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何時動手?也許已經開始/ 副总统进步了/ 自由的代价
發佈時間: 12/19/2020 1:16:08 PM 被閲覽數: 1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何時動手?也許已經開始了〜

山蛟龙的博客 
山蛟龙财富
2020-12-18 19:35:24


各位朋友大家好,

 

今年的美国大选走到现在,可以说是给我们大家每个人都带来一次有关美国民主宪政制度的活生生的教材与案例。我可以肯定地说,许多人都在这一次大选以及选后的纷争中学到了许多曾经所不曾学过甚至完全不知道的有关美国选举制度以及法律方面的知识。不得不说,许多时候我也是遇到新情况新问题才去查找资料的,很多时候去查资料都不见得查得到,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比如外国情报监控法院FISC,这是今年头一次听说,知道了这个法院之后,但不知道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案子可以告到这个法院,谁可以是原告,谁可以是被告,什么样的案子可以告到这个法院,有什么条件等,我全不知道。所以,我一直在怀疑,鲍威尔律师都已经注册成为了这个法院的律师,而且手上有那么多的证据,为何不把案子提交到这个法院去?提交上去之后不就可以抓人了吗?然而她迟迟不动,而且也没有任何媒体提起这个问题,我就更晕了。

今天从林伍德律师的推文上获得,原来德州告四个摇摆州的案子被驳回的原因居然是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罗伯兹的阻拦所致,这也证实了我前面猜测的一种可能性,即大法官也腐败掉了,根本靠不住了。而这个首席大法官居然号称是保守派大法官,但他居然是反川的大将,曾经说过,坚决不能让“这个混蛋(指得是川普总统)”连任。这个混蛋大法官曾经有多次跟左派大法官联手把案子给做掉。在一两次把案子做掉时还以为他是公正的判案,是以为专业为准绳的审判。现在清楚了,他就是披着保守派的皮的左派。也许说他是左派不是太确切,可能的原因主要在于他的蛋蛋被左派给捏住了。林伍德律师已经把他乘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上爱泼斯坦的私人性爱小岛的名单都登出来了,而且他还被拍到在爱泼斯坦性爱小岛上与克林顿在一起的照片,基本上坐实了他是被左派所挟持的人质。左派在这一点上是深得中共的真传,象中共对付败灯儿子以及美国政商各界人士一样。

这也正是川普总统在选举前奋力把巴莱特护送进高院的目的所在,因为五比三太不可靠了。可惜的是,巴莱特一点用都没有,现在所谓的保守派以63的人数在高院里,居然这样明显的官司都被驳回了。有良心的大法官只剩下托马斯与艾利托两人,这可能也是川普总统所始料未及的。

代表着美国司法最高层级的机构都被左派所腐蚀,那还有什么样的机构是靠得住的呢?我相信既然最高法院都不行了,外国情报监控法院也不是十拿九稳的,这应该是川普总统迟迟没有把案子送进FISC的一方面原因吧?我不知道。

我相信在川普总统计划抽干沼泽的时候,应该是考虑过各种方案以及多个计划的,然而,可能都没有考虑到居然会是这么艰难,这么多计划居然都被左派给破掉了。这应该也是败灯整天躲在地下室还老神在在他必定当选的底气所在吧?

但不管怎样,这种结局是非常滑稽的。一个是自里根以来最强的总统(从施政的成就到个人魅力,战略方向到国家利益),一个是历史上最差的民主党政客(老年痴呆、家族腐败一身的臭大便,四五十年混政坛没有任何建树,是民主党大佬的一相傀儡),一个获得2400多县胜选的总统,一个仅获得400多个县胜选的政客,结果居然是获得400多个县胜选的人的票数超过了获得2400多个县胜选的人。今天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是亚利桑那州发现了79万张违规选票。真的败灯在六个摇摆州是输得非常惨的。然而,他居然赢了。这太荒谬了。

 

今天 本来是国家情报总监提交外国干预选举的报告,然而我昨天已经谈过了,这个报告难产,而难产的原因令人费解。

形势这么艰难,你问我川普总统还有机会吗?我告诉你,我依然坚信川普总统必胜。我是这样分析的。

首先,外国干预选举的报告分两份,一份是提交给参议院的,这一份是秘密的,下周就会提交。另一份是对公众开放的,要等到1月份(不知一月份的哪一天)。我估计川普总统可能都已经知道要提交给参议院那一份的内容了。所以今天有一些不寻常的情况出来了。

对于国家情况总监约翰拉托克里夫这个人,到底可靠不可靠,现在真不知道,他是否也被收买了,或者他是否受到威胁了,我们都不知道。但他无法在今天提交报告是令人起疑窦的。按说,这四十五天时间里,部门里有任何不同意见应该早都要搞定了,不可能等到这个时候才说搞不定。而且搞不定也不可能拖到1月份呀,有不同意见马上周末加班商讨定案,为何要等到1月份?这分明是在拖时间,然而现在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非常关键的。所以这个报告拖到一月份再发布是绝对有鬼的。

不过,好在有一份机密的提交给参议院的,反正参议员总是看得到的,麦康奈尔也不可能把这份文件藏起来不给参议员们看吧?所以,民众知不知道暂时先忍一下,也许事态太严重,不把这个信息放出去也是个好事,但只要有报告,川普总统都有机会行动。

比较蹊跷的是,今天五角大楼下令停止向败灯过渡团队进行交接,而且传说FBI已经抓了ZOOM公司的高管,指控其与中共有牵连(消息未经证实,仅是传闻)。若果真如此的话,那就真开始剥洋葱了,已经开始剥外面一层了。这种动作倒是跟中共抓贪官的手法一样,先抓外层,然后逐步深入,直攻核心。

今天白宫贸易顾问Peter.Navarro以个人身份发表一份36页的报告,报告 名称是《完美诈骗:选举舞弊的6大关键层面 The immaculate Deception: Six Key Dimersions of Election Irregulatities)》。报告里所说的东西基本上跟我们平常所了解的情况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大选舞弊是100%存在的,而且很严重,是系统性的选举舞弊。然而,我比较担心的是,为何他以个人名义来发布报告。

现在有许多民众已经站出来呼吁川普总统启动戒严令。不需要国家情报总监的报告也是可以启动戒严的,过去的总统没有2018年川普总统所签署的反外国干预选举行政令也曾启动过戒严。也许川普总统只是在等待一个民众的呼声再强烈一点。

据说,川普总统有可能发布对六个摇摆州进行有限戒严令。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而且今天财政部与国务院联合发推,证实在联合执行一项重要的行政命令。不知是什么,也许明后天就会看到新闻,看来形势正在变得乐观起来。

Solarwinds公司的软件被骇以及美国多个政府部门被攻击,到川普总统把国家紧急状态令延长一年以应对外国对美国的政治、经济、贸易、外交等方面的攻击来看,川普总统是真的已经开始动手了,只是不是那么大张旗鼓的动手,而是悄悄地进行。


今天先聊到这儿,欢迎大家随手订阅~



副总统进步了2020-12-18 08:22:25

今天早晨,看到电视转播彭斯副总统,福奇医生,和另一位大官当众注射疫苗,非常高兴,也有点激动。副总统还发表讲话,大约是曙光就在前头,感谢方方面面的努力,同时号召大家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总统至今没有松口会打疫苗。70多岁的老人,这点就由着他吧。即使总统打了,他的铁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不打。但至少副总统打了,希望能带动铁杆中的另一部分。

几个月以前,作为疫情总管的副总统在一次会议发表讲话。开始还带着口罩,忽然把口罩拉下来,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Freedom of Speech”。我顿时有一股无名的愤怒。我开始以为他是说戴了口罩没法讲话,一位朋友认为是是否戴口罩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

美国作为一个高度自由的国家,是否强制带口罩实际上成了一个学术问题。有些州对公众集会有限制,教会活动是否受此影响。几个月前,最高法院 5:4 说是的。最近的判决 4:5 又说不是。

在这个大前提下,争论对错已经没有太大意义,尽量减少损失是最重要的。副总统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尽管心里不赞成戴口罩,但他作出表率后,还是能使一些人免于死亡。

70多岁的总统不肯戴口罩,美国因此多死了不少人,他也付出了代价,把总统宝座也丢了。现在副总统肯戴了,并号召大家戴,希望曙光真的在前头了。

0+1 
有感而发, 可多可少 


自由的代价:在“称恶为善”的时代,沉默还是发声?2020-12-18 12:54:47



自由的代价(2)

——三赴华府游行集会有感


文 | 哈拿

北美动态专稿


请阅读本文第一部分:

自由的代价——你愿意付吗?


(二) “停止窃选”大游行


 “不可偷盗。” (出埃及记20:15)


11月3日的总统大选令所有有公义和爱国之心的人失望,因此,11月7日大选结束的第一个周六,在全美50州州府都有“停止窃选”游行集会。我有感动邀请认识的弟兄姐妹同往本地的游行集会,感恩七、八位弟兄姐妹一起参与。我们几人在现场手拉手围成圈跪在地上祷告,先后有两位白人姐妹发现我们在祷告而加入我们,她们说:“听不懂没关系,同感一灵”,跟我们一起说“阿们”,后来我们又一起用英文祷告。之后我们再接再厉,在群里鼓励大家响应下周六的华盛顿特区“停止窃选”大游行,一起参加。没想到短短不到一周时间,大家一传十、十传百,这个始于我们几位平信徒的小群人数倍增,我相信这是上帝的恩典。虽然有了上次在华盛顿特区的走祷会经验,我们还是稍有顾虑,因为上次参加者都是基督徒,而且是大选前,但这次人员复杂,又是大选后矛盾激化,会不会遇到打砸抢、会不会有暴乱?但是我们相信公义要被高举,人民的声音需要被听到,而我们每个人都是人民中的一份子,我们也特别邀请团队里的基督徒为游行即时祷告。


11月14日那天,像上次走祷会一样,又是一个艳阳天。可是那天之前的整个一周,东部地区包括华府几乎每天都是阴雨延绵,我们团队里的基督徒们也一直也在为天气祷告。如今云上太阳终于露出笑脸,我感到这是上帝在鼓励我们。我们团队的群友们或拼车搭伴或全家前往,大人加孩子约有三十人参加大游行,最小的是一对姐妹花:11个月的妹妹和四岁的姐姐,他们的父亲说:“不求孩子们长大后功成名就、荣华富贵,只求他们成为敬畏神,爱主和爱主的话语的人,并成为主忠心的仆人来事奉主。主是我们的宝藏,有了主还求什么别的呢?我们要去参加游行有两个目的:第一荣耀主,高举主圣名;第二支持总统, 为他加添信心。” 


我乘坐的那辆车上,一车八人恰巧都是基督徒,之前大家基本互不相识,但我们行使在高速公路上一起同心祷告,每个人都出声祷告求上帝保守我们,更求祂的公义彰显在大选中。而我的外州祷告同伴姐妹也及时地打电话来为我们加油!在一个休息站我们稍作整息,遇到一辆要去游行的房车,车主把车子全部贴满了挺川标志。到达华盛顿特区后,我们坐地铁前往游行起点自由广场(Freedom Plaza)。由于担心人身安全,我们把游行带去的旗子和标语牌都先包装起来,准备到现场再组装和写牌子。


周末的地铁站空空荡荡,只有我们这一队十五位华人(到停车场后遇到我们团队里的另一辆车)和另外一队七、八个年轻的白人,从他们的穿戴和手中的标语就知道他们也是去游行的。登上地铁,一位已经上车的约七十多岁的白人老先生看见我们个别队友头上戴的MAGA(意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红帽子,也默默地从包里取出他的红帽子戴上,对我们默默一笑,还亮出他手里的州旗。看到他年事已高还独自前往游行,令我感动。地铁开过两站,上来一位看上去像西班牙裔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手中拿着“Texas for Trump (德克萨斯州支持川普)”的大旗,她告诉我们,她乘飞机专门为游行而来,尽管父母因疫情为她坐飞机担心,但她还是独自飞来。

 

途中遇到的挺川房车


出了地铁站,从大街上行人的装束和手上拿的道具可以看出大家都是涌向自由广场的。我们才发现当初的忧虑似乎有些多余,赶忙在路边装旗子、写牌子。到达自由广场,我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这里人头攒动,是一片以红色和蓝色为主的海洋,国旗、州旗和挺川旗在阳光下迎风飘扬。集会的人群举着各种各样自制的标语牌,表达对公义公正的诉求,表达对川普总统的支持。讲台上组织者和志愿者演讲士气高昂,讲台下众人配合呐喊高呼,让人深感正气凛然,一切也都井然有序。 

 

上面几张摄于游行集会起始地点自由广场

 

“上帝在观看”(God is watching)

 

“永不退让 ”(Never Ever Concede)

 

上面几张是自由广场举各种标语牌的人们

 

“上帝啊,救救我们的联邦 ”(Lord, Save Our Republic)


演讲结束后大家从自由广场沿着指定路线徒步前往最高法院,途中绕过国会山, 全长大约1.5英哩。沿途的路边有黑人边唱边跳,队伍中有白人跟着音乐起舞,一片欢乐的海洋好像过节似的,一点也不像我之前所想像的唉声叹气或者是愤愤不平,又一次感慨美国人民的信心和幽默。游行者来自四面八方,光我们所遇见的就包括远道而来的德州、加州、密西西比、密西根、俄亥俄、印第安纳等州…...更不要说来自车程数小时邻近州的。队伍里云集各族各裔,仅仅我们交谈过的少数族裔就有来自古巴、俄罗斯、柬埔寨、越南、菲利宾、日本、埃及等国的移民,还看见印度裔,非裔就更是比比皆是。

 

上面几张是游行途中


和上次走祷会一样,我又一次欣喜地看到许许多多不同年龄的孩子,从抱在手上的婴儿到十几岁的青少年。遇到从费城来的一家,丈夫是黑人,妻子是白人,六个孩子从1到25岁,还有两个孙辈,丈夫当时拖着的小车里面是他们1岁和3岁最小的两个孩子。我说“你们肯定prolife(保护胎儿生命、反对堕胎)”,他说“那当然”!(注:川普总统是目前唯一一位在March for Life/为保护生命游行聚会上发表演讲表示支持的总统)。游行队伍中我对一位带着孩子的非裔父亲说:“谢谢你,你要多多发声,因为你更有话语权!”(很不幸这在今天的美国是不争的事实。)他心领神会,大声地回答:“你也是!”


我们团队年龄最小的姐妹花

  

游行队伍里的孩子和青少年


高举耶稣之名的黑人基督徒


支持川普的黑人


我和同行的弟兄姐妹在游行的队伍中边走边祷告,到了最高法院门口,我们几位弟兄姐妹手拉手为最高法院和大法官们祷告。我们也遇到很多的基督徒。一位从德州来的姐妹和全家来自圣安东尼市,开车两天才到达华府,她告诉我她的祖父去过中国宣教,开荒植堂建教会。有一位扛着十字架的四十岁出头的白人弟兄称他是街头布道者,来自维吉尼亚州。他说他在二十几岁时深受色情和毒品困扰,但听到福音后生命翻转、戒除恶习。如今他每天到处沿街布道,告诉人们耶稣可以改变你,可以带你出黑暗如光明。他说有人栽种、有人灌溉,他做的就是那撒种的工作。


高举十字架的街头布道者

 

高举“耶稣拯救世人”(Jesus Saves)的人们

 

游行的人群


游行的人群


快到最高法院的路上,回头从坡上望去,几十上百万人的游行队伍看不到尽头。快到游行的终点最高法院时,路边远远地站着一些警察。在经过一位离隔离游行队伍的栏杆不远的一位女警察时,我前面的一位白人女士真挚地对她说:“谢谢你们所做的!你周末还要上班。”在最高法院门口,大概十几、二十位全身黑衣的安提法成员在离栏杆的几十米之外处站着,遥望着这边游行的队伍,眼中射出冰冷的目光,周围是比他们人数更多全副武装的特区防暴警察。而这边游行队伍里的一些人也凑在栏杆前毫不示弱,但是没有任何暴力发生。和那位街头布道者交谈时正好在这两边的人群遥望对峙之处,我们谈起如果大家都认识耶稣,就不会有这样的对立。

 

望不到尽头的游行队伍

 

最高法院门口

 

最高法院门口


我们于下午四点左右离开华盛顿特区,整个白天的游行都安全友好。我感恩弟兄姐妹们为游行的守望祷告和上帝的怜悯!在这个“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的世代(以赛亚书 5:22),唯愿万人得救,认识真理!“你 们 必 晓 得 真 理 , 真 理 必 叫 你 们 得 以 自 由 。”(约翰福音8:32)


注:部分图片来自团队群友


哈拿 基督徒,现居美国。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致,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的我们/越无耻、越值钱?芮成钢出狱受聘高管年薪400万
  • 川普这4年做了什么,图谋什么?/川普的文攻和武卫,还有多大的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