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习近平国师郑永年:拜登可能更强硬/北明: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國至暗时代降臨
發佈時間: 1/22/2021 3:58:26 PM 被閲覽數: 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习近平国师郑永年:拜登可能更强硬
 | 2021-01-22 13:30:31  中央社 |

被视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智囊的学者郑永年日前表示,美国前总统川普走了,但"川普主义"不会走。至于拜登,对待中国只是手段不同,但目标和川普相同,某些问题上可能更强硬。

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人文社科学院代院长的郑永年还对美中关係说,他对美国新总统拜登(Joe Biden)"不抱任何幻想"。而美国现在已经没有像前国务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那样的"战略家"了。

澎湃新闻报导,郑永年日前接受专访时表示,从前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的"重返亚洲",到川普(Donald Trump)的"印太战略",美国都把重点放在亚洲。至于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变化,虽未正式推出亚洲政策,但拜登的亚洲政策其实就会是"修订改良版的印太战略"。

郑永年指出,拜登代表的是美国内部的菁英主义。他提名的中国和亚洲政策团队人选,更多体现出"技术官僚"的特徵,会更多地从意识形态层面看待中国。

image.png

他认为,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拜登和川普的手段、方法会不一样,但目标却和川普一样。两人的区别在于,拜登是个"理性的美国优先论者",或许和川普有些差异,但拜登在某些问题上可能会更强硬。因此他对拜登"不抱任何幻想"。

郑永年提到,外交不是拜登目前的施政重点,他不会马上把精力放到中美关係,而是会优先处理和盟国的关系。但他担心,拜登若在内政上无法施展,就可能将国内压力转移到外交上,尤其是针对中国。

他指出,川普的遗产"川普主义",对美国国内、中美关係,对国际秩序来,都是很"厚重"的。既改变了美国,改变了中美关係,也改变了整个世界格局。但这是美国的社会与经济结构变化造成的。所以,这不是任何人能解决的,也不是拜登能解决的,要花好几代美国人的时间才能解决。

至于中国未来5到10年要如何面对美国遏制,郑永年认为,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是分化美国与其盟友间试图围堵中国的最有效武器。但中国也要看到自己的不足,"不要骄傲也不要自卑",毕竟中国已成为世界第2大经济体,有能力因应美国打压,不要陷入美国设定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修昔底德陷阱"是由美国政治学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提出的理论,主要是说当一个兴起的强权挑战既存强国的国际霸权地位时,往往会导致战争的发生。




明: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國至暗时代降臨
2021-01-18 22:44:57               

北明: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國至暗时代降臨 ——习近平欺淩中國黑皮書
原作者:北明編輯: David -2020年11月19日0
老大哥在看着你——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提要:中國抵抗陣營全線塌陷,旌旗搖落!各路精英連遭斩杀,徹底噤聲!受難者牽馬女子耿潇男被逮捕,全面打開中國無底深淵!

中共建政七十多年来,中國人權被剝奪殆盡:没有言論自由權,没有集會結社權,没有對人身安全與財産的絕對法律保護權,没有國事知情權,没有问責政府權,没有參政議政權,没有改選政府權,没有平等法治權,没有拒絕洗腦教育權。此外,中國当局还直接霸占人們的基本生存物资,侵犯人們基本生存權利,導致中國群體性的抗議事件連年翻番。

盛世危象

他們不到覺悟的时候,就不會造反;他們不造反,就不會覺悟。——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十數年前群體性抗議事件爆炸增長,官方已不再公布數據。“據统計,中國大陆群體性事件1993年是8,700起、1999年超過3.2萬起、2003年6萬起、2004年7.4萬起,到2005年8.7萬起(包括妨礙公務、聚衆扰亂社會秩序、聚衆鬥殴、滋事等),13年增加10倍(注:引自于建嵘「中國騷亂事件和管治危機,2007.10;中共公安部網站,2006.5;2005年中國社會蓝皮書),平均每6分钟就發生1起。而據中共國家统計局2007年12月公布的“2006年社會统計年度數據”顯示,2006年公安機關受理“扰亂單位秩序”、“扰亂公共場所秩序”、“滋事”、“阻礙执行职務”等4類案件有59萬9,392起,查處的亦達58萬3,180起,群體性事件發生的频率呈現爆炸性的成長。“(注:引自中國大陆群性事件频繁,步入“風險社會”參考资料/中華民國大陆委员會)

2007年,中國官方的统計數字表明,群體性事件增長到10萬余起。(注:何清涟:2015年中國群體性事件的新特點/VOA:)高得驚人。故自2008年始,中國官方不再公布相關數據。不過據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推算,2010年的群體性事件至少有18萬起。(《洛杉矶时報》:中國的群體性事件增多,政府不得不傾聽民衆的呼聲/RFA )三年之內,從10萬增長到18萬,平均每年增長超過2.6萬。這只是十年前的數據。

鑒于此後十年,尤其是习近平当政七年期間中國人權状況持續下降有目共睹,僅以群體性事件每年2.6萬的增長速度爲計,今年(2020年)群體性事件至少超過26萬起。平均每天發生730起。亦有報道说,僅與环境汙染有關的群體抗議事件每天大约500起。(注:中國日均群體抗議500起/VOA)

萬千億維稳經費連年超過軍費,已成常規。中國的對內維稳經費額度,是另一個衡量中國社會風險的尺度。曾經有海外媒體分析報道認爲:自2011年起,中國已經連續三年“維稳費用”超過軍費。中國当局使用“公共安全支出”描述“維稳經費”。以2013年爲例,“2103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報告顯示,中國國防預算支出爲7201.68億元,比去年 (即2012年)增長10.7%。”而在中國財政部提交的名爲《關于2012年中央和地方預算执行情況與2013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的“公共安全”也就是“維稳”一栏顯示,“2013年預算數爲7690.80億元”,增長 10.8%。(注:解讀中國預算的“維稳費用”/BBC )
2019年的報道顯示,中國維稳經費增長幅度,五年翻一倍,到2019年已接近14000億元人民幣(13879億元)這個數字依然超過了2019年連續增長到11900億元的軍費開支。(注:官媒:維稳經費五年翻番 將近一萬四千億元/RFA )維稳費用持續增加並常規性地超過軍費,從側面说明中國大陆人權被侵犯導致的社會矛盾沖突劇烈,强力压制之下,反抗行動雖然無組織,依然势不可挡。

行业受害人群體和各類侵權事件受害群體綿延不絕。三十年来,当局專權造成的严重社會不公、不義、不仁、不谐和,産生並凝聚了大量各行各业受害人構成的利益群體,如法輪功修炼群體、复员軍人群體、下崗工人群體、農民工群體、鄉村教師群體、城管群體等。

另一些有侵權事件導致的群體,如强行拆遷受害群體、土地被侵占群體、环境汙染受害群體、投资受騙群體、有毒食品受害群體、疫苗受害家長群體、假藥受害群體、豆腐渣校舍工程受害群體、官员私賣土地受害群體、强制計劃生育受害群體、冤假錯案群體、良心犯家屬群體等等不一而足。

自九十年代末起至今,一些地方性、區域性、具體化的各類侵人事件,産生了並不斷産生着規模從數百人、數千人到數萬人的各類大型抗議群體。(注:冰山一角:1976-2019年重要群體性事件统計/品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835)


图1:“刺刀下的維稳”是当局稳定中國社會的一個象征性的说法:中國對內鎮压民間各類反抗活動的經費連年超過軍費,乃是中國的治國特色。

中國官方媒體廣播、電視、報纸、雜誌絕口不提上述受害群體及其抗議事件,它們卻是中國“盛世”背後的真實景觀。盛世,是“維穩”下的盛世;維穩,其開支連年超過軍費。在這奴役遍布、強力壓制反抗的社會裡,中國各界精英推動中國向文明、正常化社會轉型的努力,從未中斷過。這一努力,發軔於1976年四五民主墙运動,積累到1989年天安門民主运動爆發高潮,沈澱為2008年知识界聯署“零八憲章”的理性思考,轉化為2015年人權律師護法运動,壓抑到零星的抗議,持續到习近平统治八年之後的今天。

這些訴求,在思想層面,與人民被長期奴役的憤怒與痛苦同聲呼應,在政治層面,是扭轉中國高危社會爲和平和谐社會的必由之路。作爲訴求主體的中國各界精英,他們依其特徵和魄力,依次排列在中國億萬生民前列,構成中國抵抗奴役的先鋒陣營。

下文將粗略统計並簡要描述中國各界精英群體依次排排跟進、輪番抵抗的陣列及其被鎮压的情況。

需要说明的是两點。第一,本文將要簡論的抵抗與鎮压情況,不能全然以確切的时間來切割,事實上中國當代追求民主自由的活動是持續不斷的,各群體之間也有相當的交叉,打壓情況亦然。本文之所以根據大致的時間段和各抵抗陣列的基本屬性特徵,做了大致的區分,以為論述和行文之便。第二,本文省略北京發生、席卷全國、几十個城市跟進、數百萬人參加、與東欧社會主義陣營抗議浪潮同氣相求、震撼世界的1989年天安門民主运動。理由之一是,本文以习近平当局對中國的欺淩爲主題,八九民运在时間段上不在此列。其次,八九民運無法列入本文的論述框架。本文要描述的,是站在民眾與權貴之間的各界精英,面向權貴的對奴役的抗爭。而這場運動首起學生並以學生爲主體,深入知识界、新闻界、文化界甚至中共各組織機構和軍方,擴展到北京全城民衆乃至全國几十個城市,這是一場覆蓋皇城、朝野共震並輻射全國的全民民主运動。運動本身及其遭遇的鎮压和相繼的全地追捕與大規模流亡潮,無法列入本文的有限格局(而應另文單獨陳述)。

持續關押刑罰第一排:江浙人爲首的中國民主党民主運動运動(1979——今)

我們將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見——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官方在對上述群體的抗議事件進行常規性打压的前提下,連續不斷地鎮压站在中國抵抗專制第一線的中國民主党人。這是中國唯一一個曾經公開注冊的政治团體,不少成员是中國七九年民主墙运動的參與者,繼之力挺八九北京學运,最终于九八年公開組党。

中國民主党1998年6月于浙江首次公開注冊未獲准,後在北京、上海、山東、湖北、遼甯、四川等地等地先後成立籌委會。11月在北京宣布成立京津地區党部,進入实质發展階段。

中國民主党是憲政民主性质的政党,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推動中國的政治制度變革”,現階段的主要目標是“使中國大陆成爲進步的憲政民主國家。”

中國民主党拥有自己宗旨和十二條綱領,宗旨是“终結一党專制,建立民主政體”,十二條綱領是,1,還政於憲,結束中共一黨政治;2,開放黨禁,歸還人民結社自由;3,解除報禁,保障人民言論開放;4,還產於民,私有財產不得侵犯;5,民選政府,各級官員公民直選;6,司法獨立,權勢金錢杜絕幹預;7,軍隊國有,軍人不得介入政治;8,土地改革,歸還農民私有耕田;9,取消戶籍,公民身份一律平等;10,義務教育,中小學生完全免費;11,社會福利,男女老少一視同仁;12,民族自治,尊重宗教信仰自由。

中國民主党注冊未獲准,後不久,在最高当局要把中國組党行動“必須堅決徹底粉碎”,把他們“制止在萌芽状態”(江澤民語,見《江澤民文選》,人民出版社2006,第二卷,572頁)的指示下,數以百計的中國民主党成员先後被拘留、逮捕和判刑。(注:中國民主黨/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6%B0%91%E4%B8%BB%E5%85%9A )

自1998年開始的严厲打压持續至今,其中包括2002年2月遭中共綁架回國、判處無期徒刑的知名民主人士王炳章。2013年《中國民主党人人權報告》指出,依然有30余人仍系獄中,他們無一例外都遭到酷刑虐待,有些被迫害致死,著名的致死案例,就是在医院被上吊自杀的湖南邵陽民主党人李旺陽。
图2:中國浙江民主党創始人之一王榮清(已故)69生日时,這個党的成员也是他的好友蕭利彬、王東海(已故)、吕耿松、初亮、莊道鶴、祝正明、陳樹慶、樓裕根、吳義龍、谭凱、昝愛宗、鄒巍、张立恒、胡臣到杭州東星大酒店爲其祝賀。图片攝于2011年12月10日,知情人提供,轉自大紀元。

江浙地區民主党人几十年如一日,激昂大義,而江澤民到习近平對中國民主党人從不手軟,不間斷地迫害他們几十年。他們依然蹈死不顧,致使“坐牢是我的工作”,僅第一批被關入獄的民主党人的刑期累計,就超過一千年。而贫病是他們的生活:其中一些人刑滿出獄後,剝奪工作權利、長期監視居住、監控外界聯系、禁止接收捐助,失去起碼的生存空間,贫病交加。死亡與他們如影隨形,不少人壮年離世。

江浙民主党人出自水秀山青之地,上自明末崇祯元年,下迄民國时代直至今日,他們生爲萬夫雄,死演革命史,其英雄氣概和民主風潮是有傳承的。但如今大陆內地的民主党成员几乎被絞杀殆盡。(注:參見華盛頓手記 / 錢塘義士民运悲歌:「坐牢是我的工作」/RFA,另見“陳立群、王康、北明:“生爲萬夫雄,死演革命史”——記浙江杭州八九民运/獨立中文筆會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05885)

大規模整肅第二排:劉曉波爲首的中國異見精英“零八憲章”運動(2008——2009)

思想罪是其他一切罪行的根源。——喬治·奧威爾 《1984》

自1989年天安門聲势浩博、影響深远的民主运動被鎮压後,中國以二十年时間的沈默,重新凝聚起了憲政改革的力量。這是第一排的江浙民主运動持續遭到鎮压中,站在第二排的政治反對力量。他們大都參與了2008年著名的中國“零八憲章”最初的聯署活動。但是自2009年,這一力量開始遭到大規模整肅。
知名的被整肅者是劉曉波,他在零八憲章網上公布數小时後/就被拘留。劉曉波,是零八憲章的發起人和共同起草人,簽署活動主持人、中國温和反對派代表人物。他不久釋放後,于2009年6月被正式逮捕、判處十一年有期徒刑, 2017年肝癌晚期,消息傳來,國際社會全力營救,希望他能西方治療,捕獲批准,不久病故。


圖3,劉曉波肖像。網絡圖片

曉波在服刑期間獲得了两項國際奖,一是聲譽巨大的诺貝爾和平奖,使他成爲達赖喇嘛之外,中國第一位也是迄今爲止唯一一位這個奖項的獲得者。此外,他和零八憲章的簽署者們,还獲得了東欧抵抗專制同仁頒發的具有特別意義的奖:捷克總统哈維爾親自頒的人與人(Homo Homini)人權奖。這使中國温和的反對聲音一度受到極大鼓舞。

但是這一輪整肅除了劉曉波被重判,在303名 “零八憲章”各界發起人和最早簽署人中,可以确認遭到傳喚、審问,反复並被要求退出,並被删除博客等整治的人,至少有70名。這導致中國這個極權帝國的版图上,第二排公開表達不同意見的知识精英,開始逐漸噤聲。

騷扰刑拘傳喚恐嚇第三排:緘默耕耘的異議知识人(2013——今)

除了头顱之內的几立方厘米,什么都不是你自己的——喬治·奧威爾 《1984》

习近平2013年底登基後,對此成果並不滿意,逮捕范圍開始擴展,囊括到第三排更加温和的異議知识精英。他們中間有很多来自第二排,退居其次,而改變了自己表達方式。他們並無直接抵抗行爲,不公開出聲,但是他們尚未沈默,審时度势地打擦邊球,並在不直接觸及敏感現实的思想、文化領域,耕耘深冬的土地,埋下春天的種子。

這一时期,表達對奴役之不滿的方式严重縮小以至于無,只剩各類被鎮压的政治事件紀念日,如八九民運六四祭日、趙紫陽祭日、胡耀邦先生祭日等這一極為有限的空間。但是在這一空間極爲謹慎地表達哀思或反思,也不被容忍。2014年5月,当局相繼刑事拘留了北京郊區私宅中,於八九六四紀念日提前一個月聚會,閉門討論這一运動的几位知识人:胡石根、徐友漁、郝建、浦志强、劉荻,罪名是“尋釁滋事”。另有崔卫平、郭于華、秦晖、周楓、王東成、吳伟等人遭到傳喚。(注:特別關注:參加六四研討會,徐友漁、胡石根、浦志强、郝建、劉荻被刑拘(图)/維權網)


圖4:知識精英前一個月,在郊區私宅召開的小型六四研討會,與會者五人被刑拘,六人遭傳喚。網絡圖片

被拘者雖然不久釋放,這是一次成功的震懾。導致在中國每一個政治事件紀念日,想表達追思的人們必須極爲小心謹慎,自我按奈,內心的憤懑和自發的紀念活動,挤压爲餐桌上的牢騷和平民化的宣泄。

到2014年初冬,已經有數百人權活動人士包括律師、作家、學者、記者被抓捕,人數之衆,超過以往數年。甚至北京的文化編輯徐曉女士也被帶走,中國大陆已經雷區遍布,良知世界已經没有人身安全,中國批评界至此基本鸦雀無聲。

取締、整肅第四排:獨立公民团體(2014——今)

到我們這裏来的許多人是那種到任何地方去都討人嫌的人,但是他們在書店裏特別有這樣的表現機會。——喬治·奧威爾 《獅子與獨角獸》

直接或間接的文明政治訴求已压制,习近平当局没有罷手。2014年,打擊目標同时對准的是中國獨立的公民团體。這是一支在界定模糊中摸索,在不斷變化的容忍范圍內,艱難生存的文明力量。
习近平上台不久就發布所谓“七不讲”的意识形態領域通報,其中“公民社會不要讲”列爲第三。並將“小政府”、“大社會”和“公民社會”作爲西方世界給中國設置的陷阱,必欲除之後快。当局對這支力量下手之際,這些獨立团體,如傳之行、有22個各分支的立人鄉村图書館等諸多並不涉獵政治敏感问題的機構,被强行關閉,很多負責人被捕、被判刑。據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披露,至少1500名持不同政見者、非政府組織成员、訪民、家庭教會成员、互聯網、大學和新闻機構人士被捕入獄。僅憲政學者、温和的公民运動倡導者許志永的团隊,就有一百多人被抓,他本人則被判刑四年。


圖5:上,以推動公民社會為己任的非政府組織“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辦人郭玉閃,2015年1月以“非法經營”罪被逮捕,9月取保候審。網絡圖片

下:非政府機構“立人鄉村圖書館”在中國20各縣及其下轄鄉鎮和附屬鄉村建立公益圖書網絡,展開鄉村青少年公民教育。2014年9月23日,這家機構官方微博、負責人、管理層和各分館微博悉數被封號。網絡圖片

與之同时,当局出台政策加緊對未判死刑的獨立機構的资金控制,海外资助則以陰谋論爲由被切斷;境外非政府組織必須注冊並取得官方批准。(注:獨立NGO在中國遭遇寒冬/VOA: )據信,甚至一些台灣赴大陆支援病區,災區的慈善团體和個體也遭到監控,抓捕或驅逐。
至此,中國羸弱的獨立的民間組織,作爲站在中國政治異議群體之後的、第四排文明力量公民社會,遭遇严冬,重傷權力摧殘之中。

至此,中國抵抗陣營全線坍塌,旌旗飄落!各路精英連遭斩杀,徹底噤聲!

關押、整肅、限制第五排:中國人權律師(2015——今)

所有動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喬治·奧威爾 《動物莊园》

在依次整肅了中國抵抗專制奴役的第一排:江浙人爲主體的中國民主党民主运動、第二排:诺貝爾和平奖得主劉曉波爲代表的中國異見精英憲章运動、第三排:緘默耕耘的異議知识人小型聚會活動,第四排:獨立公民团體的文化與慈善活動之後,中國苦寒不退、严冬持續。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從本世紀初的2003年前後開始,中國出現一個全然新型的群體——人權律師群體,從數十,到數百,至成千上萬。在抗衡奴役的前四排陣列排排推進却漸次消聲的战場的後方,他們從人民權利徒有其名的無數鄉村城鎮,悄然應运而生,其主體由行业專职人士構成。

中國近年上街抗議的利益群體日益增多,几乎無一例外地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在這一盤散沙之上,人權律師是唯一專爲他人利益出手的群體。

他們成就斐然:运用現有法律體系,代表權利受侵犯的勞苦大衆甚至商賈文人,與權力階層在法庭上辯論、維權,成功率足以鼓舞民心。

他們的意義深远:依靠現有法律手段、踐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建立法律秩序,执意要把憲法精神和法律條文,通過每一個具體案例,写上中國天空、植入人民心中、建構公權力的鐵籠!

他們理性沈着,堅韌不拔:在權力霸占、踐踏的司法領域,扛住一丝空間,拼盡十分努力,堅持百折不回。

應該特別指出的是,縱觀全球冷战时期社會主義陣營各國的抵抗运動,中國人權律師現象,在與时俱進的最後一個極權大國中,作爲中國最活跃積極的民間力量,堪比直接推動和平民主進程的波兰团結工會及其运動、東德莱比錫教堂信衆及其“每周一和平祈禱游行”活動、捷克瓦茨拉夫·哈維爾爲代表的知识界及其有計劃的接力入獄抵抗行動。在全球共産主義运動史上,是唯有中國环境下才能生發,才可形成,而獨具中國特色的抗議現象。

經由人權律師的護法保駕,權貴濫權和司法不公現象被披露,民衆的人權和法制意识蘇醒,七十多年中國被奴役的苦海上,升起了無數人民權利的風帆,啓動了大量受害群體之舟,搏擊侵權惡浪,風生水起,局面日益浩茫,蔚爲壮觀。這是一場聲援弱势、服務百姓的民生运動;一個踐行法治、确保權益平等的人權运動;更是中國社會还法律以尊严的護法运動。是中共建政七十多年来第一次、蕴含無限生機和可能性的前憲政文明运動。

惜乎天地失察,國运乖舛,竟使道高一丈,魔高一引。2015年7月9日,中國当局在全國23個省份同时行動,大規模逮捕、傳喚、刑拘、帶走、失聯、約談职业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近280人,後持續增加到300多人,史稱“709律師大抓捕事件”。這是自八九天安門民主运動之後,改革開放以來,最大規模的逮捕行動。

当局没有就此罷手,2019年末,中國警方重演709大抓捕一幕,在中國數省陆續拘留並傳讯20余名人權律師和相關公民,此後大量法律學者,职业律師遭到逮捕。

不唯逮捕判刑,相關部門近年多次以注銷律師执照等手段迫使人權律師邊缘化。中國在职律師行业因此遭到致命削弱。湖南司法当局僅在今年(2020)內,就注銷1200余名律師的營业执照。尚可營业的律師即便出庭,辯護詞需先交司法部門審查,獨立话語權基本被剝奪。(注:中國律師執業證需年檢 當局趁機管控律師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chrlcg :https:twitter.comchrlcgstatus1302193120591917057 )

中國人權律師曆經四年打压,法器削落,花果飄零。


圖6,除了大批被關押判刑、取締資格、限制辯護權的律師,中國還有律師被禁止出境。網絡圖片

刑囚、失蹤、監控、迫害第六排:孤勇義士,散兵游勇(2019——今)

在謊言遍地的时代,讲真话就是革命的行動!——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此後,習近平時代真正到來,没有憲政、民主、法治的呼聲,没有知识精英的任何公開的異見。20人以上自由聚會被定爲非法,不是因爲武漢病毒,而是因爲中共病毒。這個紅色病毒導致這個版图全球第三,人口世界第一的泱泱大國,哪怕瘟疫橫行、洪水滔天、異像四起、死人無數,其抗議者、不服從者也只是單枪匹馬,行如空谷足音。而且只要連續出聲,稍有影響,如伊力哈木·土赫提,吳淦,王藏,董瑤瓊,劉豔麗等就關入囚牢甚至伴以酷刑。

其中值得特別一提的是原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維吾爾族經濟學者伊利哈木·土赫提。 他主要研究新疆地區收入差距和失业问題,因創辦“維吾爾在線”網站,主张新疆真正自治,以“分裂國家”罪,于2014年9月被重判無期徒刑。國際社會對中共這一暴行的抗議體現在對伊利哈木的表彰和奖勵上:2014年他獲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2016年獲薩哈羅夫思想自由奖提名。同年10月獲馬丁·恩納爾斯人權捍卫者奖。2019年獲得哈維爾人權奖。2019年10月獲欧洲議會的薩哈羅夫奖。


圖7-1,左起順時針:吳淦,王藏,劉豔麗董瑤瓊,如伊力哈木·土赫提。網絡圖片

在近年來的来的各類人權事件中,尤其是在香港抗議活動和中國新冠疫情中,公民記者陳秋实、方斌、李澤華、张展等,还有深受愛戴的病毒報警人李文亮医生、艾芬医生等,均是孤勇義士。他們只身深入現場,記录实況,披露真相,或履行医責,言说实情,報告真相,繼後分別被跟蹤、失蹤、训誡、關押。公民記者張展5月被傳喚,六月被逮捕,絕食抗議至今。


圖7-2,左起順時針:方斌、李澤華、艾芬、李文亮、张展、陳秋实。網絡圖片

而在溫良順從,甚至討好賣乖的中國體制內學界,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震怒于中共近年背逆天理、倒行逆施,于千萬人中獨自撐台站場,不屑擦邊求巧,棄絕自我審查,椽筆“原始察终,見盛觀衰“,連續數年、年年透析紅朝惡政,言人不敢之言,發爲天道之聲。他因此先遭查處、停課,再遭拘留、誣陷,終被解職、除名、封門、斷粮。

曆代统治集团都有其孤臣孽子遭奸佞陷害而卸下烏纱,革出宦海。但是公然幹犯紅朝聖上的紅二代企业家任志强,和直接沖出中共權力集团意识形態的紅二代官方學者蔡霞,不是党國忠臣,乃是名副其实反叛者。惜乎当今聖上的心胸日益縮小爲梁家河的面積,容不下公開的反對聲音,于是任志强和蔡霞,紅色陣營的良心人士,一個被判刑十八年,牢獄深深,一個越洋远走避秦,歸期遙遙。

在打压了第一排直接抵抗运動之後,爲一己權力裹挾而泯滅基本人性的习近平政權,打压了第二排温和的異議活動,打压了第三排獨立的小型的松散聯盟的議論之聲,打压了第四排民間機構和個人慈善活動,打压了第五排依法護民律師維權运動,然後,消滅了最後一片孤勇奇英的生存空間。


圖7-3,左起順時針:許章潤、任志強、蔡霞

三十年芟夷斩伐,八年暴戾凭陵,中國人已經没有了人稱之爲人的尊严和生活。

需要指出,以上所陳,不是习近平政權與人民爲敵,持續打压中國的全面陳述。在新疆以龐大的所谓“教育營”關押百萬新疆民衆,在蒙古强行取消蒙古族母語教學、對香港强行輸出中共模式的“國安法”,這個法,羅織四項政治罪名、爲鎮压異見人士打開黑色閘門 ,導致香港人逃亡在即。這個政權背離多族和睦共處的中華民族傳统和撕毀香港“一國两制”承诺的行径,並未在本文粗略的論述中。

逮捕六排之後的牽馬送飯人、收屍埋土人——耿潇男(2020年10月——)

如果你感到保持人性是值得的,即使這不能有任何結果,你也已經打敗了他們。

——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終於可以談谈中國女子耿潇男了。潇男在行爲層面上不屬于上述任何一排,她甚至不屬于散兵游勇而不成陣列的第六排。在殘酷的习近平时代,她只是站在這六排人的身後,爲他們獻花、牽馬、送牢飯、吆喝監獄開門放人。

如果非要歸類,她屬于另一個群體。

大约自本世紀第二個十年,2010年開始,中國屢起屢敗的前線精英空間之外,出現了一個群體,他們不直接對峙專制集權,而是背轉身去查看受難者的腳印,經常心痛難当爲之落淚;他們不排列成陣势,而是一如既往隱于市區或散于鄉野;他們不宣揚思想也不批评当朝,而是自我踐行公義鋪展慈悲,爲受難者籌措生活资金、保證囚中花銷、捐獻律師費用, 爲受難者家屬和受株連者提供各項人道援助包括購買生活用品、照顧老弱病殘……。

他們自發自愿,並自我戏稱爲“送飯党”。其实他們非党非派,他們只是、就是“我們人民”。他們承載天地之道,博厚高明悠久生成;他們聚首于事,野火燒不盡;他們相忘于江湖,春風吹又生;他們好義、悲憫,互不相识,但心心相映。

“禮失而求諸野”,失意而望柴門。民衆自發爲“送飯党”,是本世紀中國出現大批良心犯的結果,也是中國民間公義尚存、良知不泯、慈悲爲怀的見證。

耿潇男屬于這個不入陣列、不發宣言、不提訴求、没有抵抗行動的最廣大群體。作爲中國文化界主持人、各界中國異議人士尤其是知识人的朋友,她所作做的就是爲他們当中被整肅、被監控,或被剝奪几乎所有權利甚至被禁止接受捐款而斷絕活路的受難者,提供人道援助,送去温暖。

耿潇男不是這個群體中唯一的一個,但她是其中獨特的一個。除了提供人道援助,她还爲他們組織文化沙龍,開拓言論空間,主持演讲活動;在他們遭受整肅後,她爲他們打抱不平,接受媒體採訪,介紹他們的事迹,傳遞他們失蹤或判刑的消息,不斷呼籲社會關注。

耿潇男因此成爲“我們人民”中天使般的存在,獨具凝聚力,深受愛戴 。

只因如此,中國当局在把前排精英统统彌平之後,竟然從没有任何遮挡的人民中逮捕了她。爲了整肅這個良家女子,這個没有任何犯罪企图,甚至按照中國那些非法之法也找不出犯法之處的女子,他們遍查她的行迹,偷偷摸摸地調查她的小出版公司,費勁心機地給她按上罪名,叫做“非法經營罪”。他們處心積慮,先把所谓非法出版的图書定位8000冊,後又成倍地增加到20余萬冊。

爲了方便維稳,任意打压,隨时抓人,這個政權給自己准備的諸多杀手锏之一就是“非法經營罪”。這是一個被中國法律專家們稱爲“口袋罪”的罪,所指界定不清,外延模糊,以至于難以界定罪否,使得司法機關使用的时候,可以隨心所欲地貼合实際情況。确切说,這是一個可以把任何東西都装進去成爲罪状的口袋。地方警痞用此口袋,可以任意抓捕大小企业家,以便收繳罰款,增加收入;另一些警察則代表政府,用這個口袋整肅他們不喜欢的任何人。耿潇男被刻意装進這個大口袋,這是中國当局的陰谋,應了那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圖8:耿瀟男肖像。網絡圖片

逮捕耿潇男,是习近平政權欺淩人民的標志性事件:意味着中國不僅不能有組党結社分庭抗禮的抵抗运動、不能有温和的異議聲音、不能以任何形式谈論任何敏感话題、不能有獨立于官方的非政府機構、不能有依法維權的辯護律師、甚至不能有零星的批评聲音,而且,在所有這些群體和個人遭到整肅之後,也不能有爲他們呐喊和送飯的人。

中國疆域遼闊,但自由已經没有战場。当局暴虐驕狂,但抵抗已經没有战士。昊天傾斜,舉头不見星月。華衮如血,門前盡多鄉愿。

耿潇男是誰?耿潇男是被鎮压的第一、二、三、四、五、六排抵抗奴役者們身後的“我們人民”。如她自況,她是鐵窗囚禁的中國仁人志士的送花人,牽馬人,挡枪人,收屍埋土立碑人。

职是之故,耿潇男是人間常识的最後防線,突破之後就是深淵。耿潇男是爲衆人抱薪者的救護人,她若冻斃于野,中國寒徹天地。潇男是盜賊國中,門內的插銷,砸碎之後,家园一無遮拦。耿潇男是封閉社會最後的氧氣,抽掉之後,中國的歲月甚至高攀不上“動物莊园”。耿潇男是诺曼底和仁川,炸毀之後,拯救無處登陆。耿潇男是水泥叢林中铮铮不絕的鳥聲,獵杀之後,生機將忘却綠色,生命在異化中苟延殘喘。

耿潇男,还有那些不知名的送飯党人在押,中國良心何以善终殘全?

(完)
2020年11月4—6日
前所未有的美國總統大選唱票日

於美國華盛頓郊外

注:本文依據作者在自由亞洲電台主持的華盛頓手記《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國至暗时代降臨》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nv9QZe0yTw、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nC-y_Suli8 兩集專題文字稿,充實整理而成。

~~光傳媒首發~~

編輯: David -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春生:對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的批評和譴責/武漢病毒是生化武器,中共勢必被歷史追責
  • 美國和世界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要么川普挫敗針對他的政變,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