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國爭奪國際組織權柄, 謀取私利顛覆國際秩序/川普外交碩果纍纍,他是如何做到的
發佈時間: 9/16/2020 12:58:04 AM 被閲覽數: 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中國爭奪國際組織權柄, 謀取私利顛覆國際秩序
2020-09-13 22:59:23
中國爭奪國際組織權柄, 謀取私利顛覆國際秩序
資料照:位于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廈
多坤.艾沙(Dolkun Isa)談到三年前被聯合國保安人員趕出聯合國總部大樓的的情景時說:“有三個人走近我,其中一個身穿聯合國警察制服,另外兩個人穿得普通。他們問我要身份證,我給他們出示了身份證,他們要求我離開。我問他們爲什麽?他們說,安全問題。你必須離開聯合國大樓。”

左右聯合國及其一些機構

艾沙是從中國流亡海外的維吾爾維權人士,現任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的秘書長。2017年和2018年,艾沙以非政府組織(NGO)人員身份獲准出席有關原住民議題的聯合國會議,但都遭到聯合國警察的驅逐。

艾沙一直懷疑自己被逐出聯合國大樓的背後有中國政府的壓力。 他的懷疑很快得到了證實。2018年12月,曾經主管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副秘書長吳紅波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中分享他在任職期間,如何利用自己的職權把一個總部設立在德國的“新疆獨立分裂份子”驅逐出“聯合國大院”的事實。

吳紅波還在節目中強調: “我覺得作爲中國籍的國際公務員,在涉及國家主權跟安全利益上,我們毫不含糊,堅決捍衛祖國的利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吳紅波本人也在節目中指出,聯合國憲章明確規定,聯合國官員不可以接受聯合國外的任何組織或政府的指示。

中國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中日漸增長的影響力,通過艾莎的經曆可見一斑。

即將于9月15日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的視頻會議,差一點也被中國技術公司所壟斷。 3月30日,聯合國宣布,中國騰訊公司成爲其全球合作夥伴,爲聯合國成立75周年提供全面技術方案。 不過,在美國官員和國會的反對下,聯合國已決定暫緩這項有爭議的計劃。

積極爭奪國際機構領導權

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一直在積極爭取聯合國各個重要機構和其他國際機構的領導權。在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已經有四個機構的領導人來自中國,這四個機構分別是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電信聯盟(ITU)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這個數字不僅遠遠超過其他四大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擔任領導職位的人數,其他國家都不超過一個,也超出了10年前的數字,當時,只有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總幹事一人爲中國人,而且是香港人。

今年8月24日,中國政府提名的候選人、中國駐匈牙利大使段潔龍還當選了國際海洋法法庭的法官。

今年3月,在聯合國世界知識産權組織(WIPO)總幹事改選時,中國也曾積極斡旋,希望將自己的候選人王彬穎推上去,不過後來遭到美國的強烈反對而落選。在美國的積極斡旋下,最後新加坡智財局長鄧鴻森當選。

詹姆斯.普利(James Pooley)是世界知識産權組織前副總幹事,他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當時爲推王彬穎上位的努力衆人皆知。

他說:“ 中國在幫她助選,對其他成員國施壓或是與他們進行談判,這是衆所周知的。在日內瓦,這種政治活動大家都知道,因爲大家都在談論。 ”

中國在2019年幫助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屈冬玉當選的做法引起了更廣泛的關注和議論。據報道,喀麥隆的麥迪·芒貴(Medi Moungui)代表非洲參加競選,但是在中國取消了喀麥隆7840萬美元債務後宣布退選。

普利在王彬穎參選時,曾在歐美報刊中發表意見並接受采訪,強烈反對他的前同事,WIPO的副總幹事王彬穎擔任WIPO總幹事的職位。

他告訴美國之音:“就她(王彬穎)的知識和經驗而言,她個人非常勝任這項工作。問題是信任和潛在的幹擾。對于像WIPO這樣的組織或是任何聯合國組織來說,很重要的一點是,成員國不必擔心總幹事在行使權力時會受到來自母國的任何不當影響。”

普利在自己爲彭博通訊社寫的觀點文章中說,讓中國執掌一家致力于保護知識産權的全球機構,等于是“讓狐狸看守雞舍”。

普利認爲自己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他提到,2016年,國際民航組織內部發現可能源于中國的網絡攻擊,有人舉報該機構的調查有漏洞時,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最終解雇了那位吹哨人。

美國田納西州聯邦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8月5日在胡佛研究所的一次視頻研討會上說,她認爲中國試圖推進國際組織的改變,使之更符合自己的利益。

她說:“我們所看到的是,人們允許中國加入這些組織,希望幫助中國成爲國際社會的一員。然而,中國利用他們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試圖迫使這些組織改變。你可以說,這是事如願違。現在很多組織意識到的是中國希望看到一個偉大的現代社會主義世紀,而這並不是很多組織所希望的。”

她說,美國必須對此多加關注。她在研討會上列舉了中國加入國際組織後推進自己利益的事例,包括中國助選屈冬玉,包括中國在國際組織中阻撓台灣。

在聯合國機構排擠台灣

美國智庫美國進步中心高級研究員和中國項目主任韓美妮(Melanie Hart)今年三月在美國國會就中國在聯合國和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作證時說, 當中國籍官員掌握了國際組織的領導權時,北京通過這些人利用整個機構來推進自己狹隘的政治目標,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

2015年,自中國籍官員柳芳擔任世界民航組織秘書長後,台灣就再也無緣國際民航組織大會。新冠疫情期間,國際民航組織不僅將台灣排除在全球協調應對新冠病毒反應的努力之外,今年一月,該組織還大量封鎖表態支持台灣的推特帳號,甚至指控對台友好人士蓄意散播不實訊息等。

2016年,蔡英文當選爲台灣總統之後,台灣再也沒有被邀請出席世界衛生組織的年度大會,此前,在蔡英文的前任馬英九執政期間,因爲馬接受了“一個中國”原則,台灣曾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和觀察員身份參加該組織的大會,但是每年需要得到中國的批准。今年一月,台灣也被排除在世衛組織爲應對新冠病毒而舉行的緊急會議之外。

2016年7月,台灣“農委會漁業署” 兩名官員前往意大利參與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漁業委員會(COFI)被拒于會議外。

另外,中國還阻止台灣參加氣候變化大會以及國際刑警組織會議。

世界衛生大會今年5月舉行的時候,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就曾推文表示,聯合國成立宗旨是提供容納所有聲音的場所,禁止台灣踏入聯合國場域不只冒犯台灣人民,更有辱聯合國自身原則。

推進本國私利

推進“一帶一路”是在國際組織中任職的中國籍官員的另外一個重要目標。

2007年以來,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DESA)副秘書長 的職務一直由中國職業外交官擔任。中國利用這個職位根據其利益重塑聯合國發展計劃的機會。

2018年1月,在“一帶一路達沃斯論壇”上,聯合國主管經濟與社會事務的副秘書長劉振民說,“一帶一路”倡議爲區域合作和全球化提供新思想、新動力、新形態。他說,聯合國認爲這一倡議是全球實現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的重要部分,是對全球化的實質性推動。

同年6月,在聯合國總部舉行一場有關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高級別研討會上,劉振民又公開宣稱,“一帶一路”倡議能夠爲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做出巨大貢獻。

經社部還批准了中國資助的“共同建設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一帶一路”計劃,該計劃批准了“一帶一路”倡議對實現這些目標的影響。

其實,“一帶一路”在劉的前任吳紅波的經營下已經在聯合國機構留下了各種印記。包括安理會在內的不少聯合國機構的有關決議或文件已不止一次納入或體現了“一帶一路”的內容。

2016年4月,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亞太經社會)與中國簽署意向書,雙方將共同規劃推進互聯互通和“一帶一路”的具體行動,推動沿線各國政策對接和務實合作。

2016年9月,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與中國簽署關于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這是中國政府與國際組織簽署的第一份共建“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

“一帶一路”項目現在也得到了聯合國最高官員的背書。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2019年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上發表講話指出,“一帶一路倡議”可以幫助縮小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巨大資金缺口,他同時指出,該倡議還爲開展綠色氣候行動提供了空間。

ITU宣布5G標准,爲華爲鋪路

國際電信聯盟(ITU)是負責信息通信技術事務的專門機構,負責國際移動通信技術標准的開發和相應的頻譜使用規則的制定。 ITU秘書長趙厚麟有涉嫌利用自己的職位之便幫助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爲擴大5G技術的市場。

2019年4月,趙厚麟公開加入了美中華爲之爭。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批評美國對華爲5G設備的安全指控是出于政治和貿易動機,說美國沒有任何依據而把華爲列入黑名單“是不公平的”。

美國智庫美國進步中心高級研究員和中國項目主任韓美妮在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作證時說:“北京認爲國際電聯是中國可以利用的平台,以減少其對外國知識産權的依賴並增加其他國家向中國支付的特許權使用費。反過來,也可以增加中國在全球市場的主導地位。因此,北京以國家資源來幫助推進3GPP( Third-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中的華爲標准。”

2020年7月9日,國際電信聯盟宣布3GPP系標准成爲唯一被ITU認可的5G標准,這個標准中中國的華爲和中興公司是重要的參與者。

華爲官方的心聲社區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披露說,代表華爲參加3GPP負責制定接入網物理層協議的工作組的首席代表的出差記錄是一年25萬公裏,相當于超過13個美中之間的往返。 這篇文章說:“正是有一群這樣的標准組的同事們,在4年之內將華爲公司在國際通信標准界,從10名開外的無名小卒推到了數一數二的‘王者’地位。”

根據德國專利資料公司IPlytics去年底發布的5G專利報告,華爲、中興、OPPO和中國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這四家公司,一共擁有全球36%的5G“標准必要專利”,領先美國、韓國、芬蘭等。相比之下,包括高通和英特爾在內的美國科技巨頭,只持有14%的關鍵5G專利。

中國媒體也承認,這樣的標准認定“對于華爲在全球的推進具有非常大的推動作用”。中國媒體甚至不無得意地指出, 當中國企業在5G技術專利上擁有優勢時,全球的電信企業在5G網路落地的過程中可能還要向它們支付專利費。

國際電聯秘書長趙厚麟也公開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特別是中國的信息絲綢之路。 他2019年在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表示,“一帶一路”建設與國際電聯的發展方向有著諸多契合之處。他說,國際電聯和中國的合作前景廣闊。西方國家認爲, 信息絲綢之路對互聯網的自由和公開構成威脅。

世衛組織幫助隱瞞新冠疫情

在新冠疫情期間,中國對世界衛生組織(WHO) 的影響力導致該組織面臨嚴峻的信譽危機。世衛組織甚至被批評爲“中國衛生組織”。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認爲世衛組織幫助中國隱瞞疫情。

雖然,世衛組織方面否認自己受中國影響,但是,中國與世衛組織關系密切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現任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之前,世衛組織的總幹事是來自香港的陳馮富珍。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則在2011年6月被任命爲世衛組織結核病和艾滋病防治親善大使。2017年,習近平訪問世衛組織,當時譚德塞正在競選總幹事一職。譚德塞最終當選據信是得到了中國的支持。

2017年8月,譚德塞幫助宣揚“健康絲綢之路“,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推廣中國的醫療保健模式。在此之前幾個月,譚德塞的祖國埃塞俄比亞的代表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中國首屆“一帶一路”論壇,而中國多年來在埃塞俄比亞的巨額投資達到了頂點。

2020年6月譚德塞還在爲“一帶一路”站台。他說,“一帶一路“倡議有利于加速實現全民健康覆蓋和可持續發展目標,世衛組織願與中方及其他夥伴一道推動“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

通過人權理事會顛覆聯合國人權定義

破壞聯合國的維護人權的國際體系,重新定義人權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另一個重要努力。根據人權組織人權觀察《2020世界人權報告》,以促進普世人權爲核心宗旨之一的聯合國,早已成爲中國努力的首要目標。

自2006年聯合國成立人權理事會以來,中國一直是該理事會的成員。2010年4月,在新冠疫情在全球流行,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被批淪爲中國政府傳聲筒之際,中國甚至還獲得任命加入人權理事會具有影響力的理事會協商小組。

在天安門廣場大肆屠殺示威學生和民衆、將數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導致數百名西藏人自焚、把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軟禁的中國爲何一次一次地尋求占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的席位?

克勞蒂娅·羅塞特(Claudia Rosett)是獨立女性論壇的外交政策研究員,也是美國哈德遜研究中心的兼職研究員。她這樣解釋中國的動機: “因爲當你坐在人權理事會的席位上時,你可以歪曲談論人權的條款。對于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有用的席位,實際上,你也看到他們正是這麽做的。他們做的是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式的,重新定義我們所談論的人權。不幸的是,他們身邊有夥伴,例如俄羅斯和古巴,和他們一起這麽做。”

目前,中國在聯合國的人權標准中加入“中國的注腳”的努力在中國的威權盟友們的幫助下,在聯合國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北京已經推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三個與人權相關的決議,這些決議中加入了中國的人權標准。

根據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人權的基本含義包括人的生命權、自由權以及不受奴役、酷刑,保有言論自由和財産等權利,人權是普遍的,是不可剝奪的。

人權觀察的報告稱,中國“試圖扭曲國際人權框架,主張經濟發展先于尊重人權,倡導“合作共贏”(後來改爲“互利合作”),將人權表述爲自願合作而非法律義務的問題”。

中國在聯合國人權問題上的另一個目標是阻止別國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批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在新疆和香港《國安法》的對峙顯示,中國長期盤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策略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人權觀察的《2020世界人權報告》說,中國對聯合國的施壓已經達到最高層--聯合國秘書長。報告稱,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一直不願公開要求北京停止對維吾爾穆斯林的大規模拘留,反而對北京的經濟實力和“一帶一路“倡議贊譽有加” 。

人權觀察的報告還說,由于擔心世界其他地方“實現人權的先例可能回過頭來束縛他們”,中國的統治者利用自己的聲量、影響力、有時甚至在安理會動用否決權,阻止聯合國采取行動保護世界上最受迫害的人民。

近年來,中國曾經反對譴責緬甸、敘利亞、伊朗、菲律賓、布隆迪、委內瑞拉、尼加拉瓜、也門、厄立特裏亞和白羅斯侵犯人權的決議。

美國的忽略,讓中國有了更多的機會?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重新連接亞洲項目”(Reconnecting Asia Project) 主任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今年3月13日在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對美國來說,中國帶來的最直接也是更高的風險是中國在現有國際體制中的爭奪。

他認爲,中國已成爲現有體系中更具影響力的參與者,並根據不同的問題的需要采取各種策略(參與、阻礙或反對)。他還說,近年來,美國對這些機構的忽視爲中國提供了更多提升自身利益的機會。

不過,美國政府已經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凱利·克拉夫特(Kelly Craft) 8月4日的阿斯彭安全會議上強調,美國繼續留在聯合國系統非常重要。

她說:“我的工作就是確保中俄爲自己的行爲負責。曝光他們的所作所爲。如果我們不讓他們(中、俄)感到恥辱,誰會令他們感到恥辱?誰將站起來反對中國的宣傳,反對俄羅斯的宣傳?這正是 美國人所做的。這就是爲什麽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繼續留在聯合國系統內如此重要。我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國家與我們站在一起,因爲特別是在聯合國系統,越多的人站在一起,就會越多的力量。”

她說,她還爲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辯護,稱美國不希望與踐踏人權的政府同列。她說,美國在人權理事會之外的呼聲其實更爲有效。 她說,美國繼續爲新疆、西藏、香港、台灣等地人權遭到中國踐踏的人們和世界各地人權遭到威權政府踐踏的人們發聲。

值得一提的是, 2018年,在美國當時駐聯合國大使妮基‧海莉(Nikki Haley )的幫助下,艾沙得以參加了最後一天的原住民會議。 2019年,也是在美國使團和德國使團的共同幫助下,他得以全程參加當年的會議。

斯洋 美國之音




川普外交碩果纍纍,他是如何做到的?
2020-09-14

   在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中)的斡旋下,科索沃總理阿夫杜拉·霍蒂(Avdullah Hoti)(右)和塞爾維亞總統阿列克桑達爾·武西奇(Aleksandar Vucic)(左)於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簽署兩國經濟關係正常化歷史性協議。
川普外交碩果纍纍,他是如何做到的?
作者:財經作者陳琦
原文刊載於《壹讀》2020年9月13日,經由作者授權在本站發表。

編者贅序:上圖為2020年9月4日,在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中)的斡旋下,科索沃總理阿夫杜拉·霍蒂(Avdullah Hoti)(右)和塞爾維亞總統阿列克桑達爾·武西奇(Aleksandar Vucic)(左)於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簽署兩國經濟關係正常化歷史性協議。(Brendan Smialowski/AFP)。美國川普政府一直在幫助促成以色列與中東國家關係正常化。在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簡稱阿聯酋)簽署兩國關係正常化協議之際,川普總統獲得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這個世界一點就著的火藥桶只有兩個:

1)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共同發源地中東。

2)天主教、東正教、伊斯蘭共同爭奪的巴爾幹半島,也即點燃第一次世界大戰戰火的前南斯拉夫地區。火藥桶和世界其它戰爭熱點地區的根本不同就是:多方之間錯綜複雜的種族關係、歷史悠久的深仇大恨、無法妥協的宗教情懷。

在別的地區敵人的敵人很可能就是朋友,火藥桶裏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和自己不一樣的就是敵人。在這種地方推進和平談何容易。如果幾年前有人提問人類會先攻克癌症還是先贏得中東和平,我想很多人會選擇攻克癌症。

然後呢?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在川普政府的斡旋下,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於2020年8月13日正式建立關係,阿聯承認以色列為國家,兩國建立公共外交和經濟關係。阿聯成為第一個承認以色列的海灣國家,很多人預測它打開了一個閘門,其它海灣國家,比如沙特,也將陸續承認以色列。。。8月31日實際控制加薩走廊的哈馬斯宣布與以色列達成諒解協議。

人類朝著實現中東和平的方向邁出了巨大的一步,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川普政府的斡旋功不可沒。罵川普是瘋子、傻子的人可以休矣?好像還是不服氣哦?什麼,也許是運氣?好吧,世界的火藥桶只有兩個,解決一個你們不服氣那就把剩下的一個也解決了。

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2020年9月4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與科索沃總理霍蒂在美國白宮,在川普總統主持下,簽署一項「經濟正常化」協議,等於塞爾維亞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同時塞爾維亞承諾將其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而科索沃也承認以色列為獨立主權國家。川普的這一招很絕,既解決了巴爾幹半島的一大難題,也幫了中東的以色列一把,順便還拆了俄羅斯的台。

難道這次又是運氣?歐巴馬曾認定川普任內必挑起戰爭的北韓怎麼也消停了,伊朗也老實了很多。歐巴馬興起的伊斯蘭國已被消滅,美國卻沒有興起新的戰爭。這些都是在川普這個政壇素人當政短短三年多的時間裡實現的。有人可以繼續不服氣,但那也只是煮熟的鴨子--嘴硬。

當然另一個原因就是很多人無法理解老謀深算的職業政客們和無數外交方面的專家都無法解決的難題,為何能被川普解決,川普不但是政壇素人,而且「粗魯」、 「情緒不穩定」。怎麼可能會是他?

其實很多人被媒體帶歪了,川普是政壇素人不假,但他有極佳的直覺,而且他雖然給很多人大嘴巴的感覺,但在必要的時候他非常沈得住氣,很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很多人看走眼了又不願意承認而已。很多人說川普自大自戀,可他畢竟有很多自大自戀的資本。我倒是想問問,和那些看川普看走眼了卻打死都不肯承認的人,誰更自大自戀?我發現一個規律,川普很像一面鏡子,罵川普是什麼的,比如無能、無知、自戀、情緒不穩定、不像真基督徒、等等的人,其實看到的是鏡子裡的自己。上帝真的很有幽默感!

好吧,他確實是政壇素人,但也許正是這個原因,他才能跳出前任們的條條框框,憑直覺和常識解決世界的歷史難題。我也不是外交方面的專家學者,我憑我的直覺和常識給大家分析一下,看看是否有道理。

-)釜底抽薪,戰略上不能受制於人

道理很簡單,中東很多產油國的主流意識形態和美國的相悖,那裡的很多人骨子裡仇恨美國,但美國卻不得不和他們打交道,即使美國軍事上如此強大,也不得不先讓它們三分,因為美國的能源長時期以來依賴從中東進口。其實美國本不缺石油天然氣,只是被自己的政策困住了手腳而已,不但限制自己開採,連鋪一條從加拿大到美國的輸油管道都被歐巴馬以環保的理由暫停,自己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後使勁給仇恨自己的國家送錢,這就是專家們研究出來的治國方略?

川普的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給美國的能源產業鬆綁,隨著美國的液壓技術越來越成熟,川普上任後不久美國的石油產量就大幅上升,並於2019年成為全球第一大產油國,不但可以自給自足,還成為能源凈出口國,從此不需再給骨子裡仇恨美國的國家送錢了,美國也更沒必要去蹚中東的渾水。

伊朗是支持恐怖主義的頭號國家,以美國的實力,為何要向伊朗妥協給它送錢?歐巴馬給不出合理的解釋,所以他連把協議拿到國會討論表決的信心都沒有,所以協議沒有真正的法律效應,川普不喜歡就可以退出,道理也很簡單,不應該給美國的敵國、恐怖主義的頭號資助國送錢,而應該搞垮它,對它進行最嚴厲的經濟制裁,這也正是川普所做的。

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很多人反對,卻不知不是100%撤,幾個重要的油田美國留下少量兵力守護,不讓敵對勢力掌握石油,不能給敵人送錢。

川普上任後訪問的第一個國家為何是沙特?為何沙特還邀請了周邊五十幾個穆斯林國家的元首來參加?川普的發言像不像訓話?他警告這些國家不可以繼續資助恐怖主義,然後呢?ISIS很快被消滅了吧?這幾年各國的恐怖襲擊是否也大幅減少?不切斷恐怖分子財路的反恐戰爭和守著糞坑打蒼蠅有什麼不同?為何以前的總統想不到?也許是沒有魄力做不到?

二)美國不再是免費國際警察,更不是上帝

美國很強大是沒錯,但美國絕不是上帝,忘記了這個根本就會犯輕易在全世界到處插手的錯誤,很多人說川普狂妄自大,說他不像真基督徒,可偏偏是他沒有犯他的很多前任都經常犯的這一嚴重錯誤,他當年就反對伊拉克戰爭,上任後沒有興起新的戰爭,消滅ISIS後頂著各方壓力從敘利亞撤軍,並和塔利班談判從阿富汗撤軍,等等。歐巴馬時期則是既要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又要防範ISIS做大,然後還要消減軍費,真以為自己是上帝?結果阿薩德沒有被推翻,ISIS也從無到有、從弱到強,製造了大量難民,嚴重衝擊歐美社會,而出發點竟然只是為了推翻阿薩德政權?戰略家們真的那麼蠢,還是軍火商太想打仗了?

北約的例子更有代表性,各國協議好的軍費開支不可少於GDP的2%,結果除了美國和個別東歐國家外,其它國家都達不到。德國更是奇葩,國家富有發達卻不肯花錢在軍事上,非常害怕俄國的軍事威脅卻堅持不買美國的能源而買俄國的、給俄國送錢。川普把矛盾公開前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知道後很多人當然支持他,但也有人怪罪他破壞北約團結,好像美國保護歐洲是天經地義的。有人號稱美國需要盟友勝過盟友需要我們,是嗎,那為何川普揚言撤軍後美國有駐軍的韓國和日本都願意提高給美軍的補償以保留美國駐軍?為何美國最終減少在德國的駐軍德國會很不爽?為何波蘭願意出高價求著美國在其國家永久駐軍?

是的,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侵犯人權的事情,但千萬不要忘記美國不是上帝,美國既沒有責任也沒有能力消除全世界所有侵犯人權的事情,各國老百姓需要自己負起自己該負的責任,否則不要說解救別國,美國自己也撐不下去。一場勞民傷財的伊拉克戰爭激化了美國的各種矛盾,當年很多人對小布希發起伊拉克戰爭深惡痛絕,現在有了個真正反戰的川普當總統卻對他恨之入骨,是否很滑稽?

當然川普是以實力反戰的,必須以強大的軍力作後盾讓對手不敢有非分之想,這是真保守派的一貫策略,裏根也是這樣,只有愚蠢的左派才會一邊使勁搖橄欖枝,一邊裁減國防開支,一邊又全世界到處插手幹涉別國。左派骨子裡以為自己就是,至少應該是,上帝。

三)戰爭應該是有代價的,挑起戰爭一方應該付出代價

以前一個國家發起戰爭是要承擔相當責任的,輸了需要割地賠款,天經地義的。可現在不同了,自從聯合國成立以來,仗打輸了的不但不需要賠款了,被占領的土地聯合國還會不停地通過決議要求戰勝國退還給戰敗一方,這樣一來,戰敗的一方不但風險大大減小,還可以通過輕易占領的道德高地,通過對戰勝的一方進行譴責、博取各方的同情和支持而獲利,甚至可以對戰勝一方搞恐怖主義而不被譴責。這樣戰敗的一方就完全失去了妥協讓步的動力,而讓戰勝的一方無原則妥協也很難,所以很多邊界問題就成了看似永遠解決不了的問題。

比如巴勒斯坦問題,原本聯合國1947年就通過了分割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方案和決議,是巴勒斯坦一方拒絕接受並和周邊阿拉伯國家一起發動了戰爭,1948年戰敗後又發動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對以色列的進攻,幾乎每一次都慘敗,其中最著名的是1967年的六日戰爭,在僅僅六天的時間裡,以色列就攻克了埃及控制的西奈半島和加薩走廊,占領了約旦控制的約旦河西岸及東耶路撒冷,並奪取了可以對以色列造成巨大威脅的敘利亞的戈蘭高地。

之後還經歷了無數的衝突,也經歷了多次談判。但五十多年過去了,除了埃及和約旦很早就和以色列達和解,其它各方往往一邊暗中支持對以色列的各種恐怖襲擊,一邊要求以色列完全退回到1967年前的實際控制線,甚至是1949年前的實際控制線。這當然是以色列不可能答應的,但目前聯合國仍堅持這個立場,所以以前沒有一個國家敢把自己在以色列的大使館設在耶路撒冷,據說那樣會天下大亂。

美國前幾任總統都曾答應把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但都只是說說而不敢做。川普不同,他說到做到,結果幾乎什麼也沒發生。後來美國還承認了格蘭高地屬於以色列,以色列把那裡命名為川普高地。

明明知道回不去卻又不敢往前走的人其實是自欺欺人,川普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不愛偽裝,這樣才能突破,才能不被以前的思路困死。

四)繞過傀儡或中間人,直接和後台老板談

巴以談判的另一個關鍵就是不要和不能拍板的人談,那樣浪費時間。美國以前在巴以的調停上沒少花力氣,結果收效甚微,關鍵就是巴解組織的存在本身就是各種反以勢力資助的結果,它完全有理由擔心自己擁抱和平就會被歷史淘汰。因為屢戰屢敗的經歷,最後變成了既不敢打、又不敢和的和平的阻礙者。美國要調停必須繞過它和背後的資助國直接談,這也就是川普政府所做的,和阿聯、沙特等海灣產油富國達成共識,讓它們先和以色列達成和解,巴解組織最終也沒有別的選擇。

五)談判不是對對方的獎賞,怎麼談都比直接打仗好

歐巴馬及多位前任都有個奇怪的政策,那就是對手必須先滿足美國的一定條件後才和對手談判,也就是必須先讓對手丟臉,讓它服軟後才和它談,這不是作繭自縛嗎?對方不服軟呢?馬上開戰?很多時候美國又不想開戰,那怎麼辦呢?這樣問題不就沒解了嗎?北韓用試射飛彈來挑釁,歐巴馬既不敢打、也不願談,只會拖,然後把難題交給下一屆政府,告訴川普說他任內和北韓必有戰爭。結果呢?結果川普說和誰都可以談。本來嘛,真要開戰就不需要談了,不願意打才需要談,也就應該談,所以可以無條件和北韓可以談,和伊朗也可以談(伊朗沒答應),甚至和塔利班也可以談,一邊打一邊談,以前又不是沒有先例,美國的面子難道比實現和平、減少傷亡更重要?

很多政客本末倒置,對川普的做法嗤之以鼻,卻拿不出更好的方案,說川普給金正恩送了大禮,這完全是顛倒黑白。金釋放了美國的人質,歸還了韓戰美軍士兵的遺體,完全停止了中長程飛彈的試射,美國不但一分錢沒花,還保留了對北韓的經濟制裁,這難道不是巨大的收穫?

除了坐下來談,川普也經常通過媒體甚至是推特這樣的自媒體給對手直接傳遞信息,很多人以為川普是大嘴巴、沒經過大腦就亂說,他剛上任時這麼認為也就算了,現在還這麼想的實在是弱智。

六)他真的不愛打仗,用經濟手段解決問題合算的多

川普其實是個很誠實的總統,他言出必行,答應選民的一定盡力做。他說他反戰,我一早就信他,很多人卻說他精神不穩定,將會是個戰爭狂人。結果呢?他真的沒有發動新的戰爭。當然表面上他和歐巴馬使勁搖橄欖枝的方式很不一樣。歐巴馬給人感覺美國軟弱無能,結果麻煩更多,當初給敘利亞劃的紅線被突破後他卻慫了,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這樣以後誰還把美國劃的紅線當真?不是廢了自己的武功?川普的高明之處是他連明確的紅線在哪裡都不告訴對手,對手太過分直接軍事打擊,比如發現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後對其進行的轟炸,猛烈而短暫,點到為止,既展示敢於使用武力的決心,也沒有讓事態擴大。然後就是敘利亞撤軍、阿富汗撤軍、伊拉克撤軍,等等,現在還以為川普愛打仗的人一定有病。

他不愛打仗不等於美國好欺負,除了重建強大的美軍威懾對手,除了偶爾使用定點清除的手段,川普更喜歡使用經濟手段。他堅持從敘利亞撤軍,土耳其馬上乘虛進入敘利亞,結果川普馬上用最刻薄的語言公開威脅土耳其,讓它的股市和貨幣大跌,然後呢,土耳其馬上老實了,別的國家也有自己的利益不希望土耳其做大,最後各方角力就達成了一種平衡,很多人預言的天塌下來沒有發生,美國把駐敘利亞的部隊從幾千人降到四百,就只留四百美軍在那裡,你們誰敢碰它試一試!

美國對委內瑞拉、對伊朗等也是一樣的,以強大武力作後盾,但盡最大努力用經濟手段解決問題。

七)減少炮灰,讓戰爭決策者負責,讓恐怖分子恐懼

斬首伊朗的蘇拉曼尼改變了未來戰爭的模式。以前戰爭狂人輕易發起戰爭,讓別人當炮灰,自己卻是很安全的,川普徹底改變了這一點,也改變了未來戰爭的形態。他在阿富汗戰場也採用同樣的方式,使得塔利班不得不坐下來和美國和談,並作出了很沒面子的讓步,答應把自己的勢力範圍限制在阿富汗境內,等等。

為何這幾年世界上的恐怖襲擊越來越少?一是因為資金鍊被切斷,另一個就是因為川普讓恐怖分子的頭頭們感到了恐懼。這一招也不難想到,你讓別人感到恐怖,我就讓你也感覺到恐怖,很公平吧?然後呢?然後誰也不敢了。

八)要麼公平、要麼別來往

美國之所以可以這麼強勢當然和美國強大的國力有關,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美國以前被別國不平等對待慣了,美國要求公平已讓很多對手受不了。很多美國吃虧的事情川普指出之前一般百姓根本不知道,他強調的也只是公平,比如德國車出口到美國只付2.5%的關稅,美國出口到德國的關稅卻是29% (10% duty+19% VAT),這樣美國的車廠如何與德國的競爭?有些人對川普強調美國優先憤憤不平,可他是美國總統,當然必須把美國利益放第一位,要麼你把對我的關稅降到我對你的水平,要麼我加到你的水平,這有什麼錯?Free Trade不是單方面的,所以川普更喜歡說Fair Trade,歐洲對川普加它們的關稅很不滿,川普說有本事我們雙方都零關稅,結果對方不敢接茬。談得來就繼續經貿往來,談不攏就各管各的。

九)逆全球主義,用可靠的雙邊關係替代官僚而龐大的多邊關係

全球主義是違反聖經(不要建巴別塔)的教導的。很多基督徒似乎並不在意,卻是川普這個很多人眼裡的非/不合格的基督徒明確反對全球主義,強調各國的主權,美國不要過多幹涉別國的事物。

全球主義的危害已越來越明顯,包括美國中產階級的萎縮、社會貧富的兩極分化,恐怖主義的擴散,疾病的快速傳播,等等。反全球主義是以前兩黨總統都不敢說、不敢想的。川普說了、也做了,效果還不錯。

全球主義導致過分依賴聯合國來解決問題的思路,可關於巴以問題聯合國沒少操心啊。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分別各通過了近兩百個決議,然後呢?效果幾乎為零。聯合國基本就是一個臃腫、官僚的表決機構,效率極低不說,十萬人口的國家和十億人口的國家都同樣是一票也很荒唐吧?專制國家跑到聯合國參與民主決策也不合理吧?以前的政客們不知道這些問題嗎?當然知道,但他們不願或不敢做出改變。

很多人反川普是因為被媒體誤導後先入為主拒絕接受新的信息,還有些人是趕時髦。但世人對川普的看法已在迅速地改變,反川已越來越不時髦了,他甚至已第二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得獎希望不小哦。希望此文能把一些人的思路打開,看到川普上任不到四年在外交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重新審視對川普的判斷,並在接下來的大選中投他一票。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NNQLKOz.html
9月11日,川普總統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宣布,巴林將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Anna Moneymaker-Pool/Getty Images)
The RightPoint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首評菅義偉任首相 中媒 : 看守內閣 不必存有把日本「拉過來」的�
  • 美对华接触政策已死,习将因使中陷入巨大威胁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