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川普總統就民主黨選舉詐欺發表「最重要演講」逐字稿/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
發佈時間: 12/17/2020 1:35:23 PM 被閲覽數: 1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川普總統就民主黨選舉詐欺發表「最重要演講」逐字稿
2020-12-15 00:19:52
川普總統就民主黨選舉詐欺發表「最重要演講」逐字稿
https://i2.wp.com/rightpoint.site/wp-content/uploads/2020/12/Trump.jpg?resize=800%2C445&ssl=1
川普演說, 民主黨選舉詐欺, 美國大選

謝謝!這可能是我發表過的最重要的演講。

我想向各位更新我們的努力成果,曝光在那荒謬、漫長的11月3日選舉中所發生的大面積選舉舞弊和各種不正常的現象。

我們以前有所謂的「選舉日」,現在卻(拖延成)好幾個選舉週、選舉月,這段時間裡許多不好的事發生了,特別是我們得去證明那些原本我們不需要去驗證的事,才得以執行我們最偉大的特權——選舉權。

作為總統,我責無旁貸,保護這個國家的法律和憲法,所以我決心保障我們的選舉系統。

而這個系統正遭受合謀攻擊。在總統選舉前的幾個月,我們被多次警告,不要過早宣告我們的勝選;我們反覆被告知,這場選舉將耗時幾週甚至幾個月來分出勝、來數缺席者選票,並確認結果。

我的對手被告知:「可以與選舉保持距離,不需要競選活動。我們不需要你。我們搞定了,這場選舉已經結束。」

實際上,他們的表現得好像他們早已知道了這場選舉的結果。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很可能是這樣,這對我們的國家來說是非常悲哀的。

這一切(發生的事情)都非常奇怪。在選舉後的幾天,我們見證了這場試圖決定勝者的操作。即使許多關鍵州仍然在計算選票。

我們必須繼續依循憲法流程,為維護選舉的誠信,我們將確保計算每張合法選票,不計算任何一張非法選票。這不只是為了尊重那7,400萬選我的美國人,也是為了確保美國人能對這場選舉、以致未來的選舉還能保有信心。

今天我將詳細說明我們近幾週所揭露的那些驚人、不符合常規的濫權舞弊行為,呈現給各位我們所發現的證據中的一小部分。事實上我們有大量的證據。

我想先和各位解釋腐敗的郵寄選票系統。

民主黨是如何系統性地策劃,特別使搖擺州的選票得以被修改。因為他們必須在(那幾個州)獲得勝選。他們不知道的是,事情比他們預期的要困難許多,因為我們在所有搖擺州都遙遙領先,比他們認為的多太多了。

我們老早就知道,民主黨的政治機器是如何參與選舉舞弊。從底特律到費城,從密爾沃基市到亞特蘭大,太多地方。

今年所不同的是,民主黨積極推動印刷並寄出數十、數百萬張郵寄選票。寄到不知名的收件人手裡,沒有任何保護措施。這讓舞弊和濫權演變到前所未見的程度。

利用疫情作為藉口,民主黨的法官和政客,在投票前幾個月甚至幾週前大肆修改選舉章程。

11月3號的選舉,我們的立法者很少參與其中,但按憲法要求他們是該參與其中。但非常罕見。不過,你會看到隨著我們持續提起訴訟,所發生的一切,這場選舉絕對都是違憲的。

包括內華達和加州等許多州,向選民名單上的每個人郵寄了(總數)超百萬的有效選票,無論這些人是否要求郵寄選票,無論是死是活,他們都收到了選票。

在其它州,如明尼蘇達、密歇根州或威斯康辛州,在今年年中就發起了普遍缺席選票,(他們)向所有名單上的選民發送缺席選票申請表。無論這些人的身分為何,如此大量的擴充投票數量使欺詐的閘門大大敞開。

眾所周知的事實是,這些選票中塞滿了沒有合法投票權的人的選票,包括那些死者、搬走的、甚至是在我們國家沒有公民身分的人。更有甚者,這些紀錄充斥著各種錯誤,錯誤地址、重複輸入和其它問題,而這些錯誤都沒有被質疑,從來沒有被質疑過。

在搖擺州的許多縣內,登記選民的人數遠超出合格適齡的選民人數,包括密歇根州的67個縣。所有這些都是證據。

在威斯康辛,該州的選舉委員會無法證實其中超過十萬人的居民身分,卻拒絕將這些人從選民名冊中移除。他們知道為什麼這樣。

我知道,他們是非法選民。荒謬的是,儘管到了2020年,我們竟沒有任何方法來核實那些投票選民的合法性。

而這是一次如此重要的選舉,我們無法確定他們是誰?是否是該州居民?甚或是他們是否是美國公民?

我們無法得知。我們(發現)在所有搖擺州都有重大違規或徹底的欺詐行為。其票數遠遠超過反轉一個州的(選舉)結果所需的票數。

換句話說,以威斯康星州為例。我們在選舉日當晚(得票)遠遠超前,他們最終使我們奇蹟般地輸掉了2萬票。

我可以在這裡向您展示,在威斯康辛州,我們領先了許多,然而在淩晨3點42分出現了這樣一個大量的灌票,大多數是拜登,幾乎全是給拜登。直到今天,每個人都在試圖弄清楚它的來源。

但我從大贏變成小輸,就在這淩晨3點42分,就在威斯康辛。

這是一件糟糕、糟糕、非常糟糕的事。但是,我們將擁有超出許多倍的、與推翻該州所需的2萬張選票相比的票數。

如果我們對舞弊的了解正確,喬·拜登不能當總統。

我們談的是數十萬的選票。我們談論的數字是前所未見的。

舉個例子,在某個州,我們落後7000票,但後來我們找到2萬、5萬、10萬、20萬的異議或舞弊選票,其中包括那些未經共和黨監票員驗證的選票。因為這些監票員被鎖在門外不被允許查看這些選票。

還有那些11月3日參加現場投票的人,他們都為能投票感到興奮,他們很開心,以身為美國公民為傲。他們在現場表示他們想要投票,然而他們被告知他們不能投票。

「很抱歉」,他們被告知,「很抱歉,你已經投過郵寄選票了。恭喜你,我們已經收到了你們的選票,你們不能投票。」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們投訴無門,只好離開現場,說這很奇怪。但是也有許多人強烈地抗議、投訴。

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填寫了臨時選票,但他們的選票沒被用上。事實上,這些選票全是投給川普的。換句話說,他們去現場投票,卻被告知已經投過票了,但他們其實尚未投票,他們只好離開,感到非常喪氣。他們失去了對我們選舉系統的信心。

這類的事情發生數萬次了,遍布全國各地。這正是民主黨人鋌而走險的寫照,他們替那些根本不知道會不會現場投票的人填寫了選票。而當這些人確實出現在投票現場時,他們卻說你投過票了。

除了上述的情形之外,我們發現一家非常可疑的公司,它的名字叫Dominion,只要轉動一下機關,或者換個存儲卡,按下投給川普的按鍵,就把給川普的票送給拜登,這是什麼樣的系統?

我們得回到紙質的(選票),也許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是唯一安全的就是紙本系統,不是這些沒人懂的(Dominion)系統,在很多情況下操作系統的人(都不懂)。

不過,不幸的是,我認為他們太熟知系統的運作了,例如密歇根州的一個縣使用Dominion系統,他們發現將近6,000張選票從川普錯誤地被轉給拜登。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只是被我們抓到的部分,有多少是我們沒抓到的,全國是否還有其它數百個例子,還是有成千上萬,我們只是幸運地找到了這些。

他們宣稱是系統故障,但是那天晚上我們發現了很多的故障,毫不意外地96%該公司的政治捐款都捐給了民主黨。坦白說,當你查查是誰經營該公司,誰負責,誰擁有該公司時,雖然我們還不知道,票是在哪裡計數的,我們認為是在國外而不是在美國國內。

Dominion是一場災難,德克薩斯州的選舉當局一再阻止Dominion系統的部署。由於擔心安全漏洞以及錯誤及欺詐的潛在問題,每個使用Dominion系統的地區,都必須受到仔細監控並進行仔細調查,不是未來,而是立刻,我們擔心的是現在。

在這場我們毫無疑問勝選的選舉中,在我的領導下,共和黨贏得了美國幾乎所有州議會,這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我們在眾議院增加了16個席位,這些數字仍在計算中,因為仍有9個未知席位。他們不知道,都過去兩週了,還在計數。因為這是一團亂麻。

都說共和黨會失去很多席位,相反我們在眾議院贏得了那些席位,即將到來的是一場非常重要的選舉,決定我們是否能保有參議院。大衛·珀杜(David Perdue)和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是兩個了不起的人。

不幸的是,在喬治亞州,他們仍然使用Dominion這個可怕的系統。現在已經有成千上萬的,數以萬計的缺席選票已經被預定,你大可查查是誰在預定這些選票。

不同之處在於,我們會緊緊盯著這個州,史無前例地緊盯著它,因為我們必須贏得這兩個參議院席次,我們已經在眾議院取得巨大的成功。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參議院、在全國已經獲得了意料之外的巨大成功,包括在華盛頓這裡,而領導這一切勝利的人——我,卻輸了。

從統計上講是不可能的,那些最好的、真實的民調顯示,不是那些假的民調。比如在威斯康辛州,我們贏了,民調卻説我們輸掉了17點;在佛羅裏達我們贏了很多,民調説我們輸了4或5點;還有在德州我們大贏,卻把我們拉成平手以下的假民調。

不是那些(假)民調,而是真民調,那些誠實公平的民調顯示,說這一切並不合理。他們說這種事從沒發生過,你帶領一個國家走上勝利,但唯獨你卻輸了(選舉),這根本不可能。

某州眾議院議長說,先生,我以為我會失去我的席位,但因為你,因為那些精采的遊行和活動,我們取得了巨大的勝利。而大家都知道,你比我受歡迎多了,先生。但我比你贏得更多選票,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事情不對勁。

我告訴你是什麼不對勁,選舉舞弊。這有個例子,這是密歇根州,在早上6點31分,突然有149,772票被灌入,完全是突發的。我們原本贏很多,但這批(灌入的票)令人嚇壞了,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順帶一提,這條線,這是其中之一,這還正常。但突然間,你看看,這是正常的,正常,看這裡也是正常,然後砰,突然間,我從贏很多變成以極少的差距輸了這場選舉。

這就是腐敗,底特律是腐敗的,我在底特律有很多朋友,他們知道,但是底特律是完全腐敗的,看這裡,看這裡,在早上6點31分,突然間(選票)灌進來。

喬治亞州最近的重新計票,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不想核實簽名。而如果不核實那些簽名(重新計票)根本沒用。而我們(共和黨)有一個州務卿和一個州長,令核查簽名很難進行,為什麼?你得去問他們。

但是,如果不經過簽名的查證和檢驗,根本就沒用。他們發現成千上萬的、突然湧現的選票,都不是選我的。這是他們在我認為根本無效的重新計票的時候發現的,他們發現了數千張選票,那樣重新計票沒有用。

最重要的是現在正在進行的(重新計票),鑑於結果太過接近,他們必須遵循法律進行重新計票。但重新計票必須得經過簽名的核實,否則,他們只是再重複檢查同樣不真實的事,根本沒用。

這樣一來,信封上的簽名是唯一相關的東西,我們將對比信封上的簽名與以往選舉的簽名。而我們將發現成千上萬的人非法簽署了這些選票。

民主黨從一開始就操縱了這次選舉,他們利用了這場疫情,有時被稱為「中國病毒」,就是病毒的發源地,為藉口,藉此寄出了數千萬張的選票,最終導致了很大一部分欺詐舞弊,這場全世界都在關注的選舉舞弊。而現在沒人比中國(中共)更幸災樂禍。

許多人收到了二、三或者四張選票,這些選票數以千計地寄給了死人,是的,就是死人。我們有許多例子,代填選票、偽造申請,然後投票。更糟糕的是,換句話說,連死人都被利用了,有些人已經死了25年。

光是在那些搖擺州,就有數百萬選票被非法計入,如果是這種情況,在那些個搖擺州的選舉結果必須被翻轉,並立即翻轉。有人說這太過分了,太苛刻了,那麼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將接受一個通過舞弊手段選出的總統?不,這代表我們必須反轉選舉結果。

而所有人都知道,但不往前推進,就算他們看到證據,他們也會避而不談,這次選舉真是一場災難,徹底的災難。但我們將會揭露它,特別是法院,希望美國的最高法院能看到它,希望他們能為我們的國家做對的事,因為我們的國家不接受這種選舉。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著眼下一次吧。但是,不。我們也必須檢討過往,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也許你會重新投票,但我認為這不合適。當這些選票都是腐敗的,當它們被抓到不正常,他們必須被終止。

而我在所有州中輕鬆獲勝,我很容易地贏得了這些搖擺州。就像選舉日當晚那樣,我在那晚10點時贏了選舉。我們給你看的並不是25張錯誤或有弊端的選票,(這麼小的數字)根本不具意義,因為他們並不會翻轉這些州。也不是50、100,我們呈現給你的是數十萬的,比我們所需多出許多,遠遠超出有爭議的範圍,遠超出法律的要求,我們給出的是遠超過能贏得每州所需要的數倍。

而媒體知道這一切,但他們都不報導,實際上他們徹底地拒絕所有報導,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報導的話,結果是什麼。包括我現在說的這些話,也會被(媒體)扭曲和貶損。但沒關係,我將繼續勇往直前,因為我代表了7,400萬人,事實上,我也代表了所有沒有投票給我的人。

郵寄選票和選舉欺詐是最新的一部分,他們過去四年裡一直試圖顛覆2016年的選舉結果,簡直像生活在地獄中。我們的對手已經反覆證明了,他們為了重新掌權可以不擇一切手段。給死人註冊投票、超量灌票的腐敗勢力,就是炮製了一個個騙局的那幫人,正如你們四年來所見的,他們的利益根深蒂固,阻撓我們的運動。

因為我們以美國利益為優先,可他們不是。我們要把權力歸還給美國人民,他們不以美國利益為優先,他們只想獨攬大權,謀取私利,所以他們才不想讓我當你們的總統。

當我宣布要競選總統以後,針對我的調查很快就開始了,當我在民意調查中把其他共和黨候選人甩在後面的時候,他們的調查從未停止,持續了四年,都被我一一挫敗了。他們反覆汙衊我勾結俄羅斯,炮製彈劾騙局,手段層出不窮。

羅伯特‧穆勒浪費了四千八百萬美元納稅人的錢,對我展開了兩年半的調查,發出了超過2,800張傳票,執行了近500次搜查,發出了230份通訊記錄檢閱令,對500位證人面談取證,只為了趕我下台。調查表明,通俄根本是子虛烏有。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長馬克‧盧比奧說,委員會沒有看到時任總統候選人川普勾結俄羅斯政府的證據,我為此感謝盧比奧參議員。

如今我聽說,那些沒能在華盛頓扳倒我的人,把手裡的所有信息都送到了紐約,想在那裡打擊我,他們翻來覆去地搞這個,花了整整四千八百萬美元。他們查我的報稅記錄,他們無所不查。

紐約州總檢察長根本就不認識我,卻在最近競選的時候,說要聯合全國各地的總檢察長和執法機關把我趕下台。我連她的面都沒見過,大家都應該了解一下她的言論。

她說川普的日子就要到頭了,要在華盛頓、紐約和所有他們能組織調查的地方,發起大規模調查。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目的,他們不是針對我,是針對我們。我們必須阻止他們,他們上上下下把我查了個夠。

我有個非常聰明的朋友對我說:你見到的這些事恐怕比誰都多,經受的調查也比誰都多,如果你能在重重調查下依然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那這個國家再找不出比你還清白的人了。

本屆政府裡已經有些人不幸被打倒了,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們經歷了什麼,他們怎麼不活躍了呢?他們怎麼不出來參與事情了呢?有這麼多事可做,那是因為腐敗實在太猖獗,他們都受不了了。民主黨人威脅要彈劾他們,抹黑他們,可他們是正派人士,最近聯邦總務署署長被騷擾謾罵,就像她在報告裡說的,她從沒受過這種罪。

我還有什麼好說呢?我們抓住了詹姆斯‧科米的罪證,我們也抓到了安德魯‧麥凱布,我們掌握了他們所有人的罪證,就等著約翰‧達勒姆出一個報告了。

我從來沒跟達勒姆說過話,也沒見過他。四年前,在大選之前,他們就盯著我不放。可是,現在很遺憾,達勒姆不想追究這些人,也不想在選舉之前對這些人有所行動,所以誰知道他會不會交一份報告出來。

但是,你們看看,這麼多人使用謊言、洩密和種種不法手段,傷害美國總統,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很難跟別人解釋,為什麼那些監視我的競選團隊,被抓現行的人,至今還逍遙法外,這種事前所未有,今後決不該發生在美國總統身上。

你們只要看看那些聽證會就知道了,他們的罪證堆積如山。最近幾週,我們蒐集的選舉舞弊證據是海量、驚人的。人們看到這些證據時都說:「哇!有這麼多證據啊,不過,太晚了,想要改變選舉進程,或是想要翻轉結果,已經太晚了。」

然而,實際上,用來確定選舉贏家的時間還很充足,我們正在為之努力奮戰,不管最終結果何時落定,當人們看到舞弊,看到假選票就足以說明問題。你不能讓另一個人偷走屬於你的選舉,在全國各地,人們聚集在一起,都舉著「制止竊選」的標語牌。

你要想了解我們將如何反擊舞弊,就得先明白郵寄選票的弊病,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內華達州、喬治亞洲、亞利桑那州和許多其它州都允許任何人申請缺席選票,而且在投票時不需出示任何身分證明。

還有一件事會令大多數美國人震驚,沒有一個州在聯邦選舉時會核實投票者是否是美國公民,這是國恥,沒有哪個發達國家是這樣選舉的。許多歐洲國家立法特別嚴格限制郵寄選票,因為他們了解其中無窮潛在的弊端。在42個歐洲國家裡,有40個禁止國內居民使用缺席選票,除非那些需要缺席選票者,能拿出極為有力的身分證明。

在民主黨大力推動郵寄選票擴張的過程中,民主黨領袖們百般阻撓反舞弊的措施。例如核對選民簽名和住址、要求出示身分證。而至於證明公民身分,好像我們根本不應該提這碼事,這一切簡直不可思議。

要求公平選舉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只有企圖偷竊選舉、並為此作弊的人才會這麼幹。核實合法選民資格是常識性舉措,而拒絕它的唯一理由,就是要縱容、招引或實行舞弊。

美國人必須明白,這些破壞性的對選舉法的改動和因應疫情其實沒有關係,疫情大流行只是給了民主黨一個藉口,讓他們得以做多年來一直想做的事。

實際上,在南希·佩洛西成為眾議院議長時,民主黨人提出的第一項法案,就是試圖強制普遍用郵件進行投票,並取消出示選民身分證這類非常必要的措施,大幅削弱我們選舉的公正性,這是民主黨的第一要務。出於簡單的理由:他們想竊取2020年的總統選舉。

所有民主黨擴大郵件選票的努力,都是在為本次選舉中進行系統性的、大範圍的欺詐奠定基礎。在賓州,大量郵寄和缺席選票被非法處理,在費城和阿勒格尼縣祕密進行。沒有我們的觀察員在場,他們不被允許在場。事實上,他們甚至不被允許進入同一房間,他們被趕出計票中心,從外面往裡看,但是他們甚至什麼也看不到,因為沒有窗戶,那裡的窗戶都被釘上木板。民主黨人甚至去賓州最高法院,去阻止觀察員取得進入許可。

腐敗的民主黨政治機器,之所以反對在點票過程中的透明度,只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們知道,自己要掩蓋非法活動這非常簡單。這是極端過分、不可原諒、不可挽回的損害,玷汙了整個選舉。這種前所未有的,將我們的(共和黨)監票員、投票觀察員排除在外的做法,發生在由民主黨主政的關鍵州,遍及全國。這只是我們發現的更多事實中的一部分。

賓州各地的許多選民都收到了兩張郵寄選票,還有其他許多人從未申請,卻也收到了郵寄選票,如此多人收到選票,他們都搞不清楚為什麼。再有,這麼多人收到不止一張選票,有些人收到兩張以上,遇上這類事的恰好多數是民主黨人。

在賓州費耶特縣,不少選民收到了已經填寫好的選票,他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在賓州蒙哥馬利縣,監票員偶然聽到,未註冊的選民被告知可以稍後返回,嘗試以不同名字投票。

賓州數萬選民受到不同的對待,基於他們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選民在某些民主黨轄區提交有缺陷選票,收到通知要求修正他們的選票。然而,在共和黨轄區,尤其是共和黨選民,並未得到通知。這顯然違反了美國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如果你是民主黨人,我們將修正你的選票,確保它是完美的。如果你是共和黨人,免談。

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名公職雇員和公務員指導選民直接投票給民主黨,並陪同他們投票,監看他們投給誰,這違反法律和無記名投票的神聖性。你不能那樣做。

這位工作人員還說,她被指示不要要求任何身分證明,也不用核對任何簽名。她還被告知,要把逾期收到的選票日期提前,而這是非法的。很多很多選票在截止日期後才收到,這太違背憲法了。她估計,她和其他人將成千上萬張遲到選票不正當地計入。

底特律的其他證人也看到,選舉官員多次計算相同的選票,還非法複製選票。一名觀察員作證說,看到一箱一箱的選票簽名都一樣。底特律的另一名觀察員宣誓作證說,他看到無數不屬於合法登記選民的無效選票,然後韋恩縣的選舉工作人員將假生日輸入系統,以便非法計算。

證人已經簽署了宣誓證詞,換句話說,如果你撒謊就得坐牢。他證實,選舉官員宣布收到最後一張缺席選票後,有一批成千上萬張的選票送到了,許多(選票)沒有信封,都是投給民主黨人的。

在威斯康辛州,創紀錄數量的選民被歸為無限期受限類別,一種為重度殘疾人保留的身分,還有老年人,允許他們投票時可以不出示身分證。去年,全州約有7萬人宣稱擁有這種身分,今年這個數字奇蹟般地達到了近25萬人。

之前,選舉官員在密爾沃基縣和戴恩縣,這兩個我國政治最腐敗的地區,敦促公民以這種身分進行不當登記。他們於是登記了,數量前所未有。

在威斯康辛州,大約有7萬張缺席選票,沒有符合法律要求的有效申請。在喬治亞州,九名觀察員作證說,看到無數不符合規格的選票,沒有摺痕或典型的標記,表明選票沒有按要求裝在信封裡送達。

富爾頓縣的一名監票員估計,她親眼看到大量異乎尋常的全新選票中,大約98%是給拜登的,這是個很不尋常的數字。

此外,數千張未計數的選票在弗洛伊德縣、法耶特縣和沃爾頓縣被發現了,在選舉幾週後。這些選票大多是川普選民的,它們沒有計算在內,它們來自川普選民。

在底特律,每個人都看到了那場強烈的衝突,兩名共和黨認證委員受到的可怕對待,太可怕了,因為他們不願意投票認證,當他們看到71%的選區數字不平衡。還有,選票的數量超過實際選民的數量。想想看,你的選票比你的選民還多,這很容易想明白,很容易看出有數千人。

在亞利桑那州,親自投票的選民,他們的選票因製表機發出錯誤信息,被告知按下一個按鈕,導致他們的選票不被計算。也是在亞利桑那州,檢察長宣布選票郵件被人從郵箱中偷走,藏在一塊岩石下。

內華達州大部分選民居住在克拉克縣,使用簽名驗證機匹配簽名的標準被有意降低,以允許計算大量選票,否則這些選票永遠不會通過,這台機器被設定在最低水平。

根據一份測試該過程的報告,克拉克縣有九名選民故意讓簽名有誤,九張選票中有八張被接受並計數。他們說你可以簽上聖誕老人的名字,也會被接受。

上週,克拉克縣委員會廢除了地方選舉結果,登記員報告發現了「我們無法解釋的偏差」。還是在內華達州,一些選民參加了一個抽獎活動,獎品是十多張價值高達250美元的購物卡,只要能證明自己投了票就能得獎。這些事也發生在印第安人保留地。

普遍存在舞弊的最重要跡象之一,是在許多關鍵州,郵寄選票的拒絕率非常低。這些都是我必須獲勝的州,從一個搖擺州到另一個搖擺州,被否決的郵寄選票數量遠遠低於預期。根據以往的經驗,就是過去很多年的投票,在喬治亞州(拒絕率)只有0.2%,遠遠少於1%的郵件選票被拒絕,換句話說,幾乎沒有被拒的(郵寄選票),他們全收了,實際上沒有拒絕的。

對比6.4%(的拒絕率)在2016年,當時有人還認為6.4是個較低的數字。想想看,幾乎沒有被拒絕的,而在之前的選舉中.6.4%被拒絕。我們看到了類似的下降,在賓州、內華達州和密歇根州,選票不被拒絕,特別是當你碰巧住在民主黨地區的時候。

這些異常現象令人費解,除非是有意這麼做,以接受不合格的選票或欺詐性的選票。

在賓州,州務卿與州最高法院,廢除了至關重要的核對簽名的規定,就在選舉的前幾個星期,這違反了州的法律。你不被允許這麼做,必須經由州的立法機構通過才行,法官不能這麼做,州也不能,官員也無權這麼做,唯一能做這件事的只有立法機構。

之所以這麼做的理由很明顯,他們不驗證簽名。因為他們知道,這些選票不是選民填寫的,這些選民是被投票了。也就是說,在這種情況下填寫選票的人並不是選票上名字的那個人。

簡單的重新計票,只是讓舞弊更加嚴重。唯一能決定是否這是一場誠實的選舉,必須全面檢查信封(的簽名)。在相關的州,你會發現那裡有上萬張選票是假的簽名。需要採取全面的法務審計以確保只有合法的選票,由合格的註冊選民正確投下的票,才能在最後的點票中算進去。

這場選舉涉及了大規模的選民欺詐,欺詐的情況前所未有。有監票員不被允許監票,如此的違法。還有大量湧入的選票,可是沒有人知道這些選票從哪來的,只有少數人知道。但是這些票都被算進去了,票不是投給我的。

另外,原本選舉夜(我)大幅領先,領先幅度之大,足以取得決定性、輕鬆的勝利,並獲得祝賀。就在一瞬間,隔天早上、幾天之後,這些領先的幅度突然消失了,許多選票被送來,沒人知道這些選票從哪裡來的。

(投票)機器也有問題,(選舉夜)晚上的某一段時間機器被關掉了,機器重開後,票數開始不可思議地增加(給拜登),還有很多狀況。

但最重要的是欺詐發生了,這場大選被操縱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並不介意,如果我輸掉了這場選舉,但我希望輸得公平磊落。我不願看到美國人民的大選被偷走,我們正在為此而奮戰,我們別無選擇。

我們已經有證明,我們也有證據了,而且顯而易見。許多媒體人,甚至是法官,到現在還拒絕接受它們,他們都知道是真的,也知道證據就在那裡,他們曉得是誰贏了這場選舉,但是他們拒絕說「你是對的」,我們的國家需要有這樣的人說出「你是對的」。

最終,我準備好了接受任何準確的選舉結果,希望喬‧拜登也是。但是我們已經握有證據,我們已有成千上萬張選票,多過所需的票數,來扭轉我們談論的這些州的選舉結果,這是一場世界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國家的最高公職的選舉,任何有理性的美國人都會同意,根據我們記錄在案的(證據)。

我們需要對郵寄選票進行系統性的分析檢查信封,就是指簽名。如果信封上有簽名,我們只能檢查信封,(檢查信封)將會告訴我們一切,這是我們應該期待的最起碼要求。

這不只是關於我的選舉,儘管這攸關誰是你們的下一任總統,這有關於重建對美國選舉的信任與信心,也有關於我們的民主,由歷代美國先人用鮮血和生命奮鬥得來的神聖權利。沒有比這更緊迫、更重要的事了。

在這場選舉中唯一應該被計入的選票,是由合格的選民、我國公民、該州的居民,透過合法的行為在法定的截止日期前所投下的。

此外,我們絕對不應該再有這樣的選舉——沒有一個可靠的、透明的體制來核對每一個投下非常、非常珍貴一票的個人的資格、身分與居住資料。

有很多聰明的人向我祝賀,我們的成績,包括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最大程度的監管政府削減措施,我們重建了軍隊,我們照顧退伍軍人更甚以往,還有建立太空軍等等。但是人們接著說,和這些事情同樣重大、同等重要的,在你總統任期內達成的一件最偉大的成就,正是你現在在做的——(找回)我們國家的選舉公正性,這件事比我們所有討論過的事都重要。

如果我們不根除舞弊,發生在2020選舉的巨大、駭人的舞弊,我們將永遠失去美國。有了美國人民的決心與支持,我們將重建選舉的誠實與公正,我們也將恢復大眾對我們政府體系的信任。

謝謝,願神祝福你們,願神庇護美國!

The Right Points



作者: 高玉秋   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我絕不退讓!絕不退縮!絕不退避!/轉載 2020-12-14 19:27:03  [点击:589]
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我絕不退讓!絕不退縮!絕不退避!/轉載
MV《川建国》:為絕境處的川普搖旗,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我絕不退讓!絕不退縮!絕不退避! (江峰時刻特別節目202012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KC71UiO_G0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翟东升视频中美都受不了?翻译上传者受死亡威胁
  • 美制裁致中共内部生变 分析:习提早开枪/川普的2020年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