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鄭爽庭審中7個詭異細節 顯露她不爲人知那一面(圖)
發佈時間: 3/27/2021 12:49:16 PM 被閲覽數: 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鄭爽庭審中7個詭異細節 顯露她不爲人知“那一面”(圖)
         2021-03-26 22:28:18
鄭爽庭審中7個詭異細節 顯露她不爲人知“那一面”(圖)
電影爛番茄
2 月份的時候,鄭爽曾被爆料急售價值 1.5 億的豪宅,甚至甘願降價 2 千萬,最終以 1.3 億的價格成交。
https://www.wenxuecity.com/data/news/202103/26/fb327baf7c4ad5e6aad1efd6ead65ba9.jpg
當時有不少媒體猜測,這是因爲代孕事件讓鄭爽面臨天價違約金,所以才急于變現。

這固然是甩賣豪宅的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爲鄭爽與張恒的奪子大戰開打,她的很多資産都因爲官司被凍結了。
3 月 22 日晚,鄭爽和張恒有關孩子的撫養權案正式在美國丹佛舉行線上庭審。
在這場官司中,張恒堅持認爲該由自己獨立撫養兩個孩子,而鄭爽則提出擁有共同撫養權。
https://www.wenxuecity.com/data/news/202103/26/72adceef894cc5381fae1f5f6d26136e.jpg
好久沒露面的鄭爽當天被拍到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簡單地綁了個馬尾辮,帶著白色口罩出現在法庭,看起來格外低調。

然而,這場庭審的內容卻一點也不低調,庭審內容簡直就是大型八卦現場,鄭爽在開庭過程中的 7 個詭異行爲,更是折射出住在她心中的 " 魔鬼性格 "。
一、曾經有過輕生的念頭

在舉證環節,張恒率先指出了鄭爽的精神狀態不穩定。

他透露 2018 年時,鄭爽曾經有過不吃不喝不接工作的時候,鄭爽父母因此特地讓當時遠在英國出差的張恒回去勸導。

而到了 2019 年,鄭爽的精神狀態更加惡劣,曾經購買安眠藥,還對張恒說只要吃下 20 顆藥就能了解生命。

對于張恒的指證,鄭爽也承認自己曾經服用過精神類藥物,不過目前已經無需再繼續服用。




其實鄭爽的精神狀態,一直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她曾在舞台上扇自己耳光、在節目裏黑臉、在網絡上發表一些大家看不懂的言論——只不過當時大家覺得這是隨性,還有人說她是娛樂圈少見的真性情。

如今,看來鄭爽一直以來都因爲高強度的工作和沒有絲毫隱私的生活而備受煎熬,可以說光鮮的明星生活背後,也有不爲人知的痛。
二、曾提出過墮胎計劃

在庭審中,張恒還拿出了代孕機構的記錄,證明鄭爽在代孕期間曾明確提出過墮胎計劃。該計劃被代孕機構以不符合當地法律爲由拒絕後,鄭爽又提出了去其他州墮胎。

對于鄭爽瘋狂的想法,張恒表示自己堅決拒絕,隨後鄭爽又提出了讓孩子被他人領養的想法,不過張恒始終沒有同意,最終才有了張恒獨自一人到美國養孩子的結局。

即便孩子不是自己親自懷的,但能輕易說出墮胎、棄養的話,鄭爽顯然還在心理上還不夠成熟,把生育一事當兒戲了。
三、撒謊稱孩子依賴自己

在法庭上,鄭爽曾經對法官說,孩子在張恒身邊會感到不安,而在自己懷裏則能安然入睡。

不過,這個說法很快就被張恒否認了,他表示爲了讓鄭爽和孩子培養感情,他曾讓他們單獨相處,自己則在幾十米外等候。

但因爲孩子出生後從未見過鄭爽,所以會因不熟悉大哭。而之後,鄭爽更是扔下孩子給助理照看,自己走到了公園的另一側,期間孩子曾多次哭鬧。
盡管兩人各執一詞,但從實際情況看,兩個孩子 1 歲了,媽媽從來沒在身邊過,一直都是爸爸在照看,孩子應該會和爸爸更親近才對,所以鄭爽的說法可以說是不攻自破。
四、發奇怪的短信給張恒

在庭審期間,張恒給法官展示了鄭爽剛剛給自己發的短信,內容是一張滿地頭發的照片。
對于這條短信,法官也感到疑惑,問張恒是什麽意思?

張恒解釋說他的解讀是鄭爽在威脅他:" 如果再逼我我就出家 "。

不過鄭爽方面解釋說:這是表示從頭再來的意思。

不過不管她怎麽解釋,一言不合就給人發滿地頭發的照片的行爲還是令人瘆得慌。

五、"爽言爽語" 不斷

張恒還說,鄭爽曾說過孩子的指紋和她的一模一樣。

這句話非常符合鄭爽 " 爽言爽語 " 的風格,讓人聽了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法官當場問道:這麽說有什麽意義;而張恒則回答:我理解不了。

六、張恒指出,她曾有過虐狗行爲

張恒還指出,鄭爽曾有過虐狗行爲,認爲她沒有愛心,不適合照顧小孩。

不過這條舉證被鄭爽律師以與案情無關,不被記錄在案,所以具體過程不得而知。

不過律師反駁的理由是無關,而不是失實,可見鄭爽的確有過相關舉動,與在屏幕裏小仙女的形象大相徑庭。
七、多次回答前後不一致

在法庭上,鄭爽多次 " 打自己的臉 "。

鄭爽說自己曾陪著孩子說話;但隨後法官在聊到相關話題時,鄭爽又說不知道孩子會說話。

鄭爽說自己沒有及時接孩子回國,是因爲張恒拒絕溝通;但是張恒出示的聊天記錄顯示是鄭爽把他拉黑了。
一邊說自己是爲了對幾千名工作人員負責,所以不能輕易出國給孩子辦簽證;另一邊又否認法官關于:" 是否事業利益大于孩子 " 的詢問。

鄭爽的表現前後矛盾明顯,讓人覺得她的話可信度極低。

鄭爽在法庭上的舉動,以及張恒對她的一些舉證,都讓人對她大跌眼鏡。墮胎、棄養、撒謊、虐狗,每一條都和她女神的形象格格不入。
不過鄭爽從小生活在一個功利的家庭,母親劉豔爲了彌補自己未能完成的明星夢,從小就對她極爲嚴苛。
從鄭爽出生起,劉豔就給她制定了 " 十年計劃 ":鋼琴、音樂、舞蹈、美術樣樣不落。
當別的小朋友還在昏天黑地地玩耍時,小鄭爽每個周末休息的時間斷斷續續加起來只有 2 個半小時;當她表示自己不願意學習這些時,迎來的就是劉豔的大聲斥責。

隨著鄭爽逐漸長大,母親的控制欲也逐漸增強,12 歲時鄭爽沒能考上北京舞蹈學院附小,劉豔就不顧鄭爽的想法,舉家搬遷到四川讓她學習藝術。
哪怕進了娛樂圈,鄭爽和劉豔的關系依然很緊張。

鄭爽不是圓滑的性子,長時間的逢場作戲讓她越來越不開心;但在劉豔看來,做明星就是在台上唱唱歌,笑一笑,是個簡單的活。

如此以往,母女兩關系越來越不融洽,到了後來甚至經常發生爭吵。

而爽爸,更是曾經通過付費回答的方式,向網友回複鄭爽的感情問題。蹭著鄭爽的熱度上了許多的綜藝。
父母關懷的缺失,或許正是鄭爽 " 魔鬼人格 " 養成的導火索。

因爲自己的親子關系淡薄,所以鄭爽在對待養育孩子的問題上也很輕率,說墮胎就墮胎,說棄養就棄養,如果不是張恒把這件事情鬧到明面上,或許她依舊在當無憂無慮、放縱自我的真性情女神。

不過這場官司裏暴露的也不只是鄭爽的問題。

在庭審中,鄭爽也說了當初之所以打算放棄孩子,是因爲發現張恒有出軌的行爲。但張恒在此前的爆料中對于自己的過錯絕口不提,是否是想蒙混過關就不得而知了,但這麽來看也不是個善茬。

在這場狗血的鬧劇中,可以說雙方都有過錯,需要各打五十大板,誰也不值得同情。

最值得同情的,是那兩個生下來就不受歡迎的孩子。

無論是跟著性格偏激的母親,還是在代孕期間出軌的父親,都不是好選擇。當然,這些都是人家的家務事,我們無權替法官做決定。

只能默默爲兩個孩子祈禱了。

這場官司也還遠遠沒有結束,下一次開庭時間定在了 4 月,究竟誰能贏得這場官司,還讓我們拭目以待。
鄭爽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中國網絡審查內幕:一個前任微博審查員的自述
  • 中國官媒掀抵制HM浪潮 一場精心策劃的完美風暴?(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