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川普胜利曙光 共和党众议员揭开最关键一步/拜登做了什么,把川普逼成了这样?
發佈時間: 11/20/2020 1:14:31 PM 被閲覽數: 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川普胜利曙光 共和党众议员揭开最关键一步
 | 2020-11-19 17:39:16  自由时报 | 

image.png

美国总统川普正透过一系列法律战捍卫自身在总统大选中的权益,外界普遍认为拜登(Joe Biden)有望成为美国新任总统,不过,美国众议院共和党议员莫.布鲁克斯(Mo Brooks)指出,国会有权拒绝任何一个州提交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而在这方面,川普占有优势。

布鲁克斯表示:"国会有绝对的权力拒绝任何一个州提交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如果我们认为该州的选举系统如此糟糕,以至于你不能相信他们提交给我们的选举结果。"布鲁克斯直言,若他无法信任地方州的选举制度,就无法承认该州的选举结果。

布鲁克斯提到,几个地方州在本次大选中出现的选举结果让他感到没有信心,包含宾夕法尼亚州与乔治亚州,根据美国宪法第12修正案,宣布总统大选结果是国会的工作而非法院,明年1月6日,美国50州的选举结果将呈上国会,若有参、众议员对任何一州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持反对意见,参、众议院就必须分别进行全体投票,决定是否接受该州选举结果。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布鲁克斯(见图)指出,国会有权拒绝任何一个州提交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而在这方面,川普占有优势。(美联社档案照)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布鲁克斯(见图)指出,国会有权拒绝任何一个州提交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而在这方面,川普占有优势。(美联社档案照)

布鲁克斯说,一旦上述情况发生,众议院将不同于平时的投票机制,而是改由各州代表团投票,每州都有1票,按照目前最新的选举结果,共和党在50州中的众议员赢得26州,因此川普握有多数优势;参议院方面,目前最新开票结果共和党拿下50席,民主党为46席。



拜登做了什么,把川普逼成了这样?
 | 2020-11-20 00:42:28  海边的西塞罗 | 表评论

这几乎就是一个翻版的庞培与凯撒的故事。

  给川普这样的人做行动分析,总有一种王语嫣报萧峰出招的窘促感——有时候你还没把预判说完呢,他就已经照着打完了,

  昨天那篇稿子中,我们刚描述了川普一个可能的计划是怎样的。然后话音刚落,他立刻就行动了。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的最新消息是,川普把美国国土安全部下辖的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斯·科雷布斯(Chris Krebs)给炒鱿鱼了。

Capture.PNG

  虽然川普在推特中说了一堆,但在我看来,这个节骨眼上还开除这个手下,真正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科雷布斯在那个位置上干扰了他去上告FISC法院。

1

  不过,光这样论述,很多读者估计会留下了一种“乱美国者,川普也”的错觉。

  这个错觉,其实就跟说凯撒“跨过卢比孔河”回师罗马是蓄意搞武装叛乱一样,是不公平的。

Capture.PNG

  如果允许死掉了的凯撒申辩,他肯定会叫屈:“元老院和庞培快把我逼死了,我手里又有兵,不反干嘛?”

  是的,其实川普也有资格这样为自己申辩,因为他背后确实也有一个“元老院和庞培”在逼着他,逼他必须迅速采取非常手段,来保卫自己的利益。

  这就是民主党和宣布已经胜选的拜登。

Capture.PNG

  拜登做了什么?他怎么就逼川普了?

  拜登没做什么,

  但正因他什么也没做,他才逼川普逼得最急。

  我不知道读者关注过没有,自当地时间11月7日晚拜登宣布胜选之后,他和他的团队究竟发了多少条未来的施政承诺。

  这位78岁的老者,在此后焕发出他竞选中都少有展示的惊人精力,给全美“反川普大联盟”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做出了许诺,他许诺要给黑命贵(BLM)运动平反、要给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平权、要重新加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还向所有美国海外盟友信心满满的喊话:“美国回来了!”

  但有个本应最重要的对象,拜登却忽略了,那就是还在白宫里的川普。

  拜登上台后,打算拿这位卸任总统咋办?直到我写这篇稿子之前,他一个字眼都没说。

  为了确保信息准确性,我在动笔之前,特地委托一位美籍华人帮我搜了搜。

  结果发现,这老先生真就对该问题啥也没说……

Capture.PNG

Capture.PNG

  你看,倒是有一堆主流媒体在替他急,纷纷建议拜登赶紧宣布自己上台后将对川普执行特赦。

  拜登为什么必须“忍”川普?这一纸特赦令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

2

  我们说美国20世纪以后的总统中,最能打的是麦金莱,最能睡的是柯立芝(拜总加油!),当政时间最长、存在感最强的是富兰克林·罗斯福,而执政最短、最没存在感的,则非福特莫属。

Capture.PNG

  杰拉尔德·鲁道夫·福特,这位美国总统在美国历史上可谓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存在。

  他从未参加大选,却当上了总统,只当了两年总统,就又黯然下台。

  这人虽然是名校耶鲁大学毕业,但不知为何,从其进入众议院开始,在很多美国老百姓那里,他都是一个傻x一样的存在。

  而他能当上总统,还多亏了他这个全民皆知的傻x属性。

  事情是这样的,1973年尼克松的副总统阿格纽辞职,当时尼克松已经深陷水门事件丑闻当中,面临被弹劾的风险。善玩权术的尼克松急中生智,不按套路出牌的任命了福特当他的副总统。

  虽然这则任命消息,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但尼克松对全美的威胁,大家也都听懂了:

  你们敢弹劾我?你们把我弹劾了,可就是这个傻x当你们的总统了!

  但,那时的美国主流民意,还是吃软不吃硬的:

  吆霍?!敢跟全体美国人叫板是吧?我们宁可让傻x来当总统,也要让你这个大傻x滚蛋!

  于是尼克松就滚蛋了。

Capture.PNG

  1974年8月9日,尼克松在对他的弹劾案即将通过的前夜被迫辞职,根据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福特继任总统。

Capture.PNG

  这样,福特就这么靠自己“傻”,混上了总统,也算“傻有傻福”。

  而这个早已被人贴上傻x标签的继任总统,上台后还真就干了一件似乎特傻x的事儿。

  他上台后立刻宣布,对尼克松进行特赦——水门事件到底怎么回事儿,不查了!

  在当时全美媒体、民众眼中,这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以权谋私。

  事情明摆着么!显然是尼克松辞职前与福特进行了利益勾兑,把总统之位让给福特,然后让福特特赦他。

  美国人民那顿骂啊。福特“傻x”的形象彻底深入人心。

  于是1976年美国大选,福特被对手吉米·卡特斩于马下,成为1932年以来美国第一个竞选连任失败的总统。

Capture.PNG

  当然这位卡特也是奇葩,四年后,他成为1932年以来美国第二个竞选连任失败的总统。

Capture.PNG

  他的故事也很有趣,我们有机会再讲。

  所以福特这个总统看似很悲催,他上任的偶然、下台的可笑,短短两年任期内,最被人铭记的“政绩”居然是特赦了前总统。真的是太可悲了。

  然而故事真的是这样吗?

  密涅瓦的猫头鹰,只在黄昏时刻才会起飞。

  很多年以后,越来越多美国人反过味来。原来福特任内最被诟病的那纸特赦令并不“傻x”,恰恰相反,他让美国躲过了一场大难。

  其实对比眼下正在美国发生的事,福特那看似“傻x”的深思熟虑就不难理解了:

  尼克松作为一个能力很强、拥有大量忠实拥趸的美国总统,即便在卸任以后,依然会有相当多忠诚支持者。

  如果福特上台后依然毫不留情的查办尼克松,那么势必将造成美国整体民意的分裂。尼克松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将爆发旷日持久的争论。而更加漫长的起诉前总统官司,将把美国政治中所有那些见不得光的遭烂事都翻上来。

  如果这样,福特这任总统的“铁面无私”的令名算是保住了,但美国政局将陷入持久的混乱中。

  福特之后的任期不管是两年,还是六年,都不用干别的了,忙活这个就行了。

  到那时,美国两派之间的激斗程度,上限是韩国,无下限。

Capture.PNG

  所以,实际上福特在深思熟虑,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特赦尼克松。

  以个人名声为代价,挽救国家的意见分裂。

  这个决定看上去很愚蠢、很卑劣,实际上很聪明、很伟大。

Capture.PNG

3

  对比福特那藏在傻x里的精明,卑劣里的伟大。你再看拜登如今的作为,你简直不知道这位老先生底在想什么:

  川普的支持者,是不是比当年尼克松的支持者更铁、更狂热?肯定是啊!

  美国如今的民意分裂,是不是比当年水门事件中更严重、更要命?肯定是啊!

  今年的美国大选,相比当年水门事件,是不是更加疑云重重,是非曲直难有双方都信服的公论?肯定是啊!

  川普如今是不是还坐在白宫总统的宝座上?他如果下定决心,争个鱼死网破,是不是会比审判尼克松造成美国民意撕裂更巨?肯定是啊!

Capture.PNG

  那为什么情况明明如此凶险,拜登却对未来如何处理川普问题一句话不说呢?

  难道他真的如川普所攻击他的一般,有那种病?

  不是的,拜登恐怕有他自己苦衷。

  在凯撒与庞培的内战中,一直有一个谜题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完成对这场内战“第一推动”的,本来是反对凯撒的“共和派议员”和军事寡头庞培组成的联盟。是他们先宣布了凯撒“人民公敌”的身份,并褫夺了其高卢总督的职权。

  但奇怪的是,首先叫板的反凯撒联盟,在面对凯撒进军罗马时,居然毫无准备。

  庞培原本计划在亚平宁半岛上集结两个兵团与凯撒决战,可凯撒来到时,军团却还没有集结完毕。惊慌失措的反凯撒联盟只得跟随庞培丢弃罗马,逃亡希腊。失去了内战中的最初先机,为后来其彻底的失败埋下了祸根。

Capture.PNG

  那么反凯撒联盟为什么率先发难、却又没有做好准备呢?

  其实在这个联盟当中,某些老谋深算者本来是看得清局势的。比如庞培就预言凯撒再被宣布为公敌之后一定会反,他建议支持他的共和派元老们,采取更加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先削弱凯撒的实力,而后给凯撒一个合理的归宿,让他自行投降。

  在元老院+庞培的这个联盟面前,凯撒确实是弱小的,如果照一般逻辑来说,只要给后路,凯撒不是没有可能屈服。

Capture.PNG

  另一个极力支持此方案的人是西塞罗,HBO的美剧《罗马》中对他功败垂成的计划进行过非常精彩的非史料演绎。

  但虽然这些人思路正确,但不要忘了,跟凯撒打擂台的,不是庞培一个人,而是整个反凯撒联盟。这个联盟当中有一些元老对凯撒恨之入骨,对他发动平民的方式更感动深刻恐惧,他们必须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完成对凯撒的消灭,才能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

  所以这些激进的反凯撒元老们,逼迫共和派、并进而用共和派逼迫庞培,必须用最严厉的手段处理凯撒。

  而作为具体政策执行人的庞培,虽然知道这样做很蠢,但他受制于人,别无他法。

  成就你的那些势力,有时在另一个时刻,会反过来把你拖死,这是庞培的教训。

4

  说到这里,你应该已经理解我想表达什么了。

  拜登眼下陷入的,就是一个“庞培陷阱”。

Capture.PNG

  美国不同利益群体构建出的“反川普大联盟”,的确给了拜登与川普分庭抗礼、甚至占据优势的机会。

  但也正是由于拜登是“借势而起”,并非这个“势”本身,他必须时刻听从“反川普大联盟”的声音去行事,而无法像一个有职业素养的政客一般,懂得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妥协。

  而美国这个“反川普大联盟”与当年罗马的“反凯撒大联盟”一样,也有着一批主张坚决不能对川普做妥协,必须痛打落水狗的极端派。

Capture.PNG

  这些人打算通过在川普卸任后以审判的方式击碎“川普模式”的正确性。所以他们绝对不允许拜登在特赦的问题上对川普做出妥协。

  哪怕拜登已经跟福特一样,意识到不发布特赦令,美国必然在对川普的清算中走向撕裂,他也没有真正的“权力”去做出特赦的承诺。

  更何况,以拜登目前的表现看,他似乎也没有福特那般的洞见之明,还沉浸在对川普支持者的轻视,和对自身政治力量的过度自信当中。

  你看他近期的几个发言,都在强调自己上任之后可以“弥合美国”。

  于是,在对川普特赦问题上,拜登选择了极其危险的沉默。这种沉默让川普一方一天比一天确信了民主党将对其进行清算,双方的彼此猜疑与焦虑在与日俱增。

  而美利坚版的“跨过卢比孔河”,则正在读秒。

Capture.PNG

5

  拜登不肯特赦川普,让川普无从选择,只能一条路走到黑。结尾,我想就这个死局,提出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

  民主与专制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

  在很多人看来,这两种制度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但事实上,至少美国的共和制,是一种试图杂糅两者优长的“奇美拉”体系。

Capture.PNG

  比如最典型的,就是总统手中所拥有的那个特赦权。

  这个权力既不法制,更不民主。而更像是专制时代,帝王绝对权威的残留。

  联邦党人后来在自己的书信中坦诚的表示,他们对宪法的制定甚至吸纳了古代波斯帝国的专治制度,我相信很可能就是指的这一条。

  那么美国的建国者们为什么要在宪法中留这样一条专治制制度的阑尾呢?

  因为他们有历史的后见之明,他们从史书中读到过罗马共和派贵族在共和国末期为反凯撒,而假民主之名的盲动乱为。

  更读到过《伯罗奔尼亚战史》中,雅典极端民主制那自我作死的滑稽表演。

Capture.PNG

  所以他们认识到,纯粹的民主制其实是有毒的,必须引入一点专制的要素,去“以毒攻毒”。

  于是,美国宪法被那样制定了。

  让民主的监督为专制设立牢笼,用专制的铁杖去遏止民主的盲动。这就是共和制的精妙平衡。

  但美国后来蜕变了。

Capture.PNG

  冷战时代,美国为对苏联执行意识形态攻击,而对自身政治理念进行了颠覆性的改造。这导致了美国宪法中的专制条文,不再具有过去那般广阔的施展纬度。

  福特总统以自身的名誉与任期为代价,强行使用了一次特赦的专制,尚且饱受诟病。

  一旦这样的特权被交到一个缺乏足够决断力、爱惜自身荣誉和令名、执政权威又要依靠某种大联盟来拼凑的总统手中,他还敢使用它吗?

Capture.PNG

  如果美式共和制是一个水库,那么民主无疑是堤坝,而专制则是深藏在水下的那个隐蔽但至关重要排水阀。

  如今,美国的那个排水阀已经锈死了,暴民情绪的洪水正在积聚,水库迟早有崩溃的危险。

  而在其中的明眼人,也许正如两千年前的西塞罗一样,意识到了危险,却终无力阻止它。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美移民局发布消息:这种情况申请入籍 将被拒绝
  • 美国防部长:美军72小时内彻底摧毁土共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