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川普这4年做了什么,图谋什么?/川普的文攻和武卫,还有多大的胜算
發佈時間: 12/19/2020 12:34:28 PM 被閲覽數: 1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川普这4年做了什么,图谋什么?
2020-12-18 12:48:29  放大镜看美国

Capture.PNG

      川普的4年干了什么?网民粗略总结了一下:

  1.没人知道他是唯一一个把竞选承诺达成80%以上的美国总统,还是在巨大有意阻扰的情况下。

  2.没一个人知道这次选举票里妇女和少数族裔给他的票数增长了近20多个百分点。

  3.围墙减少了80%的非法移民,使那些被蛇头带进来的孤儿几乎绝迹。

  4.他让企业大幅的减税,去除掉上千个奥巴马时代的条条框框,第三季度增长33.1%!

  5.他给非洲裔社区大学一次就批出10年的经费。

  6.他和金胖聊了聊,这四年里朝鲜没做什么试验吧?

  7.他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伊路撒冷,10亿美元预算被他40万搞定,然后就是以阿建交,一次性大局面的得到中东和平,这是被提诺贝尔和平奖的。

  8.伊斯兰isis在2年多点被全部灭。

  9.退出《伊核协议》,把为一个空洞的不搞核研究的承诺所需对换的上百亿美金收了回来了。

  10.斩杀素莱曼尼,伊朗不跳了吧?

  11.有55个海外美国人质被解救回国。

  12.退出巴黎协定,把对美国与其他国家同样排放量的不公正待遇取消......




川普的“文攻”和“武卫”,还有多大的胜算
 2020-12-18 12:45:48  海边的西塞罗 |    

   如同1453年君士坦丁堡之围,守卫者与其说在等待奇迹,不若说是在证明信仰。

  最近很多朋友问我:西塞罗,你觉得川普还有翻盘希望吗?

  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各类消息满天飞,确实把很多人都给绕糊涂了。

  今天咱们就来梳理一下,川普和还在陪着他走的挺川派们究竟在等啥。

  1

  当地时间12月14日的选举人投票日节点一过,有两个关键人物对本次美国大选终于做出了表态:

  首先,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投票日结果揭晓之后,总算致电了当选总统拜登,对他的胜选表示祝贺。

  提醒大家一下,普京是当今世界主要大国领导人当中最后一个给拜登发贺电的。

Capture.PNG

  拜登:朕设此座待卿久矣。

  普京这个人,很有意思。当今世界各国领导人当中,他应该是美国总统之外最了解美国的人,没有之一。

  当然,赶上拜登这样的总统上任,他甚至有机会比美国总统还了解美国。

  反正不管怎么说,普京对美国的了解,肯定都超过他对祖国俄罗斯的了解。

  克格勃的出身加上美俄之间长期的博弈,让普京对美国政坛之风云诡谲知之最深。他很容易就看出来了,从这次大选一开场,普大帝就笃定一个信念,不到最后一刻,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是绝不“撒鹰”的。

  所以当别的其他国家纷纷及时表态,承认拜登胜选时,普京一直沉默,直到最后一刻才说话。

  而既然他放话了,这事儿基本上也就没跑了。普京的表态,是他自己和其背后的俄罗斯智囊、甚至间谍机构,综合衡量了各类公开、半公开甚至秘密窃取的情报信息得出的一个总判断。

  如果你不觉得苏联和俄罗斯这么多年的跟美国对线是白玩的,你就应该信普京同志的预判。这个判断比任何公号给你的都要准。

  其次,是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在投票后发话,承认拜登获选美国总统。

  

Capture.PNG

  按照美国法律,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所以这个麦康奈尔其实是共和党在立法权体系中至为重要的人物。

  他的“背川投拜”,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选中,共和党建制派又双叒叕一次转换了立场,抛弃了川普,而准备跟民主党重新开玩老式的美国政治游戏。

  普京和麦康奈尔,这俩人一外一内,基本给川普的下台进行了最后的板上钉钉——这两个人都是精明无比的老油条,他们有经验、有智囊、有内部渠道消息,他们都认了这个结果,我们还等啥呢?

  所以,眼下还在硬撑着说川普能翻盘的,大多是老特的真爱粉。我这两天查了一下,市面上眼下还流行的“翻盘论”,就还剩下两种了,分为“文攻”论和“武卫”论。

  其实两者是统一的,我们来说说贯穿其中的逻辑。

  2

  所谓文攻,就是“替代性选举”问题。

  12月14日,美国正式的选举人团投票仪式上,拜登获得了306张选举人票,已经在事实上锁定了胜局。

  但问题是,同一天,威斯康星等六个摇摆州和新墨西哥州的共和党推出了一个“替代性”的选举人团投票,并宣布他们把这些州的选举人都投给了川普。

  这样一算,川普就有了312张选举人票,居然比拜登还多6张!

  

Capture.PNG

这个消息一出,把很多人都给搞糊涂了:真的吗?那到底谁赢啊?

  这个问题很难直接回答。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这个“替代性”选举人团投票究竟是个什么?

  回答是:它是一种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行为艺术”。

  正如我在《为什么说这次大选,敲响了美国衰败的丧钟》一文中曾经论述过的,在美国历史上,选举权其实一直是一种有“门槛”的权力,立法者通过种种身份限制,将他们认为不够格参加选举的人排除在公民团体之外。

  而在民主制度下,这样的玩法必然会迎来反制,这就有了所谓的“替代性选举”:一群认为自己应该获得选举权的人通过自组织的投票,试图挑战并替代正式投票结果。

  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替代性选举”发生在1841 年,当时罗德岛州有部分人觉得自己的州选举实在太扯淡了:州宪法居然还是1663年英国殖民时代由英王查理二世给他们颁布的。

  根据这部宪法,该州五分之三的成年白人男性因受财产限制都没有投票权。

  于是一部分人牵头,另搞了一个州一级“制宪会议”,重新颁布了该州的“人民宪法”,并按新宪法选出了州议会和州长,然后申告联邦,要求获得承认。

  但联邦政府在权衡之后,觉得这种公开造反的风气还是不能助长,就没有承认这次“替代性选举”。

  这帮人在申告不成之后,就闹起了武装叛乱。联邦政府于是授权罗德岛州,以“叛乱罪”镇压了他们,还把“伪州长”多尔给抓了起来。

  但颇为耐人寻味的是,在这场风波闹过之后,罗德岛州当局反而意识到了州宪法再不改民愤太大了,于是他们很快修改了自己宪法,扩大了选举权范围。而那位多尔也在不久之后获得了特赦,甚至后来还被写进了罗德岛州州长的名单当中。

  所以这是个皆大欢喜的故事。

  有了这个先例,导致了“替代性选举”在美国处于一个十分微妙位置。从严格意义上说,它是没有法理授权的,但由于美国“法无禁止既许可”,没有人规定人们不可以组织这种替代性选举,以反应自己的诉求。

  形象的说,它更像是美国制度外的一个“闹钟”,在正规选举偏离民意太远时就会敲响,提醒当局,法律该修正一下了。

  

Capture.PNG

  但今年大选闹到这个地步,这种“行为艺术”被川普的支持者赋予了新玩法。

  明年1月6日,美国国会将对选举人投票进行正式计票。

  按照法定流程,在这个计票结果公布后,只要有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联名对计票结果提交质疑信,国会对质疑信的复审程序就将启动,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各自就反对信进行辩论,辩论最长为两个小时,每名议员最长发言时间为五分钟,之后分别进行投票。参众两院如果都有过半议员认为质疑合理,选举结果就将推翻。

  但前提条件是,这封质疑信所提出的质疑必须是合理的。

  现在挺川派所期望的,就是这七个州共和党人搞的替代性选举,能给可能递交的这份“质疑信”提供一个有力的理由。

  理论上,这个思路还算可行,但实践起来能有用吗?

  不太可能有用。

  事实上,自1887年“质疑信”法规确立以来,选举人投票统计期间的确出现过两次议员反对。一次为1969年针对没有按照普选结果投票的选举人,另一次为2005年针对俄亥俄州的违规投票。但两次都没有成功。

  而考虑到目前民主党把持众议院、共和党掌控参议院的局面,两院均支持质疑信的可能性一定为零。

  显而易见的,民主党议员们再怎么好心肠,也不可能将即将到手的总统之位拱手相让。

  倒是共和党那边,因为麦康奈尔已经宣布承认拜登获胜,估计会有大量共和党建制派会反对这种无谓的质疑——省省吧,别闹了。

  事实上,七个州共和党人发起这次“替代性选举”唯一的价值,就是把川普和其铁杆支持者将不得不认输的时间,推迟到了明年1月6日。

  你看,在选举人团投票结束后,川普在最新的表态中依然重申,关于选举的争端“没有结束”,“我们会继续前进”。

  他这么说的底气,就是这个“替代性选举”。

  那么,问题来了,明知明年1月6日的“决战”没戏,川普又再等什么呢?

  我们就得聊聊“武卫”的事儿了。

  3

  假设川普的“文攻”是为了等待“武卫”的实施,那么这个“武卫”又是什么呢?

  所谓“武卫”,就是川普用还握在手里的“枪杆子”保卫其政权。而相比“文攻”,这事儿可能性还真的大一些,好歹川普不用乞求议员们,自己根据现行法律就能启动它。

  但,真想启动起来也很难。

  

Capture.PNG

  这几天,一个流传甚广的“小道消息”,是川普有可能在今年圣诞节(12月25日)后宣布实施全美紧急戒严令。而他颁布这纸戒严令确实也是能找到法律依据的,这就是美国1807年颁布的《暴乱法案》(Insurrection Act)。

  这个《暴乱法案》的来历,说起来也挺有意思。我近期有时间,会单拿一篇文章来好好讲讲其中的故事。

  这里简单地说,《暴乱法案》是美国政府在一个非常极端情况下,为了防范“小人作祟”、破坏美国宪政而搞出的特殊法案。

  它非常之狠辣,直接授权美国总统在“危机时刻”可以调用军队,绕过各州政府进行武装“平叛”。是美国保卫其共和制度最后的杀手锏。

  严格的说,这种法条几乎已经涉嫌违背美国建国之初分权精神了,堪称美国法律中以备万一“虎狼之药”。而它居然是倾向于各州分权的杰斐逊总统推动通过的,这说明了那一代美国建国先贤确实并非局限于党派之争的庸常政客,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未来会遇到什么问题有非常深远的先见之明。

  也正因如此,在美国历史上,该法案有限的数十次数的被引用,都产生了不小的政治地震,而且最重要的几次使用,都发生在美国国内两派意见极度分裂时:

  1861年,亚伯拉罕·林肯正是引用了《暴乱法案》中的相关法条,宣布对美国南方的叛乱行为进行平叛,从而引爆了美国的南北战争。

Capture.PNG

  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联邦政府又延伸解读了《暴乱法案》的法义,对美国南方各州执行了长时间的“重建时期”政策。

  所谓重建,说白了就是军管,拿枪抵着你们这些南佬的背,看你们还敢不敢再叛乱。

  是的,那个时候,美国联邦政府就是这么狠。

  1957年,时任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在“小石城事件”中又用了一次《暴乱法案》,直接派出第101空降师到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公立学校,强制取消那里的种族隔离政策。这一举动导致了美国州权和联邦权力再一次重调。 Image

  历数美国总统20世纪60年代以前历次对《暴乱法案》的使用,每一次都产生了极大的争议,但总统们用起来其实还比较自由。

  因为那时的美国精英阶层的共和思维多于民主思维,当美国面临意见的极度分裂时,总统们就需要展现共和中专制的那一面,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祭出这个“大杀器”,以暴力的方式强行弥合美国国内的分歧。

  但是,“小石城事件”之后,由于冷战中为了维护其“民主灯塔”的人设需要。美国总统开始越来越不敢用这个法案。

  在冷战环境中长大的美国新自由派们,觉得这个法案“很黄很暴力”,能少用尽量少用。

  《暴乱法案》最后一次使用,是在1992年。

  当时,洛杉矶有一位黑人司机罗德尼‧金涉嫌违规驾驶并拒捕。

  四名白人洛杉矶警员,一通围追堵截之后,总算拦住了这哥们。

  美国警察本来就暴脾气,一路追上来更是路怒症发作,冲上去不由分说,就是一通胖揍。

  但他们忘了的是,此时摄像技术已经很发达了。这段“暴力执法”被好事者拍下来卖给了电视台。

  结果可想而知,全美顿时爆发了大规模种族骚乱,黑人兄弟们还是如今那个画风,冲进各种店里“零元购”,能抢就抢,能砸就砸。

  时任总统老布什的反应几乎是本能式的:立刻启动《暴乱法案》,联邦军队何在?立即平叛!

  枪杆子一出,马上就消停了。

  但老布什没有料到的是,他自己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民主党人揪住老布什的这个决定,将其描绘成镇压少数族裔民权的“独裁者”。

  他本来经济就搞得不好,这一来更是雪上加霜,老布什在同年的选举中失掉了几乎所有少数族裔的选票,黯然将总统宝座让给了年轻的克林顿。

  于是,在老布什之后,美国后来的总统们就再也没用过这个“大招”。《暴乱法案》在事实上被封印了。

  2005年的时候,美国遭遇卡特里娜飓风的袭击,当时在任的小布什总统由于痛感参与赈灾的国民警卫队“只知有州长不知有总统”,曾经试图动用《暴乱法案》来绕开州权直接指挥这些武装。

  他的幕僚们赶紧劝他:这法可千万不乱用啊,你忘了你爹当年……

Capture.PNG

  于是小布什最后怂了,深刻实践了一把咱国内某武林大师“高术莫用”的教诲。

  结果是,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赈灾搞得一塌糊涂,美国明明有力气,就是使不上。

  而比小布什更接近启动《暴乱法案》的时机,出现在今年年中。

  当时,美国BLM(黑人命也是命)组织以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为由头,在全美发动了跨州连郡的种族骚乱。

  

Capture.PNG

  到了6月3日的时候,川普就发表了一个非常狠的宣言。

  他声称,“美国总统应该是法律与秩序的盟友”,虽然他目前不打算使用军队平叛,但他提醒暴乱分子:他,身为美国总统,有这个权力。

  

Capture.PNG

  老虎不发威,你别当我是hello kitty

  川普这段话,在当时想过安生日子的美国民众听来,是挺让人解气的。

  而且当下的美国,的确出现了不亚于南北战争、大萧条时代和上世纪60年代的极度意见分裂,用《暴乱法案》这剂虎狼之药去医治目前的分裂,你不能说,川普这个药方是完全不对的。

  因为美国以前有好几次,就是这么“自医”的,除此之外,对于像今日这么大的分歧,美国历史也没提供什么别的招可用。

  残酷的现实就是,靠呼唤爱与和平,美国无法完成这个级别的创伤的自愈。

  但问题是,川普这个念头在美国政界炸了锅——《暴乱法案》这都封印多少年了,你川普想用?你想反了天不成?

  民主党那边不用说了,极力反对加抹黑。当时还是参议员,并没有成为“候任副总统”的哈里斯直接做了个声明,一顶大帽子就扣下来了:“这不是一个总统说的话。这是独裁者说的话!”

Capture.PNG

  她的民主党同事们更厉害,说如果川普要是敢这么干,那就是“对美国人民公然宣战”,是“法西斯主义”。

  共和党建制派那边的表态更有意思:等等吧,看看吧,能不用最好别用了吧……

  然后,川普也就真没启动这个法案。

  他不是林肯,现如今的美国,也不是南北战争那年头了。

  可以说,重启《暴乱法案》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今天再回看这段旧闻,你会觉得特别有意思:总统想要动用一个法律已经授权给他的权力。而且也有前例可循,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人反对呢?

  在这里,我必须重申一个法学上的常识:法律的生命力,是在实践中获得的。一个法条如果长时间不实用、甚至从未使用,那么其法律效力约等于没有。

  越是高大上的法律,比如宪法,越是如此。

  《暴乱法案》在今日之美国,就基本已被弃用了。在今年6月的时候,川普觉察差点抓住了重启的时机,试图重新获得这一权力。但这个局,他最终也没做成。

  那一次他都没干成,这一次,我赌他同样干不成。

  因为眼下,他的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如半年前,他此时再用,更难服众。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说:川普靠“枪杆子”翻盘,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

  既然“文攻武卫”都没戏,那川普在等什么?这个问题更有意思。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预判12月14日是川普“缴枪”的关键点,现在看来,我的判断确实错了。

  这个人,真的继承了美国边民那种“战到底”的性格,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下牌桌。

  对一个美国传统宗教边民来说,即便没有理由,他也要创造理由“战到底”,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气质,美国当年西部的拓荒者们,根本不可能在那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坚守下来。

  这种坚持的背后,有其性格使然,有权谋的考量,但更有非常深刻而复杂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再做支撑,我的下一篇文章会进行解读。

  本文试图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讲清楚当下的美国局势是怎样的,剩下的两种“翻盘论”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期望大家已经看懂了。

  川普与挺川派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没有胜算的守卫。

  如同1453年的君士坦丁堡——城头上还在战斗的每个人都知道,陷落是迟早之事。

Capture.PNG

  他们等待的,除了奇迹的降临,不过是想证明,自己对信念那最后的忠诚。

   1


当前新闻共有4条评论分享到:
AddThis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只讲事实不争论 12分钟前
不是没有像样的证据,只是裤裆里没有像样的球
检察官 今天 07:43
现在所有指控作弊的所谓证据有几个得到了各级司法机构的认证?最高法院拒绝受理说明什么?同样的选举规则合计票程序为什么只是拜登一方作弊,而老川一方就那么规矩?老川在第一次跟希拉里对决时就放话,若败选就要搞事儿,还好他胜选了。在当时都认为老川一定不是希拉里对手的情况下胜出,那希拉里一方完全可以像这次老川一方搞事儿,一定是老川的支持者作弊老川才赢的,一样的套路也能像这次一样搞得地动山摇。但人家的确有风度,愿赌服输,有本事下次再来。让美国团结才是唯一出路!
不必当假 2020年12月18日 19:39
到现在为止究竟这次大选有没有重大舞弊这个根本问题还没有解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民是不会让一个假总统蒙混过关的。要用一切手段把真相揭露出来,真相出才有真总统。现在不管谁说“拜登当选了”都是屁话。
祝福你_ 2020年12月18日 13:38
小编慧眼识珠。文章作者西塞罗的微信公众号是“海边的西塞罗”,公众号ID是:yujianshijie1988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川普總統就民主黨選舉詐欺發表「最重要演講」逐字稿/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
  • 翟东升视频中美都受不了?翻译上传者受死亡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