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国人不平静了:隔壁上床,我们高潮/中国民主选举不遥远 中共政权分崩离析五步倒
發佈時間: 11/8/2020 10:57:48 AM 被閲覽數: 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国人不平静了:隔壁上床,我们高潮
| 2020-11-07 20:17:37  赤评 |

    今年的美国大选,国人很不平静。

  其实也不难理解。

  不是一直这样吗——

  看NBA比CBA更激动,看英超比中超更不怕熬夜,对奥斯卡比金鸡奖更期待。

  对诺贝尔奖也比别的什么奖更牵肠挂肚一些——虽然毫无意外地知道名单里没有我们。

  因为我们知道——

  人家来真的。

Capture.PNG

  此次美国大选,从前期造势到选情分析,全国上下(我指的不是美国)各路高人贡献了无数版本的隆中对。

  进入投票环节,随着选情的一波三折,国人更是全体进入高潮,彻夜不眠。

  现在,关于

民主党作弊的各种说法很多,有图有真相。

Capture.PNG

Capture.PNG

  如果真的是这样,美国的选举大概延续不到两百年。

  我始终认为,选举是一门学问,需要经过设计。

  不要把它简单理解为一人一票,而有些人素质差,不配玩这套游戏。

  2000年大选的时候,选情胶着不下,决战在佛罗里达州。

  布什在该州赢了戈尔几百张人头票,按赢者通吃原则,该州25张选举人票全归他。

  虽然戈尔的全国人头票多了50万张,但小布什选举人票在全国超过半数,最高法裁定他当选总统。

  我当时就想:佛州的州长是谁啊?布什的同胞兄弟啊!

  肯定有猫腻,我的地盘我作主嘛!

  但美国人不担心这个,没搞回避制度,比如说把布什的兄弟调到其它州去当州长,或者让他退休,免得搞破坏。

  因为没有哪个州长可以说这是我的地盘,只能说是xuan民的地盘。

  他只能去影响选民,而不可能绕过选民。

  所以,这几天看到群里各种呼吁:这是民主的丑闻等等。

  我只能说,有些人是以二维的思维想象三维的世界;

  以二围的标准来评价三围的身材。

  要说选票造假,恐怕比做假钞还难。

  因为你不但要大量印刷假票,还要有大量的人手去填写、发送,然后进入特定的选票统计渠道。

Capture.PNG

  这个过程中,该需要多少人参与?这些人都必须和共和党没有任何瓜葛,都不能被共和党方面的人发现。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美国民众对造假、说谎的厌恶,是渗透在文化里的。

  何况此次根据民调,拜登领先很多,他何必去冒险事先做这样的手脚呢?

  要知道,对方可是睁大眼睛在挑毛病,一旦实锤,连累整个民主党丧失信誉,失去的不仅仅是总统宝座,还会彻底丢失参众两院,这可比总统还重要啊!

  如果说有什么环节会出差错,则计票中的误差是不可排除的。

  同时,也不排除有意为之的误差。

  这种误差是否足以影响整个选举结果?恐怕就不好说了。

  还有许多人发图片,说很多美国人已经上街抗议了,不少商家早早用木板封起店铺门窗,以应对可能发生的骚乱和暴力冲突。

  许多人估计美国要乱,不排除川普一派会“上山打游击”。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包括老胡,也一如既往地为美国的未来担心:

  “川普的最后一张牌就是动员共和党和支持者们采取行动,一起拒绝选举失败结果。他们如果下决心那样干,总能够找到理由,也应该能够搞出动静。但那样一来,他们与民主党和另一半美国人的冲突将在所难免,结果就真是要搞出美国的风景线了。”

Capture.PNG

  最后说:“咱们大家拭目以待。”

  我反复“拭”了几次“目”,还是这样一个判断:

  上街游行这类事情是有的,也可能会持续一些天,但绝不可能持久,更不会就此发生内战陷入分裂。

  搞选举的一个前提是输得起,不掀桌子。

  选举前吵归吵闹归闹,选举后不服归不服,要不了多久也就尘埃落定,各回各的生活轨道,该干啥干啥。

  至于驴象之争,一直都是在的,不争才是奇怪的。

  总统其实没那么重要,无非是选一个为大家跑腿挨骂的主。

Capture.PNG

  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国家,很多时候,州长权力比总统还管用。

  何况,对老百姓来说,反正就四年时间,选错了让他玩四年,四年后再把他选下去就完了。

  这次大选一波三折,一开始连老胡都没有信心了。

  在第一天晚上,川普提前宣布当选,老胡就埋怨美国的民调为什么不准,专门写文章批评美国民调和媒体误导了他:

  “这次美国大选无论最终什么结果,都有一个额外的大输家,那就是美国的民调机构。”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在展现国内民意方面出了很大偏差的这些舆论机构,当他们针对中国时会出现大多少倍的错位……所以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对华报道上有了极度的自我放纵。”

  出错的是民调,挨批的却是“舆论机构”和“对华报道”,这其间的跨度有点大。

  我想给老胡普及一点常识:所谓的民调,是否等于媒体报道?当然不是。

  美国的民意调查机构是专业和独立的机构,比如美国著名的盖洛普公司由社会学家乔治.盖洛普博士于1930年代创立,在长达60多年的时间里,用科学方法测量和分析选民、消费者和员工的意见、态度和行为,据此为客户提供民意、营销和管理咨询,具有很强的社会公信力。

  《人民日报》曾在2018年4月6日刊发报道:《国际多家知名民调机构:世界对中国"好感度"飙升》。

Capture.PNG

  该报道称,1月18日,盖洛普公司在《评价世界领袖(2018)》调查报告数据表明,全球134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对中国领导力的认可度达到31%。这是中国自2008年以来领导力全球认可度第二次超越美国,仅次于德国,位列全球第二名,创下中国10年来最高纪录。

  报道还提到,而美国另一家民调机构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发布的“2018年全球信任度晴雨表”,在28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信任感高达84%,蝉联世界第一。中国民众对媒体和企业的信任度也同时位居榜首。

  对这样的民调,老胡又怎么评价?莫非有不同意见?

  当然,2016年大选,民调的确失手。

  但那一年情况比较特殊,主要是投票前夕希拉里被爆出邮件门,由此改变了民调基础,大概可以视作选举中的黑天鹅现象。

Capture.PNG

  当时希拉里私自假设服务器,绕过官方邮箱发送邮件,邮件内容含有利益输送等诸多脏事,如果追查下去,希拉里免不了坐牢。

  当然,这种事情的性质严重性我们是不知道的。不就是一个邮箱嘛,哪里传不一样啊!

  但美国人由此认定这个人不值得信任,转而把票投给了政治菜鸟川普。

  还有一件事算是队友挖坑:

  大选前一周,奥巴马医保案施行,全民医保大涨价,一些州价格提高了几百到一千美元不等,民众不满情绪蔓延,火气撒到了希拉里身上,结果几个关键摇摆州翻红。

  不要小看一千美元,美国人没有存钱的习惯,大部分家庭每个月刨掉吃喝,存款1000美元都不到。

  这种临阵闹出幺蛾子的事情,民调怎么来得及反映?

  但老胡不这样看,他由此及彼、由点及面地把问题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整体看,美国的舆论机构、而不仅仅是民调机构出了问题。他们的价值观比较激进,开放和包容性不足,在美国两党政治的环境下不够超脱、独立,与其中一方事实上结盟太深,这严重削弱了他们报道国内事务时的客观性。在对美国大选的报道中,美国媒体很多时候更多成了站队的斗士,而不像是中立的报道者。”

  老胡批评得对,作为一个媒体的总编,他没有像美国的媒体那样,“更多时候成了站队的斗士,而不像是中立的报道者。”

  这是我们一直为老胡感到骄傲的。

  老胡就是世界媒体的榜样。希望《纽约时报》向《环球时报》看齐,CNN向《胡锡进观察》学习,真正成为“开放”、“包容”、“超脱”、“独立”的媒体。

  今天还看到有文章说:

  “不管最终谁获胜,我们更关心的是,现在你们的大选结束了,能不能把我们的孟晚舟放回家呢?”(《秦硕朋友圈》文章)

Capture.PNG

  这个“我们”我不知道包括谁?

  反正我从来没有这么自恋过。

  我认识她,她从来不认识我。

  人家的绿卡上面没有我的名字,那里的两处豪宅里没有我一间房间,她每年的百万、千万收入和各种股份里,没有我的一分钱。

  她一直被我们的媒体称作“公主”,我做梦都没做到过我的生活里会出现一位公主。

Capture.PNG

  另外,说到“回家”,其实孟晚舟一直住在自己家里。

  温哥华有名的豪宅区——登巴区和香榭区(温哥华最有名的富人区)。

  她的老公孩子也都在那边。

  虽然她戴着电子脚镣,但和家人朝夕相处,何来回家一说?

  你这是要让他们两地分居吗?

Capture.PNG

  作者说了:“这场引渡官司,华为奉陪到底;孟晚舟奉陪到底,戴着电子脚铐也能闲庭信步。”

  没错,这场官司总得奉陪到底的,大概和谁当总统关系不大。

  中国历史上有一群最了不起的人,他们一辈子操着别人的心。

Capture.PNG

  我赞成小赵对美国大选的态度。

  《环球时报》报道,在10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来自彭博社的记者提问,怎么看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关于北京天气的评价,小赵淡定一笑,说:

Capture.PNG

  没错,那么遥远的事情跟我什么关系,身边的空气才跟我们息息相关。

  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是11月5号中午11点50分,我就顺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空气指数……

Capture.PNG

  和小赵同样淡定的是朋友家的钟点工:

  “两个老头七老八十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抢官做,在家安耽点多少好啦!”




中国民主选举不遥远 中共政权分崩离析五步倒
 | 2020-11-08 07:43:24  议报 | 

NEC01P02290520.jpg

张杰评论文章:随着选票统计结果的宣布,美国新一任总统已然诞生。在大洋的彼岸,无数中国人正热切地关注着美国大选。即使目前在共产党统治下,中国人没有选票,也无法参与民主选举,但他们深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有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思考,那就是中共极权何时会土崩瓦解?我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知道中共的垮台只是时间问题。参考借鉴弧度度的文章《中共极权崩溃的五个步骤》,我认为,中共走向溃败需要经历五个阶段:

一、谎言欺骗,洗脑宣传

一般来说,民众最迫切地需要什么,极权统治者就会投其所好地宣传什么。譬如,民众需要土地养家糊口,它就会宣扬“打土豪分田地”;民众觉得司法不公,有冤无处申,它就会宣扬“依法治国”;民众憎恨贫富分化,财富向既得利益家族倾斜,它就会宣传“共同富裕”。总之,它会动用一切手段来极力宣传自己独具特色的“伟光正”形象,同时还会夸大宣传西方强国正处于内乱不断的水深火热之中,塑造风景这边独好的虚幻假象。比如中国官媒就大肆宣扬美国大选的争斗和混乱。然而,宣传是一回事,现实却是另外一回事!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农民只获得了土地的租赁权却无实际拥有权;所谓的“依法治国”,实际上是以法治民,中共特权却一直凌驾于司法之上;所谓的“共同富裕”,实际上却是官商勾结,加大盘剥力度。“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早已将金山银山搬离中国。所以,不管这些年GDP到底增长了多少,民众的实际收入往往跟不上通货膨胀的节奏,永远都只会处于一种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的状态,穷几代人的努力甚至都不够凑钱还房贷,甚至酿成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悲催人生。

现今,中共的宣传机器一直将习近平打扮成民族英雄,具有雄才大略。习近平自己也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一个政治领袖是否具有雄才大略不在于他想什么,说什么,而在于他有哪些利国利民的丰功伟绩。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和里根总统;法国的戴高乐总统;英国的丘吉尔;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以及台湾的蒋经国总统等等都是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一个有手腕、有想法、有使命、有意志和深谙黑厚学的独裁者就是雄才大略的人物吗?如此认知,我们是否应该将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这样的恶魔都封为雄才大略者?如果没有是非观念,我们还有公理正义吗?我认为,当权者可能在上位前有一套治国谋略,但关键在于他的红色帝国是否行得通,是否符合民意和历史的潮流。一个行不通的蓝图,即使它美艳如画也是废纸一张,即使设计者皓首穷经,也是痴心妄想。一个伟大的建筑师是要把它头脑中的蓝图变为现实,为人类增加福祉,而不是制造灾难。看看今天中国人对于美国大选的嫉妒羡慕恨,我们就可以知道什么是人心所向。

二、社会急剧动荡

中共官商勾结,政经、政企从不分开,利用国企垄断民生领域肆意涨价、狂敛民财,不断挤压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生存空间,而国营企业最终又无法抑制住贪腐造成的全面亏空、千疮百孔。随着大批企业的跑路、倒闭和外资企业的撤离,大面积的失业潮随之降临。与此同时,中共极权所一贯采取的“低人权、低工资、低福利和高税收”模式的负面影响也逐步呈现,大多数民众一直处于负债生存、房奴卡奴的状态。经济内循环不仅无法振兴经济,相反使中国深陷“中等收入陷阱”,无法自拔。随着国际社会的脱钩和国内经济危机的爆发,民众生存变得越来越艰难,洗脑教育、谎言欺骗开始不起作用,社会将陷于剧烈的动荡不安之中。

三、暴力维稳

一方面,劳死累死的人家徒四壁,另一方面,不劳而获的人却家藏吨金。随着互联网技术对中共防火墙的摧毁,真相一层层地被揭穿,拒绝接受洗脑教育、日益清醒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当谎言失去欺骗的效应,中共极权就会陷于塔西佗陷阱。当权者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会成为民众调侃的笑料。于是,恼羞成怒的中共就会撕下最后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开动暴力机器,一手刀把子一手笔杆子,采取高压维稳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时,随着有权任性者的狂妄无知与傲慢无耻,止不住的贪腐巨手会进一步伸向最底层的民生领域,于是,荒诞不羁、惨不忍睹的强砸血拆、驱摊撵贩、非法拘禁、驱赶低端人口等阴招损招百出。中共不解决社会的根本矛盾,却致力于暴力维稳的结果,只会使社会矛盾进一步被激化!一方面,民众不可能停止追求自由幸福的脚步,另一方面,统治者却一厢情愿地要加大盘剥、奴役力度,整个社会就像一个千疮百孔、处处对立、暗藏危机的巨大火药桶,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引发爆炸。

四、互害互斗

为了平息越来越大的民愤,中共不得不采取“扫黑除恶”,打掉一大批民怨极大的贪官污吏来维护统治的合法性。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哪家利益集团都不是省油的灯,谁想灭掉谁都不容易,两虎相争的结果,势必会激起来自于集团内部的强力反弹与激烈的争斗。所以,选择性反腐只会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像津巴布韦的穆加贝那样被既得利益集团政变掉,另一种就是像北朝鲜那样造成所有官员都唯唯诺诺、阴奉阳违、毫不作为,造成国力的进一步衰败。底层互害、高层互斗的结果就是人人自危,人人都深怀恐惧,造就一种人人都成为施害者、同时又成为受害者的双重人格的怪胎。谁都知道极权是一种恶疾,但是一旦涉及到贪腐家族的既得利益,便谁也不会松口放手——宁肯翻船沉船、举国沉沦也不愿放弃到手的权力,这才是最致命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结果,就是外面光鲜亮丽无比、百花齐放齐唱赞歌,而里里却早已癌变溃烂,想彻底根治越来越难。直到最终纸包不住火了,癌变溃烂到连捂都捂不住了,这时候再想起从根子上医治也已经晚了。于是,历史的悲运与覆辙便会再一次重复上演。

五、瓦解和分裂

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失业人口的增多,群体冲突频繁,谣言盛行,整个中国就像一个一点就燃的火药桶,而暴力维稳、杀鸡骇猴失去其应有的威慑力。这时,社会秩序混乱,中共统治集团分裂,基础组织涣散,官员们乘机盗取公共财产,为跑路做准备。中共高层内斗加剧,改革派会利用民间力量为自己赢得政治优势。海外民运人士会为国内抗争提供国际声援。公共知识分子发表声明,呼吁中共高层顺应改革的潮流,实行宪政民主,并发表各类政治转型纲领。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暴力维稳和镇压予以谴责和制裁,军人集团宣布政治中立。此时,中共极权就到了最后的惨淡光景。各类政治团体开始展开激烈的博弈,最后,它们会折中提出一个类似联邦制的宪法。全国治安秩序开始逐渐恢复。但久经奴役的维吾尔人、藏人、蒙古人纷纷走上了街头,强烈要求民族自决权,要求独立;台湾、香港和澳门也宣布独立,中国面临分裂。坚持“大一统”思想还是尊重民族自决权?中华民族将再次来到了历史的风陵渡口。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指出:无论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但都无济于事。蒋经国先生在1986年决定开放党禁和报禁时,留下一句常识性名言:“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革命政党在暴力夺权后实施一党专政,迄今没有连续执政达到八十年的先例。在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几个政党中,苏联共产党从1917政变成功到1991苏联解体,执政74年;中国国民党从1928年一统江湖到2000年中华民国第一次政党轮替中下野,连续执政72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民主的独裁党”,它从1929年上台到2000年大选败北沦为在野党,连续在位也只是71年。朝鲜劳动党是1948年上台,中共共产党是1949年上台,这两个政党虽然苟延残喘,能突破“七十年大限”的机会很小。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中国人终会得到一张属于他们自己的选票,宪政的阳光终将照耀到中国这块苦难的土地上。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台灣多個團體發起大遊行 聲援遭中共扣押的十二名港人
  • 香港七人被控暴動罪 庭審被裁定無罪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