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魏京生: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徐文立: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發佈時間: 8/29/2020 12:56:58 AM 被閲覽數: 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独立评论


作者: 铁梅   ZT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2020-08-28 00:38:18  [点击:456]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前几天一则新闻,引起了网民们广泛的关注。这就是华裔间谍马玉正案件。之所以引起民运界和反民运五毛界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该案件的一号合作者,是一位反共组织成员。因患老年痴呆而免于起诉。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深入调查,该一号合作者就是早期民运的活跃分子马大维先生。

马大维先生早年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九八九年之后参加了民主中国阵线,并成为理事和副主席。一九九八年组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受万润南先生推荐被选为外交委员会主任,直到二零零三年主动辞职从事慈善工作为止。

从披露出的法庭文件看,马大维是在本世纪初被他的弟弟拉下了水。在这之前已经是中共间谍的马玉正主要搜集军事情报,拉马大维下水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他的反共组织大佬的身份。其间泄露了多少民运组织的情报,文件没有明说,可能对美国人也不重要。但引起民运同道的警惕和五毛特务的狂喷,倒是值得评论一番。

五毛们借此事件狂喷民运那里出特务啦,希望打击民运的公众形象。其实民运里有特务根本就是常识,中共不往民运这个心腹大患里边派遣特务,打进来拉出去,那才是奇怪的事儿呢。所以我在九八年成立联席会议开始,就不断警告自己人警惕特务的破坏活动,否则就必然被特务搞垮。早期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先生的悲剧下场,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但是早期民运也有另一种反面教材。有人抓特务反被告到法庭吃了官司。而政治特务一般不违反美国法律,反倒受美国司法保护。大张旗鼓抓特务,你不可能拿到锁在安全部文件柜里的证据。被反咬一口就是必然的常态了。所以联席会议的政策就是:发现特务调查清楚后,提醒自己人小心防范,将其隔离在民运活动之外即可。这一政策,我在各种主流媒体上多次谈论,仍未引起公众的警惕。反倒是媒体们将我隔离在外,封锁了我借媒体发言的机会。可见中共的渗透有多严重。

有民运的朋友批评我,为什么不早提醒大家?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二是当时没发现马大维有破坏民运组织的行为,而且他很自觉地主动退出,不连累民运组织和弟兄们。三是虽然他行为不检点,但其内心仍然支持民运,那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但象他这样被拉下水的人内心很无奈,就是中共的警察们,大部分人也是内心同情支持民运的。我在被关押和审讯期间,就曾得到他们的尊敬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不必要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反倒是接受马大维的教训更重要。每个人都有特点弱点,特务们的功课就是利用这些缝隙下蛆,逐步解除你的武装。有多少人不听大家的警告,被特务利用了还帮特务数钱,帮特务保密,像马大维一样哥们义气和亲情代替了理智。

像马大维这样被亲戚朋友拉下水而变节的人,没被发现的可能比发现的要多。对民运造成危害的一些特务,在我提醒大家时,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呢?你好我好大家好,对穷凶极恶的中共缺乏警惕的,不仅仅是西方人。海外民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以哥们义气代替理智判断,是特务们成功的一大利好因素。


(本评论的英文版本由黄慈萍翻译。魏京生和魏京生基金会感谢她数十年来有关的无偿贡献,特别是使用和发布此译文的许可。)

本篇评论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原始链接: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jingsheng/wjs-08262020174547.html

相关录音:
http://www.weijingsheng.org/RFA/RFA2020/WeiJS200826onCCPspiesinDemocracy.mp3

(撰写于20020年8月25日,录音于2020年8月26日。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8月26日播出。)


作者: 高玉秋   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2020-08-28 16:19:44  [点击:178]


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徐文立
(2020年8月28日)

最近,人們終於第一次公開聽到了質疑魏京生涉嫌私下勾結中共的實錘,來自民主牆元老任畹町先生,他2020-08-26 19:28:49厲聲問道:

「(魏)倒打一耙。他长期狠毒排斥造谣(別)人为中共特务,自己却多次秘密出入国境收受钱财,这应该叫什么!

(魏)你还有脸皮说“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緊接著:XX 2020-08-28 00:38:18 “ZT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魏京生說:「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

自稱從來不是什麼「乖寶寶」魏京生,怎麼這一次早就知道馬大維是中共特務,卻不公開,僅僅是為了「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

這不是魏京生永遠拉大旗作虎皮、永遠大話大事、永遠語不驚人誓不休地博取永遠不獨立思考的擁躉喝采的風格和秘訣啊?!

人們沒有忘記:

1,2001年在加拿大為涉嫌巨額走私的遠華案賴昌星作證,魏京生為了吸引眼球,居然在法院門口,對著各路記者,說出了北京發生了政變的驚人的、莫須有的內部消息,卻不透露消息來源,難道這也是「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其实是和中共政府)的关系」嗎?

2,某某年紀念「六四」,魏京生為了語驚四座,公然把人人透過視頻、照片看到、皆知的「坦克人」事件,是發生在北京飯店樓下的事實,硬說發生地是「木樨地」,說是他髮小——中共某某將軍告訴他的,難道又變成了可以「炫耀和中共政府的关系」了嗎?

張手是雨,閉手是雲,可能嗎?!魏京生就不「乖」至此,還屢試不爽!擁躉永遠健忘!

特別,無數次諒解魏京生的人,總以魏京生是「反共」的為藉口,似乎反共可以成為萬能的擋箭牌、遮羞布似的?!

其實,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嗎?

我曾經說:「倘若,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他就不會說出:『为民主的斗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动势力都在它面前发抖了。』(引自《魏京生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在西单墙贴出的他的第一张大字报,后发表于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出版的《探索》第一期》)」

這表明,他骨子裡崇拜毛澤東發動的「文革」!

「在這之后,魏京生先生1997年11月16日到了美國還曾经强调,文革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源頭。不然,魏京生先生也不會強調他XX和毛澤東、江澤民的來往,並有專文;更不会透露,他小時候,江青親手抱過他等等微妙的情感。

因為我們中國人都懂得中共『延安整風』之後,至1976年前的中共就是毛澤東的中共。魏京生先生有这样『反共』初心吗?没有。

正如范似棟先生所言:『魏出身於低層中共幹部家庭,他XX是中共軍人出身, 這類人員是中共成員中最愚昧最殘暴的類別,他們是毛澤東統治的最堅定支持者,沒有毛澤東的農民造反他們怎麼能翻身,進城都難』,他只是中共軍隊大院中不得意的中下層軍官的孩子們的頭目想出人頭地而已。」

還不到蓋棺定論的時刻,魏京生到底是什麼人,劇情再乏味,人們還是要耐心看下去,出水才見兩腳泥……。

附件一:

魏京生政治上的浅薄和谎言不值得盲从
徐文立
(2018年12月5日)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7/blog-post_48.html

附件二:作者: 任畹町: “【】还有脸皮说特务!营造只有他一人转动地球的英雄假象” (2020-08-26 19:28:49——版本)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07

附件三:作者: 任畹町: “▲ 魏xx 为什么虚名这么大?民运巨婴。” (2020-08-26 19:32:14——版本 )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08

附件四:刘刚

@LiuGang8964

8月26日

魏京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就是特务的保护伞,就是特务去游说国会、白宫的敲门砖,特务的任务就是要保护魏京生这个敲门砖,当然不会自己砸掉自己手中的敲门砖了。

附件五:亚太新闻社

@ivanchen86

8月27日

中共势力已严重渗透海外民运,这一点如今无人质疑。但为何在过去22年里,中共方面却一直小心翼翼维护“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代表性,唯恐“联席会议”无以为继而消失?中共方面年复一年调派人员远道而来参加“联席会议”,使魏京生能保持“主席”头衔,继续“代表”民运,总有其不可告人的战略意图和工作需要吧?

附件六:《赖昌星收买魏京生,花了多少钱?》
https://m.creaders.net/news/page/479716

魏京生出庭为赖昌星作证,并不是反共的民主理想下的义举,因为情理之下,追求民主理想的中国最著名政治犯、民运领袖魏京生,应该是追求中国成为一个清明、廉洁的民主国度,而不会希望中国的贪污犯从此逃出生天,多了一条后路。可是偏偏魏京生到了加拿大、出了庭,为赖昌星作了证,还真帮助赖昌星滞留加拿大10多年;赖昌星一案最恶劣的影响,就是加拿大,尤其是温哥华成了中国贪官的天堂,十年之内,中国的贪腐之风越来越重,贪官移民、逃难越来越多,风光优美、人民祥和的温哥华,就此成为世界上房价比美国纽约、英国伦敦更贵的贪官天堂。
 
多年来,人们并不知道,赖昌星是如何收买到魏京生的,让他这个曾经的民主硬汉、铮铮铁骨,竟然跪倒在贪污犯面前。最新的爆料文章称,赖昌星收买魏京生,只不过花了小小的5万美金,而且还有可能被民运内部的二道贩子给贪墨掉了。

附件七:作者: XX   “ZT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2020-08-28 00:38:18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34

前几天一则新闻,引起了网民们广泛的关注。这就是华裔间谍马玉正案件。之所以引起民运界和反民运五毛界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该案件的一号合作者,是一位反共组织成员。因患老年痴呆而免于起诉。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深入调查,该一号合作者就是早期民运的活跃分子马大维先生。

马大维先生早年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九八九年之后参加了民主中国阵线,并成为理事和副主席。一九九八年组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受万润南先生推荐被选为外交委员会主任,直到二零零三年主动辞职从事慈善工作为止。

从披露出的法庭文件看,马大维是在本世纪初被他的弟弟拉下了水。在这之前已经是中共间谍的马玉正主要搜集军事情报,拉马大维下水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他的反共组织大佬的身份。其间泄露了多少民运组织的情报,文件没有明说,可能对美国人也不重要。但引起民运同道的警惕和五毛特务的狂喷,倒是值得评论一番。

五毛们借此事件狂喷民运那里出特务啦,希望打击民运的公众形象。其实民运里有特务根本就是常识,中共不往民运这个心腹大患里边派遣特务,打进来拉出去,那才是奇怪的事儿呢。所以我在九八年成立联席会议开始,就不断警告自己人警惕特务的破坏活动,否则就必然被特务搞垮。早期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先生的悲剧下场,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但是早期民运也有另一种反面教材。有人抓特务反被告到法庭吃了官司。而政治特务一般不违反美国法律,反倒受美国司法保护。大张旗鼓抓特务,你不可能拿到锁在安全部文件柜里的证据。被反咬一口就是必然的常态了。所以联席会议的政策就是:发现特务调查清楚后,提醒自己人小心防范,将其隔离在民运活动之外即可。这一政策,我在各种主流媒体上多次谈论,仍未引起公众的警惕。反倒是媒体们将我隔离在外,封锁了我借媒体发言的机会。可见中共的渗透有多严重。

有民运的朋友批评我,为什么不早提醒大家?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二是当时没发现马大维有破坏民运组织的行为,而且他很自觉地主动退出,不连累民运组织和弟兄们。三是虽然他行为不检点,但其内心仍然支持民运,那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但象他这样被拉下水的人内心很无奈,就是中共的警察们,大部分人也是内心同情支持民运的。我在被关押和审讯期间,就曾得到他们的尊敬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不必要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反倒是接受马大维的教训更重要。每个人都有特点弱点,特务们的功课就是利用这些缝隙下蛆,逐步解除你的武装。有多少人不听大家的警告,被特务利用了还帮特务数钱,帮特务保密,像马大维一样哥们义气和亲情代替了理智。

像马大维这样被亲戚朋友拉下水而变节的人,没被发现的可能比发现的要多。对民运造成危害的一些特务,在我提醒大家时,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呢?你好我好大家好,对穷凶极恶的中共缺乏警惕的,不仅仅是西方人。海外民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以哥们义气代替理智判断,是特务们成功的一大利好因素。

(本评论的英文版本由黄慈萍翻译。魏京生和魏京生基金会感谢她数十年来有关的无偿贡献,特别是使用和发布此译文的许可。)

本篇评论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原始链接: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jingsheng/wjs-08262020174547.html

相关录音:
http://www.weijingsheng.org/RFA/RFA2020/WeiJS200826onCCPspiesinDemocracy.mp3

(撰写于20020年8月25日,录音于2020年8月26日。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8月26日播出。)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8-28 16:42:55




鬼混了42年的「之父」幾乎一事無成

徐文立
(2020年8月26日)

原本不想寫以下文字,未曾想,有人對我上篇《「之父」早該鞠躬謝罪,還中國民運一點尊嚴》不滿,說我全盤否定了「之父」,委屈了他;更有怕指名道姓者。

那我們就看看事實吧:

1,「之父」「第五個現代化」的提法,退一萬步說,就算是一個好提法;他有進一步提供了它的理論依據、論證和實施方法嗎?沒有,那就頂多是個「政治口號」,而不是思想;另外,隻言片語、雞零狗碎的應景被採訪,每月一期混飯吃的小文章、播音更不是思想;

2,「之父」42年來,從來沒有在政治層面上提出過起碼的綱領、路線、方針和政策;不是不屑,而是根本就不會、不懂!

3,「之父」42年,從來就沒有主持、召開過一次像模像樣的政治性會議。不服,拿錄像出來看看啊!不是有一句老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蹓蹓!

4,「之父」42年,從來就沒有自己組織起、哪怕一個像模像樣的組織!相反,他竟然「有本事」把抬轎子的「XXXXX」白白送來的十幾個民運組織,湊合成的所謂「海外聯席會議」,從幾百人,一路糟蹋,搞到如今「三、五條槍」的慘景,真是「崽賣爺田心不疼」啊;更不堪是,近年唯有借著「美國國會山的『外廊』『辦展覽』才能開會、會議地址又可虛張聲勢、大言不慚地號稱在『美國國會』召開了N次會議、同時用給美國政要『塞獎』的手段騙取美國政要出席、所以才緊摟美國政要直達『窒息』的程度!就如此下作地披著『美利堅虎皮』騙取『鄉鎮企業級的民運人士』來虛榮一番」,所謂來賓也不想一想,堂堂美國國會裡,怎麼可能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中國組織開什麼會呢?2010年「之父」居然偷雞摸狗到了偽中國民主黨「全委會」,在值得懷疑的人的安排下,謀了個「顧問團主席」的職務,不由得想問:您這主席先生除了和偷渡客照相、有做過一件正事嗎?這就是您的豐功偉業、雄才大略?!

5,「之父」42年有過、哪怕一次自己組織起來的像樣的、有實際成效的政治行動嗎?沒有。坐在日內瓦咖啡廳喝咖啡,那算個毬!

6,「之父」在美國,最讓我「佩服」的是,他怎麼能夠做到幾乎在經濟上「只進不出」,買賣XX、XX和XX卻能夠出手闊綽;可捐款,我42年幾乎沒有聽說過他有一次!所以某朱女士說是「0」!反而是到哪裡,都是白吃白喝、奢侈腐敗……!

7,「之父」在美國有二次進入著名大學工作、研究的優渥待遇,為什麼他卻通通被校方「請」出了校園?

夠了!

……

也就是說,作為中國民運的「重要」政治人物、甚至是「之父」的XXX沒有理論、沒有綱領、沒有路線、沒有方針、沒有政策、幾乎沒有行動、甚至沒有主持過一次像樣的會議,更沒有成果!

情何以堪?!夜深人靜時,請「之父」先生捫心自問:

說你利用人們的「極易誤判和錯愛的劣根人性」在民運這「江湖」裡鬼混了42年,冤枉你了嗎?

而且,你還特別會裝憨賣痴,利用種種手段、包括張口就罵看得慣、容得下的人來立威;栽贓誣陷所有你看不慣、容不下的人皆是「中共特務」(其實你……);打擊所有人,你屢試不爽,以致至今依然有個別可憐的擁躉者……。

是到問一問你為中國民運增了哪一塊磚、添了哪怕一款瓦的時候了?!「之父」?!

因為天亮不遠了。






作者: 任畹町   【你】还有脸皮说特务!营造只有他一人转动地球的英雄假象 2020-08-26 19:28:49  [点击:1079]

魏xx 掩盖民主墙运动史实,旁若无人之境,营造只有他一人转动地球的英雄假象,欺骗民运与国际。
民主墙产生了一批人权、民主、自由的先行者,有史料广为人知:


徐文立是受其污蔑、打击、排斥最重的一个。
倒打一耙。他长期狠毒排斥造谣人为中共特务,自己却多次秘密出入国境收受钱财,这应该叫什么!

你还有脸皮说“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无非在媒体现眼丢丑,让读者再次联想起私德如何下作。

徐文立(北京,四五论坛,庚申变法,在狱16年);
黄 翔(贵阳,火神交响诗,在狱10余年);
王希哲(广州,四五论坛,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在狱14年);
王军涛(北京之春, 高校民主选举);
胡 平(北京,论言论自由);
付申奇(上海 全国民刊协会《责任》主编。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在狱10年);
陈尔晋(贵阳,特权论,20年的关押和严厉监控);
孙维邦(青岛,海浪花,在狱12年);
吕洪来(天津,渤海之滨);
薛明德(重庆,星星画派,在狱10余年);
任畹町(北京,中国人权(民主)宣言 中国人权(民主)同盟,89学潮八四纲领:在狱11年);

……
这些历史建造者40年永远不在他的嘴上和笔下,89学潮的学生更不在话下,以掩盖他的单薄贡献。这种独霸和营造虚假历史的固有人格令人不齿,引人警觉与恐惧。这不是简单的心胸狭窄不善团结,这是独裁者的人格表现和完全暴露。 现在,想偷偷改,来不及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8-28 15:58:37





▲ 魏xx 为什么虚名这么大?民运巨婴。

为了迎合西方猎奇中共红墙的秘闻,为了欺骗民运、蒙骗国际友人,发狂地伪造家世其父正军级,住过毛泽东家在中南海,后改为在颐和园的邻居,假造其父教过毛岸英中文,“江青阿姨抱过我”。许良英老先生电话向其父询问求证时,被其父当面否认说:我哪儿在中南海颐和园住过!什么大捡什么吹!一般人好虚荣当吹牛撒谎就算了。

做领袖,别说在西方,就说经过海外民运的历练,在中国文化里,这种人,这种种劣迹是万不可做领袖托付重任的!为什么诚信在西方,在东方,在政府,在民间是第一严肃的事儿。因为诚信不好而道歉、辞职、罢免的屡见不鲜。


他自己写的,五十年代其父因贪污案件被“解除公职开除党籍”。
一个解除公职开除党票的贪污人员的子弟做中国民运的领袖、旗子,对流亡运动有什么光鲜?有多高荣誉?有多大凝聚力吗!?我们的队伍里头真的没人啦?

在欧美,办理很多证明,父母亲的大名要跟随子女从生到死一辈子!家庭父母之所以重要可见一斑。
在中国,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是在论的家庭伦理道德传承至今,是另一种积极有益的出身论。

嫉妒他什么!嫉妒他蒙骗造假,欺诈民运和国际友人!嫉妒他家正军级,住中南海、颐和园,嫉妒江青抱过他!
嫉妒家长贪污丑闻解除公职开除党票。嫉妒他公德不良、私德丑陋……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班農被捕蹊跷在細節裡 文昭談古論今/曾节明:班农遭身边中共卧底联手民主党暗算
  • 美国之音时事经纬节目 -- 魏京生:党内是爆发之前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