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三位一体论
發佈時間: 5/9/2021 11:56:44 PM 被閲覽數: 15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三位一体论

作者:奥古斯丁

未分卷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未分卷 第一部

    三位一体论奥古斯丁着

    
第一部根据圣经来建立至高三位一体的合一与平等,并将人否认圣子与圣父平等所引经文加以说明。

    
第一章本篇是为反对那些错用理智而以诡辩来攻击三位一体信仰之人而作。讨论上帝的人所犯错误,有三重原因。圣经除去虚假,逐步引领我们明白属神的事。什么是真不朽。信仰喂养我们,叫我们能了解属神的事。

    
一、敬告读者,作者写此论三位一体论文,是为求反对那些鄙视以信仰开始而醉心于肤浅理智之人的诡辩。他们当中有些人企图将他们由感官的经验,或机智,或艺术之助所构成的观念,应用于属灵的事上,以前者忖度后者。还有些人则按照心思所喜爱的去想像上帝,因此用扭歪错谬的法则来讨论上帝。还有第三种人,他们固然力求超出那必改变的全创造,好把他们的思想提高到不改变的实体即上帝那里;但他们因受必朽所累,既似乎知道他们所不知道的,又不能知道他们所要知道的,就武断地把自己排除于了解的门外,宁愿固执自己的谬见,而不愿改变他们所拥护的。我所说的三种人,即照有形体之物来想像上帝的人,和照属灵的受造者例如心灵来想像上帝的人,以及既不照有形体之物也不照属灵的受造者来想像上帝却对上帝仍抱错见的人,都犯了上述的通病;他们与真理相距这么远,以致无论在身体内,或在受造之灵内,或在创造主本身之内,都不能找着什么,与他们的概念相符。例如人若想像上帝为白或红,他就错了;可是这些都在身体内找着。再者,人若想像上帝时而忘记又时而记得等等,他也同样错了;可是这些事情也都在心思内找着。但人若想像上帝有权能产生了自己,他更是错了,因为不仅上帝不是这样存在的,而且属灵和属形体的受造者也不是这样存在的;因为没有什么产生自己的存在。

    
二、所以那对婴孩也适合的圣经,为求消除人思中的这种谬见,不惜援用任何种真实存在的事物,来喂养我们的悟性,好将它逐渐提高到属神超越的事。因为圣经讲到上帝是借用了属形体之物的话,即如说:求你将我隐藏在你翅膀的荫下(诗178);也借用了许多属灵的事,来表明其实虽并非如此,却必须如此说的事,例如说:主你的上帝是忌恨的上帝(出205);又如说:我造人后悔了(创67)。但圣经并没有从不存在的事物引用什么话,来构成比喻或谜语。因此,那些用第三种错谬自绝于真理的人,比头两种人更为阴险虚幻,因为他们用既不能在上帝本身内,也不能在任何受造者内所找着的,来臆度上帝。圣经素常以受造中的事物来吸引小孩,好叫软弱者按照他们的程度逐步除去他们的性情,追求上面的事,离弃下面的事。但圣经很少用那些不在任何受造中找得着的事,来讲论上帝,例如对摩西所说的话:我是自有永有的;那自有的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出314)。因为既然身体和灵魂二者也可说是有的,那么除非圣经叫我们了解这辞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圣经就不会如此说。使徒保罗说:那独一不死(提前616),这话也有同一意义。既然灵魂可说是多少不死的,圣经除非因真不死是不变的,就不会说独一了;这种不死凡受造者都不能有,因为它只属于创造主。所以雅各也说: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大卫也说:你要将天地更换,天地就都改变了;惟有你永不改变(诗1022627

    
三、再者,我们很难想像并完全知道上帝的实体;因祂造必改变之物,可是祂自己永不改变,祂创属时间的世界,可是祂自己超时间。所以我们必须澄清心思,以求能够难以形容地看见那难以形容的;在尚未达到这一步时,我们靠信仰养育,由那与我们的才能较合适的方法引导,好叫我们颖慧而能理解它。因此使徒说: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祂里藏着(西23);可是我们虽然靠祂的恩典已经重生,却还是属血气属肉体的,所以他只能看我们为基督里的婴孩,不把祂与父平等的神能,而只把祂钉在十字架上属人的软弱介绍给我们。因为他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他又继续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23)。稍后他对他们说: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当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林前312)。有些人恼恨这种话,认为这是用来侮辱他们的。他们大都宁愿相信那些说这种话的人,无话可说而不愿承认自己不懂。有时我们并不直接答覆他们关于上帝的求问,因为那是他们自己不能接受的,恐怕也是我们不能表白的,却只好作答,向他们证明,他们是多么无能而不配了解他们所求于我们的。但他们一方面因听不到他们所要听的,就设想我们或是向他们弄虚玄以藏拙,或是怀着鬼胎说话,不愿让他们知道;于是他们忿忿不安而去。

    
第二章、本篇拟如何讨论三位一体四、所以我们赖上帝之助要尽力作到他们向我们所迫求的,即说明三位一体是独一的真上帝,而且父,子,圣灵,真可相信并真可了解为一个实体或本质,好使他们不至想像他们是被我们的遁辞嘲弄,反倒可以从事实一方面发现至高之善是被最纯洁的心思所识别的,而在另一方面发现,他们因此不能识别或了解它,因为人的心眼除非由信的义得到活泼的力量,就不能在那超自然的光中张开。然而,第一我们必须按照圣经的权威来证明,信仰是不是这样。然后,若上帝愿意并且帮助我们的话,我们也许至少要使这些好辩者——他们的骄傲多于才能,因此得了更危险的疾病——找着某种无法置疑的事,好叫他们以后对同样的事不能了解的时候,要归咎自己的心思,而不归咎真理或我们的理论;这样一来他们心里如果敬畏敬爱上帝,就可回头,按照正常的程序,从信仰开始;至终看出在圣教会中为信徒预备了灵药,那就是:虔诚心可以医治心思的软弱,使它明白不变的真理,使它不因胡乱性急而陷入瘟疫般的谬见中。至于我自己,凡有疑惑之处,我不畏缩探讨;凡有错误之处,我不耻于学习。

    
第三章、奥古斯丁对读者的要求五、我还要要求读者,他在什么地方像我一样有把握,就要同我前进;在什么地方像我一样有踌躇,就要同我探讨;在什么地方承认自己有错误,就要回到我这里来;在什么地方看见我有错误,就要叫我回转,好使我们可以共同进入爱的道途,向祂前进,因为经上说:时常寻求祂的面(诗1054)。这种虔诚坚定的合同,乃是我在一切着作上,尤其是在探讨三位一体,父,子,和圣灵的合一这一着作上,要在上帝面前同读者订立的;因为错误在任何题目上都不比在这里更有危险,或探讨更为辛苦,或发现真理更是有益。若有读者说:某处说得不好,因为我不了解:那么这人归咎是我的话语,不是归咎我的信仰。不错,话语也许真可以说得更清楚些,但人说话,不能在凡事上被人人都听懂。所以谁归咎我的话语,说他不懂我所说的,试看他能否懂得别人对同一题目所说的话。若他懂别人所说的,让他撇开我的书,甚至可随意把它丢弃,将力量和时间花在他所懂的书上。可是他不要因为我未能像那为他所懂的人一样把我自己的向他表达得那么平滑明晰,就认为我应当缄默不言。因为众人所写的,并不都达到众人手中。也许有些能懂我们这些着作的人,能可没有找着那些更明了的着作,只有我们的着作。所以有许独多人写许多书,甚至都讨论同一问题,在文体上不同,但在信仰上没有不同,使最大多数的人都得闻知,有些人是藉这种方式,有些人是藉另一种方式,那乃是有益的。但若有人抱怨说他不懂我的书,而对这种题目从来不明了任何细心和精确的理论,他就要策励自己决心来研究,好叫他多知道;他要来同我口角辩论,让我静默不言。再者若那读者说:当然我懂得你所说的,但那说的不对,他就可提出自己的意见,并且他若能够的话,可以驳斥我的意见。若他作的又明晰又合乎真理,并且不辞辛苦来通知我(假如我尚活着的话),我这份工作就算是得了最丰富的报酬。若他不能通知我,我极其盼望他尽可能通知别人。可是,在我一方面,我默想主的律法(诗12),若不是昼夜的话,至少是尽我所能有的短时间如此行;并且我将默想写下来,免得我遗忘,我靠着上帝的慈悲,盼望祂使我坚持我所觉得的一切可靠真理;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上帝也必以此指示我(腓315)无论是藉着隐秘的灵感和劝勉,或是藉着祂自己明白的宣告,或是藉着弟兄们的理论,来指示我。我如此祈祷,也将我这愿望交托祂,祂能保守祂所赐给我的,也能将祂所应许的赐给我。

    
六、我想必有人悟性迟钝,想像我在我的书中某些部分抱着我所没有抱的意见,或没有抱着我所抱着的意见。但谁都知道,当我对一个艰难隐晦的题目不得不开辟道路的时候,倘若有人以为跟着我走却偏离了正路,陷入虚假的道理中,那么他们的错误不应归到我身上,正如他们不能将异端派的各种错误合理地归于圣经中神圣的见证一样——其实他们都企图用那些经文来为自己虚假错谬的意见辩护。基督的律法,爱,明白地教训我,并且甜蜜地吩咐我,当人们以为我在我的书中持着我所没有持的错见,而那错见叫一个人不喜悦,叫另一个人喜悦,我宁愿被那以错见想责的人所非难,而不愿被赞美错见的人所称赞。因为我虽从未持有那错见,本不当受前者的非难,然而错见本身却应予制止;而我被后者看为持有那为真理所不容的错见而受称赞,那么无论是我,或是那为真理所不容的意见,都是不当称赞的。所以我们要奉主的名来作这一份工作。

    
第四章、大公教会论三位一体的教义七、据我所知大公教会中新旧两约圣经的注释者,论到三位一体的时候,都按照圣经教训人说,父,子,圣灵由于不可分离的平等和同一的本体乃是合一神;所以祂们不是三神,而是一神。父生了子,因此父不是子;子是由父所生,因此子不是父;而圣灵既不是父,也不是子,而只是父和子的灵,也是与父和子同等,归于三位一体。然而三位一体并没有而只有子,乃是由童女马利亚所生,在本丢彼拉多手下被钉十字架上,葬了,第三天复活,升天。再者,这三位一体也没有像鸽子在耶稣受洗时降在祂身上,而且在主升天之后五旬节那天,当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徒22)的时候,也不是三位一体,而只是圣灵如火焰的舌头,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徒23)。再者,当子受约翰的洗,又当三个门徒同祂在山上,那从天上说你是我的儿子(可111)的,和那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约128)的,并不是三位一体,而只是父,虽然如此,父,子,圣灵既是分不开的,所以是不能分开来行动。这也是我的信仰,因为这是大公教会的信仰。

    
第五章、三位一体论所引起的困难:三位如何是一神,三位既不能分开来行动,怎么又各司其事。八、然而有些人对这信仰感觉困难。他们听到父是神,子是神,圣灵是神,可是这三位一体不是三神,而只是一神;他们就问道,他们当怎样了解这一点,就是说,三位一体在神所作的事中不能分开来行动,可是父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子的声音;降生成肉身,受苦,复活,升天的,只是子;像鸽子降下的,只是圣灵。他们要了解何以三位一体所发的声音,只是父的声音;又何以三位一体造了那肉体而在其中只有子为童女所生,又何以三位一体形成了那鸽子,而在其中只有圣灵显现。情形必是如此,否则三位一体并非不分开来行动,而是父作某些事,子作另外的事,而圣灵作其他的事。这样,三位共同作某些事,又各别作另外的事,因而是并非不能分开的。他们也感到困难的就是:圣灵虽是父和子的灵,却不是由父,也不是由子或二者所生,祂怎样是在三位一体之中。既然他们用这些问题来困扰我们,我们就要照上帝关于这题目所赐我们的智慧尽力向他们阐明;我们也决不要怀着妒火去行(智慧书623)。假如我们说我们不惯思想这类的事,那便不真实;可是假如我们承认自己因喜欢探讨真理而通常想到这类题目,那么他们就要凭着爱的律法吩咐我们,将我们所能找着的告诉他们。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因为若是使徒保罗认为自己还未明了,何况我这远逊如他的人阿!),而只是照着我所得的分量去作。我既然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2-14),就应当请来公布我所经过的路程,和我所达到的地步,以及我为达到目的地所须走的距离。那些邀请者的爱心,也敦促我来服务他们。在我将读物供给他们的需要时候,上帝也必使我自己获益,因为我力求答覆他们的询间时,就解答了自己心中的问题。所以我遵照上帝的命令,靠着祂的帮助,负起这份任务,与其说是用权威来将说我所知的事,不如说是用虔诚的讲述来学习这些事。

    
第六章、子是神,与父同有一本体;圣灵亦然。九、有人说,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是神,不是真神,不与父同为独一的神,不是真不朽的,因祂是可改变的。圣经最明白而一致的见证,证明他们错了;例如: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因为我们显然应当以神的道为神的独子,关于祂后来又有话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是由于道成为肉身,是由童女在时间里所产生的。如是祂不仅被宣布为神,也与父有同一本体;因为经上在说道就是神以后,也说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约11-314)。所谓万物,只是指凡被造的万物,那就是整个创造。从此可见,那造万物的,祂本身不是被造的。若祂不是被造的,祂就不是受造者;祂若不是受造者,祂就与父同有一本体。因为凡不是神的本体,便是受造者,而凡不是受造者,便是神。子若不与父同有一本体,便是受造的一实体;祂若是受造的一实体,万物就不是藉着祂造的;但万物是藉着祂造的,所以祂与父是同有一本体。于是祂不仅是神,而且是真神。这位约翰在他的书信中也极明显地说:我们也知道神的儿子已经来到,且将智慧赐给我们,使我们认识真神,使我们在祂真儿子耶稣基督里面。这是真神,也是永生(约一520)。

    
十、因此使徒保罗所说:祂是独一不死的,并不是专指父而言,而是指独一的上帝,即三位一体而言。因为凡是永生的,并不按照任何可变性而朽坏;因此上帝的儿子,因祂是永生也是与父一样独一不死的。当然我们也得以分享这永生,因而就在我们自己的分量内成为不朽的。但我们所分享的永生本身是一回事,而分享永生永远活着的我们,又是一回事。因为就令祂曾说: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是那独一不死的,要将祂显明出来,这话也并不必将子排除在外。因为子也并没有把父与祂自己分开,祂自己在另一处用智慧(祂自己就是上帝的智慧)说:惟有我绕遍周天(传道经245)。所以那不死的,更不必是专指父而言,将子排除在外;因为上面所提的章节,其实是这样说:要守这命令,毫不玷污,无可指责,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祂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祂。阿们(提前614-16)。在这些话里,既没有特别提出父,也没有提出子,或圣灵,而只提出了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那就是提出了独一的真神三位一体本身。

    
十一、但是下文也许与这意义相违;因为下文说: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其实这话也可指基督的神性。这神性犹太人未曾看见,他们只看见祂的肉体,并把它钉在十字架上。祂的神性决不能被肉眼看见。那能看见它的眼,不再是人的,而是超人的。所以上帝本身,即三位一体,乃是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到了日期,要将主耶稣基督的降临显明出来。因为那独一不死的,那独行奇事的(诗7216),是同一个说法。我喜欢知道他们认为这些话是指谁说的。若他们认为它们是专指父说的,那么子自己说: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怎能是真的呢?在奇事当中,还有什么事,比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更奇呢?然而子说: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约51921)。这些话既不是专指父,也不是专指子,而是指独一的真神,即父,子,圣灵,那么怎么是独有父行奇事呢?

    
十二、又当保罗说: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们也藉着祂有的(林前86),谁能怀疑他是讲到受造的万物,正如当约翰说:万物都是祂造的,是讲到受造的万物呢?所以我要问,他在另一处说: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他是指着谁说的呢?若是指着父,子,圣灵说的,将每一子句各指一位而言:本于祂,那就是说,本于父;倚靠祂,那就是说,倚靠子;归于祂,那就是说,归于圣灵,那么,父,子,圣灵就显然是一神,因为往下的话是用单数,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在这一段的开头,保罗不是说:深哉,父,或子,或圣灵丰富的智慧和知识,而是说: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祂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祂,使祂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罗1133-36)。但若他们要把这解为专指着父说的,那么这里怎么说万物都是藉着父有的,而保罗对哥林多人怎么说: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林前86),约翰福音又怎么说:万物是祂造的呢?因为若万物有些是父造的,又有些是子造的,那么万物就不都是父造的,也不都是子造的;但若万物是父造的,也是子造的,那么它们就是同为父和子所造的。所以子与父平等,而父和子的行动是分不开的。因为假若父甚至造了子——子决没有造自己——那么万物就不是子造的。但万物是子造的。所以子自己不是受造的,祂就可以和父同造了受造的万物。使徒并没有禁止自己不用那称呼,反倒极明显地说: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腓26);这里用上帝的称呼特别指到父;正如在另一处说:上帝是基督的头(林前113)。

    
十三、论到圣灵,那些在我们以前讨论这题目的人,也搜集了同类的证据,足以证明圣灵是神,而不是受造者。但若祂不是受造者,那么祂不仅是神(因为人也被称为神——参诗826),而且也是真神;所以祂与父和子完全同等,并在三位一体中同本体同永恒。但将圣灵不是受造者的道理表明得十分明白的经文,莫过于那一段吩咐我们不要事奉受造者,倒要敬奉创造主的经文(参罗125)。所谓敬奉,意思不是指那叫我们用爱心互相服事(参加513),即希腊文的douleuein,而是指只对上帝的敬奉,即希腊文的latreuein。因此凡以对上帝的敬奉归给偶像的人,就被称为敬拜偶像的。因为论到这种敬奉,经上有话说:你要敬畏主你的上帝,惟独事奉祂(申613)。这在希腊文圣经中所用的latreuseis一字上也更显明出来了。假如我们不可这样事奉受造者,因为经上说:你要敬畏主你的神,惟独事奉祂(因此使徒也斥责凡事奉受造者而不事奉创造主的人),那么圣灵就决不是受造者,因为众圣徒都是如此事奉圣灵,正如使徒说:因为我们真受割礼的,乃是事奉神的灵(参腓33),这在希腊文为latreuontes。甚至大部分的拉丁文圣经也说:我们这事奉上帝的灵的人;但一切或几乎一切希腊文圣经,都是如此说。虽然有些拉丁文圣经不是说:我们事奉神的灵,而是说:我们用心灵事奉神。但是那些在这里犯错误而不愿服从更重大权威的人,请告诉我们,在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林前619)一段经文上,他们是否找着抄本也有出入。可是有什么事比一个人说,基督的肢体是他们认为逊于基督的受造者的殿,更为无知亵渎呢?因为使徒在另一处又说: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林前615)。但若基督的肢体也是圣灵的殿,那么圣灵就不是受造者;因为我们的身体作为谁的殿,我们就应当向谁归给那只应当归给上帝的事奉,即希腊文所谓latreia。因此使徒说: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林前620)。

    
第七章、子如何比父小,也比祂自己小十四、我已说到我们的前辈应用圣经中上述和类似的见证,来揭露异端派的错谬,将教义所示三位一体的合一和平等给向我们证明。由于上帝的道成为肉身,作成我们得救的工夫,好叫为人的基督耶稣可以作神人间的中保,所以在圣经中有许多事说起来,好像是表明甚或是很明显地说,父是比子大的;以致人们不求甚解,或不顾圣经的全盘意义,企图将那些从肉体论耶稣基督所说的事,转移到祂道成肉身以前永恒的本体上去。例如,他们说,子比父小,因为经上记着主自己说:父是比我大的(约2428)。但真理证明,按照同一意义子也是比祂自己小;因为祂既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祂怎得不成为比祂自己小呢?祂之取了奴仆的形像,并不使祂失去那使祂与父同等的上帝之形像。倘若祂取了奴仆的形像,而并不是使祂失去上帝的形像,因为祂自己在奴仆的形像里和在上帝的形像里同是父上帝的独生子,在上帝的形像里是与父同等,在奴仆的形像里是神人间的中保,即为人的基督耶稣;那么谁个不能看见祂在上帝的形像里比祂自己大,可是在奴仆的形像里却比祂自己小呢?而后者照着奴仆的形像加以了解,就没有混乱之处。其实这将全部圣经弄清楚这问题的准则,是在使徒保罗一封书信的一章里揭橥了。他在那里足够清楚地将这区分介绍给我们,说: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并有人的样子(腓27)。于是在本性上上帝的儿子与父上帝同等,但在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東洋的猶太人」--信德先生之殤——讀平林美鶴的《生活在北京的
  • 金庸晚年的懺悔錄,俠義精神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