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圣灵论(四)/属灵生命的秘诀:行事为人凭良心
發佈時間: 8/22/2020 2:04:36 AM 被閲覽數: 1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使徒行传23: 1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直到今日”」 (和合本)

使徒行传24: 16「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圣灵论(四)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圣灵、良心或撒但的声音》)

第二章 - 良心的功用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旧约有关良心功用的记载

1。亚当犯罪后的惧怕与懊悔

2。扫罗的懊悔

3。良心  --  灯与光

「良心」的字义

1。syneidesis(希腊文):同知者

2。conscientia (拉丁文)

3。conscience(英文):同知者

灵性的真实表达:无亏的良心

良心的七大功用

1。光照

2。分辨是非

3。警告

4。睡觉

5。鉴察

6。审判、控告

7。公义的见证

唯有圣灵能洁净良心



●经文●

 

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箴二十:27)

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一:21-22)

所以,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污自己的身体(罗一:24)


    我们在第一讲所思想的是,人之所以与万物绝对不相同,这个本质上的差异乃是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样式造的。而在神的形像、样式里,他把我们造成一个「有灵的活人」  --  这句话是一个概括性的描述,因为他把他的生气吹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与所有的动物是不一样的。

    动物有没有气息呢?有。植物有没有生命呢?有。但是无论动物、植物,它们的生命气息只是属于暂时性生存所需要的一种最基本的本能、功用而已。而人就不是如此,因为神亲自吹气在我们里面,所以人里面就有一个永恒的本质。我们有道德的责任感,我们有自由的运用,我们有推敲、思考的能力,我们有选择善恶的自由,我们有严肃的责任感要去遵行神给的命令。这样,人的悟性、理性、德性、恒性、对自己存在的觉悟性等等,这些就使人超越了所有被造之物。

    在第一讲里我们看见,西方以「理性」为最基要的指标,来界定人与动物之分别;而东方则以「良心」作为指标,来分辨人与动物。这样就发展出东、西不同路线的人文主义和哲学思潮。但到了二十世纪,我们看见西方开始重视东方心性方面的研究,藉以平衡太过绝对化、以致不能再被领受的理性世代的现代哲学思想、;而东方却发现西方的理性产生了各种自然科学的研究,例如,许多物理知识和宇宙现象的讨论这些分门别类的科学。所以,西方的科学成为东方求学、求知识的对象,而东方的心,性和宗教则成为西方所追求的信仰。

    虽然如此,理性的本身并不是灵性的全部,良心的本身也不是灵性的全部;因为良心在灵里面,而理性的功用也在人的灵里面。这样,「人是永远的灵魂」这句话就概括了整个人存在那最重要的内在部份。人不但有外在的身体,人也有内在的灵魂  --  「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雅二:26),所以使人活着的不是肉体。耶稣基督告诉我们:「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四:4)「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

    主耶稣虽说「肉体是无益的」,我们却不能断章取义地把这一节解释成「身体是没有用的」,因为主耶稣这句话根本不是在讲「身体无用」,乃是在解释真正使人得着生命、使人生命维系下去的,不是靠肉体,反而是灵的功能使肉体能够继续维持下去。使人活着的是灵、不是肉体,正如雅各所说「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

    亚当被造时,他得到了由尘土所组成的身体,但直到神吹进生命的气息以后,他才成了「有灵的活人」。这个「活的灵魂」是借着里面的生命使外面的生命得以延续,这样,我们里面的生命就要靠着神的道去维持。所以,当我们提到良心时,不过是提到整个人生命中某个层次、某个方面的需要而已。如果人没有神的道,不把神当作神,没有照神的荣耀来荣耀他,没有履行应尽的责任,他的思念就会变成虚妄、暗昧,以致行出各样可怕的、邪恶的、抵挡上帝的事(参:罗一:21-32)

    刚才我们提到人被造成「有灵的活人」,因此,如果我们与神的灵永远隔绝,就会失去支撑我们行善的道德力量。所以,人的灵需要与神的灵发生关连,否则我们的灵不是自我存有、就是被邪灵恶魔所影响,我们就会变成非常可怕的人。所以,我们不是从被造的自然现象来思想良心的问题,我们乃是要思想良心与圣灵的关系、良心与撒但的关系,然后再去分辨在我们人里面那些自我对话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所以这一讲我们要思想:良心原先被造正常功用应当是怎样的?也要提到良心受了玷污后,所发出的声音是何等可怕、何等不可靠。

旧约有关良心功用的记载


    圣经里面有没有提到「良心」这个词呢?严格地说,无论是希伯来文或是希腊文旧约(七十士译本),都未曾出现这个词。既然旧约里面没有出现这个词,那我们要如何来讨论这个题目?我们只能从「精意」去了解。神在启示全本圣经时,采取了一个很特殊的方法,叫作「渐进启示」(progressive revelation )。神在一些事情上,特别是一些重要的课题,他体恤我们的软弱,不是一下子就把最深奥的真理启示出来,而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把我们带进更深、更正确、更完备、更有永恒性的真理里面。因此,在旧约里有许多事并没有讲得很清楚,而是用暗示的方法,或用一些行动的表达,使我们了解那些存在心灵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到了新约时,就更进一步把原有的、已经在当时文化中被认知的名词很精确地提出来。这就叫作「渐进启示 」。

    旧约虽然没提到「良心」这个词,却记载了许多在良心反射作用、良心反应下所带出来的行动和心态。旧约用过「心」这个字,但没有和「良」字连在一起过;希伯来文里面没有「良心」这个词,但是旧约圣经多处提到关于良心功用的记载。

1。亚当犯罪后的惧怕与懊悔


    例如,创世记第三章记载人类第一次犯罪时,亚当听见上帝的声音「就害怕」(参:创三:10)。这个惧怕的感觉表示:他开始觉悟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并且他必须负起这个行为的责任,不可以犯了错就不去管它,他一定要面对。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他也不能再挽回历史的过程,但是那个超历史过程的良心功用却会追随着他。为什么他会惧怕呢?因为他是人。为什么他犯罪以后会懊悔呢?因为他有良心的功用。为什么人有良心的功用呢?因为他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这个良心的功用就是那活着的灵魂里面的一部份。

2。扫罗的懊悔


    此外,在大卫和扫罗的事件里(参:撒上廿四),也特别清楚地记载了关于良心的功用。当扫罗要追讨大卫的命、要杀他的时候,大卫在旷野四处逃避。有一天扫罗在山洞里面大解,那时大卫也正藏在那个山洞里。大卫看见追讨他命、充满仇恨的扫罗就在洞中,大卫就在暗中慢慢走到前头来;但是他里面有一个以善报恶、以善胜恶的伟大灵性,他不愿意伤害耶和华的受膏者,他不愿意杀害那仇恨满心、对他有恶意的人,所以,大卫就只用刀割下扫罗身上衣裳的一部份。当扫罗出了洞走到远方去的时候,大卫就拿着那一片衣服呼叫说:「我主我王啊,这一块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知不知道我本可以杀你,但是我并没有动手。上帝已经把你放在我的手中了,但是我却没有谋害你的命。」当扫罗一听见这话,就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他因为懊悔就放声大哭。这些都是良心功用的表现。

3。良心  --  灯与光


    旧约圣经虽然没有明文记载「良心」这个词,但是却清楚地把许多良心功用的反射提出来。其中有一段把良心功用记载得最清楚、最简单、最具代表性的经文,就是「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箴二十:27)。由此可见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课题  --  「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

    人是活着的灵魂,人不但有「物质」的部份,更有「心灵」那看不见的、永恒性的部份。在这部份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功用,是什么?灵的本身是一盏灯、灵的本身就是光照的器具,所以,灵的本身就有光照的作用。

    中国人所讲的「良心」,在中东文化是「心里面的光」的意思。到了印度的思想就变成「里面的眼睛」,所以当你看见印度人不是把金钢钻挂在手指上,而是放在两个眉头的中间时,你不要觉得奇怪,因为印度思想认为有一个中立性的眼睛在人心灵的深处,不是外面的两个眼睛可以代替的。耶稣基督的教训也有类似的描述,耶稣说:「你的眼睛若暸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太六:22-23)之后他又加上一句话:「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这样,在新约提到「里面的光」,也就是灵里面有一个光;而旧约提到「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二者均有相当重要的提醒,也有相当紧密的关连。这也就是人与万物不同的地方,因为人有良心。良心的功用是圣经里清楚记载的,良心的存在也是圣经里明文交待的,所以人是有良心的!

    「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当我看这段圣经时被圣灵感动,发现上帝所启示记载下来的文字是那么地谨慎用词,我真是感谢上帝,这也让我更敬畏上帝。为什么耶稣对门徒说「你们是世上的光」 ,而不说「你们是世上的灯」呢?为什么旧约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不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光」呢?这其中有其深意。

    为什么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而不用「灯」这个字呢?为什么旧约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而不用「光」这个字呢?圣经的用字遣词是那么准确,一点都不随便,这是不能随便解释神启示的道的原因之一。今天讲话不慎选用词、不准确定义的人,应当好好从头作苏格拉底的学生。苏格拉底说:「如果你没有好好选择最可靠、最准确、最接近原来要表达意义的字句,那你讲的话很可能是不负责任、而且很可能会引起争论。」

    荷兰一位很重要的神学哲学家,也是理性主义中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  史宾诺沙(Baruch Spinoza,1632-1677)说:「人与人之间决大多数的争辩,乃是因为彼此虽然都用同样的名词,但每一个辩论者本身对名词却有不同的定义。」所以用词的谨慎、严谨、准确,是我们对意义表达很重要的责任。我盼望我的讲道不随便用词,免得超出了自己所要表达的真理,而产生了另一套使许多听众误会的东西。所以,用词的准确性是我们都要学的一件事情。

    为什么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而不说是「灯」呢?如果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灯」那可就麻烦了,有的灯一盏三万块、有的灯一盏两毛钱,有油灯、有金灯台的灯、有钻石灯,有非常漂亮的外国灯、也有乡下人用的没什么价值的土灯。如果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灯」 ,教会就会出现许多等级,甚至会有彼此轻看、嫉妒的事情。但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就不必去管是怎样的灯,更重要的是「功用」的问题,是否能发光才是最要紧的。但是为什么旧约箴言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这里是告诉我们:你是灯,但你不一定会发光。

    东方文化受孟子性善论的影响,因而称「良心」,前面虽加了个「良」,但这个心却不一定是「良」的。而西方用「心里面的光」,是受到一个骄傲前提的影响,就是先把自己的心当作是可发光的。但圣经很清楚地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当这盏灯功用正常时是会发光的,是可以鉴察人心肠肺肺的;但当这盏灯昏暗时,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放纵情欲、羞辱主名,把应当荣耀上帝的身体当作同性恋、败坏、淫乱的工具。所以,你的心昏暗了,你行了那些不当行的事,在自己的身体上羞辱了你的上帝。


「良心」的字义


1。syneidesis(希腊文):同知者


    「良心」这个词应当怎样翻译呢?旧约并没有提到,所以我们把它当作「心」、把它当作心里的声音。新约怎么说呢?新约就直接用希腊文的两个字拼合成一个字来描述「良心」。新约圣经提了二十多次「良心」这个词,大多数是保罗讲的,其它的使徒也会用「心」或者「良心」 ,但在数量上比保罗少很多。

    保罗提到「良心」的时候,他用的是希腊文的 syneidesis 这个字,它是由 syn (与我一同)和 eidenai (知)两个字配在一起,就变成一个很特殊的意义。所以,syneidesis 的意思是什么?就是「同知」(to know together with me ),在我里面有一个东西与我一同知道。所以你就不能自己垄断知识,然后说:「谁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做这件事,没有其他人在场,你怎么可以管我?你怎么可以鉴察我?你怎么可以审判我?你怎么可以批评我?你怎么可以断定是我的错误呢?」神早就预防人犯了罪以后,为了逃避责任所可能提出来的这些最不合理、而又自以为是最可靠的凭证,以为知识的源头就是你一个人。所以神说:「从来没有一个道德知识是只有你知而别人不知的,也从来没有一件犯罪的行为是只有你知而别人不知的。」因为神创造的原旨就是人要负责任。

    当你问伊拉克总统海珊:「你到底有没有制造化学武器呢?你到底有没有制造生化炸弹呢?你有没有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或是你问美国总统柯林顿:「你曾经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没有?」你问许多有过错的人:「你到底有没有犯过这个过错?」他们常说:「我不承认,我不知道。」人都尽量避免有另外一个别的个体与他同知,这样他才可以否认他所做的。他不要你查、不要你知道,因为这件事他宁可自己知别人不知。但神并不是这样没智慧地让你可以垄断知识,神在你内心里面放了一盏灯,而那盏灯在新约圣经就直接称为「同知者」、与我一同知道的,这个就叫作 syneidesis。

2。conscientia (拉丁文)

    syneidesis 的拉丁文是 conscientia ,它也把同样的意义表达出来了。conscientia 是 con 加上 scientia ,而 scientia 这个字如果翻译成英文就是 science ,也就是「科学」。什么是「科学」?它的拉丁文字根是 scio ,意思是 I know (我知道)。所以科学家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科学家只不过是知道了神创造的奥秘,这就叫作「科学」。我研究地质,我就有地质知识,所以我的「知」是「地质之知」,我知「地质」,就叫作「地质学」。这样,研究的知识成果和知者的本体连在一起,这就是拉丁文对「科学」的了解。

    所以,科学的「我知道」是结论或是出发点呢?是结论。「你怎么会知道?」因为有可知之物在你之外。「你怎么会知道?」因为你是可知之本体,所以你要知那些可知之物;你是知识的本体,那么知识的客体就是与你发生关连的。

    当你未知之前,你是一个不知者;当你研究之后,你变成一个知者。而你能成为一个知者,是因为你被造成为可能知者;你可能知,所以你研究;你可能研究,因为领受知识的那个工具的可能性放在你里面,这个工具就是神给你的「理性」,那也是灵里面的一部份,是按照神形像、样式造的另外一个层次。这个领受知识的过程所必有的工具是什么?是「理性」 。所以,科学是什么?科学就是「人用上帝所造在人里面的理性作为工具,去研究、考察、认识上帝隐藏在被造界里的各种智慧,之后所产生出来分门别类的学问」,这个就叫作科学。而其中会经过研究、考察、分析、探讨、思想、比较、演绎、归纳等等的过程,这过程所产生的果效就是「发现」。发现什么?发现真理。

    你说:「我发现了,原来地球离开太阳是一亿五千万公里。」如果这是你发现的,请问:你没有发现以前是不是就距离那么远?是。你发现以后变得更远吗?没有。如果它变得更远,那你是很可怜的,因为你的发现马上就没有用了。所以,当你发现真理时,有没有改变真理?没有。你发现真理的结果,会让真理产生什么变化吗?没有。神隐藏在自然界所有的智慧被你发现时,改变的不是自然、不是真理,而是你。你有了什么样的改变?你从「不知」变成「知」,你从「没有发现」变成「发现」。

    我们常说「这个方程式是毕达哥拉斯发现的」、「那个几何方程式是欧几里德发现的」、「另外一个方程式是阿基米得发现的」,好像没有这些人真理早就死了,多亏他们发现了,这些真理才又活过来似的。正像今天基督教界沿用了几十年的大错误:「主啊,让你的仆人释放主的话语。」好在你释放,不然主的话语都被绑死了,是你把它释放了,它才能出来透一口气,是吗?「主的仆人释放主的话」?不对!是主的话释放我们,不是我们释放主的话。倪拆声发明这一句错误的话,我们却用了四、五十年还不知悔改。常常我才刚讲完这些话,请人祷告时,他马上就又说:「感谢主,你让唐牧师释放出你的话了。」我就想这个世代大概没药救了,有许多人,无论我怎么讲都改变不了他们。我不能释放主的话,因为真理不受捆绑。耶稣基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不是你使真理得以自由。圣经说:上帝的道不被捆绑(参:提后二:9),所以没有一个人有权柄把它释放出来。有人说,诗篇不是说上帝的话一「解开」就发出亮光吗(参:诗一一九:130)?「解开」是「释放」吗?不是!那是奥秘的知识,圣灵把真理光照出来的时候,他是主动的、你不是主动的。「神的话一解开」表示你为主传道时,圣灵充满你好把神的道光照出来、把它解释清楚。

    人能释放真理吗?不能!人能讲解真理吗?能!一个人发现某些真理的时候,他的发现不应当使他变得骄傲,他的发现也不能使他有资格夺取神的荣耀。但是今天所有的哲学家、伟大的思想家,当他发现一些真理以后,就用他的发现自夸自耀来抵挡上帝,这是因为他们的良心发生问题了。我再说,科学不过是人用神放在他里面的理性作为工具去研究、发现神隐藏在大自然里面的各样知识所成就的各种学问。所以在拉丁文里,「科学」并不是什么奥秘,科学就是发现已经存在的事物,而我们因发现就得着喜乐,就从「不知」变成「知」。

    所谓「科学」就是「我知道」。在拉丁文里面,scii(我知)、kleto(我想)、cogito(我信)这三个字组成了西方文化的三大部门:我知,是科学的范围;我想,是哲学的范围;我信,是宗教的范围。这三大架构使整个西方文化有系统地建立起来:宗教要人信,哲学要人想,科学要人知;你信,有信的对象;你想,有真理的对象;你知,有自然界隐藏奥秘的对象。这样,你不过是寻求知识的一个可怜虫罢了,真理不是从你来的,而是充满你、充实你、改变你的,使你被充实以后变成生活比较有份量的人而已。科学家、教育家、哲学家、思想家没有资格荣耀自己,更没有资格因为有一点学问就反对上帝,他们这是罪上加罪。

    当我们用神的道的总原则来处理每一件事的时候,你会发现今天教会之所以软弱,是因为教会还没有看见我们有长子的名份,还没有看见神真理启示的总原则。所以当我们看见世界上那些大有学问的人时,就觉得自卑。其实神最大的智慧已经放在圣经里面,可惜你没有去开启它的丰盛,你就像在路上讨饭的可怜乞丐,把你手中那张可以兑现的支票,当作破纸张一样。

3。conscience(英文):同知者


    拉丁文的 conscientia 到了英文时就变成 conscience。所谓conscience是什么意思呢?就是my coknower、「与我一同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知」叫作科学,「与我同知」叫作「良心」。但是科学的对象是自然现象、科学的对象是被造的宇宙,而与我同知的那个对象或范围是「我到底该怎样作人?」「我到底怎样运用自由?」「我到底该怎样表现我的行为?」

    自然界可以告诉我生命,大概是怎样的,但是自然界和科学不能告诉我、也没有办法告诉我:生命真正的来源、生存的意义和以后的方向。所以提到对「意义」的了解(the meaning of meaning )时,就不是现象界的问题,而是有关责任感、永恒性、永存相对关系和超越时间的价值问题了。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自由意志;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道德的本性;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选择行善、行恶的可能;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向上帝负责的本能;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一天要受神的审判。

    良心超越科学范围,科学是 science ,良心是conscience ;科学是 scio,良心是 conscientia;科学是「知」,良心是「与我同知」,不是外界的、是内界的。我如果只知外而不知内,我如果知一切而不知己,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这也就是苏格拉底之所以站立起来大声呼喊、反对他以前所有哲学系统的原因,结果他就把希腊思想从狭窄的自然主义提升到人文、伦理、人生意义和道德责任的层次。

    在苏格拉底以前的哲学家所研究、所思想的只有两大范围:一个是真理的原则,一个是自然的法则。但苏格拉底却问:「你什么都要知道,那么你知道你自己吗?」所以他开始研究、思想自己,由外向转到内向时,就发现知识不单是向外,更应当向内;知识不单是研究自然,也要研究人性。研究人性者常常是最震撼历史的人,而研究科学的人只不过在生活上对我们有些帮助与方便罢了。

灵性的真实表达:无亏的良心


    当你把这些都弄清楚了,就要思想基督徒当怎样作人。保罗说:「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徒廿四: 16)我对这句话的感受从起初直到今天仍没有改变  --  这就是「灵性」 。灵性的一个很重要的表达就是「无亏的良心」,一种对神、对人都能够交代清楚的责任感。所以,那些侈谈所谓圣灵充满、倒在地上哇哇叫就自以为是圣灵充满,但却欠钱不还、与人争吵、在社会上没有见证、侵吞公款的人,你要远避他,因为那不是灵性。保罗之所以敢讲这样的话,因为他良心里面有神的感动,有上帝话语的引导,有对神的尊崇、对神主权的降服,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范仲淹曾说:「每天晚上我都要好好想想:今天有没有得罪人?如果没有,我就好睡了;如果有,我就不敢睡。」但今天有很多人无论有没有得罪人,都可以好好大睡一番,这种人有祸了!孟子说:「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作于人,二乐也。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孟子》尽心上)范仲淹和孟子都只有普遍启示却对伦理责任感有这样深刻的描写,真是超越那些有了太太还去找妓女、侵吞公款,然后大喊大叫自认为被圣灵充满的人。我们要怎么向人交待呢?我们怎么可以把感情的冲动当作圣灵的感动,还美其名说「我是被圣灵充满」?这些人连最基本的条件  --  「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都不懂,我们真应当醒悟过来,不要再被这些人迷惑了!

    当我今天谈「良心」时,我要你看见世上那些在普遍启示中摸索、了解、知道一些良心功用而尽量去作好人的人,他们实在是远超过那些读圣经却不知道其中精意、终究不明白真道,而滥用上帝之名的人。现在我们就先思想:原先被造的良心和犯罪以后的良心有着怎样的不同。上个月我在神学院教孔子、孟子、荀子这些在普遍启示中很重要的思想家时,我再次思考:为什么孟子会提到「性善论」?为什么荀子会提到「性恶论」?这两个人是从真理的不同角度看到了他们所了解的层面。

    人如果不是善的,教育怎么可能产生果效呢?按照孟子的思想,教育的目的就是把善性继续发扬光大,所以教育就是继续培养人的善性。但是,人如果本来就是善的,为什么还需要教育?这是荀子的思想。荀子认为:如果人原来就是善的,那根本就不需要教育,正因为人是恶的,所以需要教、教、教,不断地教才可以把人教成善。这两大思想都是正统的儒家思想,这两大思想也都影响了很多中国人(当然孟子是比较占上风的)。

    那么,基督教神学要如何来批判中国文化中这两种不同的人性论呢?要怎么去调和呢?我只能说,「人之初,性本善」的「初」,是亚当原先被造时的本性;而「人之初,性本恶」的「初」,是堕落、犯罪以后每一个生在罪中之人的光景。这样,基督教的道实在是超越了世界所有最高文化对人性论的解释,也调和了这些不容易调和的矛盾。

    小时候我就读过这些话:「人之初,性本善。。。」读来读去觉得很烦,但老师还是一直要我背,我就加上了「先生偷吃鸡蛋」  --  「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偷吃鸡蛋」,这样念起来押韵,比较有趣。但是,我这样捉弄老师就不善了,对不对?「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偷吃鸡蛋」 ,先生好心教你背,为使你更聪明,你却骂他几句,你哪里善?小孩子说谎是没有人教就会的。要他作诚实人,教得半死还教不成;但不必教他说谎,他自己就会说谎。所以,「人之初,性本善」吗?我很怀疑,但还是得背,不然会挨打。连背书、读书都是有某种动机在里面的,你说人善不善呢?

良心的七大功用


    人是有良心的,我们现在就来思考,按神的旨意良心被造原先的功用应当是怎样的。在查考圣经时,我看到良心有七大功用:


1。光照


    第一,良心做光照的工作,因为「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用来鉴察人的心肠肺腑。良心是灯,所以它的第一个功用就是「光照」;这个灯在还没有被罪恶玷污之前,原是会发光的。所以当中国人提到「良心」时用「良」字,西方人提到「发光的心」时用「光」字,都是要表达里面那原本应当有、但却已经失去的形像。马丁路德论到要怎样了解神的形像时,他有一个非常反合性的了解,他说:「当我们讨论形像』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办法讨论清楚的,因为我们正在讨论一个本来有、但现在已经没有的东西。」所以你讨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东西,你能讨论出些什么?除非你回到神的道里面来,否则你顶多只能讨论理念界的东西。所以,这些伟大的神学家有时候讲一两句话就足够你深思几十年了。「当你思想什么叫作形像』的时候,你正在思想一个现在根本不存在、而过去是曾经存在过的东西。」

    良心应该怎样,良心不应该怎样?每一个文化的答案都不一样。但圣经告诉我们,良心既然是灯,所以良心本来是会发光的;若不会发光怎么会有鉴察的工作?这个礼堂和几年前一样大,但是几年前比较清洁,现在脏一点了。你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礼堂脏了?」因为我有眼睛啊!错了,就算你有眼睛也不一定能知道礼堂脏了没有,因为如果灯都暗了你是看不到的,在黑夜中一切都黑漆漆的。没有灯光时,白人是黑人、黑人还是黑人。以弗所书五章13节告诉我们:「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光就是要显明一切,所以你里面有一个光,那是良心的第一个功用。被光一照的时候,你就知道你里面是怎样的光景,你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当一个人良心昏暗时,并没有办法认清自己是谁。

    耶稣基督论到良心时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这句话把跟随他、与他最亲近之人都在昏暗状况的光景清楚地描写出来。当耶稣在撒马利亚时,当地人不接受他,所以那位爱耶稣、有正义感,但却非常血气、不知真理也不知神道成肉身是为了爱人的约翰就说:「夫子,岂有此理!他们不接受你,那我就像以利亚一样祷告求上帝降火把他们烧死,好吗?」耶稣是不是说:「这样的学生很可爱,这么了解我痛苦的心!他们不接受我,你却这样替我袒护。啊!我给你增加两个学分。你真是我亲密的战友,深知我心。」是吗?不!耶稣乃是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参:路九:51-56)

    为什么连自己的心如何都不知道呢?你说:「他的心如何我不知道,因为他不是我、我不是他,所以我不知道他的心如何。」但耶稣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不知道。」这就严重了,表示人的良心已经昏暗到这种地步了。所以耶稣讲良心时,不是「第一条、第二条。。。」像西方学院式那样一条一条地讲述,结果背完了这些有关良心的理论,后来就忘了。耶稣的神学是在实际应用时就能变成一个责备的力量、光照的力量、提醒的力量、使人悔改的力量  --  「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所以,连最亲近耶稣、最了解他心意的人,都是良心已经昏暗的人。因此,教会领袖不可只因为拿了一个神学文凭就自以为什么都知道了,可能我们在最亲近耶稣基督的时候都还会听见耶稣说:「你以为你知道你的心吗?其实你还不知道。」

    约翰福音第二章最后一段,讲到耶稣在耶路撒冷行了许多神迹,很多人因此就信了他,但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为什么呢?因为耶稣知道他们的动机不对。你不知道你的心,耶稣知道,真正能看透人心的只有神。人自己里面虽有灯,但连自己是什么都看不见,因为灯已经昏暗了。但是,原先神把良心放在人里面的第一个功用就是要光照。每个家庭大多有漂亮的地方,如客厅;也有难看的地方,如仓库。当你要去仓库找东西时,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呢?开灯!当你一开灯时,你就可以看见东西到底在哪里。你心里的灯很久没有关了吗?你是不是也藏了很多古里古怪的坏东西在里面?要知道,良心的第一个功用是光照。

2。分辨是非


    良心的第二个功用就是在灯开了以后,帮助你分辨,也就是帮助你分辨是非。「哦,这个是可以用的,那个是不能用的」、「这个是对的,那个是不对的」。所以,良心是「是非之心」,良心有分辨是非的功用。这早在两千三百多年前孟子的思想中就表现出来了,也是罗马书第二章告诉我们的「是非之心」  --  就是神放在人心里面的律法。这个心里面的律法不是摩西在西乃山上领受的那两块法版,摩西那两块法版是神亲自写下的规条,是绝对的、历代常新、不可改变的。但除此之外,神也在每一个人心中另外放了一块版,那块版告诉你什么是「是」、什么是「非」;那块版虽然受了玷污,但至少还有一些基本的功用在里面,也就是叫人知道怎么分辨是非。这就是良心的第二个功用。

    二十世纪最可怕的一个「勇敢」,就是废除「良心先存论」。这是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63)提出来的。他否定良心先存论,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很可怕的勇敢,这是推翻文化的新文化,这是否定价值的非价值,这是放弃人尊严的勇敢。弗洛伊德的动机和达尔文的非意识动机里面都有一些魔鬼的声音惨杂在其中(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会谈到一件事  --  魔鬼的声音今天已经进到一些布道家的口里面了,但你们都还没有发现,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弗洛伊德说:「良心原本是不存在的,良心是因为教育」而被培养出来的。」但是,如果良心不是原先就存在的话,人怎么可能会产生「善」、「道德」、「责任」这些教训呢?这么可怕的理论竟然进到所谓高级知识份子的学术界里面去了。弗洛伊德怎么敢这么讲呢?弗洛伊德认为人原来是没有良心的,但因为父母的教导、传统和宗教的影响,使人慢慢产生了所谓「良心的功用」。真的这么简单吗?我对弗洛伊德这位心理大师,和法国哲学家孔德(Auguste Conte,1798-1857〉都有过类似的质疑,他们都是因为先不信神,然后再从不信作出发点来摇撼信仰的根基和宗教的价值。

    孔德说:「人研究大自然时,因为不明白这些现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就归纳出有一位创造的神,这就解决了问题。」而弗洛伊德说:「人本来没有良心,但因为教育的原因,慢慢就产生了良心。」我对这两种理论嗤之以鼻、轻看万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是先假设:人是能够从「无神」的思想被教导成「有神」的思想。他们先假设:人原先是没有良心的,但经过教导后就可以变成有良心。他们这种「信心」比信神本来是存在、信本来就有良心功用的那个信心还要更大。凡是否定真理信仰的,都需要比反信仰更大的非信仰作为他们的信仰。你相信神创造吗?「哼!不可以信。」但你竟相信人是猴子变来的,你知道这需要更大的信心吗?你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吗?请问,你用同样的教育好好去教导一只狗,能把牠教导成有良心吗?「人因为看自然现象看不明白,就想出一位神来。」这么简单吗?如果孔德、弗洛伊德和那些古代信上帝的思想家在一起讨论,可能会被批得半死,会发现自己的思想是多么不合理。

    除非你原本就有良心,否则连我讲的这些话你都无法接受;除非你原本就有「神」的观念,否则不管把你放在任何地方你都无法产生「神」的观念。今天我不谈这些,那是护教学的问题,每一次要谈的东西多得不得了、要开的讲座多得不得了,我巴不得天天和你谈,谈两万天也谈不完,因为真理太丰富了!但是,连这些最基要的东西你都不要,你一天到晚只用一些情感的表现来代替圣灵,你究竟要怎么样?我们终生思考真理都来不及,你却把真理丢在一边,只满足于那些现象界的热情,而放弃上帝的道;再把那些热情、与真理不合的东西讲成「圣灵的感动」。这是何等的冒犯!


3。警告


    在你做不对的事情之前,良心会光照你,使你知道那是不对、不该、不合理、不合体统、不合道德、不合真理的事情;当你知道这些事情是不对的,而你却一再地去做的时候,良心的第三大功用就出现了  --  警告你,禁止你!良心很勇敢地告诉你:「不可以!停!不要再做!」这个禁戒的声音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听到的是很温柔的声音,有的人听到的是很威严的,有的人听到的声音是很苦口婆心的;每一个人良心的声音都不太一样,有的比较「良」,有的比较「不良」!但是良心总是做一些禁戒的工作。当你开车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红灯亮了,它就是在告诉你:「停下来!」如果你不停下来,那灯是不会有问题的,可是你的问题就大了。

    一九七九年我从美国洛杉矶赶一架飞机到香港中神去教书,我因为刚讲完道马上就坐夜班飞机,累到整个人不能动。在飞机上过了六个钟头后到了夏威夷,我因为累到连眼睛都睁不开,整个身体好像所有的螺丝都松掉一样,便要求空服员让我继续留在飞机上休息。所以整架飞机的人都下去了,就我一个人躺在那里睡得像死人一样。三十五分钟后,一大堆人吵吵闹闹地上来了,一个一个放皮箱、走动、讲话。。。,吵杂得很!当他们都坐好,飞机要飞了,我快快把安全带系好。但当飞机一直加速滑行差不多就要飞上去的时候,突然间紧急煞车(在飞机快要腾空以前忽然煞车,这是非常危险的),整架飞机震动得很厉害。就在那一剎那,十八个轮子全部都爆炸了,飞机冒出火来,我们马上从紧急救生梯逃出来。后来我到下面一看,发现原来飞机是在离海岸线最后一段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紧急煞车的,而海岸线那里又放了大块石头堆成的石头堤防。如果撞到那里,一定会在那里爆炸;但如果没有那个石头堤防,又一定会掉到海里面;如果是飞上去,就会在上面爆炸。感谢上帝!

    亲爱的弟兄姐妹,在最紧要的关头「停」下来是很需要的。你如果常常在犯罪之前不肯停,犯罪以后你就走不了了。孔子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说人可以分成四种:「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论语〉季氏)孙中山先生也懂这个道理,所以他说人有三种:「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不知不觉的人受了教训还不懂,吃了大亏还继续犯罪,这种人无可救药。少而不学,长大便无所成。老了还在浪费时间,这种人就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不懂觉悟的人,就是这样浪费时间。智慧人走在时间的前面,普通人与时间同走,笨人走在时间的后面,最笨的人根本不知道有时间。及时觉悟的人,在危机还没出现时就看见红灯、就自我约束,这是聪明人。

    当良心警戒你时,要快快停下来。为什么你要等到失去贞操时,才发现你曾经是个处女?为什么你要打破心中平安的戒律时,才发现你曾经有过很圣洁的日子?为什么你要把自己玩弄成卑贱的人,才想起过去有神特殊的恩典?亲爱的朋友、亲爱的弟兄姐妹,今天晚上再一次求主藉圣灵感动你的良心。当良心在最紧要的关头亮红灯,对你产生第三个功用  --  「禁戒」、「警告」的时候,你应当谦卑下来,因为你不比良心更大,良心是代表神的、是比你更大的,你不要开玩笑。良心是很诚实、很忠于神的命令的,是上帝所派来在你里面代表道德律的至高权威的声音。连康德也不能否认这一件事是与神的存在不能分隔的,这个就叫作「至高者的命令」。

    我怎么知道上帝存在?康德说:「你不能证明上帝,正如你不可能讨论永恒,也正如你没有办法知道不朽和自由这些事情。」不可能讨论?我当然不接受这个思想,我不接受他以人本的思想来批判或比拟神的启示。但是康德这句话是对的  --  我虽然不能明白神,但是有道德的声音成为至高无上的追究者,它在我里面是一个发号司令的实体,是我里面永恒责任的根据。「你不可以做恶,你一定要行善!」这个声音与神的存在是不能分开的,这就叫「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the mora1 argument of the existence of God )。良心已经警戒了吗?警戒了!已经对你说话了吗?说了!良心是对神忠心的,不是对你;你不听它,它就不管你,因为它绝对不怕你,它只怕神。良心原先的功用是这样严肃、这样伟大、这样可靠,但是你仍不接受时,第四个功用就来了。

4。睡觉


    良心的第四个功用是睡觉。这一句话不是我发明的,这是挪威的神学家哈列斯比在他的博士论文「良心论」中提到的。他的博士论文只提三样良心的功用,但我发现圣经里面不只三样、而是七样,所以我把东、西方思想家所缺乏的东西都补全了。

    良心睡觉时,它就给你暂时的自由。你以为你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没有良心干涉的那些时刻:「我自由了!再也没有人能干涉我、警告我了,我可以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你可能以为你已经达到了孔子「随心所欲」的境界,但是你忘了他的第二句话  --  「不逾矩」,所以你就故意犯规矩了。「随心所欲,不逾矩」,孔子七十岁以后修身养性的成就可以配合康德所讲的:「所谓的自由,不是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我不要做什么就能够不做什么。」神把良心放在你的里面来警戒你,你不听,神就对你的良心说:「你忠于我、做了当做的事,既然他不听,你就去睡吧。」于是它享受它的安息日、你享受你的放纵日,所以良心睡觉了。


5。鉴察


    但是良心并不是永远沉睡的,它只给你暂时的自由。在那一段时刻中你得意忘形、你滥用自由、你放纵情欲,毫无忌惮地做你要做的事;做完了,你说:「我总算享受了我早就梦寐以求的事情,我受父母辖管得这么严格,我在学校被老师限制得那样可怜;现在我远离家乡、到了自由的地方,妈妈看不见、牧师不知道、我的女朋友也不在,我可以胡搞一番了!」但当你刚刚胡搞完的时候,你就像亚哈王碰到以利亚:「你怎么在这里?」亚哈刚刚侵吞拿伯的地,正要享受的时候,想不到以利亚出现了(参:王上二十一)。照样,良心在你刚犯完了罪的那一秒钟,它的第五个功用就来了,是什么呢?它坐在审判台前开始用它非常严肃的眼光视察你、重新望着你。这是第五大功用,它鉴察!良心鉴察的工作就开始了。这就是「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

    我第二次到台湾来,有个教会因为我的布道会所收的奉献多到可以把他们历年培灵会所欠的债都还清,所以他们说:「这个唐崇荣虽然不讲钱,但是神给我们特别多。就给他两万台币吧!」结果那个付车马费的人自己拿去一万八,给我两千。九年后,有个人对我说:「我们从前特别给你两万。」我说:「没有,我收到的是两千。」教会里面有贼并不是奇怪的事,因为基督教的第一个财政部长犹大就是贪钱的。但是我感谢上帝,因为所有的亏欠神都看见了,所有的贪心神也看见了。对那些贪财的人神常常预备一条绳子让他自己去上吊,然后可以与他的祖先犹大见面。

    香港有两个牧师在这几十年间,因为贪财侵吞教会的钱,后来都是上吊死的,和犹大同样死法。不要开玩笑,神把良心放在你里面,它光照你、它帮助你分辨,如果你不听,它就警戒你;你还是不接受,它就睡觉;但等它睡醒时,它就鉴察你、虎视眈眈决不妥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不但是在世界上,更是在你内心里面,良心是比包青天更讲公义的,良心是绝对不放过你的。「你犯了这个罪、那个罪。」你说:「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你讲这一句话,你就不知道「良心知道」,你的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吗?一个人犯罪时是不可能没有人知道的。至少有四个知道:第一,没有「人」知道?这么笨!你不是人吗?你自己不知道吗?除非你是狗。你就是人啊!你自己知道啊!自欺欺人是从自己先笨起,才以为别人笨。

    第二,谁告诉你没有人知道?叫你犯罪的那位,你虽看不到它、它却是看得到你,这就像那种单向玻璃(one direction glass )一样,外面可以看进里面,里面却看不见外面。亚当、夏娃还没有吃分别善恶果以前,魔鬼是在旁边的,但他们吃完的时候,魔鬼就不见了,这个叫作「眼睛明亮」吗?看不见鬼,却看见自己赤身露体的羞辱。这里面圣经的教训都是很奇妙的、很深奥的,比任何哲学更深奥。眼睛明亮,但是看不到鬼,这叫作「明亮」吗?不是!看到什么?看到自己赤身露体,无法解决、无法挽回时间、无法解除懊悔,那就是所谓「眼睛明亮」,你看到了吗?

    第三,神知道。有一天晚上,我从家里楼上看下去,刚好看见有个贼进到我家里偷了东西出来,他正把一包偷来的东西放进他的沙龙里(沙龙是印尼男人穿的裙子),他前后左右看没有人发现,围起赃物露出笑容的时候,我说:「我看见了!」你怎么以为四周就是一切呢?你说:「没有人知道。」其实神知道,他在上面,看见一切。

    第四,神说:「你忘记了吗?我还有一个代表,是我的大使在你心中  --  良心  --  知道。」

    所以人犯罪的时候,「己知、鬼知、神知、良心知」,谁说没有人知道?你欺骗自己很久了,你今天还是这样笨,过那种不象样的生活吗?


6。审判、控告

 

    良心鉴察以后,现在它要做第六个工作,就是跳到审判台前,凭着鉴察的结果、凭着神给它的责任,它就呼喊说:「你有罪了!」我相信自从懂事以来,你都经验过这样的事情。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去找坏女人吗?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犯第七诫吗?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偷窥吗?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做那些不应该做的事情吗?你的心跳得很厉害,因为它不能同意你、因为它不能原谅你。当你犯了罪以后,它对你说:「你有罪了!」你盼望抗拒它、解除它对你的缠绕,但它永远不放过你,它说:「你有罪了!」因为它变成你的审判官。

    与我同知的,叫作「知心」;与我一同知的不是最亲密的朋友吗?与我同知的知心者现在却转而变成我的仇敌,变成不肯放过我的审判官。「哦!我的良心哪,原谅我吧。」 「不!」当它禁戒你时,你对它说:「不!」你犯罪后求它饶恕,它也对你说:「不!」因为良心是上帝的代表。

    除非你不是人,如果你真正意识到你是人,今天晚上你应当很严肃地、很谦卑地来到神面前说:「主啊!这些都是真的,因为这些是你记载下来的: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那怎么办呢?这样的审判在你里面使你不能释怀,你就变成一个抵挡自己、仇视自己、不能原谅自己的人。良心控告到最厉害的时候,你可能会自杀、会自卑、会自恨、会自暴自弃,除非圣灵在这个局势中把你的灵转过来,把你带到耶稣基督面前。可见圣灵的工作是必需的!


7。公义的见证


    良心的第七个功用就是等候末日的审判,在上帝面前替你所曾经犯的罪作公义的见证。良心是最忠心的见证人!你曾经犯过罪,你没有办法逃脱;你站在审判台前被控告的时候,你的良心会见证你自己所犯的罪。保罗、约翰都提到了得救之后的事情,保罗说,为了洁净自己,要按神的意思自责、自恨(参:林后七:11);而约翰提的是另外一方面,他说:「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上帝比我们的心大,一切事没有不知道的。。。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上帝坦然无惧了。」(约壹三:20-21)这是什么意思呢?这表示一个被拯救的良心,它恢复了正常功用的时候,会以敬畏神的心来陪伴 你,让你知道应当怎么做。

唯有圣灵能洁净良心

    良心在神审判的时候是要作见证的,人没有办法逃脱。良心的功用是这样的严肃、可怕、伟大、忠实,也是这样实际;到那时,我们每个人听见良心的见证便都要战兢,都要从心灵的深处说:「这是真的,这是实在的。」那么,为什么有的人犯罪时却没有良心的责备呢?为什么一再犯罪以后,他也很平安呢?这该怎么解释呢?圣经是怎么交代的呢?答案是  --  因为他的良心发生问题了!良心原先是善的:「孩童的动作是清洁,是正直,都显明他的本性。」 (箴二十:11)善的本性受了歪曲之后,就不能再光照、不能再责备、不能再审判,因为它已经变成被杀、被害的瘫痪者,无能为力做正常的工作了。

    有一次我和两个牧师开车从泗水到万隆、再到雅加达去,一共开十九到二十二个钟头。我们连夜一直走、一直走。我的车是一部十二年的老车,开到差不多十五个钟头时灯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我说:「糟了!我的电池大概用完了,再过一会儿,可能车子就要抛锚了,我们就要在三更半夜、凄凉的荒郊野外守着这一部老爷车,怎么办呢?」后来我就说:「停下来,我下去看。」原来不是灯暗了、也不是电池用完了,是灯的外面遮盖了很多的泥浆,所以透不过光。我用水和布把它抹亮的时候,我发现这一边已经擦亮的灯又再放射大光,而那边的灯还是很黑;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神啊,当你光照我的时候、当良心对我说话的时候,我要圣洁、毫无拦阻地领受那个光照。」

    亲爱的弟兄姐妹,今天的社会充满伤风败俗的事情;今天的人际关系充满勾心斗角、以自私为出发点、损害别人利益的行为;今天执法的审判官,在应当最讲公义的地方做了最不公义的事情;今天百姓的领袖用自以为可以欺骗百姓的办法,作了有法律保障的强盗!请问,这个世界要怎么样呢?人心不古,人心败坏,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怎样更新被玷污的良心?只有一个办法,文化不能、教育不能、宗教不能,只有圣灵能洁净良心。下一讲,我们要思想良心的玷污和圣灵怎样洁净我们的心。求主以真理的灵引导我们、帮助我们。

第一章 - 良心是什么?第三章 - 撒但的声音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什么叫做良心?读完华盛顿这段语录/圣灵、良心或撒但的声音
  • 良心的功用/45句关于良心的名人名言/良心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