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我们为什么怀念八十年代/ 二月,三房点灯啦/千古情人,千古情诗
發佈時間: 2/17/2021 10:37:21 AM 被閲覽數: 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千古情人,千古情诗 - 李之仪赠杨姝2021-02-15 17:41:42

Screen Shot 2021-02-15 at 17.39.06.png


千古情人,千古情诗

---李之仪赠杨姝

小樵

2/14/2021


1 问世间,情为何物?情诗又为何物?


要论情诗,这首乐府称得上中国第一。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首诗歌不光是时间早在汉朝,而且说的非常果决动人:“要山头平了,江水干涸,冬雷夏雪,天地合一,和你的情谊才敢说完结。”

情诗,古今中外略同,意思都差不多。

有名的比如这个: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不管要我做什么,即使破碎了心,我还会就在原地等着你”。

另外一首:

there ain't no mountain high enough

Ain't no valley low enough,

Ain't no river wide enough

To keep me from getting to you, baby

“不管山多高,谷多深,河多宽,挡不住我去找你”。

第二首有了几分主动,不再是光会在原地傻等,但仍然脱不出既定套路。所谓“情诗”,似乎都是一个大方向,而且都是单向,无非就是赌咒发誓我对你的情有多么强烈,实际连对方是否在意都是不管不顾的。

这种趋势到如今有越发兴盛的意思。比如“可可托海牧羊人”,明明女的走了,而且是去嫁了人。这时候别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提得起放得下,就是一般社会常识品德,也不该仍然不肯放手,继续强加于人。可这歌却是响彻神州大地,不知道让多少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仿学唱。

简单说,为了自己的几分儿女痴情,恨不得要破坏别人的幸福与生活。而且,这么干,似乎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所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激素烧出来的激情其实层次很低。


2 千古情人,千古情诗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这首卜算子的作者是宋朝的李之仪,题目是“赠杨姝”。

这才是情人,这才是情诗。

怎么讲?

李之仪受苏东坡连累,一辈子仕途不顺。李之仪的才学连苏门四学士都排不上,可要说情史,乃至情诗,虽然就这一首出名,却是慢说苏门学士,就是比起苏东坡本人也是要高居之上的。

李之仪的原配名叫胡淑修。说胡淑修才女奇女乃至侠女都不为过。沈括写“梦溪笔谈”,其中多项数学问题都是向胡淑修请教。

苏东坡遭贬,追随者被示众,并轮不到女子。别人躲都来不及,胡淑修却自己弄块牌子挂脖子上,自称苏轼门徒,去参加批斗大会,整个天下当时敢替东坡抱不平的只怕只此一人,只此一女。

等李之仪受牵连,被蔡京判为死罪,胡淑修亲自出马,潜入相府盗出文书原文,然后闯上朝廷争辩,救下丈夫。

此等事迹属于可歌可泣,别说女子,就是正人君子大老爷们有敢效仿的吗?

后来,李之仪被贬安徽太平州,一连几年,儿子女儿一个接一个去世,最后太太也走了,他自己还染了满身疮疥。这时候李之仪已近六十,搁一般人这样的处境身世差不多应该算是到了尽头,人生差不多到了绝望。

可这时又有杨姝来到身边。杨姝是个歌妓,不到二十。她为李之仪弹奏一曲“履霜操”,李之仪则回赠了这首卜算子。

情再起,生命之火重燃。

此后,李之仪和杨姝共同生活了有二十年,而且有子有女。

士大夫娶歌姬属于犯罪,李之仪断了仕途,杨姝被杖刑,打不断两个人的相濡以沫。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到了李之仪这里,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3 问世间情者何人,不负相思如此?


中国古代不时兴小说心理描写,尤其对于皇帝士大夫。李之仪,胡淑修,杨姝的故事算得上是梁山伯祝英台级别,却没有什么情节细节记载。但是,先后能让这样的两位奇女子为之献身,李之仪肯定不是只因为交了桃花运,他的为人肯定有其不寻常之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是苏东坡的情诗,催人泪下,因此流传更广。广为流传是因为如今的中国文化除了赚人流眼泪其它好像再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感动人。但是,苏东坡诗的内容是记梦,是在回想自己无法追回的往事。

东坡记录的只是遗憾,于事再无补。正因为如此,李之仪的情诗在其之上。

情,无论什么情谊,友情,爱情,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因此,能带来正面结果的才最值得珍贵。

这也是李之仪卜算子的好处,不仅代表了实际生活里的真情,而且读起来情深如大江奔流,却没有任何一点丽词险句。

真的情真意切其实不需要修饰,不需要强调。

这是情之真谛,也是情诗之真谛。

天天的思念,无从表达,无以寄托。但是,至少我们都居临同一条江,只要一饮江水就可以从中品出我的思念。

此水几时休?是真问,江水东流虽然不受我控,但里面所含着的我的情谊至少不会休。

此恨何时已?是反问,因为我知道我对君的思念何时也不会已。

但愿,读起来无论音律还是强调程度都要更加强烈。然而,用的却是只愿。差在哪里?我说的就是我的真心,用不着带上任何的如果所以。

“定不负相思意”。按词牌这里多了一个字,格式不对。可是千古以来却没有人纠正,而是把“定”按衬字处理。

为什么?

内容比形式重要,真情比情诗重要。



我们为什么怀念八十年代?
www.creaders.net | 2021-02-15 13:08:14  秦兽 |   

Capture.PNG

    我们为什么怀念八十年代?

  中国的改开是1978年开始的,所以八十年代是距离改革开放最近的一个年代,如果说80年带是野蛮生长的疯长期,那90年代就是放缓速度的成长期,而00年代则进入枝桠修剪期,到了新世纪之后,则是精准定型的新时代了……每一株植物,都得符合审美才行……

  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时代,当然是秦一世、开元盛世、文景之治、洪武、永乐年间以及今天,而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两个时代,公认的则是春秋和民国,虽然80年代不能和这两个时代相提并论,但我还是很愿意将80年代缀在春秋和民国之后。

  因为八十年代开放、包容、充满了向上的力量,那时的文人还没有堕落到以舔屁眼儿为荣、以煽情卖惨为生的地步,那时候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和理想主义,海子为了理想会去自杀,崔健会去广场上免费给学生们唱歌,那时候的中国男足没有恐韩症,也逼平过日本队,稳稳的是亚洲第一梯队,那时候的文人有风骨、学者有思想、文化有灵魂,那是一个充满感性情怀和理性批判的真诚年代,人们年轻、单纯、热情、真诚,以全部的赤诚面对爱情和诗歌,面对人生和未来。

  八十年代不是神话的年代,但是人们能看到一切都在进步,八十年代也有不足和错误,但是人们愿意想尽一起办法向前走,努力和文明世界并轨,仅仅就是八十年代这种打破坚冰的勇气和全社会爆发出来的巨大的学习热情和包容不同事物、不同观点的精神,也已经成为我们最可宝贵的历史遗产,并值得我们永久学习。

  八十年代不如今天的主要方面集中在物质发展上,但是没有八十年代的打开国门和锐意进取,我们今天可能和朝鲜不会有太大区别。

  所以今天的成就,是建立在八十年代的基础之上的,犹如李隆基的开元盛世是建立在李世民的贞观之治之上——大厦落成并不意味着基础消失。

  四十年过去了,人们的生活更加富足了,但越来越多的人却开始怀念那个年代,这是为什么?

  有人说是因为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今天已经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拥有的更多的话语权,所以他们的怀旧带动了人们对80年代的回忆。

  我认为其实恰恰相反:因为中国民间从来不曾拥有话语权,不管你是多大的首富,这是个不容含糊的事情。

  虽然人们的钱包更鼓了,国家的经济成果更大了,但是很多领域,尤其是社会和文化领域,发展没有跟上来,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很多现实打碎了人们的梦,用北岛的诗来表述就是: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所以导致人们对未来的预期降低,怀念过去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最近关于八十年代如何生猛的文章很多,作为一个成长在80年代的老混混,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一句:其实不是八十年代的青年有多生猛,而是今天的娘炮太多——我不评价外表的娘炮,但我我极度厌恶鄙视精神上自我阉割的懦夫娘炮。

  和他们相比,80年代的年轻人,他们只是正常成长、正常分泌荷尔蒙,正常打架、正常追女孩子……总之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那时候约架,说好了就出发,虽然也害怕,但是信奉“能被打死不能被吓死”的信条,今天呢?留言区想要打死我砍死我的人一火车皮,只是没有一个人真的敢按他自己吹嘘的那样取我“项上狗头”,但是却“反手一个举报”——我昨天的文章,就是这样消失的。

  我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为了追求爱情,不顾家人反对,从二楼一跃而下,然后穿着花裙子一瘸一拐地去找那个穷小子,今天呢,则看了更多的“今天你不买这个车咱就不结婚!”

  我那个时代的文青和文人都以口诛笔伐为己任,以跪舔强者为耻辱,今天则完完全全打了个颠倒……

  那个时代的爱情如天雷地火,没人事先准备灭火器;那个时代的文章如瀑布长河,悯赶祠没有那么多;那个时代的诗人如巨星璀璨,而今天,诗人只能低声呜咽……

  今天一天,我发现了十几个同行的更新内容都是诗歌,而我所在的只有30个人的小群里,今天一天竟然至少有三个同行的更新都是诗。

  这是让我吃惊也欣慰的事情,前几天因为贾浅浅事件,逗引出了贾平凹的一句老话:诗能养人,不能养家;而作为一个写手,写诗是不利于打赏的,流量也不会太大,尤其是全民急功近利的今天,写诗其实不是生存之道。

  但是看到他们偶尔写诗,我还是很欣慰的:人类不能没有诗人,人类的生活不能没有诗歌。

  除了怀念,我更希望未来可期,即使脚下冻土僵硬,我也努力跨过它走向春天:

  给时间以时间,让该过去的成为过去。




二月,三房点灯啦2021-02-13 07:18:36

二月十三日。是年初一还是初二。生活在加拿大,中国人的节日就是在华人超市才知道,至少我是这样。每年买个吉祥物回家挂挂,也喜庆一下。上周微信群里都在传小土豆恭贺中国新年的视频,我都懒得点开,照例点赞表示已阅。点着点着我咋感觉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感觉。今晚三房点灯啦。老爷很忙啊,穆斯林开斋老爷要去,黑命贵老爷也去,原住民受歧视老爷也要去,难民受冷了老爷也要去,小土豆本来就是一个演戏剧的。老爷点一次灯,三姨太就逢人便说,还夜夜盼爷来。谁还记得上次小土豆来华人社区是啥时候吗?一年前,在华人餐厅吃早茶,对,就是现在这时候,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给华人社区打气,不要因为疫情歧视华人。加拿大的政府官员逢年过节吃饭也是一种工作,由于一年多没有聚餐了,啥华人社团春节聚会,同乡会中秋节聚餐,等等都没有了。这些政府官员也不走访社区了,那是不是工资该减少点啊。

 

世界卫生组织到武汉考察工作终于结束了,至于啥结论嘛,我就不详叙了。你我读的书不一样,我说的你肯定听不懂。不过作为涂鸦还是要写些。都二零二一年了,你知道当年萨斯的过程吗?一年前的二月份,多伦多疫情爆发前,我在餐馆撩老板娘的时候就说:哎呀,看你一眼少一眼啊,多看几眼可以回味好久好久。老板娘面如桃花。我又说:知道那年萨斯,多伦多多少餐馆关门吗?你现在出去数数整个Plaza有多少餐馆,一年以后还有多少?(还一年了,疫情还没结束)。老板年说,那年她还在广州读高中。根本知道多伦多啥情况。是啊,对普通人来说,世卫组织的报告有啥用呢?二零二零年的人说到庚子年,就是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一九零零年八国联军,一九六零年三年自然灾害,等到二零八零,那时候的人有如何描述这次庚子年呢?六十年太久了,我们连十几年前的萨斯过程都描写不清楚,加拿大居然是整个事件死亡人数世界排名第二位,还飞跃了太平洋的对角线。

 

这几天网上讨论北京冬季奥运会的事,说啥抵制不抵制的。真的又是无事生妃啊。东京奥运会有没有着落还不知道,就开始想一年以后的冬季奥运会。特地看了看最近有没有世界性各类冬季运动会,高山滑雪冰上舞蹈等,好像啥也没有,那资格赛都没有,如何谈正式比赛啊。何况这里资格赛也只能在冬季举行,难道等到七八月份都去南半球举办吗?奥运场馆的考察也都暂停了,疫情不结束不控制,谈啥奥运会啊,就是无事生妃,制造点爱国热情。

 

说到爱国热情,昨天就在微信群里看到一个笑话。一个跑友刻意跑了六点六六公里,说是大年初一六六大顺。想想也没错。我就问了一句,你知道六六六在西方文化里啥啥意思吗?人家义愤填膺的说:我是中国人。我就喜欢六六六咋的。这六六大顺跟六六六好像是二回事啊。一旦加上爱国民族立刻就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了。

 

这几天中国的人口统计数据出来了,去年的新生儿数量才一千万出头,比较一下历史才知道已经是历史新低啦。再仔细研究了一下,原来十年前就开始在地位盘整了,怪不得舆论就宣传要开放二胎开放三胎,果然当中有二三年有微幅上扬,然后,然后就出现历史新低了。会产生啥后果呢?不知道,知道又咋样呢?

 

缅甸继续政变中,美国继续弹劾总统中,六星连珠发生了,神汉说:好好活着吧。

赵州茶 
生活遐思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國人赴緬甸「解放」人類的慘況/那些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
  • 00后女孩还原四大名著美女/那些正邁步在現代門檻上的國度/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