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北大沦为权力奴婢 贩卖了多少博士文凭?
發佈時間: 1/26/2021 10:58:25 PM 被閲覽數: 14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北大沦为权力奴婢 贩卖了多少博士文凭?2021-01-26 08:19:37

逸草:三十多年前离国时,国内有些名气的大学,包括我母校,就已开始了向官员贩卖学位。那时还相对比较收敛,贩卖的学位还只限于相当于EMBA之类的硕士学位。碍于个别同学好友的情面,也曾替他们捉笔代刀,写过些学期末交差的小论文。九十年代回国时,也还是见不少大小官员“只”套着硕士帽。

到了近十几年再回去时,接过递来的名片看,不少已有了博士桂冠,有的还挂着母校教授/副教授头衔。问他们何以能在百忙中“攻读”拿下这“最高”学位?有的讪讪、有的得意地笑笑回以:“你懂的”。:))

相关文

天朝学术灰产链地震 恐怕震毁整个化工行业的学术系统 ZT


ZT 来源 美国之音 2019-03-11 

...胡平表示,中国高官学术造假引起国际媒体广泛关注,第一是因为这种现象太普遍了。第十九届政治局的25人中有21人是高学历,但只有4人的学历没注水,其他17人的学位都有造假嫌疑,可见比例之高。另外,像贪污受贿和包二奶等腐败问题不查还不知道,但这种学术腐败做得太明显,一看就知道。这些高官都是在担任要职期间在职读研,而且都在很短时间内就拿到博士学位,所以这不用调查就知道有问题。第三,中共的选择性反腐已经惩罚过不少高官,但至今还没有一个高官因学术造假受到惩罚。当然,中央曾对此发过话,要求各组织部门对县处级以上干部在职期间学历进行严肃清理,但这件事从没执行过,因为这事没法处理。一旦执行起来,中央政治局开会都凑不齐法定人数了。再有,胡平相信大多数人读到法新社这条报道都会联想到习近平。虽然该报道涉及的最高级官员是李源潮,但习近平的学历学位注水恐怕比李源潮更严重。

...

章立凡认为现在官场的学位造假可能是对毛时代的反动。毛泽东认为知识越多越反动,宣扬阶级斗争就是大学,称自己就是“绿林大学”毕业的。中共刚建党的时候,陈独秀和李大钊都是大知识分子。后来大知识分子都中途退出了党组织,剩下的就是毛泽东这样的“半吊子”和一帮农民。老一辈常以大老粗、知识少、学历低为荣。但这一套文革结束就不管用了,“臭老九”一下成了领导阶级,社会风气以学历为荣。这本是好事,但中共“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特性造成了乱造学历的现象。50后在经历文革浩劫后,现在很多成了当权者。50后在中国政治代际更替中是最惨的一批人,他们有很深的自卑感,但又爬上了高位,这时候就不断用学位给自己贴金。现在官场提拔,学位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是升迁的资本。而且被称是某某博士,毕业于某某名校,从社会评价和社会身份上也会感觉高人一等,符合官员心态。但这真正掩饰的是他们的自卑感。中共就是这样的逆淘汰体制,是淘汰精英、提拔庸人的体制。

章立凡表示,学位注水只是弄虚作假的一种,根本原因还是一党专政没有监督。过去的科举制和现在官场还是不一样的,通过科举制,可以从寒门中提拔有能力的人,为王朝政权输入新的血液。但是中共不这样,首先你得入党,然后在党内进行提拔。这就造成中共的体内循环和近亲繁殖。现在把学位作为提拔条件之一,只是一种繁殖手法而已。没有第三方监督,他们仍可以为所欲为,后果就是弱化了执政党作为政党的能力。这当中其实没有公平竞争,他们的阶层和位置都是固化的,普通老百姓想通过读书和“科举”出人头地其实非常困难。所以,中共的一党专政其实是在削弱中共自己。我们不能说学历和治国有必然关系,但是我们可以说,学历造假和腐败低能治国有必然关系。


北大出来走两步 ZT

Original 此间飞 此地无言 Today

1.

又一个大老虎落马。


2020年1月2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海警局原局长孟宏伟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孟宏伟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孟宏伟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孟宏伟是正部级干部,警号000005,是中国最著名的几名警察之一。但他的落马,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原因主要有几个。一是早在2018年,孟宏伟就已经被调查,这几年一直没有声音,死老虎一只,自然没有多少人在意。二是他的贪腐只有区区1446万,跟赖小民之流动辄18亿比起来,微不足道。论权力,肯定是孟宏伟大,但论起钱来,还是金融系统牛B。三是孟宏伟被判了十三年半,看来主要是经济问题,没有其他更严重的犯罪。


至此,公安系统已经有多名高官沦为阶下囚。原部长周老虎,原常务副部长李东生、原副部长孙力军,次一级的龚道安、张越、邓恢林……可以在狱中凑几桌麻将了。


2.


孟宏伟的堕落,其实还是很让人惋惜的。他自身条件非常好,是真正难得一见的知识型高官。北京大学法律系79级毕业,同学之中人才辈出,著名诗人海子,就是其同班同学。


孟宏伟少年得志,仕途也是一步一个脚印,非常扎实且顺利。大学毕业后,从政法委书记的专职秘书开始,在20年时间里,不断攀升权力高位,终于在2002年,也就是他49岁的这一年,跻身副部长。


摆在孟宏伟面前的,是无可限量的前途。但是谁能想到,副部长成了他的权力天花板。至此之后,孟宏伟的仕途再未前进半步。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名叫高歌的女人。倒不是说红颜祸水,但孟宏伟的命运确实是被这个女人死死锚定,孟宏伟所有的腐败行为,都是从2004年,他认识高歌的这一年开始。


当时的高歌只是京城权贵圈里的一名交际花,虽然顶着皮包公司副总裁的头衔,但本质上就是一个给权力拉皮条的掮客而已。对付男人,她当然是有一套的。两人相识后,爱情的火花熊熊燃烧起来,于是分别离婚,正式结为夫妻。


3.


一个娇妻入怀,一个攀上副部长的高枝,可谓天作之合。


一场宏伟的腐败征程,便开始高歌猛进。真不枉两人的名字这么别致。


“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中纪委对孟宏伟的这个评价一点都不夸张。


比如,这对再婚夫妻把部队战士当家里的“佣人”“保镖”用。光保障他们日常生活的战士就有10多个,这些战士分工明确,搞卫生、做饭、开车、照看孙子和双胞胎儿子、接送上学、保障高歌出国旅游·····


比如,军车用起来很方便,孟宏伟一下子占用了5台武警牌照的军车,有的用于接送妻儿,有的用于全家出游,甚至有的长期不开留着备用。他还甚至让高歌去部队大院挑车,真是把部队当做4S店了。


比如,孟宏伟看上了河北海警支队在北戴河的一栋别墅,他便要求部队花了200多万进行装修,之后就住在这个别墅度假。


再比如,2016年,在巴厘岛举行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选举会议上,孟宏伟以压倒性优势成功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干脆把全家都接到了法国里昂,住了占地几千平米的豪宅,出入米其林三星餐厅,有专职的翻译团队,多名干部及军人为他们全家提供服务。让外国官员目瞠口呆。


赖小民虽然有18个亿,100多个情妇,但是也只敢偷偷摸摸地用,不敢太过招摇。相比之下,赖小民不过是国内土豪而已,孟宏伟夫妇才是具有国际视野的腐败分子。


4.


其实对孟宏伟这个级别的高官来说,这些可能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人眼前一亮、叹为观止的,是孟宏伟的妻子高歌。和别的高官夫人只管收钱不同,高歌志存高远,竟是一名学习型官太太。


高歌只是一名高级交际花,但在成为副部长夫人之后,迅速成为社会名流和政坛新星,她是中国民主建国会青岛市委员会副主委、山东省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委员、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


高歌的第一学历只是大专。但可能是新婚之夜,孟宏伟给她输入了正能量,一夜之间就成了超级学霸,先后取得了外经贸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对外经贸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即便是在哺乳期,高歌也笔耕不辍,顺利完成了北大的博士论文和答辩,让北大的导师们齐声喝彩。


在这一刻,不是高歌以北大博士为荣,而是北大以官太太为荣。


北大啊,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出过蔡元培、胡适的地方,是中国最知名、最顶尖的高等学府,是无数中国家长魂牵梦绕的地方,是无数青年学子向往的圣殿,就这样被一个交际花踩在脚下,予取予求,像逛鸭店一样,轻易就取走了贞操。


北大的一张文凭金光闪闪,就算是卖个猪肉都会受到亿万人的关注。多少人为了一张博士文凭,憋坏了身体、熬秃了顶,高歌女士奶着孩子就搞定了。但在权力面前,其实也就是一张廉价的草纸,即擦即用。


5.


不过,这在北大是老传统了。早在2014年,新华社就曾报道过,北大办了一个“博雅领袖(后EMBA)”培训班,学费66.8万元,党政领导干部行政级别须正处级以上。明码标价,搞学术贩卖这一套,北大有着成熟的产业链。不过像副部长夫人这个级别取一张博士文凭,应该是不用花钱的。


看了一下,高歌取得博士文凭的时间是2013年,此时,北大的校长是周其凤。于是我明白了,周校长那著名的媚笑,已经是一种职业本能。


周其凤担任北大校长的这些年,也是北大多事之秋。就在高歌取得北大经济学博士之前的2012年,北大爆发了让国人侧目的“淫棍门”事件,前北京大学教授邹恒甫微博实名举报:北大校领导及系主任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这事至今有百度百科有条目。


淫人必被淫之。北大的校领导可以随意奸淫餐馆服务员,但在更高级别的领导面前,他们也就是被睡的服务员,权力的奴婢而已。


我一直以为,权力可以染指任何地方,唯独不能染指的就是高校。这里应该是年轻人的世界,是培养人才的地方,未来,他们是栋梁、是中坚。所以高校是一个社会的全部希望所在,是权力不能攻克的最后一块堡垒,如果高校沦陷了,哪里还有尊严可言?


如今,孟宏伟虽然落马了,但高歌带着一对双胞胎,依然在法国过着浪漫的阔太太生活,潇洒之极。就想问问:当初高歌的北大经济学博士文凭是怎么拿到的?有没有利益输送?北大究竟贩卖了多少博士文凭?北大要不要出来走两步?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麻省理工教授陈刚诈骗案 大陪审团起诉
  • 研究发现:越是愚蠢的人,越容易觉得自己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