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国知识分子阶层深度卷入美国大选 双方势同水火(图)
發佈時間: 12/13/2020 10:58:25 PM 被閲覽數: 1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中国知识分子阶层深度卷入美国大选 双方势同水火(图)

上报



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贺卫方在批评完川普包括今次美国大选的所作所为后,惹来不少川粉基督徒的叫骂声,近日更有一经营自媒体(微信公众号)的基督教人士王浛旭写了《致贺卫方们的一封信》,当中用”拜登曲线”和目睹舞弊的证人包括白宫政务人员都被恐吓甚至枪杀等没有确切根据的新闻质疑大选结果,可谓今日美国激进右翼运动善于散播虚假新闻和操纵舆论的话语场形成之粗鄙化的再生产。

信中还带颇具代表宗教右翼者们意识形态的一句声讨:”安提法、同性恋合法化、大麻合法、黑命贵、加税、拆墙、移民政策,这些你们都同意吗?”贺卫方有条有理的响应结果激起宗教右翼者们更大的反应,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堕落,埋没良心,成为中共同路人等日常挂在标榜反共反中者口边的廉价同质批评(其成本廉价对比于靠谩骂中共赚取的流量资本)现已纷纷指向贺卫方。一个时代的命题应该被提出,究竟激进是什么?信仰和信奉价值是什么?

对中国大陆基督教群(特别是地下家庭教会)有实际接触的人都知道,其教职人员神学水平良莠不齐,传教手段类似传销,普遍吸引不了当今中国模式的中流砥柱生产力,即城市知识精英,以致有”信奉基督教的都是loser”一说。在今天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加上当局有意的打压和外媒的加持,中国地下教会的发展必然趋于原教旨化,不如此则无法生存,君不见现在是否还有支持川普但拒用假新闻的基督徒?是否还有支持川普但不会把拜登及民主党当成魔鬼同路人或甚至就是魔鬼的基督徒?宗教右翼者们的激进话语表达之根本动力是一套对事实不容诠释的,既定的信念体系。美国是以基督教立国,所以不容LGBT合法;美国三权分立,人人有权利投票选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黑人没有被歧视,是他们自己种族的问题,贫富差距与制度结构无关,信奉言之凿凿的不涉世的教条便是漠视现实,去历史情境化的开始。或者大胆说,在价值虚无的当下”信奉价值”(信奉民主价值)的”信念”本身就反映出现代性的极大困境。

“神的天国在你心里”,从尼采对基督教及其形而上学的彻底批判开始,便认为这种出于生存的焦虑,安全感的需要而把想象的东西”信以为真”,把真实的世界看成是假的,是抑制了对真理的真正追求和热爱。而如其《敌基督者》里所讲,现代启蒙运动恰恰是对基督教的继承和改造,这种继承和改造开始于马丁路德,完成于鲁索和康德。鲁索和康德以道德的方式把基督教又保留下来,把基督教的价值改造成一种”道德形而上学”。鲁索虽然反对作为启示宗教的基督教,但却肯定了作为自然宗教的基督教,并且把后者看成是道德的基础;而康德的核心命题是我们虽然无法在科学上认识上帝,但出于道德的需要却必须要相信上帝。

其实何止于康德,作为左翼自由主义鼻祖的罗尔斯,近来也有著作分析及批评其学说深受一种反伯拉纠主义(Pelagianism)神学的影响(见Eric Nelson《Theology of Liberalism》)。今次贺卫方的被群起恶意攻击及现今充斥着宗教右翼们八股而粗鄙的话语的中文舆论圈,就是神学论政于互联网(网络)高度发达的加速社会,人们隔绝着任何延异因素而思考,生活的土壤上的巅峰体现。反共者们所反的共是什么?如果中共甚至中国模式是魔鬼,那么它的”邪恶”主体是什么?它是如何发挥它的”邪恶”作用的?如同中国大陆的抗日影视一如既往对日本兵非人化恶魔化的处理,宗教右翼者们一旦嗜上对”邪恶轴心”论的鸦片,任何深入的讨论分析便被视为敌对,现象发生的一切变动都只能为所谓内心的善恶二分服务。

从充斥着反共圈的强烈基督教道德化的话语中不难看出,为了”光明与黑暗”决战的美国大选而不择手段传播虚假讯息,故意抹黑污蔑对手而且还特显其激进的道德呼吁,不能只归于有组织操控舆论那么简单,如有评论指其狂热的川粉与红卫兵精神同构,若要如此比较,倒不如照着近来一些新史学对文革中人的主体性的讨论来诠释,很简单的一个共通点,即红卫兵与川粉都是很讲”道德”的,其”道德”都围绕着各自的形而上学而充盈内心。

那么,如果我们不信奉形而上学的道德价值,如何分辨是非呢?在尼采宣布上帝已死后,启发了一代又一代批判形而上学的思想家对伦理学革命性的思考,如现象学家马克思舍勒用”质料主义”反对康德”形式主义”的价值伦理学;海德格尔强调此在在先性的”良心的呼唤”;列维纳斯的他者理论更把”绝对的,彻底的,无限的,具有独立品格的他者”视为伦理学的核心位置,”他者并不是在经验的意义上与自我分离,他者并不是另一个我,他是我所不是”,与他者的关系,通向无限的交流的伦理学,在列维纳斯那里已然成为第一哲学。

反观现今批评中共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基本上对二十世纪以来的各种思潮知之甚少,如今又有不少皈依基督教信仰(且大多以福音派为主),可见的将来神学论政之风只会越来越炽盛,如贺卫方般坚守空洞的启蒙思想的知识分子只会越来越腹背受敌,如笔者预言过的,狂热的小粉红和宗教右翼者们将会把中文舆论圈沦为废墟。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蓬佩奧警告中共正毒害美校園
  • 温元凱: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