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荒原裏唯一的花朵/《色戒》特务头目原型毙命照
發佈時間: 1/25/2021 11:50:42 PM 被閲覽數: 10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荒原裏唯一的花朵》 2020-06-27 22:14:07

《荒原裏唯一的花朵》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tanding, tree and outdoor

Kathy Hu




《荒原裏唯一的花朵》



群山界破天青色
你正走向荒原



你那秘密的歡愉與隱痛
構成溪澗或急流
構成荒原的地圖
如同你在人群裏時
也常會在自己的悲歡裏迷路
你看見荒原上天空燃燒
看見它的陰影與溫柔
而永恆之路
在何處?


每個人都要穿過自己的荒原
帶著各自的美德與過錯
帶著眾生之苦


時間會把你帶到荒野
帶到生死之間的那片茫茫孤獨
這裡沒有祖國
甚至沒有塵世
只有你自己
只有荒蕪
大雪、星河、雨幕……
紛紛墜落
你站著
在萬物的每一個音節裏顫抖
它們也有沈寂的時候
比如,你用烏雲,將所有的音節重塑


這荒原
隨你而生
這是沈重且遼闊的生命領土
一定會有人
看過以你命名的荒原地圖
等群山界破天青色,等你路過
那人,也捧著一個完整且純淨的靈魂
那是——荒原裏唯一的花朵


文/KathyHu.胡閔之




《色戒》特务头目原型毙命照:搞了一辈子暗杀 临死时也是个怂货

原标题:《色戒》特务头目原型毙命照:搞了一辈子暗杀 临死时也是个怂货

相信喜欢看谍战剧的朋友,都对汪伪特务组织“76号”不会陌生。它是日本授意下组建的汪伪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因设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而得名。该特务机关在抗战期间屠杀了大量的国共人员和进步人士,而他的头目便是丁默邨。

丁默邨,1901年出生于湖南常德,曾就读于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1921年,只身前往上海的丁默邨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被派回常德从事团建工作,曾担任常德地方团委书记。后因改选,丁默邨失去了书记一职,他心怀不满,脱离组织回到上海,选择了背叛革命,于1924年加入了国民党。丁默邨也就此开始了破坏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罪恶一生。

他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参议、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以及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等职。当时在军统内部与一处处长徐恩增、二处处长戴笠齐名。1938年8月,军统改组,丁默邨的第三处遭到裁撤,他也就此失去了职务,仅在军事委员会内挂了个少将参议的空职。这时的丁默邨又再次动起了“改换门庭”的心思。

1938年底,当汪精卫发表叛国艳电以后,丁默邨前往上海,与李士群合作在日军特务部长土肥原贤二和陆军部军务课长影佐祯昭的支持下组建了汪伪特工总部,并亲任主任,再次实现了自己当官的“梦想”。

此后,丁默邨在汪伪政权内一路“飞黄腾达”,在汪伪第六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先后任伪行政院社会部部长、伪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伪交通部部长、伪福利部部长、伪最高国防会议秘书长、伪政治保卫部副监、伪浙江省省长等职。

丁默邨在汪伪政权中,作为最高组织机构中的核心成员,参与了一系列汪伪政策的制订,是汪伪政府《中日基本条约》、《中日满同盟条约》以及对英美宣战等的主谋之一。

1945年8月15日,随着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失去了依靠的丁默邨又想再次投靠军统,并以向国民党政府保证“原样将浙江归化中央”,被任命为浙江地区军事专员。

但国民党政府纵容丁默邨这样汉奸的行为遭到了全国人民的愤怒声讨,迫于压力丁默邨遭到拘留,被关进了南京老虎桥监狱。

1946年10月,南京首都高等法院对丁默邨汉奸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在法庭上丁默邨被指控杀害了12名国民党潜伏特工以及1939年11月杀害了江苏省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厅长,著名文学家郁达夫的哥哥郁华;1940年7月杀害了租界第一特区地方法庭刑庭庭长钱鸿业。但面对指控丁默邨推得一干二净,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称都是欲加之罪。

在法庭上,还对1939年中统女特工郑频如暗杀丁默邨失败,遭其杀害一案就行了审理。这一事件也就是梁朝伟和汤唯主演的电影《色戒》的原型。

面对指控丁默邨也进行了矢口否认,先谎称自己根本不认识郑频如,后又在法庭上大谈特谈郑频如私生活如何的堕落腐化,企图转移焦点。面对法庭出示的郑频如母亲的控诉状以及军统的回复,丁默邨依然死不承认自己杀害了郑频如,干脆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日本人的身上。

但不管丁默邨如何狡辩,在大量的事实面前,他终究没能逃脱制裁。

1947年2月8日,南京首都高等法院特种刑庭判决丁默邨“共同通谋敌国,图谋和反抗本国,判处死刑”。

在惶惶不安中,丁默邨还妄图进行最后的挣扎,不断向国民党高层写信“申诉”,不过面对罪行累累又反复无常的丁默邨并没有谁愿意拉他一把,就连陈果夫、陈立夫兄弟都表示此人反复无常,不杀不足以绝后患。

1947年7月5日上午,丁默邨的死期终于到了。当两名法警出现在他牢房门外时,这个一辈子都在搞暗杀的特务头子也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吓得浑身发抖,两脚瘫软,根本无法自己行走,不得不由两名法警架着拖出了牢房。

在前往刑场的路上,丁默邨因为恐惧竟然被吓得屎尿横流,搞得现场臭气熏天。架着他的法警在前往刑场的路上见他已经被吓晕过去,也懒得费劲继续拖他。在走出监狱二门以后,在路上便捂着鼻子对着他脑袋就是一枪,就此结束了这个卖国求荣的汉奸可耻罪恶的一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搞笑段子:兄弟,哪有你这样看美女的,你怎么好意思
  •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盛衰与传闻/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