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文化左派如何摧毁了西方文明的根基/希特勒是典型的极左派
發佈時間: 2/1/2021 2:25:38 PM 被閲覽數: 13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文化左派如何摧毁了西方文明的根基
 | 2021-02-01 11:45:30  沉思的托克维尔 | 

image.png

二战后,文化左派在西方兴起,与马克思的传统左派不同,文化左派不关心工人阶级的处境,也无心解决贫富问题,他们聚焦于文化和精神领域,试图解构资本主义和西方文明。他们主张多元化、种族平等、女权主义、同性恋合法、环保和反对战争,否定工业化的既定成果,他们在国内被称为“白左”。

文化左派的兴起让西方左派和工人阶级渐行渐远,工人阶级无法适应这些新左派晦涩的语言和对传统的否定,文化左派的核心是大学中的学生和知识分子,在60年代,这些激进的学生否定西方文明的一切,认为美国是罪恶的化身,为了否定美国,他们甚至赞扬越南,信奉毛主义,崇拜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这些学生带有鲜明的自毁倾向。

他们留下的恶意遗产至今还在困扰美国,让美国无法陷入持续的分裂之中。

一、解构现代化,破坏一切规则

文化左派的第一个特点是解构西方文明,否定工业化。这些二战后产生的新左派认为西方文明的一切都是错误的,虚伪的,为了让人类摆脱奴役,必须否定西方文明的一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否定工业化。文化左派尽全力证明工业化是有害的,他们主张发展中国家保留自己的原生文明和传统,不要进行工业化。

文化左派最核心的部分是后现代主义和解构。

后现代主义对应现代主义,现代主义产生自18世纪,那时启蒙思想家们开始质疑君权神授的理念,主张科学与进步,他们赞美人的理性,认为由理性缔造的科学能够带给人类光明的未来,从伏尔泰到马克思,都可以视为现代主义的一员,他们都讲逻辑和科学。

左派的起源马克思主义,就是立足于科学理论之上。马克思认为社会的演化才是一种必然,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必定发生质的变化,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使得它的覆灭不可避免,人终究会摆脱异化,实现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image.png

(从启蒙思想家到马克思,逻辑和理性一直是贯穿其中)

二战过后,西方的左派开始怀疑现代主义的合理性,二战中,理性与科学造成了大规模的惨剧,西方自诩理性,但却爆发了两次毁灭性的世界大战,左派学者意识到现代化和科学不仅能造就工业革命和启蒙,还能造就奥斯维辛和广岛爆炸,从此刻开始,他们开始反思西方文明和工业化,在普遍的怀疑之下,后现代主义诞生了,他的一切都和现代主义相反。

现代主义的思想家拥有明确的目标,严密的逻辑,充满形式和刻意设计,现代主义支持层级化的官僚机构,倡导中心和权威,后现代则反其道而行之,后现代反对一切的形式和目标,他极为主张随意和游戏,他也反对任何层级和中心,强调去中心化和随心所欲。

由于缺乏固定的目标,并且不认同逻辑,所以后现代主义者盛行解构,解构就是否定一切现存秩序,将现存秩序的阴暗面完全戳穿,这些文化左派不追求建设只要求破坏,政治在他们那里成了一种游戏,他们从不寻求解决问题,因为解决问题等于有了目标,又会落到现代主义的范畴中。

image.png

(荒诞是后现代的本色)

国内很多人往往无法理解西方左派的想法,认为他们荒谬、放纵,没有逻辑,这十分正常,因为后现代本就要求没有逻辑,没有形式,如果他显露出了目标和逻辑,他就不是后现代。

吸毒、解构、滥交、奇装异服、叛逆这些在现代主义者看来大逆不道的事情在后现代主义看来稀松平常,他们本就是要质疑一切规则。

image.png

(虽然环保没错,但桑伯格总让人觉得别扭,因为后现代本身是不讲逻辑和层级的,很多西方激进的运动家都有后现代的色彩)

二、西方文明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发展中国家不要工业化

由于盛行解构,质疑一切规则,文化左派对于束缚他们的西方文明非常不满,60年代后,左派对于西方文明的攻击越来越普遍,在新左派眼中,西方文明就是一场谎言,是全世界最邪恶,最垃圾的文明。

在文化左派眼中,其他文明和西方文明应该平起平坐,西方文明没有任何优越性,他们甚至认为非洲部落文明也和西方文明有平等的位置,60年代后,美国很多常春藤名校都取消了西方文明课程,取而代之的是拉美文明课程、非洲部落文明课程和中东文明课程。

反对欧洲中心论,去西方化成为欧美学界的主流。

image.png

(60年代后西方学者致力于否定西方的先进性和优点,极度吹捧其他文明,这种政治性的学术往往遭到中国左右派共同的反对)

60年代后盛行的历史学也是要极力证明西方文明没有任何优越之处,西方能够发展完全是运气好。比如美国的加州学派,将清朝吹得天花乱坠,认为清朝GDP占世界三分之一,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文明的国度,他们还认为清朝之所以没有爆发工业革命,只是因为江南地区煤不够多,而英国能产生工业革命只是因为有煤。

加州学派的核心论点是没有英国工业革命,其他地区也会科学进步,进入资本主义,英国只不过碰巧最先进入而已。

加州学派的观点违背基本的逻辑和事实,遭到了中国左右派学者的一致反对,清朝的落后残忍有目共睹,有太多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加州学派为了否定欧洲中心论编造了一个不存在的理想清朝。

在这个逻辑之下,如果再进一步,就是反对工业化,西方左派中有很多环保主义者和反殖民主义者,环保和反殖民本身没有错误,但这些思潮演变到现在越来越离谱。环保主义者的极端情况是返璞归真,一些环保主义者放弃一切现代技术,重新穿上树叶,在草丛中滥交,美其名曰回归祖先远离污染。

image.png

image.png

(回归原始生活)

一些反殖民者不仅主张反省战争,还主张逆向歧视和后代赎罪,这在美国左派中最为明显,在美国,很多大学按照人口比例进行录取,导致白人学生需要的分数比黑人要高几十分甚至一百分,而最聪明的华裔学生更是深受其害。他们甚至主张现在的白人要为祖先赎罪,对当年黑奴的后代进行赔偿。

这种思潮在弗洛伊德示威中显示出了恶果,当时很多左派人士摧毁了华盛顿、杰斐逊、哥伦布的雕像,大肆破坏公物,西方文明的先贤全部被侮辱,尤其是美国,这种去西方化让美国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种族撕裂和认同危机,他没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让仇恨无限扩大。

image.png

由于完全丧失了理性,为了否定而否定,西方左派常说出一些毁三观的言论,除了上述清朝的例子,他们往往无底线的赞美其他文明,比如说非洲文明有很多优势,西方应该学习,伊斯兰教比基督教宽容,西方应该学习,对于中国,他们往往赞美中国传统思想,而大肆否定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

其中最荒谬的是对西藏的态度,西方左派认为中国发展西藏是破坏了西藏的自然环境和神圣氛围,他们偏执的认为当地人反感工业化,喜欢这种朴实无华的古老生活。在他们眼中,发展中国家就应该保持中世纪的传统,不应该进行任何工业化,以防止被西方文明荼毒。

对于西方左派,我国著名社会学家赵鼎新无不讽刺的说到:如果中国至今还绑小脚,他们一定会论证绑小脚的优越性。西方左派的荒谬遭到了中国左右派共同的批驳。

至此,文化左派已经彻底脱离了马克思主义的范畴,马克思强调先进与落后之分,强调通过发展生产力来解决问题,文化左派的各文明平等,多元化,否定工业革命,已经彻底违背了马克思的原理。

三、文化左派中的自毁倾向,中国需要警惕

由于否定了西方文明一切的既定成果,信奉文化左派的人往往具有自毁倾向。人之所以活着都是因为有目标,信教的保守主义者想进天堂,自由主义者想维护自由,马克思主义者想要消灭剥削。

这些思想都属于现代主义,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但唯有60年代后的文化左派没有目标,在否定完一切现存秩序后,他们往往陷入虚无,用吸毒和滥交打发时间。

60年代美国的反潮流运动就是文化左派的狂欢,反潮流运动没有固定的纲领和方向,只要是对现状不满的,都被称作新左派,新左派的主力是大学生和知识分子,他们自始至终没提出任何建设性的方案。

正如资中筠所说,虽然就声势上讲,60年代运动远远超过罗斯福开启的进步主义运动,但其正面遗产和效果远不如后者,这场学生主导的运动严重脱离工人阶级(工人支持越战,因为可以多生产产品,而且工人更加爱国),与真正的劳动人民相差甚远,很多当年闹事的学生在80年代都感到幻灭,成为了新保守主义者,他们为自己曾经的破坏行径感到遗憾。

image.png

虽然60年代反潮流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他的恶意遗产依然影响着美国,美国的国家认同开始崩溃,新移民不再认同美国价值观,犯罪率和吸毒率不断飙升,如今美国很多州甚至允许了大麻合法化,当人们否定一切丧失生活目标后,只能用毒品来虚度光阴。到了现在,毒品之外,又增添了电子游戏和互联网。

image.png

(60年代反主流运动后,毒品开始在美国泛滥)

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自毁倾向这些文化左派的思潮正在蔓延,它不仅在欧美存在,在中国也开始出现。当今年轻人中的左派,很多带有后现代主义的特点,他们既否定西方文明,又否定改革开放,又抨击中国传统,总之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虚伪的,他们沉迷于解构游戏,喜欢戳穿一切,他们从不提出建设性的方案。他们的语言也开始变得专业化,他们往往用西方左派晦涩的语言表达,这种语言我都无法听懂,更不用说广大的劳动者。

他们将一切幻想为资本家和工人阶级的斗争,并缔造了一个不存在的前三十年,他们没有任何前进的解决方案,他们只是在不断破坏,唯一的方案就是回到过去。

这种情况是中国从未有过的。

image.png

(当代左圈无限可分,来源知乎川哭孙)

image.png

(何不食皮蛋瘦肉粥)

无论是自由派、新左派、皇汉、改革派还是工业党严格来讲都属于现代主义的范畴,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理想的参照物,希望用具体行动改变现状。

自由派希望借鉴西方的宪政民主,学习西方模式,新左派和工业党强调专家治国,发展工业,他们希望在苏联模式上进行改良,皇汉则和韩国模式异曲同工,希望建立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合一的国家,改革派则主张继续实践出真知,摸着石头过河,完善中国模式。

不论这些说法是否符合实际,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他们与当年启蒙思想家、马克思主义者一样,一方面否定现存制度,一方面建构新制度。他们都属于现代主义者。

但是从如今网络盛行的青年左派身上,我没有看到多少建设性的内容,他们的键政越来越像一种游戏,他们越来越频繁的运用西方后现代的解构主义,他们否定一切,抨击一切,但他们没有自己的方案,他们抵抗的方式要么在互联网上构建小圈子进行键政,要么就是自杀了事,这种虚无主义值得我们所有人警惕,北交大自杀的陈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始终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对于我国来说,要抵制的不是简单的西方文明,而是西方60年代后的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这些思潮极易让人陷入虚无,丧失人生目标,变得佛系,最终只能导致国家的慢性死亡。

人活在世上,总是要信些什么的,无论是家庭、宗教、马克思主义、国家还是民主,总归都是信仰,如果人类解构了一切,则等于丧失了生存的意义,这种自毁倾向和虚无主义,才是真正值得我们警惕和深思的。

image.png




希特勒是典型的极左派2021-01-30 14:11:38

施化

 

世上所有的人都认定希特勒是恶魔。但这个恶魔到底是左派还是右派,却一直没有定论。虽然多年来有一些独家的分析,认为希特勒是极左,但多数大众到现在为止,脑子里的印象,希特勒还是极右。我一直同意把希特勒归为极左,可惜属于小众,说话没有份量。数量迷信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迷信。众人几乎都相信,只要数量足够多的人把一种颜色看成白的,它就一定不是黑的。殊不知在某种光线下人眼会受欺骗,认知会出错。现代社会,人的认知全部来源于媒体。媒体如有偏向,认知也有偏向。并且,人数越多,错误越长久越严重。似乎时间可以治愈一切,渐渐地把错误认知淘汰掉,让人变得更正确。可惜历史很少有这样的证明。历史只提供证据,证明人类不断重复同样的愚蠢,犯同样的错误,直至大难临头也不悔改,并且自我感觉良好。

今天早晨我正吃着早饭,如每天的习惯,抬头向座落在窗外的群山扫了一眼,立刻大吃一惊。原来,二十多年来熟视无睹的景色,竟变得令人难以置信。一座孤立高耸的山峰,傲然兀立在茫茫白雾的背景前面,好似一幅精致的苏绣。造型极像富士山,但比富士丰满得多,山顶的白帽子也更显神秘。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景象,好像自己突然被时光穿越到另一座陌生城市。略加思索才意识到,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飞来峰,她长年都座落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过。只不过由于视觉误判,长久以来把她与其身后的山峰混为一体,一直无视她的存在。直到今天早晨,背景里的漫天大雾才凸显了她的身姿。顿时,我感到大自然的造化巧妙和个人认知的局限。我以为当然的固有观念,竟然一直都是错的。

希特勒是极右派,这是一个人们固有的认知,但现在看来是错的。排除所有洗脑植入的陈腐俗见,我以为希特勒正是典型的,如假包换的极左派。

先大致厘清一下左右派的特点。

先说左派。左派的最主要特征是激进。目标性和攻击性强烈,特别具有占有欲和控制欲。他们早早地勾画蓝图,标新立异,自以为能设计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并且孜孜不倦地去实现占有。毛泽东在年轻求学的时候,就志在高远,建立中华之大一统。他说“无继此志者,无德无才无成也”。马克思砸碎旧世界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理论,为他提供了所向无敌的武器。

左派无法容忍与自己不谐和的派别与见解,并与其共存。哪怕暂时虚与委蛇,也只不过是作为谋略的伪装。他们总认为自己的认知是最完美最正确的,其余的都必须被纠正或改造。只要稍握有一点势力或权力,第一件想做的便是下手封堵别人的嘴。想想中共和美国科技巨头做的就知道了。一旦嘴封不完全,就限制别人的行动自由。一旦自由行动限制不了,就下杀手。只要能做到,便不惜一切。科技大媒体为了封堵川普,损失了千亿美金,也在所不惜。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左派的特点之一。传统的做人底线对左派毫无束缚。杀人不是犯罪吗?即便犯罪,也可以用谎言来掩盖。左派以某种高尚的理由来为犯罪辩护,手段娴熟。他们不信神,没有原罪的内疚自责,所以对犯罪和撒谎,个人毫无不适。假如一个谎言遮掩不了,就再撒另一个更大的谎言盖住第一个。当场被揭穿,也不会脸红。

左派从来抢占先机,咄咄逼人。迄今人们看到的近代史,基本都是左派写的。当然,在他们手中,世界被糟蹋得千疮百孔。糟蹋现存的世界,本来就是左派的目的。马克思一生没有做成什么对社会有价值的专业,他的生活靠别人资助,没有注册过发明专利。可是却把“砸烂旧世界”这一极端恐怖主义的理念,裹以极其高尚的包装,传播到世界每一个角落。马克思的弟子切.格瓦拉,一生的事业就是破坏,杀人无数,却被左翼文人指鹿为马,用生花妙笔描绘为英雄。联系起来,黑名贵被左派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也不算奇怪。

从巴黎公社算起,左派肆虐世界几百年,为什么从来没有受到有效的抵制呢?细想起来,右派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右派的特征是保守,收敛,懦弱。好像右派没有创造过什么新玩意,只是不断地继承和修补祖上传下来的旧东西。他们认为,世界是神创造的,一切存在都有合理性。只要是对人有益的事情,都不要随便破坏,更别说连根拔掉。与左派相反,右派从来不试图强加于人。所以,在左右交锋中,右的一面总是处于守势,至多后发制人。这种一概的容忍退让,并把对方想象得和自己一样善良,当然容易养虎为患。由于不善标新立异,右派也无法吸引到大量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势力远不如左派壮大。有人说,三十岁以前如果不是左派,就是没有灵魂;三十岁以后如果还是左派,那是没有脑子。这对于既想要灵魂又想要脑子的那些人,相当困扰。

既然对左右的分类有了大致认识,希特勒到底是左派还是右派,就很容易判断了。顺理成章接下来,左到极致就是极左。

希特勒早年没有什么创造,专业也很失败。不过此人雄心勃勃,在监狱里写下《我的奋斗》,描绘了今后的蓝图。虽然他对外称自己是基督徒,可是从来不曾忏悔过。国会纵火案是希特勒不择手段获得权力的第一步。接下来便祭出左派擅长的社会主义。大家都知道希特勒实行的是国家社会主义,其实骨子里与中国战国时的秦商鞅变法是同一套,在国家层面积聚了大量财富,剥夺底层。希特勒对外咄咄逼人,计划吞并全球,在表面上却标榜出一切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崇高精神。

希特勒的失败和死亡与极左的切.格瓦拉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孤注一掷,不惜代价和牺牲他人生命。所以,按照逻辑分类,所有相似的东西都要归在一起,希特勒是极左派当然毋庸置疑了。可是这么浅显易见的逻辑关系,为什么长久以来都没有被我们聪明的左派朋友意识到呢?原来,如果把自己与希特勒划上等号,那么注定就臭了,失去所有民意支持。他们宁可牛头不对马嘴,给明明不是左派的川普扣上希特勒的帽子,也要把自己与希特勒完全分割,洗刷干净。一个人如果虚伪到这一步,这辈子就无可救药了。

 

2021-01-30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纵横家/鬼谷子/与鬼谷子相关的历史人物/【中國禁片】《謀圣鬼谷子》
  • 大秦赋/国人喜爱皇帝独裁?/华容道放曹西安释蒋/丁默邨却为何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