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大秦赋/国人喜爱皇帝独裁?/华容道放曹西安释蒋/丁默邨却为何难逃一死
發佈時間: 1/31/2021 10:22:15 P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华容道放曹西安释蒋弹劾案拜登或乐见恕川

作者:宏仁  于 2021-1-31 23: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华容道关公放曹操

 华容道放曹西安释蒋弹劾案拜登或乐见恕川

多行不义必自毙。违法作乱的时候,是总统。被弹劾的时候,就成了平民,可以逃避弹劾,不承担在位作乱的法律责任。美国可以刑不上卸任总统,也刑不下特殊平民吗?

弹劾川普煽动叛乱罪的国会参议院审判,近日将拉开战幕。新任总统拜登对此案的态度,举足轻重。种种迹象表明,拜登的精力,几乎全扑在疫情应对和新政上,对国会弹劾案并不过问。三权分立,与作乱总统老川相反,拜登循规蹈距,不干涉国会,不越位。但可意会揣摸的是,拜登或许乐见恕免老川。

穷寇莫追。有意放川普一马,自然有着更高深的政治考量。

三国时代,赤壁大战,曹操兵败。华容道关公一夫当关,一众刀斧手堵住逃路,生擒曹操,易如反掌。不料,关公却卖了人情放走曹。殊不知,此结局全在军师谋划安排之中。一路追杀不围歼,故意放曹操北还,皆出于促成三足鼎立局势的战略考量。“操军破,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诸葛孔明运筹帷幄,高瞻远瞩,为后人称道。

西安事变,释放蒋介石,也完全是出于逼蒋抗日建立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战略考量,堪称为中国抗日民族解放史上最有政治大智慧的杰作。

从拜登新政目前的大局来看,总统权力已和平转移,老川事实上已接受败选。再穷追猛打,追责严惩,远不如宽宏大量,更有利于两党合作,人民团结,社会安定。效法七擒孟获,捉放自如,不怕老川卷土重来,也有利于冷化安抚川粉的躁动群情。上次大选赢近300万选票,这次赢700多万选票,下次不服敢再来,力争赢他1000万选票。有这等心胸和底气,才是拜登和民主党有信心、有能量的体现。

更重要、更实际的考量是,放川普一马,最怕的是共和党。坑共和党、加剧共和党内斗,恕川乃一妙着。

首先,老川煽动叛乱,违反宪法,已成为共和党的另类和负资产。到目前为止,共和党参议员还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国会山叛乱合法,煽动国会山叛乱无罪。弹劾案审判的参议院,就是老川的华容道。共和党参议员们若保川不切割,则背上袒护煽动叛乱罪的包袱,相当于自黑,护宪文明政党的形象大受损害和诟病,与关公放曹操一样,徇私枉法,违反军令状,差点被杀头的把柄,从此被记录在案。失去政治主动权、话语权,失去主流社会和民意支持,如同被猫玩的老鼠,比被猫一口吃掉更心惊难熬。 

其次,老川拒不承担共和党败选责任,与共和党主流高层已近于分道扬镳,是不折不扣的共和党内乱祸根。网开一面,比起逼对手抱团求生更高一筹。放川虎归山,坐山观虎斗,坐收共和党内耗或分裂的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

第三,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中共四面楚歌,有赖于崩溃总加速师的皇帝梦瞎折腾。共和党矛盾重重,也有赖于任性老川的总统梦瞎折腾。习一尊和老川,是拜登搞垮削弱中共和美共难得的蠢内应。废掉蠢内应,不如留着翻跟头的在铁扇公主肚子里接着折腾。谁党难受,谁党心知肚明。

果然若此考量,从新政大局和政治利害关系来看,最怕老川咸鱼翻身的,不是民主党,而是共和党。共和党越想除去心头大患,拜登和民主党就越稳坐钓鱼船,顺水推舟。清理门户,弹劾案是共和党的机会。去川还是保川,弹与不弹,选择和决定权,尽在共和党。

现代文明民主政治的最高境界不是恶斗,不是仇恨,不是你死我活,赶尽杀绝,而是牢牢把握全局主动权,赢得民心,和而有序,不战而屈人之兵。弹劾案及惩治国会叛乱的相关案件,毫无疑问将依法严审,以儆效尤。但最终高举轻放,先惩后赦,颇有可能。拜登和民主党已稳操胜券,弹劾案不急不躁,借力打力,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高手。



若云:国人喜爱皇帝独裁?(二)

作者:ruoyun1969  于 2021-1-30 --贝壳村

 


国人喜爱皇帝独裁?(二)

 

作者    若云

 

在亚洲,日本在美国占领下,强推民主文明,搞多党制,选举政府首脑,至今已七十余年,可以说成功了。台湾在蒋经国和李登辉二代人的努力下,已成民主选择的雏形,似乎在渐趋成熟。印度是成熟的民主国家,而大部分南亚各国也算是。其他国家都是以独裁为主轴,即使民主过也回去了,例如菲律宾,现任总统又开始搞独裁;土耳其已民主多年,艾尔多安上台,轻而易举地和平演变为独裁;前苏联已解体成十几个国家;除东欧几个外,几乎全部亚洲国家已成独裁统治,包括被欧州人称为白蒙的俄罗斯和地处欧洲的白俄罗斯。当然,白俄罗斯只有依赖普京才能独下去。

 

记得一件有关的小事。前年,我们到广东店买了白萝卜,选了一根较大,外观美白雪亮的萝卜,用保鲜膜包好,送给新搬来的邻居,我们之间经常互送一些对方没有的东西。他们大概研究了一番,在网上购买种子,去年在后院全种了萝卜。在他们的精心照顾下,长得翠绿茂盛。她还告诉我太太,今秋不要买萝卜了,我们期待着吃新鲜萝卜。到秋天,邻居开镰挖地一尺,除根丝外,找不到半点萝卜影子。她们一气之下开动翻土机,全翻过来铺在地上,作为绿肥。不甘心,今年又种,结果依旧。你看,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地,也养一类植物!这白萝卜和独裁或民主一样,要在适合的土地上,才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3.国人离不开皇帝,人人都想当皇帝

中国的皇帝独裁制,有一费企和的先生写文说,从公元前二十一世纪的夏朝开始,到辛亥革命清朝最后的宣统皇帝(笔者:应该是傅仪皇帝)下台,前后四千多年,有六十七个朝代,四百四十六个皇帝。十岁以下娃娃皇帝,他说有二十九个。这些皇帝中命最长的是清朝乾隆皇帝八十九岁,超过七十岁者只有肖衍,朱元璋等八人,平均年龄只有四十二岁。

大家都知道皇帝命短,原因比较多,笔者认为主要是二个:一是妻妾太多,淫乱过度;二是宫廷斗争,无穷无尽的自杀他杀。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人统治国家能民主,能富强起来吗?又扯远了,回归正题。

 

第二种说法,是从公元前十六世纪的商朝到清末。最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种说法,从公元前二百二十一年的秦始皇到现在。其原因是毛主席多次说过,他是“秦始皇加马克思”。请看刘济昆《毛泽东诗词全集》281页,“那年九月二十三日,毛泽东接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又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二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林彪在571工程纪要中说:‘毛泽东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既然承认他自己是“皇帝”,依此类推,他的后代当然也是“皇帝”。至于说谁是真皇帝或假皇帝,谁更民主或更独裁就无关紧要了。






都是大汉奸,周佛海判无期徒刑,丁默邨却为何难逃一死?

昖溊 清風明月逍遥客 3 days ago

1939年12月21日,在位于上海静安寺路、戈登路 (今南京西路、江宁路) 口的西比利亚皮货店门外,发生过一起枪击案。此案因涉及时任汪伪特工总部头目丁默邨和一位名叫郑苹如的美貌青年女子,而轰动一时。

1939年8月以大汉奸汪精卫为首的汪记国民党六大在上海召开,曾任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及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地位一度与戴笠、徐恩曾不相上下,深受当时兼任调查统计局局长陈立夫宠信的丁默邨随之附逆,并从中分得一杯羹,出任执行委员会常委兼中央党部社会部部长和中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同时担任由他亲手筹建的上海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主任。

丁默邨叛变投敌,完全是由于戴笠出于嫉妒向蒋介石打小报告,指控他贪污招待叛徒张国焘的招待费,使丁受到追查。事情最终虽不了了之,但其仕途却大受影响,从此受到冷落,实权旁落,终日无所事事,内心极不平衡。

丁默邨按日军驻上海特务组织机关长影佐桢昭的指令,领导七十六号汪伪特工总部对各界爱国志士大开杀戒,荼毒一方。并以原国民党人员为对象,或拉拢或剪除,顺昌逆亡,在上海滩制造了一系列血腥事件。由于他熟稔国民党的内部情况,驾轻就熟,因而屡屡得手,使中统、军统元气大伤。

郑苹如,出身于官宦之家,在当时上海可谓不是明星的明星,身影不时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报刊上。在1933年第六期的《妇人画报》中,特别介绍了三名“上海女中高材生”,郑苹如位居中间。1933年第五卷第三期的《时代》封面,也是郑苹如。1937年7月,第一百三十期《良友》封面,也用了郑苹如的照片……

Image

郑苹如固然有从事间谍的天然优势:上海名媛、母亲郑华君是日本人、父亲郑钺是国民党上海江苏高级法院第二分院的首席检察官,但是,这种特殊的出身和比较优渥的家境,一般不会对政治有狂热的热情,更谈不上有坚定的政治信仰。郑苹如从事间谍工作,当然与她自发朴素的爱国心有关,但她并不想完全偏离正常的生活。因此,郑苹如希望用“业余兼职”的方式,并不纳入“中统”的名册。被中统纳入麾下的郑苹如,并送往国际侦察局进行专业培训,成为名副其实的美女特工。

1938年就职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的日本内阁首相近卫文麿的公子近卫文隆突然失踪。日军在沪特务机构特高科的林少佐当即命宪兵队及汪伪七十六号特务全体出动搜寻,然而毫无结果。直到72小时之后,这位公子才毫发未损地自己回来了,对自己的去向则讳莫如深。林少佐将此事报告了东京大本营,不久近卫公子便被召回国。据可靠证据,近卫文隆的失踪就是因为郑苹如诱绑的结果。绑架近卫文隆也仅仅是一个警告,以此正告日方他们在沦陷区的活动能量,同时他们又不想把近卫首相推向强硬的好战派,于是适可而止。

1939年底,郑苹如接受了中统诛杀丁默邨的任务。

Image

至于郑苹如后来如何认识、接近丁默邨的,许多史学家和档案工作人员也说不清其中的逻辑过程。据可靠历史记载:当时任常、嘉、太、昆、青、松六县游击司令熊剑东被丁默邨抓捕后,熊剑东的太太向丁默邨求情,丁默邨提了三个要求,其中一个就是关于郑苹如的。丁默邨说:“有一个女的,常常跟另一派日本人(反战一派)在一起,长得很漂亮,有人说是日本人,有人说是中国人,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一定要认识她。”

郑苹如为了不引起丁默邨的疑心,设计了一个“不期而遇”的场景,在驶往外滩方向的电车上,她“巧遇”丁默邨。因为丁默邨曾担任过郑苹如中学时期的校长,两人在那时就有过一些很平常的交往,凭借着这个勉强称得上“师生之谊”的关系,两人很快相谈甚欢。郑苹如靠着炉火纯青的演技,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时不时的恃宠撒娇,与丁默邨时断时续,若即若离,逗得丁默邨神魂颠倒,索性将郑苹如安排为秘书跟随左右,迅速从座上客发展为床上客。

最初的锄奸计划是将丁默邨诱骗至位于吕班路 (今重庆南路) 万宜坊八十八号的郑家,然后将其抓获处死。然而丁默邨乘车到了万宜坊,面对近在咫尺的郑家,丁默邨却说什么也不肯下车,郑苹如虽施以手段,却终究未敢造次,精心布置的圈套终告流产。

同年12月21日,郑苹如以购买皮大衣为由,邀请丁默村陪同前往西比利亚皮货店。丁默邨不愧为中统培养出来的少将级特工,阴险狡诈得厉害,一进入店堂,便发现情况有异,周围似有形迹可疑之人频频窥视。由于室内室外光线明暗悬殊,他甚至发现有人把脸贴在窗玻璃上朝店内张望。丁默邨当机立断,撇下正佯装挑选皮草的郑苹如,直扑门外,一把拉开轿车车门,大呼“开车!快开车!”待事先埋伏的中统刺客反应过来,追出店堂,丁默邨的轿车早已离去。

Image

第二天,郑苹如把慰问电话打进七十六号。丁默邨哈哈一笑听上去毫不生疑,并爽快地答应马上给她送去买大衣的钱。五天后,12月26日,郑苹如遭七十六号诱捕。尽管她一口咬定枪击只是出于一个妒妇的小心眼,是为了发泄对丁默村乱搞女人的嫉恨,纯系恐吓而已,但一个月后,仍遭秘密枪杀。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汪伪政权一些人也认识到日本终将战败。汪伪政权与日本以及重庆政权的关系也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汪伪政权的核心人物之一, 曾任伪财政部长、伪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央政治委员秘书长等要职,后又任伪行政院副院长,伪中央储备银行总裁、伪警政部长、伪清乡委员会副委员长、伪物资统制审议委员会委员长、伪上海特别市市长等职务的周佛海与丁默邨在抗战后期都暗中投靠了蒋介石的重庆政府,并且在战后维持江浙地方秩序,确保国民党军队顺利接受这一地区,功不可没。

抗战胜利后,对于周佛海、丁默邨等“特殊汉奸”的处置,将直接关切到国民政府的政治威信,所以一直拖到1946年9月16日才移送到南京“交付法院”。首都高等法院起初判处周佛海死刑,其妻杨淑惠也四处活动,打点国民党高层关系,以保其夫之命。蒋介石此刻所需要的是巩固国民政府内部人员的团结,而对周佛海这样的“转正汉奸”的处置,恰好能够起到巩固军心的出奇效果,再加上陈立夫和陈果夫兄弟也在为周佛海奔走,最终蒋介石决定免去周佛海的死刑,改为无期徒刑。

Image

然而, 对国民党战后接收“有功”的丁默邨, 就没有如此幸运了。尽管在庭审期间,丁默邨提交了各种对“有利抗战”的证据,诸如他与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和军统局头子戴笠等人的“书信证明”, 由于他在中统特工郑苹如被杀一案上,负有重大责任,郑苹如母亲郑华君为此状告“首都高等法院”,引发国内媒体的关注,1947年7月5日丁默邨还是被判处了死刑。判决书中详列丁之罪状,其中包括“主使杀害军统局地下工作人员及前江苏高二法院庭长郁华与参加中统局工作之郑苹如。”


 


上兩條同類新聞:
  • 项羽为什么输给刘邦/最大的愚蠢,是低估英美 /拉丁美洲为何出不了发达国家?
  • 你苦苦追寻的美好,原来是你曾经拥有的/宋朝审美,为什么领先世界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