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哈佛教授:中国正颠覆世界秩序 拜登政府需.....
發佈時間: 11/19/2020 10:36:10 AM 被閲覽數: 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哈佛教授:中国正颠覆世界秩序 拜登政府需.....

京港台:2020-11-18 18:53| 来源:观察者网 |    


   

  2020年11月11日-12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本文为中美论坛线上会议“大选后的美国与全球化向何处去”,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的发言。观察者网全文翻译此篇发言,小标题系译者添加。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格雷厄姆·艾莉森参加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

  格雷厄姆·艾利森:

  首先,感谢举办方组织本次论坛,能参加今天的小组讨论非常荣幸。目前我们正进入一个关键的转折点,美国大选即将结束,或将产生一届新的政府,因此今天是一次适时的讨论。众所周知,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随着时间推进,它将成为塑造全球化以及世界秩序的双边关系。

  我想先谈谈在当前情况之下,尤其在中美关系之中,拜登(专题)领导的政府会是怎样的。假设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你可以看到新任政府在以下三方面已经蓄势待发。

  第一,拜登政府将优先美国利益。以有利于联盟和美国盟友以及国际组织的方式,优先美国。他们将采取一系列举措组织或重新组织联盟或盟友,在与中国的竞争和对抗中制衡中国。我们很快将看到,特朗普(专题)作出的从德国撤出12000名美国士兵的决定将被扭转。这是第一点,“美国优先”。

  第二,拜登政府将埋葬美国单边主义。用拜登的话说,特朗普的政策是:美国第一/美国单边。拜登奉行多边协作,他相信联盟、多边体制和多边倡议。最先推出的多边合作倡议之一会是在全球共同抗击新冠病毒。另外一项会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还有重新加入世卫组织,还有重新加入世贸组织并尝试重组。对俄罗斯方面,美国将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那么将有一年的时间重新谈判。这是第二点,“埋葬单边主义”。

  第三,在对华政策上,拜登政府将努力表现得比特朗普政府更为强硬,但会更为灵活,不会死死纠缠着双边贸易逆差问题不放,而会采取行动在政治光谱上反推过去。在这种语境之下,我认为有以下两个想法是特朗普政府没能理解,而拜登政府会竭尽所能去理解的。

  修昔底德式的对手关系+无法逃避的共生关系

  其一是认识到中国是真正的修昔底德式的对手。我在特朗普当年当选总统之际出版的书就是围绕这个话题。我认为,不理解这一点的人是没有理解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大国,实际上正在取代美国过去一百年中在每一个“啄食顺序”(Pecking Order)里已习以为常的地位和特权。处于这种竞争之下,中国在平衡跷跷板的过程中正在塑造国际秩序,而美国作为国际秩序的首席设计师、头号监护人却完全没在状态。修昔底德式竞争不是像美苏争霸那样的大国竞争。修昔底德式的大国竞争是为权力版图中迅速的结构性变化所定义。

  本世纪之初,中国还没有占据什么位置。时隔二十年,如果用美国中情局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指出的最好单一衡量工具,即“购买力平价”(PPP)来衡量,中国已然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新冠疫情期间,所有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来自哪里?来自中国。随着中国已一跃成为世界的制造工厂,它几乎已经成为所有主要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2020年结束时,全年来看世界只会有一个主要经济体呈现正增长。

  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中国这个对手不仅产生了威胁,实际上它正在取代美国的地位和特权,并且在颠覆世界秩序。认清这个现实会是(拜登政府)迈出的第一步。

  第二点,简单来说,对于本届政府的挑战,用斯考特·菲茨杰拉德 (Scott Fitzgerald)的话说,就是经受“一流智力”(First-Rate Intelligence)的考验。他说,一流的智力就是,大脑里同时存在两种完全矛盾的想法还能运转。一方面,中国会成为修昔底德式的对手,在政治光谱中威胁美国的地位;另一方面,美国和中国注定要共存,因为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同时毁灭。中国和美国都面临实际的问题,没有哪一方能单独解决这些困难。

  首当其冲的是核武器以及核战争的风险,这是美国在美苏冷战中认识到的。当时的情况被称之为M.A.D.,即共同毁灭机制,最终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在共同毁灭机制下,正如罗纳德·里根说的,核战争不能打,因为不可能有赢家。如果我打一场核战争,我就是自我毁灭,就是自杀。所以,即便你是我最强劲的对手,我也有强烈的动力要忍受与你共存。

  自然环境:共同生存或共同毁灭

  其二,特朗普政府没有意识到而拜登政府会认识到的是:在环境领域,我们面临环境版共同毁灭机制。中美是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而中国目前的排放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由于我们生存在一个封闭的生物圈里,中美之中只要有一个国家持续排放温室气体,就会让全球包括中国和美国都不再适宜生存。

  因此,我们要不一起努力找到共同生存的路径,要不就是共同毁灭。我觉得让中美各方记住,拥有强劲的对手对于形成合作、共存甚至是伙伴关系而言是必要的,我认为这是有可能做到的。但我认为从历史角度来看,这对于治国之道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对拜登政府而言是挑战,对中国政府而言也是挑战。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两个观点。第一,(中美之间)一方面是修昔底德式的对手关系,另一方面是被科技与核武器所绑定的、无法逃避的、连体婴儿般的共生关系。第二,在环境与自然方面和平共处,如果要避免共同毁灭的话。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国处死或监禁多名CIA线人/没有意识形态之分,只有正义与邪恶之争
  • 再谈美国大选——民主制度的特征就是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