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你被雇用了》川普:一位高效、坚定,成果丰硕的平民主义总统
發佈時間: 12/8/2020 11:36:23 PM 被閲覽數: 3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川普:一位高效、坚定,成果丰硕的平民主义总统
 | 2020-12-08 14:33:10  美国之音 |   

image.png

 川普时期,有关白宫的回忆录频频出版,其中绝大多数都为川普和他治下的白宫描绘了一幅相对负面的画像,而近来出版的一本名为《你被雇用了》的回忆录却呈现了截然不同的图景——在前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凯西·穆里根 (Casey Mulligan) 的笔下,川普的白宫有序、高效、目标坚定、成果丰硕,而川普本人则是一个“为人民代言”的“实验者”。

穆里根日前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以亲身观察为我们审视川普政府提供了另一视角。

凯西·穆里根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主要的研究领域是税收、监管、社会保险、政府行为等“公共经济学”。作为典型的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他主张去监管、缩减被认为会打击就业积极性的社会福利项目,也曾是反对“奥巴马医保”的权威之一。在经济理念上与川普颇为投契的穆里根2018年正式投身川普政府,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直到2019年中旬。一年后,穆里根将他在白宫的工作经历写成了一本回忆录 - 《你被雇用了:一位平民主义总统未被讲述的成功与失败》(You’re Hired: Untold Successes and Failures of a Populist President)。

image.png

凯西·穆里根接受美国之音采访(Skype截图)

image.png

穆里根新书《你被雇用了》封面

“当我在白宫工作的时候,我认识到,我所看到的,跟外界所谈论的一点都不一样。我想,人们或许想知道这里究竟在发生什么。”穆里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到他写这本书的初衷在于对冲偏见。

“我所经历的白宫跟所谓‘混乱’正相反”

穆里根的书中的确处处彰显着他所亲历的白宫和外界印象的反差。 比如,外界盛传川普的白宫充斥着无休止的内斗和混乱,而穆里根则在书里列举了大量事例,证明他看到的白宫充满“合作、可预见性和生产力”。

记者:您在书里提到您看到的白宫是非常有效率的。

穆里根:是的。总统本人非常有效率,我们试图跟上。我当时是经济顾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总统正在做非常多跟经济政策相关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在试图跟上。媒体根本跟不上,因为他做了太多了,他改变了那么多监管,取消了那么多对经济有伤害的监管,几百件,我估计没有人能完全清楚他做了多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很有效率的环境。你知道,做我们这项工作,有时候必须质疑前人的做法,而他从不落前人窠臼。他以前并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民主党人,他不在乎我们发现了小布什时期共和党犯了一个错误或者民主党犯了一个错误。他对于我们所做的事情没有什么限制,这帮助了我们的效率。

记者:那您怎么看待白宫人员流动率很大,或是白宫有时候会释放出不一致的信息?您并不把它们视作白宫内部存在混乱的迹象?

穆里根:“混乱”是“可预见性”的反面,而我在白宫工作的时候,那里是非常有可预见性的,比我生命中的其他事情都更有可预见性。我们知道总统努力的方向,知道他会需要什么东西,这跟“混乱”恰恰相反。至于人员流动率高,这是因为川普总统像经营公司一样经营白宫——这被证明是有效的——你招来一些人来完成某个任务,他们的才干正适合做这件事,然后工作完成了,他们就继续去做别的他们擅长的事情了,或许是在另一个机构里。这就像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未必在公司进入成熟期和稳定期之后还继续经营这个公司,因为这时候公司需要别的类型的管理者。至于说白宫释放不一致的信息,我不太清楚你具体指的是什么,我认为川普总统在很多问题上的态度都是前后一致的,人们可能不喜欢他释放的信息,但他很一致,比如在提升竞争力、取消监管这些问题上。或许在新冠疫情的问题上他的信息有些变化,但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那些说川普不聪明的人都是没见过他的人”

穆里根在他的书中不仅驳斥了许多外界对于白宫的批评,还通过第一视角为川普本人所遭受的质疑辩护。比如当外界以推特上的形象来评价川普时,穆里根称川普私下里是一个“好的聆听者”,“礼貌、友好(更不用说有趣了)”,“与他在推特上的表现很不一样”。

针对外界对川普总统花了太多时间在推特上的批评,穆里根专门花了一章来讨论。他认为,推特对川普而言是一个有效的跟人民沟通的工具:他借助推特来测试民众对某一个政策想法的反应,从而对政策作出调整;并且利用推特来宣传自己的成就,将自己想要释放的信息广而告之,以便绕过“对他持有敌意的主流媒体”。穆里根在书里写道,川普经常在推特上故意夸大言论,尤其是在谈到他的政府的成就时,这样“媒体可能乐于纠正他,并无意中传播了总统的成就”。

记者:您觉得川普总统哪一点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穆里根:令我感到很惊讶的一点是他管理社交网络的能力。他可以说几句话或者发几条推特,就能触发那么多不同群体、不同类型的人的行动,能让这些人立刻就位,这一点常常令我目瞪口呆。

记者:外界有很多关于川普总统的说法,比如说他不喜欢看简报、对数据不感兴趣、不重视专家的意见等等。根据您的第一手观察,这些说法属实么?

穆里根:在经济领域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们为他提供了非常多的数据,他在不搞错数据这个问题上做得非常好,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做得都好。他吸收东西非常快,所以我们可以给他一大堆的材料,而他能非常快地理解其中的意思。我知道他理解了其中意思,因为他会告诉我们,第几页上的哪项内容我们要怎么怎么做。有很多次我们给了他有关美国能源主导力的图表,他很快就理解了,更重要的是,他能跟美国民众说清楚这里面的意义和重要性。所以我认为,那些说川普总统不聪明的人都是没见过他的人。

“我们有一位平民主义总统,这是所有问题的视角”

穆里根认为,川普总统的行事和表达风格,以及外界对他和他的政府的“偏见”的根源都在于他是一个“平民主义总统”。在穆里根看来,川普的“平民主义”体现在他善于跟他的基本盘沟通,也重视这些民众的诉求,敢于为此挑战精英阶层,这也成为了他在华盛顿遭遇阻碍的主要原因。对所谓“华盛顿大泡泡”(Washington Bubble)和精英主义、专家治国的抨击充斥着穆里根的回忆录,他说这是他在华盛顿上到的最深刻的一课。

穆里根:在我看来,一些人对川普总统的言辞感到困惑,或许是因为他是一个平民主义总统。他是在对着中西部地区的人民讲话,而这些人不喜欢听像教授那样的讲话。他知道怎么跟这些人建立连结。或许在一些教授看来这像是不聪明,但其实这正体现出他是一个好的沟通者。”

记者:您总是强调川普是一个平民主义总统,那么您如何定义川普时代的平民主义呢?

穆里根:平民主义关系到人群之间的差别,也就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为这个社会制定规则的阶层和剩下的那些需要遵守这些规则的人之间的差别。这是我经常提到的差别。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通常会从事政府工作,尤其是联邦政府的工作,或者是记者工作和金融类的工作。通过他们的投票记录和政治捐款记录,你可以看出来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往往不喜欢川普总统,他们更喜欢希拉里或者拜登。而川普背后的支持者是中西部的人民,或者是一些没有很强的教育背景的人。他非常重视这些人的支持。所以当他有机会的时候他就会跟华盛顿里的人说,你需要靠边站,做民众希望的事情。他并不是来自华盛顿,华盛顿也不喜欢他,这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所以白宫跟华盛顿的其他部分有很多冲突,比如跟智库之间、跟游说团体之间。他们不习惯这个总统,他们习惯有一个自己人当总统。我在书里谈到了很多这样的冲突。

记者:一些人担心,平民主义会造成对专家意见的过度轻视,会造成政策制定缺乏专业性,或者会为了迎合一部分民众的诉求而丧失大局观和长线思维,您担心么?

穆里根:恰恰相反。事实上艾森豪威尔总统早在1961年就说过,虽然专家值得被尊敬,但他们不是统治者,人民才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我们需要小心,不要让我们对专家的尊敬变成将所有的权力都交给了他们。我认为,如今艾森豪威尔总统的话显得更重要了。我们看到一些专家令我们非常失望,他们提出了一些很糟糕的想法。比如我在书里提到的阿片危机,专家的意见完全是倒行逆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再比如奥巴马医保,他们说他们是在改善问题,但其实是在让问题变得更糟。他们是会犯错的人,而且处在我们刚刚所谈到的“华盛顿大泡泡”中,这令他们更难谦卑,更难意识到自己是会犯错的。普通人倒是对他们自己的状况有更多的了解,掌握更多信息,这是专家所不具备的。

记者:可您自己就是个专家。

穆里根:是的,这或许是我在白宫学到的最深刻的一课。作为一个教授经济学的专家,有时候我听那些民选官员说话也觉得他们要是参加经济学考试估计都不及格,这令我很心烦,想说你们咋回事,为什么就是不懂呢,或许你应该来听听我的课。但他们具有我所不具备的东西,那就是对人民负责。如果我在提建议的时候犯了错误,这对我没什么影响。但他们要对人民负责,他们必须要竞选,要赢得所有人而不仅仅是专家的支持。所以我实际上学习到的是,民选官员和专家是一个好的团队,需要共同在场。

“如果中国最后并没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那贸易战就是个浪费,毫无疑问。”

在穆里根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首席经济学家时,正值美中贸易战。经济顾问委员会的职责主要是向总统提供关税等贸易举措的成本与收效数据,而在穆里根的分析模型之下,他对关税对美国GDP的伤害的预测值甚至大于绝大多数经济学家。不过,他也并不否认动用关税或许是迫使中国改变其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有效途径,关键还是要看最后的结果。他认为在美中经贸议题中,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尤其跟美国国内经济息息相关。

记者:您担心平民主义会带来更多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么?

穆里根:让我告诉你,保护主义一直都是存在的,我们在航运、汽车制造等领域有一些非常具有保护主义色彩的政策。每一个总统,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支持过保护主义政策,川普总统在这个问题上跟其他人没差别。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保护主义色彩更少,他曾经对一些行业的保护政策提出过质疑,只不过他在措词上不一样。我在书中比较了里根和川普在贸易政策上的实质和措辞。他们在实质上是类似的,他们都保护一样的产业,但里根总统会发表很漂亮的演说,谈自由贸易的好处。平民主义会带来更多的保护主义行动么?或许会的。但我觉得至少在川普总统的平民主义之下,沟通非常重要。如果他能够与民众沟通,告诉他们取消一种保护的好处,而且他能够倾听民众的担忧,那么我觉得保护主义就不是一个问题。

记者:我从您的书中感觉到您并不是关税的拥护者,那么您是否认为动用关税发动美中贸易战是一个明智之举?

穆里根: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的做法是回顾历史,看看里根时期。里根当时主要是在和日本竞争,日本那时候也不尊重知识产权,里根以关税回击。一直到若干年后,也就是里根第二任期的时候,他才让日本认识到必须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我以同样的标准来评判川普总统。关税是否有效?它看起来对里根政府有效,虽然效用缓慢,所以或许也会对川普政府有效。不过现在看来川普无法马上进入第二任期了。最终我们需要看到一个结果,川普总统清楚这一点,他是一个以结果为导向的人,意图不重要。所以如果中国最后并没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那贸易战就是个浪费,毫无疑问。

作为一位反对政府过度干预,警惕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经济计划,主张去监管的经济学家,穆里根认为拜登政府的经济理念与自己相左,言谈之中不乏担忧。在谈到给拜登政府的建议时,他表示,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上具有共识,拜登应该尽快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行动。

“一个原因是,川普政府时期采取的去监管举措让重建美国的道路和机场变得更加容易,所以最好趁着容易的时候把它们建了。或许他们以后会再把监管加回来,让基础设施建设变得更难,但是希望在那之前能有一些进展。”穆里根对美国之音说。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新書《中國噩夢》作者:「習」大權圖動搖西方國家民主價值
  • 凡尔赛文学 看看奥巴马新书怎样描述胡锦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