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孟宏伟部長和他的格蕾丝·孟小姐 / 川普之后的美国何去何从
發佈時間: 1/26/2021 1:02:24 PM 被閲覽數: 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无语的空间 
无语的空间排斥嘈杂。 

川普之后的美国何去何从?2021-01-25 08:24:05

谈谈川普下台之后的美国是我在去年十月中旬发《2020大选谁主沉浮》一文判断川普将落选后就在思考要写的文章。在117日确任川普落选后就考虑了一个标题叫《也谈川普的政治遗产是什么》,这个标题意味着那时我认为川普还是有点政治遗产的,而现在我认为川普的政治遗产已经是负的了,故之前拟定的标题已经无法采用了。

既然说到我对川普的认识过程,不妨就从头说起,也算是对这个历史人物的一个小结,估计我以后会很少再写关于川普的文章了,何况我对川普的认识过程也伴随着我对美国社会和政治的认识。


一.如何认识解读川普

很多基于左右立场的解读就不说了,我看到的较早基于非立场解读川普的是阎润涛,即:川普是和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等独裁者属于一类人。注: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认为阎润涛的政治立场基本是中立的。

我一直也是个远离政治并保持政治中立的人,在我眼里搞科学和搞实业的人远远比搞政治的人对社会贡献更大,对美国这个资本挂帅的社会政治我就更没兴趣了(这也是我直到贸易战打起来后才于2018年开博的原因之一)。我曾说过:两党的大政方针是大同小异的,都是由同一帮子美国精英们制定的,两党的最大分歧只是在文化生活方面,如堕胎,同性恋,禁枪等议题。而这些议题我都不感冒也无所谓,所以我从未注册过某个党也几乎不去投票,一直是笑看驴象两党的博弈斗争。

所以,2016年川普从参选直到当选我都没去关注,对川普的了解也仅限于从媒体报道出来的川普如何花花公子以及如何投机取巧等,也所以,我对阎润涛的说法是很不以为然的。我当时认为,川普好歹也是美国民主社会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他人品再不好,未必就是想当皇帝搞独裁,他行事再投机怪异也逃不出美国制度和精英组成的这个如来佛的手心,也得乖乖地按照精英们制定的国策办。这是我当时支持川普执政的思想基础,何况我这种无党派无政治倾向的人向来是谁当选都支持,只要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我就支持。

从川普开启对华贸易战不久我就认为它会鸣金收兵,这不但因为加关税的贸易战既损害美国自身利益也无助于遏制中国崛起,而且我还知道川普压根就不想通过贸易战来打击中共的统治地位(轮子和反共川粉的认知是肤浅可笑的),他的贸易战不过是向中共讨点小钱以满足其商人逐利的虚荣心同时给红脖子的农产品扩大市场以巩固其票仓(详述见《也谈北京为何迟迟不发拜登贺电》一文)。而美国精英之所以没有反对川普的向中共讨钱是因为贸易战还算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可以说直到去年初签署中美贸易协议,川普的表现都还基本符合我当初对他的认知。

川普颠覆了我对他当初的认知是从应对疫情开始,我实在没想到一个自私自利的总统可以下作到了为个人利益而罔顾国人的生命。以川普的聪明和他一点也不执著于保守理念的历史(川普成长于纽约也曾是民主党支持者)来看,他不可能不知道或不相信带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及尊重科学这些对防治疫情的重大作用,可是川普为了迎合其保守基本盘,为了自己连任保经济,竟然置千万美国人生命而不顾,一再淡化疫情,什么大号流感,什么消毒水杀病毒,甚至把疫情政治化拼命甩锅给民主党和中共。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在弗洛伊德事件后,川普为了巩固其白人基本盘,不惜分裂社会,故意挑动白黑两族裔的仇恨,川普是明知道这些白人心中说不出口的痛点,但为了取得他们的支持,就故意挑动他们心中这根敏感的神经,利用人的心理弱点给自己的封神和连任铺路。川普这种把个人私利置于国家利益之上通过操弄民粹来谋取权力的做法还真的很像毛腊肉和希特勒,实在不配做美国这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我那时就开始觉得,还是阎润涛识人的眼光老道。

到了选后川普坚持说大选舞弊不认输,我就猜川普有可能忽悠利用川粉来搞“选后惊奇”,并为此保留了一些股市的空仓头寸。再看到后来,当川普声称有铁证的几十个官司纷纷落败,而且铁杆川粉巴尔经过秘密调查也得出没有大规模舞弊的结论后,此时连川普被那上千个宣誓书所迷惑的可能性也没有了,我想当巴尔121日走进白宫告诉他这个结论时,川普心里应该十分清楚自己是完败于一个公平公正的大选。不过此后川普还是坚持大选舞弊说,继续给红脖子洗脑,给人的感觉还真像老毛用自己不信的共产主义给中国农民洗脑来成就自己的大事一样,川普也似乎是在用自己不信的大选舞弊说给红脖子和川粉洗脑来成就自己的一个大计划,虽然在美国这个法治社会里,这么干的难度和风险都高很多。我也一直怀疑地问自己:川普难不成真有什么“选后惊奇”的大计划来“抽干沼泽”吗?

再往后看,不知是林伍德和鲍威尔在给川普挖坑还是川普在背后授意他们,总之这二人开始撒布Q阴谋论的法官腐败,深层政府勾结外国势力修改选票,要释放大海怪和性奴小岛等大炸弹后,川普不但没有阻止还顺势呼应二人的腐败说法进一步煽动忽悠支持者要“夺回国家”。我当时就感觉这种小孩子喊“狼来了”的把戏一点也不象是个事先策划的大计划,更是离老毛的治孤和夺权并竖起“红太阳”的手段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这种高喊炸弹的把戏一旦最后“狼没来”也没见到“大海怪”那就是把自己炸进大粪坑了。这让我觉得川普很可能是站在别人挖好的大坑旁边还一点不自知,于是我才写了《也谈“川普在下一盘大棋”》一文来提醒川普。

到了后来,不知川普是否看到或知晓我写的提醒,在最后时刻也没见到大海怪的情形下,川普竟然还是奋不顾身地跳进了彭斯挖好的坑(见《川普还能卷土重来吗?》一文的论述),真有点小吃惊,估计川普已经被炸弹绑在身上骑虎难下了,只能为了自圆其舞弊说硬着头皮利用川粉这个剩下的唯一资产在彭斯身上赌最后一把了。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篇关于罗伊科恩和川普关系的文章,才知道川普的嘴硬耍赖不过是把罗伊科恩教的那套在纽约这个鱼龙混杂地界里混的下三滥招数搬到了华盛顿,他其实神马狗屁大棋和大计划都没有。

看到这里,我才放弃阎润涛的解读并回归我原来对川普的解读:川普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投机份子,他既没有胆识也没有雄才大略去搞什么大计划,他甚至都没有真打算要“抽干沼泽”,他只有一些投机钻营利用别人的小聪明。而耍小聪明的结果自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川普的小聪明就在于他误判了共和党,以为四年来对自己俯首帖耳的共和党人不敢违逆自己(从他打给乔州州务卿的电话可以看出),川普的小聪明还在于他也误判了川粉这个群体,16日他本是想利用川粉给彭斯和共和党人提供声援并施压其他国会议员,但川普没想到其中一些极端川粉也在利用他的小聪明来图谋自己的“大计划”--推翻或改变体制。

这也让我开始意识到美国问题的真正所在。


二.美国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什么?

美国社会面临问题在2016年川普当选后就被很多人总结论述过,大家的一致结论都是:建制派和精英们拥护的自由贸易全球化把美国白人中产给边缘化,相对贫穷化了,造成了大批经济利益受损的没落白人阶层,结果让川普这个伪装成反建制的政治素人成了这些没落白人阶层的代言人。这也是为什么川普的反建制得到众多底层白人的支持,就像某红脖子说的:我们爱川普是因为没人爱我们。

这个结论也是我之前一直认同的,很多主流媒体的报道也证实了有大量的前民主党票仓---铁锈带工人因相信“川普的反全球化并承诺把工作带回美国”而在2016年投票给了川普。

也正是基于这个认知,我才判断川普会输掉2020年大选,因为一部分铁锈带工人应该会认清川普这个纽约商人是个不反全球化的大忽悠骗子。其实,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四年来川普所谓的反全球化是个装模做样的花拳绣腿,那个“换汤不换药”的北美自贸协定加上那个“开放金融市场给华尔街资本并大买农产品”的中美贸易协议不但一个工作机会没有带回来美国,川普还给华尔街资本家减税并要推翻保障工人的奥巴马医保,这人分明是个和华尔街资本穿一条裤子来忽悠蓝领工人的大骗子。虽然不是每个铁锈工人都能认清川普的本质,何况还有人会继续相信川普抽干沼泽的承诺,但从2020年桑德斯得到的巨大支持就知道铁锈带工人已经分裂了,再考虑到川普在抗疫上的糟糕表现会导致相当的中间选民投给拜登,这应该足以让川普失去铁锈带摇摆州。事实上,115日至7日逐渐明朗的开票结果也证实了我的判断,川普在铁锈带摇摆州以不大的差距落败于拜登,说明了相当一部分曾经在2016年投给川普的铁锈工人在2020年没有再投给川普。

虽然大选结果证实了铁锈工人分裂的判断,但有三个现象让我思考,一个是川普的总得票还是超过了2016年许多,二个是选前多数民调显示拜登领先8个百分点再次失准,三个是我在《2020大选谁主沉浮》一文中估计中间选民将全面抛弃川普似乎也失准。仔细分析20162020川普的支持者成分就会感觉,2020年在有相当的铁锈工人离开川普之时,似乎有更多的人加入了支持川普的行列,虽然可以认为比2016有更多基督徒和白人至上者在2020新加入了支持川普,但这些人的数量不可能有这么多。

我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大群体在2020新加入了支持川普的阵营,直到看到下面这个视频:

该视频的第二部分专门分析了冲击国会的人员成分,除了少数是工薪阶层以及极端组织成员,大部分人是实实在在的中产或精英,包括中小企业主,CEO,医生,律师,地产经纪,退伍军官等城市中产富人,其中许多人拥有私人飞机和游艇,完全出乎人们预料之外的是几乎没有红脖子农民。

这些人异口同声地自称为“爱国者”,把不听不信川普舞弊之说的共和党人称为“叛国者”,把反对川普的人都称为敌人,如果是只读到高中的红脖子们这么说你可以认为他们是受了川普的蛊惑,但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精英也这么说就值得深思了。他们这些人虽然未必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但绝不是如铁锈工人和红脖子农民那样的全球化受害者,这些体制内的收益人如此不分是非地支持一个反体制的川普其动机何在?出发点是什么? 和全球化无关吧!

如果你听不懂他们口中说的“爱国”和“叛国”的涵义,如果你听不懂川普号召他们说“夺回你们的国家”是什么涵义,那你就无法深刻认识到当今美国社会中这个大群体的内心所思所想是什么。

这些人心里和口中呼喊的那个“国”根本就不是眼下的美国,而是四十年前那个由“白人主导的美国”,大白话就是“白人的美国”!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人并非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中不少甚至是支持黑人平权的,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一个白人沦为少数族裔的美国,一个由非白人主导的美国。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有点像在中国,很多汉人会无法接受一个外族人主导的政府来领导自己一样,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潜意识里大汉人主义的翻版--大白人主义。不恰当之处在于满蒙统治中国是通过砍掉汉人的滚滚人头来建立统治的,汉人回归了成王败寇的奴性后才接受了满蒙统治,而不认成王败寇的美国白人则是眼看着输掉了一个公平的民主选举而要强迫自己接受一个非白人主导的美国,他们实在做不到。

试想一下,奥巴马的八年他们出于尊重民主选举而忍了下来,好不容易盼来了川普的四年带来一点希望,没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川大嘴硬是把这么多人支持的大好形势给输掉了,要他们再回到那“黑暗的岁月”,他们如何能做到再次尊重这个受够了的民主选举?

所以他们才把一个明知是满嘴谎言的总统川普奉为神明,所以才有成千上万的白人在川普舞弊之说的引导下出来作宣誓书说自己看见舞弊了。。。因为他们急需这个“大选舞弊”的谎言作为说出内心不满的理由,作为标榜自己“爱国”和“正义”并以此闹事的借口,说白了就是在寻求一种另类的反抗方式。

而他们之所以需要这个“大选舞弊”的谎言作借口恰恰是因为他们也认为“白人至上”或“白人优越”是说不出口的东西,更不完全是他们的诉求,这是他们与那些如“骄傲男孩”等白人至上极端组织最大的不同。

这个群体有多少人?我估计60%--70%左右的白人都有这种心结,特别是三十岁以上的白人,而且分布广泛,冲进国会的只是少数这种心结严重的人,一些这种心结较重的会积极参加川普的集会,多数此心结不那么严重的人则会默默地投票给川普,甚至包括不少中间选民和民主党阵营的人。

这些不愿公开支持川普但却投票给川普的群体存在就很好地解释了我的预测和民调的失准。如果说2016年民调失准是因为有不少“害羞的川普支持者”,那么我认为2020年民调失准则是因为有不少隐蔽的反卡马拉哈里斯心结的白人,这是我的预测和民调都没考虑到的因素,这些人在民调的电话采访中肯定会撒谎说不支持川普的。

结论:美国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最主要的是人口结构快速非白化给人民特别是年长一代人心理带来的巨大冲击,其次才是中产没落和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


三.美国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只要认清了美国社会的真正问题所在,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不难。

1. 比如,针对人口结构快速非白化(或有色化)的问题,解决之道其实很简单,只要在十年到二十年内暂缓有色人种的移民政策,特别是堵住拉美难民的流入,暂缓社会多元化的大方针,等年长这一代白人大都推出历史舞台后再恢复就可以了。

关键这里我想问的是:拜登和民主党是否认清了美国社会的上述主要问题?

我的观察是:他们要么是还没有认清,要么是认清了却不想妥协修改移民政策和多元化的既定方针。

从拜登还没上台就力推一个多元化的内阁,到拜登一上台就大力推动左派的移民政策来看,我觉得我的观察没错。 如此拜登发誓要“团结美国”就将可能成为一句空话或假话!

如果真是还没认清,那也好办,轮子和川粉可以把我这篇的有关重点翻译后寄给白宫,以那些精英的智商应该一下子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如果是认清了,但就是坚持要落实推进自己的政治议程,或把这个社会问题当成与政治对手博弈的一部分,或把这个社会问题当成政治对手的保守思想来打击,那我们草民也无法去左右这些大佬精英们的思想行为,我只能认为这也是某种把政党利益看的高于国家利益的可耻行为。

说到底,这个由人们潜意识里的“大白人主义”带来的社会问题是个历史文化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虽然它非常的政治上不正确,但一代人本来就有那一代人的历史文化认知,这是急不来的,也不可能快速改变的。你得承认和面对一个铁的文化事实:种族认同历来就是国家认同的基础。上一代人脑子里的种族认同是局限于他们所受的当时教育和当时的历史文化环境,历史只能渐变不能突变,因为你怎样都无法改变一个四十岁以上思想已经成型的年长人对种族认同的观念。向上一代人做些妥协难道不也是一种包容吗?

在这个国家和社会面临分裂的时刻,如果暂时的妥协能够治愈社会这代人的心理创伤,能够团结国家,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重要呢?

我一直认为左派的很多理念是好的进步的,但左派往往不懂一点:组成社会的人其思想是有惰性的,是滞后的,走的太快社会就要摔跟头的! 回头看历史,人类社会在二战前还充斥着弱肉强食的殖民思想,在短短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里,人类就大踏步地迈进了种族融合的现代文明,我们的进步是不是已经足够快了!

这个问题我也只能说到这了,我希望拜登能够落实自己“团结国家”的誓言。


2. 关于全球化使得美国中产没落和贫穷化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社会各界都有不少总结和建议,也似乎在形成一些共识,至少连支持川普的王军涛博士提出的应对方法也和桑德斯的类同,我想未来达成全社会的多数人共识是有可能的。

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川普的出现将终结由里根撒切尔开创的新自由主义时代。

我是部分认同这个说法的,我觉得终结也许谈不上,但可能是时候开启钟摆了。纵观资本主义社会的整个发展历史,就是一部钟摆型的发展史。

资本的自私和贪婪这两个本质属性决定了它无法自我调整,而需要靠外力来帮助它摆向中点免于坠入深渊。原始资本主义的急速发展曾导致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学说的产生,共产主义不是修改资本主义而是走向资本主义的反面,从一个极端急速摆向另一个极端,结果不是失败的巴黎公社实践,就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打造极权社会。而在欧洲和美国则是有限地吸收马克思财富再分配的思想,由政府对资本的高额利润进行二次分配,并建立工会和社会福利制度。罗斯福新政就用这种摆向中点很好地解决了原始资本主义快速发展导致的大萧条并通过政府介入经济使得美国资本主义重新走上二战后的经济发展之路。

不过,到了七十年代,权力越来越大的工会终于把资本家拖得筋疲力尽,美国经济陷入了滞胀,这也给里根用小政府和自由市场自由贸易等理念再次把资本主义摆向其原始动力一侧提供了机会,从而给美国和全球带来了最近几十年的发展。

全球化正是资本借着里根的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这个理念登上历史舞台的,其一路走来也少不了共和党小政府理念的扶持和庇护。问题是贪婪又自私的资本根本就不考虑社会底层的利益,资本通过和两党建制派精英结为利益共同体,独霸朝纲,以至于像桑德斯这样代表底层工人的正统政治力量想要阻止其走向极端都无法有所作为,结果是一个靠操弄民粹的投机份子上台把国家搞得差点毁于一旦才让两党精英们有所觉醒。

这一届的拜登政府是否能再次启动钟摆开创一个新时代我不敢奢望也不确定,但不论是拜登还是下一任总统,我相信由一个有勇气和担当的总统再次启动钟摆是历史必然,也是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的唯一可行途径。

说了些高屋建瓴的理论,读者们一定想知道具体该怎么做。遗憾的是我不是学经济的,更不是精英或专家,无法在此给出良方妙计。

不过,我炒股之余有时间在网上“博览群贴”,倒是可以给读者总结归纳一些我看到的东西。

(1)全球化的竞争是某种程度上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特别是在中国这个伪自由市场里,政府既当裁判员又下场踢球,过去三十年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小政府国策使得美国在和中国竞争中已经吃了大亏。美国的新全球化政策应该是对外以政府制定的战略规划和策略为主导,在国家政策层面来实施知识产权和高新技术的保护而不是依赖私人公司签署那些容易被骗的“技术换市场”的协议。对内要加强市场监管,杜绝市场垄断,对脸书,谷歌等市场垄断者要么制定限制政策,要么象拆分贝尔电话公司一样拆分它来释放美国高科技创新行业的活力。 有勇气和担当的政客应该看到历史赋予的契机,果断启动钟摆并结束小政府的保守国策。

(2)增加对垄断地位高科技大公司的征税,这些靠垄断地位获取高额利润的互联网公司大多具有赢者通吃的业务模式,这决定了其高额利润是来源于全民无偿贡献的巨大流量免费降低了其公司成本,并非是其高管的创新劳动所得,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享受低税率。对于那些把生产制造外包到国外的美国上市大公司(如苹果)要严格监管其公司整体的利润和缴税结构,不能允许其在股市上按30%的利润率博估值却在税务上按10%的利润率缴税这种怪事发生,除非它们去国外股市上市并退出美国股市。

(3)恢复川普停止的遗产税,适当增加资本家和富人的所得税,把增加的税收用于大力加强公立教育体系,实施早就该落实的依家庭收入对子女的大学教育进行补助的制度,某些极低收入的家庭可以给予大学免费。提高本国的劳动力素质而不是单纯依赖国外的普通高技术劳力是全世界各国的经济策略,我不明白为什么美国要给成千上万的印度普通技术工人发H1b签证而不是花点钱提高本国人的教育水平来填补这些职位?当然,高素质的创新人才和科研人才还是应该开放吸引进来,这历来是美国的强项。

(4)全面落实全民医保,这方面美国已经远远落在其它西方发达国家后面,美国不是没有实力这么做,而是政客受资本利益集团牵制不愿这么做。从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各国的实施情况看,全民医保可以极大地提高全体国民的幸福指数,国民凝聚力和国家认同感,它既是提高本国劳动力素质和竞争力的一部分,也是应对全球化可能伤害本国人民的良方。要知道全民医保是和全民福利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你只有真得病了才会产生费用,根本不会形成养懒汉的弊病,其它发达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其优越性。 共和党就为了坚守保守理念而拒绝全民医保实在是顽固不化,抱守残缺,落后于时代的老古董思想。

(5)应对全球化其实是所有发达国家都面对的挑战,日本,韩国,德国,法国,哪怕是中国也在搞产业升级,努力从低端产业向高端产业转移,很多国家都是由政府主导形成产业政策,或是由政府大力扶持私人公司来落实该产业政策。全球我好象只发现美国是没有在政府层面制定应对全球化的完整产业政策与规划,完全交给市场和私人公司自由发展。这就造成美国除了逐利资本蜂拥而入的互联网科技领域,其它行业和产业都在走下坡,连本来在半导体工艺制造领域领先的地位也在慢慢让位于台湾的台积电,只剩下因特尔一家在苟延残喘,这全都是因为半导体工艺研发需要投入太大,要赚快钱的资本不喜欢。长此以往,凡是资本不喜欢的产业统统放弃,那美国最终还能剩下多少产业来养活高消费的几亿国民呢?美国如何还能长期保持强国的地位呢?

这明摆着是个政府不介入就会自然衰落的大问题,而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让美国人感到疼是因为美国可以印美元,凡是自己不能生产的东西就印美元去国外买,但聪明的美国人难道会不知道这是个无法长期持续玩下去的击鼓传花游戏?

我还是那句话,全球化竞争是某种程度的国与国竞争,政府如不在对内和对外两方面大力介入而抱着小政府理念任由资本自由逐利,那就只有最终在全球化竞争中落败的一条路!

 

说到这,我估计会有川粉出来鼓噪:川普就是那个被赋予了时代使命来拯救美国的人,是腐败的资本利益集团勾结建制派阻止了川普。

对此,我只能说川粉们被川普洗脑成了不会思考的脑残还不自知,他们始终看不清川普的“反全球化”只是个骗人大忽悠,川普基于共和党小政府理念而来的退群和闭关锁国的反全球化只能是死路一条,而川普心里明知这一点还用MAGA来忽悠支持者纯粹是政治投机,他从来就没想过如何去真正实质性解决美国中产没落的问题。川普一直在利用多数白人的“大白人主义”心结不惜分裂国家也要为自己谋权谋利就说明了他不是个像王军涛说的那样“一心为解救底层美国人苦难”的人。

我敢和川粉们打个赌,假设川普逃过了这次由麦糠决定的弹劾也逃过了建制派的政治封杀,他还能够在2024卷土重来的话,他只会更疯狂地利用“大白人主义”心结来挑动族裔分裂,来凝聚支持者,因为他的“反全球化”已经没多少铁锈工人买单了,也没多少人还相信他有勇气和魄力去反体制并抽干沼泽的谎言了,他只剩下操弄族裔对立来聚集白人支持者的一条路了。。。

除非你告诉我,川普将在2024投入民主党怀抱,举起桑德斯的大旗出来竞选。

呵呵,那可能吗?


3. 除了美国的两大社会问题,还想谈谈在政治层面的美国宪政制度问题。这是我的一点个人观察,说出来和大家讨论。

在这次大选的激烈纷争并发生了几乎导致宪政危机的败选方冲击国会事件后,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被很多人提了出来,其中最多的共识就是选举人团和赢者通吃的制度的弊病。我也同意这个弊病应该改革,它是造成美国两党独大并由此导致政治两极分化的罪魁祸首,不过,我觉得还有个大问题需要考虑,那就是在三权中,总统的权力已经膨胀到难以被其它两权约束的境地,而在自媒体时代,媒体监督的第四权更是势微力弱。相反,一个善于操弄民粹的总统可以通过自媒体建立自己强大的民粹势力,并由此来控制和裹胁所在政党使之成为傀儡,这已经完全打破了传统的华盛顿政治生态。在以前总统所在政党的国会领袖是有能力制约总统的,传统媒体也可以起到监督行政权的作用,而现在民粹总统可以轻易地威胁国会本党议员和领袖服从自己的意志。当国会失去对总统的制约再加上总统控制军权,美国有一天是可能出现一个希特勒式的强人把美国宪政玩残的。这一次我们躲了过去,那仅仅是因为川普是个胆小的投机商人而不是个有胆魄的希特勒式强人,但不等于美国宪政今后还可以安枕无忧,不等于美国宪政制度在面对自媒体时代是完善无缺的。

要知道,自媒体时代更容易产生暴民和强人,因为民众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信息进行自我循环的加强洗脑而无视精英的智慧和理性,甚至无视制度和法规,从而走进一个极端危险恶劣的社会生态。设想一下16日的冲进国会的暴徒们,若不是胆小的川普认怂呼唤他们回家,若是川普顺势启动戒严军管并派忠于自己的军队以维持秩序名义控制国会山庄并阻止彭斯叫来的国民警卫队进国会清场,那暴徒们的政变很可能就成功了。只要彭斯一死,国会认证就泡汤了,拜登就无法上任接管权力,川普可以轻易把摇摆州选举人团票打回各州重搞一套,并法办几个吊死彭斯的川粉来收场,将足以轻松在20日之前完成夺权。。。 这些可绝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如何完善宪政制度以杜绝防范自媒体时代可能出现的希特勒,我能想到的建议有:

(1)削弱总统动用军队的权力,总统某种程度或规模的动用军队需要国会授权。

(2)降低国会弹劾总统的门槛,比如只要参议院60票即可通过众院的弹劾案。

(3)限制总统对国内启用戒严,军管或反叛乱法等的权力,比如需要国会授权。

目前只想到这三点,网友们有好的建议可以提出来讨论。




孟宏伟部長和他的格蕾丝·孟小姐
         2021-01-25               

孟宏伟部長和他的格蕾丝·孟小姐
Original 民仲平 擺攤論江湖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TJx4OwzzJKuQOlQZiahCtNk7pPjld0CwQTia1RqB0iaTvaEvbNSnEUdvw2rx8Gv8nDDpQ4Nwmia5t5EWt2ibZO1kocw/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Image 2018年10月的法國裏昂,天氣温和適宜,正是旅游旺季。

而格蕾丝·孟(Grace Meng)却無心欣賞這一切。這位長着東方面龐,身材姣好的中年女性,穿過游人如織的街道,在几名法國警察的保護下,来到了一處酒店。

在狭小的會議室,等待她的是几名美聯社記者。背對着镜头,她哽咽的請求記者幫助她寻找丈夫:

“爲了我深愛的丈夫、爲了我年幼的孩子,爲了我的祖國和人民,雖然見不到我的丈夫,但我們始终心靈相通······我丈夫爲祖國工作了四十年,十五年来參與國際合作,受到國際同行的尊重。我們在國外銀行没有账戶,没有私藏財富”

图源:格蕾丝·孟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TJx4OwzzJKuQOlQZiahCtNk7pPjld0CwQM7IZjcacZa9nW0F6XG1uuIwYjbLXmIzib6nbYFl7z8NicubRdK0cWzvQ/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如此大義炳然,让人不禁肅然起敬。感覺好像是100年前,那些来到裏昂學习馬列主義的革命家一般。

不過她不用擔心太久。当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就發布了關于他丈夫的消息。這條消息十分簡單,文字比孫力軍(點擊查看文章《隱形老虎孫力軍》)的还要少。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TJx4OwzzJKuQOlQZiahCtNk7pPjld0CwQcyt3EP67lAp3ETA1sovFdiasOVObviamaGqzrCgFWkyMkxSbJMCZsEEw/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没錯,格蕾丝·孟的丈夫就是中國最知名的几位警察之一——孟宏伟,警號000005

Image
如果從一名普通妻子的視角看,格蕾丝·孟對丈夫的擔心可以理解。

18年9月中旬,作爲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伟,被通知回國參加一個會議。

孟宏伟可能已聽到風聲。但由于被通知回國參會也是很正常的事,因爲他此时的身份是雙重的,既是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又是公安部的副部長。甚至说,國際刑警主席是不需要常駐辦公的,他其实更應該常年在北京辦公才對。

所以,孟宏伟没有犹豫,就登上了回國的飛機。

9月25日中午12时左右,孟宏伟搭乘的飛機抵達首都機場。便衣的出現,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慌慌张张、匆匆忙忙之間,他給妻子發了一條短信:

“等我電”

可是後来,格蕾丝·孟再也没有收到丈夫的電话和任何信息。直到孟宏伟被通報落馬的新闻傳出,她才知道丈夫的去向。

任何一個妻子,出于本能,此刻都會感到不安。

但是如果格蕾丝·孟,把丈夫被調查一事说成是不正義的,則她顯然是愚弄輿論了,套用一個当下的流行詞,就是挾洋自重。因爲他丈夫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淵的,她最清楚,甚至可以说,是她陪伴着孟宏伟走完這一路的。

Image
這一路的開始,是在2004年。

這一年的孟宏伟51歲。他迎来了自己事业上的又一個高潮,7月,公安部舉行副總警監警衔授衔仪式,时任局委、部長周老虎向孟宏伟頒發了副總警監警衔命令證書。

图源:晉衔仪式後的合影
左一爲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TJx4OwzzJKuQOlQZiahCtNk7pPjld0CwQl0W4KoJqVPCGQPBJmmcVMibsLj0y6DJlVTLzee3urrKbQIgP4vtZk2g/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河南公安廳長秦玉海,左二爲孟宏伟。周老虎讲话:希望大家以此爲起點,牢固樹立大局意识、政治意识、忧患意识、群衆意识、法治意识。秦玉海與孟宏伟也分別表示,決不辜負党和國家的期望與重托,在各自的工作崗位履行好自己的神聖职責,用实際行動做到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結果,他們三人,誰都没有兌現当年的诺言。

4月份的时候他剛由部長助理,正式晉升爲副部長。

這一年的格蕾丝·孟32歲。那时候她还不叫格蕾丝,更不姓孟,而是叫高歌。高歌像那时候很多北京的年輕人一樣,喜欢給自己找很多虎皮,拉很多大旗,以方便進入各種圈子,充当各種掮客。

她二十多歲就当上了一個名爲高陽科技控股公司的總裁助理,這個公司大约是個皮包公司,總裁助理這種头衔估計更是在公司裏滿天飛。30歲的时候,高歌成爲了普天系统集成公司的副總裁,而據说這是一家披着國企外衣的皮包公司。

高歌是典型的小商人心態,熱衷于混迹北京的任何一個有風云人物參加的聚會。她的夢想,或許就是突破自己的階層,進入到一個權貴之圈。

有道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腳

這一年初夏的一場網球球局上,新婚不久、風姿綽约的高歌,终于遇到了高大帥氣、權势正盛的孟宏伟

图源:電視劇《大江大河》

Image 九十年代與二十一世紀初的北京官場,熱衷于網球這項傳统的西欧貴族运動。電視劇《大江大河》中描述的宋运輝去室內網球場拜見化工部路司長的畫面,可以说是十分逼真的还原

但孟宏伟不是一個輕易能接近的人。因爲一個少年得志、仕途顺遂的人,往往有一個特點,就是高傲。

孟宏伟有足夠高傲的理由。他来自北京大學法律系79级,同學之中政商學三界人才輩出,知名詩人海子也是其同學。

1983年,大學畢业的孟宏伟来到了剛恢复組建不久的中央政法委工作。两年後,俞强生叛逃,直接導致國安老部長淩云和政法委書記陳丕顯去职。

新任政法委書記到位後,進一步啓用知识型青年幹部,孟宏伟由此進入了辦公室從事專职秘書工作。此後,他在政法委辦公室,開啓了自己的仕途。

图源: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

Image

鄧恢林也曾在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任职。點擊查看文章《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的大敗局》

孟秘書服務保障出色,獲得認可肯定

1992年,政法委換屆之際,老秘書孟宏伟被安排赴任政法系统第一强势單位——公安部,任部治安管理局處長,後緊接着任文化保卫局副局長、局長,交通管理局局長。2002年,更是升任党委委员、部長助理、交管局局長,跻身副部级。

高歌雖谈不上絕色,但也算的上是膚白貌美氣质佳,更關鍵的是,浸染北京各種交際圈多年的她,能夠在衆多以男人爲主導的社交場合之中游刃有余,而且氣质拿捏也是十分到位,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陷入深思,时而乖巧可愛······

孟宏伟與高歌,本是两個平行世界的人,按照正常發展路線,两人本不會有什么交集。但在2004年的這個網球場上,二人一見如故。

Image
愛情之火,烈焰熊熊。孟宏伟與高歌迅速住在了一起,雖然他們此时还都各自拥有家庭。

隨後他們分別完成了離婚手續,並在第二年正式成爲夫妻。

有趣的是,結婚以後的孟宏伟官运不再,在副部级位置上遲遲不能進步,反被一些新人陆續超車。但是高歌却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高潮。她于2005年之後,在北京和她老家青島的政商學三界,爆發出了驚人的功力。

起初只是皮包公司小高管的她,開始擔任新華錦集团(位于青島)副董事長,鲁信投资控股集团(山東省屬國企)董事,北京銀行董事,中國太平金融控股副總經理,銀華基金董事······

熟悉商业界的人都知道,這種不管事、不負責、不上班、只取薪的董事职位,不少都是專屬于背景人士的。

即便在商界摸爬滾打、十分繁忙,但高歌並没有忘記學习。雖然第一學曆只是大專,但她却在新婚之後,仿佛一夜之間打通了任督二脈,先後取得了外經贸大學工商管理硕士學位、對外經贸大學法律硕士學位、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學術造詣令人高山仰止,一邊工作一邊攻讀了頂尖名校的管理學、法學、經濟學三大學科的博硕士學位,試问今天中國最一流的教授中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在北京大學讀博期間,58歲的孟宏伟和39對高歌迎来了他們的愛情結晶——一對雙胞胎。民仲平很好奇,這會不會是如同鄭爽一樣的代孕呢?

正處在雙胞胎哺乳期的高歌,不僅完成了多篇期刊論文,还顺利完成了博士論文的写作、答辯。不知让多少爲發論文而愁的博士汗顔。

中國商人有個愛好,特別喜欢混個紅頂子。正經的官当不了,就爭取個人大代表、政協委员。高歌也不例外,她是中國民主建國會青島市委员會副主委、山東省政協常委、全國青聯委员、中國青年企业家協會常務理事····

图源:正在政協會議上的高歌

Image

而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拥有這么多帽子的高歌,其实已經是香港身份。長期分管國際合作、出入境管理的孟宏伟,爲妻子辦個香港身份並不難。據说,孟还曾爲某大型國企的妻兒老小辦了一整套香港身份。

隨着階層的跨越,高歌的心態發生很多轉變,她現在再也不是那個游于社交場所的“高總”了,而是部長太太,是警號000005的夫人。

有了孟部長在,她可以輕松拿下北大的博士學位,她可以成爲知名的企业家,她可以做政協常委····那么,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呢

Image
2013年,高歌成功獲得了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孟宏伟則高升一步,兼任國家海洋局副局長、党組副書記兼中國海警局局長,繼續擔任公安部副部長,同时明确爲正部長级。

此时,雖然已是十八大後,但是驕橫已成习慣的孟宏伟和高歌却並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愈發张狂。

他們或許已經被權力迷惑,甚至说被權力損坏了智商。他們仍沈浸在過去,相信自己的權力是無不可爲而且永不過期的

剛剛因機構改革而成立的海警局,由中國海監總隊、公安邊防海警部隊、中國漁政、海上緝私警察整合而来,這裏面有普通的行政执法隊伍,也有警察隊伍,更有現役的武警部隊,是一個標准的强力機構。

國家對海警局寄予厚望,首任局長孟宏伟也是期待颇多,只不過孟宏伟的期待都是個人利益上的。

手底下有了現役部隊,他和高歌就自然而然的搞起了郭徐时代部隊的那一套,让部隊战士当家裏的“佣人”“保镖”。光保障他的战士就有10多個,這些战士分工明确,搞卫生、做飯、開車、照看孫子和雙胞胎兒子、接送上學、保障高歌出國旅游·····

據说,夫妻两人對待战士非常苛刻。当廚師的战士,早上四五點要起床去做早餐,晚上11點多做完夜宵、洗罷碗盤才下班,而這中間,稍有口味不合,孟宏伟就大發雷霆。高歌則更勝一籌,她針對战士制訂出“服務人员工作守則”,並实行量化管理,這一點倒是真像企业家了。

“特權思想極其严重,公權私用,濫權妄爲,肆意揮霍國家资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

紀委的這個评語真是到位。

由于軍車实在是太方便,孟宏伟一下子占用了5台武警牌照的軍車,有的用于接送妻兒,有的用于全家出游,甚至有的長期不開留着備用。他还甚至让高歌去部隊大院挑車,真是把部隊当做4S店了。

他还看上了河北海警支隊在北戴河招待所的一栋別墅,他要求部隊花了200多萬進行装修,之後就住在這個別墅度假。而休假期間,則有10多名官兵進行保障,夜間还要專門設置警卫哨。而外出游玩时,軍車、海警巡邏艇都是標配。

如此景象,簡直是軍閥一般。高歌,自然也就成了“軍閥姨太太”

Image
2016年,在巴厘島舉行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選舉會議上,孟宏伟以压倒性优势成功当選該組織的执行委员會主席,成爲該組織百年曆史上的首位中國籍主席。当然,這也是一次“被第三世界小兄弟擡着進去”的当選。

這個原本以欧洲成员國爲主的組織拥有194個成员國,是聯合國以外世界上規模第二大的國際組織。

图源: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會見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伟

Image

2017年2月,首次參加执行委员會大會的孟宏伟表示:自己有志成爲國際刑警組織曆史上最積極主動的主席。

此时64歲,已經政治圈逐漸靠邊站的他,顯然想在國際舞台上發力。

但其实,执行委员會的主席既無薪酬,也無实權,每年只需前往辦公地法國裏昂两次。按照慣例和規定,真正掌權的是秘書長。

不過孟宏伟直言:秘書長應該执行命令——而不是下達命令,秘書處不是下決定的地方,這是执行委员會的职責。

他顯然又犯了權力膨胀的老毛病。幹啥都是喜欢抓權,自己必須是至高無上。

此话一出,孟宏伟就和秘書長有了沖突。秘書長是一名任职已久的德國警官,他注重程序,接受過正規警察學院教育,哪裏受得了這些。而且,這位古板內向的德國老警察,根本不知道:

這種出身大秘、部级多年的大员,會有多么强大的權力欲與權力自信

孟宏伟展現自己的能量的第一步不是业務方面,而是在搬家方面。

孟宏伟的前任主席們没有人會到法國裏昂居住的,畢竟只需要一年開两次會而已。按照中央有關規定,他也不屬于常駐國外工作人员。

但他还是堅持以駐外工作名義,長期住在裏昂,爲此还公費租住了占地几千平米的豪宅,安排多名幹部及軍人到裏昂爲妻兒提供家庭服務,並派部隊官兵出國保障其妻子在欧洲的生活與旅游。

高歌,也是在這时候變成了“格蕾丝·孟”,這成了她在欧洲时的標准對外稱呼

孟宏伟还帶了四名秘書進駐裏昂的辦公室,並在中國配了一個全职翻譯团隊。他还經常在裏昂的米其林三星餐廳與来訪官员以及同事共進晚餐。這些习慣倒是真像十八大之前的某些高官,但十八大之後,如此张狂之人已經很少見了。

這些行爲着实让老外傻了眼,他們或許從没見過這么牛的执行委员會主席。

孟宏伟还提出了一個新想法,即在瑞士的蘇黎世建立一個有獨立預算的國際刑警組織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國際警察合作以及他四年任滿後可能會參與的其他課題。

國際刑警組織的部分官员認爲這不可思議。其实没什么不可理解的,關于研究中心的提議很寻常,中國的任何一個大機關都會有個研究院、學會這類的,很多退休老領導在那裏任职。蘇黎世的研究中心,很可能也是孟宏伟爲自己卸任後不回國找的一塊安全處所。

Image
遗憾的是,孟宏伟用不上這個位于蘇黎世的研究中心了,他現在必須要在國內養老了。

不過不用擔心,他養老居住的地方,很多老同事會陪伴他,一起在公安部搭過班子的有原部長周老虎、原常務副部長李東生、原副部長孫力軍·····还有不少同系统的同事龔道安、张越、鄧恢林····

他的刑期並不長,如果在獄中表現足夠好,在有生之年是很有希望與他的格蕾丝·孟小姐重逢的。

已定居法國的格蕾丝·孟,是否到时还能與他重复昨天的故事,孟宏伟這一张舊船票能否登上她的客船呢?

不管如何,民仲平想對格蕾丝·孟小姐讲一句:這世上确实需要真情,但亦要有公義之心,倘若孟先生真的如你描述的那般“正直、清廉、爲民”,若你們真的一直是“爲了祖國和人民”,那你全家揮霍無度的財富是從何而来?

不要在台上时只會魚肉人民,出了事就想起人民了

Image

2021年,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將正式開啓,這刮骨療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揚清式的“延安整風”,势必將對政法系统的不少问題官员産生極大的震懾,一批老虎可能落馬

點擊查看近期被查的政法人物

Image

法學教授們的“紅與黑”

Image

隱形老虎孫力軍

Image

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的大敗局

Image

龔道安到案 | 小喽啰的好漢夢

Image

王立科投案 | 塵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Image

落馬檢察長李钰, 一個真正的美女官员

hit tracker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搞暗杀? 伊朗公布的照片或令特朗普寝食难安 向拜登敞开大门
  • 朱敬一:誰在為中國共產黨搽脂抹粉/余傑:川普已經永久地改變了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