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圣经》里的三种狗/天主教徒三权全揽/这次大选结果将决定美国基督教文明的生死
發佈時間: 11/20/2020 1:58:04 PM 被閲覽數: 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圣经》里的三种狗


井中蛙的博客 
以马内利
2020-11-19 19:27:51

            《圣经》里的三种狗 

圣经里用的比喻,都是根植于以色列人深厚的民族文化,与他们的风俗习惯息息相通,我个人所看见的是,神默示的每一句或每一段经文,所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准确地或者尽可能接近神所表达的“这一个”意思呢,一个根本的方法,就是把相关的经文放到彼时彼地彼人的大背景去查考,联糸上下文或一章一卷甚至整本圣经去把握,任何断章取义或是仅从本民族文化去想当然,都有可能是张冠李戴,错解谬解神的意思。 

比如,狗,中国人将人比作狗,几乎都是骂词,狗苟蝇营、狗皮膏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屁不通、狗急跳墙、狗胆包天等等,但以色列人将人比作狗,却不含骂的意思,而是把狗当作不是同心或者不是本家的外人,仅仅称为外人而已,不是骂。如果你按照中国人的思维去理解这个比喻,那你就会疑惑“耶稣为什么骂人呢?” 

下面是我读经偶得,谈谈圣经里的三种狗。 

第一种狗。“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彼后222 )这种狗是比喻从邪道转正道,然后又从正道返回邪道的人。也就是说,他们原来是不信耶稣的,“但从前你们不认识神的时候,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 (48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22)后来认识神了,悔过自新了,成为新造的人了,尝过主恩的滋味了,也常常称“主啊主啊”的,但是,后来被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夺去了,或是被假先知迷惑了,离经叛道了,不信耶稣了。这种狗的结局是“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1026) 严重的,可能被丢进地狱里,“耶和华对摩西说:‘谁得罪我,我就从我的册上涂抹谁的名。’”(出3233 

第二种狗。“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太 76 )这种狗是比喻从来没有信过耶稣的,没有尝过主恩的滋味。“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徒 751),他们虽然多次听说过耶稣这位救主,但总是不信,基督徒要给他传福音,他立马就打断人家的话语,连连摆手连连摇头说他不听,一听福音就烦,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骄傲无比,哈哈,这种狗我见太多了。我们教会一位中年姐妹,传福音给她哥,次数多了,她哥就发火了:“你信你的耶稣,不要拿这个来烦我!”因为这种狗从来没得过圣物,每每圣物送到面前他就逃瘟疫一样躲闪,拒不接受,所以神就说不要把圣物给狗。 

第三种狗。“他回答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妇人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啐渣儿。耶稣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他女儿就好了。”(太15:2628)这种狗就是愿意接受真道的外邦人。因为耶稣的使命是先救以色列人的,还没有实施救赎外邦人的计划,“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524)这位迦南妇人是加塞进来的,她是没有份额享受耶稣手中的“饼”的,但她信心很大,于是,耶稣还是把圣物给了这种狗。




文学城 天主教徒三权全揽,美国历史首次

天主教徒三权全揽,美国历史首次

       
  

                 当三权分立变成天主教徒的峰会

       拜登即将成为肯尼迪之后第二个天主教徒总统。一个信天主教的首席大法官将带他宣誓就职。这里不是拜登的祖籍地爱尔兰,可是最有权力的人却都是天主教徒。众议院的掌门人佩罗西也是天主教徒。拜登的到来使美国著名的三权分立变成了天主教徒的峰会。


       九个最高法院大法官里,竟然有七个是天主教徒(或者说六个半,因为高萨驰是英国圣公会/天主教)!川普任命的三个全是天主教徒,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是天主教徒。拉丁裔的索托马约自然是天主教徒。还有两个是托马斯和阿利托。布雷耶和卡根是犹太教徒。新教徒建立的美国在2020年居然没有一个高院大法官是新教徒!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理论似乎已经站不住脚了。


       这个现象很有意思。任命大法官最注重的因素是党派倾向和口碑,偶尔考虑性别和种族,而宗教似乎从来不是考虑的因素,这使得川普任命的三个大法官没有因为宗教信仰被自动剔除。天主教反堕胎,那么大法官可选人中的天主教徒大比例会在保守派阵营。大法官可选人要有深厚的法哲学功底。天主教有哲学味,天主教大学的哲学系比较强。天主教徒应该有优势。据说美联储的历任主席都是犹太人,现在最高法院被天主教徒和犹太教徒主宰。当一个机构以才干而不是其他因素去搞平衡,调比例就有可能出现某个种族,某个宗教集中的现象。


       那么在国会里天主教徒占多大的比例呢?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对116届国会议员的调查。天主教徒占21%,远低于新教徒的48%。这表明民选官员更体现选民的宗教信仰构成。最高法院大法官历来是美国职业声望调查中最受尊敬的职业,可以说最高法院是最能体现选贤任能制度的机构。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精英举荐的精英,而众议员是民众选出来的。二者的区别就是金鸡奖和百花奖的区别吧! 

      天主教徒移民先是19世纪的爱尔兰人,然后是意大利人, 波兰人,现在是南美人,他们饱受歧视,终于熬出头了。天主教徒的成功给左派的多元主义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三权中a天主教徒占了2.2,说他们如日中天,主宰美国,不算过分吧!







昨天晚上,最高法院大法官Samuel Alito 在Federalist Society的会议上通过视频发表演讲,专门谈论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一听再听,真是享受。说实话,我在美国感到最幸运和幸福的就是能够享受无论是从书籍还是从时事中得到的各种睿智的思考,我非常享受在基督教信仰影响下的人类智慧的思想。

Alito 大法官不忌讳谈论在新冠肺炎疫情被整个社会完全justify的各种行政措施,深深地刺痛了左派的神经,却让我感到如沐春风!他提到各种政府行政措施“在新冠疫情期间对个人自由的超乎想象限制(unimaginable restrictions on individual liberty)” ,同时也提到了在堕胎权,同性婚姻,以及宪法第二修正案(拥枪权)等事上不合理的侵犯宗教信仰自由和个人自由的情形。美国社会是个法治社会(rule of law society),在这样的社会,无论是个人,团体还是政府,都承担维护法治的角色(We the people – individuals, institutions, and governments – all play a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rule of law)。没有任何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可以超越法律,都在法律面前平等,都对同样的法律负责,有公开公正程序执行法律(where no one is above the law, everyone is treated equally under the law, everyone is held accountable to the same laws, there are clear and fair processes for enforcing laws)。

大法官的讲话完全符合美国的法治精神,但是却遭到了左派们的强烈反对,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谴责(注意媒体用的是condemned一词)他的讲话是赤裸裸的党派发言(nakedly partisan),另一位民主党参议员说这个演讲是十足的党派十字军(full-on partisan crusader),更有组织呼喊要求改革最高法院。如果你听了Alito大法官的演讲,你可以明白他说的正涉及到目前美国政治走向——拿走公民手中宪法保证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些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反对者不从法律角度理解,却从政见角度批评,这才是目前美国面临的严重问题。

在Alito大法官发言快结束的时候,他引用了一段前美国著名法官Learned Hand的一段话作为结束,这段话是:“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让我把Learned Hand法官在“The Spirit of Liberty”演讲上的这段话我再引用全一点:

“I often wonder whether we do not rest our hopes too much upon constitutions, upon laws, and upon courts. These are false hopes; believe me, these are false hopes.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While it lies there, it needs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to save it. And what is this liberty which must lie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It is not the ruthless, the unbridled will; it is not freedom to do as one likes. That is the denial of liberty, and leads straight to its overthrow.”

在美国大选前,我个人一直希望川普总统能够有第二任,但是我对美国的未来并不抱多大希望,我认为川普总统即使连任,他在任能做的只能像海明威小说《老人与海》中的老人与大海搏斗的结果一样,老人最后拖回岸的是一句大鱼的头尾和骨架,川总能保住的是美国的法律框架,但是这个国家建立这个法治框架的信仰(如同鱼的生命)离开了,民众变了(只剩骨架无肉,那个法律针对的人群没了)。Learned Hand 看到了这一点,他说,不要对宪法,法律,法庭抱多大希望,自由,在人的心中,如果在那里死了,无论是任何宪法,法律,还是法庭都不能拯救它。当它还在人心中的时候,你不需要宪法,法律,法庭来救它。在人心中的自由不是无理由无节制的任意而行的自由,自由不是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那是否定自由,并且直接导致推翻它。

美国的自由,是在美国宪法之下的自由,不是任意而行的放任。如今,左派看见法律成为他们的意愿(will)的阻挡的时候就想推倒这个法律,大家想想是什么结果?——是最后失去自由!

最后,我把大法官Samuel Alito演讲的视频链接在这里,欢迎大家去听,并且请来这里分享你的感受。请从13:46开始播放。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这次大选结果将决定美国基督教文明的生死

作者:chineseman  于 2020-11-13 --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评论

 

美国文明已入暮年,川普能否力挽狂澜?上帝给川普的磨难,能否拯救美国?

作者:刘忠良,著《大国危途》

首发:新世界观察(NewWorldWatch

盛极必衰!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趋向于死亡。创建现代先进文明的欧美国家,已经进入文明濒临死亡的边缘。在欧美,创建白人基督徒的比例越来越低,黑人、穆斯林、低端移民的比例越来越高。欧美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价值观结构正在持续恶化,趋向于文明的死亡。而欧美精英利益集团,也纷纷以自私的利益毁掉欧美文明的未来。无论是左派以引进低端移民收割选票,还是大富豪以全球化利益而掏空国家产业,欧美基督文明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堕落、自毁之路。川普的出现,是否能拯救美国文明,还是保守主义对文明拯救的最后挣扎?

2020年美国大选的大量作弊,其实这就是美国堕落、自毁的前兆!到目前为止,已经查明16种作弊行为:

1、一人多票;

2、死人票;

3、将川普的票弃票于野;

4、非公民投票;

5、马克笔废票;

6、点票员改票;

7、偷盗选票;

8、过期选票盖选举日邮戳;

9、拒绝共和党监票员入场监督;

10、木板遮窗户进行黑屋点票;

11、点票软件频出错把川普票变成拜登票;

12、输错数字,给拜登票多加0

13、故意暂停延迟计票;

14、不计军人票;

15、午夜幽灵票;

16、利用政府公民信息帮30%的常年不投票的公民代邮寄了选票。

民主党和大富豪利用上述手段,将一个腐败的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川普说:“他们正试图窃取选举。我们永远不会让他们这样做。”如果利用造假操纵选举就能赢得总统大选,那美国的民主也就真的死了。因此,川普必需为此战斗到底!这是为捍卫美国的伟大共和民主制度,这是挽救美国国父们的伟大遗产。

现在的美国,已经形成民主党、华尔街金融富豪、硅谷互联网富豪、左派知识分子和媒体所组成的邪恶联盟,他们正在摧毁美国文明的未来。民主党为了选票,不断引进黑人、穆斯林、拉美非法移民,彻底改变美国人口结构和信仰结构。华尔街金融富豪和硅谷互联网富豪为了全球化的利益,让美国“产业空心化”。左派知识分子和媒体,为了他们的乌托邦梦想,一直给美国年轻人和美国人民洗脑。大富豪一边操纵民主党,又一边操纵媒体,组成以大富豪为核心的“深层政府”邪恶联盟。

 

2016年川普竞选总统时,就说要抽干华盛顿的沼泽,推翻既得利益集团对美国的统治,把权力还给美国人民。这些高层精英原本嘲笑川普,认为川普无法赢得大选。结果,川普在觉醒的美国人民支持下竟然意外赢得总统大选。于是,邪恶联盟就开始以“通俄门”构陷川普,千方百计要把川普赶下台,想尽办法阻碍川普施政。但是,过去三年,川普执政业绩非常好,更加赢得美国人的青睐。这下,邪恶联盟真的慌了。于是,他们就在2020年大选上做手脚,妄图通过操纵选举把川普赶下台。

有人不理解,民主党作为代表穷人和工人阶级的左派政党,怎么和这些资产阶级大富豪“勾结”在一起呢?利益!民主党引进低端人口和非法移民,不仅能给民主党带来大量选票来源,也降低了大富豪企业的劳动成本。同时,全球化给大富豪带来更多利润,但“产业空心化”让中产阶级变成穷人,就更加依赖民主党的福利政策,即变成民主党的选民。因此,民主党和大富豪的利益是一致的。于是,他们因为利益而组成邪恶联盟。

这次,邪恶联盟疯狂的操作选举,逼着川普下台。这让很多正义的川普支持者很伤心。或许,这正是上帝的巧妙安排。“上帝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邪恶联盟操控选举,从上到下就把他们暴露在法律惩罚之下。如此一来,川普所带领的正义联盟就可以把很多邪恶分子一网拿下。

 

经过这场不幸,川普和正义联盟将更加愤怒而团结,美国人民也将更加觉醒。通过这次操纵选举的教训,川普将改革美国的选举制度,斩断邪恶联盟的手脚。比如,限制大富豪和民主党联手操纵选举,整顿左派控制教育和媒体。

四年前,川普作为一个商人而当选总统。在发展经济和争取贸易利益方面,川普是好样的。但是,由于缺乏政治经验,川普的政治谋略有些匮乏。经过这次历练,川普的政治素养更加成熟,将更能团结美国人民打倒既得利益集团邪恶联盟。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场选举大战的磨难和对邪恶集团的打击,这将给川普带来保守派挽救美国而争取时间。按照目前美国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和价值观结构,已经非常不利于共和党和保守主义。经过左派的洗脑,很多白人以“自由、平等、博爱”的名义支持民主党,俗称“白左”。民主党污蔑共和党是“种族歧视”,并以福利和宽松移民吸引黑人、拉美人、非法移民及底层亚裔。这导致民主党的基本盘非常强大。只有让更多美国人觉醒,才能暂时扭转对共和党的不利形势。

目前,美国文明的形势已经非常危险,危险程度超过1861年的内战。因为1861年的美国内战,无论双方最终谁胜利,美国都还会是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但是,这次如果民主党胜利,美国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或将逼进死亡的临界点。也就是说,超过这个临界点之后,美国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再也无法自救,原来的美国从此死亡。就像中东的黎巴嫩,原本是基督教民主国家,现在变成穆斯林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再也不可能是以前的黎巴嫩。

1950年时,白人占美国人口的90%,保守主义者们不必担心美国文明的危机。但是,随后美国白人所占比例持续下滑,左派思想在美国持续泛滥。随着左派逐步控制美国的教育和媒体,美国的保守主义越来越弱,年轻人越来越左倾化。到2012年,白人新生人口已经低于50%1960年,世俗主义者在美国总人口中占比低于2%2019年,美国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则达到了26%。虽然2019年的基督徒人数仍占65%,但在过去10年中下降了12%随着美国人口结构、信仰价值观结构的变化及左派思想的传播,美国越来越脱离美国建国精神和基督教新教信仰。

 

目前的美国面临两大危机。第一个是表面的危机,也就是建制派的既得利益集团企图继续掌控美国,包括民主党及其背后的华尔街金融富豪、硅谷互联网富豪。他们企图继续通过出卖美国的未来而获取利益,阻止川普打破他们的既得利益。但是,美国已经这样很久了,并未触及美国的立国根基、文明根基。比如,从1920年代开始,美国华尔街和大企业为了经济利益,就通过投资、贷款、贸易等支持纳粹德国和苏联崛起。虽然出卖了美国的未来,让美国在后面付出很大代价,但并没有触及美国文明的根基。

目前,美国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人口结构、信仰结构、价值观结构的持续恶化。创建美国的白人比例越来越低,也就是价值贡献者比例越来越低。智商和文化发展程度较低的族群,人口比例越来越高,也就是渴望福利的人口比例越来越高。创建美国的基督徒比例越来越低,美国传统信仰和价值观面临危机。无神论、自然神论、不可知论和穆斯林的比例越来越高,美国传统信仰根基和价值观根基面临被颠覆的危险。创立美国的建国精神信仰者和捍卫美国文明的保守主义比例越来越低,美国传统价值观面临危机。左派的人口比例越来越高,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价值观根基正在崩塌。

目前,左派早已经控制了美国的教育和媒体。在美国,约90%的媒体倾向于左派,几大主流互联网媒体全部支持左派(如TwitterFacebookYouTubeGoogle)。2005年调查数据显示,美国大学72%的教师是“左翼自由派”,15%是“右翼保守派”。从党派来说,50%的教师支持民主党,11%支持共和党。这种严重失衡在著名大学中更加显著:87%倾向于左派,13%倾向于保守主义。1984 年调查时,高校老师还只有39%是左派。由于左派控制教育和媒体,导致美国年轻人被左派思想严重洗脑。大量左派思想的年轻人成为新选民,而保守主义的老年人却逐步死去。传统价值观的美国正在濒临死亡,美国将不再是原来的美国,就像黎巴嫩不再是原来的黎巴嫩。

信仰和价值观是制度的文化根基,人口是制度的生命载体。如果文化根基毁掉了,相应的制度就等于建立在流沙之上。比如,伊斯兰教国家的民主,会有真正的自由宽容与宪政吗?如果制度的生命载体毁掉了,比如低智商且懒惰的族群主导国家,制度的运行效果将大大折扣。比如,当占南非人口80%的黑人主导南非民主制度时,白人农场主的权利被肆意侵犯,南非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其实早就死了!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说:“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而左派民主党,正是要彻底颠覆美国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和价值观结构,让美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失去人口基础、文化基础和价值观基础,进而彻底摧毁美国文明!

如果川普不能打赢这场邪恶联盟系统性造假的大选,这将是美国最后一次自由的大选。这不仅是美国操控总统选举的开始,也是美国失去自由民主宪政与正义价值观的开始,更是美国文化彻底堕落的开始!这是美国宪政与美国文明的生死存亡之战,川普必需赢!

 

但川普赢了总统大选也并不代表美国的胜利,因为美国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价值观结构在持续恶化,美国文明其实已经濒临死亡。如果不能通过和平方式解救美国文明,那么最后美国白人民兵组织只能用枪重建美国!否则,美国就是“法国+巴西+南非”,再也不是国父们所创建的美国。虽然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但美国文明在慢慢走向衰亡。

也许有人会问:“白左”思想和黑人穆斯林摧毁欧美白人基督文明,对中华文明有好处吗?我只能提示一句话:文明人是文明人的朋友,野蛮人是所有人的敌人!一个文明的衰亡,对另外一个文明来说则是“唇亡齿寒”!“白左”思想可以祸害欧美,传入中国变成“黄左”也会毁掉中华文明!

当年英国入侵中国,是打开中国的封闭国门,拉开结束清王朝的序幕。但俄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维也纳疑发生恐袭 枪手在教堂附近开火至少7死/基督徒投票只需扪心自问一个问题
  • 貴陽恩澤教會信徒聚會遭沖擊傳道人被拘/1字架与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