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东西方之间存在文明冲突吗/美國伟大强盛的秘密所在/華人知識界何以完全誤判川普
發佈時間: 8/6/2020 5:25:58 PM 被閲覽數: 2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东西方之间存在“文明冲突”吗?那海外华人咋办?(图)


钱乘旦



 钱乘旦教授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文中提出, 在“文明的冲突”中,“文明”是冲突的主体,以“文明”为界,世界将重新期分阵营。在当今世界上,“文明”有以下若干种类:“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斯拉夫——东正教文明”、“儒家文明”、“日本文明”等等。亨廷顿预言:在“文明”的断裂带上,将出现重大冲突。他进一步预言说:“冷战”结束后,世界主要冲突将在“西方文明”与“儒家——伊斯兰”文明结成的同盟之间进行,“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将共同向“西方文明”挑战,形成“西方对抗非西方”的格局,造成新的紧张局势。对此,亨廷顿告诫西方:为保卫“西方文明”,就必须加强欧洲和北美之间的团结,维持与”日本文明”的传统关系,争取与“斯拉夫—— 东正教文明”友好相处,集中力量对付“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结成的同盟。熟悉国际事务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亨廷顿这里说的几种“文明”,其实是指一些特定的区域政治范畴,实际上在预言:”冷战“结束后,世界主要冲突将发生在以西方为一方、以中国和伊斯兰教国家为另一方的两大阵营之间,其他力量则是西方所必须争取的,西方对此应有所准备。其实,“文明的冲突”只是反映了“冷战”结束后西方某些人的迷惘心理,这样一种战略思想并未跳出地缘政治学的窠臼,其基本构架也依然带有“意识形态”的色彩。“文明的冲突”是否仅是一层遮掩旧思想框架的薄薄的轻纱呢?

  “文明”能否作为利益冲突的实体

  亨廷顿说,近代以来,世界冲突的模式已经历了几改变化,最初是“君主的冲突”,后来是“民族国家的冲突”,然后是“意识形态的冲突”,再以后,就应该是“文明的冲突”了。

  “君主的冲突”指的是17、18世纪欧洲各国连横合纵、你争我夺的系列战争。大概因为当时欧洲国家多数这处在专制君主的统治下,因此亨廷顿就称之为“君主的冲突”。然而,在欧洲历史上,16—17世纪的战争一般称为“宗教战争”,17—18世纪的战争一般称为“商业战争”,前者具有显著的意识形态色彩,后者则明显地与商业利益密不可分,因此简单地以“君主的冲突”笼而统之,似乎总有点以偏概全之感。



  十字军东征

  “民族国家的冲突”按亨廷顿的说法是指以法国大革命为标志,欧洲形成了一批“民族国家”,19世纪的欧洲冲突,就是在这些“民族国家”之间展开的。看来,亨廷顿的“民族国家”是相对于“君主国家”而言的,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可能把法国大革命看作是“民族国家”形成的标志。人们一般认为,欧洲的民族国家从16世纪起就逐步形成;在19世纪形成的民族国家主要有德国和意大利。许多历史学家认为,19世纪的欧洲冲突基本上围绕“德国问题”展开的,而19世纪形成的统一的德国又恰恰是君主国家。因此,19世纪的冲突和德国问题以“民族国家的冲突”一言以蔽之合适吗? “意识形态的冲突”当然是指美苏冲突,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冲突。问题在于:“意识形态”是否仅仅存在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类思想体系?美苏冲突又是否仅仅因为它们之间的意识形态不同呢?



  法国大革命

  写到这里,就需要从一般的意义上来谈论人类冲突问题了。冲突本是很具体的事,但我们却不得不把它抽象化,否则就无法谈论“文明的冲突”。

  在人类历史上,我们见到过的集团冲突有许多类型,如原始族群的冲突,部落的冲突,家族的冲突,地域的冲突,国家的冲突,等级的冲突,阶级的冲突,民族的冲突,种族的冲突,党派的冲突,宗教的冲突,意识形态的冲突,利益集团的冲突,国家集团的冲突等等,何止亨廷顿列举的四种。

  人类的冲突,归根结底由什么引起?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基本根源,即利益。原始族群为聚居地而打斗,氏族为土地,家族为财产,阶级为社会产品的分配,国家为生存空间,种族为延续。从最原始到最现代,从最小的人类群体到最大的社会集团,冲突无不以利益的争夺为中心.因此只要有利益存在,就会有冲突存在,只要一部分人的利益与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不同,就会发生人类集团的冲突,对此不必讳言。

  利益不仅有物质的利益,也有非物质的利益。权力、信仰、社会地位、尊严、威望、文化享受等等,都随文明的发展而成为利益的组成部分。但物质利益始终是基本的利益,即使在最典型的信仰冲突中.物质利益也是时隐时现地存在着。欧洲历史上的30年战争是典型的宗教战争,但战争后期井不以宗教信仰为分野,而是以国家利益为标准。权力、地位等等更是与物质利益直接挂勾,为争夺这些东西而发生的冲突更加具有物质的意义。

  利益的冲突有一个特点,即在正常情况下,小利益服从大利益,小冲突服从大冲突。当一个较大范围的共同利益受到威胁或挑战时,会要求暂时地冻结各种局部利益间必然产生的分歧与冲突,一同捍卫共同利益。举例来说:部落面临危险时,会要求氏族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团结一致,国家面临危险时,会要求各阶级(各党派、各地区、各利益集团等等)消弭分歧,共同抗敌。较大范围的利益包容较小范围的利益,对它的威胁意味着对所有较小范围利益的威胁。但是当较大的利益井未受到明显的威胁时,较小利益的冲突就会是主要冲突。总之,较大利益的冲突意味着对较小利益的整合。

  对人类的冲突作了以上这些考察后,我们再来看“文明的冲突”,亨廷顿认为,“文明”是超越于民族国家之上的一种更高层次的认同。既然如此,“文明”就是一种比“民族国家”更大的利益范围了,它置身于民族国家之上,是一种比“国家”更大的利益实体,对此我们需要提出两方面的质疑。第一,“文明”是否会形成(或已经形成)一种利益的实体,如氏族,国家、民族、阶级等其他实体一样?“文明”如果只是一种想象的利益实体,它是冲突不起来的,因为“国家”不会服从它。但“文明”是否已显现其共同利益所在,足以整合较小的“国家”利益? 对此甚可表示怀疑。众所周知,迄今为止,“西方文明”都未能充分体现其共同利益,从古罗马时代起,“西方”内部一直冲突不断;本世纪的两次大战,都是在“西方内部”引发的。如今,“西方文明”是否已成为超出所有西方国家之上的更大利益实体了?对此我们将拭目以待。其他“文明”的整合就更不消说了,在海湾战争中,连阿拉伯世界都不是一个整体,更谈不上整个“伊斯兰文明”。第二,即使“文明”已成为一种更大的利益实体,那么“文明的冲突”也必须是在“文明”受到挑战时才会出现,否则就只有“国家”的冲突。因为在较大的利益未受威胁时.就只会有较小利益的冲突,“文明”若未受挑战,就不会有“文明”的冲突;“国家”若未受挑战,连“国家的冲突”都不会有。但“文明”若果真受到挑战,那就是非同小可的事了。在理论上,我承认有这种挑战的可能性;但在实践中,人类是否已发展到这一步,有可能对某个“文明”构成威胁了?这又是一个需要存疑的问题。

  文明的差异性与融合

  现在,让我们跳出亨廷顿的思路,把“文明”拉回到一般人所理解的意义上来,即不把“文明”看作是利益的实体。文明就是文明,它是人类在漫长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生存方式的总和。不同的人群由于其生存环境,发展经历以及思维方式的差异性,导致产生不同的文明。

  文明必须通过交融才能发展,没有交融就没有文明。一个远古文明的产生就象是点燃一支蜡烛,其光亮有限,也很容易熄灭。但如果许多文明同时产生。许多蜡烛同时点燃,就会连成一片文明之光。其烛光交融,此生彼灭,越传越远。交融在文明的产生中程重要,在文明的发展中就更重要。出现在某一个人类群体中的一小点文明进步,若传播开来,就会在其他人类群体中引起连锁反应,这里靠的就是交融。文明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是多个人类群体共同创造的产物,任何单一的人类群体都不可能创造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某一种文明。

  交融在文明的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冲突也是交融的一种形式,而且是很重要的形式。许多交融正是在冲突的形式中进行的,远古时期,原始人群的冲突推动了文明的产生,汤因比的挑战与应战理论对此有精彩的论述。中国古代神话中黄炎大战等传说记载了远古华夏文明产生时的冲突场面。中国古代的一些发明创造曾通过战争传播到阿拉伯,再传到欧洲;西方近代文观也首先以冲突的形式传到东方,传到中国。不过,我们这里所说的冲突是人类群体的冲突,人类群体的冲突起到了交融文明的作用。如果不把文明看作是利益的实体。那么,在这些冲突中,冲突的不是文明,而是有着不同利益的人类群体。

  那么,文明究竟会不会冲突?还是会的。但那是一种纯粹理念性质的冲突,比如基督教价值观与印度教价值观的冲突、现代人和传统人在认知事物时发生的观念冲突等等。只要不把文明看作一种利益实体,“文明的冲突”就只会在这个层次上进行。因此,如果按照亨廷顿的说法,“文明的冲突”将成为主导世界格局的主要冲突形式,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利益实体的冲突今后将不存在了,人类冲突只在观念的层次上进行;第二,“文明”是一种利益实体,它超出于国家之上,是一种比国家更大的利益范畴。但是,文明究竟是不是利益实体呢?或者,超国家的利益实体是否就是“文明”呢?







美國伟大强盛的秘密所在:“文革”搞了两百多年(視频)


Comment:二老爺,美國是一個伟大的國家,把人民的福祉放在首位的法律。雖然有时爲走得偏一點,一旦人民不滿意了,總统就得下台。這是最优越得制度--民主制度。文革是一場爲了一個獨裁而殘害百姓的,生靈涂炭的大屠杀。就是有了共産党建國後的一系列政治迫害和杀戮,現在的中國人的人性已經基本泯滅了。這就是爲什么每個人都想当官,当了官後,每個人都贪汙、變了花樣玩女人。所以,美國和中國是两個無法在同一條線上的國家。一個在天堂,一個在地獄。中國目前还有6億多人無法吃飽肚子。而当官的却享受着特供。好奇老头,社會制度的自我革新能力是强大的生命力。從這個角度看,民主制度比集權獨裁政治體制要优越啊!


馬黑



有人说,弗洛伊德事件是美國的一場文革,微信裏瘋傳類似的帖子。

暫且先不討論文革是什么,如果就把最近發生的弗洛伊德事件稱之爲“文革”,那美國已經搞了200年的“文革”了。美國建國两百多年的曆史上充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弗洛伊德式事件,美國正是在這樣一個又一個弗洛伊德式事件中,社會制度一天又一天完善,國力一天又一天强大,發展爲当今世界第一强國,成爲西方普世價值自由民主制度的標杆和燈塔。

本文標題 《美國伟大强盛所在: “文革”两百年》,其中 “文革”一詞正是就此而言。

反觀冷战时期美國的最大對手前蘇聯,世界上第一個共産國家,國際共産主義运動的領袖,世界超级大國,那是何等严酷的斯大林集權统治,那裏從来不會有弗洛伊德式事件,如果發生了一定會被消滅在萌芽状態中。民衆上街游行一定是紅旗似海洋,頌歌響徹云霄,伟光正的党和慈父般的領袖萬歲萬歲萬萬歲!非常正能量。而前蘇聯帝國,正是在那些震耳欲聾的萬歲聲中,灰飛烟滅,伟光正變成狗屎堆。

美國民衆爲某一社會公共議題或者某事件上街游行和平表達訴求,這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權力,是美國社會的常態,是美國區別于獨裁專制國家的地方。這類表達有时過火,出現暴力,有人命喪生,會伴隨着程度不同的騷亂,有时這種騷亂还非常严重,這一點也不稀奇,曆史上常發生,從最远的從两百年前開说,太累,就從最近70年说起吧。

規模比較大的有:

上世紀從50年代到60年代的民權运動,那個运動有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和平抗議,也有馬爾科姆艾克斯代表的比較暴力激進的抗議,民權运動中發生了1964年的紐约哈莱姆騷亂,1965年洛杉矶的瓦兹騷亂,1967年的底特律騷亂,1967年全美騷亂,1968年馬丁路德金被暗杀後的大騷亂等等。

上世紀还有從60年代到70年代越战期間的反战运動。那個反战运動以學生爲主,涉及全美各大學校园,持續时間長,伴隨有不少暴力騷亂事件。在加州國民警卫隊曾經爲維稳進入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而在肯塔基大學,國民警卫隊進校园維稳,曾經發生了枪擊事件,導致四個學生死亡。反战运動中的極端左翼,鼓吹在美國發動暴力革命,不少人被判刑。

1992年的的洛杉矶騷亂。那場騷亂也是警察暴力引起。之前有韓裔女店主枪杀偷竊的黑人女孩被判缓刑,以後是圍殴金恩的警察被法庭判決無罪,這場騷亂一開始就是暴力抗議,洗劫商店焚毀建築,持續六天後,國民警卫隊,美國軍隊,聯邦执法人员才陆續進入,騷亂得以平息。騷亂造成60多人死亡,3700多栋建築被焚燒和洗劫,財産損失10億美元以上。

規模比較小一點的有:

2011年的占領華爾街运動。那個占領華爾街运動由加拿大境外势力操縱,持續了两個多月,波及全美各大城市,它的兴起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有關。它抗議主旨比較复杂,,抗議華爾街大公司的不公,政府監管不力,主张社會公平爲主流。該运動發起者受到当年發生的阿拉伯之春的啓發,想搞一個華爾街之秋,在美國来場顔色革命。运動參與者占領華爾街附近的一個公园,在裏面搭建帐篷,白天夜裏都抗議。抗議者几次試图沖擊華爾街金融機構还有DC的一些聯邦機構都没有成功,运動中與警察發生的沖突不少,有不少人被捕。最後紐约警方根據公园管理方和附近居民的要求,强力撤除了公园裏的帐篷,运動由此消停。

2000年小布希對決高爾的總统大選中弗羅裏達的重新計票事件( recount) 事件,那次重新計票事件也伴隨着很多街头抗議和游行。

还有2016年總统大選川普勝選後,美國各大城市的反川普游行,大家應該記憶犹新。

地方性的游行抗議事件那就多老鼻子去了。

比如去年波多黎各罷免州長事件中,60萬人上街大游行導致四道的高速公路被游行民衆阻斷。

比如美國疫情严重各州宣布居家令後,好几個州支持川普的民衆,違反居家令,帶着武器上街游行抗議,包圍政府機構,要求取消居家令,川普公開發出推特支持他們的行動。

弗洛伊德事件與過去類似事件相比,肯定不是最激烈的,至少它比我經曆過的洛杉矶1992年的騷亂和缓很多很多。

請问,弗洛伊德事件與過去最近70年中美國發生的上述類似事件有何不同?如果把弗洛伊德事件说出是文革式的“邪惡”,那上述事件也都是“邪惡”,美國就成了一個充滿“邪惡”的國家,而最“邪惡”的事情是:美國的國家體制一次又一次對這些“邪惡”事件做出了回應,一方面事件中有過激行爲的違法者該抓的都會抓,通過法律程序加以處罰,另一方面回應民衆的合理訴求,吸取經驗教训,制定相應法律和改革措施。

民權运動的最大成果是1964年的民權法案,種族隔離政策從聯邦層面上被取消。那個種族隔離政策,不但歧視黑人,也歧視華人,根據1927美國最高法院在Lum v. Rice, 275 U.S. 78 (1927)一案中全票一致的判決,密蘇裏州華人Gong Lum的女兒Martha Lum, 與黑人同爲有色人種,密蘇裏州法律禁止她到爲白人設立的學校就讀,完全合法。民權法案徹底消除了種族隔離政策,華人跟着黑人一起受惠,而與1964年民權法案相關聯的1965年移民法案,改變了欧洲主要是西欧北欧民族移民优先的政策,亚洲当然也包括中國移民配額大幅度增加。這两個法案華人都大大收益。1965年的移民法案是現今美國移民政策的基石。所有華人移民美國都受益與此法。

反战运動逼迫美國政府從越战泥潭中爬了出来。有朋友可能會说,越战對抗共産革命浪潮,越共是邪惡,後面支持越共的中共蘇共也是邪惡,越战是美國對抗邪惡的正義之战,因此美國發生的反战运動就是邪惡。錯!美國民意爲大。民意決定一切,把你那一套意识形態淩駕于民意之上,才是邪惡。美國憲法中可没有讲什么“主義” 什么“思想”爲領導,更没有要在全世界实現什么理想的伟大正義目標。当美國主流民意越来反战时,当政者就得采取措施退出战爭,無視民意的政治家們一定會被選民抛棄。反战运動逼迫美國政府退出越南战爭,就是美國民意的勝利。

1992年的洛杉矶騷亂後,抓捕了11000多人,而關于這次騷亂,洛杉矶市政府有個一威伯斯特報告,總結分析騷亂的起因和政府执法機構對應的缺失。洛杉矶警察局長辭职下台。老布希總统说,警察這樣對金恩暴力执法不公,但是暴力是犯罪,不能以暴力来糾正。民主党總统候選人克林頓说:事件的發生有深層根源,那就是大都市經濟從70年代開始的不斷衰退,而共和党政府對此的漠視,但是不能以暴力的方法来解決此问題。

2011年的占領華爾街运動發生时,奧巴馬回應说他支持這個运動,运動的訴求正当合理。当时的紐约市長布隆伯克说,抗議者應該有個地方舉行抗議活動。2008年金融危機後,奧巴馬政府推動了一系列監管華人街金融行业的法案,這些法案的出台,與占領華爾街运動的推動有關聯。

去年的波多黎各60萬人上街堵塞4道高速的运動,逼迫州長自動辭职下台。

對最近發生的弗洛伊德事件中的全國大規模和平抗議运動,美國總统川普簽署了關于警察改革的行政命令,國會正在制定警察改革的有關立法,两党提出的法案各有差異,但對警察制度需要有所改革這一點上有共识。

正是這樣一個又一個的弗洛伊德事件,让美國的民意有了充分的表達,而美國的國家體制一次又一次對這種表達做出回應,美國社會由此不斷進步向前,才有了今天。如果對此類事件的處理像獨裁專制的共産党一樣,把它們全都消滅在萌芽状態中,那美國还是美國嗎?

美國各级政府有處理此類事件的豐富經驗。國內宣傳一直有這樣的说法:美國警察可强悍了,你不聽從馬上采取压制措施,你敢反抗,馬上開枪打死你。這個说法就一般的公共治安事件而言没錯。

但是当發生了大規模民衆街头抗議,而這種抗議爲正当訴求时,尤其当導致民衆上街抗議的事件的不公不義非常明顯並且涉及到種族问題时,美國警察表現其实非常軟弱,而這種軟弱,對于降低對立,让社會不滿有一定宣泄,非常必要。

通常在时間開始階段,警方都會高度容忍克制,避免沖突升级,允許社會不滿有最充分發泄的空間。弗洛伊德事件中,当騷亂者焚燒警察局时,警察手中有抢爲什么不開枪鎮压?這類縱火騷亂分子其实非常膽小,我記憶犹新的1992年洛杉矶騷亂中的一個電視畫面是這樣的:一群騷亂者沖到一個韓國超市前面企图洗劫超市,超市老板大咧咧站在超市大門口,拿着一支手枪,只是對着他們的那個方向連開了數枪,企图洗劫者們馬上抱头鼠竄鳥獸散。明尼蘇達警方的退让,應該来自上層近最大限度克制避免沖突激化升级的指示。

警察雖然在初期階段會有一定程度的退让,但当事件引起的騷亂發展到一定程度时,警方會逐步增加执法力度,國民警卫隊甚至軍隊會介入,实施宵禁,逐漸地騷亂就會平息下来。事件結束後,該起訴的起訴,該追責的追責,政府方面基本上會有所總結和回應,這是所有這類事件的基本發展模式。

如果弗洛伊德事件是美國文革,那美國已經文革两百年。当然,弗洛伊德事件其实不是文革,對中國文革稍微有點了解,就會知道此種说法非常荒誕,弗洛伊德事件與文革完全不可比較,把弗洛伊德事件说出是文革,是對中國文革的美化,同时也是對美國民主自由制度的醜化。

弗洛伊德事件的起因是弗洛伊德之死,弗洛伊德之死源于警察执法過度,弗洛伊德是在已經被手铐铐起来失去反抗能力後,被警察按倒在地上用膝蓋压住颈部而至死。警方關于事件的第一聲明是弗洛伊德死于医療事故。但当多個被路人拍攝的录像公布出来,当弗洛伊德哀求之聲“我不能呼吸了”,“不要杀我”“ ”媽媽“響徹公衆耳朵时,警察才收回了先前的说法。由此引起了公衆極大的憤怒。弗洛伊德事件,正是由弗洛伊德之死這樣一個社會不公事件激發,它是民衆依據憲法權力,自發上街的游行示威和平抗議。

中國文革的兴起,可不是紅卫兵小將們革命造反派群衆們的自發行爲。文革從本质上看,是最高領袖毛澤東發動的党內鬥爭,毛個人意志高于一切,廢除党章國法,越過他以下的各级政權和領導,直接运動人民,推翻他以下各级政權和領導,換上一批忠于他的人。從這點看,密西根等几個州支持川普民衆,違反居家令,持枪上街游行,圍攻政府機構要求取消居家令时,川普發推特加以支持鼓勵,這有點像文革中毛澤東支持紅卫兵革命小將造反,还真有點文革的意味。

文革中表面上看有點自由民主的意思,文革中可以自發成立革命組織,上街游行示威,可整個文革每一步發展都是伟大領袖毛澤東和中央文革严格控制下進行,那时對什么人都可以提出喊反對打到,但有三個人例外:毛澤東,中央文革,林彪副统帥。你要敢對他們喊出打到,小命馬上就會没了。

把美國人民依據憲法赋予的權力舉行的和平游行示威抗議,说成是文革,這意思不就是说,文革中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一樣,有游行示威的民主自由權力嗎?另一方面把弗洛伊德事件说出是文革,而如果認定文革是邪惡的话,那不就等于是说美國這個國家充滿了邪惡?

美國的弗洛伊德類似事件過去有很多,將来还會有,它是美國自由民主社會制度的必然現象,是美國伟大强盛自信的表現,也是美國伟大曆史的一部分。你如果對弗洛伊德事件非常反感憤怒,請息怒請勿驚慌,先去好好學习學习一下美國曆史吧。


視频:美國最難忘的几大騷亂



世界民意網

華人知識界何以完全誤判川普?(圖)


作者: 叢日雲 錢滿素



6月11日,川普總統登上空軍一號前往達拉斯參加於信仰領袖和小商業主的圓桌會議(圖片來源: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15日訊】中國的知識界和海外的夏明、滕彪、方舟子等人不僅誤判而且更多的是詆毀川普(特朗普),為什麼會這樣?在這裡我來轉述一下叢日雲和錢滿素兩位教授在《文明給誰看》一書發布會上的發言,篇幅比較長,但很有貨,希望各位能耐心地讀完他們的發言!


研究美國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現代文明起源於西方,其基本要素都是西方創造的,但在西方世界,美國的貢獻大約佔一半以上的份量。現代一些關鍵的、重要的發明創造是美國人搞出來的。不單是科學技術,在現代文明的各方面,觀念、理論、制度、規則等,美國都做出了巨大的開創性貢獻,它是現代文明的開拓者和引路者。


近百年來,美國也是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國家,對世界格局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在20世紀人類遇到的兩次文明危機中,美國對於拯救現代文明、決定人類走向,都起到了關鍵作用。在可見的未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創新能力的頭號強國,甚至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超強的世界帝國。說中國的綜合實力已經超過了美國,那是極富「勇氣」的學者才能說出來的話。


這樣,就需要我們全面客觀地瞭解和深入認識美國。不然,我們就會非常被動。以川普當選總統為開端,中美關係發生的巨大變化,讓那些根據教科書和主流媒體認識和判斷美國的人徹底地懵圈了。


絕大多數人沒有想到川普會當選,許多專家為川普上臺而歡欣鼓舞,認為讓這個二貨當總統,是美國人送給中國的一個「大禮」。中國領導世界的機會提前到來了。


沒想到,川普對「中國夢」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數十年來,我們一邊參與全球化進程,一邊在控訴和抱怨全球化,強調戰後的國際組織、國際關係規則包括貿易規則,甚至全球化進程本身,都是美國主導的,美國從中牟取了巨大利益,而我們是受害者。於是,我們的訴求是要修改甚至推翻這套規則,在我們的參與下制定新的規則。沒想到川普卻出來說,是他們吃了大虧,現在是他們在不斷地退群,不斷地挑戰或廢除他們當初制定的規則,而我們的政府卻成了這套規則的維護者。






當川普政府反思對華政策,調整對華戰略,正式將中國作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時,許多中國人感到淩亂了,因為按他們的常識,美國不是一直都在遏制中國,甚至亡我之心不死嗎?談何調整?中美貿易戰,按常規,中方的反應是抵制美貨,但令許多人沒想到的是,美國卻先開始抵制中國不供貨來懲罰中國了。這使得想重操舊業的蠢貨們終於沒能等到上面的授意而作罷。這一系列淩亂的背後,是對川普現象的認識存在巨大偏差甚至倒錯,而這些偏差和倒錯基於對美國社會認識的大量偏見甚至無知。






中國知識界和媒體的誤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識界和媒體誤導的結果。






西方知識界和媒體普遍敵視川普,給他安了很多的頭銜。比如說他是種族主義、民粹主義、反全球化分子、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等等。這是激進左派和進步主義者依他們的標準做出的判斷,也有政治鬥爭中妖魔化對手的因素。國內一些人就被他們忽悠了。






種族主義是個嚇人的大帽子,保護國家邊界和國內安全、拒絕非法和可疑的移民,這是履行一項很平常的政府職能,有選擇地接受移民,是各國通例,怎麼就成了種族主義的罪證?川普是民粹主義者嗎?我以為,他是現代社會向後現代社會轉型時期的保守主義,他的對手激進左派或進步主義者才是典型的民粹主義。






川普怎麼可能是孤立主義或貿易保護主義?他怎麼可能反全球化?大多數學者沒看明白,開放是深入骨髓的美國精神,川普並不是什麼反全球化或逆全球化,他是要重新調整全球化的秩序和規則。依美國的競爭力,他為什麼要孤立自己呢?現在越來越清楚,川普是要一種新的全球化。他增加關稅,你就以為他要搞貿易保護主義,其實這不過是個手段,他要通過這個手段摧毀對手的貿易壁壘。他聲稱他追求的只是「Free and fair trade」,即自由和公平的貿易。他在跟歐盟談判時就亮出過最後的王牌,即雙方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他不是隨便說的,當他跟歐盟主席容克達成了初步意向之後,馬上就發推特,喜不自禁:我們要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了。可見,這才是他真正的目標。






他奉行美國優先原則也備受指責,哪個政府和領導人不是將本國利益置於首位?不然他就是賣國政府。他追求「讓美國重新偉大」,這裡的偉大不光是經濟繁榮、國力強盛,還要恢復自信,承擔起世界領袖的角色。這個「重新」表明,他是有樣本的,我理解,他的樣本就是自羅斯福到裏根時代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和角色。所以,他不會走向孤立主義,他追求的是傳統保守主義的以對美國文明的優越感、使命感和超強實力為基礎的霸權和領導地位。






由於對川普的認識有嚴重的偏差和倒錯,面對川普的行為,就會感到淩亂,就會覺得他不靠譜、不按常規出牌、多變、大嘴巴,其實這往往反映的是觀察者想像出來的川普與真實的川普發生的衝突。像川普這樣目標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堅定執著,不惜冒著巨大風險和頂著巨大阻力,也要履行競選時的承諾、實現政治目標的政治家,恐怕是罕見的。他不按常規出牌嗎?我倒覺得他的行事邏輯只是依據常識,糾正以往違背常識的做法,沒有什麼高深玄奧之處。只有你深入川普的內心世界,把握他的價值和信念,也瞭解美國的問題所在,才能理解他的行為,才會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他將會怎樣做。






川普反對多元主義嗎?






川普遭人詬病的一點,就是反對多元主義。要說清這個問題,我們得清楚,多元主義是個含義複雜的概念。那麼,川普是反對所有的多元主義,還是反對某一類型的多元主義?就像說一個人反對平等,這是非常含混的說法。可以說,所有的人都反對平等,也可以說,所有的人都支持平等。意思是說,平等有無限複雜的內涵,大概總有你支持的平等,也有你不接受的平等。多元主義也是這樣。






多元主義首先是政治多元主義(political pluralism)






這種多元主義是自由主義的表現形式,是集權政治的對立物,包括由分權制衡、聯邦制和地方自治、多黨制、媒體獨立、思想言論自由、政教分離、公民社會和利益集團等形成的制度架構和法律秩序。






這樣一種多元主義在現代西方政治生活中紮根很深,川普並沒有去觸動它,對其中一些要素,比如各州的權力,他比他的對手更熱衷於維護它。按美國憲法,對權力的制約監督不是只針對總統的權力,而是針對所有的權力。其方法之一,就是三種權力之間相互制約和監督。既有國會和法院制約總統,也有總統制約法院和國會,是三權之間的制約與平衡(check and balance)。所以,憲法授予總統權力對抗另兩種權力。如果總統對另兩種權力只是順從,沒有對抗,就是失職,就不能達到平衡。媒體與總統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並不是只允許媒體罵總統,而總統只能在媒體面前乖乖地當孫子,總統也有權批評媒體。媒體是巨大的第四種權力,也容易敗壞,也需要受到制約和監督。川普在所謂「限穆令」問題上與法院的衝突已經解決。在他做出了部分政策調整後,聯邦最高法院支持了他。媒體與川普的衝突仍在繼續。媒體控訴總統損害了言論自由和新聞獨立,川普指責媒體是「假新聞」,充當了「反對派」的角色,甚至說假新聞媒體是「人民的敵人」。目前川普針對媒體的言論或許有不適當之處,但還沒有超出合法的界限。也就是說,並沒有否定政治上的多元主義。






多元主義的第二層含義,一般表述為文化多元主義(Cultural Pluralism)。






它承認多元文化共存的現實,在憲法共識的基礎上,尊重各少數族群、宗教、弱勢群體或邊緣群體的特殊文化,同時它又堅持在多元文化格局中主流文化的主導性,推動各種文化融入主流文化。在最低限度上,它承認各種文化相互批評與競爭的權利。自由主義限制國家權力,保障個人權利和自由,必然帶來社會生活方式、宗教、意識形態和文化上的多元化。這種多元主義在美國也是歷史悠久、根基深厚的。在憲法共識的基礎上,美國成了世界上對異質文化最寬容、多元文化色彩最強的國家。






對這種多元文化的尊重與寬容,是自由主義題中應有之義。也是川普這一派保守主義者所珍重的價值,所以,他不會挑戰和損害這種多元主義。






但是,文化多元主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達到一個臨界點,以後逐步發展出它的極端形式,即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這個多元文化主義將重心轉向對文化多元性價值的強調,認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為此,它極力貶抑主流文化,欣賞、推崇甚至崇拜各少數族群、宗教以及社會弱勢和邊緣群體的文化。這樣,美國的主流文化受到了嚴重侵蝕和削弱,從而帶來文明的危機和衰落。從這個角度看,多元文化主義是西方文明的敗壞性因素,它的流行其實是西方文明的自虐、自殘與慢性自殺的行為。






川普反對的正是這種類型的多元主義。他想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含義之一,就是停止這種自殺行為,讓美國文明重振自信、重現輝煌。






換位思考:川普反對的是你所支持的嗎?






當我們追隨西方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的時候,我們得問一下自己,川普反對的,是你所支持的嗎?其實如果在中國推行多元文化主義,絕大多數人是難以接受的。






比如學校裡來了兩個穆斯林學生,學校的食堂就不再供應豬肉;






比如歐巴馬廁所,生理上屬於男性而心理認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廁所,還有更衣室、浴池;






比如按種族比例分配上大學的名額,以及各種職位和機會;






再比如,美國已經有一千多萬以拉美裔為主的非法移民,每天還有大量的非法移民湧進來。加上合法移民和被大赦的非法移民,拉美裔美國人已經達到約五千萬左右。非法移民的子女免費上學,一些福利待遇超過退伍老兵,有的城市公開庇護非法移民,加州給一百多萬非法移民頒發了駕照,還任命非法移民做政府官員;有的政客要求全民醫保覆蓋非法移民;將被捕的非法移民與其子女分開,由聯邦政府照管,每個孩子每天的費用是770美元,其生活水準超過美國公立寄宿學校;連「非法移民」這個詞也屬於「政治不正確「,得叫「無證移民」。






 


川普要採取措施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把非法移民中有犯罪記錄的、騙取福利的等幾類人遣送回去。如果你覺得這是種族主義,排外的一元主義,那麼,如果中國出現這種情況,你是什麼態度?






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按美國非法移民所佔人口比例,如果中國有五千萬非法移民,某個外來族裔在幾十年中,達到總人口的近20%,也就是二億多,你還主張繼續開放邊界,廢除邊境巡邏執法機構,接納非法移民嗎?






我也問過日本教授同樣的問題。日本老齡化少子化相當嚴重,到2050年就不足1億人口了,其中三分之一是65歲以上的老人。但日本仍然拒絕開放移民,為什麼?他們為什麼不引進幾百萬中國人、幾百萬菲律賓人,幾百萬印尼人?中國人都知道,非法移民留在日本很難,以前過去的,基本上被他們清理乾淨了。






其實,日本人很清楚,如果為瞭解決勞動力問題而大量引進移民,日本就不是大和民族的日本了。既然如此,為什麼日本學者也普遍批評川普的移民政策是種族主義呢?我覺得,川普遵循的是常識,也是各國通例。他說,「我們是有法律的,我們是有國界的,請不要非法進入我們的國家。」「我們國家不是難民營。」「任何國家都會守護他的邊界,我們終於做了所有國家都做的事情。」






美國左派批評川普的移民政策時,使用的是全球主義或世界主義的標準。這個標準其實與一般中國人的觀念差距甚大。在美國激進左派的心目中,美國文明完蛋了無所謂,徹底碎片化了也無所謂,哪怕美國文明被置換成了墨西哥文明、瑪雅文明都沒關係。他們認為,這些人想來美國實現美國夢,我們應該支持他們。其實,如果拉美移民來得太多,只能把美國也變成拉美,兩邊拉平,不光他們的美國夢實現不了,連帶著把美國本土人的美國夢也打碎了。






所以,當聽到有美國人批評川普反對多元主義的時候,我們得知道,多元主義有幾種,川普反對的是什麼樣的多元主義。






川普主義與美國文明的前途美國今後的發展前景如何呢?假如說川普失敗了,左派繼續主導美國的進程,那就是繼續慢性自殺的進程,美國文明的慢性自殺。當然,這個慢性自殺是個漫長的過程,不要以為美國馬上就完蛋了。百足之蟲還死而不僵呢,何況一個偉大的文明?既然是慢性自殺,就是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可能還很享受,還很得意,因為這看起來是個高尚的行為,但到了一定程度,就無力回天了。






假如川普很成功,他能幹滿八年,甚至還能讓他這一派人繼續幹一段時間,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減緩和阻遏這樣的進程。所以,不論川普這個人怎麼樣,他的一些具體做法有多少爭議,我看到的,是他的基本思路和大方向,是要阻止美國文明的衰落。






當然,美國文明發展的大趨勢很難改變,這個趨勢就是由現代文明向後現代文明的過渡。多元文化主義是一種後現代的意識形態,這是它流行的基本環境。依線性歷史觀的思維習慣,後現代當然比現代要高級,但這個後現代卻使西方文明失去競爭力甚至走向解體,多元文化主義就是西方現代文明高度發達的條件下,從內部成長起來的敗壞性因素。






後現代主義流行的基礎是現代化的成功。川普的現代主義路線如果非常成功,反倒使美國具備了繼續向後現代文明過渡的條件;如果他失敗了,在左派的主導下繼續走後現代主義路線,美國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就會下降,內部解體和文明衰落的過程就會加快。這樣看,川普的行為,有如西西弗斯抵住從山上滾下的巨石,有人形容他是「最後的羅馬人「。許多美國人意識到,只有像川普這樣回調到現代主義立場上,才使美國具有發展的動力和國際競爭力。可是,如果他很成功,美國人又過上了富足的、有保障的好日子,他們又要玩起高大上的後現代主義。今後一段時間裏,美國會在這樣一個進程中反覆調整。但也要知道,並不是什麼問題都能通過民主程序來解決,民主不是萬能的。價值觀的衝突達到一定程度,就可能突破民主的「博弈——妥協」的框架。






當然,現代文明人類將戰爭的門檻提高了許多,在發達國家,大規模內戰不易發生。但是,一種准內戰、嚴重的騷亂是有可能的。很多西方保守派把大量移民的進入看作是「軟侵略」或者「冷侵略」(cold invade USA)。他們覺得受多元文化主義支配的左派精英在出賣國家,毀滅白人基督教文明,他們絕不接受WASP(白人-盎格魯-撒克遜人-新教徒)的美國被換血、被轉換成別人的美國。而這些人同時也支持公民持槍的權利。






你可能覺得,川普的一些言行非常出格,撕裂了美國,製造了衝突,其實,如果不是川普上臺,通過合法的手段對多元文化主義和進步主義的趨勢予以遏制,美國真的就會走向更激烈的衝突甚至內戰。






如果你瞭解美國社會的文化衝突,就會理解為什麼川普這個人瑕疵很多,但仍有約一半的人支持他,最近他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達到近90%,這是相當高的支持率。川普說的一些看起來有些粗糙和極端的話,他採取的一些爭議極大的行動,好像是極具個性的言行,其實它們代表著美國文化衝突的一方,即拒絕多元文化主義的一方。






(華人知識界何以誤判美國、誤判川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中國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精選了亞裏士多德的24句名言/荒原裏唯一的花朵/南蒙古:鮮為人知的種族滅絕
  • 內亚的亂序/习近平强硬政策背後的智囊团/痛失對美經濟依赖 中國夢成白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