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致,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的我们/越无耻、越值钱?芮成钢出狱受聘高管年薪400万
發佈時間: 12/19/2020 12:51:20 PM 被閲覽數: 1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致,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的我们

 | 2020-12-18 12:33:53  头牛关注 | 

     在这个即将过去的2020,我们一起目睹了整个世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更加相信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始。我们必须要思考,到底什么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

  下面分享给朋友们的这段视频,是一位朋友私信我的。不知为什么,看过以后突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对大多数人来说,从未拥有过就无法感受到失去的痛苦。而一旦尝试过真实,我们就再不愿回到过去。在短片中的人戴上眼镜的那一刻,令他们激动、战栗和流泪的,是触摸到真实世界的豁然。

  每一个人,其实就是自己的世界。你的一切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感知和认为。所以,哪怕世界是不公平,甚至是不诚实的。真正能欺骗自己,并且把自己的头脑禁锢在一块不合理的天地里的,只有自己。而每一个人,都有权改变自己的认知世界。真正能帮助他的,是觉察能力。觉察可以产生质疑,并让陷入虚伪世界的人有望获得救赎。

  有一部很著名的电影《楚门的世界》。影片讲述,你拥有的人生,可能是别人早已经为你设计好的剧本:你在襁褓中的哭泣,你考试成功的欣喜,你第一次约会的羞涩,你失去亲人的悲痛……所有你经历的一切,都是用来换取收益的流量。你可以呼喊,可以愤怒,甚至可以作,但就是不可以离开。换句话说,只要监视器那端的人不允许,你可能永远无法走出这个奇怪的世界。

Capture.PNG

  最终,真正促使小世界的“总设计师”的态度发生改变的,恰恰是楚门的质疑。他已经不再相信眼前这些熟悉的场景。包括原本最让他感到信任的人:同学,邻居甚至亲人。正是因为这份勇敢的质疑,他征服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并因此让这个“小世界”的开发者做出了改变。觉察和质疑,使他终于得以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并获得生而为人的最宝贵权利——选择权。其实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个楚门,每天浑浑噩噩的演绎着编排好的剧本。这些剧本的共同特征是,你以为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其实不过是被堵死了其他的路而不得不走眼下这条。不信吗?那么,如果你大学刚毕业就加入失业大军;付不起购房首付结果掉进“蛋壳陷阱”;省吃俭用还要逼着孩子去上昂贵的补习班;为了一间老屋不被强chai而奔走呼号……这些到底是你自愿的选择还是被某种力量裹挟前行?

  很多时候,你自以为是一个“明白人”,其实不过是没有了问“为什么”的勇气而已。而“不可以被质疑”,一向都是小世界的基本治理法则。

  很多著名影片,包括《楚门的世界》《黑客帝国》等,其实都在渲染人类最宝贵的一种精神——质疑精神。因为质疑大地是个平面,才有了航海大发现;因为质疑皇权的正当性,才有了大宪章;因为质疑被代表,才有了美利坚;因为质疑一切不合理、不公平、不真实,才有了自由和民主!正义因质疑而生,邪恶因质疑而亡。

  这个世界上本没有神,跪下的人多了就有了神。这种被跪出来的“神”,从来不会承认与你存在平等的关系。你以为自己是和“神”之间是有契约的。但“神”却并不这么认为。在电影《黑客帝国》中,吃下那颗红色的药丸就意味着对神创造的世界产生质疑。势必也会因此为世界的掌舵人所不容。因为,一个身体健康但没有头脑的废柴,价值要远高于那些懂得思考,不愿意接受命运安排的人。

  要想垄断一个人的思想,最根本和有效的方式就是垄断他能接受到的信息。并且反复灌输给他“正确的价值观”。而一个人最出色的愚蠢,并不是他没有思考能力,而是他只会严格的按照“标准格式”进行思考,并对能得出标准答案沾沾自喜。以这次的美国大选为例,哪怕巡回法庭调查出了“躲猫腻”投票机是舞弊工具,还有那么多人坚持认为,这又是挺川派搞出来的假证据。哪怕CNN老板的录音已经被曝光,他们还会认为这是保守派在抹黑主流媒体。哪怕拜登在“选举人投票”后的直播仅有1万多人观看,他们依然认为那8000多万张选票都是真实的。可见,让人相信真相,比让他们相信谎言要困难得多。

  2020美国大选,表面上看是党派之争,从本质上讲是两种价值观的比拼。而我却将其视为是传统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的碰撞。是由高科技公司、跨国垄断财团、腐败官僚集团,全球极左分子组成的“数字独栽者们”和已经觉察到危险的人们,进行的一场关于思考和选择权的争夺战。这里没有硝烟,但同样会血光飞溅。

  数字独栽,本质上是纳粹主义的还魂。在数字世界里,去中心化就是个伪命题。真正呈现出来的是追求高度中心化、集权化的权限管理制度。这其实和封建社会的金字塔式社会结构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不外乎是用不同的数字管理权限,取代了不同的官职和级别。未来,数字世界里的每个人都被标签化,每个人都会被按照属性定义,对应的分配资源。以前计划经济无法实现的一切,在数字世界里都不算什么难事。

Capture.PNG

  我们必须清晰的认识到,有人正在努力把我们的世界变为一个真实的“楚门世界”。例如在这次美国大选中,主流媒体利用了对新闻播发的绝对控制权,甚至可以越过法律直接发布拜登的“胜选”新闻。同时,只要涉及到对拜登、民主党以及黑命贵不利的事实,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拼命洗白。新闻的职业道德早已不再,转而成为民主党的肉喇叭。

  互联网本该是民众了解世界的一扇窗;是交换知识,平等参与政治、经济交易和社会互动的平台。却因为越来越集权在谷歌、脸书,推特等高科技巨头公司之手,已经变异成为了有史以来最能蒙蔽民众心智的信息过滤器。他们会重点传播他们认为“安全”和“合理”的信息;而对“不合时宜”的内容予以屏蔽或者降低可见度。科技,本应该让人接触到更多真实,而不是塑造出一个虚伪的幸福世界。但令人遗憾的是,那些人并不这么想。

  慢慢的,由那些掌握着最高权限的人组成的精英阶层会成为这个世界上不可动摇的绝对势力。他们不仅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选举,而且能精细化的监控每一个社会个体。他们利用最高阶管理权限,甚至可以用“数字围栏”把人类社会划分为大小不一的若干个小世界进行收割。他们甚至会时不时的操纵两个不同的党派互斗。目的仅仅是欺骗你的觉察,让你忽略掉不公;并觉得你好像真的是有选择权的。

  在他们打造的虚妄的世界里,人们很容易把系统奉为唯一正确的价值观。人人都在争取依附其上,以期获得那些稀缺的系统属性。人类社会被迫走入“被锁定发展途径”的怪圈。快乐和个性越来越少,慢慢丧失觉察和主动选择的能力,变成互联网以及精英势力的附庸。以至于,未来的人类会有两种死法。一种是肉体的死亡,另一种是互联网死亡。后者让人无法发声直到被强行与世界切割。而当这个系统崩溃的时候,系统属性也会一次性归零。这时候的人们会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适应一种真实的、自然的社会。时至今日,依然有人在怀念前苏联以及东德时期的日子,就是对此最好的解释。与其说他们是忠实于某种系统,还不如说他们对失去的特殊属性无比惋惜。

  如果有人觉得我在危言耸听,那么可以自行了解一下《现实的理想主义》或凯勒奇计划。什么是通过把世界混血化,把社会原子化,瓦解掉传统道德和信仰,使民众失去凝聚力,从而确保统治安全。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已经享受了70多年的和平发展。那些可怕的景象已经慢慢从人们的脑海中淡忘。而今天,人类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向左,交出我们的灵魂;向右,撕破魔鬼的谎言!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川普这4年做了什么,图谋什么?/川普的文攻和武卫,还有多大的胜算
  • 川普總統就民主黨選舉詐欺發表「最重要演講」逐字稿/為絕境處的人類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