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凡尔赛文学 看看奥巴马新书怎样描述胡锦涛
發佈時間: 11/23/2020 12:07:24 AM 被閲覽數: 22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凡尔赛文学 看看奥巴马新书怎样描述胡锦涛


绍兴师爷-凡尔赛文学-贵人迷

作者:Brigade  于 2020-11-23 09:23 贝壳村

 

知识就是这样,点点滴滴累积起来,有一天把它们串在一起,便有点趣味。
我前面写的一篇短文,“绍兴师爷的文字风格”,是看到师爷式奸猾取巧弄虚做假,不厌其烦,又不想直接反驳,写的小感想。
说到底,中国封建大官是考八股文出身的人,但是能考中的人毕竟有限,那么那些文字尚好的读书人怎么办呢?个别成为曹雪芹吴敬梓蒲松龄这样的作家,穷困潦倒。但是绍兴一批读书人,找到了升僚发财之道,就是给当官的做幕僚。
所以,当官是只会八股文的腐儒,幕僚是很懂社会奸猾之术的腐儒。这种结合,注定了明清是无法前进的腐败社会。
共产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封建腐儒,只会什么四书五经。共产党的腐儒,只会一点书本马克思,兼习一点数理化专业知识,像江泽民胡锦涛之流便是如此。至于习近平,用形容文盲的话说,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虽是夸张,但是他读稿确实要注音,还经常读错,闹国内笑话。
所以,这些腐儒,拥抱了王沪宁这种习近平同代人,半吊子水平,大概只能算三流绍兴师爷的水平。
共产党专制,培养的人确实还不如清末民国时代的绍兴风流人物,比如蔡元培鲁迅之类。
看看奥巴马新书怎样描述胡锦涛:
奥巴马认为胡锦涛是一个“毫无个性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强势的领导人。
奥巴马说,在他们的会晤中,“胡似乎满足于依靠几页准备好的谈话要点,除了鼓励继续协商和他所说的‘双赢’合作外,没有明显的议程”。
和往常一样,我与胡锦涛主席的会晤是一件令人昏昏欲睡的事情。无论什么话题,他都喜欢从厚厚的一叠准备好的发言稿中读出来,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停下来,翻译成英文,似乎是事先准备好的,而且,不知为何,(翻译的话)总是比他的原话持续的时间更长。轮到我发言的时候,他就会翻看他的文件,寻找他的助手为他准备的任何回应。

古代的绍兴师爷,应该读书不少,但是内容有限,有点类似于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所描述的那样。如果没读好很容易读成范进或孔乙己。
但是西方古人无书不读,主要是希腊罗马的古书,语法哲学几何无所不包。所以,在古罗马可以出现凯撒,在中世纪可以出现但丁,在科学大发现时代,可以出笛卡儿牛顿。
因此,教育是有益的。但是中国古代教育就是培养腐儒,而西方传统的贵族教育是成功的。

说到贵族,想起这些天网上的流行词,叫做“凡尔赛文学”,我看了一下,似乎是上海小瘪三摆阔的一种形式。比如:
甲:一万一瓶的葡萄酒是什么体验?
乙:不知道啊,没喝过那么便宜的...
或者:
“说到底Emmanuel Rouget的Cros Parantoux也就那么回事,都是借着Henri Jayer的名气,实际喝起来真没Meo Camuzet家的Cros Parantoux好喝,但毕竟喝多了Rouget的Cros Parantoux还是有点感情的!”
我在法国待了那么长时间,也没喝过超过100法郎(约$20)的酒,倒是喝过一次,人头马XO是买了带回国跟家人一起喝的。但是那时法国的酒还是很便宜的。我们同学之间来往聚会,买的酒大致6美元一瓶的(大约相当于现在美国卖的$30法国酒),也很好。我最初喝的葡萄酒,是在大超市买的塑料瓶装的葡萄酒,一升不到两美元,真酸,是为了催眠喝的。所以到后来感到喝什么法国葡萄酒都不错。
问题是,普通法国人也没有这种凡尔赛式的生活,既然喝酒是日常,那就是大众化的。况且,自由平等博爱的发源地,不时兴以奢华来抬高身价。
中国式的“凡尔赛文学”,碰巧让我跟莫里哀联系起来,莫里哀尽管有名,但是写了什么我一点不知道,今天随便查一点东西,碰巧查到了他的剧作-"Le Bourgeois Gentilhomme",中文翻译叫做“贵人迷”,是讲中产阶级的-那时相当于资产阶级,是一部喜剧,嘲讽“社会爬升”“资产者个性”“粗俗自大的中产阶级”和“空洞又势利眼的贵族”。这个喜剧应该很适合给那些上海什么拼团“名媛”以及“凡尔赛文学家”看看。

11/22/2020

贵人迷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共间谍活动:情报入门》cwing:敢情10年不是cia内鬼告密周处决30线人,路德:是拜登告密习
  • 重磅!FBI线人出书《后果:核贿赂、俄国间谍和克林顿、拜登王朝的华盛顿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