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黄炎培黄山行摄记/登上黄山尖/以光明驱走黑暗,以善良战胜邪恶
發佈時間: 11/15/2020 12:30:22 AM 被閲覽數: 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来源: 2020-11-14                

引子

1914年的5月1日,黄山迎来了一支特殊的考察队,领头人是著名的教育家黄炎培,他当时以申报记者的身份在各地考察,因久慕黄山之名,特聘摄影家吕颐寿(字天洲)随行拍摄,@图游华夏网根据黄炎培先生所写的《黄山游记》一文,对照搜集到的原版照片资料,精心解读分享给读者朋友们。

一、黄炎培为何要拍摄黄山?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1913年的黄炎培

1878年,黄炎培出生于江苏川沙县(今属上海),1905年参加同盟会,民国成立后,被任命为江苏省教育司长,他在任期间,主张教育要和学生生活相结合的理念,提倡学校要与社会实际相联系。

1914年2月,他开始在中国各地考察,5月初到达徽州,一直以来,黄山的登攀之难、景色之美,并不为国人所知晓,也许,这正是黄炎培从教育的角度,将黄山拍摄出版成书的初衷,从而为我们留下这32张极为珍贵的黄山真实影像。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封面

民国三年(1914年)5月1日至6日,黄炎培携同乡好友顾志廉、摄影家吕颐寿,及几位挑夫、导游完成了黄山登攀,此行结束后,他写下《黄山游记》发表在当年的《小说月报》上,并由商务印书馆于11月出版了《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摄影一书。

以下各节,将以黄炎培所著文字刊登照片与吕颐寿所拍实景照片,按照时间顺序全部陈列,因《黄山游记》一文原文较长,我们只摘录部分文字解读(感兴趣的读者可自行阅读图片文字)。

二、《黄山游记》之5月1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一页

黄炎培在《黄山游记》开篇写道:

五月一日,微雨。自屯溪北去黄山下,可百三十里,须两日乃达。午前八时,雇肩舆三,舆夫六,挑子一,冒雨以行。十五里至东关,又五里至梅岭,入歙县境。又十里至西溪南,渡西溪无船,用竹筏载肩舆以过,稍欹便覆,幸无恙。又十里,至潜口。又十五里,至容溪宿。凡行六十五里。自潜口以上,远山四逼,过佛子岭,入万山中。容溪出容成峰下,云气蓊郁,义无导者,莫能指峰名也。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我们根据黄炎培先生文中的记载,绘制了卫星地图的路线图,那个时代,交通基本靠走,他们三人雇了3顶轿子,6各轿夫,还雇佣了一个挑夫挑行李,一天的时间也只能走上50里不到。

三、《黄山游记》之5月2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二页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二日,雨不止。晨七时,行十五里,至下舍。又十里,度山口岭,至山口村。又十里,度砧岭、黄土岭,至杨村。行五里,至吴村。又十五里,至芳村。雨止日出,游兴勃然。又十里,至汤口,日晡矣,群峰列眼前,苦不能名。舍舆步行五里,至紫云庵。天黑。叩寺门入,未几,月大明。是日行七十里。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黄炎培一行5月2日晨7时从容溪出发,到紫云庵(今为黄山温泉疗养院)时天已黑,幸运的是此刻黄山月亮高挂,天气放晴,当日山岭穿行约走七十里路。

当晚,黄炎培为规划次日登山事宜,认真研读前人的《小方壶斋·黄山游记》中线路,又询问紫云庵的僧人性海,其年纪七十三岁,但只到过文殊院(今玉屏楼),性海告诉他这十年间,极少有人登黄山,而黄炎培曾听闻有美国人和日本人登过黄山,性海和尚说确有此事,但未曾碰面。

此时,另一僧人果证自告奋勇愿当导游,但最远只去过狮子林,黄炎培欣喜之余,为谨慎起见,又雇了另外一名当地陈姓向导,安排妥当后,整夜在泉声如雷中入睡。

四、《黄山游记》之5月3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三页

三日,晨起,华氏表仅五十二度,视山巅降二十度矣。未携棉衣,幸能支持,乃浴于汤泉。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后图字略)紫云庵,这幅照片是吕颐寿在5月3日晨出发之时所拍,一位僧人站在寺庙偏门外,双手合十,应该是为他们送行祈福。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青龙潭及小补桥

汤泉与紫云庵俱临青龙潭,其上为紫云峰,庵当其腰,泉其趾焉。自汤口来,西北缘潭左行,将至庵,有桥跨潭,曰小补。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3:紫云峰下温泉

过此右行,即抵汤泉。泉深三尺,池长一丈五尺,广半之,洼山腹,覆池之半,外蔽以亭。凡温泉多含硫磺质,相传此独含朱砂质。池旁壁罅注入冷泉一缕,故温度不高,恰适于浴。既浴,向文殊院进发。

黄炎培用这段文字描述了黄山四绝之一的温泉胜景,大家并亲身体验了一次温泉浴。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4:紫云峰下瀑布

僧果证,挑子二,临时雇挑子一,导游者一,僧系童子一,与余辈三人而九,皆足芒鞋、手竹杖,鼓气首途,向庵后右偏行。不数武,倏见瀑布二道,当寺后,直白峰巅下注绝涧。僧曰,此名罗汉级。瀑布之旁,有石级可拾以上,今为瀑路矣。其水清绝,发自天都峰。

黄炎培一行增加人员共九人开始进发,他在文中描写的瀑布未见名称,据推测应该是如今的百丈瀑。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5:慈光寺,因位于朱砂峰下,寺名原为朱砂庵,说到此寺,倒有一段佛界奇缘,据传明朝的五台山僧人普门受文殊菩萨指引梦见奇山,从此他南下寻访,终于在黄山应证,从而发愿在黄山凿路修建寺庙,后被明万历帝敕为“护国慈光寺”。

循石级曲折上,约三里,而慈光寺至。慈光寺,明万历年建,实黄山最古之佛刹。

图6:自慈光寺望天都峰。

入寺即见诸峰高耸云表,中天都、东紫云、西朱砂,而朱砂正当庵背,盖一路为密树所掩,至此豁然开朗也。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7,天都峰绝壁,这是将上天门坎图中所遇的峭壁。

自寺后,右偏望天都、朱砂两峰间,上路渐艰仄,实非路也。两崖间地稍陷,群石实之,大者如牛、如象,小乃如鼠、如蚁。其上林木蔽亏,时有流泉侵及足际,跬步必谨。遇大石当路,行者自其下蛇行以过,曰碰头石。又有一石尤大,高可数丈,其长维倍。

今有黄山而不能游,游焉,惮艰阻,不能追幽穷奇,尽天地之胜,是谓不能用,不能战,可耻!行矣哉!其毋怠,毋畏!登大石,摄一影为别。

黄炎培在记述这段行程后,大为感慨,他认为黄山峭壁之石头,或大或小,都是经过无数年风化演变而成,此刻被他遇见,不知再过几千万年,这些大石又将变成细石,而他自身躯壳也不知泯灭何处,后一段,他特别鼓励后人,以黄山之奇绝乃天地之胜景,如果以胆怯之心而不敢登,则是可耻之事,因而要无所畏惧。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8,天门坎,顾名思义,这就是天门的门槛,位于天都与紫砂两峰之间。

天门坎者,两壁夹立,仅容人过,为自慈光寺上文殊院必经之路,远望在天都、朱砂两峰间,抵此则朱砂已与其他诸峰落脚底,而天都依然天半。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四页

自云巢以上,峰巅壁罅奇松无数,干上下拗折,枝皆绝平如掌,有自壁间下垂复折以上,使根反高出其顶者,云气绕之,飘飘有仙意。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9,黄山的标志,著名的迎客松,从目前网络上其它迎客松照片来看,拍摄时间均晚于吕颐寿于1914年5月3日拍摄的此张照片。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笔者2017年11月4日拍摄的迎客松

细细对比,这棵迎客松在100多年之间,还是有不少变化的,旧图左侧第二排枝桠松针清晰可见,新图则无,并隐约可见钢丝绳拉着最下方的枝干。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0,松与石,这里在文殊院洞下方,称为蓬莱之岛。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五页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1,自文殊院望天都峰。

洎上文殊台,全身毕现,方知向摩腹过者,非天都,乃其旁较低之峰曰耕云者是。耕云之顶,有石如鼠,竖耳弭尾。作势奔天都,土人谓之仙鼠跳天都。

黄炎培一行登上文殊台(今玉屏楼前的平台),四周远望,面对壮景,大饱眼福,这张照片的右上山峰为耕云峰,峰顶有只石鼠,正欲跳向天都峰。

图12,文殊院,这处寺院相传由普门大师创建于明朝时的1613年,后毁于火灾重建,1952年再次失火,今为玉屏楼宾馆。

文殊院亦为昔普门大师手创,今存屋三间。昔人有言,不至文殊院,不见黄山面;不至狮子峰,不见黄山踪。院背玉屏峰,左天都,右莲花。玉屏镌“此山尊”三字,又“天地自明”四字,望之大如斗。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3,从文殊院的一线天处,侧望天都峰。

说起文殊院这段行程,黄炎培特别记载了一个贪婪僧人的形象,他就是文殊院的主持德圆,当黄炎培一行饥肠辘辘到达文殊院时,希望寺僧能提供吃住,没想到这个德圆和尚狮子大开口,竟然要十个银元,黄炎培心想我九人还怕你讹诈,就训斥了他一通,同来的果证和尚在旁转圜,德圆也有些畏惧便做了斋饭,后来陈姓向导私下谈论此和尚,说往年两个上海游客来此,德圆和尚收钱后,找向导为其导游,没想在西海时遇到大雾,两个客人与向导失散,二人就此失踪,家属来寻时,德圆竟然否认此事,可见此人心地极坏。

五、《黄山游记》之5月4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六页

夜里大家睡在文殊院的佛龛旁,气温极低,感觉很冷,第二天清晨,黄炎培酌情给了德圆和尚三元四角银元,一行人向莲花峰进发。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4,莲花峰。

莲花之名以其形,旁有峰,如莲含苞未放者,曰莲蕊峰,其瓣之纹理,自顶至踵,长不可度。

图15,莲蕊峰。这张左下侧的石阶上,有一人拄着杖,斜侧身望下而观,虽然照片中未注明是谁,笔者推测应是黄炎培先生,原因其一,作为被雇请的摄影师吕颐寿,肯定会以黄炎培为拍摄对象。其二,通过本文开篇的黄炎培肖像,他留的是平头,与此照中相仿。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6,云门峰。图17,九龙峰。此两图均在莲花峰绝顶上所拍。

西北九龙峰,西侧云门峰与西海也。其南平地,匹练为青龙潭,涧尽于汤口村,为余辈上山之路。窥以远镜,历历如绘。于西北最远处,见九华山,连冈蜿蜒以极于无末。至若较近之莲蕊、耕云、朱砂、牛鼻诸峰,皆须俯视乃见。大地壳上,万山巑岏,而已。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8,自莲花峰绝顶望天都峰,黄炎培登上黄山最高峰莲花峰的绝顶之上,向四周远瞰,豪情万丈,诗兴大发,写了一首《登黄山莲花峰绝顶》:

南条一脉接仙霞,江浙平分两水涯;

读画廿年想云海,攀天今日上莲华。

巑岏俯极三千界,缥缈高承万里槎;

第一兹游快心事,名山大好属吾家。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19,鳌鱼峰。图20,自天海望天都莲花峰。

既下,遂入谷。复上百步云梯,曲折以达鳌鱼洞,皆行绝壁间。出洞逆转,得巨石如鳌形,至此遂入天海,险尽而夷矣。

黄炎培一行从莲花峰下山,从百步云梯到达鳌鱼峰,这一段和如今的黄山路线没有区别。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1,自天海望莲花峰。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七页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2,自天海望北海门。

天海非海也,乃山巅平旷处。黄山有五海,而天海居其中。立天海俯瞰北海门外,一绿平畦,沟渠交错。则黄山北尽处浒村也。偏东闾阎扑地,为太平县城,去此六十里。

从照片中可以看出,那时的天海并无多少树木。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3,狮子林;图24,狮子林前松坞。

狮子林背狮子峰。面光明顶,四同皆山,为黄山兆门锁钥。自天海度光明顶,即至。寺旁奇松无数,后有石台,曰清凉台。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5,清凉台。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6,自狮子林望始信峰;图27,始信峰。

始信峰在二三十六峰外。以余评之,其逋峭奇特,天都、莲花外,当首屈一指。时则落照在山,秀削中益现绚丽,足移我情矣。

 

狮子林仅一僧,扶病出迓,绝可怜。吾友志廉为之医,予以药。欲游西海门,天晚不果。

黄炎培一行从天海登山光明顶,再直下至狮子林(今为黄山狮子林宾馆),当他们到达这座禅院时,发现只有一个僧人在此修行,看见有难得的外客来此,拖着病体都出来迎接,让黄炎培大为感动与怜惜,他提供药品,让同行的好友顾直廉为其医治。

六、《黄山游记》之5月5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八页

五日,今日乃返汤口矣。早起天阴,但云不成海,林鸟啁啾中,杂以嘤喹声,若奏金丝,意即所谓山乐鸟非耶。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8,江丽田琴台。

去始信峰不远,遂上峰顶。将至,得石梁,跨两崖间,一松白崖际横枝梁上作导,曰接引松。过此,自石罅侧行以进,得石台一,是为丽田生琴台。丽田生,清乾隆间善琴者,仪征江丽田,尝隐此鼓琴。

黄炎培这段文字,主要描述了江丽田琴台的典故。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9,扰龙松。图30,接引松。

奇松环绕,清幽独绝。其下为散花坞,遥望得一物,导者曰:“此梦笔生花也。”石矗立,圆而锐,若笔。松破石顶出,复下垂,缭绕之。稽之志,则称扰龙松。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29放大

那时当地向导已将扰龙松称为“梦笔生花”,其本来的石柱如龙,一松立于龙头之上,有戏扰之意,扰龙松之名因而存在地方志中,不过,何时称为李白的妙笔生花,亦无从稽考了。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九页

东南行约六七里,得一溪,天都在其左,余辈则缘溪右石壁行。此石壁,导者称为板壁岭。志书不载,赤识究为何名所误。十五里乃至云谷。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31,萝松。

果证谓,此间有奇树,指以示,则一松同干而异叶。问何名。曰萝松。使人猱斤砍其枝,细视之,则一藤与松合体,其杈桠一为藤,一为松。所异者,此藤附松高枝,并不着土。诗茑与女萝,施于松柏,不意其为合体也。

当他们到达云谷寺后,陪同的果证和尚告诉黄炎培云谷寺旁有一棵奇树,名为萝松,藤与松树合体为一。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图32,九龙瀑。

忽林隙飞出白练一道,跳珠溅玉,声若雷震。导者曰:“九龙瀑至矣。”皆欢呼。舍通路直下斜坡,欲近摄一影。土石松且滑,一失足,溜跌二三丈,伤一指。天洲、志廉皆绝勇,志廉下深谷,手吹丛箐。凡蔽吾目者尽去之。天洲自斜坡上下蹀躞,以位摄影镜,卒取其全影。俸矣哉!如此奇观,余以流数滴血购得之。

黄炎培在九龙瀑遇到了危险,为了拍到和近观瀑布绝景,他们从斜坡进入,没想到由于土石松动,脚下一滑,黄炎培滑下去几丈,手指受伤出血,而天洲(吕颐寿)与顾志廉均不顾危险,一个下深谷扯掉茅草,一个寻找机位拍摄全景,也就是这张九龙瀑的照片非常完美的展现出来,黄炎培也自嘲到这是他花费几滴血换来的。

 

七、《黄山游记》之5月6日行程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十页

清晨,再浴于汤泉,璧还《黄山志》于老僧性海。性海亦出火浣石、木莲果、云雾草、云雾茶为赠,皆黄山异产。

经历了艰苦的登山之行,前夜继续宿于紫云庵,黄炎培一行次日晨,继续洗了温泉浴,和紫云庵僧人性海话别,获赠黄山特产,临别时黄炎培给众僧人留下了书联,其中赠性海僧为:

观止吾同徐霞客

开山汝定普门师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黄山游记》第十一、十二页

结语

写到这里,如同黄炎培先生黄山之行的结束,本文也全部完成,最后还是引用他的感悟与诸位读者共勉:

敬告诸君,慎勿为文章家所欺。凡文章家求其文之动人,往往刻画渲染而不复顾事实。如语高,则曰壁立万仞;语深,则曰下临无底。问何谷何渊,乃真无底者,而万仞不几三倍于世界第一高山喜马拉雅乎?其记游黄山也,往往极道艰险,盖将借以少掩其垂老作襁褓儿之丑,而转溺其能,不复顾后之渎其史而疑骇畏阻也。诸君须知,弱如余者,尚能一行,何足畏者。

对黄先生的这段话,个人浅显的理解就是:实践出真知,凡事迎难而上,这才是顶天立地之人。

史上最早的黄山老照片,1914年黄炎培黄山行摄记

《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出版说明

最后,向黄炎培先生携好友顾志廉106年前的黄山之行,为我们留下黄山最早的真实影像而致敬!更向拍摄这些照片的摄影师吕颐寿先生致敬!



文学城      

以光明驱走黑暗,以善良战胜邪恶

       
  

今年,作为美国大选年,虽然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但选民投票率却创下了百年来的最高记录,总投票人数达到1.5亿,占合格选民的65%,美国人以创纪录的人数参加这次选举,这也是自1908年以来的最高投票率。

但是,左媒一边倒地支持拜登和民主党的选举舞弊,引起了美国民众的愤怒。

11月14日,华盛顿举行了百万人大游行,抗议左媒没有中立公正和民主党的选举舞弊,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最和平的一次共和党人的抗议。

原定中午12点开始的游行集会,一大早就已来了很多人,场面超级壮观,现场人山人海,队伍看不见尽头,却无骚乱、无暴力、也无大财团,只有普通百姓,连活动主持人,也都是普通百姓,万众一心,支持川普。

川普总统也现身宾夕法尼亚大道,他的车队缓缓而过,使参加游行的人群立刻沸腾起来,川普坐在车内向支持者打招呼,支持者们也兴奋地高喊“USA”、“4 More Years”等。

而且,今天在全美各地也有相同的游行集会,但左媒是睁眼瞎不报道。

今天的游行集会意义非凡,沉默的大多数终于不再沉默,展示了他们对川普总统的支持,不接受非法操纵和选举舞弊。

川普的支持者,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和中产阶层,遵循传统的美国精神,坚守法律与秩序,在游行时,商家生意爆满,餐厅门口的食客悠闲的边吃边看热闹。

而拜灯的支持者是全球化的获利者如大财团、华尔街大佬、科技巨头及无底线吃各种福利的难民、非法移民、黑命贵等,在游行时,商家都关门,门窗钉上木板,以防备黑命贵的打砸抢。

对比之下,挺川的游行是和平文明,挺拜的游行是野蛮暴力,谁是真正的民主,一目了然。

以光明驱走黑暗,以善良战胜邪恶!

首发:2020-11-14
修改:2020-11-14

本文同时发表在《我的中国》

先笑看拜登“上台”,再笑看拜登下台

川普必胜,拜登白等

>

 



【回国记14】登上黄山尖 看大自然神笔书写 “公”

向往阳光灿烂的明天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華語世界的保守主義思想者/末代皇帝溥仪:世界上最孤独的孩子,你永远不懂他
  • 胡风落难时的几首诗/怀/念我所认识的一位犹太拉比/11月3日,你和我为谁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