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两个姓马的男人一比较,让人后背发凉/世纪之问:难道主流媒体都错了?
發佈時間: 12/20/2020 1:18:31 PM 被閲覽數: 1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世纪之问:难道“主流媒体”都错了?
www.creaders.net | 2020-12-18 23:48:54  喵走看喵 | 

    在中国大陆的精英阶层,几乎相当多的人认为,拜登当选,而川普打官司没什么用了。说到舞弊,有人会问,为什么没有一个主流媒体报导?这在国内的知识阶层中,是比较常见的问题。这几乎是21世纪以来的最尖锐的一个问题:难道美国的民主灯塔偏移了、主流媒体都错了?

Capture.PNG

  川普在电视采访中多次批评《纽时》和《邮报》是假新闻,并表示要建议官府退订这两家报纸。(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从《哈利波特》的作者说起

  《哈利波特》的作者、富豪JK罗琳(JK Rowling),曾发布了一个视频:说川普在白宫接见一些家长和孩子们时,故意忽略了3岁的残疾男孩蒙哥马利‧韦尔伸出的小手。

  视频被这位影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作家转发,传播力之大可想而知。

  然而,第二天,小韦尔的母亲在脸书上发文反驳说,川普并没冷落她的儿子。韦尔的妈妈不仅完全否定罗琳提供的伪视频,而且还提供了第一夫人与他们母子的合照。

  当完整的视频播出后,人们看到身高一米九的川普进来后首先弯腰与坐轮椅的小韦尔握手。随后,川普大幅度俯下身去亲吻孩子的面颊。

  视频经过大幅度重新剪接,显然,JK罗琳并没有求证视频的真伪,她也无意于求证,因为从大量媒体报导中,她对川普的印象很糟糕。

  四年以来,抹黑川普的新闻,断章取义、移花接木、以偏概全、无中生有等等,只有在教科书看到的假新闻手法,全都用上了,“通俄门”被证明是假的,“洪都拉斯小女孩哭泣”、“移民儿童关牢笼”,后来两则新闻虽然都被证实有误,但媒体已经掀起了民众反对川普、敌视川普的舆论声浪。

  四年来,媒体不厌其烦地向民众宣称,唐纳德‧川普总统是一个独裁者、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

  因此,在此次美国大选中,如果一个左翼人士以道德卫士自居,且在选举计票部门工作,他有机会阻止一个独裁者、种族主义者再次当选,难道他不会这样做吗?他不会因为被道德绑架而这样做吗?

躺在“水门事件”荣耀上的第四权

  美国主流媒体,一度是公正、客观的监督角色,被称为“第四权”,而大陆知识阶层对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见证美国司法独立的标志性事件是“水门事件”,两位记者的独立调查,揭开选举舞弊真相,致使尼克松宣布辞职。“水门事件”见证了美国的新闻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为二十世纪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直至80年代、90年代,西方媒体的公正、客观在世界上都被认可。

  ......

川普与媒体

  川普的故事,要从二十年前开始。

  2000年前,克林顿在x入世(WTO)问题上发表过多次的乐观演说。

  有媒体曾报导,川普在2000年以调侃的口吻说要竞选总统,并著书《美国:值得我们拥有》(The American We Deserve),书中说x是美国的“最大长期挑战”。

  白邦瑞说,总统川普现在要做的是纠正过去长达20年或更长时间内、美国纵容x的不良行为。川普抽干沼泽的决心绝非一时冲动。

  桌面上“围堵x”,桌面下真金白银的日子,让这位华尔街精英眼中的本来是同路人——一个商人给搅局了。川普把x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公开到桌面,这等于把过去20年形成的利益通道拦腰切断了。

  在2016年,川普上任喊出抽干沼泽开始,一场激烈的角斗就拉开了序幕。而媒体成为最显着、最重要的战场。

  一位离开《纽约时报》的高级编辑、观点专栏作家巴里‧韦斯(Bari Weiss),并在辞职信中严厉谴责左翼势力在该报新闻编辑室横行,排挤、攻击中间派员工。他说:“在该报的观点页面上自由交换意见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

  韦斯披露,她的左翼同事们不能容忍她的中间派观点,称她是“纳粹和种族主义者”,而这些口号也是媒体用来定位川普的说辞。甚至于颇有影响力的《时代》也不例外。2018年6月中,一名洪都拉斯小女孩与母亲试图偷渡被拦截,媒体声称小女孩被强迫与母亲拆散,因此嚎啕大哭,引人同情。《时代》(Time)杂志将小女孩照片与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为杂志封面,并在封面上加注一句“欢迎来到美国”,试图借此嘲讽川普。而包括中共官媒与其它反对川普的各国媒体,也纷纷转载。

  一时间,哭泣小女孩,把纳粹、种族主义的标签贴到了川普身上。

  不过,尴尬的是,小女孩的父亲随后接受媒体访问表示,小女孩并没有与妈妈分开。美国边境巡逻队也出面证实,小女孩一直与妈妈在一起,并未被拆散。

  整起新闻事件,顿时沦为国际媒体联合炒作的假新闻。

  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独立记者阿特基森(Sharyl Attkisson)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倾斜:新闻媒体如何教我们热爱言论审查和仇恨新闻事实》。她在书中阐述了当今越来越多的新闻工作者放弃了职业道德、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的事实。

  在她的新书中,阿特基森列举出了媒体针对川普总统100起最严重的攻击。她警告说,人们必须要认识到,当前在许多新闻媒体中做所谓报导的人,实际只是打着记者的旗号的“政治工作者”或大公司的“游说者”,“他们无意(给受众)提供准确的信息”。

  作为独立记者,阿特基森曾在美国老牌主流媒体在CBS、CNN和PBS工作过。她说:“曾几何时,记者们会去寻找证据,会对可能妨碍真相曝光的企图进行探访……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记者放弃了他们的职业道德。”

  阿特基森以本次大选中被广泛揭露的选民欺诈和舞弊为例, 她说:“媒体刚开始时说:‘(选举中)没有欺诈行为’;当欺诈行为被揭露出来时,他们又说:‘没有广泛的欺诈行为‘;而当更多的欺诈行为、舞弊和宣誓证词及证据被大量揭露出来时,他们接着说:‘这些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没有涉及足够的选票……’”

从教科书上的第四权醒来

  大选是否舞弊,为什么主流媒体是否刊发,成为大多数国内知识分子判断的重要标准?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丛日云称,中国知识界和媒体的误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识界和媒体误导的结果。西方知识界和媒体普遍敌视川普,给他安了很多的头衔。比如说他是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分子、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等。

  丛教授说到,由于对川普的认识有严重的偏差和倒错,面对川普的行为,就会感到凌乱,就会觉得他不靠谱、不按常规出牌、多变,其实这往往反映的是观察者想像出来的川普与真实的川普发生的冲突。

  丛教授说,如果不是川普的果断,美国会更加撕裂,像川普这样目标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坚定执著,不惜冒着巨大风险、阻力,也要履行承诺,恐怕是罕见的。

  丛教授指出,当我们追随西方左派媒体批评川普的时候,我们得问一下自己,川普反对的,是你所支持的吗?其实如果在中国推行所谓多元文化主义,绝大多数人是难以接受的。比如奥巴马厕所,生理上属于男性而心理认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厕所,还有更衣室、浴池;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按种族比例分配上大学的名额,以及各种职位和机会。这些事情,大家会同意吗?

结语:

  真相与谬误往往一步之遥,对于大陆民众来说,从更多渠道了解事实,或许对于了解事情的本源会有帮助,西方有句谚语:“欺骗和虚伪害怕接受考验,而真理却迎接考验。”

  2020年的美国大选,已超越政党、政治的范畴,而是一场大是大非的普世价值观之战,每一个漠然都是对邪恶势力的纵容,每一个正念都是对人类未来美好的加持!




两个姓马的男人一比较,让人后背发凉
 | 2020-12-19 23:07:25  燕梳楼 |   

Capture.PNG

  马云已经消失了2个月。

  这两个月里,不受控制的舆论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击着阿里和被打回原形的蚂蚁帝国。

  不仅在B站,几乎所有的舆论场,都在一边倒的黑马云。

  如果拉长时间轴,你会扭曲地发现,骂骗子和叫爸爸的往往是同一拨人。

  估计马云自己也很郁闷,我不过是马失了前蹄而已,至于要把我往死里黑么?

  不过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先黑的人家。

  10月24日,是他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先开的炮,黑巴塞尔协议,黑银行是当铺,黑中国金融没有系统。

  这下好了,彻底捅了马蜂窝。

  本来还下不去手的高层终于下定决心,向这只毒蚂蚁开刀。

  于是,在短短两个月内,各方大佬密集发声、各相关部委联合行动,瞬间就把这匹神马架上了烤火架。

  而民间舆论的跟黑和为了黑而黑的群体,则像极了那呛鼻的孜然,撒多了反而掩盖了本来的味道。

  这里面既有羊群效应,也有蝴蝶效应。

  而推开窗户的,正是马云自己。

  其实我写多篇深度解读马云外滩开炮事件的诡异之处,终是不得其解:

  明明退了休的马云,既然已经想好了要做风清扬退隐山林,为何要跳出来自寻烦恼?

  明明可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名利双收人生赢家,何苦冒险逆鳞,为万夫所指?

  这究竟是仗义直言,还是贪恋名利?

  是引颈为一快,还是暗藏大智慧?

  是自黑还是自擂?

  终是无解。

  或许只有“云”知道。

  与B站不同的是,知乎还是显得较为理性。

  六大门派围攻菜市场之后,有人提出一个问题:

  马云和马斯克,这两个姓马的男人,究竟谁更厉害?

  很多答主的回答见仁见智,当然也更见格局。

  当然,也有助于我们更为客观的评价马云,这个在中国互联网界叱咤风云二十年的大佬。

  无论是否马已今服,都是他跨不过去的一页。

  其实去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上天已经安排过马云和马斯克进行了一次对话。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中美两国科技巨头的一次对话。

  在现场,这两个姓马的男人就人工智能、宇宙、教育和生命等话题深入展开了灵魂对话。

  马云:我特别惊讶于你对科技的愿景。我不是搞高科技的人,我是讲生活的。今天要预测未来很难,特别难,99.9%的预测是都是错的,只有0.01%的预测是对的,那是为什么呢?那是运气好,很多情况80%的数据是错的。

  马斯克:我觉得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宇宙的本质,以保证我们能够进入到不同行星的生活。换句话说,地球45亿年的历史中,现在第一次有可能让生命离开地球,之前是没有可能的。

  从这番对话中我们不难发现,马云为什么只能是中国的马云,他的格局也只能停留在中国。

  他的眼光始终关注在如何改变当下的生活,而马斯克关注的却是如何改变全人类。

  换句话说,马斯克眼里始终盯着的是太空,但马云眼里始终盯着的是你媳妇的钱包。

  事实上,阿里和蚂蚁也一直在尝试国际化,但似乎走的不太顺,甚至可以用扑街来形容。

  但马斯克的思考是如何让人类文明走出地球,在全星球创造无限可能。

  可能不为人知的是,我们一直认为马云的淘宝、支付宝、云数据很牛逼,但可惜都是山寨品。

  淘宝模仿ebya,支付宝模仿PayPay,阿里云模仿亚马逊。

  而PayPay的原创,正是马斯克。

  但马斯克在创造了全球首个在线支付体系之后,就便宜出售了,因为他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这就是SpaceX,太空移民。

  可以说,无论是PayPal,Tesla,还是SpaceX,Starlink,每一个都是从0到1的跨越,都是大神级的创举。

  特别是SpaceX,简直是脑洞大开,秒杀所有科技巨头。

  目前地球上空的在轨卫星,有480颗是他送上去的,这还远远不够,他的目标是12000颗,打造一张太空互联网。

640.gif

  更可怕的是,此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实现火箭回收,但他做到了!

  这也就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人们不仅能坐着火箭到太空度假,还能在灾难来临时实现火星移民。

  这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心潮澎湃的吗,这才是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啊。

  长得像外星人有什么用,移民火星做一个真正的外星人才是本事!

  所以连人民日报评论员都不得不感叹,你们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却用在如何让人们购物、打车、叫外卖上。

  就不能有点担当,有点格局?

  所以才有了那句传的很火的话:

  人家科技大佬忙着造火箭,我们的互联网大佬忙着和菜贩抢饭碗。

  客观看待,这些互联网巨头们确实改变了我们的消费习惯,也让我们生活更为便捷。但所谓的几大新发明都是别人不愿意去玩的东西。

  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电商还是出行,无论是团购还是外卖,本身都无法创造价值,都是两头薅羊毛。

  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通过烧钱把自己打造成新的中心,最终形成垄断。

  不过,我们也应该思考一点,是谁把这些蚂蚁养肥的?是谁给了他们疯狂收割韭菜的权力?

  谁在纵容他们挟流量以令诸侯,又是谁把他们推到了底层老百姓的对立面?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一入侯门深似海,想必此刻的马云比谁都明白。

  实际上,表面上看起来,中美两国相差的是科技实力,实际上差的是企业家的格局。

  是马云和马斯克之间的距离。

  而我们也不能不反思,我们是否又为中国的马斯克创造了更好的成长环境。

  如果马斯克在中国,他近乎疯狂的科学创举,能否实现?

  会不会成为又一个马云,驾着特斯拉与其它资本攻占菜市场、火葬场?

  我们不能否认马云为中国的消费升级作出了无可撼动的贡献,但我们也不能为此就忘了他对传统商业体系的伤害。

  虽然,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我不知道黑马云的都是些什么人,黑与被黑,背后都是立场。

  在时代的滚滚洪流里,每个人都是摆渡者,也都有罪人。

  他在云上时,跟着拍马屁,他落凡尘时,人人踩一脚。

  马云从一个有梦想的企业家,变成一个失了初心的资本家,原因是多方面的。

  如果违法,则法办。如果失德,得天谴。

  但真心不希望我们去做那个落井下石的人,那个一棍子打死人的人。

  更不希望是那些经营不善的人,欠着借呗花呗不想还的人,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的人。

  我们骂的,是那个把996说成福报的马云,是那个资本家马云。

  而不是慈善家马云,创新者马云,那个要改变银行的马云。

  我相信,国家也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要在纠偏,在辅导,让这些大佬们走到科技创新科学兴国的正确道路上去。

  否则,也就不仅仅是罚个50万那么简单了。

  毕竟,中国科技的星辰大海,需要二马奔腾,更需要千军万马!

  悲哀的是,明明已经宣布退休的马云,还在贪恋名利场。做一个隐身山林的大侠风清扬不好吗?

  唉,纵然骗得了天下人,也没能骗过自己。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汤姆克鲁斯之怒:片场咆哮与好莱坞的防疫绝境/集中火力 川普团队将重点突破宾州
  • 何時動手?也許已經開始/ 副总统进步了/ 自由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