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
發佈時間: 11/11/2020 12:49:22 AM 被閲覽數: 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2020-11-10 08:37:35

  从没有哪次美国大选像这次一样让中国民众投入如此之多的热情,在被左派和国家主义者蔑称为“恨国党”的自由主义群体中,因对川普政治取向不同,分化为“挺川派”和“恨川党”,两派在推特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为选川还是选拜,恶语相向


  老高按:川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等人在多个场合宣称“计划周一(9日)在几个关键州提起诉讼”,挺川一方还说“大规模起诉”“要全面挑战投票结果”。但到了昨天,不,到了今天的此刻,我反复查看媒体(包括自媒体)的消息,只看到一宗:川普团队在宾州提起诉讼,要求颁布紧急令,以阻止官员认证拜登在该州获胜。
  昨天深夜,有位朋友告知此前川普团队提起了哪些诉讼:
  宾州5个,1个驳回,1个接受,3个进行中;
  内华达2个,1个驳回,1个和解;
  密歇根2个,都驳回;
  乔治亚1个,驳回;
  亚利桑那,1个撤回。
  以上信息是否准确、是否完整,请知情者订正。我支持川普团队(以及任何一方)采取法律手段解决争端的态度。川普团队已经设立了举报网站搜集线索,对大选有疑问甚至有强烈反对意见,应该向之提供自己知道的证据,促使尽快真相大白,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与美国大选伴随而来的一个突出现象是:海外华人异议人士和国内独立思想者群体的大分化。
  这些人中,有不少是我认识的熟人,过去在揭露和批判中共权力集团中,有很多共同语言、相近见解,我编过其中一些人的专著和文章,邀请过其中一些人当嘉宾光临我当主持人的历史节目,他们堪称我的良师益友!这个群体的人,彼此之间也有分歧、也有龃龉、也有恩恩怨怨,但不论水平高低,表述优劣,大家都信奉民主、自由、宪政、普世价值。没有想到,在这次美国大选问题上对立、争吵得这么厉害!
  看法不一,我一点不奇怪,但是双方都有一些人的言论中流露出那么多恨意、那样情绪失控、恶语相加、甚至公开声称与对方不共戴天,一刀两断,让我惊诧不已。而有些人攻击对方之余,将美国的民主选举制度说成一团漆黑,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描述的是我们生活的美国。
  旅美学者邓聿文先生在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因美大选分裂》,以理性客观的笔调描述了这种分裂。转载于此,与大家分享。
  今天有位新泽西的老朋友读了这篇文章,在微信群里写道:
  挺川没有问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但不该像档(党,指中共。——老高注)一样攻击美国的民主制度。我看现在不管左派还是右派,都有相当一部分人把美国描述得黑暗无比,看了他们的描述,觉得和以前学习过的档对资产阶级假民主抨击几乎是一样的。或许他们可以把档的文章拿出来作为武器。
  我赞成他这个看法。各位呢?


  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因美大选分裂

  邓聿文,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0年10月11日


  中国自由派的分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根据一些论者的看法,1990年代新左派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2000年代文化保守主义者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2012年后激进派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但这几次分化都没有此次严重和撕裂。在自由派内部,“挺川派”占多数,那些在中国民间和公共舆论中占有较大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基本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在美国这次总统大选中,利用推特等工具,为特朗普摇旗呐喊,抨击拜登和民主党。相对而言,支持拜登的中国自由主义头面人物要少得多。
  这确实和美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后者的大学、媒体、各种非政府组织、自由职业者等传统上由自由派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行业,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川和挺拜。中国的自由派之所以出现这种“挺川派”主导的现象,原因当然出在中国内部和自由派群里内部。简单地说,由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政治向毛式极权回归,政治和言论空间被大幅压缩,官方对自由派的打压也达到八九六四后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自由派内部,不仅分化出激进派和极端派,即使在温和派里,近年来也出现了主张以基督启示救中国的自由保守派。激进派认为,要压制中共的邪恶,推翻习近平政权,只能靠特朗普和特朗普当政下的美国;保守派则认同美国共和党的保守理念,认为中国只有基督化,这个国家和民族才能得救。两者都把改变中国的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
  尽管自由主义“挺川派”的一些人士对特朗普本人也素无好感,甚至对美国社会因特朗普加剧撕裂也颇感惋惜,但即使对他们——这部分人在整个“挺川派”处于少数——而言,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这套政策和做法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尤其赞同和支持特朗普政府和美国鹰派对中国的全面对抗和极限打压,认为总算把自尼克松以来的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共/中国的绥靖政策改过来了。在他们看来,民主党和美国的建制派,在过去40年同中共勾连,养肥中共,把中共培养成自己的敌人,对中共与自由世界为敌的本质认识不清。拜登作为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在遏制中共上无所作为,以他对中国的认知,如果当选总统,美国的对华政策恐又回到过去的勾连老路上。而特朗普,不管他个人的言行多么粗鄙,也不管他曾经如何和习称兄道弟,是他发起了对中共/中国一轮又一轮的超强打击,这是美国历届总统尤其民主党政府做不到的,所以必须无条件支持特朗普,在美国大选的关键时刻,反川者不论出于任何理由,都不对,是在帮助中共。
  换言之,自由主义群体的“挺川派”看不到或无视特朗普对美国民主的破坏和美国社会的撕裂,特朗普如何对待美国不重要,他们只关注他如何对付中国和中共,只要能像特朗普这样反共反中,他们都支持,他们之所以反对拜登,是因为他们基于拜登以往的经历和民主党的理念,认为拜登不可能有特朗普这样坚决和激烈的反共反中态度。
  自由派中的“挺川派”反共反中到如此地步,正是自由派的“恨川党”担忧的。后者在反共的态度上其实和前者一致,他们也关注和支持特朗普的反共,但更关注特朗普本人的道德品行及内外政策与做法对美国民主灯塔的破坏作用。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反科学、反移民、种族主义,视媒体和政治对手为敌人、对联邦官员强调个人忠诚、对盟友和伙伴也乱打一通等等做法,以及政策上的反复无常和个人道德的瑕疵已对美国民主造成了很大破坏,让美国的国家形象在世界受损,导致美国影响力即使在盟国也有很大下降。如果再让特朗普当政四年,由于没有了连任压力,以他随心所欲的个性和具有的破坏力,不是去努力弥合国内分歧,而是制造和扩大对立,美国社会的撕裂会到何种程度,真的不好预估,搞不好很可能出现“民主内战”,美国在全世界会进一步陷入孤立,民主灯塔将会暗淡无光。而这正是全球独裁者乐于看到的结果。如果美国陷入无休无止的党争和内乱,也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实力,长期看非常不利和中国的竞争,更别提打倒习政权和中共了。所以在“恨川党”看来,美国要真正遏制和打败中共,自身的民主体制要起到榜样作用,用榜样的力量照耀中国人民,让民主灯塔在全世界发光,只有这样才能团结和带领西方民主国家共抗中共,而特朗普在台上,只会继续起到破坏作用。
  这里涉及如何评估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新冷战是否起到应有的打击中共/中国的效果。“挺川派”显然认为效果很好,因此要再接再厉,一鼓作气,把中共打趴下。他们反对拜登和民主党,倒不一定是说拜登不会反共,而是对拜登反共的力度和方式没有信心,从而很可能让中共得到喘息之机,最后使反共大业半途而废。“恨川党”则没有“挺川派”这么乐观。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往往同个人的理念、经验、信息和看问题的角度密切相关,也许既不像“挺川派”认为的只要持续强硬对抗中共,过不了多久它就得倒下,也不像一些人认为的没起到什么作用,真相可能在两者之间。
  但不管怎样,现在是拜登胜选,让人遗憾的是,“挺川派”相当一部分人,还在制造和传播各种不靠谱的消息,抹黑、攻击拜登和民主党,这让中国的自由派和海外民运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差不多沦为一个笑柄。此种情况只会有利中共。自由派这几年在中共的打击下,无论在知识圈还是舆论界影响力急剧下降,现在内部又互怼消耗,多数站队特朗普,指责美国总统选举的公正性。选举民主是西方民主的基石,如果美国这次总统选举在“挺川派”眼中毫无公正可言,拜登窃取总统之职,那么他们苦心要为中国争民主又有什么价值?这不正应了中共的一贯抹黑:美国民主是虚伪的,中国没有必要学西方民主。
  所以,中国自由派若不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思维模式,把基点放在自己的抗争上,而不幻想有一个特朗普式救世主,团结对共,避免内耗,将会在中国社会和民众中进一步被孤立和边缘化,中国的民主不是更快到来而是更为遥远。


  近期图文: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不管谁赢,保持平静”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政治不可能变出天堂,却可能造出地狱  
  
竞选的众声喧哗中寄望于靠不住的良知  
  
美国与中国的右派、左派、极左和白左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吗?  
  
从美国政治百年大变局的视角看今年大选  
  
在热狂的日子里须要保持镇静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降  


浏览(1231)(4)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ugeren留言时间:2020-11-10 20:04:02

不过,从世界各主要国家首脑都向拜登祝贺任美国新总统,但独缺习近平,可以根据“非白即黑”的思维,说川普与习近平仍然是好朋友,仍然是穿一条裤子还嫌肥的关系?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留言时间:2020-11-10 18:02:15

对不起,码错了俩字,重发一次。

其实中国朋友表现出的痛心疾首还是喜形于色部分原因可能是脱胎于祖籍国的传承。在那里当权者看着不顺眼的几十年前基本杀光算完。在这里就是四年以后还回来。初来乍到的不习惯可以理解。经过几场的还这么激动。应该在美国算白混了。想办法早点想明白为好。否则以后的日子你还是没法过!须知你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后面都有相当的民意支持。这个制度解决的只是在下一个四年里施政的重点应该偏于哪一方?非要想成是你死我活?毛病在你自己。

回复 | 1
作者:西边的雨留言时间:2020-11-10 17:50:21

其实中国朋友表现出的痛心疾首还是喜形于色部分原因可能是脱胎于祖籍国的传承。在那里当权者看着不顺眼的几十年前基本杀光算完。在这里四年就是以后还回来。初来乍到的不习惯可以理解。经过几场的还这么激动。应该在美国算白混了。想办法早点想明白为好。否则以后的日子你还是没法过!须知你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后面都有相当的民意支持。这个制度解决的只是在下一个四年里施政的重点应该偏于哪一方?非要想成是你死我活?毛病在你自己。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fangbin留言时间:2020-11-10 17:17:54

【sparker,提到反共与美国宪法相关了吗?】

这位精英人士:怎么到了海外,中文就还给语文老师了?你的中文是在海外学的?

这是Sparker的原文:

【这些挺川的反共人士令人可笑的和可悲的是,他们认不清那个独裁者其实内心并不反共。】

这里的“那个独裁者”指的是谁,应该很清楚了吧?应该不是指习近平吧?

所以,选美国总统,不按照美国宪法来选,还要按照中国宪法来选吗?

这里面的逻辑虽然有些绕,但也不至于绕到看不懂的地步吧?

所以,看来你的数学不好,而逻辑学水平嘛虽然没有到零的水平,但是接近零,比我零水平高一些。

这样说,没有冤枉你吧?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gugeren留言时间:2020-11-10 16:01:51

美国宪法有哪条说是:美国总统必须反(中国/美国)共产党?

匪夷所思,数学很好。逻辑学等于零。sparker,提到反共与美国宪法相关了吗?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留言时间:2020-11-10 13:59:10

这次选举,把华人分化成为27个群体。这样很好,再也没有人可以声称自己代表北美华人了!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留言时间:2020-11-10 13:58:16

回复 | 0
作者:xpt留言时间:2020-11-10 13:46:42

在我最近的一篇帖子里(见

美国大选教给国人些什么

我说过同样的观点:

“美国总统竞选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创普和拜登都是爱国者。他们的争执和竞争都是从要“优化”自己从政的角度,而不是像诸多华人和国人理解的,一个是王、另一个是寇;一个爱国, 另一个卖国。看看有批华人以中共的观念去诋毁另一个竞选者的作为让人作呕。”

这个是中国人受共党斗争文化洗脑的结果。 走了半个地球也没变。现在找到了一个“新世界”来玩这套早就是垃圾的东西。


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只有等到这些人都死了。


回复 | 5
作者:广东人.留言时间:2020-11-10 12:18:29

一如既往,这种所谓的政治派系的划分,仅限于知识分子内部,知识精英阶层,而脱离基层民众基础。

在美华人传统上偏向民主党,近年来的改弦易辙,转向保守派不仅只是意识形态的认同,更是出于实际利益。从文化和生活形态来看,华人多注重传统文化艺术教育,最明显的,比如华人子女学钢琴,这种传统音乐艺术,己多被美国人放弃,华人乐此不彼。华人这种对传统的生活方式,传统教育方式,传统的安全安稳感的向往,被进步党一系例运动,一系例政策和政治导向压制破灭。因此,华人强烈反应也就不难理解。

并非华人政治取向变了,而是进步党派政治方向大幅改变。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sparker留言时间:2020-11-10 11:55:49

【这些挺川的反共人士令人可笑的和可悲的是,他们认不清那个独裁者其实内心并不反共。】

这个说法有些好笑。

好笑之处是:这位身在美国(至少是在海外吧?)心仍然在中国。

选举美国总统,要管他是不是反中共还是拥护中共,是不是有些好笑?

这算哪条标准啊?有写入美国宪法吗?

美国宪法有哪条说是:美国总统必须反(中国/美国)共产党?

本人没有找到这条宪法修改案。



回复 | 0
作者:sparker留言时间:2020-11-10 11:05:44

我有一个观察,那些挺川的反共人士(包括轮子和一些民运)似乎有个共同点,即内心已经充满/占满了太多对中共的仇恨,多到把常识和理智都抛弃了。指望一个独裁者去替他们复仇,忘记了自己反独裁的使命。

如果这个独裁者是真的反共(如希特勒),也就罢了。

这些挺川的反共人士令人可笑的和可悲的是,他们认不清那个独裁者其实内心并不反共。

回复 | 1
作者:gugeren留言时间:2020-11-10 10:06:05

当然,文章中讲的是中国文人中的分裂和撕裂,但是老高从川普一上台起就一直在那儿宣传美国的分裂和撕裂,所以,虽然说的是中国,指的还是美国。所谓指桑骂槐是也。

老高,是吧?


回复 | 0
作者:fangbin留言时间:2020-11-10 10:03:23

所以,中国自由派若不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思维模式,把基点放在自己的抗争上,而不幻想有一个特朗普式救世主,团结对共,避免内耗,将会在中国社会和民众中进一步被孤立和边缘化,中国的民主不是更快到来而是更为遥远。

我语文不好,这句话有点儿读不懂。

普遍的你死我活,普遍的的与共产党相同的思维方式,并以此处理原本属于正常的认识过程的分歧。在反共的名义下,乌合之众的法论,满嘴谎言的郭文贵,编造离奇案件的路德,还有高端人士何清涟都神圣地聚集在一个屋檐下而各怀鬼胎。中国民主之路不是更为遥远,而是根本无法起步。

回复 | 0
作者:gugeren留言时间:2020-11-10 09:56:22

邓聿文,查了一下,又是一位中国的学者专家!

文中几个论点:

1】分裂-撕裂,是好是坏?属于民主还是不民主?宣称美国是民主的灯塔,却在那儿大肆宣传美国的各种分裂-撕裂,是不是由明捧暗贬的意思在内啊?希望这是我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2】在美国,一样地,也是“大学、媒体、各种非政府组织、自由职业者等传统上由自由派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行业,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川和挺拜”他们的对立面,就是挺川派,是些什么人呢?那就是不属于上述提到的那些精英人物嘛,例如,文化较低(没有博士学位啦)、生活水平较低(生活在大城市的downtown、农村)的美国低端的人们。那些精英人物可能背地里赋予他们“白垃圾”、“红脖子”的雅号。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马上新闻] 习近平蔫了!川普接下来必做的三件大事!
  • 东海一枭:为什么大量国人支持特朗普/RCP撤回決定 拜登失去總統資格票數等等9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