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世道人生:瘋狂之最的時代/華玉:從川普被消音谈起
發佈時間: 1/15/2021 12:55:26 AM 被閲覽數: 1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世道人生:瘋狂之最的時代(李怡)
2021-01-12                

世道人生:瘋狂之最的時代(李怡)
對於美國大選,或香港民主例如35+初選,抱樂觀態度的人,不僅跌眼鏡,有的人還遭厄運。人們樂觀的原因是基於對制度的迷信:對美國三權分立、民主法治的迷信,對香港司法獨立的迷信。學者和KOL的樂觀,影響到普羅大眾。即使一個兒子與外國有扯不清的政商勾結的人當了總統,也還是相信制度會發揮作用。
美國開國元勳John Adams說:「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與宗教約束的人類感情,我們的憲法是只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訂的。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
也就是說,如果大多數人民,尤其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已被利益惡魔俘獲,不再有道德和信仰,這套三權分立的憲法也就不再能夠保護人民的個人權利了。
美國黑人學者、現年90歲的Thomas Sowell說,知識分子迷信制度,輕視世俗的觀念與民情,他們拒絕相信「民主國家也可能發生選舉舞弊」、「自由媒體也可能不公正」。他們固執地相信,一個國家只要有了民主法治就會永不褪色,人民自然就會趨善避惡。
甚麼是世俗觀念與民情呢?歷史學家黃仁宇引述《孟子》中齊宣王的話:「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寡人有疾,寡人好貨;寡人有疾,寡人好色。」來說明,人類社會基本上受權力、金錢、情慾這三大關係所支配。自古以來,所有歷史,所有文藝作品,都離不開這三種關係的糾纏。這三種關係在動物世界中是不存在的,即使是性,動物也只是在發情期才有,而不像人類那樣不分時段,並捲入各種複雜關係中。
這可以說是人類社會的「性惡」、「原罪」。即使有制度的制衡,但制度也要人去執行,如果人沒有了宗教、道德的觀念,只顧糾纏在三大關係中,制度就失效了。這就是世俗與民情,即John Adams所說,美國「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的意思。香港的原有制度在換了「一國」之後難以維持,也因為不再是「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掌權也。
由三大關係構成的人類社會的不公平、不平等,幾乎人所共見。Thomas Sowell說,任何人從出生開始,都會自然而然產生追求烏托邦的左派平等理想:妄想人人平等的社會制度,渴望無微不至的保障,消除所有的差別和歧視。只有經過世俗、宗教、道德的洗禮,才有「從左到右」的觀念轉變。
過去100年社會主義的實踐證明了追求分配平等,一定會產生「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的極權主義。但既然社會仍然有差別,有弱勢,追求平等的理想在人類社會中也就從未止息。西方左派雖反對社會主義的分配平等,但認為「適當比例的財富再分配」以實現平等,仍然可取;因平等理想而反對人類的天然差別:男女差別,種族差別,由反歧視進而反傳統,政治正確淩駕了言論自由,於是社會產生了違反常識與傳統習慣的逆向歧視。
標榜反對極權主義的西方左派,因追求平等產生的種種怪異現象,變得與他們反對的極權越來越相似。文革中的打倒一切傳統的東西,在美國再現,重塑歷史,反對經典文藝產品,推倒塑像,否定性別差異和家庭觀念,取消父母兄弟姐妹的稱謂,與文革何其相似!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說,「人類永遠是瘋狂的,而那些自以為可以治癒別人瘋症的人則是瘋狂之最。」以社會主義治愈人類瘋狂的人,和以否定傳統、否定差別來反歧視的人,都是瘋狂之最。
瘋狂之最的時代來臨,我們至少可以做一個秉持常識的正常人,維持傳統中的敬天、敬祖,承認差別並尊重差別,在物極必反中爭取改變。



華玉:從川普被消音谈起
         2021-01-10               

華玉:從川普被消音谈起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21/01/trump-january-6-1200x800-600x400-1.jpg
推特宣布永久移除川普的個人账號,川普做出回應,表示考慮建立自己的平台。(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大紀元2021年01月09日讯】所谓的主流媒體連續三年炒作通俄門,不承認川普执政的正当性,最後不了了之。可是現在人們质疑選舉,就成了叛國?爲何不像通俄門那樣,成立一個委员會調查,給民衆一個交代?爲何一味打压封杀?
所谓的主流媒體竭力炒作警察對某位黑人的過度执法,導致大量商家被劫掠,很多商家被燒毀,某位電視主持人还说:誰说示威應該是和平的?這就不是煽動暴力?川普让大家到DC抗議選舉问題,有少數人沖擊國會,就是川普煽動暴力?就要把川普的嘴堵上?
我当然反對沖擊國會,谴責暴力。在台灣,在立法院上演全武行的事情时有發生,但是人家可没有燒抢商家,人家的選舉程序非常严密。難道國會不該討論如何把自己的選舉制度做得無懈可擊嗎?

目前的墨西哥總统在2006年敗選後,領導了大規模抗議。2012年敗選後又提出異議。這有什么大逆不道嗎?他是個左派人士,但他批评社交平台封鎖川普的言論。反觀美國的左派,情何以堪?

疫情期間,大批抗議者聚集呼喊就没有问題,可是川普支持者集會就是傳播病毒,難道病毒能分得清是抗議还是集會?抑或抗議者傳染就没關系?

说到疫情,加州目前非常严重,加州完全在民主党的控制下,這全都是川普的罪?那么欧洲呢?欧洲没有川普,爲何疫情也很严重?

一些媒體人把川普说成是希特勒,連以色列人都聽不下去了。川普操縱媒體了嗎?川普封杀账號了嗎?川普建了几個集中營?川普把几個人送進了毒氣室?

納粹的全名叫什么國家社會主義,盡管此社會主義非彼社會主義,但是两種社會主義都是控制媒體進行宣傳,封杀言論,以洗腦和恐吓推行集體主義。這也就是爲什么中共的社會主義如此輕易的轉型成爲如今的新納粹社會主義。那些把川普羅織爲納粹的人,真的應該看看镜子中的自己。

取消文化、身份政治、媒體宣傳、言論審查,精英階層以福利收買本國選票,在全球化中勾結納粹化的共産党压榨中國勞工,攫取利益,真是一個奇異的景觀。而一個政治素人,給勤勞的人、包括勤勞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創造就业機會,把工作移回美國,让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在世界上給中東帶来和平條约,消滅恐怖分子,圍堵中共納粹,可是却天天被宣傳媒體謾罵,真乃是非顛倒。

我不崇拜川普,我不同意川普的一些做法和说法,但是媒體和平台的做法違背了我心中起碼的對公平的感覺。即使我們不谈選舉舞弊,媒體和平台的做法已經是一種政治捐獻,已經是一種影響選舉,這樣的選舉已經是不公平了。

責任編輯:高義 大紀元     

hit tracker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三大东方古书泄天机 预言2021年恐更惨?/上山下鄉好?
  • 庚子年揭示的人类十大奇葩/疫情还没有結束,它們就開始篡改曆史了/美國保守主義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