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高玉秋王希哲按: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
發佈時間: 9/1/2020 12:59:05 AM 被閲覽數: 1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2020-08-28 16:19:44  [点击:1540]
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徐文立
(2020年8月28日)

最近,人們終於第一次公開聽到了質疑魏京生涉嫌私下勾結中共的實錘,來自民主牆元老任畹町先生,他2020-08-26 19:28:49厲聲問道:

「(魏)倒打一耙。他长期狠毒排斥造谣(別)人为中共特务,自己却多次秘密出入国境收受钱财,这应该叫什么!

(魏)你还有脸皮说“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緊接著:XX 2020-08-28 00:38:18 “ZT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魏京生說:「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

自稱從來不是什麼「乖寶寶」魏京生,怎麼這一次早就知道馬大維是中共特務,卻不公開,僅僅是為了「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

這不是魏京生永遠拉大旗作虎皮、永遠大話大事、永遠語不驚人誓不休地博取永遠不獨立思考的擁躉喝采的風格和秘訣啊?!

人們沒有忘記:

1,2001年在加拿大為涉嫌巨額走私的遠華案賴昌星作證,魏京生為了吸引眼球,居然在法院門口,對著各路記者,說出了北京發生了政變的驚人的、莫須有的內部消息,卻不透露消息來源,難道這也是「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其实是和中共政府)的关系」嗎?

2,某某年紀念「六四」,魏京生為了語驚四座,公然把人人透過視頻、照片看到、皆知的「坦克人」事件,是發生在北京飯店樓下的事實,硬說發生地是「木樨地」,說是他髮小——中共某某將軍告訴他的,難道又變成了可以「炫耀和中共政府的关系」了嗎?

張手是雨,閉手是雲,可能嗎?!魏京生就不「乖」至此,還屢試不爽!擁躉永遠健忘!

特別,無數次諒解魏京生的人,總以魏京生是「反共」的為藉口,似乎反共可以成為萬能的擋箭牌、遮羞布似的?!

其實,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嗎?

我曾經說:「倘若,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他就不會說出:『为民主的斗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动势力都在它面前发抖了。』(引自《魏京生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在西单墙贴出的他的第一张大字报,后发表于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出版的《探索》第一期》)」

這表明,他骨子裡崇拜毛澤東發動的「文革」!

「在這之后,魏京生先生1997年11月16日到了美國還曾经强调,文革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源頭。不然,魏京生先生也不會強調他XX和毛澤東、江澤民的來往,並有專文;更不会透露,他小時候,江青親手抱過他等等微妙的情感。

因為我們中國人都懂得中共『延安整風』之後,至1976年前的中共就是毛澤東的中共。魏京生先生有这样『反共』初心吗?没有。

正如范似棟先生所言:『魏出身於低層中共幹部家庭,他XX是中共軍人出身, 這類人員是中共成員中最愚昧最殘暴的類別,他們是毛澤東統治的最堅定支持者,沒有毛澤東的農民造反他們怎麼能翻身,進城都難』,他只是中共軍隊大院中不得意的中下層軍官的孩子們的頭目想出人頭地而已。」

還不到蓋棺定論的時刻,魏京生到底是什麼人,劇情再乏味,人們還是要耐心看下去,出水才見兩腳泥……。

附件一:

魏京生政治上的浅薄和谎言不值得盲从
徐文立
(2018年12月5日)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7/blog-post_48.html

附件二:作者: 任畹町: “【】还有脸皮说特务!营造只有他一人转动地球的英雄假象” (2020-08-26 19:28:49——版本)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07

附件三:作者: 任畹町: “▲ 魏xx 为什么虚名这么大?民运巨婴。” (2020-08-26 19:32:14——版本 )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08

附件四:刘刚

@LiuGang8964

8月26日

魏京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就是特务的保护伞,就是特务去游说国会、白宫的敲门砖,特务的任务就是要保护魏京生这个敲门砖,当然不会自己砸掉自己手中的敲门砖了。

附件五:亚太新闻社

@ivanchen86

8月27日

中共势力已严重渗透海外民运,这一点如今无人质疑。但为何在过去22年里,中共方面却一直小心翼翼维护“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代表性,唯恐“联席会议”无以为继而消失?中共方面年复一年调派人员远道而来参加“联席会议”,使魏京生能保持“主席”头衔,继续“代表”民运,总有其不可告人的战略意图和工作需要吧?

附件六:《赖昌星收买魏京生,花了多少钱?》
https://m.creaders.net/news/page/479716

魏京生出庭为赖昌星作证,并不是反共的民主理想下的义举,因为情理之下,追求民主理想的中国最著名政治犯、民运领袖魏京生,应该是追求中国成为一个清明、廉洁的民主国度,而不会希望中国的贪污犯从此逃出生天,多了一条后路。可是偏偏魏京生到了加拿大、出了庭,为赖昌星作了证,还真帮助赖昌星滞留加拿大10多年;赖昌星一案最恶劣的影响,就是加拿大,尤其是温哥华成了中国贪官的天堂,十年之内,中国的贪腐之风越来越重,贪官移民、逃难越来越多,风光优美、人民祥和的温哥华,就此成为世界上房价比美国纽约、英国伦敦更贵的贪官天堂。
 
多年来,人们并不知道,赖昌星是如何收买到魏京生的,让他这个曾经的民主硬汉、铮铮铁骨,竟然跪倒在贪污犯面前。最新的爆料文章称,赖昌星收买魏京生,只不过花了小小的5万美金,而且还有可能被民运内部的二道贩子给贪墨掉了。

附件七:作者: XX   “ZT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2020-08-28 00:38:18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 魏京生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30434

前几天一则新闻,引起了网民们广泛的关注。这就是华裔间谍马玉正案件。之所以引起民运界和反民运五毛界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该案件的一号合作者,是一位反共组织成员。因患老年痴呆而免于起诉。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深入调查,该一号合作者就是早期民运的活跃分子马大维先生。

马大维先生早年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九八九年之后参加了民主中国阵线,并成为理事和副主席。一九九八年组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受万润南先生推荐被选为外交委员会主任,直到二零零三年主动辞职从事慈善工作为止。

从披露出的法庭文件看,马大维是在本世纪初被他的弟弟拉下了水。在这之前已经是中共间谍的马玉正主要搜集军事情报,拉马大维下水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他的反共组织大佬的身份。其间泄露了多少民运组织的情报,文件没有明说,可能对美国人也不重要。但引起民运同道的警惕和五毛特务的狂喷,倒是值得评论一番。

五毛们借此事件狂喷民运那里出特务啦,希望打击民运的公众形象。其实民运里有特务根本就是常识,中共不往民运这个心腹大患里边派遣特务,打进来拉出去,那才是奇怪的事儿呢。所以我在九八年成立联席会议开始,就不断警告自己人警惕特务的破坏活动,否则就必然被特务搞垮。早期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先生的悲剧下场,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但是早期民运也有另一种反面教材。有人抓特务反被告到法庭吃了官司。而政治特务一般不违反美国法律,反倒受美国司法保护。大张旗鼓抓特务,你不可能拿到锁在安全部文件柜里的证据。被反咬一口就是必然的常态了。所以联席会议的政策就是:发现特务调查清楚后,提醒自己人小心防范,将其隔离在民运活动之外即可。这一政策,我在各种主流媒体上多次谈论,仍未引起公众的警惕。反倒是媒体们将我隔离在外,封锁了我借媒体发言的机会。可见中共的渗透有多严重。

有民运的朋友批评我,为什么不早提醒大家?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二是当时没发现马大维有破坏民运组织的行为,而且他很自觉地主动退出,不连累民运组织和弟兄们。三是虽然他行为不检点,但其内心仍然支持民运,那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但象他这样被拉下水的人内心很无奈,就是中共的警察们,大部分人也是内心同情支持民运的。我在被关押和审讯期间,就曾得到他们的尊敬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不必要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反倒是接受马大维的教训更重要。每个人都有特点弱点,特务们的功课就是利用这些缝隙下蛆,逐步解除你的武装。有多少人不听大家的警告,被特务利用了还帮特务数钱,帮特务保密,像马大维一样哥们义气和亲情代替了理智。

像马大维这样被亲戚朋友拉下水而变节的人,没被发现的可能比发现的要多。对民运造成危害的一些特务,在我提醒大家时,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呢?你好我好大家好,对穷凶极恶的中共缺乏警惕的,不仅仅是西方人。海外民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以哥们义气代替理智判断,是特务们成功的一大利好因素。

(本评论的英文版本由黄慈萍翻译。魏京生和魏京生基金会感谢她数十年来有关的无偿贡献,特别是使用和发布此译文的许可。)

本篇评论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原始链接: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jingsheng/wjs-08262020174547.html

相关录音:
http://www.weijingsheng.org/RFA/RFA2020/WeiJS200826onCCPspiesinDemocracy.mp3

(撰写于20020年8月25日,录音于2020年8月26日。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8月26日播出。)


作者: 高玉秋   王希哲按: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轉載 2020-08-29 09:15:09  [点击:1163]
特別摘錄:「魏京生在多种场合指称徐文立为中共特务。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多此表示感到十分痛心。徐文立入狱前,对外界曾表示,对于魏京生将其定性为中共特务的说法,“荒唐可笑”,“根本不值一驳”。」《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 民主党人控告魏京生》

-----------------

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

http://zhou168168.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2.html

王希哲按:“纽约朋友”又另拉山头,搞了个“民主党”。这无所谓,谁爱搞就搞去。好像开会,魏京生也去了。于是,网上有人把魏京生当年关于中国民主党是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共产党“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的对台湾杂志《新新闻》董事长司马文武的讲话,拿了出来,连带当年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为魏京生诬蔑国内民主党特务,状告魏京生的案子,也拿了出来。

这是“咸丰年代”旧闻了,老王打开信箱今天看到,还是觉得颇新鲜,颇有趣。干脆放到这个坛上,也给大家再看看,想一想:

魏京生为他当年诬蔑中国民主党是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一事,道过歉吗?没有。他今天要“转型”了,也“民主党”了,就始终对1998年艰难创始的民主党还缺一个“转型正义”。历史的事可以过去,但需要道歉,“08宪章”都这么说的呀。没有这个道歉一声的“转型正义”,魏京生今天与王有才这些“特务”们坐在一起,算什么呢?算魏京生终于参加共产党“培养的特务”组织了?

2010年4月3日

--------------------------------------------------------------

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
民主党人控告魏京生

网路文摘(民运)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和国内民主党人等于一九九九年二月五日向纽约州高等法院,皇后区法院提交了诉状,状告魏京生诽谤中国民主党和民主党人。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采访了王希哲:为何要状告魏京生?王希哲回答如下:

一、任何政治人物针对他人的对公众的发言,都是要负责任的。说错了话,损害了他人,就必须公开道歉,引咎自责。这是民主社会的公理。魏京生不能例外。

二、魏京生污蔑的人,是正在共产党狱中蒙难的人。他们无法自辩。魏京生污蔑了人倒没事,反对他的污蔑,反对他在美国国会作伪证(为他污蔑的“共产党特务”作证?)倒成了" 闹场" ,倒成了" 丢脸"。这是正义的大颠倒,必须要把这桩公案辩个水落石出,才对得起狱中的蒙难者。

三、魏京生历来自以为高高在上,拒绝平等的对话。因此,只有对他的污蔑提出法律诉讼,才可能使他清醒,使他在对国内的民主运动问题上站到正确的立场上来。

针对魏京生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织党而被判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不符事实的说词和攻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委会以及王有才、徐文立的家属这两天发表声明或谈话,提出正式反驳。

设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从国内获得的消息称,魏京生在台湾和海外对中国民主党和因组党受刑的王有才、徐文立的一些不实评论、甚至攻击的谈话,正在国内民主党及民运界广泛传播。国内民运人士大多从电脑网络和海外传媒获得有关信息。

魏京生在接受台湾著名杂志《新新闻》董事长司马文武及总编辑陈裕鑫的专访时,对中国民主党做了正式的重要评论。专访刊登在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的六一七期。从电脑网络上下载的访问内容正在国内民运界广泛传阅,一片哗然,引起极大反响。

《新新闻》该篇专访的网址为:www.journalist.com.tw/weekly/old/toc/617.html 
全文见《新新闻》六一七期,一九九九年元月出版。《新新闻》全世界发行,而且上网,在中国大陆也可读到。

(下面为魏京生原话)

“你在国内能公开成立民主党,公开发展组织?哪有那么容易!王有才干这些事的时侯,第一,他没有得到大家的允许,没有按照我九三年定下的路线走,因此大家批评他们,第二,我们认为他们这么干,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出来冲击一下,至少在克林顿去中国以前,给他来个证明,你老说中国人权状况改善,看,没有改善! (以上为魏京生原话)

“这也很重要,既然他们已经干了,我们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问题还不大。但共产党的招术也变了,共产党很聪明,现在他们也到生死存亡的时侯了,开始抓王有才,关了一天,全放!就让你做新闻都没有时间,因为你新闻从国内从消息传到海外,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见报。

“但是王有才也聪明,他知道我们在外头,需要这个,他事先跟我们沟通过,他在里面打警察,先骂警察,过来一揪他,他动手就打人家。”所以上面怎么做工作,警察还是不放,所以不是什么颠覆罪了,王有才是妨碍公务罪,他殴打警察!(众人笑)上面后来就跟底下商量,要他们顾大局,这些过程我们全知道。吵了一个月,才放出来,结果晚了,你们新闻已经做得很大。所以王有才是立了一功。

“但是共产党马上变招,让他们自己培养的特务都出来组党,都去注册登记,完了共产党还给个回应,说你们申请是还可以,但必须把不少于五十人的名单移交,五万美元以上的经费说清楚,还保证遵守宪法,这么一弄,还叫什么民运组织?”这招当时弄得风声挺大,很多人跑去组党,而且最后甚至说出。共产党已经做好良性互动准备,我们应当回应他们,应当接受共产党领导,甚至还有人要保证共产党领导权不变三十年!这真正的影响是掐断民众与民运的联系,相当恶毒!”

对于魏京生的“王有才打警察”而被定为妨碍公务罪的说法,还在狱中的王有才之妻胡江霞感到非常可笑。胡江霞反驳魏京生说,王有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对人一向十分客气,连说话声音都不大。对于魏京生讲的“他(王有才)事先跟我们(魏京生)沟通过,(计划)在里头打警察”这番话,胡江霞感到莫名其妙。胡江霞指出,中共明明给王有才定的是“颠覆政权罪”,从未说过“妨碍公务罪”,这是事实。胡江霞十二日在电脑网络上读到上述专访后,对香港传媒反驳说,她不明白魏京生为什么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胡江霞希望魏京生主动澄清此事,因这已对判刑十一年的王有才构成了伤害。

中国民主党浙江省筹委会秘书长、一同与王有才组党的朱虞夫表示,王有才为一文弱书生,体重才九十四斤,怎么可能主动殴打警察?朱虞夫指出,魏京生的言词在大陆民运界流传很广,他对民主党是由中共特务扩展起来的说法,是对民主党的“中伤”,已对整个民主党造成伤害。一位民主党的支持者看到魏京生的言论,深感痛心地说,这不是在帮助共产党迫害民主党吗?他建议海外民运人士不要太在乎魏,他说:“我问过国内民运,魏京生本来在国内就毫无根基,现在又攻击国内民主党,大家很反感。他回国不会被主流民运和老百姓接纳,不必和他纠缠。”另一位暂时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成员说,目前正在搜集证据,必要时将对魏京生诽谤民主党提出法律起诉。

另外,魏京生在多种场合指称徐文立为中共特务。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多此表示感到十分痛心。徐文立入狱前,对外界曾表示,对于魏京生将其定性为中共特务的说法,“荒唐可笑”,“根本不值一驳”。

中国民主党信息中心说,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元月十二日从国内发出了一份正式书面声明,反驳和澄清魏京生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攻击和不实说词。声明指出:“目前,海外朋友笑谈王有才不是什么颠覆政府罪,而是因打警察妨碍公务获罪,我们不知这位朋友从何得来这般消息,至今已关押两个月余的王有才先生,连其妻子也未获见面!我们希望有些朋友不要说伤害当事人的妻子及国内民运朋友的话,不要以个人恩怨对待所有组党人士。”这份书面声明还指出:“在中国,如何开展民主运动,如何推动社会进步,不是只是一条路可走,更不应当把走其它道路的人视为异己,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但可惜的是,先有人去各地,比如去湖南劝阻、干扰国内正常的组党运动继而又造出王有才打警察云云,实在令人遗憾!”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这份声明强调:民主党仍将秉承“公开、理性、非暴力、合法”的原则,继续展开活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声明最后呼吁国内外的民运团结起来,努力促进中国民主制度的早日实现。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王希哲发表评论指出,外界只知美国国会事件的表象,不知事情的根源。王希哲说,国会事件及海外民运的分歧,其根源在于对于中国民主党的态度、对组党人士的态度。是支持民主党、支持国内组党运动,还是诋毁、破坏、瓦解国内民主党,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就算美国国会不是公开民运两条路线分歧的适宜场合,但现在是将问题的真相说清楚的时侯了。魏京生在《新新闻》杂志上发表的言论,说明了他的内心想法。大家应当看得很清楚,魏京生在诋毁民主党和国内组党人士。魏京生指使国内的代理人到处瓦解民主党,事实具在,必要时将合盘托出。我们有义务起来保卫民主党,为受刑人主持公道。现在,共产党在迫害民主党和组党人士,我们在支持和保卫民主党。在这个时侯魏京生对民主党如此诋毁,他站在哪一边还不清楚吗?我们在国会想为国内民主党说句话,就说我们“闹国会”,就说我们“搞内斗”,人间还有没有公理?

另外,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言人王炳章今天在接受美联社就《新新闻》魏京生言论的采访时指出,民运中存在不同观点不足为奇。王炳章说:“我对魏京生先生的一些做法和观点是支持的,比如游说世界人权大会和民主国家政府做出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决议等。但在国内民主党组党问题上,我就无法接受魏京生的观点。魏京生在《新新闻》上指谓王有才打警察,将国内一些冒着风险组织民主党的人士说成是共产党特务,将民主党的扩展说成是中共特务所为,这非常滑稽,毫无根据,使人难以理解。这种说法,伤害了国内民主党组党人士,伤害了国内民运,不利于国内突破中共一党专制的斗争,应于澄清。当然,我们在辩论是非时,应当讲事实,应当理性。但不能不尊重事实,不能歪曲事实。讲出事实真相的方式和场合或许可以更考究一些,但事实真相必须说清楚。在中国民主党面临中共迫害和打压的关键时刻,我们责无旁贷,必须挺身而出,保卫民主党,保卫国内组党运动的成果。”王炳章认为,围绕民主党问题的讨论,搞清问题症结,对民运不是有害,而是有利。真理辩明,才有利于团结。王炳章主张,大家应尽快坐在一起,交换观点,解开心结,寻求共同点,一起促进国内的民主运动。

(1999年1月14日)




作者: 高玉秋   陳破空:魏京生揮金如土 靠的什麽?/轉載 2020-08-29 09:37:34  [点击:997]
魏京生揮金如土 靠的什麽?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zQ1OQ==

魏京生的“緻富之道”

在10月15日本年度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公布之前,有關魏京生將獲得諾貝爾和平奬的消息被新聞媒體炒得相當火爆,大有非魏京生莫屬之氣勢,以至連中國政府也不得不站出來說話;魏京生本人對於這個即將獲得的舉世屬目的政治奬賞更是心喜若狂,頻頻暴光於新聞媒體之中,扭動著顯的過於肥胖的身軀盡顯領袖風採,甚至迫不及待地為這筆為數不小的和平奬金做好了理財計劃;然而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當善存理智的和平奬委員們做出公正的判決時,掌聲響起來了,特別是諾貝爾和平奬的委員們告之世界:和平奬得主早在9月29日已經決定時,人們又發現所謂魏京生獲奬的消息隻不過是壹些有心人導演的壹場鬧劇,那麽,是誰在導演這場鬧劇?魏京生又有何德何能被炒成諾貝爾和平奬的熱門人選呢?

魏京生出身於高幹家庭,原本是北京動物園的壹名電工,曾經加入紅衛兵極端組織“聯動”,併作為“聯動”幹將到處逞強打鬥,在此期間強姦了西藏族學生平妮併強迫其同居,任其泄欲,身為“聯動”幹將的魏京生經常從他父親那裏搞來的內部紅頭文件向外國記者炫耀和賣弄,以換取外國記者們的歡心和友誼,甚至不顧國家利益,公然向外國記者泄露了中越戰爭的軍事機密,所以他被逮捕時比其他民運人士多了壹條“間諜罪”。說句公道話,魏京生本人實際沒有多少文化,對中國的民主運動也從未進行過深入、踏實的研究,魏本人在國外的表演已經充分暴露了他的斤兩,說他是“民主牆代表人物”可以說是對當時“民主牆”風潮的誤解,參加過當時“民主牆”或者對“民主牆”有興趣的人也許明白,真正代表“民主牆”的人物應該是徐文立、任畹町、王軍濤、劉青等,他們所創辦的刊物《五四論壇》、《北京之春》等代表了當時民主理論的主流,而魏京生所起的作用僅僅是文革時代的產物口號式的大字報及造反式的衝動表演:把剛剛出山的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罵成是“新獨裁者”,破壞了當時的政治氣氛,導緻政府出麵取締了“民主牆”,扼殺了民主運動的生存和發展空間,所以這位好出風頭的造反派被當時的民主人士批評為民主運動的搗亂者。

在魏京生保外就醫之前,沒有多少人真正認識魏的背景、為人和本性,西方媒體和人權組織之所以把魏捧為中國民主運動的“象徵人物”,很大成分是由於魏的造反精神、坐牢時間較長和二進宮的經歷,西方政府也被媒體和人權組織的呼籲弄昏了頭,加上遏製中國的政治需要,所以全力拿魏來作為向中國政府施壓的籌碼,緻使魏京生名噪壹時,隨之而來扣在魏頭上的帽子也越來越大,從“民主牆的代表人物”變成“中國民主運動的象徵人物”再到“中國民主運動的領袖人物”最後竟被說成“中國民運之父”;這些不斷增值的政治榮譽也給魏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國外不少的美圓、馬克、法郎、港幣源源不斷地流入魏家,看到這些從天而降的白花花的銀子,魏本人終於領悟到壹條緻富發財的捷徑,魏的貪婪本性也逐步暴露出來,魏第壹次出獄期間,曾經向香港的民運組織“支聯會”索取五百萬港幣,名曰幫助別人舉辦所謂隱含政治傾向的畫展,而實際上是魏為了解決其胞弟魏曉濤的“生濤有限公司”資金週轉上的困難,到了國外以後,又以所謂的“民主基金”、“聯席會議”等各種名義到處搜刮錢財,其中壹次就向臺灣行政院索要二百萬美圓。

為了保住這些來之不易的名和利,增強自己在國際上的身價,魏京生確實動了不少腦筋,也顯示了壹定的表演天賦,但同時也暴露了魏的虛偽和姦詐;在獄中,為了刺激國外媒體對自己的注意力,魏和魏家常常製造有關魏的健康狀況的種種慌言,說什麽魏在監獄常常受到虐待,健康惡化,甚至說魏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等等,當第二次出獄人們看到魏紅光滿麵,身體肥胖,併無病痛時,他為了編造受到虐待和迫害的假象,竟然聳人聽聞地說是獄警每天在他的飯菜裏放激素;1997年獲得保外就醫來到美國後,魏心裏明白,在民主社會中靠欺騙是無法維持他的名和利的,搞民運又不是內行,連“民主”二字的內涵都解釋不清楚的他想通過踏踏實實的做壹些民運的成績來確立他的“民運之父”的形象簡直比登天還難,所以到了美國之後,魏把大部分時間都消耗在那些有權有勢的政客、富商的豪宅裏,為了獲得他們在政治和經濟上的支持,魏表現了壹副十足的奴才相,為了滿足他們的需要,迎合他們的口味,他喪失了起碼的人格和立場,充當了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足,甚至拋棄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公然在國際場合為臺獨、藏獨、疆獨勢力製造輿論;對魏而言,民運僅僅是為自己樹碑立傳的工具而已,他也不希望中國的民主運動取得成功,因為如果中國政府真的進行民主改革的話,他的那些反共的陳詞濫調將失去聽眾和市場,他的那些逢中必反、風雨無阻示威抗議鏡頭將會因為沒有觀眾而消失,更令他心寒的是他會失去存在的價值而遭到拋棄;因此在民運方麵他唯壹關注的是如何保住他的“民運之父”形象,生怕別人會搶了他的風頭,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失去了理智和道德,利用對付共產黨的手段來對付民運中的其他知名人士和民主黨派,當徐文立、王有才等中國民主黨領導人被判刑入獄時,魏汙蔑他們是變節了,坐牢是假象,實際上是在療養院裏享受部級待遇,併接受培訓,再過壹段時間便會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被送往美國;在接受臺灣記者的採訪時,他又繼續汙蔑徐文立是中共特務,而王有才繫因毆打警察而被捕,還說中國民主黨是中共在民主人士中培養的特務成立的組織,目的是“為了搞錢”;王希哲為王有才等人所進行的絕食驚動了美國輿論,美國眾議院國際關繫委員會為此準備就中共民主黨事件專門舉行壹次聽證會;這時魏又開始搗鬼,先是要求聽證會的主辦者將會議改為壹般性人權聽證會,以消弱民主黨的影響,同時又再三要求主辦者取消王希哲等民主黨海外籌備委員會的代表的發言資格,僅僅讓魏及同黨發言,否則他們將拒絕參加會議,王希哲等人聞之勃然大怒,趕到現場大罵魏等“欺世盜名”,美國電視臺對這壹場麵播出了足足五分鍾之久;這場鬧劇令魏無地自容,慌忙從國會山的邊門開溜。他麵對記者的提問唯壹的回答當然又是“王希哲是中共特務”。

魏京生對民主黨所進行的破壞活動被民運界獲知的還有:到處勸說民主黨成員退黨;唆使北京民運人士江棋生、任畹町等反對民主黨領導人徐文立;唆使安徽民運人士王洪學和河南民運人士王冰等人擅自宣布成立偽“中國民主黨全國籌備委員會”,封魏為“黨主席”,在海外唆使施軍等人以所謂“中國民主黨北美支部”的名義加入魏徒有虛心名的所謂“聯席會議”,以挑起民主黨內部的火拚廝鬥;在民主黨人士謝萬軍的逃亡過程中,造謠說謝是“中共特務”,結果使謝險些來不了美國。

盡管魏京生迫於輿論的壓力不得不表態不支持臺獨,但他和臺灣當局的緊密關繫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雖然還沒有證據能夠說明魏已經成為臺灣間諜,但他週圍的工作人員不少是臺灣間諜確是不爭的事實;臺灣當局之所以非常欣賞魏京生,是因為魏具有連他們這些反共老手都自愧不如的堅定不移的反共立場和敢說敢做的反共本領,肯定了魏是有很高利用價值的壹塊好材料,所以在經濟給以了魏無私的支持,魏當然也會投桃報李,他不會忘記臺灣是棵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搖錢樹,所以“人權高於主權”、“臺灣人民有自決權”、“大陸不民主,兩岸不統壹”也就成了魏的口頭禪;為了塑造好這個反共標本,進而通過魏來達到控製整個民運人士的目的,臺灣陸委會向間諜們發出了特別指示:“現階段在海外民運人士中隻樹魏,其他人士暫時壓壹壓,以免聲音太雜”。於是他們間諜們先避開了民運團體集聚地紐約,悄悄地到多倫多開了壹個名不符實的“中國海外民運聯席會議”,授魏以“主席”頭銜,會後向媒體鼓吹說“魏整合了民運”。孰料此舉激怒了整個民運界,立即有十九個民運組織派代表召開了海外中國民運團體圓桌會議,同聲斥責“聯席會議”的騙局。但臺灣陸委會併不罷休,指示間諜們多做壹些投資,在各種媒體上吹捧魏,這就出現了文章開頭所說的魏京生將獲得諾貝爾和平奬的壹幕,可以說臺灣當局用心良苦,諱莫如深。

壹年前,嶽武先生曾經寫過壹篇引起民運界廣泛討論的文章《民運與水滸》,文章將魏比作是梁山上的王倫,當然魏看到後破口大罵嶽武是“流氓”,但現在看來,嶽武先生的文章確實是有道理;西方人士也漸漸醒悟他們塑造了壹個“怪胎”,所以在這次評選諾貝爾和平奬的過程中,西方許多正直的中國問題專家和熟悉魏的人士也紛紛發出肺俯之言,反對諾貝爾和平奬頒發給魏京生,諾貝爾和平奬評選委員會聽到的反對魏獲奬的意見概括起來大緻有以下幾點:壹.魏京生不是壹個民主主義者,其言行所表現出來的完全是壹個崇尚專製文化的獨斷專行者,他狹溢的心胸容不下其他任何知名的民主人士。二.魏不是壹個願意為國家和社會的發展而鞠躬盡瘁的民主人士,而是壹個極端自私自利、沽名釣譽的庸人。三.魏是壹個壹心迎合、倚仗西方勢力為自己樹碑立傳的人,因此被海內外的中國人斥責為“地地道道的西方買辦”。
由此看來,魏京生確實是地地道道的梁山上的王倫,壹個沒有什麽本事,卻又妒賢嫉能,生怕山大王的寶座旁落,被憤怒的林衝壹刀砍了的王倫。

陳破空
2001-07-31




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 高玉秋 [7439 b] 2020-08-28 16:19:44 [点击: 1536] (1430456)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曾节明:为什么美国共和党一定要把中共逼回内循环?
  • 魏京生: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徐文立:魏京生越描越黑,欲蓋彌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