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陆媒:特朗普终于认输/庚子年:最后的劫数即将降临/美国大选前瞻: 特朗普的胜局在哪里
發佈時間: 11/19/2020 11:28:39 AM 被閲覽數: 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庚子年:最后的劫数即将降临!

作者:老叶子任飘零  于 2020-11-16--贝壳村


                                                                                                                                                                                                                                                                                 

虽然阳历十二月,并不是庚子年的最后一个月,但在风水上,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月。

笔者在今年立春的时候写过一文,后来转到村里,题为:

《庚子年:最糟糕的风水在几月?》(点击阅读)

文中指出了今年最糟糕的风水月份,

一个是阳历三月

一个是阳历十二月

在阳历三月,新冠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遍及一百多个国家。由此对全人类产生的冲击,不亚于上世纪相似时间的世界大战。

三月,是人类在庚子年进入噩梦的开始。疫情摧残了许多家庭,生离死别,惨不忍睹。

三月,世界经济停摆,倒退,股市崩盘。

三月,全世界的人们龟缩在宅中,在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煎熬,看不到希望,惶惶不可终日。。。

那么,时间就要走到十二月。为什么说,十二月有庚子年最坏风水?

回顾庚子,无人否认庚子灾年这个概念。灾的来源就是:庚子整体就是水祸。十二月又是水年水月(从亥月到子月)。听上去是灾上加灾啊!

那么,十二月最坏风水日是:

12.6(星期日,戊寅日)

12.15(星期二,壬辰日)

12.29 (星期二,丙午日)

庚子年是最坏风水年,十二月是最坏风水月,而十二月的上述三天又是全年最差的三个风水日。

在这三个特殊的日子,九宫飞星的年,月,日飞星分布图重合,出现风水上的岁//日“并临”现象!

当然,最坏风水日并不是所有的地方。最应该关注的方位是东方和南方(见下图)。

 

七赤灾星坐中,五黄大灾星挂临东方,二黑病星降在南方。三灾星“沆瀣一气”!

仔细看下图,今年的灾星南北贯通(见绿色),一颗五黄星直指东方。

从风水上讲,灾星降临的地方宜静不宜动。

静,是今年的主旋律,毋庸置疑。

动,则触发灾祸,破财伤身;动,恐有血光之灾!

立冬已过,天气就已经变化无常。还是那句话:

天地的规律恒久,

该来的即来,

该去的则去,

而人间的灾难,

却未必按时离场!

(全文完)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 (2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回复 法道济 2020-11-16 09:40
疫情现在就是左棍操弄的反对伟大川普总统的工具!美国这边CDC夸大染病人数,死人全部归为Covid,我们街坊一家7-8口,因为其女婿必须上班,所以每礼拜都验,他们说,几次都是阳性,但后来都呈阴性,许多阳性无症状者,其实就是检测问题,根本不是人家染病。染病的人一个礼拜验一次,每次都算一个新病例,而不管你是新病人还是老病人。等于一个病人,得病期间要验4-5次或者十几次,每次都算一个新病例出现。等于乘上十几倍的病人。所以在美国谈疫情,左派右派都知道是政治游戏,吓不住人。
真正的变故是总统选举,选战越激烈,中共顶包的风险越大,最后解决不了,就干脆和中国开战。真正的风险在中国,不在美国及北美!
回复 老叶子任飘零 2020-11-16 10:05
法道济: 疫情现在就是左棍操弄的反对伟大川普总统的工具!美国这边CDC夸大染病人数,死人全部归为Covid,我们街坊一家7-8口,因为其女婿必须上班,所以每礼拜都验,他们
道兄高见!





美国大选前瞻: 特朗普的胜”局”在哪里?


作者:老叶子任飘零  于 2020-10-25 08:00 发表于 贝壳村

                                                                                                                                                                                                

我们前文分析了当年希拉里败选的命理原因。从命理上看,未必是特朗普命局有多么强(下边我们会分析),而是希拉里自己的命局更弱。

美国大选前瞻:揭秘希拉里四年前是怎样栽倒在总统宝座阶前的》 (点击题目阅读)

而今,谁能胜选,在命理上还是要做比较的。

让我们来聚焦特朗普的八字命局,然后比较乔·拜登的八字,就能得出命理上的结论:谁更能够秉承天命,赢得11月3日的大选,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一,分析特朗普八字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出生于19466141054分(1946.6.14.10:54)。他的出生地是美国纽约。他是美国共和党籍政治家,企业家,房地产商人,电视人,第45任美国总统。

其八字为

           

            巳   

此乾造全局印枭星,有一二劫比星,偏印秉令,唯一甲官被日主合比。无财星生官,异党气绝,故用印劫,格曰从旺(一说专旺)。

此造喜火土,逢杀看印,木(官)也是喜神。而忌金和水。

古人认为,专旺可以是大富大贵的格局,但必须配得喜运喜年方可。一旦行异党岁运,专旺格比正格反而会有更多凶险,一入喜运即发,入忌运即败。人生或可大起大落。

此话是一般道理,却忽略了一点,即无论是喜运还是忌运,五行之间的生克制化不是简单的“你来生我去克”,而是岁运对命局的重新组合反映出的喜忌旺衰对比的变化。就单是合化一项,就能把命局颠倒,更何况还有刑冲克害等诸多关系影响命局。因此,单看喜运与忌运是不够的。还要深入细致研究分析岁运对格局的实际变化才是!

而此造的特点是,地支午未明合印枭,午戌半比三合火局,巳午未火方局,均透干成化。如此印枭横强,不可一世。单看虽有天干甲己得根合比,但因地支全部成局,甲己有合却难成化,原因就是其根虽有似无,官星依然显露。

此命局其实不易受岁运影响。故见伤食岁运克不到官,或入忌党财乡,难有大凶之兆。

此专旺格更偏向正印或偏印格,主才华名气,为人明智聪慧,本性较良善,处事方面难免有些偏执,优点是不畏强权,嫉恶如仇,缺点是恃才傲物,不会委曲求全。但吝财,为官多为正官(总统就是正官)。此造不容易生病,很难遇到意外凶险。

以上特点中,除“本性较良善”不易与特朗普对上号,其它基本都被说中。纵观特朗普一生,也大体是如此。

此造的大运:

1954乙未七杀8

1964丙申正印18

1974丁酉枭神28

1984戊戌劫财38

1994己亥比肩48

2004庚子伤官58

2014辛丑食神68

2024壬寅正财78岁 

因为篇幅关系,我们不对过去的岁运做过多对比。只看上届大选和本届大选。

2014年辛丑食神大运。这是十年忌党运。年干丙与运干辛合水财,但合而不化。

2016丙申流年天干上大运与岁运和年干合财化去印,地支上申金合不去时支巳火,皆因巳午未火方局力量最大。要提到的是,印在天干因为有强根,并不易被合。所以仍有财旺生官,官生印,一路官印生身!

丙申年,此造与希拉里的命造相比,其稳定性来自于日主坐下喜神合局的优势。

唐納德·特朗普手撫聖經宣誓就任第四十五任總統。梅拉尼婭·特朗普在一旁手捧特朗普幼年時母親給他的聖經和林肯總統第一次宣誓就職時使用的聖經

这一年,特朗普在党内初选中击败了16名对手,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多的候选人数。

3月寅木官月,他基本被确定成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

118日,入亥水财月生官,夺得大选,当选美国总统,顺理成章!

2019 己亥流年,甲己合化土(双土夺印),官星被合。地支上巳亥冲印。本年遭弹劾(亥子水月)

20191218日,特朗普因电话门事件遭到美国众议院弹劾,使他成为历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美国总统;2020116日至25日,进行弹劾案的审判,最终由共和党占有过半席次的参议院判定特朗普无罪。

2020庚子流年。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庚子年“天克地冲”命局的月柱,冲官克印,看似十分凶险。没错,如前所述,此造忌金水。庚子年恰就是金水年!

所谓“冲官克印”,这里官就代表总统宝座,印在此命局中,本代表了身体状况,也代表了是国家的掌印之人。

在实际中有没有应验呢?当然,年初特朗普遭到弹劾,本年全球经历厄运,新冠疫情横行,美国疫情引领全球,特朗普总统宝座看似岌岌可危。十月惊奇,特朗普本人也感染了新冠病毒,震惊了世界。桩桩件件都在印证命局。

如我们开篇所讲,特朗普的命局横强,“霸道”,受岁运影响有限。2014年以来,他本就在食神忌党运中,但2016年反而命局无损,登上总统宝座。

庚子年,大运丙辛合化水财(得根子水),命理上有贪生忘克。庚金克甲官力弱,概因偏财通关。但丙辛若不能合化财(因为印根强健),岁运庚辛伤食得弱根会挑起“枭印夺食”克战!

再看地支子水,水为偏财不透。子午相冲,冲的是两火局,杯水车薪。再加上子丑(运支)合比,又是贪合忘克,对令星影响甚少。这样,水财被合去,伤食克官势成。

2016年比,地支喜神印枭都在,印枭火局力大,与伤食够不成真正的克战,而且是喜克忌。与命局无损。

地支岁运对命局的另一个影响是:丑戌未三土无恩之刑。奈何此三土均被合住,不能发挥作用。

113日大选,仍在丙戌月,都是喜神当月,有进一步的“加持”作用。

如此看来,表面上的天克地冲,实际力道被部分化解。不可否认,本来就横强的命局,旺相与2016年相比,稍弱而有限。

结论是:官受损,而印仍在


二,对比拜登八字

来对比一下拜登的命局(详细见前文):

美国大选前瞻: 拜登的子水官运能助其攀登总统宝座吗?》 (点击题目阅读)


拜登命局为身弱透印,因官星秉令透干,用神官印辅弼双透,入正官格局。但因局中伤食众,一旦遇到伤食运触发局中克战。

我们在前边文中分析过,拜登过去六次胜选议员和他的命理有密切关系。而且他逢子水午火年都胜选。今年是庚子水年,此子水年是不是彼子水年,在此不做比较。

2018年,此造入己未食神大运。食神是忌神,食神克杀,于官不利。这一点也和特朗普命造所处的情形是相似的。

古人谈正官入格,必与做官相提并论。权贵惟有来自出仕做官,别无他途,古命书论官,源于社会价值,故见正官便作做官断无疑。拜登的经历也证实了这一传统论断。

己未大运,甲(时干)己合化土(伤食),合去印后,印枭不透,地支虽有印枭,奈何都是余气。而印枭不透则官局即破,官杀由喜神转为忌神,导致局中劫比受伤,威胁日主。另一方面,运支与日支丑未刑冲,运支与年支合火,透日主。

2020庚子年。财坐杀,庚金冲合克印,幸有水财通关。子辰半比水局和亥子丑合掉官,变方杀局冲劫比(子午冲),劫比受伤。因拜登命局中伤食众,因此劫比被泄之力,也不可小瞧。日主身弱,雪上加霜。

乾造中,七杀为子。七杀带来的这样一个混乱局面,似乎是印证了最近乔·拜登儿子亨特·拜登邮电门事件和拜登丑闻(另一个十月惊奇)。

由以上看,印星被合,正官局破,七杀“趁机”挟官杀伐劫比,命局克战,导致自身难保。


三, 结论

纵观拜登与特朗普两人的八字命局,特朗普专旺用神印枭劫比,拜登身弱则正官用神官印。格局都非常优秀,都是出将入相的格局!

两人同遇忌神食神运,命局均遭刑冲克害,但结果不同。

特朗普的命局基本稳定,旺相稍逊2016年。官受损,印仍在的结论。因为官在命局中不起主导作用。枭印与劫比在局中成“犄角之势”,能够应对岁运的变化。

而拜登命局中印星被合,官星喜忌转换,正官局破,用神尽失,杀劫克战,恐伤及日主。

无疑,这大大降低了拜登秉承天命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可能。特朗普胜选的机会则与2016年几乎无异,如无意外,必能当选!

(全文完)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陆媒:特朗普终于“认输”了,但还是先表扬了自己

京港台:2020-11-18 11:25| 来源:东方网 |    



    

  无论是哪国语言,转折副词,比如“不幸的是”、“但是”,后面要表达的才是最重要的。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8点37分,美国大选后特朗普(专题)首次隐晦地表达了他输了大选。

  

  他发推特说:关于2020年大选,现在唯一让人安心的事情是几乎没有外国势力介入。这无疑要归功于特朗普政府。不幸的是,民主党的激进左派、DOMINION(注:在本次大选中被诟病的一款计票软件,在极个别州因为这款软件的差错,投给特朗普的票没有被计入他名下,但是数量极为有限,不足以翻盘)和其他一些(人或事)也许(在本次大选中)更成功。

  这是目前为止,特朗普最诚心地表达了本次美国大选的赢家是民主党。但还是加了一个“也许”,并且是在特朗普政府殊死抗争拼尽全力不让外国势力介入的情况下才得来不易的成功。

  推特在此条信息下加了一条说明:这则有关选举舞弊的声明有争议。点此说明链接,里面是一篇有关美国选举专家说,此次美国大选选民投票的舞弊行为极为罕见的报道。

  这篇报道的意思是,你特朗普别再不承认输了,投票、计票都没什么问题。

  至于不让外国势力介入,倒是再多说一句:之前美国人担心一些外国势力,比如,俄罗斯伊朗,会介入美国大选。

  有意思的是,俄罗斯是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连任的。

  所以,特朗普这则推特也许只真心了一半……






罗马之后 再无罗马

作者:文取心  于 2020-11-17 06:30--贝壳村


 

 

我一直怀疑民主的真正价值,我指的既是把希特勒选上台的民主,也是指只起到橡皮图章作用的民主,更是指被民主党搞成烂糊三鲜汤,既变质又变味的美国式民主。从历史回顾的角度来看,也是指几千年前,如雾里观花的希腊罗马式民主。希腊是民主的胚胎,罗马是近代民主的雏形,有立法院,相当现在的参众两院,有执政,相当于现在的总统。

人类生存的形式,民主制度真的是最好的政体吗?我看未必,第一,民主精神没有一次不被盗用,莎士比亚曰:战争,压榨,杀戮,专政,盘剥,所有的罪恶,都藉了汝的名而行。第二,民主本身的脆弱,像座纸糊的房子,先天不足,后天又不加修葺。说穿了,民主仅仅是君子和君子之间的协定。一旦遇到流氓,民主制度就全无招架功夫。第三,所谓民主,就像选美一样,左看右看,看花了眼,再各方扯皮平衡一下,结果选出来的不是个丑八怪就是个橡皮人。纵观十九世纪以来,所有的民主政体,选出的首脑,有智慧有胆略又有手腕的少之又少。出个真正为民的领袖,大概跟你在赌场里掷骰子的机率差不多。第四,民主要求民众具备一定的素质,一旦良莠不齐,原料不对,出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谓的香蕉共和国就是这么来的。第五,民主制度天生短视,只重当下,饮鸩止渴。也缺乏反思的机制,可以说是碗孟婆汤,再惨痛的记忆,喝了这碗汤之后都忘得精光。

 

对于那些把孟婆汤当作可乐来大口喝的人,有必要重提一下史前民主社会的雏形——罗马是怎么衰亡的。

罗马是一个资源消耗型的国家,在公元左右罗马城城市人口达到惊人的一百万,可知对资源的消耗何等巨大,两千年前人口的维持和资源的供给,可没有如今这么轻松。罗马城周围的田地根本无法满足罗马城的消耗,当时罗马城需要的粮食,需要从小亚细亚和埃及调拨。同理,各个大城市也对资源的需求也无比巨大。于是罗马的命脉维系就维系在不断的对外扩张,对外部资源的不断开拓中。经济的繁荣,物质的充裕使得人口不断增长,文明不断发展,而一旦现有疆域内的资源出现不够用的情况,进一步的扩张就不可避免,而进一步的扩张又引起大量奴隶,金银,粮食进入帝国较中心的地带。帝国的收入,主要也是广阔的疆域境内发达的商业贸易形成的税收。但这样一种矛盾推动的扩张必然是有限的,一旦扩张难以维系,资源供应链被掐断,那么必然导致国力的急速下降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口和文明的发展是缓慢而线性的,衰败则可能发生于一夜之间。(引于‘知乎’)

怎么样?历史的镜像是不是惊人地相像,只要把‘粮食’换成资源,把‘奴隶’换成移民,把‘扩张’换成跨国经济,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历史的抛物线是怎样形成的。

为什么要说这些?

因为,罗马是在一天之中崩毁的。

因为,罗马之后,再无罗马。

因为,不管罗马是个怎么千疮百孔的政体,还是当时最好,最人性的社会结构。而可怕的是;续罗马之后,是一段长达千年的黑暗时期。

 

再回过头来说说民主,善良的人们认为民主是场家家酒,你好我好,今天你当大家长明天换我了。以这种童男童女的心态看出去,世界就是奶油和巧克力塑成的。

我只能苦笑着给你们举个例子;三十年代的西班牙内战,左派人民阵线通过作弊(跟今天的局面一摸一样)取得大部分的政权。而右派的长枪党一退再退,眼看就要全盘皆输。要知道,左派西班牙人民阵线和第三国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直接听命于苏联。如果人民阵线获胜,而西班牙控制着直布罗陀海峡,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很可能就不是今天这样了。从地缘政治来看,世界上更多的国家会被踩在铁蹄之下。

西班牙是有福的,陆军参谋长弗朗哥将军及时出手,以军管的铁腕控制着这个国家不被共产主义所吞噬。民主也像人一样,生了病需要开刀动手术的,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在多年之后,弗朗哥将军等到民主制度走上正轨,再还政于民。

所以说,维系民主的代价可能是巨大的,血腥的,丑恶的,难以被理解的。但是,跟整个民族国家陷入黑暗比起来,这个代价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必须接受。

美国是世界民主制度最大的栋梁,美国的民主如果溃败,将是另一个黑暗千年的开始。

记住,历史告诉我们最不堪的真理是;这世界上的恶,没有一次是被善良和爱所打败的。唯一能打败恶的,是比它更具有摧毁性的力量。

 

                                           11 15 2020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三个庚子年当选的美国总统,都无一幸免/皇帝也乱伦 一夜宠幸30妃子 竟连姑母也不放过
  • 黄炎培黄山行摄记/登上黄山尖/以光明驱走黑暗,以善良战胜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