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国党争风云:共和党的时代/愚蠢的白左,扰乱了这个世界
發佈時間: 12/8/2020 11:32:28 PM 被閲覽數: 1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美国党争风云:共和党的时代
 | 2020-12-08 15:38:54  小炒说 |   

Capture.PNG

  以19世纪50年代共和党的成立为标志,民主党与共和党之争正式拉开序幕。但共和党出道即颠峰,从1860林肯上台,到1932年罗斯福赢得大选,这72年时间,只出了两位民主党总统,可谓新人压倒旧人。

  1

  林肯

  林肯,这位美国历史最伟大的总统,既不是种植园主,也不是工商巨富,而是一名爱读书的小镇青年。

  你看,美国历史上的几位大拿,汉密尔顿、杰斐逊、林肯,都是爱读书的主。读书改变命运,永不过时啊。

  美国党争风云:集权与分权

  1809年2月12日清晨,北方肯塔基州的一个小木屋里,一个男婴降生了,他就是林肯,52年后的美国总统。

  林肯家庭贫苦,经常帮家里干农活,但他最大的爱好是读书。由于付不起学费,上小学半年就辍学了,但停课不停书,他自学成才。他到处借阅书籍,用苦力劳动去换取别人的书,买不起本子,就在墙面上写字。长大后打工挣钱,依然利用一切业余时间看书,经常看书到很晚,他通读了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还读了许多历史和文学书籍。

  边工边读期间,一次偶然的南方之旅,刺痛了青年林肯的心。

  1831年,22岁的林肯来到新奥尔良码头,他对花花世界无动于衷,唯一使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则奴隶买卖的广告:

  “家里有闲置的黑人囚笼,愿高价购买黑人奴隶,现场结算。“”出售10-18岁小妞数名,24岁青年妇女一名,25岁女人一名,外带3个壮实小孩。“

  无法想象一个阅读莎士比亚文学著作的青年,看到被铁链锁住、挨皮鞭抽打的活人,会是什么样的难以置信?林肯当场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内心忍受着极大痛苦。他对随行的堂舅说:我被深深地刺痛了。回到北方后,他的朋友比尔说:

  ”只要有人提起黑人的事,他就一脸严肃,一谈起这次旅行,他就一个劲地咒骂。我从未见他如此骂人。“

  他的心里已经埋下了仇恨奴隶制的种子。

  1836年12月,伊利诺伊州第十届议会开幕,州议会以77票对5票的绝对优势,通过了”反对废奴协会要求南方无条件废奴“的决议,州议员林肯投了反对票,他抗议道”奴隶制建立在非正义的错误政策之上“。

  林肯鲜明的废奴主义,给他的仕途带来了很多不顺,他不得不变得聪明,学会收敛自己的锋芒。

Capture.PNG

  1848年,已经成为国会议员的林肯,再哥伦比亚特区立即无条件废奴的提案中投了反对票,他提出两项建议:哥伦比亚特区不能新增黑奴,现有的黑奴生下的孩子自动成为自由人。作为政客的林肯,很务实地放弃了激进的废奴主义,采取温和政策,用渐进式方法解决。

  当时,林肯的好友、种植园主斯皮德跟林肯写信,自己宁愿看到联邦解体,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奴隶,没有人有资格来剥夺我的财产。林肯只得宽慰他,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要求你那样做,这个问题由你个人定夺。

  林肯变得温和,但内心更加痛苦,他给斯皮德另外写了一封信,极不情愿看到那些可怜人被追捕和鞭打,他们太悲惨了,不过,我还是会紧闭嘴巴。

  作为觉醒的美国精英,林肯并不支持一下子解放所有奴隶,只是反对奴隶制扩大,然后用时间去消化既有的奴隶制。

  林肯当时是辉格党,当他看到1854年的《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时,其内心是绝望的,因为现在连最基本的不扩大奴隶制也做不到了,这意味着废除奴隶制遥遥无期。1856年,他对辉格党失望透顶,加入到明确反对奴隶制的共和党。

  1860年的总统选举,在两位情敌之间展开:林肯与道格拉斯,两人曾经都是玛丽·托德的追求者。道格拉斯在情场败给了林肯,在政坛也败给了他。林肯坚持认为奴隶制是不道德的,他并不要求立即废止奴隶制,但禁止奴隶制扩张;道格拉斯认为奴隶制是合法存在,应该让它自生自灭,不用横加干涉。

  两人的看法,基本上代表了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核心政治立场,两党在正政策路线的选择上截然不同。

Capture.PNG

  林肯刚当选总统,南方就有7个州宣布脱离联邦而独立。与前任总统布坎南认为州来去自由不同,林肯坚决拥护联邦统一,将南方的独立行为定义为叛乱。

  林肯说:”我在这场战争中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既不是保存奴隶制,也不是摧毁奴隶制。不管能不能解放奴隶,我都会这么做。“

  南北战争以北方获胜而告终,胜利的原因很简单:在文明代差的碾压面前,奴隶制南方没有任何胜算。

  1865年4月14日晚,战争结束的第五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身亡,行刺者是支持南方奴隶制的激进分子。

  林肯去世后,他的儿子托德问一位牧师:”我的父亲是否已经到了天堂。“”毫无疑问。“”那我就放心了,因为父亲从来没有快乐过,人间对他可不是个好地方。“

  2

  共和党第一时代

  林肯遇刺后,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立刻来到奄奄一息的总统卧榻边,痛苦地守护了一夜。第二天,约翰逊继任总统。他原是民主党人,后来因为反对南方独立、拥护联邦统一,改换门庭加入共和党。

  南北战争后,共和党的声望达到顶峰,反战的民主党进入低潮。从林肯开始,一直到1885年,这25年时间,一共6位美国总统,全部是共和党人,开创了美国的”共和党时代“。

  共和党的阶级基础和政策路线十分鲜明:大商人、工业化、自由竞争,这是继承了辉格党。民主党就比较复杂,它主要是靠平等、自治这些政治路线,来吸引五花八门的支持者。

  掌权的共和党,自然就坚定地推进工业化。对于南方,共和党虽然取得战争胜利,但并没有强制取消奴隶制,而且对所有闹独立的人进行了赦免,没有搞政治清算,联邦政府在法律上废除了奴隶制和赋予黑人公民权,但并没有要求南方强制执行。在政治方面,南方只是不搞独立了,其他方面还是跟以前差不多。

  共和党对南方的这种温和做法,秉持了自身一贯坚持的政策:不要求一下子全部废除奴隶制,而是用渐进方式促进奴隶制解体。他们相信,用工业化的方式对南方进行经济渗透,在这种“和平演变”的攻势下,南方奴隶制会不攻自破。

  经历过南北战争后,南方也意识到自身工业化的劣势,他们开始公开赞美工业化优势。在这20年里,南方纺织工业增加9倍,铁路里程翻了一番,钢铁产量占到全国1/5。尽管南方人对过去充满怀念,但没有人希望回到过去,到19世纪末,在工业化浪潮的席卷下,奴隶制在南方基本消失,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西部,这个曾经自由州和蓄奴州极力争夺的区域,以1869年贯穿全美的太平洋大铁路竣工为标志,也被工业化所征服。移民(包括华工)蜂拥而至,采矿业、畜牧业蓬勃发展,印第安部落彻底瓦解,取而代之的是自由粗犷的牛仔文化。

  于是,整个美国进入轰轰烈烈的工业化,开创了美国”黄金时代“。1890年,美国工业产值正式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国。其铁路里程达到26万公里,2019年中国铁路总里程也才13.9万公里。

  我们现在熟知的卡内基、洛克菲勒、JP摩根,就出现在这个阶段。

  毫无疑问,新生的共和党,先声夺人,用不可逆转的工业化浪潮实现美国的经济统一,从而深刻地改变了美国。

  在两党竞争上,尽管共和党赢得了这20年间所有的总统选举,但并不是压倒性占优,两党的得票率平均差距不到2%。

  这是因为,南北战争后,两党的支持群体出现明确的地区划分,各自有稳定的铁盘。有16个州始终如一地支持共和党,集中在北方;14个州始终如一地支持民主党,集中在南方;另有5个州是摇摆州,左右着选举结果。

  所以,从这个时候起,就奠定了美国现在的总统选举形势:铁盘+摇摆州。两党的竞选策略就是争夺摇摆州,若能从对方铁盘翘一两个州,基本就稳操胜券了。

  3

  清官上任

  如果不是格罗弗·克利夫兰,共和党将从1865年持续执政到1913年,连续执政半个世纪,民主党会不会解体都是个问题。

  随着共和党的连续执政,美国政坛出现了一个严重现象:腐败。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经济的繁荣,是以官商勾结的垄断经济为特征的。工业资本家们为了获取政治保护,纷纷贿赂(共和党)政客,以至于政府议员可以明码标价,公开索贿。美国社会对此深恶痛绝。

  从世界工厂到全球帝国:“入关”与大国崛起

  这就给了以反腐和改革而著称的克利夫兰登上舞台的机会。

  克利夫兰是一个性格彪悍的小胖子,看起来憨厚活泼,实则雷厉风行。1871年当选为纽约州埃里县治安官,一上台就打击腐败,严惩贿赂行为。为此他得罪了很多同僚,但自己廉洁的名声不胫而走,而且终其一生他都保持了这种高风亮节。

  1882年,45岁的克利夫兰以改革和反腐为竞选主题,击败对手,当选纽约州布法罗市长。在这里,他兑现了自己的竞选承诺,否决了一系列要价过高的政府工程合同,坚决使用公开的竞争性招标,从而得到了“否决市长”的称号。人们很久没有看到一个敢于说“不”的政客,克利夫兰声名鹊起,成为政治新星。

Capture.PNG

  因为打击腐败,克利夫兰的仕途扶摇直上。

  第二年,他就高票当选纽约州州长。选贤任能,打击官商勾结的利益输送。当州长刚刚一年,1884年,他就以遥遥领先的优势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身份。

  连续执政的共和党似乎变得傲慢起来,失去了时代敏感性,没有意识到人们对反腐的痛恨,推出了一位“猪对手”:布莱恩,这是一位长期受到腐败指控的争议人物。克利夫兰有惊无险地拿下总统宝座,距离他当市长仅仅两年。

  总统期间,他一如既往地反腐,免去10万共和党人的官职,打击政党分赃和利益输送,还出台专门的法案来禁止收回扣,他像斗士一般频频使用否决权,人们称之为“否决总统”和“倔强阁下”。

  1888年总统竞选,克利夫兰赢得了更多的普选票,但因为反腐而在家乡纽约州树敌太多,失去了纽约州的36张选举人票,憾负。

  但是,1892年,克利夫兰卷土重来,以更大的优势击败对手,再登总统,成为美国史上唯一分开任两届的总统。他第二任期的政策,基本是第一任期的延续。

  退休之后,他患上了风湿病,1908年6月去世,遗言是:“我竭尽全力做到问心无愧。”马克吐温十分敬仰他:“历史对您的判决是岩石,不会磨灭。”

  高风亮节,做了很多实事,但很少为后人所提起,克利夫兰也是美国最好的无名总统。

  4

  进步与倒退

  克利夫兰第二任期结束后,从1897年至1932年,36年7任总统,只有一任是民主党人,完全可以称为“共和党第二时代”。

  与用经济发展开创第一时代不同,这个第二时代是政治发展的胜利,这个政治发展就是“进步主义改革”。

  广义上讲,这个进步主义改革的源头是克利夫兰总统,进步主义者要求反垄断反腐败,破除权力集中和社会不公,向全民分散权力和财富,也就是说,前面做好了蛋糕,现在该科学地分配蛋糕了。这正是克利夫兰当时在做的,只不过他用个人权力去推动,还没有形成社会制度和公众共识。

  到了20世纪初,随着民众觉醒,一场民众限制特权利益团体的改革运动,在中产阶级的推动下轰轰烈烈展开。

  垄断巨头大多是支持共和党的,西奥多·罗斯福的竞选经费,大部分都是这些巨头提供的。但由于社会现实和民主党的压力,共和党人当上总统,也不得不面对社会的公平问题,但又不敢做得太过,得罪这些巨头。

  西奥多·罗斯福上台后,开始规范垄断组织,主要是限制扩大而不是摧毁;制定了一些劳工政策,规范劳工利益,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劳工利益的代表,对于劳工罢工,他会派联邦军队去镇压。

  1909年老罗斯福卸任后,将共和党人塔夫脱推上总统宝座,自己专心打猎去了。

  塔夫脱是一个300斤的大胖子,洗澡时还会卡在白宫的浴盆里,所以不得不单独为他新建一个大号的浴缸。但实际上塔夫脱并不愿意当总统,他的心仪岗位是首席大法官,因为大法官是终身制,“总统都象走马灯似的,可法院永远存在着。”

  4年总统期间,他没有雄心,因循守旧,没啥政绩,使得老罗斯福开启的改革中止了,开了历史倒车。当他在1921年当上梦寐以求的首席大法官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雄心勃勃,把最高法院的权力扩大到空前的程度。

  男怕入错行,塔夫脱干了自己不喜欢的事业,自然干得一团糟,名列美国历史最差总统之一,老罗斯福更是恨铁不成钢,“塔夫脱展示了自己平庸的领导才能,没有执行任何一项伟大的政策”。

  开倒车,令人们对共和党失望透顶。当老罗斯福放下猎枪,再次竞选总统打算上演“王者归来”时,美国人民没有给他机会,纷纷转向民主党。

  1912年,民主党人威尔逊赢得了80%的选举人票,创下历史记录!

  所以说,历史倒车开不得啊,民众不会给你两次机会的。

  

Capture.PNG

  威尔逊(左)与塔夫脱(右)

  威尔逊能的执政思路,十分契合当时的社会思潮。他在进步主义改革中走得更远,直言“垄断公司是生产系统中可怕的魔鬼”,宣称要终结垄断,恢复公平竞争。

  这就是威尔逊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继承了民主党信奉平等的“左派”政治传统,与共和党的自由政策不同。

  威尔逊跟中国古代文人很像:有才华、向往做官。1911年之前,威尔逊一直在大学里当知识分子,但他刚上大学时,就在床头刻下座右铭:威尔逊,弗吉尼亚参议员。

  威尔逊出生在1856年,这一年林肯刚加入共和党,南北战争即将开始,因此他的最早记忆就是南北战争。或许跟战争有缘,他当总统后,美国就一改中立政策,参加一战。

  威尔逊属于“身残志坚”的励志人物,从小身体不好,备受消化不良的折磨,而且患有先天性近视,8岁就戴眼镜。在求学期间,屡次因为健康状况而休学,但是功课从没拖后腿,学习成绩始终优秀,后来一直读到了博士毕业。

  但他并不安心学术。

  1886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教书,但1887年就去应聘州国务卿助理,失败。1890年去普林斯顿大学当教授,出了很多书,在全国小有名气,但对总统选举十分关注,喜欢在公开场合呼吁人们投票给谁谁谁,充当意见领袖(公知)。

  1902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后,威尔逊搞了一个不起眼的改革,可以看出他的政治风格。当时在普林斯顿大学的食堂,有专门的包厢,是为有钱学生准备的,威尔逊就要求废除,弄一个宽敞的大食堂,让来自各个阶层的学生一起用餐。只不过这个建议遭到校董的激烈反对,未能成行。

  这是典型的民主党风格:平民主义。

  1910年,他以改革派的鲜明形象,击败共和党对手,当上新泽西州州长。1912年,他宣称要为劳工争取共同福利,反垄断反腐败。当上总统。

  威尔逊在政途的青云直上,与克利夫兰颇为相似。

Capture.PNG

  威尔逊实行了一系列进步主义法案,包括将反垄断系统化和制度化,从根本上消除垄断;以及童工非法化、实行工人的8小时工作制度;通过了确认妇女投票权的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以前参议员由各州立法机构选举产生,威尔逊就通过了参议员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宪法第十七条修正案。

  进步主义者最核心的诉求“破除权力集中和社会不公”在他手里基本完成。

  1962年历史学家对31位总统的投票排名,威尔逊高居第4,排在杰斐逊之前,跻身最伟大总统的行列。

  搞经济,共和党是专业的;搞政治,民主党才是专业的。自此之后,尝到了进步主义甜头的民主党在政治正确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再也不回头了。

  有了工业化经济和民主化政治的双引擎,美国即将迎来金光闪闪的20年代。

  5

  繁荣与危机

  接下来就是大家不喜欢听的话了:小炒要说一说这个时候的美国有多么繁荣!

  20世纪20年代,可以容纳美国人几乎所有的溢美之词,“兴旺的年代”、“咆哮的二十年代”、“新时期”、“柯立芝繁荣”、“永久的稳定”、“人类新时代”。这就是美国人眼中的“大唐盛世”。

  汽车已经取代基建,成为美国的龙头产业,到20年代末,3000万辆汽车奔驰在美国公路上,平均每4个人就拥有1辆小汽车。家家户户都有收音机和电冰箱,电话普及率达到1/6,电影成为常规消费模式,平均每人每年看1部电影。

  美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和黄金储备(相当于外汇储备),均达到世界的一半左右。

  柯立芝总统骄傲地声称,美国已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幸福境界”。

Capture.PNG

  柯立芝的脑子并不大聪明,也不喜欢人际交往,从小独来独往,成绩平平。当总统时,有一次公务交谈,他沉默不语,巴不得谈话赶紧结束,对方开玩笑:“你必须对我说话,总统先生,今天我打个赌,说我不能使您说出三个以上的字。”

  柯立芝回答道:“你输了(you have losed)。”

  因此,当了7年总统的柯立芝十分平庸,没啥重大举措,在历史评价中是末流水平。他奉行共和党的传统:政府尽量不要干涉国家经济发展,因此,他主要就干了一件事:减税,他一共减了四次税,小政府大市场,让企业轻装上阵,自己去玩。他自己在白宫跟以往一样,沉默寡言,尽量独处,除了看报喝茶没啥要他做的。

  结果,与总统碌碌无为形成对比的是,美国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

  经济好的时候,就没民主党什么事,20年代的三位总统,都是信奉“小政府大市”的共和党人,直到经济危机爆发,大名鼎鼎的罗斯福上台。

  在这段黄金时代,美国出现了一本畅销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主人公一生追求荣华富贵和社会地位,最终得偿所愿,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反映了时代的繁华。但主人公很快就迎来空虚,走向了自我毁灭。

  主人公的个人命运,预示了美国的命运。

  1928年,胡佛赢得总统大选,豪言:“我们今日的美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更加接近于消灭贫困的目标。”骄傲往往在跌倒之前,话音刚落,1929年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立刻降临。

  但胡佛依然坚信“小政府”的共和党理念,拒绝政府过多干预,认为市场自动调节就会度过危机。思想是死的,人是活的,不知道活学活用的胡佛总统,眼睁睁看着危机愈演愈烈,名列美国历史最差总统之一。

  美国总统的百年轮回,胡佛的阴魂在川普眼前晃荡

  历史又给了民主党机会,1932年,罗斯福的出现,将终结共和党时代,美国进入两党交替执政的时代。




愚蠢的白左,扰乱了这个世界
| 2020-12-08 15:28:16  华语江湖 | 

  1

  白左高尚吗?

  经常有人标榜白左是大爱、是奉献、是高尚,其实用一个简单的逻辑就能够破解。

  如何白左真的是自我奉献,那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人反对白左,最好全世界都是白左,那我们人人都沐浴在爱的阳光里。

  世界上确实有很多高尚的人,他们是掏自己的腰包。但白左的问题,是掏别人的腰包。用经济学的话,就是“用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这是对他人财产和自由权利的侵犯。

  案例--要求加税的索罗斯

Capture.PNG

  近日美国19位顶级富豪,包括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脸书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修斯Chris Hughes、迪士尼继承人阿比盖尔·迪士尼Abigail Disney等,联名请求政府向自己加税。要求对自己加税,听着很高尚,但其实有名堂。

  如果觉得自己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有太多钱花不出去,富豪们完全可以直接捐献,给慈善机构、给NGO,或干脆自己成立基金,这可比征税后再分配的效率高多了。但加税显然不同,劫富并不能济贫,而是对公民产权的侵犯。

  上面这个大义凛然的索罗斯,财富中很大一部分来自避税。据彭博新闻社报道,索罗斯利用欧美各国法规的差异和漏洞,将客户费用中理应交税的部分重新投入到他的资金中。截止到2013年底,索罗斯的基金通过避税积累的财富达到133亿美元。一边拼命避税,一边呼吁加税。哪个才是真正的索罗斯?

  更进一步,这些富豪“向我加税”的口号一喊,下一步就是提议对其它人加税。他们的目标,是利用人们的嫉妒心和懒惰心,迫使其它人为他们鼓吹的事业买单。比如冲击美墨边境的大蓬车运动,就有索罗斯赞助的NGO幕后推动的影子。

  案例--关爱非法移民和罪犯的桑德斯

Capture.PNG

  前些天,20个驴党候选人的初次辩论,已经沦落为低智商的发糖游戏,他们一个个爱心满满,主旋律是“开放边界+福利”,把非法移民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他们眼里,早就没有了合法移民与非法移民的概念,虽然是非法移民,但可办驾照、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甚至还送投票权。

  谁出钱呢?当然是美国的纳税人。

Capture.PNG

  在驴党内呼声很高的,成天喊着正义平等的桑德斯,他一方面要给非法移民和囚犯送医保和福利,一方面连自已团队的法定最低工资和医保都不愿支付,只想蹭他们便宜。哪个才是真实的桑德斯?

  任何公共支出的所谓公款,最终都是纳税人承担。不管是免费发钱还是增加福利,必然导致税负加重,解决方法不外乎加税、印钞或负债。加税很直观,印钞其实是“铸币税”,负债其实是“子孙税”,这三者的本质并没有差异,都是纳税人承担的税负。加税,就是增加管制的过程。税负越高,人们的自由度越小。当社会达到100%的税负,就实现100%的公有化。这是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的经济崩溃机制。

  白左一边喊着高尚的口号,一边牵挂着别人口袋里的钱。一边以低标准要求自己,一边以高标准要求他人。这才是白左的真面目。

  社会建设首先要讲法治讲规则,用共同的规则来约束所有人的行为。道德高尚是对自己的要求,要求他人高尚的都是耍流氓。抛开法治和规则的基础,强调(政治正确口号下的)道德约束,最终收获的只能是伪道德。真正的爱与奉献,不是喊出来的,更不是强迫出来的,而是个人自觉自愿提供的。

  所以,白左不是高尚,而是虚伪。

  2

  不左不右是什么?

  不少人喜欢这么说:

  我不是左,也不是右。极左与极右都不好,我们走中间。美国社会就是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象党与驴党轮流执政,这是平衡之道。

  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因为左派编造了一个概念:左讲平等,右讲自由。

  What?Why?

  把这两者放在轴的两端,形成了对称关系,咦,平等(左)与自由(右)怎么对立起来了?

  明显不对啊!右边是谈自由度,对应的左——应该是“不自由”。但如果左是谈平等,那对应的右——是“不平等”。

  事实上,平等与自由是完全不同的政治学概念。最基本的社会常识:人与动物的差异,在于人有思想人有精神。精神的自由是人之为人的本质,是做人的底线。所以,正常人不会用自由换面包,而一定要用自己自由的权利去争取面包,在这条的路上,“面包是会有的”。当有人用自由换面包,最后既没有自由,也没有面包。

Capture.PNG

  纳粹治下无自由,真是极右吗?

  所以,右谈的是自由,左讲的肯定不是平等。

  既然左讲的并不是平等,那不左不右、左右平衡的说法,就非常荒唐了。所谓的不左不右,即不平等也不自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为什么形成“左平等、右自由”的流行观点,其实是白左知识分子们用“平等”给自己脑上贴金,占领道德高地,提供标准答案,指引终极方向,才方便去忽悠鼓动底层群体。

  

Capture.PNG

  人们随便批评的老川,是自由的维护者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的观点:

  自称不左不右的,通常是左。凡极端必为左,纳粹是极左。

  如果再有人自称不左不右/左右平衡,可以直接问三个问题:

  如果不左不右形成平衡,那么原点在哪里?美国、法国都有左派右派,差异在哪里?作为最不坏的制度,隐患在哪里?

  3

  白左的逻辑

  很明显,理解左右的概念需要一定的思维能力。讨论时,我们经常看到白左的常见逻辑问题,一是无法区分事实与观点,二是稻草人谬误。比如:

  黑人擅长NBA的篮球运动;华裔和印裔擅长技术工作;英国人擅长社会管理;犹太人特别聪明。这些都是事实,因为我们有直观印象和数据支撑。

  比如,在科学研究方面,没有其它任何民族比犹太人更优秀。自诺贝尔奖设立以来,犹太人共拿走了19%的化学奖、26%的物理学奖、28%的生理和医学奖、41%的经济学奖。在其它顶级科学奖项中,这个比例也很高,25%的菲尔兹奖(数学)、25%的图灵奖(IT类)。

  还有很多事实,比如: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黑人成年人的爱滋病感染率超过10%,这和经济水平并无直接关联。非洲最发达的二个黑人国家,南非成年人的爱滋病感染率约为20%,而博茨瓦纳甚至超过了30%。

  在美国,黑人占人口数量的13%,但暴力案件占全美的55%,其中95%都是黑人在攻击黑人。黑人被黑人枪杀的概率,是被其它族群枪杀概率的百千倍。

  头脑清晰的黑人小哥

  那么,我们说犹太人更聪明这是事实,算不算对其它民族的歧视?如果我们说美国黑人更加暴力这个事实,算不算对黑人的种族歧视?

  但白左眼里,就是种族歧视!

  很显然,白左无法区分事实与观点。

  白人与黑人的IQ数据(事实)

  因为,白左认为说实话是政治不正确,因为冒犯了弱势群体的感情。为此,白左有自己的一套神逻辑。比如:

  一说黑人智商较低,立马推理到种族歧视。一说某教的教义具有强烈的封闭性和侵略性,立马推理到恐木黑木。一说女人多感性,或是不认同人类有57个性别,立马推理到性别歧视。一说华人政治能力不足,立马推理到排华法案。一说白左脑子不好使,立马推理到智力歧视、崇拜大救星。

  这些,就是典型的稻草人谬误。

  稻草人谬误是一种错误的论证方式。在论辩中有意或无意地歪曲对方的立场,或者把对方的话推理到极致,以便能够更容易地攻击对方。

  比如,墙有多种功能,可以保护,也可以禁锢。但白左坚持墙有邪恶的属性,一面骂老川修边境墙是不道德的,一面把自己家的墙修得高大结实,远离非移区。

Capture.PNG

  说实话的凯西·朱遭遇打压

  比如,人们有表达的自由,无论自由地表扬,还是自由地批评。华裔凯西·朱Kathy Zhu说“黑人群体需要反思自身的暴力问题(这是事实)”,就被扣上了种族主义的帽子,被剥夺密歇根小姐的头衔。这明明是事实,但政治正确要求不能批评弱者,但黑人批评白人就没有问题。很明显,黑人成了美国社会的特权者。

  纽约哈莱姆区街头,一群黑人在街头向执行公务的两名警察泼水,并把空水桶朝他们身上砸去。而警察不敢还击,因为这里是黑人区,白左当道的纽约市府动辄会以“种族歧视”之名处分甚至起诉警察。视频中左边这位紧锁眉头的黑人小哥,为黑人群体这样的挑衅行为感到悲哀和痛苦,这预示着黑人未来的前途黯淡。

  世人对黑人的暴力性心知肚明。很讽刺的是,不管是讲大爱的白左,还是盲目支持驴党的亚裔,脑子很混乱,脚步很诚实,都本能的知道远离黑人区,二十多年前洛杉矶的教训,很可能会在旧金山等地重演。

  再比如,人们有拒绝的自由。我可以说话,也可以保持沉默;我可以参与某活动,也可以不参与某活动。伯林称其为消极的自由,这是人的基本自由。同样是凯西·朱,因为在大学校园拒绝佩戴伊斯兰头巾,被扣上了“伊斯兰恐惧症”的帽子,不得不转学。如果她拒绝佩戴天主教或佛教饰物,那没有任何风险。很明显,伊斯兰教在美国社会获得了特权。

  最近的例子,就是那个当上国会议员的黑人女性索马里难民奥马尔Ilhan Omar,不仅宣誓时忠于古兰经,更以其对911恐怖袭击的暧昧态度,和无比仇视以色列的言论,引发举世哗然,但依然能依靠“穆黑女”的特殊身份,在驴党控制的众议院地位稳固。

  通过上面的论证,显示了打着保护弱者旗号下的政治正确,其本质就是不讲道理,就是“我弱我有理”,这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种族歧视——野蛮族群对文明族群的歧视。人类的参差百态,是文明发展的源头。在辩证大法的旗帜下,文明与野蛮被混为一谈,直接导致社会法治水平的降低,人们的自由权利被侵蚀。

  所以,白左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国 你还会辉煌吗/朱元璋诏书出土 完好无缺 足以颠覆《明史》/ 心物合一·爱欲圆融
  • 10画作拍出3千万人民币/中国知识分子思想丑陋/难忘阿冈昆枫林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