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美國和世界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要么川普挫敗針對他的政變,要么
發佈時間: 1/19/2021 1:06:16 A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美國和世界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要么川普挫敗針對他的政變,要么
2021-01-17                

美國和世界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要么川普挫敗針對他的政變,要么新世界秩序肯定會出現
由義工
作者:Cesare Sacchetti / 2010.01.17
編譯:约瑟
http://nacr.info/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21/01/011721b.jpg
“我的枕头”的首席执行官邁克·林德爾(Mike Lindell)上周五出現在白宮。

林德爾隨身攜帶了一些文件和一些手写的筆記,表明川普是啓動《平叛法》和隨後的緊急權力處理的最佳途径。

《平叛法》將意味着啓動軍事法庭来審判那些策劃了可能危及共和國完整和稳定的暴亂或其他顛覆行爲的人。

顯然,這位企业家應該與川普進行了一次簡短的會面,他向總统提供了觸發這些緊急權力的最佳選擇,但不清楚川普是否考慮了“我的枕头”首席执行官的建議。

會面結束後,林德爾表示,他只是個信使,只是接到了一名律師的任務,要他給川普轉發一條信息,律師的名字没有透露。

在林德爾的筆記上,还写着西德尼·鮑威爾的名字,可能是因爲在這個計劃中,鮑威爾女士將接受一項特別任務,對選舉舞弊進行調查。
https://external-content.duckduckgo.com/iu/?u=https%3A%2F%2Fdata.ibtimes.sg%2Fen%2Ffull%2F45978%2Fmichael-lindell.png%3Fw%3D736&f=1&nofb=1
MyPillow CEO Michael Lindell's Notes Photographed Before ...
然而,對于美國和整個世界来说,這無疑是至關重要的时刻。

很多人问,爲什么川普没有迅速采取行動挫敗正在進行的政變,很多人仍在问,在這一點上,總统是否愿意做出關鍵決定,逮捕那些試图通過政變推翻他的人。

反對川普的政變的故事

在考慮川普可能考慮的可能情況之前,有必要回顧一下政變的主要階段。

一切都始于11月3日晚上。從那时起,系统意识到川普很容易贏得連任。

命令下達後,關鍵州的計票工作突然停止。

在那一刻,成千上萬张非法的遲寄選票被傾入,而每一张選票都奇怪地支持了喬·拜登。

共和党的計票觀察员無法進入計票站。

聯邦選舉委员會主席特雷·蓋納(Trey Gaynor)指出,只有這個事实才足以使選舉無效,因爲有人厚顔無恥地違反了選舉法。

欺詐行爲不僅限于使用非法選票和邮寄選票。

這次行動还有一個外部層面,是在美國境外進行的,一個黑客团隊接到了把選票從川普轉到拜登這邊的任務。

據前中央情報局特工布拉德利·约翰逊(Bradley Johnson)透露,黑客攻擊已經在法兰克福当地的中央情報局站發生,那裏是多米尼(Dominion)服務器的所在地,該公司與索羅斯和克林頓有關聯。

就在這时,另一個國家——意大利——出現了,這已經在前面的两篇文章中解釋過了。

法兰克福黑客組織意识到,盡管發生了電子詐騙,但川普还是贏了,該詐騙案的負責人隨即致電意大利政府寻求幫助。

據约翰逊和瑪麗亚·紮克(Maria Zack)稱,在美國駐羅馬大使館,意大利將軍克勞迪奧·格拉齊亚诺(Claudio Graziano)通過莱昂納多的軍事技術公司(Leonardo ‘s military technology)協調了這次黑客攻擊的重新校准。莱昂納多的軍事技術公司是意大利政府旗下一家專門從事國防和航天領域的公司。

在這方面,非常有趣的是注意到意大利主流媒體,如:La Stampa, La Repubblica Il Giornale,它們定義了一個“陰谋論” (見本博客的報道),但這些媒體未能觀察到任何人,但格拉齊亚诺和倫齊(Renzi)否認紮克和约翰逊的版本。

美國駐羅馬大使館没有對這些非常严重的指控發表评論,即將離任的孔戴(Conte)政府也没有否認任何事情。

莱昂納多也没有说一句话,在“意大利門”驚爆後,該公司的10名經理因腐敗和賄赂指控被捕。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巧合”。

因此,意大利及其在全球主義统治下的政府機構本可以在這起欺詐案中發揮根本作用,但這是在一個更廣泛的背景下進行的,涉及几個國際政府的行動,這些政府參與了對美國主權的前所未有的攻擊。

參與攻擊的國家当然包括瑞士,它拥有“塞特爾(Scytl)”—— 一款與多米尼相關的有缺陷的軟件;中國,它爲多米尼的母公司提供资金;加拿大,多米尼總部所在;德國,因爲它执行了部分黑客攻擊;最後是意大利,因爲它之前提到的角色。

換句话说,這是一場針對美國和唐納德·川普的國際政變,是由被國際全球主義势力牢牢控制的政府發動的。

在這一點上,问題是爲什么川普允許這一切,而没有采取適当的應對措施?

總统当然被告知深暗势力會試图推翻他,並在2018年9月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參見本刊11月5日文章《2020大選是在“國家緊急状態”下舉行的》),對外國幹預選舉進行制裁。

然而,到目前爲止,這一命令從未被觸發,很可能是因爲美國情報部門撰写了有關外國幹預的報告,並就此事向總统提交了一份相互矛盾、缺乏結論性的分析。

基本上,系统破坏了並阻止了總统對這件武器的使用。

唯一能激活這個行政命令的方法就是要有一些關于外國幹涉選舉的新證據,也許在接下来的几個小时裏會有一些事情從“意大利門”出現。

與此同时,几乎所有美國法院都没有審查川普律師提供的所有其他證據。

過去有,現在仍有證據,但不可能找到一個愿意查看它的法庭。

國會山的伪旗

政變一直持續到1月6日,那一天國會非法确認了這次選舉,並因此犯下了严重的叛國罪。

在這一顛覆性和違憲的行爲之前,國會山的騷亂已經發生,川普的假支持者沖擊了美國國會。

上周,無可辯駁的證據清晰地表明,那些暴徒並不屬于川普的支持者。

相反,因襲擊而被捕的人與索羅斯资助的恐怖組織“安提法(Anti-Fa)”和“黑人生命寶貴(Black Lives Matter)”有關。

基本上,國會山的襲擊只是總统的敵人爲了誣告他策劃了這次叛亂而策劃的伪旗行動。

的确發生了一場叛亂,但不是由川普策劃的,而是由“深暗势力”組織策劃的。

這一行動對推動南希·佩洛西策劃的第二次彈劾至關重要。

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次美國總统經曆两次彈劾嘗試。

在第一次嘗試中,虛假指控建立在“俄羅斯門”上,這是一場誣陷川普是俄羅斯特工的騙局。

此外,最近公布的FISA文件明确證明,針對川普的整個調查都有政治動機,而且是由授權對川普進行非法間諜活動的前總统奧巴馬協調進行的。

在這两起案件中,彈劾案的負責人都是南希·佩洛西,她在這一點上顯然違反了憲法,也可以被視爲一個顛覆分子。

在這一點上,川普將有所有必要的證據来指責國會非法認證選舉,也可以認爲佩洛西犯有叛國罪,因爲她一再試图利用彈劾作爲政治武器来推翻總统。

在這個故事中,另一個令人困惑的方面是體制中愚蠢的急于撤換一個表面上“即將離任”的總统。

認爲彈劾會阻止川普在2024年成爲總统候選人的说法是無稽之谈,因爲川普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任何真正的獲勝機會。

“深暗势力”永远不會允許他以任何方式合法贏得選舉,就像2020年發生的那樣。

原因似乎不同。體制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擔心,川普还能做些什么,否則,這種匆忙是毫無意義的。

就在南希·佩洛西開始對川普進行顛覆活動的同时,社交媒體也切斷了現任總统的沟通。

自這些平台創建以来,國家元首首次被每家公司所禁止。

“深暗势力”想要阻止川普以任何方式與他的人民沟通。

或許這一決定的原因可以從川普最近的一條推文中找到,總统用大写字母写道,美國人未来將拥有“巨大的聲音”。
https://external-content.duckduckgo.com/iu/?u=https%3A%2F%2Fyournewsnet.com%2Fwp-content%2Fuploads%2F2021%2F01%2Fpic-trumptw.jpg&f=1&nofb=1
President Trump Asserts The 75 Million People Who Voted ...
巨大的聲音是軍事術語中的一個術語,用来识別軍事緊急信號,以告知民衆即將到来的危機。

總统是否試图向他的人民發送一個關于可能啓動戒严令或叛亂法案的加密信息?

另一件顯然没有合理解釋的事情是華盛頓的軍事化,它現在是世界上戒備最森严的城市。

紐约市有2萬5千名國民警卫隊成员,在國會山周圍豎起了一個不可擴展的圍栏,這一次系统想要有效地保護國會山,不像1月6日那樣。

街道上还有几個軍事檢查站。這一切都是爲了一場虛擬的就职典禮。

今天本来是拜登的就职彩排,但由于“安全问題”而被神秘推遲。

聲明並没有说,在這個世界上戒備最森严的城市,這些“安全问題”可能是什么。

與此同时,卡瑪拉·哈裏斯(Kamala Harris)还没有離開她在參議院的席位,她的就职典禮只剩下三天了。

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位等到最後一刻才辭职的參議员,這表明她想在離開目前的任務之前把這件事留到最後一刻,也許是因爲她擔心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然而,現在是时候回到這個分析的第一個问題了,這就是爲什么川普没有試图在這個機制之前阻止它。

最可能的假設是,川普直到最後一刻都在努力寻找和平解決這場危機的方法,但他意识到這根本不可能。

川普看到這個系统的每個部分都被感染了。

法院受到感染,部長們受到感染,政党受到感染,甚至副總统也受到感染,因爲他未能保護憲法和1月6日選舉的公正性。

每一種和平的方式似乎都失敗了,在這几個小时裏,川普是否愿意堅持到底將面臨最後的考驗。

有人認爲這種情況是已經預見到了的,川普知道這種情況無論如何都會發生。從一開始,川普就會考慮使用武装部隊来抽幹一個严重受感染和腐敗的系统。

去年11月,川普決定對五角大樓高層進行重組,並將基辛格和奧爾布赖特這两個全球主義鷹派人物從國防政策委员會(defense policy board)除名,這與這種情況是一致的。

這些舉動看起来不像是一位“即將離任”的總统的舉動。五角大樓的改組似乎是爲了完全控制軍事機器,没有這一點,就不可能执行任何計劃,以武力消除正在進行的政變。

但是,這次選舉已經證明了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实。通過民主手段改變現状是不可能的,因爲民主的初衷並不是將權力交給人民,而是确保全球主義金融精英的絕對统治。

在一個民主國家,那些有財力控制媒體和政党的人才是真正的统治者。

川普打破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虛假雙头壟斷,因爲他有辦法爲自己的竞選提供资金,這個深暗势力已經控制了美國几十年。

這是一個系统漏洞,自他竞選開始以来,系统本身就拼命地試图消除這個漏洞。

“让美國再次伟大”與全球主義議程格格不入,後者的目標是在很長一段时間內实行世界獨裁。

不可能通過官僚主義和平的方式獲勝,銀行總是贏家。

如果有人想打敗銀行,它就必須把游戏轉移到另一個計劃上,逮捕那些違反規則和犯下严重罪行的人。

在由全球主義構想的自由派的民主中,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

如果川普投降,新的世界秩序肯定會出現

川普現在有一個曆史性的機會這樣做,如果他失敗了,美國將會被交到共産主義中國的手中,爲新的世界秩序鋪平道路。

正如“骷髅會(Skulls and Bones)” 的成员约翰·克裏(John Kerry)所言:“大重置將势不可挡”。

时間緊迫。川普肩上肩負着巨大的責任。川普的選擇不僅會影響美國的命运,也會影響整個世界的命运。

如果美國再次被全球主義统治,新的世界秩序將不會有任何障礙。

到那时,將只有俄羅斯被共産主義中國和新組成的欧洲-大西洋集团所包圍。

川普最终的不作爲不僅有利于全球獨裁,也會毀掉他和他的家庭。

作爲商人,川普没有未来。全球主義黑手党將會燒焦他周圍的土地,特區檢察長正在寻找逮捕他和他兒子的方法。

如果機制現在不停止,“大重置”將被激活,它將压倒所有人和一切。

這是至關重要的时刻。也許川普可以從大主教維岡诺写給他的信(參阅本刊《維岡诺主教致川普總统的公開信》)中找到答案。

在這些信件中,總统可以完全理解什么是利害攸關的。

在這些信件中,總统可以找到徹底踏碎蛇头的靈感。

原文链接:https://lacrunadellago.net/2021/01/17/america-and-the-world-at-a-crossroad-either-trump-foils-the-coup-against-him-or-the-nwo-will-definitely-arise/?lang=en&from=timeline

本刊评論:去年大選之初,我們就一再指出:這次大選是正義與邪惡的爭战,是神的百姓于撒但的差役之間的爭战。【神對蛇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爲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爲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头;你要傷他的腳跟。 ”】(創三15)所以川普與拜登的較量,其实代表的是屬神的百姓與屬撒但的進步主義全球主義者的較量。我們已經看見,蛇傷了川普總统的腳跟,我們愿意看見川普總统代表屬神的力量踏碎蛇的头!
北美保守评論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会被遣返吗?郭文贵首度回应/你愿意要一台特斯拉,还是奔驰宝马?
  • 美籍华裔医生:全世界还没意识到疫情带来的危害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