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00后女孩还原四大名著美女/那些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發佈時間: 2/8/2021 9:56:08 P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00后女孩还原四大名著美女:一张照片惊艳了世界
 | 2021-02-06 19:09:25  艺非凡 |    

什么衣服,最能体现中华女子之美?除了汉服,我再也想不到其他选项。

一张神似薛宝钗的脸,是她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虽然说是个十足的00后女孩,却长了一张古韵十足的脸庞。再加上汉服华章,不说惊鸿一瞥,不说似曾相识,只叹红楼一梦。

无论外貌、气质,都活像是曹雪芹笔下的人物: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

一颦一笑,皆十分动人。





十年一觉红楼梦,薛宝钗虽美,但倘若比起《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来说,后者才是真的雍容华贵,倾国倾城。

大约就是太美,所以各种西游记外传中,总会把女儿国国王,写成唐僧取西经路上唯一心动的女人。



再仔细读读吴承恩对女儿国国王的描写,惊觉这00后的女子,真真对应了这神来之笔: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

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

秋波湛湛妖娆态,春笋纤纤妖媚姿。

斜红绡飘彩艳,高簪珠翠显光辉。”

尤其是这一句,更为传神:

“说什么昭君美貌,果然是赛过西施。宫妆巧样非凡类,诚然王母降瑶池。”

举手投足的高贵之感扑面袭来。


一人演绎出四大名著美女,这个宝藏女孩什么来头?

她叫吴晨,网名四月晨晨,是一个00后女孩,之所以一颦一笑皆有古典韵味,和自身长相相关之外,是因为她是江苏省戏剧学校戏曲专业的,在校大学生。

她的日常是学习锡剧,锡剧是江苏最具有代表性的地方剧种之一,被誉为“太湖一支梅”,戏曲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行腔如太湖流水,甜、糯、淳、亮,对身段、姿态要求极高。

也正是在戏曲的常年浸润下,四月养成了举手投足皆端庄自持的气质。

无论是走花旦步,还是轻摇扇子,颔首微笑,皆有古派。

看起来就像是活在古代的美人一样,让人一眼万年。

不过,戏曲出身的她,走上汉服模特之路,确实是一场意外。

“一开始接触汉服,是因为遇到了一个摄影师,她找我拍汉服,然后合作了几次以后,双方都觉得我很合适这种形象。与其说是我选择汉服,不如说是汉服选择了我,本身喜欢戏曲的人很难不被汉服吸引,因为都是传统文化,都是蕴含着我们国家古典韵味的东西。”

做了汉服模特之后,四月去参加了人生第一场汉服走秀,华裳九州。

在后台,有人对她说她长得很像,饰演薛宝钗的演员张莉,她因此产生了,向四大名著汲取灵感的想法,拍了一系列四大名著美女的仿妆视频,因此在网络上走红。

“每一个造型,都是一群人努力的结果,大家先选择一个想拍的主题人物,然后一起讨论置办东西,最后完成作品。”

除了四大名著美女外,她还拍摄了很多种风格不一的作品。有可爱风格的,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捏一下她的脸蛋。


也有婚嫁风格的,一身下来非常喜庆,感觉敲锣打鼓的队伍,已经在不远处等待了。



还有妖冶风格的,看上去很像是敦煌飞天,但其实灵感来源于黄梅戏《梁山伯与祝英台》。

在戏中,梁山伯说:“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耳上有环痕?”

祝英台回答:“耳环痕有原因,村里酬神多庙会,年年由我扮观音。”

听完祝英台的解释,梁山伯说:“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梁山伯不敢看的观音,大概就是这样美得摄人心魄吧。



因为一系列汉服美照,四月晨晨很快在汉服界脱颖而出,这更让她坚定自己的戏剧之路。

“一方面在接触汉服的过程中,我走出了校园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赞美,鼓舞我要在宣扬古典文化的道路上继续坚持。一方面我也更加热爱自己的戏曲专业,因为它我才能更好地展现出古典服饰之美。”

很多人喜欢把热爱汉服的人群,划分为汉服圈,但四月却不喜欢这种说法。

“汉服从来不是圈,它就是传统服饰,人人可认识它,人人可深知了解它,人人可穿着它。”

如果称为汉服圈,说明在人们心中,汉服仍旧是小众的东西。

《春秋左传正义》中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说明汉服是中华民族最传统的服饰。但这几年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穿,日本JK或者Lolita服饰上街,无论在哪,穿汉服的人都是极少数。

甚至有很多人不识汉服,称之为韩服或者日服,有人穿着汉服去看樱花,还被人大骂汉奸,可见华人不识华服,是多么的可悲可叹。

汉服如今在中国,受众可能还没有JK广,但仍希望有一天能如吴晓波所说:“当年我们工作以后拿到工资,第一件事情是跑到商场,给自己买一件西装,表示我是一个成年人,一个现代人。今天一个姑娘拿着工资买一件汉服,表示我是一个中国人。”



复兴汉服,不止是要拾起千百年的文化传统,更是要重建我们的文化自信心,作为中国人,我们本就理应以汉服文化为骄傲,穿着汉服,走向世界。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2021-02-07 10:57:17

  诗苑文坛固然有“文人无行”,但更有“文人相轻”,后者更是家常便饭。哪能“一犬吠形,百犬吠声”?真以为“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时代又回来了?“贾浅浅屎尿诗”这个话题可以分解为三个子题,关键在她的究竟写得怎么样


  老高按:2021年《文学自由谈》杂志第一期唐小林的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经该刊物微信公号发布后,引发网民狂欢。几天来海内外各个微信群里都在传抨击贾浅浅“屎尿诗”的檄文,嘲讽段子、漫画纷纷出炉,捎带上贾浅浅她爹、作家贾平凹。
  但我担心:恐怕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吧?
  “贾浅浅屎尿诗”这个话题实际上可以分解为三个子题:
  诗歌美学:贾浅浅的创作水平和审美取向如何?
  诗坛或文坛特权:父亲是否利用职权和影响,直接间接地提携、安插和吹捧子女?
  文坛风气:诗人诗评家竞相称誉写“屎尿诗”贾浅浅,是否说明文坛充斥逐臭之夫?
  凭直觉,我感到这三个方面,似乎都很难断然否认负面例证;但我也感到,恐怕不能对这三个子题,简单化地做出判断:
  疯传的几首屎尿诗,确实上不得台盘,但这位女诗人是以臭为香上位的吗?
  “文二代”确实有凭父荫、得虚名的,这里面往往有太多可意会不能言传的灰色操作,但具体到这对父女,有父亲提携女儿的确凿实锤吗?
  文人无节,文人无行,确实在中国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但当今已经烂到这种无不指鹿为马的地步,“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一人爱惜羽毛?

  凭空争论,不容易得出正确结论,我感觉,症结还在贾浅浅。只有了解她真实的创作实力,对后面的问题,才能得出相对公允的结论。
  得查一下资料。
  资料看起来似乎浩如烟海:不仅中国大部分报刊,而且美、法等多个媒体,都关注、都报道这一关于贾浅浅诗歌和相关问题的讨论,俨然成了跨国界的文化话题,贾浅浅已经成为国际名人。简直让我疑心,最先抨击“屎尿诗”的那个唐小林,是不是与贾浅浅密谋好了一波欲扬故抑的大操作?
  在此之前,谁知道有个贾浅浅?
  在此之后,谁不知道有个贾浅浅?

  但这些资料都是第二手到第N,网上贾浅浅的作品并不多。费了一番功夫查到她几篇作品,我无法判断算不算她的最好水平,但肯定比那些“屎尿诗”好得太多,“屎尿诗”只是她的游戏之作。用她自己的话说:有人选我最差的诗歌,拿来取笑。
  口说无凭,看看下面几首贾浅浅的作品:

  《我的“的”》

  在我的诗里
  那些靠近动词的“地”
  像是从热带雨林爬出的瘴气
  会催眠每一个刚爬上枝头的词语
  我必须趁着暮晚,将它拔去
  换成月光下好看的“的”
  让它的洁白
  变成一窝可爱的小兔
  蹿入我的每行文字里

  《秋》(不知是全诗还是片段?)

  所有的句子,都竖着身子
  长成秋天的芦苇
  微风中,那里停歇着
  草鹭和我即将折断的叹息

  《临睡前》
 
  孩子光着脚从她的房间跑过来
  抱着我说:妈妈晚安
  十分钟后又跑过来
  和爸爸拥抱,说晚安
  之后,十分钟后
  她又去到了妹妹的床前
  一样的拥抱,一样的说晚安
 
  她如此认真地一一道别
  仿佛关上自己的房门之后
  她就要开始
  在黑夜中长久地漂泊

  (这后一节,真是神来之笔!——老高评)

  《夜》
  (我在网上查到的这一首没有分行。作者将“夜”比作“猫”,而“拆下零件”“拔下脑袋”“卸下四肢”的意象更让我称奇——但是不一定让读者感到舒服)
  一只琥珀色的猫,弓着背,挤进夜色的窗棂,躺在床上,我开始一件件拆下我的零件,先拔下脑袋,仔细端详;那因为愤怒,而充血的双眼,在反复流出塑料眼泪后,变得纯净、明亮。
  那因为悲伤、失望,而扭曲的嘴角,也在不停的抚慰、按摩中,变得上扬、柔和。梳理好头发,给自己一个拥抱,卸下四肢,摆放整齐,一切都悄无声息,唯有那只琥珀色的猫,如蛇的尾巴,扭动在暗夜中。


  读了上面这些诗,我感觉这位女诗人,至少是有才气、有灵气。网民们凭她写了“屎尿诗”就全盘否定其人,是以偏概全了!
  由此我还联想到许多——
  我想到现代艺术史上杜尚那个著名的作品“小便池”;
  我想到现代文学史上众多不避粗俗的诗文,例如教材上必举的美国诗人威廉斯那首著名的《便条》;
  我还想说:唐代诗人陆游写过近万首诗,现代诗人郭小川写过几千首诗(诸位不会去读,但是三十多年前,我竟然不幸基本上读了郭小川全部诗作,那真是受刑!),绝大部分都是不折不扣的垃圾,虽然似乎没写到屎尿。——话说回来,写屎尿的也不应该成为禁忌,庄子不是说“道在屎溺”么?

  总结一下,以免误会或曲解(我已经发现,网上有些人对于揣测他人的意图、误解他人的原意,颇有偏爱、也有专攻):
  贾浅浅几首“屎尿诗”如《朗朗》《我的娘》等等,并不是好诗;
  我相信贾浅浅成名不是靠这些诗,更不是只写这种诗——她写过若干不错的诗;
  我相信许多我有所了解甚至景仰的诗评家,不是读了“屎尿诗”而称赞贾浅浅;
  我相信决定一个诗人的优秀程度,不是他(她)写过多少垃圾,而是在于他(她)写过多少佳作。
  读到素以“毒舌”著称的端木赐香一篇辛辣文章《贾平凹的闺女被炮轰,莫言的闺女还远么?》,从另一个角度抨击了这种文化现象背后的社会心理。与大家分享!


  贾平凹的闺女被炮轰,莫言的闺女还远么?

  端木赐香,端木小香

  唐小林炮轰贾浅浅所带的节奏,
  跟当年有人炮轰赵丽华所带的节奏,何其相似乃尔。
  网络群众很是踊跃。
  不踊跃能行么?
  现在的网络情形是:知识人三缄其口,鼠辈们异常活跃,真金沉在水底,泡沫齐聚水面。
  当年炮轰赵丽华的时候,很多网络群众就说了,诗这么容易写,我也会。
  可等到现在,你也没发现有几个网友变成了诗人。
  倒是赵丽华浴火重生,不但成了诗歌界的梨花体教主,出版了她的诗画集,创建了她的梨花公社,诸多女人在她的公社里,也得到了重生一般,从此走向了亦诗亦画的开挂的人生。
  就是现在,梨花公社群里,三天一艺术人文讲座(她能请来的专业老师都请来了),五天一美术作品拍卖(有专业老师的作品,也有学员的作品)。一句话,正是教主打破了艺术神圣的面纱,或者说,引导某些有灵性的门外妞纷纷踏进了神圣的殿堂。
  按我的认知,艺术就是玩的。
  玩票玩票,像张伯驹那样,不就是富二代官二代积攒出来的心力与财力,才能玩出来的艺术大师?甚至他还能把他的女人培养成更艺术的大师。
  你可以说三代培养一个贵族,也可以说流动的斯文。黛玉宝玉可以亦诗亦画,刘姥姥与焦大则只能连蹦带骂。如果连这一点都想推翻,那只能让贾浅浅上山下乡,劳动改造。
  我现在比较欣慰的是,老贾与小贾都没出来回应——凭啥呀,网络随便一张大字报,人家就得出来给你们交待呀?要不要父女两个头戴白帽,胸挂纸牌?
  网络无产者大形其势的氛围下,官是原罪,富是原罪,名是原罪,甚至家里有个公职人员,都是原罪。所以对二代的炮轰,从官二代,到富二代,再到文二代……
  会不会漫延到拆二代?
  担心之余,我去查了查莫言有没有女儿。一查一个准,居然真有,叫管笑笑,山东大学本科,推荐上的清华,最后是博士。专业居然也是跑不出的文学圈,是什么比较文学和世界文学。有篇论文,居然也是写的她爹——坏菜了坏菜了!
  我发现你们文学大家,给闺女起名字都约好了似的。贾平凹家叫贾浅浅,莫言家叫管笑笑——请愿谅我,知道的文学大家不多,然则,残雪家的叫残缺缺?洪峰家的叫洪果果?刘索拉家的叫刘豆豆?王朔家的叫王丫丫?
  我的意思,丫们,请做好准备,大观园外,一群爷们糙汉,要炮轰你们了。
  也搜索了一下,炮轰贾浅浅的,乃是一个叫唐小林的。四川宜宾人,高中学历,三十七岁到深圳打工,曾做过企业管理、日语翻译。现在专事文学批评,而所谓的批评,专门针对文坛名家群体,据说击打目标专一,也就是定点清除吧。这次炮打贾浅浅,下次瞄准谁,丫们请注意,你们被炮轰的危险,大约跟你爹的知名度成正比。
  有人说了,现在的网友,只能接受小人物逆袭。
  一句话,刘姥姥家的板儿做了博导,焦大家的闺女做了明星,任正非的女儿扫了厕所,宝玉的儿子摆了地摊,他们才能心下稍平。
  当然,等刘姥姥家的孙女做教授,焦大家的外孙做了童星,网络群众可能就又受不了了。
  现在的网络人心,不是你潜了什么规,违了什么则,而是你比他们过得好,就是原罪。没有拦住你们的爹,现在须得拦住你们的娃!
  唐小林这次炮轰,专门摘了几首他认为上不得台面的,然后笼统指向后门与特权这两个群众G点。没有实证,没有实锤,文学批评,就这样变形成了打倒“官倒”。
  父女两个有种,打死也不说,于是火势烧到了父女两个先后所在的学校。一个啥子建筑学校,一个西北大学。一个是贾女凭什么进入这些学校,一个是凭什么评的副教授。
  两个学校也沉得住气。打死也不给你们说话。
  犯得上么?
  什么时候秦始皇批的奏折,改为网络群众批阅了?
  高校评职称越来越规范化了,最近几年干脆有公示期了,公示期间没人抗议,就过了。而且,再公示,也不是公示给网络群众。一句话,你们算哪根儿葱呀。
  至于进入学校,各学校有各学校的硬门槛与软条件。别说闺女了,有些人才的引进,学校还得包人家老婆的工作。你们以为,学校想挖一个自己最需要的人才是容易的?
  说说人们最喜欢的民国年代。蔡元培作为浙人,能在北大教师队伍中,培养一个“浙籍日系”,当然,非浙籍的,比如安徽的那个独秀,老蔡还帮他伪造个文凭,也要把他请到北大来。对了,鲁迅进中山大学,中山除了给他500大洋的高薪,还得给广平兄助教的高薪,然后让她专职做鲁迅的助理——总之,老婆在自己家里给你做饭抄稿,学校都得发工资。
  什么叫公平?
  公平就是学校与你两得相宜。学校要你的名气,你要学校的待遇。
  现在更公平了。都是按硬规来。看文凭,看论文,看课题,看论著。
  话说,你们查了她的文凭,与学校引进人才办法,确定贾浅浅是后门么?你们查了科研成果与当年的职称评审办法,确定她评不了副教授么?至于诗作,你确定看了她的诗集——就别说文学评论家了,你确定你算是个文学内行么?
  截止到现在,我公号后面,想模仿贾浅浅的,没一个所谓诗意的——诗嘛,按我的认识,一是韵律,二是意境,最好两者都有,否则必有其一。别说韵律了,没一个有一丁点诗意的。有一个家伙,以为不要脸就是诗,写了一首,大意是他的母亲,看见他的小鸡鸡鼓着,就给他吮吸了……并且反问我,这是不是也叫“反文化规训”——我没有给他上墙,替她娘不值。我想说的是,这个读者,连“反文化规训”这个概念都没理解。小学语文阅读与理解严重不过关。但也就是这样的人,在网络上有冲天的正义感,那嗷嗷叫的,愤怒呀——贾浅浅写孩子的屎尿就能入诗并且出版,他与他娘都这样了,都引不起注意。
  我得承认,我真的很同情这样的网络群众。
  这个社会,多少人因为成功的欲望得不到释放,而转化为,对成功之人的愤怒?
  下面一首诗的片段,是莫言同志写的:

  想想莎士比亚是怎么秃的?
  想想列宁是怎么秃的?
  我们不是不允许他秃,
  关键是他要秃得好看!
  我们不是不让丫儿出来混,
  出来混他要照顾我们的观感。
  起码去割了那两个眼袋!
  讲究点嘛就去把头发栽栽!
  好的假发还真看不出来。
  最起码丫儿要去把满嘴的黑牙洗白。
  ……


  我想说的是,莫老头你小心点,要是人家模仿着你的小样儿,也骂你家管笑笑呢?
  还管笑笑,以后可以叫管哭哭了。我公号读者中,就有人把贾浅浅当作你闺女了。说,她爹写什么臀和乳,她就写什么屎和尿——我一口老白茶吐了出来:哥们,你可不能如此串垄,贾爹管代。写丰乳肥臀的是莫言,不是人家老贾。怎么说呢,就你们这些起码文学常识都没有的家伙,还想搞文学评论,别说诗歌小说了,就是《知音》《读者》都没读过几本。还有些人,逻辑、概念双不过关,上来不是打比方,就是偷换概念,当然,打比方就是理论不过,为了偷换概念,才打比方的,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在人家那里,就成功地置换如此:谁喜欢读贾浅浅的诗,谁就是喜欢吃屎……
  文学界固然有圈子,有互相吹捧,但更有文人相轻,后者不是家常便饭么?问题是哪轮得上你们来轻?真的以为,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的时代又回来了?大象可以跑到瓷器店里对各种瓷器评头论足了呀?文学确实是圈套圈。问题是一个概念你不理解,一个结论你敢瞎下,然后就想圈中破圈,黑瞎子一般,冲向玉米地?
  我都替你们害臊。
  真成了我们地方群,有群友一听我是研究袁世凯的,就直接盖棺论定:袁世凯不是好东西,还研究袁世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研究袁世凯的,不如直接下放劳改!
  也只有门外人,才会如此的无知无畏。这种人你如何给他说理?你一个白眼都不给,是不是人家更是赢定了?你不战自降嘛。
  好在现在网民只能攻陷文学阵地,音乐美术,还没见动静,比如常玉,画一条女人大腿,就一个亿,也没见人民群众围攻过。
  估计这些专业,光认字儿还不行吧。哈。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余傑: 那些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 2021-02-01 21:56:00


【余傑專欄】那些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

在非基督教文明(國家)中,基本或部分實現現代轉型的、自由民主之家的新成員,主要有印度、南韓、台灣、新加坡和以色列等國。(註)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人口意義上)。二〇二〇年二月,美國總統川普訪問印度時在一場大規模集會上說:「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建立在我們的共同價值觀和我們對民主的共同承諾之上……我們遵循法治,以正義的承諾為指導,並以我們對自由的愛而加強。」川普政府提出「印太戰略」,將印度洋放在太平洋之前,凸顯對印度的重視和肯定,及對美印戰略同盟關係的升級。

印度最可寶貴的是英國殖民統治期間留下遺產: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印度有自身相對不壞的文化傳統及民情與之對接,產生相對良性和正向的磁鐵效應、酵母效應及馬太效應。印度長期沒有大一統的中央集權,而是地方自治;印度教不像儒教那樣排外,具備多元主義的傳統。印度裔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指出,印度的「對話文化」是印度民主制度鞏固的重要原因,印度已成功地建立了世俗主義的現代民主體制:

政黨在贏得選舉之後執政,在輸掉選舉之後走人。媒體一直大體自由,新聞界一直持續報道、審議並抗議。公民權利一直被認真對待,法院在追究違法行為方面一直相當積極。軍隊一直安穩地駐紮在兵營之內。

以上各個方面,中國無一具備。

近代以來,印度被英國全面殖民,是印度幸運。墨西哥詩人和外交家奧克塔維奧·帕斯(Octavio Paz)指出,英國將教育制度引入印度,現代印度由此開始。英國殖民者在印度努力推廣英語,英語為未來世界通用語言,印度以英語為官方語言,其思維方式因此改變。英國駐印度總督麥考萊說:「我們目前必須在印度培養一個階級,可在我們與受我們統治的人之間擔任中介;這個階級的人,在血緣和膚色上是印度人,但在品位、見解、道德、智識上是英國人。」接受英國憲制的印度知識階層承認,「我們心靈中最美好的、充滿生機的一面,是在大英帝國統治下形成和發展的」。印度知識分子將西方文化視為淨化其停滯且扭曲的傳統的最佳方式。被視為「現代印度之父」的蘭姆·莫漢·羅伊(Ram Mohan Roy)受神體一位教派理念影響,認為印度教已被迷信扭曲,真正的印度教是和基督教同樣嚴謹的一神論,可見基督教對印度教的改革具有決定影響。

英國人離開後,這些正面因素仍然在印度開花結果:印度實行教育免費,其高等教育成就斐然,印度理工大學是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理工大學。印度已建立起完善的工業體系,化工及鋼鐵均為世界第一,製藥和計算機技術僅次於美國,遠超以低端製造業為主的中國和依賴資源出口的俄羅斯與巴西。印度近年來擺脫了蘇聯的計劃經濟模式,實現自由經濟貿易,印度最大的企業大都是私營企業。

儘管印度算是民主國家,卻仍不算全面現代化國家。「印度通常和笨重的大象相提並論:無法阻擋,但是走到哪裡都很慢。」這頭「象」有一天能勝過亞洲的競爭對手——作為「龍」的中國,但要追趕作為「鷹」的美國則路途漫長。政府的腐敗和低效、基礎建設的落後、貧富懸殊、種姓制度等都是表面問題;印度人和印度教對清教徒觀念秩序的排斥,是其最大的困境。

印度裔作家奈保爾(V.S. Naipaul)將父母之邦形容為「幽黯國度」,他認為甘地對印度的「幽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甘地把印度帶出一種『黑暗年代』;而他的成功則又不可避免地將印度推入另一個黑暗年代。」他對「甘地主義」的概括是:宗教的狂熱和宗教的自我炫耀,空手變魔術,擺脫建設性思想和政治責任。在獨立的印度,甘地主義仍是被征服人民的慰藉。

甘地在南非期間接觸到基督教,也結交一些基督徒朋友,但他對基督教只有膚淺的了解,最後還是懷著對西方現代文明的怨恨回到印度教傳統之中。甘地與泰戈爾爆發過一場爭論:甘地是堅定的印度教徒,不否定作為印度教教義重要部分的種姓制度,只是用某種「積極的歧視」(為非印度教少數族裔保留象徵性的國會議席)掩蓋之。泰戈爾作為世俗主義者,認為自己家族的傳統是「印度教文化、伊斯蘭教文化和英國文化這三種文化合流」的產物,他比甘地更多地肯定西方文明。

甘地反對洋布,反對資本主義,以紡織土布對抗和打擊英國的經濟,倡導「每個人都必須紡紗,讓泰戈爾像他人一樣紡紗,讓他燒掉自己的外國服裝,這是今天的責任,神會操心明天的」。泰戈爾拒絕接受此命令,反駁說,紡車不僅在經濟上沒有意義,而且是一種愚民的方式——「紡車無須任何人思考:人們只是無休無止地轉動屬於過時發明之物的紡輪。」泰戈爾抨擊甘地不分青紅皂白地譴責西方文明及焚毀外國衣服與舶來品,「我寧可將這些衣物送給那些赤身裸體的人」(丘吉爾將甘地諷刺為「半裸體的遊方僧」不是沒有道理的)。這不單單是帕斯所形容的「一個詩人與一個聖人對話有其困難」,更是兩種世界觀的對立。甘地留給印度的負面遺產從未得到清理,今天的印度需要走出甘地的陰影。在印度的政治和文化光譜中,缺乏具有活力的、英美式保守主義。

以韓國、台灣和新加坡而論,在經濟上,三國都已邁入西方發達國家行列;在政治上,韓國和台灣的民主制度基本鞏固和穩定,新加坡則僅具一定的法治、民主的象徵(多黨制及選舉)而缺民主的實質。

韓國和台灣的民主化進程受美國影響較大。冷戰前期,美國為抗衡蘇俄及中國,一度支持兩國威權主義的軍事獨裁者(韓國的樸正熙、全鬥煥,台灣的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冷戰後期,美國向兩國的獨裁政權施壓,也支持兩國的民主化運動。值得注意的是,在韓國和台灣的民主化進程中,長老教會都發揮了重大作用(韓國的天主教會也積極參與民主化進程)。

受制於地緣政治,韓國需要面對韓半島分裂的現實——而且還受到極度獨裁的北韓的武力威脅。用台灣學者朱立熙的話來說,韓國因為「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進而形成「恨的民族性」,未來基督信仰如何改變這一「恨的民族性」乃是其民主深化的關鍵。

台灣則不得不面對中國的吞併野心,且自身國家認同仍未完成——國民黨淪為共產黨的隨附組織,其支持者更認同中國而非台灣(國民黨的鐵票越三百萬,佔投票人數的三成左右)。台灣文化中最幽暗的部分是國民黨帶到台灣的中華儒法思想,以及親國民黨的佛教和若幹民間宗教。如何用基督信仰更新儒法思想、民間宗教並促成現代公民意識的深化,乃是台灣集團和教會的願景。

韓國和台灣的困境,都需要清教徒觀念秩序、精神和心靈秩序來解決,並在外交上鞏固與美國的聯盟。

韓國和台灣都缺乏清教徒觀念秩序和真正的保守派論述。韓國和台灣(尤其是知識界和媒體)瀰漫著左翼思潮,左翼思潮必然反美和敵視基督教。這是韓國和台灣必須克服的迷思。

韓國的保守派(右翼)只是狂熱的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將矛頭指向日本和美國,因為在經濟上受制於中國,反倒不敢批判真正威脅其民主制度和國家生存的中國,韓國學者金時德指出:「如果非得舉出直接威脅到現今韓半島的獨立與繁榮的國家,那應該是中國而非日本。」

在台灣,沒有韓國式的民族主義(台灣人對日治時代較多正面評價,相對於韓國也更親美),但台灣受西方現代教育的知識菁英與政治人物通常傾向左翼進步主義,國民黨則被錯誤地歸入右派的範疇。台灣沒有類似美國共和黨的保守派政黨,其兩黨制不是基於價值分歧而是基於國家認同的分歧。台灣具有一定清教徒觀念秩序的政治家是李登輝和彭明敏,那麼誰是他們的接班人呢?

很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用台灣實現了民主化來證明中國的民情和國民性不是反民主的,這個推理方式顛倒了因果。台灣之所以實現民主化,是因為台灣在過去相當程度上被西方(西班牙、尼德蘭)、西化的日本殖民(戰後雖然受國民黨政權威權統治,但更在美國的半託管狀態下),在此過程中一步步地去中國(文化)化。而如今台灣民主的缺陷或局限,正是因為去中國化不夠徹底。

威權政治加自由經濟的新加坡模式曾經是習近平心儀的樣板,但中國不可能成為放大版的新加坡。新加坡與其說是一個國家,不如說是一個雅典、但澤那樣的自由市(邦)。作為英國前殖民地,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就,應歸功於英國的制度遺產,而非以儒家為核心的「亞洲價值」——李光耀晚年明智地放棄了「亞洲價值觀」,回歸西方文明。曾被一位英國大臣譽為「蘇伊士河以東最地道的英國人」的李光耀,其實只是在堅持自由貿易、市場經濟和反對共產黨等方面像英國人。他很清楚美歐之不同:「在歐洲,由於社會福利過於慷慨,勞工缺乏推動力,導致經濟停滯不前。美國呢,競爭比較激烈,社會福利較少。但是,如果歐巴馬政府和國會傾向歐洲式的社會福利,這將導致美國經濟發展緩慢,且缺乏推動力。」

在政治上,李光耀不能算是右派,而是帶有獨裁傾向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新加坡表面上有西方式的民主:議會制、多黨制、一人一票式的選舉,但新加坡宛如李氏家族掌控的幼稚園。李光耀一直為新加坡一黨獨大的政治現實辯護:今後若演變為兩黨制,就無法「說服最優秀和最有承擔的人挺身而出參選」。就連肯定李光耀的美國媒體人湯姆·普雷特(Tom Plate)也承認新加坡是「保姆國家」,「新加坡尊奉達爾文主義,強調紀律和勤奮,而監督者就是李光耀這位終極教父」。一名在網上非議李光耀的少年,被拘捕、審判乃至被送入精神病院,最後逃亡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任何一個國家,如果有國民逃跑到其他國家尋求政治庇護,都足以表明這個國家在自由和人權保障方面存在嚴重缺陷。新加坡下一步是否能夠實現真正的民主政治,端看李顯龍之後其國內政治的演變。

在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中,以色列是最大的奇跡。一九四八年建國時,國際輿論對這個被伊斯蘭世界包圍的猶太小國的未來並不樂觀。然而,經歷多次血腥的戰爭,這個八百萬人口的小國克服自然資源匱乏、地緣政治惡劣等不利條件,不僅生存下來,而且成為中東地區唯一的民主國家和發達國家——其實踐只有數十年時間的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跟歐美老牌民主國家相比毫不遜色。以色列人有強烈的宗教信仰和慘痛的歷史記憶,面對強敵,全民皆兵,維持強敵大軍事優勢。猶太人在人口數量上是一個小民族,但其諾貝爾科學獎得主比那些人口超過其數十倍的民族更多。以色列重視教育,擁有六千家創新公司,密度世界第一,在諸多高科技領域擁有傑出成就。

猶太教與基督教尊奉同一本舊約,但猶太教拒絕接受耶穌基督為彌賽亞,與基督教劃出一道鴻溝。以色列的政治觀念糅合歐美左右兩翼,比如左翼帶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基布茲合作農莊制以及福利國家模式,其司法制度則兼具普通法系、大陸法系和猶太法典的特徵。以色列的民主獨步中東,卻要面對作家阿裏·沙維特(Ari Shavit)概括的「七個威脅圈」——伊斯蘭、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國內、精神、道德以及身份屬性。儘管「一個自由的社會和一個自由的市場給我們帶來對手不曾擁有的優勢」,但以色列仍不是一個正常國家,「以色列日益比它的鄰國強大,但軍事和技術的優勢讓新的以色列變成古怪的孤立狀態:他們只關注內部,忽略了他們居住的世界」。

如果能正確處理國內、國際問題,培植基於清教徒觀念秩序的保守主義思潮和政治力量,印度、台灣、韓國、新加坡、以色列等國都將順利邁過現代門檻,成為跟歐美並肩的全面現代化國家。

註︰印度、南韓、台灣、新加坡等國與廣義的基督教文明中的非新教文明(國家)——如天主教的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東歐及拉丁美洲國家,東正教的俄羅斯等國——的現代化程度大致相似,但在很多方面超過後者:南韓、台灣、新加坡等「亞洲小龍」的人均國民所得超過東歐和拉丁美洲國家,甚至超過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西歐國家;而印度、南韓和台灣穩定的民主憲政也超過俄羅斯及拉丁美洲國家。
The Right Point
        https://blog.creaders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文化左派如何摧毁了西方文明的根基/希特勒是典型的极左派
  • 纵横家/鬼谷子/与鬼谷子相关的历史人物/【中國禁片】《謀圣鬼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