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拜登赢得不光彩/关于大选作弊和司法诉讼的前景/拜登:背后的人是谁
發佈時間: 11/8/2020 3:29:02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裱糊匠”拜登:背后的人是谁?
| 2020-11-06 01:06:15  毛有话说 | 

Capture.PNG

    美国大选惊心动魄,扑朔迷离,一夜惊变,不亚于东方的宫斗戏。这一幕本来是应该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选举的戏码,美国民主堕落到如此地步,令人唏嘘。曾经号称人类文明的灯塔,现在灯光黯淡了,塔座锈蚀了……

Capture.PNG

威斯康星和密歇根州的计票曲线,注意拜登票那条夜半垂直跳升

  政治只看胜负,资本没有记忆。现实主义视角的观察,老川翻盘可能性不大,我估计概率不到5%。川普团队可能会要求重新计票,甚至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重演2000年戈尔诉小布什案。考究当年细节,虽然是由最高法院一裁定音,但实际上大法官们是极力避免赤膊下场,介入党派之间的政治纠纷的。法官本人都有鲜明的党派立场和价值理念,但法律共同体的共识是专业主义和司法独立,要想维护最高法院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就必须自我克制,不趟政治这滩浑水。也就是,选举的问题尽量由选举规则处理,由民意来决定,大法官不能为美国人民指定一位总统。(关于最高法院轶事,安利一书《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版)

  
目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是川王最大的政治遗产,任内赶上三次提名机会(相当于中头彩),共和党保守派与民主党自由派的席位占比是6:3。但美国法官是终身制,不是谁提名就效忠谁,法官司法唯一服从的是宪法和法律。所以很多川粉期望在最高法院靠人数优势再次翻盘,不太可能。法律精英更注重的是司法的尊严和专业性,不愿意充当政治的工具,典型例子就是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是当年共和党提名的保守派法官,但此前的一系列判决他的意见并不有利于川普。

  川普就像堂吉诃德,一次次向风车发起冲锋。虽败犹荣,毕竟他努力过,风光过,奋斗到了最后一刻。从大选前后的态势不难看出,不是川普不给力,而是他的敌人太强大。他的对手不是一个拜登,而是拜登的身后:民主党+共和党内建制派+纽时华邮CNN几乎所有主流媒体+FAAMG几乎所有科技巨头+华尔街资本+东方神秘力量……

  老川凭一己之力,挑战的是整个美国精英阶层和建制派,以及更深远的全球化浪潮,依靠美国中下层WASP(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新教徒)的充沛元气(本轮大选显示出一个积极信号,非裔拉美裔选民开始更多比例转投共和党,有色移民群体逐渐认同自我奋斗的美国价值观,而不是民主党的福利收买),打成平局,以这种疑窦丛生的方式才勉强落败。这已经是一个奇迹!

  美国辞别堂吉诃德,我送给川王这句话: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圣经.提摩太后书》

Capture.PNG

  共和党也不能算输,最大的输家是各大媒体和民调机构。民调几乎全部被打脸,这个行业的存在合理性都被动摇了,因为他们预测的是拜登躺赢,稳赢,大赢,结果是打成平手。事先大多数媒体预言的“蓝色大潮”根本没有出现,坚挺的红色州显示川普主义拥有坚实的选民基础,大选胶着的僵局意味着美国社会的深度分裂,无法弥合,一半人反对另一半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美国之变,眼下看起来最可能的结局:共和党失去白宫但保住参议院,依旧维持微弱多数;众议院拿回几个席位,缩小差距,还是少数党;最高法院则保守派保持6:3的优势;总统大位归拜登,以略过270张选举人票的微弱多数险胜。

  这注定拜登将是一名无所作为的总统。

  不光是他的性格和能力相对弱势,大脑深受老年痴呆症的困扰,更重要的是形势使然,形势比人强。因为拜登面临的是一半美国人强烈反对他的局面,这种分裂程度使他出台任何重大政策都充满争议;参议院有在野党掣肘,最高法院也没控制在手,重大争议提交司法程序后有最终否决权,实质性的变革是举步维艰的。

  拜登在党内和国内得以胜出的秘密武器,也许正是他的老年痴呆症。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迈的总统候选人,以垂暮之年被推上位,结合大选前后的种种异象,背后之力是若干无形巨手。这些推手看中的,不是拜登的能力,恰恰是拜登的平庸和无能。

  有学者非常敏锐,老拜登只是台前的一具傀儡,分析者与其关注拜登,不如多琢磨琢磨拜登背后的牵线人。

Capture.PNG

  因此,拜登的任务只能是做个裱糊匠。他四年恐怕做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决策,缝缝补补,涂涂抹抹,糊弄四年然后下台养老(如果不因儿子丑闻被弹劾),就像他从政47年没有任何显赫政绩一样。

  甚至由于身体和年龄原因,拜登可能无法行满任期,半路由贺锦丽接班。拜登曾是奥巴马的副手,延续的是奥巴马的治国路线,何锦丽的背后是奥巴马垂帘听政。这四年,是一条没有奥巴马的奥巴马路线。

Capture.PNG

  不要忘了,奥巴马的政治偶像是曼德拉。曼德拉是公认的一代圣人,白左向往的最高境界,但实事求是的说他不是合格的政治家,南非是冷战后唯一从发达国家降格为发展中国家的范本。正是奥巴马执政八年,全球化,产业外迁,扩大移民,派发福利,过度多元,造成美国今日的社会撕裂,变相催生出政坛的“川普现象”,在铁锈带工人、红脖子农民的狂热拥护下,老川一个政治素人成为黑马异军突起。

  所以,拜登-贺锦丽的四年不会解决问题,只会加深分裂,四年之后,共和党保守派将会卷土重来,没有川普的川普主义,彭斯、彭破袄都可能是下一轮右翼革命的新旗手。那个时候,忍受了八年奥巴马+四年拜登的美国人民,还能对白左抱有期待?美国人民能容忍美利坚变成下一个欧洲,下一个南非?

  总体来说,是险胜,是平手,是僵局,而不是一个川粉或白左期待的压倒性胜利。这就是美国社会深度分裂的体现,根源是人口结构已在改变,价值观潜移默化,而政治是社会的缩影,社会的分裂必然投射到政治之上。其实即便川普连任,他敢于面对问题,触及问题,但也很难真正解决美国的深层次问题。

  对中国来说,拜登上台自然是一个战略机遇,A股强烈欢迎拜登。虽然拜登对华也不会友好,但遏制主要集中在人权和价值观方面,更强调国际联盟协作,而这方面新中国拥有几十年国际斗争经验,应对策略驾轻就熟。没了老川极限施压,经济方面的压力会大大减少,遭受挫折的全球化进程可能续命,加的关税会被取消,白左的新能源政策对标中国的产业优势如鱼得水,5G方面虽不可能全撤销华为禁令,但估计不会进一步加码……

  中国新经济的很多条赛道有大机会,迎来一波“拜登红包”。

  天佑中华,愿上帝也保佑美国!中国最大的危险就是不能重蹈欧美覆辙,人口问题乃一国之本,重中之重,万万大意不得。





关于大选作弊和司法诉讼的前景2020-11-07 06:12:06

现在川普团队以有人在邮寄选票上作弊欺诈为理由发起了多起司法诉讼,川粉们也纷纷跟着川普空口白牙地高喊民主党选票作弊。

说实话,我是真心希望川普最终能在司法诉讼上获胜。原因无它,就因为我非常相信美国的司法系统的公正,如果川普的律师能够在司法上证明存在大规模作弊的话,我会支持川普的那个说法:有人在偷走川普赢得的大选。(注:个别人在选票上作弊每年都有,且都被抓住绳之以法了,那反而从侧面说明了美国大选体系的完善)。

不过我也几乎可以确定,假如一旦川普在司法诉讼上失败的话,川普和川粉肯定会说是Deep state 沼泽的司法黑暗和不公,肯定不会认输的。对于这些丧失心智和常识感的人,对于这些只承认有利于自己的事实,把不利于自己的事实都一概打成Fake news的唯心论川粉,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我早说过,区分川普支持者和川粉的一大指标就是看其人对事实的认知如何,有没有在事实面前丧失心智和常识---不管你是教授还是要饭的。

 

我相信绝大多数川普的支持者是有心智和常识感的正常人,他们之所以相信川普关于选票作弊的说法是因为缺乏对美国政治和司法体系的了解。所以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位川普的强烈支持者,王军涛博士,对一系列有关川普和川粉们针对拜登和民主党那些说法的认知和解读。

王军涛是华人都熟悉的,我就不介绍他的背景了,我只想介绍一点:王军涛来美后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对美国的政治和司法体制有一定的了解。 最重要的是,王博士是个肯于面对事实并用逻辑和常识独立思考的人,哪怕这样思考出来的结论与自身政治理念相悖也要认同和尊重事实的人。

 

其实,只要你能够抛开自身政治观点,站在第三者角度仔细深入地观察美国的政治和司法体系的运作,你不需要去学政治只要保持常识感也能有王博士那样对事实的认知。 比如我就是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地道理工男,而我也是个曾经的早期川普支持者。

真希望川普的支持者们都能静下心来听一听王军涛和教授川粉对话的这个视频。

 

注:该视频的后面两个议题,一个是关于中共倒台后的中国民主之路,太遥远飘渺了,另一个是关于蚂蚁上市被暂停,与美国政局无关,没兴趣的就不必听了。


我的一些观后感和题外话:

 

我基本认同王军涛博士对很多美国政治的观察和认知,只除了一点我不认同,那就是王博士认为:美国的建制派烂透了,川普站出来砸烂建制派是为了拯救下层老百姓的,所以是个应该支持的英雄。

王博士对他这个观点没有展开说,只简单说了几点:一是美国建制派对中共的绥靖和纵容。二是对中国的反共民运人士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三是美国精英和建制派抛弃了老百姓。

 

对于上述三点我是这么看的,这三点都是表面事实,但仔细研读其背后的本质却无法得出“建制派烂透了和川普是英雄”的结论。

 

我认为:

1. 美国最大的建制派精英代表是资本,川普这个资本家其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员。美国建制派选择接纳中国入WTO也好,没有大力支持反共的民运人士也好,甚至没有照顾好底层老百姓也好,都是资本的自然和必然选择,在无损美国国家利益的前提下,都是正确的选择,因为美国社会的本质就是由资本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利益优先是美国社会的本质,这没什么好争议的,除非你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

2. 所以美国两党的建制派都积极拥抱全球化也是资本主义社会里天经地义的正常选择,事实上,由于资本家中共和党人居多,共和党比民主党对全球化还要积极,老布什对六四大屠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明证。反而是民主党人和部分支持民主党政策的大资本家在积极主张要通过给受益于全球化的富人加税来给底层老百姓派发经济利益,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底层的老百姓没有在全球化中受益,故政府需要对此进行平衡。

3. 这恰恰说明了美国的建制派特别是民主党人,知道并努力做到在全球化的同时不抛弃底层老百姓,反而是共和党中的资本力量在阻碍民主党对富人加税,不愿与社会底层分享全球化得到的利益。可以说,正是共和党人的自私自利才让美国底层老百姓的不满和抱怨得以累积坐大至今成为一股反建制的力量和思潮。而川普这个并不成功的资本家投机份子,看到这个机会并跳出来利用这股思潮,从建制派手中夺取了权力为自己牟利,他当然要打着反建制的旗号,但绝非什么为拯救老百姓的英雄。

4. 我说川普借操弄民粹取得权力为自己谋利是有事实依据的:a.美国政府为总统备有专门的休假地--戴维营,历任总统都毫无例外地利用这个设施,不再另寻他处度假。可是川普却坚持要去自己的产业--海湖庄园度假,使得联邦政府在维持戴维营的同时还要额外开支在海湖庄园,等于是变相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产业带来巨大营业收入。b.川普在FBI大厦重建一事上屡次动用职权介入干预,阻止了早就原定的选址重建,还利用总统否决权暗中在疫情援助法案中夹带拨款搞原址重建,为其相邻的川普大厦谋取商业利益。

5. 川普表面上的反建制和反共都是为了蒙骗其低教育程度红脖子基本盘的操弄民粹之花招,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后的积极反共完全是出于甩锅以摆脱抗疫不利指责的需要。比如他明知美国制造业回流是不可能的事(有点普通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可还是用这口号蒙骗忽悠铁锈带蓝领,而实际上却什么都没做。比如其最被反共人士期待和自吹伟大的贸易战被中共轻易花钱卖货就搞定了,丝毫没有触及到中共体制政改和盗窃知识产权等根本要素。还有对打击中共最关键的新疆和香港问题上态度暧昧,对南海问题,台湾问题,金融制裁等议题上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如果不是建制派的彭培奥等人积极运作,恐怕我们连小雨点也见不到。如果说只有中学毕业的红脖子看不透川普的投机和操弄民粹是有情可原的,那我对众多受高等教育的华人精英们一遇到反共相关的人事其识别力和认知力就变得如此低下真是深感困惑。

6. 美国建制派精英在开倒车的习一尊上台后就已经意识到“拥抱熊猫”政策需要调整,可以说在某些民运人士还对习的反腐集权抱着“下一个蒋经国”希望的时候,美国精英就开始了酝酿TPP这个孤立中共最有效的也是打击其制造产业链最狠的一招。反倒是川普这个笨蛋出于逢奥巴马必反而放弃了TPP这个联合全自由世界孤立中共的大好时机,不但为中共续了命还放弃道义制高点胡搞违反市场经济原则的禁止抖音和微信,无端增加了中共在国内老百姓的民心和凝聚力,成为名副其实的“川建国”。

7. 我不否认美国的资本精英出于经济利益在对华政策调整上存在一定滞后, 但这是美国民主政治百年不变的特点,即:保持国家政策的一贯连续性,在取得广泛共识后才进行决策调整。而且美国资本永远不会为了反共这个意识形态而支持某些人,更不会为了反共而反共。美国的反共,无论是里根时代的冷战还是现在的两党一致遏制中共,都是因为美国的国家利益受损后由资本精英主导的战略调整。那种认为“美国建制派烂透了”和“华尔街资本都是和中共穿一条裤子”的观点其实是短视狭隘的,似乎全世界只有某些华人出于急切反共的个人利益和心理才会得出如此偏颇的结论。

 

最后,王博士在视频中关于美国宪法制度漏洞百出的观察我还是认同的。 而这部漏洞百出的宪法居然在美国运行了两百多年没有发生大的宪政危机,足以说明了美国精英们的民主素质和政治操守之高。

虽然我猜测没有操守底线的川普这次可能会不惜破坏民主来利用宪法漏洞达至其个人目的,但美国两党精英能否合力一起维护这个有漏洞的宪法并挫败川普的企图,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美国宪法和当今政治体制中的诸多不足之处,下面这个视频很值得一看。我也为华人中有这样高民主素质的人而骄傲。


拜登赢得不光彩


image.png


美国总统宝座之争引来了巨大的争议。本文先不论谁最后争得总统宝座,先假定拜登最后赢了。但拜登的赢,有点不光彩!


问题就在于拜登的赢,主要是通过邮寄选票这种方式获得的。这种选票的最大问题就是漏洞很大,给选票作弊创造了条件和机会。正是因为这种选票的潜在作弊可能,历来都不是选举的主要方式。以前虽然也有邮寄选票的选择,但这些选择都只限于有特殊需要的人士,例如行动不便的人以及因工作需要无法回居住地投票的人士,如军人等。因此,以往的邮寄选票虽然也存在,但都只是作为辅助手段,占得比例都很小。即使有问题,也不会对选举结果构造重大影响。


有人说邮寄选票已经非常成熟了。这话显然不符合事实。如果真是非常成熟了,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民主国家大量采用邮寄选票。很多人为了回国投票还得去买一张机票回去投票,为何这些国家不接受邮寄选票?这正说明了邮寄选票的风险世界各国都是知道了。


但只要看看这次美国大选邮寄选票的比例有多高就知道风险的严重程度了。这里有一篇文章介绍这个情况:见这里.


各州邮寄选票的比例都不同,少则20%,多则50%以上!就以最具争议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为例:

密西根州:2.84m/8.03m=35.36%

威斯康星州:1.28m/3.58m=35.75%


这么高比例的邮寄选票就注定了这场选举的质量了!本来邮寄选票只是一个辅助手段,不应该对选举结果构成重大的影响。但这场美国大选,邮寄选票则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手段,直接决定了大选的结果!这就是这场美国大选的可疑之处。也是拜登即使赢得这场选举也不光彩的主要原因。也是很多人不服气的重要原因!


本人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指出拜登作弊,但很多人都举出了很多选举中的可疑之处,那些证据算不算某种迹象?


总之,邮寄选票作为辅助手段是可以接受的,比例应该控制在5%以内,不应该对选举结果构成重大影响。现在美国各州动不动就是30%,40%,甚至50%以上的邮寄选票,对选举结果构成重大影响。这就给选票作弊提供了温床。大选之前,川普阵营是坚决反对邮寄选票的,是民主党阵营坚持邮寄选票的。现在选举结果出现争议,拜登阵营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果大选之前双方都认同邮寄选票,那么川普现在就没有理由对这种结果提出任何异议。这才是愿赌服输。但现在的问题是,大选之前川普阵营强烈反对邮寄选票,民主党强行推行这种方法。这就难怪川普阵营不服输了!


民主党为何坚持备受争议的邮寄选票?如果不是为了作弊那是为了什么?这是虽然没有具体证据却是非常合理的怀疑!



右撇子的博客 

谁对我耍流氓,我就会比他更流氓!




关于大选作弊和司法诉讼的前景2020-11-07 06:12:06

现在川普团队以有人在邮寄选票上作弊欺诈为理由发起了多起司法诉讼,川粉们也纷纷跟着川普空口白牙地高喊民主党选票作弊。

说实话,我是真心希望川普最终能在司法诉讼上获胜。原因无它,就因为我非常相信美国的司法系统的公正,如果川普的律师能够在司法上证明存在大规模作弊的话,我会支持川普的那个说法:有人在偷走川普赢得的大选。(注:个别人在选票上作弊每年都有,且都被抓住绳之以法了,那反而从侧面说明了美国大选体系的完善)。

不过我也几乎可以确定,假如一旦川普在司法诉讼上失败的话,川普和川粉肯定会说是Deep state 沼泽的司法黑暗和不公,肯定不会认输的。对于这些丧失心智和常识感的人,对于这些只承认有利于自己的事实,把不利于自己的事实都一概打成Fake news的唯心论川粉,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我早说过,区分川普支持者和川粉的一大指标就是看其人对事实的认知如何,有没有在事实面前丧失心智和常识---不管你是教授还是要饭的。

 

我相信绝大多数川普的支持者是有心智和常识感的正常人,他们之所以相信川普关于选票作弊的说法是因为缺乏对美国政治和司法体系的了解。所以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位川普的强烈支持者,王军涛博士,对一系列有关川普和川粉们针对拜登和民主党那些说法的认知和解读。

王军涛是华人都熟悉的,我就不介绍他的背景了,我只想介绍一点:王军涛来美后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对美国的政治和司法体制有一定的了解。 最重要的是,王博士是个肯于面对事实并用逻辑和常识独立思考的人,哪怕这样思考出来的结论与自身政治理念相悖也要认同和尊重事实的人。

 

其实,只要你能够抛开自身政治观点,站在第三者角度仔细深入地观察美国的政治和司法体系的运作,你不需要去学政治只要保持常识感也能有王博士那样对事实的认知。 比如我就是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地道理工男,而我也是个曾经的早期川普支持者。

真希望川普的支持者们都能静下心来听一听王军涛和教授川粉对话的这个视频。

 

注:该视频的后面两个议题,一个是关于中共倒台后的中国民主之路,太遥远飘渺了,另一个是关于蚂蚁上市被暂停,与美国政局无关,没兴趣的就不必听了。


我的一些观后感和题外话:

 

我基本认同王军涛博士对很多美国政治的观察和认知,只除了一点我不认同,那就是王博士认为:美国的建制派烂透了,川普站出来砸烂建制派是为了拯救下层老百姓的,所以是个应该支持的英雄。

王博士对他这个观点没有展开说,只简单说了几点:一是美国建制派对中共的绥靖和纵容。二是对中国的反共民运人士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三是美国精英和建制派抛弃了老百姓。

 

对于上述三点我是这么看的,这三点都是表面事实,但仔细研读其背后的本质却无法得出“建制派烂透了和川普是英雄”的结论。

 

我认为:

1. 美国最大的建制派精英代表是资本,川普这个资本家其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员。美国建制派选择接纳中国入WTO也好,没有大力支持反共的民运人士也好,甚至没有照顾好底层老百姓也好,都是资本的自然和必然选择,在无损美国国家利益的前提下,都是正确的选择,因为美国社会的本质就是由资本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利益优先是美国社会的本质,这没什么好争议的,除非你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

2. 所以美国两党的建制派都积极拥抱全球化也是资本主义社会里天经地义的正常选择,事实上,由于资本家中共和党人居多,共和党比民主党对全球化还要积极,老布什对六四大屠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明证。反而是民主党人和部分支持民主党政策的大资本家在积极主张要通过给受益于全球化的富人加税来给底层老百姓派发经济利益,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底层的老百姓没有在全球化中受益,故政府需要对此进行平衡。

3. 这恰恰说明了美国的建制派特别是民主党人,知道并努力做到在全球化的同时不抛弃底层老百姓,反而是共和党中的资本力量在阻碍民主党对富人加税,不愿与社会底层分享全球化得到的利益。可以说,正是共和党人的自私自利才让美国底层老百姓的不满和抱怨得以累积坐大至今成为一股反建制的力量和思潮。而川普这个并不成功的资本家投机份子,看到这个机会并跳出来利用这股思潮,从建制派手中夺取了权力为自己牟利,他当然要打着反建制的旗号,但绝非什么为拯救老百姓的英雄。

4. 我说川普借操弄民粹取得权力为自己谋利是有事实依据的:a.美国政府为总统备有专门的休假地--戴维营,历任总统都毫无例外地利用这个设施,不再另寻他处度假。可是川普却坚持要去自己的产业--海湖庄园度假,使得联邦政府在维持戴维营的同时还要额外开支在海湖庄园,等于是变相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产业带来巨大营业收入。b.川普在FBI大厦重建一事上屡次动用职权介入干预,阻止了早就原定的选址重建,还利用总统否决权暗中在疫情援助法案中夹带拨款搞原址重建,为其相邻的川普大厦谋取商业利益。

5. 川普表面上的反建制和反共都是为了蒙骗其低教育程度红脖子基本盘的操弄民粹之花招,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后的积极反共完全是出于甩锅以摆脱抗疫不利指责的需要。比如他明知美国制造业回流是不可能的事(有点普通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可还是用这口号蒙骗忽悠铁锈带蓝领,而实际上却什么都没做。比如其最被反共人士期待和自吹伟大的贸易战被中共轻易花钱卖货就搞定了,丝毫没有触及到中共体制政改和盗窃知识产权等根本要素。还有对打击中共最关键的新疆和香港问题上态度暧昧,对南海问题,台湾问题,金融制裁等议题上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如果不是建制派的彭培奥等人积极运作,恐怕我们连小雨点也见不到。如果说只有中学毕业的红脖子看不透川普的投机和操弄民粹是有情可原的,那我对众多受高等教育的华人精英们一遇到反共相关的人事其识别力和认知力就变得如此低下真是深感困惑。

6. 美国建制派精英在开倒车的习一尊上台后就已经意识到“拥抱熊猫”政策需要调整,可以说在某些民运人士还对习的反腐集权抱着“下一个蒋经国”希望的时候,美国精英就开始了酝酿TPP这个孤立中共最有效的也是打击其制造产业链最狠的一招。反倒是川普这个笨蛋出于逢奥巴马必反而放弃了TPP这个联合全自由世界孤立中共的大好时机,不但为中共续了命还放弃道义制高点胡搞违反市场经济原则的禁止抖音和微信,无端增加了中共在国内老百姓的民心和凝聚力,成为名副其实的“川建国”。

7. 我不否认美国的资本精英出于经济利益在对华政策调整上存在一定滞后, 但这是美国民主政治百年不变的特点,即:保持国家政策的一贯连续性,在取得广泛共识后才进行决策调整。而且美国资本永远不会为了反共这个意识形态而支持某些人,更不会为了反共而反共。美国的反共,无论是里根时代的冷战还是现在的两党一致遏制中共,都是因为美国的国家利益受损后由资本精英主导的战略调整。那种认为“美国建制派烂透了”和“华尔街资本都是和中共穿一条裤子”的观点其实是短视狭隘的,似乎全世界只有某些华人出于急切反共的个人利益和心理才会得出如此偏颇的结论。

 

最后,王博士在视频中关于美国宪法制度漏洞百出的观察我还是认同的。 而这部漏洞百出的宪法居然在美国运行了两百多年没有发生大的宪政危机,足以说明了美国精英们的民主素质和政治操守之高。

虽然我猜测没有操守底线的川普这次可能会不惜破坏民主来利用宪法漏洞达至其个人目的,但美国两党精英能否合力一起维护这个有漏洞的宪法并挫败川普的企图,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美国宪法和当今政治体制中的诸多不足之处,下面这个视频很值得一看。我也为华人中有这样高民主素质的人而骄傲。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魏京生谈美国大选/如果底线可以随意洞穿,人类将暗无天日
  • 专访蓬佩奥高级顾问余茂春:脱钩可否逆转球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