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余傑:暴秦是中國最深刻的文化基因/胡平:對抗中國崛起,美國應針對習近平
發佈時間: 2/8/2021 9:30:14 PM 被閲覽數: 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胡平:對抗中國崛起,美國應針對習近平
2021-02-06 00:38:11
評論 | 胡平:對抗中國崛起,美國應針對習近平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042021132156.html/@@images/78bc5451-512c-4dcc-b57c-63ad0143d7f2.jpeg
對抗中國崛起,美國應針對習近平
Photo: RFA
00:00/04:53收聽節目 下載聲音
不久前,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網站上發表了一份匿名作者的長達80頁的文章,題目是《更長的電報:美國應對中國的新戰略》。作者身份神秘,據說是一位前高級官員。這篇文章模仿前美國外交官凱南在1946年寫給美國國務院的長電報,所以叫“更長的電報”。文章試圖爲美國接下來幾十年應對中國崛起,定下政策基調。文章指出,中國對美國構成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戰略挑戰,華盛頓迫切需要一個全面並獲得兩黨支持的國家戰略來應對這一挑戰。

這篇文章涉及面很廣,這裏我只談兩個問題。

首先,文章提出要應對中國崛起的挑戰,美國必須要和盟友和夥伴充分協調,以便對中國采取統一行動。現在,美國與中國的實力差距已經縮小,改變這一軌迹的最可靠的因素取決于美國是否能得到其主要盟友的支持。但作者承認,這將極具挑戰性,因爲國際社會對如何最好地應對北京和“中國市場的經濟吸引力”看法不一,“談到未來聯盟能否團結應對中國挑戰,中國經濟對全球經濟的巨大影響力本身就是最大的結構性挑戰。”我先前也講過,當初特朗普發動 貿易戰本來只是想平衡美中貿易,讓美中貿易能更公平,但是到後來逐漸認識到,美國和中國的問題不只是貿易公平的問題,而是要減少貿易,要在經濟上遏制中國。自去年下半年起,美國方面與中國脫鈎之聲日漸高漲,而脫鈎不能只是美國一個國家和中國脫鈎,還必須和盟國一道脫鈎,脫鈎才有可能;當然不是全面脫鈎,那既無必要,也無可能。但是至少在某些領域,脫鈎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然而到目前爲止,美國和主要盟國以及各個盟國之間,在這個問題上還沒有獲得足夠的共識。這的確是一個很迫切,也很嚴重的問題。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042021132156.html/4e608fd15e731-3.jpg/@@images/ec683f6f-c682-4b86-9db5-3796e32e75bb.jpeg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其次,是針對習近平的問題。文章指出:有效的美國和盟國對華戰略必須針對習近平。中國的政治現實是,中國共産黨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本身就存在分歧,習近平在黨內威脅著其他許多高級官員的生命、職位和根深蒂固的政策立場。

我贊成這個觀點。我們不但要把中國共産黨和中國人民相區分,還要把獨裁者和其他廣大黨員相區分。共産黨能以專制的辦法治國,首先在于它以專制的辦法治黨。尤其是習近平,其個人集權已經達到了和毛澤東相差無幾的程度。我們反對共産黨,首先就要反對習近平。正因爲中共的制度是專制獨裁的制度,因此誰當第一把手就會有很大的不同。假如當年不是習近平而是李克強接班,今天的中國會是另一番景象。習近平倒行逆施,不但在民間積怨甚深,而且在中共內部也樹敵無數,因此在民間以及在黨內,反習的潛在力量不可低估。固然,中國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但這並不等于說換人不重要。共産國家的曆史告訴我們,但凡一個大獨裁者下台,勢必會釋放出更多的能量,因此不會簡單地回到原點,而必然會有所突破、有所推進。如此說來,把矛頭對准習近平,不但是符合實際的,也是符合策略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自由亞洲電台




余傑:暴秦是中國最深刻的文化基因
2021-02-03 19:10:43
評論 | 余傑:暴秦是中國最深刻的文化基因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yujie/yj-01042021143715.html/@@images/c25f8769-d644-4a9f-8b27-3c63ed89719b.jpeg
曆史劇《大秦賦》片斷
蘇共是拜占庭式的共産黨,中共是秦始皇式的共産黨
“大國崛起”的中國,幾乎壟斷所有的“吉尼斯世界紀錄”——其拍攝的電視劇也讓其他國家歎爲觀止。新出籠的《大秦賦》動用空前龐大的資金、人力,也獲得以千萬計的收視率。其主創人員用煽情的語言炫耀說:“演員也好,幕後制作人員也罷,把生命中的一段路奉獻給大秦,陪著嬴政受難、歸秦、即位、收複王權、果斷東出、掃滅六國、一統天下。……大秦終章,展現的不是事件流水賬,而是帶著觀衆俯瞰曆史長河中這段塵封千年的曆史脈絡,是潛入水中找尋河底那些耀眼奪目的寶石,你看,這一顆上刻著‘家’,那一塊上刻著‘國’,還有無數碎石子在光影斑駁下也發出一點點光輝,那折射出來的光,好像一個個‘人’。”

《大秦賦》是張藝謀的電影《英雄》和二零零八年奧運會開幕式之後,天下帝國主義美學的又一個頂峰——永遠是巨大得將人反襯成微不足道的螞蟻的宮殿,永遠是一望無垠如同秦兵馬俑一般的軍隊方陣,永遠是“伏屍百萬,流血千裏”的殘酷戰爭畫面。喜歡看此類曆史“正劇”的,偏偏大都是那些無權無勢的普通百姓,他們不會將感情投射到無名士兵身上,而矚目于秦始皇一人。他們對勾心鬥角、步步驚心的宮廷政治爛熟于胸,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絕對王權五體投地。

《大秦賦》是在習近平修憲成爲終身國家元首之後的“新編曆史劇”,它顛覆了近代以來中國逐漸接受的民主、人權、人道主義等觀念,回到“不爲蒼生說人話,只爲帝王唱頌歌”的“吃人”的曆史傳統中。有網絡評論人指出,《大秦賦》是最近一些年流行的一種“神操作”的樣板戲:“韭菜爲鐮刀大唱贊歌,愚民爲聖主瘋狂點贊。”《大秦賦》爲秦始皇的暴政翻盤,“不是蠢,不是缺乏曆史常識,而是一種聰明、一種投機、甚至是一種政治算計,一種讓別人承擔後果自己獲得投機利益的惡”。

《大秦賦》將秦始皇描述成英明神武、大公無私的“千古一帝”,將秦對山東六國的侵略戰爭說成是一場拯救民衆于水火之中的“解放戰爭”和“祖國統一之戰”。其弦外之音是:習近平就是秦始皇的“轉世靈童”,其開拓疆土的豐功偉業超過了秦始皇,若習近平使用武力統一台灣,台灣人必須恭敬地下跪迎接“王師”。

即便在帝制時代,對秦始皇的反思與批判亦汗牛充棟。漢代賈誼在《過秦論》一文中指責秦始皇的暴政說:“秦王懷貪鄙之心,行自奮之智,不信功臣,不親士民,廢王道,立私權,禁文書而酷刑法,先詐力而後仁義,以暴虐爲天下始。……秦離戰國而王天下,其道不易,其政不改,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異也。孤獨而有之,故其亡可立而待。”如今,中國的電視劇導演,連兩千年前儒生的見識都不如。

《大秦賦》的問世,再一次證明中共本質爲何:如果說蘇共是拜占庭式的共産黨,那麽中共就是秦始皇式的共産黨,它們身上的馬克思主義色彩,遠不如東方專制主義色彩強烈。對于蘇俄的本質,美國戰略家、“冷戰之父”喬治·肯楠早在一九四四年就提醒西方人必須明白,克裏姆林宮的共産黨人同沙皇一樣具有擴張性,西方人必須從現在開始,在心理上做好准備,將蘇聯視爲未來的敵人。在一九四五年的一份備忘錄中,肯楠寫道:“回到偉大沙皇阿列克謝滿意的西部邊界,有可能使布爾什維克主義毫無威脅地複興十七世紀的俄國政治傳統,即不受限制的、專制的中央集權;政治思想的拜占庭學派;有別于西方世界的孤芳自賞;甚至對‘第三羅馬’的神秘主義幻想……在二十年短暫的時間裏,這個蘇維埃國家深刻理解了過去兩百年間沙皇統治曆史的內涵。”與之相似,正如蘇聯共産黨人占據沙皇的克裏姆林宮,中國共産黨人也占據明清兩代皇帝的中南海,他們對辦公和居住地的選擇表明,他們表面上是馬列主義者,骨子裏是天下帝國主義者。

希特勒、毛澤東和習近平:獨裁者都是一個模子澆築出來的

在紅朝,歌頌秦始皇,並非始于習近平,而是始于毛澤東。毛澤東評價秦始皇說:“中國過去的封建君主還沒有第二個超過他的。”一九五零年代,毛澤東針對黨外人士對共産黨鎮壓“反革命”不理解響應說:“你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的還不夠,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秦始皇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還有一次,毛澤東對章士钊說:“你們講共産黨等于秦始皇,不對,超過一百倍。”林彪事件之後,毛澤東說:“我也是秦始皇,林彪罵我是秦始皇,中國曆來分兩派,一派講秦始皇好,一派講秦始皇壞。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他專門寫了一首詩反駁郭沫若對秦始皇的批評,這首名爲《七律·讀《封建論》呈郭老》的詩頗能代表其晚年的想法:“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祖龍魂死業猶在,孔學名高實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毛澤東一生很少佩服別人,卻偏偏推崇秦始皇,因爲秦始皇是他的一面鏡子。

晚清維新派思想家譚嗣同說過,中國“百代皆行秦政制”,譚嗣同是從反面陳述這一事實,意思是中國曆代王朝都實行秦始皇創立的中央集權、君主獨裁制度;毛澤東則從正面肯定這一事實,他本人要延續秦始皇的統治方式。

秦制是中國傳統政治的要害所在。政治學者王飛淩在《中華秩序》一書中指出,從秦始皇開始的中華秩序是人爲設計和努力的結果,它的建立有賴于優勢武力的持續使用、注重計謀和權術和詭計,以及各種僥幸的機會。它也和中華世界特定的生態地理、人口變化和技術狀況相關。王飛淩認爲,希特勒的德國、斯大林的蘇聯和毛澤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頗有代表性的極權政體。而建立了中華秩序的秦帝國,也符合極權主義政體的定義。它的統治者是一個集所有權力于一身的世襲專制暴君,通過強大的國家機器建立終極權威,試圖直接控制公共領域和個人生活裏的任何人與任何事。所以,極權主義不僅僅是二十世紀才有的狂熱激進現象,也不是“現代性”的産物,在中華世界裏,早在公元前三世紀,就已然出現“早熟的法西斯主義和法西斯帝國”。

毛澤東既以秦始皇爲師,也以希特勒爲師;習近平則同時以秦始皇、希特勒和毛澤東爲師,更能集三者之大成,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死于朝鮮戰場,毛朝未能“二世”,卻“隔代遺傳”到其“精神之子”習近平身上。

《大秦賦》所展示的法西斯美學,俨然是從希特勒禦用導演裏芬斯塔爾爲納粹紐倫堡黨代會拍攝的電影《意志的勝利》中脫胎而來——這裏的“意志”不僅指德意志民族的意志,更指希特勒本人的意志。英國曆史學家埃文斯評論說,這部電影讓人震撼之處在于它那宏偉的藝術風格和呈現出的紀律嚴明、動作整齊劃一的人群。在影片的鏡頭中,滿是一排排列隊前進的沖鋒隊員和黑衣鐵盔的黨衛隊成員,這使觀衆深信德國人民訓練有素和軍事化組織模式的至高無上,讓德國和整個世界相信德國人民在希特勒領導下的力量和決心。與之相比,從《英雄》到《大秦賦》的中國式法西斯美學,浸染了西北黃土地的泥土氣息,有一種“秋菊”和“大紅燈籠”的味道,這也是同樣來自于西北高原的習近平身上的味道。

在此意義上,習近平才是《大秦賦》的總編輯、總導演,《大秦賦》乃是習近平的一部充滿隱喻的自傳:他與嬴政都是經過困厄的童年和九死一生的“攻略”才榮登大寶,進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套用托爾斯泰的那句老話,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獨裁者則是用同一個模子鍛造出來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自由亞洲電台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海外民运里这几种情况很可怕/ 我党网络大外宣总设计师辞职声明
  • 全美聯動呼籲抵制中共滲透,美國民衆也響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