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众议院议长佩阿姨的词汇运动/张文宏是条汉子
發佈時間: 1/6/2021 12:35:32 AM 被閲覽數: 1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张文宏是条汉子
www.creaders.net | 2020-12-31 11:39:30  老唐有态度 |  

Capture.PNG

    让我佩服的名人非常少,张文宏算是一个。

  我之所以佩服张文宏,是喜欢听他说话。张文宏喜欢说真话,而且说的很有技巧,坦率,真诚,风趣,幽默,有人情味。让人听完感到痛快、过瘾的同时,也能开怀一笑。比如这两天网上热传张文宏说的一句话:疫苗,让领导先打。领导干部直接感染了,这就是个丑闻!

  其实,张文宏今年说了很多在网上广泛流传的金句:

  一线岗位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

  不要欺负老实人!

  没有防护,你可以拒绝上岗!

  最好的药就是免疫力,我们做的事是帮病人熬过去。

  输入康复血清,患者马上康复,这是电影看多了!

  一般女孩得了流感,被传染的基本都是妈妈,而丈夫很少,所以那一刻,我对爱情产生了怀疑。

  不管是嘲笑别国疫情蔓延,还是猛夸自己的国家棒,其实都是对灾难和逝者的亵渎。

  这些话干脆利落,直指人心,让他收获了大量粉丝。

  张文宏医生不但智商高,医术高明,人品也非常好。在单位,他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外号:张爸。

  从这个外号中,就能看到他的做事风格,和在患者、学生心中的位置。 有很多发生的他身上的具体事儿,能看出他的为人: 有位医生回忆,30多年前,他到上海第一医科大学查询研究生考试成绩,突遇冷空气。他就到学生宿舍求助,在楼梯口碰到一位学生,这个学生毫不犹豫地把毛衣借给了他。

  没错,这个借毛衣的学生就是张文宏。

  张文宏对待患者,一直非常细心。在问诊后,他会让患者加上他的微信,或者把邮箱写给他们,患者有问题,第一时间回复。

  还有一些其他的患者,在等待张文宏诊治的过程中,看到了张文宏的“医者仁心”。

  有位患者第一次去找张文宏看病,他看到了令他惊骇的场景:门口等着10多人要求张医生加号,结果张文宏都给他们一一加号。据说,张文宏每次上午出诊,下班时间都要拖延到中午一点钟以后。 张文宏在做老师的过程中,“张爸”的个性更是显露无疑。

  有一位学生在做论文的过程中,因为采集的样本不够,张文宏听到这事后,就亲自驾车前往苏州第六医院帮学生收集样本。

  前文那个毛遂自荐的学生,在“致谢”中提到,大到研究生期间的规划,小到每天的学习,甚至是生活上的小事,事无巨细,张文宏都会操心,都会过问。

  另一位学生,在论文的“致谢”里也说出了同样的感受。除此之外,这学生还提及两个细节:早上六点半,张文宏就开始跟他沟通论文;凌晨两三点,还在回复他的邮件。

  除了这些,张文宏还被誉为医疗界的“福尔摩斯”。

  在一本名为《肝博士》的医学期刊中,曾报道过一个经典病例:一名来自农村的妇女,反复发热、头痛,视力下降。在其他医院曾以抗菌药物治疗,病情并无好转。

  病人来到华山医院后,张文宏的团队得知患者平日在养猪场工作,发病前一日被猪圈中的污物泼溅入双眼,推测患者可能是猪疱疹病毒(Suid herpesvirus-1, SuHV-1)感染。

  基因测序后,果然证实了之前的推测,而在此之前,世界上关于人感染猪疱疹病毒的报道极少,一直没有直接的证据。

  为了坐实这一推测,张文宏所在的华山感染团队,还派了一只小分队直插患者家的猪圈,获取猪的分泌液和粪便标本予以进一步确认。

  最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这是一次确定的猪疱疹病毒跨物种感染所致。 在“华山感染”的这个公号上,还记载了一个类似的病例。

  患者老杨由于在非洲务工时被昆虫叮咬,反复发热、头疼,辗转多家医院未见好转。张文宏所在团队的卢清医生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罕见的感染性疾病,随时有生命危险。

  也是经过福尔摩斯一般的推理、验证,他们得出患者被“布氏冈比亚锥虫”感染,随后他们从瑞士日内瓦进口到了特效药,在72小时之内,患者就得到了救治。

  张文宏令人敬佩,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在我印象中,张文宏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推荐过板蓝根,当然也没有推荐过双黄连、莲花清蕴,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神药”。他没有在某些药企有股份,也没有在外面成立自己的医药公司。

  鲁迅说:“社会是一个大染缸,千奇百怪,无所不有。”在这个大染缸里,声名鹊起的人很多,但干净的人极少。

  张文宏就是一个干净的人,因此他注定会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而那些倚老卖老网红带货的人,最终还会被历史的滚滚洪流抛弃。

  人活着,有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活着。顾名思义,就是一天天挨着日子过;

  第二个层次是:体面地活着。不卑不亢、大方得体,从容地活过每一天;

  第三个层次是:明白地活着。即使名满天下,但依然有信仰、有追求,明白自己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网上看到的这张照片,这些人的名声地位,也许并不比张文宏差,但是他们收获了什么?在老百姓心目中,他们又是一群什么人?

Capture.PNG

  希望我们国家能出现更多像张文宏这样的真汉子。




众议院议长佩阿姨的词汇运动
| 2021-01-05 12:45:22  历史之曈 |    
  820.jpg


    2021伊始,众议院议长佩阿姨就发布了“第117届美国国会规则”的草案,其中提到要杜绝使用“具有性别取向性”的词汇。

  啥意思呢?

  就是那些涉及性别的日常用词汇,比如“他”、“她”、“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等人称代词和名词中涉及性别的后缀,以及“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兄弟”、“姐妹”等家族成员词汇,都不宜在国会公文中使用。

  搞笑的是,这二天有位驴党议员发言后说了一句Amen,觉得不够进步,马上补了一个词汇Awomen。

  取消了这些有性别特征的词汇,那还能用什么词汇?草案例举了一些中性词汇,配偶spouse、家长parent、孩子child和同胞sibling......

  以后,孩子叫妈妈是不对的,应该叫家长。哥哥叫妹妹是不对的,只能叫同胞。

  这个草案表面上是女权的政治正确。

  有人说,佩阿姨正事不干,实在是很无聊啊。如果这么想,那是属于认知的懒惰,too simple too native。任何公共决策,都涉及群体的利益分配,不会有无缘无故出台的法案。

  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人类建立起性别观念:人有性别差异,有男女之分。性别差异,这是大自然的决定,这是天道,也是人类道德的源头、社会的基石。

  现在有这么一群人告诉你:把人区分为男性女性,这样是不对的。每个人的性别应该由自己决定,你愿意自己是男人就是男人,你愿意自己是女人就是女人,你愿意自己没有性别也行。最后的结果,请看下图中的选项:

Capture.PNG

  出现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性别,其实真正的性别概念已经被消灭。

  性别是婚姻(家庭)的基础,当人的性别差异被消灭,那么家庭也就失去了落脚点,走向解体。当家庭概念被消灭,社会只剩下了一个个原子化的抽象的人。

  我们这一代人觉得荒唐,但这样消灭性别词汇的运动一旦被官方推进,语言中的性别差异将被强制消除,当越来越多的人习以为常,社会就逐渐完成了由语言到观念的转变,这是社会激进变革的前奏。

  小结

  现代世界的荒唐,就是总有那么一些人(比如法官、议员、知识人),要指导他人的幸福人生。

  这个号称能够让国会“更包容、透明和高效”的“性别中立”法案,却造成了事实上的禁言。从历史来看,类似法国大革命前的启蒙时代,左翼知识分子反传统运动的一部分。

  这种文字游戏的表面功夫,其目标并非推进男女的平等。动听的口号之下,不过是激进势力夺取权力的借口罢了。

 


上兩條同類新聞:
  • 许倬云:我在美国看过的第一个大选就不是一次干净的选举
  • 专家惊爆内幕:接种疫苗,你更可能死于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