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读《论三位一体》随感
發佈時間: 5/9/2021 11:59:22 PM 被閲覽數: 159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读《论三位一体》随感(下):如何理解三位一体?

自由撰稿人 大漠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1月22日 09:23

编者按:

对于圣父、圣子、圣灵,圣经里本没有“三位一体”这个名称,最初的萌芽是里昂主教伊里奈乌、《使徒遗传》作者希波律陀,为驳斥当时的形态论的各种变形理论,发展出了具有拉丁传统的三一论。随着“三位一体”名称成型,早期教会争议不断。

因此,基督徒如何正确理解“三位一体”,作者在本文中进行了详细解答。(“三位一体”的由来请阅读上篇:读《论三位一体》随感(上):如何认识三位一体?

对各种复杂纷纭的三位一体的歧义,奥古斯丁给以了回应。他认为:“我们要借上帝之助,尽力给出他们索求的理由,阐明独一真神之三位一体,及说、信、视父子灵为同一实体或存在的正当性。”于是,奥古斯丁从两个方面阐述了三位一体的真理。这两个方面,一个是位格,一个是三一类比。

奥古斯丁把三位一体之间的位格关系归纳为外部关系和内部关系。

就外部关系而言,三位一体中的圣父、圣子与圣灵这三个称呼,是就彼此之间的关系而言的,并不存在实体上的差异。信徒正是借助这种名称和关系来体认三位一体真神的。他强调说:“尽管作为圣父异于作为圣子,却不存在实体的差异。因为他们之被如此称呼,不是在实体上,而是在关系上。而这一关系不是限定,因为他是不可变的。”“就其被恰当地,个别地称作圣灵而言,是在关系上说的,相对父与子说的,因为圣灵是父与子的灵。”因此,“三位一体中的每一位都有其独特的名称,都不是就其自身而只是相对彼此或相对受造界而言的,所以显然是在关系上而非实体上说的。”

就内部关系来说,这是就根源上说的。子为父所生,父就是子的源头。圣灵是父所赐的,父与子就是圣灵的源头。但这并不是说父与子是两个源头,因为父与子是一个上帝,对受造界来说,是一个创造主。所以,相对圣灵来说就是一个源头。所以,这三者在内部自然形成了彼此的关系。这种关系是永恒的,不变的,不分彼此的。

奥古斯丁把三位一体中的三个位格转化为关系来论述,说明三个位格虽然在名称上相异,但并不影响他们在本质上的相融与合一。

与此同时,奥古斯丁在论著中指出有三种错误被运用到认识三位一体中。

第一种错误。“企图将他们由感官的经验,或机智,或艺术之助所构成的观念,应用于属灵的事上,以前者忖度后者。”在诸种理性思维模式里,有一种被叫作经验思维。所谓经验思维是这样的,比如我们每天所见的各种东西,便有了对这些东西的感觉印象,由此产生一些观念。如饿了必须要吃饭,困了必须要睡觉,累了就必须休息等等。由这些经验积累出的各种观念,让我们了解和处理周围的关系。这样的经验思维,用于生活显然没有问题,但用在属灵的事上,用于理解三位一体的真理上,就是错误的。

第二种错误。“按照心思所喜爱的去想象上帝,因此用扭歪错谬的法则来讨论上帝。”这一错误,也是思维方面的,上帝是自有永有的上帝,用自己喜爱的任何物品和东西来推论上帝,自然会走向真理的反面。

第三种错误。“力求超出那必改变的全创造,好把他们的思想提高到不改变的实体即上帝那里;武断地把自己排除于了解的门外,宁愿固执自己的谬见,而不愿改变他们所拥护的。”要认识三位一体,就勿需付出一定的艰辛与缕清复杂的各种关系,否则就很难认识这个真理。当下教会和信徒认为只要相信上帝,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上帝就可以了,只需要相信,不需要理解。这就是犯了这种错误,把自己的某种理解以信仰语言包裹起来,拒绝任何人的理解。

既然奥古斯丁从各种争论中,发现了以上提到的不能得见上帝的三种人和认识三位一体真理的三种错误,那么他又是如何认识这个真理的呢?

奥古斯丁对三位一体的类比很多,在本书序言里有一张法国学者波塔利总结出的类比图表,图表中有22种类比。这些类比有四部分。第一部分是上帝自身中的,第二部分是一般受造物之中的,第三部分是人的感觉之中的,第四部分是人的心灵之中的。

有关上帝自身中的类比,他认为:“永恒”代表圣父,“形式”代表圣子,“应用”代表圣灵。永恒在圣父里面,形式在形象里面,应用在恩赐里面。圣父是永恒之光,所以圣父的永恒性是不言而喻的。圣子由圣父所生,故子具有父的形象,而且与其所表的相符合,那么他就与所表的同等。圣灵是由圣父所赐,它是全知全能上帝的艺术,充满了一切活泼不变的相。当它出现时,也就是传达圣父的旨意,表达圣父的智慧,这可以看作是应用。虽然有这样的区分,可他们又同一。“永恒”、“形式”、“应用”三者在上帝自身之中形成共通性,它们是同一的。

奥古斯丁在这些类比中,他一方面以外证的方式,即用圣经经文的方式理解论证上帝的三一性,但他并不满足这种论证。所以,开启了另一方面的论证。即用人的心灵结构去寻求上帝的三一形象。这一论证,既是他大量类比中的重要论证,也是他在类比中论述最多的内容,乃至可以说是最精华的部分,不仅在基督教神学而且在思想与哲学历史上,都是影响最深远的。十五世纪的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的哲学命题,就是在奥古斯丁这一论证思想的影响和启迪下产生的。

奥古斯丁根据上帝创造人类这个事实,把它分成两个世界。一个是创造界,这个是属灵的世界。一个是受造界,这个是属物的世界。人的灵魂虽然也是受造者,但它是属灵的受造者,所以,奥古斯丁认为人类心智方面的三一类比对三一信仰更能做出有力的解释。所以,就人的三一类比而言,他认为“记忆”代表着圣父,“理解”代表着圣子,“意志”代表着圣灵。

这样晦涩难懂的类比,一时令人很是懵懂。不过奥古斯丁却说:“我们可凭着全部的集中力,由此上升到那至高无上的存在者。”就是叫人不要怀疑这个类比。因为上帝造人之时,就为人的心智和灵魂留下了一条狭窄的通往上帝之路,这条路就是信仰。简洁地说,人要凭着信仰来认识这一类比,并在认识三位一体上帝之时能够运用它。记忆、理解、意志,这三样东西,不是三个生命而是一个生命,不是三个心灵而是一个心灵。当然也不是三个实体而是一个实体。

当“记忆”被叫作生命、心灵和实体之时,是就其自身而言的。叫他“记忆”是相对另一个而被称呼的。对“理解”、“意志”也是这样,都是相对另一个所这样称呼的。但他们每一个都是就其自身的生命、心灵和存在而言的。因此,这三个是一,即一个生命一个心灵一个存在。不管就其自身还被叫作什么,他们都是单数而不是复数意义上的。但在彼此相对的意义上它们却是三个。这或许就是奥古斯丁把人的心智和灵魂看得比一般受造物更加重要的原因,同时证明圣灵能够成功让信仰进入人的心灵,不是无据的,而是顺理成章的。

人依靠信仰去体认三位一体,在这个过程中,信仰净化着心灵,所以“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太5:8)”换句话说,人靠着三一信仰洗去了自己的罪恶,实现了人与神的和好,这就是神对人的救赎。

奥古斯丁把位格转化为关系进行论述,弥补了父子灵三者之间容易被人误解的裂缝,维护了三一上帝的独一性和神圣性。他以极为丰富的三一类比,论证了万事万物都存在这种三一关系,并通过这种三一关系阐释出一个真理,即受造物所存在的三一关系,实际上也是出自三位一体的上帝。懂得了受造物的三一关系,也自然理解了信仰的三一上帝。

按照正统神学的观点,三位一体是有限的人类的理性无法解说的。如一本《系统神学》书中所说的:“三位一体的奥秘,非凡人的智慧能测;在人的有限经验上,没有类似的事可作比拟;因此一切比拟的想法都不能达成愿望。在中古时代,乃视为一个奥秘;在十八世纪,乃视为一种无意义和不合理的教义。即使现在,三位一体论仍不能有一个圆满的解释。在人的经验和理解上,不能有一个完全恰当的比拟,更不能积极阐发其奥秘。”

但是,当我们阅读完这部奥古斯丁《论三位一体》的论著后,对上述观念不能不觉得是可以商榷的。奥古斯丁倾尽20年的光阴来探索这一真理,而且取得了相应的成就。虽然在历史上也曾被一些神学家质疑过,但这条路不能因为被质疑而阻断。我们应该继续走下去,因为这个真理是圣经启示给我们的。神既然启示出这个真理,我们就该接受,就该相信,一定有一天我们会在神的助力下,真正把握住这个真理的。至少,我们现在熟知的《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都对三位一体的真理给以了确定。

奥古斯丁说:“基督自己对人的要求是要信他,这信先于一切,重于一切,因为他要与之建立关系的人,首先要预备自己去领受上帝的奥秘。”这就是说,对于拥有基督信仰的人,这是认知上帝的前提条件和灵魂被拯救的基础。奥古斯丁一方面尊崇正统的解经传统,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尊崇“以经解经”,另一方面把神学与哲学相融一起去探索和确认三位一体的上帝。这无疑给了后世的我们,在探索神的真理上的一种借鉴。

《论三位一体》这部500多页的论著,如周伟驰《序言》所说,“几乎涉及基督教神学和人学的所有重要主题,在‘上帝’方面,涉及与人的关系,上帝的属性(正义、爱、智慧等等),上帝的存在方式(永恒),三个神圣位格内部关系,对外的行动,创造论,基督论,圣灵论,等等;在心灵方面,涉及心灵的自我同一性或确定性,信仰与理性,智慧与知识,使用与享受,爱神与爱人的关系,德福一致,等等。”

所以,要真正读懂这部论著,不是一朝一夕的,要把握奥古斯丁的思想,更有些痴人说梦的味道,不狠下一番苦功是很难实现的。

尽管这样,这部论著给以我们在认识三位一体的上帝上,是一部重要的启迪之作。对于进深我们的信仰,接近主基督,不失为是一部难得的“法宝”,在我们认识和理解圣经真理上,起到的作用也是事半功倍的。

感谢主!

 


上兩條同類新聞:
  • 三位一体论
  • 「東洋的猶太人」--信德先生之殤——讀平林美鶴的《生活在北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