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国处死或监禁多名CIA线人/没有意识形态之分,只有正义与邪恶之争
發佈時間: 11/19/2020 10:29:15 AM 被閲覽數: 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中国处死或监禁多名CIA线人


没有意识形态之分,只有正义与邪恶之争

作者:沙鸥  于 2020-11-17 --贝壳村



         2017年5月22日,纽约时报刊文“中国处死或监禁多名CIA线人,美国在华谍网被毁”指从2010年起,中国政府系统性地捣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中国的间谍行动,在两年的时间里杀死或监禁了十几个线人,让之后多年的情报收集工作处于瘫痪状态。

        2020年10月19日 ,自媒体“路德访谈”早间节目进一步爆料这一过程的细节,是拜登出卖了美国在中国的线人信息,导致60多名CIA情报人员在2012年被杀害,美国在华情报网络被一网打尽 。

        爆料指时任中共总参谋长房峰辉以及解放军、安全部人员杨晖、满永平负责组织了这场屠杀。前国安部副部长陆忠伟秘书李辉在国安部大院被当众枪杀;36名线人在北京一个会议室被集中枪决;另外30多名线人在其他各省市遇害,其中包括天津市国安秘书彤宝国一家三口和孕妇。这些线人大都是在接触机密材料后,认识到中共政权的邪恶和残忍,主动成为CIA线人,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付出了生命代价。

        所有线人都没有经过司法审判即被杀害,是公然践踏国际法的杀俘行为。从路德爆料的细节可以想象屠杀组织者和执行者对这些情报人员的仇恨和愤怒。就像中共宣传他们的英雄董存瑞、黄继光的画面一样,这样的仇恨和愤怒只有面对“敌人”才会产生。那么,在这些凶手心中,被杀害的英雄所属的“敌人”是谁,他们仇恨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

        他们的敌人是美国和美国所代表的民主自由价值吗? 他们害怕和仇恨的是自由世界的“和平演变”吗?显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子女大都在美国留学或已移民美国,他们非法敛夺的资产也都存放在美国。在他们心中,美国显然不是敌人而是家园,自由显然不是毒草而是甘泉。当他们在转移子女和财产时,不会有对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不会有共产主义的信念。

        那他们对为自己“家园”工作,对同样追求民主自由目标的同胞为什么充满仇恨和愤怒,不会产生一丝同情和怜悯,不能抬高一寸枪口呢?

        在探究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假设几种可能,如果李辉、彤宝国不是美国的线人,而是台湾、日本的情报线人,结果会是怎样呢? 如果他们不是自由世界的情报线人,而是朝鲜、俄国的情报人员结果又会怎样呢?如果他们不是外国情报线人,而是做了中国的“斯诺登”,把所谓的国家机密,政府的罪恶抖露出来,把发生在西藏、新疆集中营的纳粹屠杀罪行,把奸杀香港青年的反人类行径,把安排亨特拜登通宵性侵残害中国女童的禽兽行为告诉中国人民,结果又会怎样呢?

        毫无疑问,他们的结果同样是难逃一死。李辉、彤宝国等英雄被杀害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并且泄露了中共的犯罪事实,只不过这些事实被罪犯以政府的身份冠上了“国家秘密”的名称。就像任何一个黑帮所做的,如果组织内部的黑幕被人发现、报告或公开,他们一定要将知情人杀人灭口。

        愤怒是因为恐惧。房峰辉、杨晖的愤怒是因为中共的恐怖主义犯罪被公之于众,他们害怕自己的反人类罪行受到“世界警察”的制裁和打击,害怕自己在美国的情人、子女和财产被制裁、冻结。这些,与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无关。根据路德社的爆料,中共害怕的另外一个内容是他们与美国暗势力勾结,试图控制美国政府,以维护子女和资产安全并进一步在世界范围掠取更多财富的阴谋败露,因而恼羞成怒,痛下杀手。

        可恨的是,英雄向自由世界传递出的信息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六四”以后,美国政府对中共的反人类罪行一直采取绥靖、妥协和勾兑的态度,无所作为。信息最后落入与中共勾结的美国盗国贼手中,线人被出卖和杀害。而杀害他们的凶手及其家人却能安全出入、生活在美国。这也是因为美国政府中有拜登这样卖国贼,甚至CIA、FBI内部都有人与中共勾结、保护的结果。 这种勾结,并不是因为拜登们反对、否定美国自由、民主价值,认同、赞成共产主义信仰,而纯粹是为了个人的私欲和贪婪,与中共沆瀣一气。这些人,为了得到一块木板,可以拆掉一栋房子;为了烤一个土豆,可以烧掉一栋房子。他们自私和贪婪,到了令人乍舌的程度:为了十亿美元,可以卖掉南中国海;为了45亿美元,可以出卖整个美国。

        所有这些,都与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无关,只与正义和邪恶相关。正如郭文贵先生在11月4日视频直播中所言,“(黑暗力量)在这点上,没有界限、没有区别“。

        与中共用”西方势力““来使自己一切犯罪勾当在国民面前“合法化”,无恶不作不同,长期以来,“共产主义”成了西方政客们嘴上的一个口袋,成为他们与中共绥靖、勾结的遮羞布。所有邪恶和罪行都可以往这个口袋里装。再令人发指的犯罪,只要一贴上“意识形态”的标签,立即就变成遥远的事情,成为象牙塔讨论的概念,与本国政治、人民生活无关。

        只是,他人被漠视的苦难,最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因为欲壑难填,邪恶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最终会吞噬整个世界。最初,它只是想存放一点资产,然后是住几个人,不久就要占据这栋房子,最后是要你的命。这是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发展的最好写照,是邓小平“韬光养晦”江泽民“闷声大发财”策略的最好诠释。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当他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有了与美国抗衡的实力后,在习近平时代,终于凶相毕露,向美国人民磨刀霍霍,刺刀见红了。

        犯罪的得逞,是因为好人的沉默。2020年 疫情,大选已经给了美国人最直接,最具体和最深刻的感受和警告。但愿美国人民能够痛定思痛,从中清醒过来,认识到世界的分别,不在于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只在于正义与邪恶的分别。放任邪恶的存在,坐视罪恶的发生,任何意识形态都可能成为犯罪份子的面具,任何政权都可能被绑架。中共国是这样,美利坚也是这样。500个红色家族已经和虚伪的华盛顿政客、贪婪的华尔街大鳄、邪恶的硅谷精英勾结在一起,试图统治整个世界,让世界人民成为他们的性奴、器官蔬菜和移动电池。从天安门到香港,从香港再到华盛顿,极少数家族和黑暗势力危险正在迫近每一个人的生活。

        是时候抛弃“意识形态”这个陈词滥调了。正义的人们要做的是,不再允许任何一个独裁政权的存在,不再容忍任何国家恐怖主义的发生。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罪行,都与我们息息相关。保护他人,就是保护自己;维护正义,就是维护自己的权利!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再谈美国大选——民主制度的特征就是生生不息
  • 余茂春指出对中国三大理念 谁上台也无法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