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把反动学生xx揪出来 一 文革回忆之一/武汉新冠感染人数130万
發佈時間: 3/22/2021 12:03:16 A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把反动学生xx揪出来” 一 文革回忆之一2021-03-19 22:33:04


1966年6月在农村参加的四清运动匆匆结束,全体师生回校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虽然历时十年的文革己经结束四十多年了,有些事情却始终无法忘怀。把这些回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 目睹右派学生堕楼自杀


一日上午闲坐窗前向外张望,忽然看见有一浅黄色的物体从对面楼上向下堕落。不久,就看见有很多人奔向该处。俺想大概是出什么事了?就赶紧过去。只見人群围着中间地上一个俯卧的男生。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触地,砸出一个坑来。流出很多殷红的血。有认识他的人说,该男生是1957年反右时定为右派分子。劳动改造几年,因为表现好,前几年刚摘帽,並被允许回校重新学习。又赶上文化大革命,受到冲击 。可能一时绝望,才至如此。看到如此惨像,心中不胜唏嘘。该男生倒卧地上的景象至今无法忘怀。


二 砸毁二校门


运动开始不久,当时正值中央工作组支持的由高干子女组成的红卫兵和以蒯大富为首的反工作组造反派抗争的激烈时刻。又有大批外校红卫兵进校声援。红卫兵竟然把二校门拉倒。第二天又强令一些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干部和教师,在胸前挂上牌子在红卫兵监督下劳动,负责把大块砸成小块。再运走並清理现场。


二校门是清朝末年清华建校时的大门,是学校的地标建筑之一,上部由大理石建成,上书清华园三个金字,据说是名人所题字。以后校园逐步扩大,成了教学区和生活住宅区的分界。文革中在此处竖立起毛主席塑像。文革后,毛主席塑像被移往别处(或拆毁?)。仿制原来的造形重新建造了二校门。历时二十几年,完成了一个砸毁而重建的循环。真是典型的折腾。


三 “把反动学生xx揪出来”


文革开始后就是随便看看大字报,和自己也没什么关係。一天忽然看到一张大字报,标题是“把反动学生xx揪出来”。大字报提到,该学生在政治学习时写的思想汇报中写到在国庆游行经过天安门广场时就想能有一把枪向城楼上面开枪云云。


俺怎么也无法把这些话和班上那位中等身材,瘦弱,脸色略显苍白的女同学联想在一起。还好的是校红卫兵组织並没有对她采取什么强制行动。只是有一次总部要派人去她家搜查罪证。要求本班派人配合。因为很多同学去外地串联,而俺刚好在校,就被派和班上另一同学一起前往。几个人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往她家。记得她父亲是某大学教授,家在北京火车站附近。只是由总部红卫兵檢查了书房,书籍,信件等等。也没有发现什么新罪证,就回校了。


68年9月俺毕业分配离校。就没有这位同学的消息。一直到2011年回国参加校庆和班上同学聚会,才知道她后来也分配到农村劳动锻练並和另一位校友结婚。文革后平反,改了名,夫妇同在山东青岛某大学任教。有一儿子和一孙子。但是她拒绝参加任何班级和学校的活动。后来俺回美后,也曾收到她的Email谈到送孙子来美上学等事。知道她退休后生活很好。


总之xx同学还是幸运的。她的问题发生在文革前的思想汇报。在文革中没有任何言行惹麻烦。而且大学的红卫兵毕竟比中学的红卫兵要理智得多。所以在文革中没有遭受太多迫害。而文革后的工作和生活也恢复正常。这在文革中是很少有的。俺在军队农场劳动锻练时同班的张xx同学的命运就很悲惨。请阅读后续的文革回忆博文。




                                                     
文章评论
作者:gskhgd留言时间:2021-03-21 13:03:51

文革各取所需的批判,卷土重来是肯定的了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留言时间:2021-03-20 09:44:12

五十三年来,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贫农学生要给我扣这顶帽子,百思不得其解。原来出处在这儿,从清华剽窃来的。要感谢您这篇文章,解开了我53年的疑惑。我也奇怪这么严重的罪行怎么当场批完就不再提了,看来是发现来源,觉得这罪名太离谱,怕以后不好收场。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留言时间:2021-03-20 05:18:25

在天安门前说“我要有把枪就好了”这条罪名我也有。1965年2月,在支援越南集会上,我们学校正好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头,连毛主席的眉眼都看得清清楚楚。1968年军宣队进校我被打成反革命,批斗我的时候,就有个安徽山沟来的土鳖同学揭发说,当时我说过“我要有支枪就好了”。当时全班齐声怒吼打倒口号,怎么和你们学校一样?看来这句话就是三辈贫农学生为了在文革表现积极的一个套路,互相取经。

不过这个揭发我的土鳖,因为长得太猥琐,没女生理他,在露天剧场看电影顶女生屁股“刷浆糊”,被抓了流氓,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末班车的博客 
末班启程,奋力前行 

我的国,国人何时能死个明白:武汉新冠感染人数130万2021-03-19 07:27:56

我的国,国人何时能死个明白———最新权威发布,武汉新冠感染人数130

 

武汉新冠(sars2.0)感染多少人多少人死亡,一直是个揪心的问题。官方在2020一月之前完全隐瞒其存在,尽管当时武汉最好的协和医院医生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接收的肺炎病人可能是萨斯重新出现,并立即将病人的病原取样做了基因学分析,结果报告与10几年前的萨斯基因序列90%以上相同,并立即在医院里发出警告,同行间开始讨论。


于是出现了震惊中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因为转发讨论了新的萨斯出现的可能性而遭到警察传唤警告,中国中央电视台更是全国通报说是造谣。随后的事实无情地打脸了这伙不尊重专业人员的判断,不尊重科学证据,试图隐瞒否定灾难性传染病的来临(以为包子的维稳服务)。于是武汉新冠肺炎全面爆发,李文亮医生也在这场灾难中感染逝去。时至今日,追踪医院抬出死亡尸体的人士仍然被失踪,以日记记录封城期武汉普通民间生活的方方还在遭粉红们围剿。


尽管这伙人在一月下旬不得不承认武汉出现了新冠肺炎并不断出现重症死亡,这伙人仍然不打算让国人知道事实的真相, 每天报告的病例是几例到十几例,尽管殡仪馆已经不够用了,得从其它省市派出殡仪人员支援,直到换了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得病数字一夜之间跳了一千多例。到此似乎是在公开事实的严峻真相了吧?他们骨子里就没打算说实话,到三月十八日他们报告全湖北累积病例只有六万多例,武汉的五万左右,全国新增病例才6例, 武汉为0.  有粉红们会帮着辩解说武汉报告的是发病,可天朝天天报告美帝的百万千万的数字都是包涵所有感染人数的。其后天朝骄傲地宣布新冠在天才的包子领导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国人也为伟大的国欢呼。而世界所有其它国都在无能的政府领导下发病直线上升,人民生活在新冠威胁的水深火热之中。比如美国人就是傻x,就算在最严重的时期,也不敢给家家户户门上贴封条,也不敢闯进一家人打麻将的家打人,或者将外出买菜的人绑在树上抽打。美帝国在新的检测技术之下每天报告十万百万的发病,老死病死的全部算在新冠之下垂死挣扎。


最新的权威专家在世界有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最新数据,武汉感染人群大约6.9%,以1900万人口计,大概总体感染130万!其实我当时依据日本撤侨回国估计出11%的感染率,得出武汉的感染人数也是130万左右因为当时武汉有500万逃离了。


天朝一向欺蒙国人,豪不奇怪。老毛时期饿死千万国人到现在天朝从不公开承认,更有一大票老少粉红帮着否定。13年前的萨斯一开始也隐瞒而导致全国各地局部爆发,好在那时的胡锦涛毕竟正牌清华毕业算是聪明,发现事态严重,向全世界通报了实情,没有导致全球的大流行,中国的坦诚态度也得到世界的原谅,美帝国还因此出钱出力帮中国建立了CDC.  这次在初中生的领导下,武汉悲剧了,世界悲剧了,国人更是悲剧了。直到现在还在否定武汉是最先爆发地还在吹嘘其伟大的领导才能在中国灭了萨斯2.0,导致世界对天朝的失望和厌恶。


的国,国人死的也不明白。何时脱离欺蒙拐骗黄俄们的蹂躏。。。


03/19/2021


NEWS RELEASE 18-MAR-2021

The Lancet:  Seroprevalence study from Wuhan suggests 6.9% of population had COVID-19 antibodies by April 2020 -- including 40% with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that lasted for at least 9 months -- but 82% of cases were asymptomatic

THE LANCET

New study is the first long-term seroprevalence study from Wuhan, China involving over 9,000 residents who were tested for antibodies after the Wuhan lockdown lifted in April, then again in June and in October-December 2020.

532 of 9,542 participants tested positive for antibodies against SARS-CoV-2, which - when adjusted - equated to an estimated seroprevalence of 6.9% in the population. In addition, 82% of participants who tested positive had not experienced any COVID-19 symptoms.

40% of people with antibodies developed neutralising antibodies (those that protect against future infection) in April, and these remained stable for at least nine months, regardless of whether individuals had symptomatic or asymptomatic disease.

Lead author, Dr Chen Wang,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China, says: "Even at the epicentre of the pandemic in China, with more than 50,000 confirmed cases as of April 8, 2020, the estimated seroprevalence in Wuhan remains low, and around 40% of people with antibodies developed neutralising antibodies, suggesting there is still lack of immunity in the population."

福禄博客
 轻举远游,经营四荒,周流六漠。漫识其小无内,闲看其大无垠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惊心动魄!少将刘连昆台湾间谍案侦破记/王幹城:中國文化的核心究竟是什么?
  • 《父母爱情》孔笙执导,刘静编剧/ 武漢病毒的古老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