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国政府担心:中共通过微信暗地里干这个/禁止移民,美国中共党员禁令杀伤力有多大/杨建利
發佈時間: 10/6/2020 10:43:36 PM 被閲覽數: 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禁止移民,美国“中共党员禁令”杀伤力有多大?(视)

文章来源: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简称美国移民局)日前发布政策指南,明令禁止受理共产党员或其他极权主义政党党员及与之相关成员的移民申请。

该政策指南表示,具有共产党或任何其他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与申请自然归化效忠美国的忠诚宣誓不符和矛盾。


分析认为,新的政策指南将目标直指中共,可能是落实特朗普政府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策略所采取的一项具体措施。

如何解读美国政府的这项新的政策措施?新政策落实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它能否起到分化中共与中国人民的效果?

明尼苏达州执业律师周东发表示,美国移民局发布的最新政策指南并不代表美国移民法律的修改,相关法律自1952年起就一直存在,而新政策指南只是要求移民官员在处理有关移民申请时更严格地执行法律。

他说:“从整个移民法来说,它是没有变的,它一直都是。你是共产党,你485(表格)上必须要说。那为什么现在要出这个政策,影响在哪里呢?现在这个政策就是说,切实落实了这个政策。它并不是说本来没有法,现在有法了,它只是新政策,就是怎么个对待法,现在移民官员有很明确的步骤。”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美国政府收紧相关政策主要是应对近年来中共对美国构成的越来越严重的威胁,从国家安全到知识产权窃取到“大外宣”。这样的政策对分化中共与中国人民会起到一定效果。

他说:“这样的信息反映到中国去的话,就会使得一些年轻人,他本来是想来美国留学的,但在中国的时候又想加入中共,这时候他就不想加入中共了。因为他冒着一种风险,未来或者入不了境,或者入境以后有各种麻烦。从这个角度上,可能瓦解中共在中国老百姓里面的支持度。回过头来讲,我觉得美国最近的政策背景是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分开,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能够再做得更细致一些,把普通党员和有罪责的党员再加以区分的话,可能这种打击的精准度就会更高。不但团结了一些应该团结的人,同时也打击了应该打击的人。”

明尼苏达州执业律师周东发指出,新的移民政策出台后,其范围不仅是共产党员,也包括任何与共产党有关联的一切团体和组织,例如解放军、警察、国家安全人员等等,而且处理相关人员移民申请的裁量权完全在移民官手上。

他说:“它打击的不光是党员,它这个用词很关键。不仅是membership,就是党员,而且是affiliation with。‘Affiliation with’这个概念很广,没有具体的界限。还有一个叫‘meaningful’有意义的。这两个法律里面没有定义。它怎么定义,由移民官来定义,所以这个宽度一下子广了。而且举证责任在申请人本身,政府没有任何举证责任。它有权力把你打掉,打掉它的用词叫‘discretion’。中文叫有‘裁量权’。‘裁量权’的意思是什么,你上诉不了,没办法上诉,它说一就是一,它说二就是二。这是个关键的概念,是第二个概念。你485也好,加入美国籍也好,申请签证也好,你要签字,要485、260表格。表格里都有一行,你从不从属一个组织,或者是共产党。我们可以理解为针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它实际上概念更广。它法律没有改变的。它叫极权主义党,朝鲜劳动党也算,极权的党都在此类。”

有分析认为,新的移民政策是落实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对待策略的一部分。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他的脸书上贴文称,“这是目前为止,美国对中共做出的最精准、最沉重的打击,充分反映出川普政府对中共的政策,具有极高的战略技巧。”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美国新的移民政策虽然不会带来一波“退党潮”,但会在社会上起到一股消极和瓦解作用。

杨建利说:“很多的基层党员,他对党的组织的认同度和认知度是基本上不是很高的。我们自己的亲戚朋友里都会有这样的普通党员。所以,他们很多党员都不缴党费了。按照党的纪律,你不缴党费多长时间你自动退党。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最近要让大家来收党费,要重新恢复党组织的一个原因。所以我觉得很多的表现可能是一种消极的对待。比如说,本来想加入共产党的,(现在)不加入了,你也看不出来。本来我还想缴党费的,我就不缴了,就脱党算了。就用这种办法消极对待。但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会起到更少的人愿意加入中共的这么一个效果。”




美国政府担心:中共通过微信暗地里干这个


文章来源:

      



美国政府提出封杀WeChat,备受争议。图片来源 : Tencent

美国政府提出封杀微信(WeChat)备受争议,《纽约时报》指,近年在WeChat平台上,不断传播鼓励华人参与美国政治运动的言论,有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WeChat乘机干涉美国选举。

报导指,WeChat为在美华人提供了便利的通讯方式,甚至协助提早防疫,但亦经常传播假资讯,封锁被中共视为敏感资讯,甚至成为中共在美国作政治宣传的工具。

徐倩仪(音译,Sin Yee Tsui)在1982年由中国移民美国,任职裁缝,退休后在纽约巿定居,习惯每日用WeChat与亲友问好,「WeChat令我的美国生活变得更快乐,现在,当我伤心或烦恼时,我不用再放在心里。」

不过,过份依赖WeChat并非没有坏处。今年8月,WeChat误传纽约市大班饼店(Taipan Bakery)结业,导致大批华人在烈日当空下,于多间分店外大排长龙兑换饼卡。徐倩仪深信不疑,她的37岁儿子Justin花了不少功夫,才成功向母亲闢谣。

对于美国总统川普提出封杀WeChat,Justin坦言心情矛盾,而非一面倒赞成或反对,「即使我们的父母相信WeChat上那些垃圾资讯(garbage),他们还得靠WeChat与可能一生不再碰面的亲友连繫。」

目前美国约有500万华人定居,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少数族群之一,WeChat在美国则拥有1,900万名经常用户。报导指,WeChat正在「低调并深切改造在美华人的生活习惯」,例如纽约巿华人早于今年1月,透过WeChat接触大量中国武汉肺炎疫情讯息,提早避疫,结果成为全巿感染率最低的族裔。

同时,WeChat平台上所充满的谣言,也对在美华人造成负面影响;在疫情期间,WeChat便不时误传个别商店、员工确诊感染,打击个别商户。

今年50岁、1983年由台湾移民美国的David Wang,习惯使用WeChat群组与其他信聚讨论圣经;疫情期间,他在群组内收到假影片,指美国人对疫情绝望,开始集体自杀,「我们告诉她(信聚),不要相信那些东西。」David指,即使人在美国,也要面对WeChat审查,有朋友把一篇关于在囚中国地下教会牧师王怡的文章传给他,连结即遭到WeChat封锁。

此外,WeChat近年不断传出言论,把在美华人塑造成「歧视和欺凌的受害者」(bullying and discrimination),鼓励华人参与美国政治,有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借机影响大选。

在2016年,纽约巿华裔警员梁彼得(音译,Peter Liang)因误杀非裔青年格利(Akai Gurley),被判罪成,美国各地华人透过WeChat发起过千人上街示威。美国华人近年致力寻求推翻哈佛大学等名校的平权措施,WeChat也担当重要角色。

其中,纽约巿政府在2018年提出废除特殊高中(Specialized HIgh School)入学考试,54岁的华人Phil Wong便使用WeChat,号召过千名家长上街抗议,最终入学试得以保留。虽然使用WeChat动员,但今年5月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发生警员跪颈杀死非裔事件,WeChat涌现「美国民主之邪恶」(American democracy was evil)的言论,Phil对有关说法不感认同,并感到愤怒。

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普遍不赞成封杀WeChat。17岁的Amelia Wang来自上海,目前在康州一所寄宿学校留学,她承认,WeChat上充满偏见留言,但「比西方新闻媒体提供更全面的资讯」(providing a fuller picture than Western news outlets),她质疑西方媒体经常把中国描述为巨大威胁,并不公道。

来自北京的房天语(Tianyu Fang)是史丹佛大学学生,他表示,在WeChat上阅读中国新闻资讯很重要,「假如美国不容人们阅读家乡的新闻资讯,那就是残酷兼傲慢。」(北美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著名學者蕭功秦發表萬字長文:珍珠港前夜再現(图)
  • “国内把余茂春教授从族谱除名简直就是/英国驻中国大使的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