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丢掉幻想,准备打仗/中共党员关露的生与死/新冷战---讲政治时代来了?
發佈時間: 3/28/2021 4:37:15 PM 被閲覽數: 8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新冷战---讲政治时代来了?2021-03-27 10:44:50

政治是灵魂,讲究政治第一,是偶小时候最鲜明的时代色彩。别的东西第一的时候有没有?至少有一次,周恩来给中国民航的题词是---安全第一。但是如果命没有了还有政治么?安全这里就是最大的政治。

跑到国外来,总以为就偶们中国人才最讲政治。直到一件事教训了偶。17,8年以前,国内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去,当时正在加拿大为一家美国公司上班,和现在流行的远超上班没有两样。因为国内能够上网,所以偶说回国后仍然可以上班。‘不行’---公司答复。‘为什么?’,偶奇怪了。‘因为加拿大是敌国,东西可以接受。中国是敌国,东西我们不能接受。’

偶一下子昏倒了。公司内容是最不政治的。高层都是白人。现在想,老板如果是伊朗人,或者什么其他国家来的非正宗白人,这个大概率不会如此。

一滴水可以看出大海---偶是碰到才一家公司,就这德性,还是在加州思想很开化地区,换个红州,那不是更甚了?而且2003,中美关系还是不错的很,都是这样了!

中美反过来,会有哪一家中国公司不接受中国员工暂时远程在美国的工作?恐怕全中国不会有一家吧?这样一比,再清楚不过了---自以为最讲政治的中国人其是经济(非政治)动物,而美国白人才是政治动物。他们是为了政治正义感,是会不顾经济损失的。出国时间那么长,偶也是偶然发现这个,土包子的中国政府恐怕是更难理解老外了。

所以你看中国政府总以为可以用经济利益换取西方国家放弃政治打击中国。最近的例子,是中国以为可以和欧洲做一笔交易,但是没想到被打脸。为了政治,欧洲可以损失经济,这和公司不要偶的工作一样道理。

当然西方炒作新疆,目的不是为了拯救新疆人民,相反,新疆在恐袭连连的时候,他们十分乐观见成,也正好可以指这是中国政府压迫下的新疆人民为了正义的反抗。现在没有恐袭了,那么就是因为中国政府残酷镇压。

感觉就是八国联军回来了,以前中国好歹还杀了德国大使,而现在中国在新疆并没有惹到外国人。除了俄国,全世界白人联合起来了。。。打击中国,显然是他们最大的政治正确了。。。

老毛当年对政治的谆谆教导主要是对国内的,就连他都不可能想到列强在政治上是如此的强悍。。。在美国至少公众媒体不敢说中国病毒吧?但加拿大居然会。这说明后者反共更强烈。而如果中共回避意识形态挑战,淡化政治,只能让西方的气焰更加火上浇油。笔杆子,枪杆子。前者更加重要,至少在非战时。。。

关于新疆偶知道的不比任何人更多。。。但至少胡乱邦时代,因为反阶级斗争,平反阶级敌人,无限优待少数民族,中国的民族问题急速恶化,当时新疆人杀人是不用偿命的,这导致暴徒更加疯狂。。。新疆人跑哪里都是一霸,人人害怕,而因为地位特殊,他们当然更加凶悍和结帮。总算后来吃一亏长一智,清醒过来,才扭转了乱邦政策。陈全国彪炳辉煌,入常可期

苏联崩溃的原因很多,但民族问题是最根本的,显然这也是中华民族的最终命门,西方看中了中国的这个,利用话语权,化神奇为腐朽,全力进攻中国的阿喀琉斯脚踝,确实是十分聪明的。

有趣的是,惧怕穆斯林的西方国家,在‘声援’新疆穆斯林,而穆斯林国家,特别和新疆比较有关系的国家---无一例外都是穆斯林国家---中亚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阿富汗,巴基斯坦,甚至东突背后的土耳其,都反过来无一例外支持中国。关心穆斯林的,看来就只有狼外婆西方了。。。200年以前中国包括新疆在内的西北回乱,穆斯林可是导了2千万人头落地的。。。中国政府控制住了局面,人民安居乐业,彪炳辉煌。。。而西方炒作新疆议题仅仅所证明了西方在中国国泰民安崛起而焦虑的政治反应,而世界也不可避免的滑入了意识形态和政治战为特色的新冷战时期。

美国为了嫌事不大,更称和苏俄矛盾是基督教内部矛盾---俄国是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俄国也是自认是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当然这有点牵强,因为苏联的意识形态情节,比现在的中共厉害的多,赫鲁晓夫皮鞋敲桌子---偶要消灭你们!那才是战狼。中共则嘴炮,苦苦哀求,反而成为战狼,疯狼。。。

偶觉得西方焦虑可以理解,但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恐怕不智。。。当然,偶以己这样度人,说到底还是难以理解西人乃政治动物的这个真谛。

说穿了,所谓冷战,所谓意识形态战,其实族裔大战,相比之下,川普只不过是关注国内的小种族分子而已了。。。而且这样的大战,也是彻底的,更加有效的瓦解了剥削阶级害怕的阶级斗争。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

丢掉幻想,准备打仗!2021-03-26 15:38:50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国兵呀。全世界人民拍手笑,帝国主义害了怕呀。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全世界人民团结紧,把反动势力连根拔那个连根拔那个连根拔。”

这是我小时候经常听到的一首革命歌曲,歌名是《世界人民团结紧》。活过了一个甲子,看起来这歌又要火起来了。

国务委员杨洁篪好比是合唱团的领唱,在阿拉斯加中气十足地唱出了“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的主旋律,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胡锡进总编接着唱和声。其它声部包括了外交部副部长秦刚、驻法大使卢沙野等。大合唱部分自然由穿着爱国套头衫的革命群众负责,唱响神州、唱响全球、唱向宇宙!有人说“你们是战狼!”错了!这是雄狮的怒吼!他们说“你们抓留学生,接下来还要烧教堂吗?”你们的孩子,自己不好好教。到了我们这个礼仪之邦,不认真学习优秀的华夏文明,还把酗酒、吸毒的还习惯带了来,不管教行吗?至于教堂是不会烧的,那些教堂都是“三自爱国教会”的产业,我们干嘛要烧?要烧也是烧 H&M、Nike 、Adidas 等等所谓名牌产品。

伟大领袖教导我们“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还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朝鲜站出来了,他们从半岛西海岸发射了两枚导弹,狠狠地压制了拜登政府的气焰。中朝两国领导人还互传口信,再次宣示两国由鲜血凝成的友谊牢不可破。俄国外长到中国来了,与我们的外长进行了友好坦诚的会谈。还畅游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想必也尝过了有名的漓江桂林米粉。不过,俄国人到底还是不够硬气,否则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不必说“中俄关系的发展,不针对任何特定的国家。我们的关系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想当年我们斩钉截铁地说“走俄国人的路”,而他们面临大是大非还要有些小算计,我们切不可全抛一片心。

有所谓的“智叟”小心翼翼地问:“难道你们想打仗吗?”我们要一再重申“不好战,不惧战、不避战”的立场。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就多次提及“备战打仗”、“坚持聚焦备战打仗”、“要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放在备战打仗上,保持高度戒备状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第八章 国防动员和战争状态 条目下明确规定:第四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安全和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国家依照宪法和法律规定,进行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

要打就打,谁怕谁呀!

1988 年的《河殇》提倡中国必须向以海洋为根基的“蓝色文明”学习。后来这套片子被认为是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虚无主义”思想的典型和“反革命暴乱的蓝图”,被禁播,被批判。2013 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写了一本书,书名是《海殇》。他在书中剖析和反思了“蓝色海洋文明”、尤其是欧洲文明的衰落,而且表达了“为了生存,欧洲的‘蓝色文明’必须向中国的‘黄色文明’学习”的观点。但是,书生就是书生,完全忽略了“蓝色海洋”的重要性。幸亏在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领导下,广大解放军官兵在过去二十年,把 2000 年时仅有 110 艘军舰的海军,扩建到如今拥有 360  艘军舰,其中包括了已成军的两艘航空母舰,形成了一支足以叫帝国主义者闻风丧胆的强大海上力量。美帝国主义者感受到了压力,进一步增加军费,打算负隅顽抗。历史终将证明,这一切都将是徒劳之举。我们英勇的解放军有 250 万、军机数量超过 3000 架。7500 辆坦克以及导弹和前面所提到的军舰。除此以外,我们还有数之不尽的“海上民兵”,还有超过世界人口 20 % 的人民。不管它们是多少国联军,胆敢来犯,一定要让他们深陷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有消息说,日本陆上自卫队正在研究今年 9 月到 11 月间进行全国性大规模演习,预料将投入几乎是陆上自卫队全员的约 14 万人。他们说演习是假想日本离岛发生事态等情况,主要着眼中国频繁地在钓鱼台列屿周边活动等情况,面对安全保障环境日益严峻,意图展现吓阻力及牵制力。掩耳盗铃!钓鱼台列屿那么小的地方,都不够十四万人站的。估计这次所谓的演习,真实的目的是为美国佬当马前卒,当台海发生战争的时候,挡上一挡,以便山姆大叔火速驰援。不过,玩火者必自焚,到时说不定连日本国也要从地图上被抹掉,勿谓言之不预!

请看今日域中,竟是谁家天下?!



被党蹂躏一生的女作家:中共党员关露的生与死
www.creaders.net | 2021-03-26 15:13:59  二闲堂 |    

image.png

关露生于一九○七年,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关露”是她后来从事文学写作的笔名 。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自幼喜爱文学,三十年代在文坛已是颇有名气的女作家,尤擅长于 写新诗,赵丹、白杨主演的经典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歌“春天里”即出自她的手笔,是 中共左翼文联的活跃女性。

关露一九三二年春被吸收加入了中共地下党,这一选择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造成了她 下半生的悲剧。

奉党之命做汉奸文人收集情报,胜利后仍背黑锅

一九三七年上海沦陷后,关露奉党组织之命留守上海孤岛。一九三九年中共南方局负责 人叶剑英密电她到香港见廖承志。到香港后,通过廖承志(时任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任) 见到了中共特务头子潘汉年,接受了一个机密任务──打入上海汪伪“七十六号”特务机关 ,充当中共与汪伪政权特务头子李士群之间的联络人。当时李士群与中共暗通款曲,提出由 关露的妹妹胡绣枫与他联络,因胡绣枫曾对李士群有救命之恩,李信得过,但胡绣枫在大后 方另有任务,潘汉年遂决定改派关露。

潘汉年对关露说,“今后要是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是辩护,就糟了!” 关露无条件地接受了任务,回到上海与原来左倾文化界朋友断绝来往,承受着同胞难堪的眼 光,与汉奸头子李士群交际应酬。

image.png

王炳南

一九四二年,中共特工系统另外派人与李士群联络,关露接令如释重负,向组织提出到 延安或去新四军。但想不到组织派给她的新任务更叫她难堪:进入日本文化界,扮演汉奸文 人的角色,为中共搜集日本方面的情报。

在共产党员无条件服从党的工作需要的组织信条下,关露牺牲了自己的名誉,进入日本 大使馆和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杂志任编辑,并经上级领导吴成方指示赴日本本土参加 了“大东亚文学代表大会”,消息并见了报。

在当“汉奸”的这段时间,面对朋友的鄙视和世人的责骂,作为理想主义者新女性的关 露内心是很痛苦的。她一再想脱离此羞辱环境,调往他处去抬头做人,但多次向组织要求调 离上海,均被拒绝。关露只好忍辱负重,唯一的希望是抗战胜利后还她清白。

但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了,关露的噩运也从此开始。

image.png

关露戴着“文化汉奸”的帽子,国民政府惩办汉奸,她首当其冲。为了怕暴露中共与日 伪间的秘密关系,中共不是出面澄清关露的真正身分,而是将关露迅速转移到新四军根据地 ,要她躲起来。渴望着新生和战友理解的关露随后即遇到一连串误解和羞辱,使她精神大受 刺激。先是在街上遇见上海来的青年当众骂她是汉奸,她为此大病一场,患上轻度精神分裂 症。

随即她多次要求发表诗作,却被《新华日报》社长范长江要求她换一个署名,说如果共 产党报纸上出现关露的名字,就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有人会以此为口实攻击共产党 。关露的朋友这样劝她:“你为甚么不能让人们把关露这个名字忘掉呢?你应该考虑党报的 荣誉,不要去考虑你个人的荣誉。”关露当场失声大哭。

而且关露失去的不仅是荣誉,还有爱情和终身的幸福。

邓颖超干涉关露与王炳南恋爱

关露曾恋爱过两次,都不成功,后来为了革命又一个人单身十几年。她第三个恋人是中 共建国后的外交高干王炳南。两人相识于抗战前夕,一九四六年两人再度相逢后,王炳南已 与其德籍妻子王安娜离异。三十九岁的关露与王炳南感情发展迅速,很快就到谈婚论嫁的程 度。当时王炳南为国共谈判中共代表团成员(周恩来为团长),可常乘军调处飞机来往南京 与苏北中共根据地。一次王炳南欲乘飞机去看关露之前,按中共的党组织原则向周恩来夫妇 汇报了与关露的恋情。周氏夫妇认为两人结合会对党不利而表示反对,邓颖超还赶到机场将 王炳南留了下来。邓说,“恩来和我反复研究,认为关露是个好同志,但由于她的这段特殊 经历,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不好的名声,群众以为关露是文化汉奸,而你又是长期搞外事工作 的,群众都知道你是共产党。如果你们两个人结合,将会在社会上产生不好的影响。”

为了党的利益,王炳南向关露写了绝交信,并说明了原因,这对关露是致命的一击。从 此这位曾相当浪漫的女诗人封闭了她的感情世界,再不谈感情事,心如死灰,形单影只地苦 度下半生。

而且从她抵达解放区后,因为这段经历而不断地受到政治审查、拘押和监禁。从解放区 的整风运动、反胡风运动、潘汉年案、五七年反右直到文革,每次她都是“运动员”,一共 关押被捕四次,前后坐牢十余年,多次精神陷于崩溃的境地。

对党绝望而自杀告别苦难人生

文革结束后的一九八二年三月,关露长达几乎半世纪的冤案终获平反,中共中央组织部 发出了一份题为“关露同志的平反决定”,首次澄清关露是由党派往上海作情报工作,“不 存在汉奸问题”。

image.png

晚年的关露。

但此时这一迟来的恢复名誉对关露己毫无意义,她已走到人生尽头,满头白发,周身病 痛,孑然一身,住在一间只有十平方米的陋室中,孤苦无依。对人生她己毫无留恋。

10个月后,关露完成了回忆录,并在不到10平米的房间内,服下了大量安眠药,静静地离世了。她平 静地躺在一张破旧的单人木板床上告别了苦难的一生,枕边唯一陪伴她的是一个大塑料娃娃 。是年关露七十五岁。死后,她在左联时的好友丁玲悲愤地说道:“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应 该充满阳光,但是阳光照不到她身上。”

另一位女作家杨沫说关露“把一生贡献给了党”。但党给了她甚么?

 


上兩條同類新聞:
  • 叔本華的135句名言,一個人渴望什麼,他就會相信什麼
  • 尼采为什么认为上帝死了?/尼采经典语录/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