确指出,疫情导致社会更加不公,贫困家庭、非洲裔家庭以及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家庭,他们的孩子更难得到教学资源。

更糟糕的是,良好的待遇和工作环境正在让也越来越多公校教师考虑转行。Nicole Cruz曾在Hatboro-Horsham公立学区任职,因疫情遭到裁员,然而她表示不打算回到公校,因为越来越多有钱人的微型学校给了她新就业选择,“我可以为这些人24小时工作。”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法学学士李克强 法学硕士王沪宁 和法学博士习近平(图)
  • 华裔学者余茂春助美抗中传遭重庆母校除状元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