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中国两会日程变化引关注 港媒披露玄机/抓公安虎 习近平摧毁一次准政变
發佈時間: 2/17/2021 10:53:45 AM 被閲覽數: 6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抓公安虎 习近平摧毁一次准政变
2021-02-16 12:21:59  希望之声  
  

郑中原评论文章:上台近10年的习近平,今年一开始就发出防政变信号。在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他接连这样说:“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反腐要“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要“严肃查处对党不忠诚、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习近平的不安显而易见,毫无遮掩,因为这不止是为了明年中共二十大未来的权位巩固,而是现实的危机。

在上一任期,习近平打倒了薄周徐郭令等一大帮野心家、阴谋家,这股风又开始刮。去年上半年,习的亲信、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陈一新宣布了政法系“整风”,要求两年内,也就是二十大之前,完成对政法系统的全面整顿,表示重点清查“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其实就是针对对习不忠的官员。

直至最近,当局又再提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公安系大老的“余毒”,这是因为在自认为握紧了枪杆子之后,习近平目前最大的担忧,是反习势力潜藏更深的政法系,特别是握有枪的公安系统。

那么,公安系统是否真的发生了习近平口中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的大事?从官方近期公布的几名公安“虎”的问题,可以揣测,一场针对习近平的未遂政变,至少是准政变,刚刚被摧毁了。

最新一个有参与反习“政变”嫌疑的是上海原公安局长龚道安。

2月10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称,上海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龚道安被“双开”,其罪名除了大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这类贪官常规的腐败问题,更赫然有一条“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造成严重政治危害和恶劣政治影响”。

中共历来党中有派,“同乡变同党”、“同僚变同党”,所谓“上海帮”、“山东帮”、“山西帮”势力一度坐大,习近平上台后打击官场帮派时搞出一个“团团伙伙”的罪名,但即便地方帮派被去势之后,军队、公安政法系统中的“团团伙伙”更加错综复杂,并不容易去除。

龚道安长期在湖北警界工作,2010年10月进京担任公安部十二局(技术侦查局)副局长,后来升任局长,再空降上海,去年8月落马。龚发迹靠的是当时任公安部长,后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的提携。而龚道安负责公安部十二局又极为敏感,他会不会再动用这些资源去干些习近平害怕的事?

至于说龚道安涉及“搞团团伙伙”,是不是和早他几个月落马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邓恢林有关?他们都有共同的老主子,孟建柱。

2020年6月14日落马的前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他在今年1月22日被移送起诉时,罪名是受贿。但1月4日官方对其通报“双开”的罪名,除了贪污受贿、大搞权色交易,也有“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以及“热衷政治投机,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等等。官方照例没有说明邓恢林所涉的具体“违法违纪”行为。

image.png

邓恢林这位掌握重庆公安实权的一方重臣,到底和谁在党内搞团团伙伙?似乎同样可以和龚道安联系一起。并且邓恢林够胆妄议中央,也就是叫板习近平,他背靠的应该就是孟建柱。邓恢林曾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兼反分裂指导协调室负责人,是时任政法委书记是孟建柱的“大管家”。

除了龚道安、邓恢林,还有一名级别更高的公安大员,也可能属于这一“团伙”,也就是日前被中纪委点名在公安部余毒未清的原副部长孙力军。

坊间已有传闻孙力军涉及泄密、反习政变,甚至有人向媒体爆料称孙力军向习的座架开了一枪,打中轮胎,惊险细节令人咋舌。尽管有些传闻难以取信,但官方定性孙力军的问题也有“无视政治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这几条,他到底干了什么?

孙力军的身份特殊,曾经既是国保局长也身兼“610办公室”主任,是中共秘密警察头子,他还是中共公安系统内唯一具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的高官。

《华尔街日报》2月11日引述知情人士称,自去年年初以来,腾讯高管张峰一直在接受中共反腐机构的调查,他涉嫌未经授权将腾讯社交媒体应用微信收集的个人信息提供给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孙力军要腾讯暗中帮收集的某些个人信息,可以惊动中共高层,被收集的信息肯定不是普通人的,或是孙力军对中共高层及其家属,可能是习家的人,做了手脚。

孙力军有可能与曾掌握政法系核心秘密的邓恢林,以及搞监听出身的龚道安,一起对习近平策划和制造了什么事件,其中孙是核心人物,他们的背后有更高层的势力在支持。这不是民间义士的倒习行动,而是中共高层内斗。从周永康暗杀习近平,到现在三名公安大老策划对习不利,不是同出一辙吗?这是一场相当于政变的事件。

这应该就是习近平要求对政法系“整风”,在抓捕了龚、邓、孙三人后,还要将孙力军与周永康相提并论,要求加强清其余毒的原因。

至于孟建柱,已经盛传被查多时,虽然最近还有份露面中南海的新年团拜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平安无事。孟建柱已被折手足,无力反抗,习抓公安群虎,是要震慑孟背后的势力。众所周知,孟建柱的背后是江泽民、江绵恒父子,中共二十大前还有剧烈内斗?




中国“两会”日程变化引关注 港媒披露玄机
 | 2021-02-15 23:00:40  多维 | 

7f3622a86e74628e14794e601a090eec.jpg

中国“两会”即将开启,因疫情影响,此次两会防疫措施更加严格。(AP)

中国“两会”即将开幕,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两会”将延续2020年的防疫策略,以线下线上结合的方式举行,并仅限长期驻北京的媒体采访。

据香港《明报》2月16日报道,与2020年一样,境外媒体只准驻京记者采访“两会”,不接受临时赴京采访的申请,且采访大多只能通过网上、视频、书面形式,令人感觉“两会”采访的收紧今后或会长期化。

最令人关注的是,以往中国全国政协大会的开幕日期是3月3日,较3月5日的中国全国人大开幕早两天,今年的政协开幕日定在3月4日,仅比人大开幕早一天。

报道称,以往政协早人大两日开幕,实际只是早一天半。由于政协与人大的会期大部分重迭,中间相差的一天,据说是供政协委员讨论政协主席的工作报告。另外,中共七常委也利用这一天,到政协各界别分组会议去听取意见、发表讲话。

按照惯例,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首日出席的界别,是根据当年情势而定。而中国国务院总理首日去的政协分组会,一定是经济类别,其讲话又被外界舆论视为中国政府当年宏观政策的风向标。

不过,从2020年开始,由于“两会”日程变更,政协开幕翌日紧接着就是人大开幕,高层出席政协分组会议的安排调到《政府工作报告》之后的5月23日,而且去年习近平打破惯例,去了经济界别讲话,彰显了“党管经济”的原则,而李克强同日则是出席科协、科技界的联组会。

报道认为,中国“两会”维持2020年的这种日程安排,既可节省时间,紧凑会期,又可减少对《政府工作报告》主题的干扰。至于讨论政协工作报告,本来就不是政协大会的主题,其主题就是配合人大参政议政。

由于会期缩短,2020年起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落团次数也相应减少,以习近平为例,除了出席政协经济组会议外,只去了内蒙古、湖北、解放军武警3个代表团会议。与往年动辄要落七八个团讲话相比,工作强度大减。

与2020年“两会”的主要议题《民法典》不同,今年“两会”的主题“十四五”规划纲要事关中国经济未来5年的发展路向,会受到更多关注,有无涉及香港的议题,更受国际瞩目。

此外,由于近半年来有8省更换了省委书记,今年人大主席团也会有更多新面孔。

   3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新年团拜会 年轻男子环坐习近平四周引猜疑
  • 中共急了:台湾已无统独之争/陈敏尔独获中央表扬 二十大要顶掉王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