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哈佛研究结果:幸福就是爱/圣经《提多书》导读/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总统
發佈時間: 9/27/2020 10:50:23 AM 被閲覽數: 1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哈佛研究结果:幸福就是爱2014-01-09 19:49:16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在长达75年的时间里一直在进行着一项名为格兰特研究的项目,推算着“幸福”。最后这项耗资2000万美元的研究指向了一个只有五个字的简洁明了的结论——“幸福就是爱”。

如何追求更幸福的人生?格兰特研究总结的结论有:


爱才是真正重要的:

幸福等于爱加上找到一种能够应对现实且不会失去爱的生活方式。

生活中唯一重要的是爱的情感联系。一个人可以有成功的事业,有很多钱并且身体健康,但如果没有能给予他支持、充满爱的情感联系,他不会感到幸福。


金钱和权力不是唯一:

幸福等于不必追求更多的财富和权力。

我们发现在接近80岁时,一个人对生活的满意度与其出身的社会阶层,甚至他本人的收入都不再有必然联系,说到终身成就,唯一重要的就是你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


终生都要寻找爱:

幸福等于无论我们的人生如何开始,都有可能获得幸福。

有一位男子参与格兰特研究时,人生前景十分黯淡。但在人生即将走到终点时,他是最幸福的一个。为什么?因为他终生都在寻找爱。


有人说过:人生若没有接受上帝的爱,就永远不能享受爱的满足和幸福的人生。因为只有神的爱是永远不变,无条件地,舍己的爱。而且神先爱你。人也只有在上帝完全的爱中,才能活出坦然无惧的人生,因为在神的“爱里没有惧怕”。



圣经《提多书》导读

主要内容

使徒保罗在罗马被囚释放之后,开始第四次宣教旅程。在希腊北部的腓立比,写下本书信和《提摩太前书》(公元63-65年)。在《提多书》中,保罗写信给在克里特岛牧会的年青的提多,告诉他如何教导信心与德行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面对反对者和离弃真道的假教师。神用这封书信向教会说话,特别强调基督徒不能说是认识神,行事却与神相背。基督徒纯正的信仰应体现在敬虔的日常生活当中,包括在家庭中的关系和在社会上应尽的责任。基督徒的信心还应显明在对永生的福分和主耶稣再来的盼望上。

中心信息

1.人得救是神的恩典﹕神的救恩是神的恩典和对人的恩慈和慈爱的显明。人得救不是因人自己所行的义,乃是因神的怜悯。我们是因神的恩得称为义。

2.敬虔是信服真道的显明﹕主耶稣为我们舍了自己,是要救我们脱离一切罪恶,藉圣灵的重生和更新洁净我们,使我们的行事为人与所信的道一致,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热心为善,并警醒等候和盼望主再来和永生的福。



华人牧师:川普与古列王相比(ZT生命季刊,仅供参考)
送交者: nngzh 2020年09月23日于 [彩虹之约]
华人牧师:川普与古列王相比
——这是一个可能失去信仰的时刻,也是一个可能坚定信仰的时刻
2020/9/18
■启木

 

 

美国大选之归回古道

 

文 | 启木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基督徒生活在世界上,虽然不属于这个世界,却应当给世界带来影响。耶稣吩咐我们作世界的盐和光,作盐能吸引人来尝主恩的滋味,作光能照亮周围的黑暗。旧约耶利米书中,上帝告诉选民为被掳到的那城求平安。上帝喜悦祂的选民在世上平安度日,宣扬永恒真理。不但公民责任要求我们参与投票,基督的门徒也当积极为公共事务提供神学基础。

 

如上篇(基督徒应如何参与选举?(含音频))所阐述的,2020年的总统大选是泾渭分明的选择,但很多基督徒仍然犹豫不定。耶利米书616节告诉我们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我们不妨试着拨开一些表层的云雾,审视互联网时代的思维,归回古道,来看一下选择的本质是什么。

 

首先,大选并不是选一个人作总统这么简单。我们选总统时,最重要的是认同他所代表政党的理念,同时选出从地方到联邦的各级政要。总统有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和联邦巡回上诉法官的权柄。这些政要和法官是否尊重基督教传统和宪法精神是非常关键的。本届联邦政府里有很多担任要职的基督徒正在用他们的价值观来影响政策。比如彭斯副总统的座右铭是:我首先是基督徒,其次是保守主义者,再次是共和党人。” 又比如,司法部长巴尔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他曾在圣母大学演讲中谈道,经典基督教传统是美国政治体制中必不可少的https://www.heritage.org/conservatism/commentary/why-the-left-went-berserk-after-william-barrs-notre-dame-speech许多共和党政要愿意坚持清教徒建国的思想,承认政府的作用是保护人民,赏善罚恶,视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为至宝贵的人权,尊重生命价值,维护核心家庭。

 

其次,辨明媒体导向的特殊效果。大学时代我的梦想之一是看看纽约时报大楼和CNN大楼。我那时真的相信新闻媒体的权威性,也相信他们会客观报道。其实,新闻事实和历史事实都是浩瀚无垠,不存在完全的中立客观,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一定要作选择。而他们的选择取决于他们的理念和信仰。

 

在自由神学和后现代哲学的影响下,新闻理念成了个人选择,与基督教信仰无关。过去这几年更是完全抛弃了公平公义。几年前我曾经听过一个讲座,大概意思是1920-1930年代美国新闻记者协会发表的基本理念是与圣经价值观一致的。然而,今天要找和圣经价值观背道而驰的新闻媒体很容易,要找和圣经价值观一致的新闻媒体很难。当我们用圣经价值观来审视今天的美国主流媒体时,发现乱象重生。如今民调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媒体不再信任。(https://www.courthousenews.com/poll-shows-growing-distrust-of-media-among-americans/)

 

这几年,美国主流媒体几乎每天都大面积覆盖关于现任总统的负面评论。(https://www.npr.org/2017/10/02/555092743/study-news-coverage-of-trump-more-negative-than-for-other-presidents奇怪的是他们以前并不如此对待这位富翁商人。无论他离婚再婚,经营什么样的生意,媒体和娱乐圈似乎并不如此批评他,甚至推崇他的成功。直到他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媒体才开始用他们的话语权向人们灌输川普人品低下的观念,许多人就相信权威了。

 

值得深思的是,媒体到底单纯厌恶他的人品呢?还是借此攻击他的治国理念呢?显然,答案是后者。因为所有和川普总统持相近观念的保守派人士也正受到史无前例地攻击和不公平对待。保守主义观念被互联网监管删帖,甚至吊销账户。(https://www.pewresearch.org/internet/2020/08/19/most-americans-think-social-media-sites-censor-political-viewpoints/大学校园里只允许左派自由发声。平民百姓在社交媒体上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因政治不正确” 而被取消掉。川普总统在三年半之内一一兑现他的竞选承诺,里面运用了许多与政治正确争锋相对的保守主义理念。可见,今年大选并不是关于人品优劣的选择,而是思想和意识形态的较量。

 

我们来进一步分析这种较量的实质。首先,四年来美国主流媒体竭尽全力地给川普总统贴上各种标签:种族主义者,歧视妇女者,排外恐外者,恐穆者,甚至当代希特勒。不少人真的害怕川普带领共和党走向纳粹党的路线,我们如何辨别呢?诚然,当一个人崇拜一位领袖时,就会想把他所做的事情复制在生活每个领域。但圣经价值观很容易帮助我们察觉这种偶像崇拜情结,基督耶稣是我们敬拜的唯一对象。那么川普总统和共和党是否配得法西斯的标签呢?不要忘记纳粹党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是国家社会主义的德语简写,也不要忘记纳粹是不断让政府权力扩大,不断高举领袖个人品性。其实极少有人像崇拜希特勒一样崇拜川普。这种类比极其恶劣。而我们确信共和党不会变成纳粹党的原因,要从神学和教会历史讲起。

 

二十世纪最有名的历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Toynbee)表达过这样的意思 所有的历史,当它的外壳被除去之后,就都是属灵的历史。” 十九世纪德国教会经历一场巨大的悄无声息的变革,高等批判(German Higher Criticism)全面渗入到教会对于圣经的解释,造成的效果是从神父牧师到普通老百姓都普遍怀疑全本圣经的真实性,加上人本主义的帮助,基督信仰在德国已经渐渐变成以人为本的信仰,神学(借此代表对三一神的真实认识)基础变得很薄弱。1933年纳粹党上台,希特勒成为总理之后所做的,虽然不是直接铲除基督信仰,却借着各样手段来改变教会与国家的关系,并使得教会成为政府的工具。比如说强扯德国福音派教义和国家社会主义的关系,推动一个新的可以与天主教新教抗衡的教派,美其名曰Positive Christianity。当时德国教会的神学根基已经很薄弱,虽然有卡尔巴特提倡的Neo-Orthodoxy,也有朋霍费尔(Bonhoeffer)这样的例外,却无力在大范围内抵抗国家民族社会主义的攻击。1937年之后,纳粹党开始明目张胆地清扫教会异议分子,再接下来就是大家熟悉的历史了。

 

当下美国教会的神学,虽然是百花齐放,也有各式各样以人为本的说法;过去三十年的变化却是喜乐参半。教会比起五六十年代明显变瘦了,却在很多方面更加有质量了。尤其对于圣经无误这一点来说,过去三十多年经历一场比较大的回归圣经运动,扎下了很好的根基,我相信有生之年会看见开花结果的。当下的美国有一大批的教会和基督徒仍然坚持正统的、不妥协的基督教信仰。即便美国政府真的向民族主义靠齐,教会有很大反抗的力量会爆发出来,为了上帝和至高的真理,牺牲在所不辞。神学根基错了,即便看起来很美也会带来灾难,所有想建天国的尝试都带来地狱。神学根基对了,实践即便有偏差也是可能被调整的。保守主义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承先启后的缓慢成长,不断地根据神在各个时代的带领而改变。上帝的护理是促进变化的必要条件。

前文已讲,美国社会激进左派的势力发展让人忧心。这种意识形态与Marxism非常相似,都有着信仰体系的基本错误。他们要替天行道。这个词用在政治领域不是褒义词。不是行道的问题,而是替天带来极大的神学错误。是的,对于政府权力的认识至终是神学思想的较力。无神论也是一种神学思想,认定没有神嘛!美国政治的左右之争,是神学思想里的自由和保守之争。归根结底是以人为中心还是以神为中心?建立地上的理想国,还是等候将来的天国?

 

113日总统大选临近,政治斗争已经白热化,我们正在观看一场恶战。泾渭如此分明,我们到底要不要参与这场战斗呢?

 

基督徒不需要也不应当忌讳谈论权力。根据圣经,不是权力不好,而是滥用权力不好。人类社会总是有各样权力落在各样人手里。从最初上帝交托亚当管理伊甸园,到呼召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摩西安排千夫长百夫长,到新约使徒保罗在各地按立长老管理教会。历世历代各地各国都有权力角逐。对于家中未成年的儿女,父母有一定的权力。你在工作单位无论管理几个人,你有一定的权力。问题不在于有权力,问题在于权力被交在谁的手里。作为基督徒,我可能从感情上希望权力被交给虔诚的基督徒,问题是美国大多数人声称自己是基督徒。还有,不明白圣经价值观的基督徒太多了。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对掌管权力的人最基本的要求是尊重并捍卫美国宪法。讲到宪法,我们需要强调总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重要性,因为宪法的最终解释权是最高法院。川普总统给出了第二任可能被提名大法官的名单。他们解释宪法时尽量明白两百多年前起草宪法时的意思,然后应用到今天的时代。

 

若是大家去读共产党宣言,会看见一种用崇高理想夺取权力的清楚陈述。许知远曾经说过:从一开始,Marxism信仰是充满诱惑的,它有宗教式的魅力。人们投身其中,感觉到一种逃避自身困境、加入到更大历史力量中的解放。但不久后,这个宗教不仅准备引领你的灵魂,还准备摧毁你的任何其他选择。

 

基督徒所相信的是那一位在历史中掌权的神。虽然人类历史极其丰富,祂却在历世历代显出许多证据来,让有心相信的人看见历史有一条主线。在时间和历史里,神与人相遇,与犹太人立旧约,等到时候成熟便借着耶稣基督与所有愿意的人立新约。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借着圣灵在教会中的作为彰显三一真神的荣耀。神一定会完成祂的计划,祂也呼召许许多多的人与祂同工。圣经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历史故事,有开头,有结局,而且与永远相连。基于圣经的基督信仰是不会摧毁平常生活的,反倒是教导信徒们管理好自己(强调个人敬虔品性),管理好家庭(强调个人在家庭中的责任和丰富美好的关系),管理好教会(强调教会传扬永恒真理并且应用在今生的自由),以至于影响整个社会和历史进程。

 

最近每天读一段以赛亚书并静默思想。当我读到4445章一些预言时,不由地联系到今天的世代。以赛亚先知预言将来以色列人被掳时,古列王(有些翻译是塞鲁士王或居鲁士王)下令允许犹太人重修圣殿和城墙。

 

4428节:我对古列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命立稳圣殿的根基。

 

451节: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伏在他面前。

 

454节:因我仆人雅各,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

 

这些经文的主要意思是讲述公元前五百多年重修圣殿的事情,因着波斯王古列的介入,以色列人开始重建圣殿。把这些经文运用到今天这个世代,有点灵意解经的味道。然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历史中出现过的事情今天还可能出现,不是完全相同地出现,却可能很相似。有没有可能神是借着川普总统在过去四年推行的各样政策,使美国回归基督教传统呢?今天的美国已经在各个领域被异教思想渗透地太深了,很多根基已经被动摇甚至被拆毁了,这次大选是在争取重建耶路撒冷的时间,古列王只能号召、下令等等,实际的建造工作要由神的百姓来完成。

 

古时,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勇敢地重建圣殿,重修城墙。古时,从五月花号开始,一批又一批勇敢追求信仰自由的清教徒来到美国,他们把生命中的一切归给神,屡败屡战,却至终得胜,正如五月花号公约签字人之一威廉·布拉福德在回忆录上所写:我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孩子们今后能看到自己的父辈如何完成第一次冒险之旅,他们经历了何等的艰难和奋斗。尽管他们有种种的弱点和缺失,却最终被上帝拯救。” from Of Plymouth Plantation

 

今天的我们当如何行呢?2020年看起来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或许这是神正在借着外在环境,借着各式各样的人,带来大变革的一年。这可以是最坏的百年一遇,也可以是最好的百年一遇。这是一个可能失去信仰的时刻,也是一个可能坚定信仰的时刻。这是一个看见许多愚蠢的时代,也是一个看见智慧涌流的时代。愿我们归回古道、重修祭坛、再求复兴!愿我们像清教徒一样,在圣经真理的基础上,将信仰与生命的所有领域联结起来。

 

启木 牧师,与妻子育有四个儿女,目前在美国牧会承光学会inherit.live)。

 



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总统
送交者: labri 2020年09月22日18:32:29 于 [彩虹之约] 

在克林顿总统面临弹劾的时候, 许多美国人为白宫的丑闻而垂头丧气, 有一个美国人写了一本书, The President We Deserve: Bill Clinton: His Rise, Falls, and Comebacks
(https://www.amazon.com/President-We-Deserve-Clinton-Comebacks/dp/051759871X). 讲的就是美国人民的德行就配这样的总统。

我的博士答辩是在1996年。 我的博士答辩主席是个华人,姓谭,是华盛顿大学教授, 他曾经是IEEE 机器人协会主席。 台湾学的是
化学工程, 美国得的化学博士, 后来搞机器人出名, 现在又高量子计算。 应该是个奇才了。   

我是1992年九月出国, 十一月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 一月份就职。 我的整个博士过程都是在他的任期里面度过的。 我博士答辩的时候, 
他的风流韵事还没有曝光。 但是他的生活已经成为笑谈。 我答辩完了以后,谭教授, 我导师和我出去吃饭。 吃饭的生活, 我的加拿大犹太导师就问, 
为什么美国人会选出怎么以为花花公子总统? 谭教授哈哈大笑, 说, 难道他不是美国人的ROLE MODEL吗?  他的话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He is not loyal to his wife? so, we do too.   He did  drug?  well, we did it also. He escaped the military services? 
why not, we are also afriad of death.  He is one of us!   

这是典型的民粹派做法。 坦率讲, 我们自己身上也有很深的民粹烙印。 对于我喜欢的和和我差不多的, 我就看他好, 哪怕他臭名远扬。 老子喜欢, 怎么样?  

这是流氓行径。 这也是川普支持者的特征。 川普是流氓, 他的支持者也有明显的流氓作风。 无奈的·是, 政治就是这副样子。 民主党更加无耻。 我们选川普实在是出于无奈, 
无奈是和流氓的对冲。 如果没有无奈的感觉, 川普支持者就是流氓, 十足的流氓!

愿万能的神把诅咒加在那些把川普称为先知, 神的使者的人。 愿神仰脸不看那些把神的国甚至美国的·前途寄托在白宫,寄托在最高法院的糊涂虫。
 愿神惩罚那些对政治活动的热心超过对教会的基督徒。

以弗所书里面明明白白地讲: 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 开始现在基督徒在干什么? 不讲圣洁,而 讲人无完人, 就是川普不是完人。 
、既然在川普身上用相对主义, 将来如何能够回到福音要求的绝对圣洁? 不顾教会的建设, 跑去支持川普, 难道要用白宫来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

 我最近去过一个很大的美国人教会。 我的感觉很好。每一个人都对我·不错, 尽管没有去过几次, 但是许多人都记住我的名字。 但是在我与人聊天的时候, 许多人都说, 
我的儿子和他的继父出去了。 我的女儿和她妈住在宾州。 讲的时候非常平静。没有几个家庭是完整的, 没有几个个人生活是正常的, 似乎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这些人都是
美国每周参加三次崇拜的人, 也就是说在现实的基督徒群体来讲, 但是他们有的人的生活却和川普没有太多区别。 川普的个人生活一团糟? 这不和我们一样吗? 川普有三个老婆? 
我也有过几个呀! 川普讲话粗鲁? 和我们一样。 he is one of us!

川普和世界一样, 和我们一样,是这个世界风气的产物, 是(今世的风俗 弗 2:2) 的怪胎。 愿神的诅咒不离那些把川普称为先知和神的使者的人! 

美国的基督教一直是出于堕落当中。 六十年代的嬉皮士运动就是对以教会为代表的虚伪的反叛。 在运动过后, 共和党迎来了里根。 为难的是里根是第一个离过婚的总统竞选人。 
对此传统的基督徒非常犹豫。 心理大师里根说了怎么一句话: 你们不需要我, 但是我需要你们。 我要建shinnig city on the hill.  于是里根得到了福音派的全力支持。 
福音派的代表是PAT ROBERTSON (就是说911 是神因为同性恋惩罚美国的那一位, 还算不错)还有JERRY FARWELL (他的儿子就是最近丑闻频出的自由大学校长, 
就是看他妻子与年轻男子发生性关系的那个宝贝)。 

美国传教士Francis Schaeffer是一位伟大的传教士。 在欧洲影响了一代人。 当他们回到美国的时候, 他的儿子坐在FARWELL的私人飞机上, 感慨万千。 认为他的父亲在欧洲的生活是叫花子。 
这样的教会领袖, 教会可想而知。 好在还有政治靠山。 可是里根根本不给力, 连LIP SERVICE都没有。  

到了小布什时代, 教会与政治抱的更紧。 感谢主的是小布什是一个正派人。  但是他的政治上的失败直接带来教会的荣耀失去。 现在经常有人指责奥巴马, 说基督徒的比例在他任期内从60% 
降到百分40.  难道这和小布什的失败没有关系? 

现在教会可怜到要和川普拥抱。 我不知道还要沦落到什么地方。 我实在不明白如果川普失败, 美国的前途就完了的胡言乱语。 神通过教会赐福国家, 一个基督徒不委身教会, 不委身真理,
 却一天到晚为川普呐喊,这是干什么? 有的基督徒竟然讲如果社会自由化,教会就会受迫害。 这是什么昏话? 基督和世界水火不相容。 教会如果不受迫害, 基督徒应该反思了!
 一个不受迫害的教会是不正常的。

圣经告诉我们, 这个世界将要过去, 神的国将会永存。 神的国现在在哪里? 就是神的教会。 教会以外没有救恩。 我们基督徒要学会委身教会, 建设教会, 而不是去学世界之子在世界混。

美国只能继续堕落下去。 因为它也是世界一部分。美国不是基督教国家, 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国家。正是因为这样, 我们才愿意留在这个国家享受它对世界的剥削带来的福利。 
当然, 你也可以用犹太人剥夺法老作为例子证明这种合理性。但是, 别忘了, 我也可以用这种合理性来对付你。 离开耶稣解释旧约就是悖逆, 否则 隔壁老王也可以用这种比喻。  

如果这一次川普当选, 他只能够干四年。 四年以后民主党会上来。 猜一下民主党会推出谁? 合格的政治玩家应该能够预测到是谁:Pete Buttigieg。  同性恋, 哈佛毕业, 美国老兵, 地方政府官员, 相貌英俊, 能言善辨。
 就好像当年克林顿一样, 民主党的希望。 到时候让川普强奸完毕丢在路边的共和党岂能是他的对手?

你敢于与魔鬼打交道, 下面就有一个大魔鬼等你。 我们怎么办? 没有办法。 不要说靠耶稣。 耶稣回来是要让这个世界过去, 不是把它修修补补。 不要讲基督教套话。 我们没有办法。 
我们要逃。 逃往逃城。 逃城在哪里? 教会。

现在的教会低落到这个·地步, 需要白宫里面的一个宝贝来替教会打气, 这种境地是及其可怜的。 教会离开了真理的基石, 离开了以恩典为核心的真理教义, 真理成了一些人眼里的狗皮膏药。 今天这里出了问题,
撕下一块贴上。 社会流行同性恋, 牧师就应该谴责同性恋。 如果社会上没有事情, 牧师就应该讲道生动活泼, 让我礼拜天快乐一下。 这难道不是教会一些人的写照吗?

教会是建立在真理上, 是建立在以基督耶稣为核心的整体恩典教义上面。 过去华人教会甚至大部分美国教会的放弃了正统教义, 教会软弱, 社会道德下降。 教会不思考原因, 反而要投身到社会运动去, 反同性恋, 反移民,
反穆斯林等等等等。 坦率讲, 这是做戏, 这是表演, 这是保守主义的行为艺术。 

愿神的道成为教会的墙角石!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著名美國神學家:稱惡爲善,稱善爲惡的世界
  • 人可能生来就有同性恋的倾向吗/专访: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违背《圣经》?牧师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