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高爾泰的回憶錄《尋找家園》
發佈時間: 4/12/2021 10:22:00 PM 被閲覽數: 165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高爾泰的回憶錄《尋找家園》

 王璞

 尋找家園
作家、畫家高爾泰的回憶錄《尋找家園》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讀過者無不為其驚心動魄的情節震撼。「無不」放在這裏絕非誇張。高爾泰二十一歲因一篇論文<論美>而被打成右派,發配到甘肅死亡農場夾邊溝,死裏逃生,被敦煌常書鴻收容,在那裏經歷文革劫難,終在「六四」中逃離中國的故事,不是小說,勝似小說。
可是沒想到更小說的還在後面。《尋找家園》出版後,有一位名叫蕭默的學者發了篇讀後感,題為:<《尋找家園》之外的高爾泰>。說起來,此君亦非等閑之輩,他是建築學家,梁思成先生弟子,他去敦煌就是梁先生推薦的。在那裏他和高爾泰成了同事,兩人一起共歷文革,高是革命對象蕭是革命群眾。蕭默文章在對高爾泰的才華和其書關於敦煌部分的真實性表示肯定後,指出:高爾泰是個告密者,告密成癖,他自己就是高爾泰的犧牲者之一。
高爾泰回了他一文,題目就很精采<昨日少年今白頭——一頭狼給一條狗的公開信>。
讀著他們兩人一來一往的筆戰文章,令我想起希區柯克的罪案小說,希區柯克小說讀得多了,就會在驚嘆作者編故事天才之餘,心情漸漸變得陰暗:這個社會太可怕了,人人都可能是正在算計你的壞人:丈夫正想要謀殺妻子,卻被妻子走了先著;朋友被人收買了要殺朋友,卻中了另一朋友的詭計;老闆對員工虎視眈眈,員工對老闆也嚴陣以待;芳鄰竟是殺手,警察秒變劫匪。
蕭默和高爾泰筆戰文中的情節比希區柯克小說更令人髮指。他們兩個人本是好友,卻互相都對對方心存「高度革命警愓」。在一起議論了幾句時事,轉身就覺得自己有了危險:要是對方舉報了自己怎麼辦?兩人的本能反應都是:先下手為強。果不期然,蕭跑到領導處打算揭發高時,卻發現高已佔了先手。
蕭默指高爾泰「總是把自己周圍的人幾乎都預設為自己的敵人」,正如他畫的一幅畫:一頭被人追獵的孤狼。事實上,高爾泰自己也曾承認:這是我的自畫像。
高爾泰並不否認這一指控,也承認自己揭發了蕭默,因為蕭曾作為勞改隊獄卒惡劣對待他,他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揭發他收聽敵台。
我絕對相信他倆說的都是實話,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事層出不窮,我一位大學老師就親口告訴我,當初他打成右派,就因為他老婆把他寫給她的信上交組織。而他之所以沒在一氣之下把她的信也上交,只是因為他們有兩個孩子。「都去勞改了孩子怎麼辦?」
聶紺弩把黃苗子當成密友,沒想到對方竟是組織上派到他身邊的臥底。章伯鈞一家把馮亦代當成座上客,不料他們每次飯敘的內容都被馮整理上報。
那就是我們那個社會的真實生活:處處陷阱,人人自危,沒有一間房子是安全的,沒有一個人有隱私可言。要未甘當任人宰割的綿羊,要未被逼成狗或者狼。
而最可怕的是,這就是我們從小被灌輸的價值觀:誰反黨反毛澤東思想誰就是我們的敵人。舉報有功,告密光榮。高爾泰在辯駁了蕭文中的不實之詞後,沈痛地說:
「高壓下檢討認錯鞠躬請罪,我甚麼醜沒有出過!畫了那麼多歌德畫,我甚麼臉沒有丟過!對賀、施、蕭的報復,手段也邪乎得可以⋯⋯用泥汙的身體,帶著創傷的靈魂,爬出那黑暗的隧道,我早就不像人樣。」
有人問我為何如此憎惡極權體制,為何這樣害怕那一切在香港複製。我勸他們去讀讀《尋找家園》這一類的書,只要良知未泯,便會得出答案:因為極權體制把人變成野獸,讓人活得不象人。

 


上兩條同類新聞:
  • 绞肉机下的报告——读《记忆中的反右派运动》一书 ( 上 )
  • 《百年左禍與西方危機》新書連載第一章 威爾遜「進步主義」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