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丑陋的老三届/红楼梦/《红楼梦》的作者是谁?红楼梦的作者知多少
發佈時間: 12/17/2021 12:32:54 AM 被閲覽數: 92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红楼梦

  《红楼梦》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的伟大作品,作为一部成书于封建社会晚期,清朝中期的文学作品,该书系统总结了中国封建社会的文化、制度,对封建社会的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且提出了朦胧的带有初步民主主义性质的理想和主张。这些理想和主张正是当时正在滋长的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因素的曲折反映。由于传世版本极多,加以欣赏角度与动机的不同,因此学者们对于涉及红楼梦的各个方面,均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大致可分为文学批评派、索隐派、自传派等数派。由研究此书的思想文化、作者原意等,而形成“红学”。

  《红楼梦》一书里,处处莺莺燕燕,仅贾府上下,便有女孩儿数百,可谓:红香绿玉、环肥燕瘦、争芳斗艳、各有千秋。然读罢此书,却发现金陵十二钗并不是容貌最美的十二位。那么,单以容貌而论,何人能排进前十二甲呢?且容我慢慢道来:

  第一名:秦可卿

  可卿乳名兼美,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钗、黛本已是人间极品,可卿却能兼二人之美于一身,于是便生得形容袅娜纤巧,行事温柔和平,性格又妩媚风流。无怪乎其仙去之后,贾珍都哭成了泪人,宝玉也为之吐血。

  第二名:薛宝琴

  钗、黛之美,当在伯仲之间,然宝琴乍一出场,便风光占尽,且看大家如何描摹,有的说: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个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她这妹子;有的说:据我看,连她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她;也有的说:这一件衣裳也只配她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宝琴之美既在宝钗之上,当然也就在黛玉之上。所以,老太太一见,便喜欢的无可不可,立马就逼着太太认做了干女儿,后来又干脆打算为宝玉求配,幸亏有一梅翰林之子在先,若不然的话,置钗、黛于何地?

  第三名:尤三姐

  尤三姐风流标致,面庞身段均与黛玉相仿佛,且看她:松挽头发,半掩红袄,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下面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两个坠子,似打秋千,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姊压倒,据珍、琏二人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就连宝玉都说:果然是个古今绝色的尤物。

  第四名:薛宝钗

  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又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话说那次,仅仅露出了一段雪白的酥臂,就已让宝玉不自觉的动了羡慕之心,若是露出的多了,那还了得?

  第五名:林黛玉

  黛玉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难怪凤姐都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就连薛蟠瞥见林黛玉的风流婉转都已酥倒在那里了,何况其他人哉?

  第六名:晴雯

  晴雯水蛇腰,削肩膀,高挑身材,眉眼恰似黛玉。足称贾府丫鬟中的第一美女,用凤姐的话说就是: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真真是: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

  第七名:尤二姐

  尤二姐标致和悦,原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凡事都知疼着痒。凤姐本身就已经是个恍若神妃仙子的媳妇,然若论起温柔和顺,二姐实较凤姐高十倍,若论标致,言谈行事,也胜五分。连贾母都说是个齐全的孩子,比凤姐更俊些。只此一比,其美可知矣。

  第八名:香菱

  香菱之为人,是无人不怜爱的。天生得好齐整模样。其为人行事,又与别个女孩儿不同,温柔安静。怪道贾府中人都说她好个容貌,竟有些象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难怪如此之美,原是可卿之副!

  第九名:史湘云

  史湘云娇憨可爱,偏又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模样,穿上了宝玉的衣服,猛一瞧倒象是宝玉本人,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原比她打扮成女儿时更加俏丽。暂且不说这些,单说那次,她醉卧于山石僻处的石凳上,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业已香梦沉酣,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半埋在落花之间,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面对此情此景,谁人能不动心?

  第十名:龄官

  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宝玉一见,便不忍弃她而去,只管痴看不休。那个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的贾蔷更是为之意乱情迷、神魂颠倒。

  第十一名:贾探春

  贾府的四位姑娘里,三姑娘毫无疑问是个出类拔萃的,但见她: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家仆兴儿的描绘更是形象:都说三姑娘是朵‘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刺戳手。呵,有趣,有趣!

  第十二名:多姑娘儿

  这个媳妇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众人都呼她作“多姑娘儿”。美貌之外,且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恨不得连身子都化在她身上,岂还有惜命者哉?哎,奇女,奇女!

  以上十二位,即是鄙人慧眼识得的美女版“金陵十二钗”。诸君但看无妨,但要小心流鼻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导读:自《红楼梦》诞生200多年来,便以精湛的艺术魅力为人们所喜爱,并成为世界文学经典之一。然而,纵观《红楼梦》,仿佛是一座曲折幽冥的迷宫,一直存在着数不胜数的难解之谜。

  作者之谜——

  关于《红楼梦》的作者,已争论了200多年,现在公认的说法是清代文学家曹雪芹。但也有人认为是曹雪芹在石兄《风月宝鉴》的基础上改写而成的,还有的说“曹雪芹”是“子虚乌有”,不过是“抄写勤”的谐音。但是石兄是谁?抄的又是何人之作,一直也没有人得到确切的考证。而从目前已有的文献中可以说明: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不仅书中有交代,与他同时代人的诗文笔记中也有许多记载。但在《曹氏宗谱》里又没有他的名字,他的家世生平也有许多不解之谜。

  背景之谜——

  《红楼梦》到底写的是哪个朝代的事情,作者在书中没有做具体的交代,于是许多研究者通过对书中有关服饰、发型、官职、陈设、称呼的描写,反复推论,并得出各自的结论。有人认为是明朝,有人认为是清朝,并具体到康熙乾隆年间。还有人持“非明即清”的观点,认为故事不是发生在明朝就是清朝。其实作者在书中已借用空空道人之口说出“无朝代可考”,也就是有意留下一个悬念,成为千古之谜。

  主题之谜——

  有关《红楼梦》的主题,至少有五种说法。一种认为《红楼梦》是政治小说,反映一段不可言明的“历史问题”;一种认为是爱情小说,讲述了宝、黛、钗的三角恋情;一种认为是曹雪芹的自传,是一部不可明传的“家史”;一种认为是作者发泄不满的愤世之作;还有一种认为是虚幻小说。从《红楼梦》诞生至今,对其主题思想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成为一个最难解的谜团。

  写作地点之谜——

  《红楼梦》写于何处,也是红学界争论不休的焦点,目前比较通行的说法是北京西郊,并涉及海淀区的健锐营正白旗、红旗村、白家疃、杏石口、南辛庄、门头村等地,但具体位置很难确定。1971年4月居住在香山正白旗39号的舒成勋,维修房舍时,在西耳房的西山墙上发现了一批诗文墨迹,和有关曹雪芹的传说相合,并引起史学界、红学界、文物界的关注,经过考证,有人认为这里是曹雪芹晚年居住和写作《红楼梦》的地方。但也有相当多的人持怀疑态度,他们逐条考查了题壁诗的出处,得出都是转抄古书中的结论。尽管被称为“曹雪芹纪念馆”(也称曹雪芹故居),但并不为一些红学研究人士所认可。

  后四十回之谜——

  最为流行的说法是曹雪芹只写了前八十回,后四十回是由高鹗增补的,其结局并不是《红楼梦》本来的面目。也有人认为曹雪芹已写完了一百二十回,只是后四十回没有最终定稿就去世了,高鹗只不过简单整理了一下,人们在传抄时便署上了他的名字。此外还有“一百零八回”之说和“一百一十回”之说。但曹雪芹究竟写了多少回呢?恐怕永远也不得而知。

...查看更多

  红楼梦简介:《红楼梦》,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章回体长篇小说,成书于1784年(清乾隆帝四十九年),梦觉主人序本正式题为《红楼梦》。它的原名《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等。作者曹雪芹,续作是由高鹗完成。

      本书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高度艺术性的伟大作品,作者具有初步的民主主义思想,他对现实社会、宫廷、官场的黑暗,封建贵族阶级及其家庭的腐朽,封建的科举、婚姻、奴婢、等级制度及社会统治思想即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学、社会道德观念等都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且提出了朦胧的带有初步民主主义性质的理想和主张。

  娲炼石补天,所炼之石剩一块未用,弃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未被选中补天常悲伤自怨。一日,和尚茫茫大士、道士渺渺真人经过此地,经顽石苦求再三,二位仙人知不可强制,便将它“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答应将其携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锦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去安身乐业”。不知几世几劫以后,空空道人经过这里,见石上刻着它那番经历,便从头到尾抄下,交曹雪芹披阅增删、分出章回。以下便为石上所刻内容。姑苏阊门外有个葫芦庙,乡宦甄士隐(谐音“真事隐”)居住庙旁,可怜寄居庙内的穷儒贾雨村(谐音“假语存”),与他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赠银让他赶考。

  元宵之夜,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谐音“真应怜”)被拐走,不久因葫芦庙失火,甄家又被烧毁。甄带妻子投奔岳父,遭白眼,其岳父是个卑鄙贪财的人,又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甄士隐“急忿悲痛”、“贫病交攻”,真正走投无路了。一天,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突然见一个跛足道人走过来,嘴里叨念着一些词句。士隐听了便问道人,知道是《好了歌》之后,便将《好了歌》解注作答。经道人指点后,甄士隐彻底醒悟,便随跛足道人出家了。

  贾雨村中进士,任县令,由于贪酷及恃才侮上,为人所恶,为上司所弹劾,因而被革职,到盐政林如海家教林黛玉读书。京城起复参革人员。贾雨村托林如海求岳家荣国府帮助,正值林如海的岳母贾母因黛玉丧母,要接黛玉去身边。林如海便托贾雨村送黛玉到京。贾雨村与荣国府联宗。并得林如海内兄贾政帮忙,得任金陵应天府。

  黛玉进荣国府,除外祖母外,还见了大舅母,即贾赦之妻邢夫人,二舅母,即贾政之妻王夫人,年轻而管理家政的王夫人侄女、贾赦儿子贾琏之妻王熙凤,以及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

  王熙凤和衔玉而生的贾宝玉。宝黛二人初见有似曾相识之感,但宝玉因见美如天仙的表妹林黛玉没有玉,认为玉不识人,便砸自己的通灵宝玉,惹起一场不快。

  贾雨村在应天府审案时,发现英莲被拐卖。买主为皇商之家、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之子薛蟠。薛蟠虽为争英莲打死原买主,但贾雨村为向贾府献好竟只胡乱判了些两银子,为薛蟠平了此事。薛蟠与母亲、妹妹薛宝钗也一同到京都荣国府住下。

...查看更多

  十二金钗: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李纨妙玉史湘云王熙凤、贾巧姐秦可卿

  十二丫环:晴雯麝月袭人、鸳鸯、雪雁、紫鹃、碧痕、平儿香菱金钏司棋抱琴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

  十二儿:庆儿、昭儿、兴儿、隆儿、坠儿、喜儿、寿儿、丰儿、住儿、小舍儿、李十儿、玉柱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七尼:妙玉、智能、智通、智善、圆信、大色空、净虚。

  七彩:彩屏、彩儿、彩凤、彩霞、彩鸾、彩明、彩云。

  四春: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

  四宝:贾宝玉、甄宝玉、薛宝钗、薛宝琴

  四薛:薛蟠薛蝌、薛宝钗、薛宝琴。

  四王:王夫人、王熙凤、王子腾、王仁。

  四尤:尤老娘、尤氏尤二姐尤三姐

  四烈婢:晴雯、金钏、鸳鸯、司棋。

  四婆子:刘姥姥、马道婆、宋嬷嬷、张妈妈。

  四情友:秦锺、蒋玉菡柳湘莲、东平王。

  四壮客:乌进孝、冷子兴、山子野、方椿。

  四宦官:载权、夏秉忠、周太监、裘世安。

  文房四宝:抱琴、司棋、侍画、入画。

  四珍宝:珍珠、琥珀、玻璃、翡翠。

...查看更多

  《红梦楼》的作者是谁,二三百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阿郎现在把见到的所谓的《红梦楼》作者及其相关息罗列于后。

  1、曹雪芹、高鄂 。1921年胡适发表了《红楼梦考证》,认定《红楼梦》前80回是曹雪芹所作,而后40回是高鄂续写的。

  清裕瑞在《枣窗闲笔》中说,听说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所作”,曹雪芹对它进行了删改润色,其叔脂砚斋给加了批注,并改名为《红楼梦》,他曾见过抄本。

  程伟元,苏州人,出版商,曾三次印刷出版《红楼梦》,他出版的《红楼梦》程甲、程乙本他在刻本的序文中说:“《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

  看来他也吃不准曹雪芹是不是作者。

  脂评本封面只写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没有曹雪芹的名号。

  问题是不同脂批间具有非常多的矛盾,脂批很可能为假造。

  欧阳健《古代小说版本漫话》说“脂本乃后出之伪本,而程本方为《红楼梦》之真本。”

  曲沐《庚辰本〈石头记〉抄自程甲本〈红楼梦〉实证录》一文中,对脂本和程甲本作了大量的文字对比,证明脂本是造伪,脂本是从程甲本上抄录的,造伪者是脂砚斋。

  永忠和明义言之凿凿说曹家有个曹雪芹,但翻遍曹家家谱却查无此人,在曹家家族中,合于敦氏兄弟所记载的曹雪芹年龄的,只有曹天佑一人。

  雍正5年曹家被抄时,曹雪芹才4岁,还在吃奶,什么都不懂,以后是不可能写出宛如帝王般的生活情景,大量的细节如不是生活在其中,很难仅靠想象就能描写出来。

  (曹雪芹的出生年月有两种说法:一是雍正2年(1724年),一是康熙54 年已未(1715年),按这个算,曹当时是13岁)。

...查看更多

结语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一部诗化了的小说杰作,它那行云流水般的诗词散文中,处处沁透着诗情的芬芳,作品中的大量诗词曲赋,犹如镶嵌在碧海青天里的珍珠和明星,闪耀出奇异的光芒,在中国小说史乃至中国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有口皆碑,无人不晓。如果不能很好地读解书中的诗词曲赋,你就不能真的读懂《红楼梦》



红楼梦故事概述

红楼梦故事概述

红楼梦

女娲炼石补天时,所炼之石剩一块未用,弃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此石已通灵性,大小随心,来去任意,因未被选中补天常悲伤自怨。和尚茫茫大士、道士渺渺真人见其可爱,便将它携至“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走了一道”。不知多长时间以后,空空道人经过这里,见石上刻着它那番经历,便从头到尾抄下,交曹雪芹披阅增删、分出章回。以下便为石上所刻内容。姑苏阊门外有个葫芦庙,乡宦甄士隐居住庙旁,可怜寄居庙内的穷儒贾雨村,赠银让他赶考。元宵之夜,甄的女儿英莲被拐走;不久因葫芦庙失火;甄家又被烧毁。甄带妻子投奔岳父,遭白眼,其岳父又是个卑鄙贪财的人,又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甄士隐“急忿怨痛”、“贫病交迫”,直正走投无路了。一天,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突然见一个跛足道人走过来,嘴里叨念着一些词句。士隐听了便问道人,知道是《好了歌》之后,便将《好了歌》解注作答。经道人指点,甄士隐彻底醒悟,便随跛足道人出家了。

  贾雨村中进士,任县令,由于贪财被革职,到盐政林如海家教林的女儿林黛玉读书。京城起复参革人员。贾雨村托林如海求岳家荣国府帮助:林的岳母贾母因黛玉丧母,要接黛玉去身边。林便托贾雨村送黛玉到京。贾雨村与荣国府联宗。并得林如海内兄贾政帮忙,得任金陵应天府。

  黛玉进荣国府,除外祖母外,还见了大舅母,即贾赦之妻邢夫人,二舅母,即贾政之妻王夫人,年轻而管理家政的王夫人侄女、贾赦儿子贾琏之妻王熙凤,以及迎春、探春、惜春和衔玉而生的贾宝玉。宝黛二人初见有似曾相识之感,但宝玉因见美如天仙的表妹黛玉没有玉,认为玉不识人,便砸自己的通灵宝玉,惹起一场不快。

  贾雨村在应天府审案,英莲被拐卖。买主为皇商之家、王夫人的姐姐薛姨妈之子薛蟠。薛蟠虽为争英莲打死原买主,但贾雨村胡乱判案,放了薛蟠。薛蟠与母亲、妹妹薛宝钗也一同到荣国府住下。

  宁国府梅花盛开,贾珍妻尤氏请贾母等赏玩。贾宝玉睡午觉,住在贾珍儿媳秦可卿卧室,梦游太虚幻境,见“金陵十二钗”图册,听演《红楼梦》曲,与仙女可卿云雨,醒来后因梦遗被丫环袭人发现,二人发生云雨私情。

  京官后代王狗儿已沦落乡间务农,因祖上曾和王夫人、凤姐娘家联宗,便让岳母刘姥姥到荣国府找王夫人打秋风。王熙凤接待,给了二十两银子。

  薛宝钗曾得癞头和尚赠金锁治病,以后一直佩带。黛玉忌讳金玉良缘之说,常暗暗讥讽宝钗,警告宝玉。

  贾珍之父贾敬放弃世职,离家求仙学道。他生日之日,贾珍在家设宴相庆。因林如海得病,贾琏带黛玉去姑苏,他的族弟贾瑞调戏凤姐,被凤姐百般捉弄而死。

  秦可卿病死,贾珍恣意奢华,不仅东西都选上等,还花千两银子为儿子捐龙禁尉,以便丧礼风光。送丧途中,凤姐贪图三千两银子,拆散情人,使一对青年男女含恨而自杀。

  林如海死后,黛玉只得常住荣府。一种寄人篱下的凄凉感笼罩着她,常暗暗流泪,身体也更加病弱。

  贾政长女元春被册封为妃,皇帝恩准省亲。荣国府为了迎接这大典,修建极尽奢华的大观园,又采办女伶、女尼、女道士,出身世家、因病入空门的妙玉也进荣府。元宵之夜,元春回娘家呆了一会儿,要宝玉和众姐妹献诗。黛玉本想大展奇才,但受命只能作一首。袭人娇嗔说要离开宝玉,深感遗憾的宝玉求袭人别走,袭人趁机规劝宝玉读书“干正事”。宝玉和黛玉两小无猜,情意绵绵。又因有薛宝钗或其他小事。二人常争吵,在不断争吵中情感愈深。

  宝钗过生日唱戏,小旦像黛玉,贾母娘家孙女史湘云口快说出,宝玉怕黛玉生气阻拦、结果惹得二人都生宝玉气。元春怕大观园空闲。便让宝玉和众姐妹搬进居住。进园后,宝玉更成天和这些女孩子厮混;书童将《西厢记》等书偷进园,宝玉和黛玉一同欣赏。这是经典的一回。

  贾政妾赵姨娘所生子——宝玉庶弟贾环,嫉妒宝玉,抄写经书时装失手弄倒蜡烛烫伤宝玉,王夫人大骂赵姨娘。赵姨娘又深恨凤姐,便请马道婆施魇魔法,让凤姐、宝玉中邪几乎死去。癞和尚、跛道人擦拭通灵玉、救好二人。黛玉性格忧郁,暮春时节伤心落花,将它们埋葬,称为花冢,并写《葬花词》。宝玉丫环晴雯失手跌坏扇子,宝玉说她,她便顶撞,袭人劝,她又讽刺,气得宝玉要赶走她。到晚间晴雯乘凉,宝玉又让她撕扇子以博她一笑。有一次史湘云劝宝玉会官员,谈仕途,被宝玉抢白,并说黛玉从不说这种混账话;恰巧黛玉路过听到,深喜知心。宝玉又结交忠顺王爷喜欢的伶人蒋玉菡,使得王爷派人来找。贾政大怒,将贾宝玉打得皮开肉绽。

  大观园中无所事事,探春倡导成立诗社。第一次咏白海棠,宝钗夺魁;第二次作菊花诗,林黛玉压倒众人。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被贾母知道,便留她住下。在大观园摆宴,把她作女清客取笑;这位饱经世故的老妇也甘心充当这一角色。贾母又带刘姥姥游大观园各处。在拢翠庵,妙玉招待黛玉、宝钗饮茶,宝玉也得沾光。

  为凤姐庆生辰,从贾母起,各人出分子办席。凤姐饮酒过多,想回家休息,撞到贾琏正勾引仆妇。凤姐哭闹,逼得仆妇上吊,贾母迫使贾琏向凤姐赔礼。

  由于行酒令黛玉引了几句《西厢记》曲文,被宝钗察觉,并宽容了她,二人关系好转。黛玉模仿《春江花月夜》写出《秋窗风雨夕》,抒发自己的哀愁。贾赦垂涎贾母丫环鸳鸯,让其妻邢夫人找贾母。鸳鸯不肯,贾母也不愿意,便斥责邢夫人。薛蟠在一次宴席上调戏会唱戏而又豪爽的柳湘莲,被柳毒打,柳怕报复,逃往他乡。薛蟠无脸,也外出经商。其妾香菱(即甄英莲)到大观园学诗。又有几家亲戚的姑娘来到大观园中作诗、制灯谜,空前热闹与欢乐。袭人因母病回家,晴雯夜里受寒伤风,身上烧得烫人。宝玉为舅舅庆寿,贾母给他一件俄罗斯裁缝用孔雀毛织的雀金裘,他不慎烧个洞。晚上回来,街上裁缝不敢修补,晴雯重病中连夜补好。

  年关到,宁国府庄头交租,送的东西数量惊人,贾珍还嫌少。由于过年操劳,凤姐小产,无法理家,便由探春、宝钗、李纨等人协同理事。探春为赵姨娘所生,赵姨娘弟弟死,探春按例不多给钱,母女大闹一场。探春又在园中实行一些改革,将各处派专人管理。

  荣国府矛盾重重。贾环在宝玉处见到擦癣的蔷薇硝,想要些,宝玉丫环芳官却给贾环一些茉莉粉。赵姨娘到宝玉处大闹一场。芳官又给她干娘一些玫瑰露,引出她干娘的侄儿偷茯苓霜。几件事闹得大乱,险些打破仆人间的平衡。正当宝玉生日欢宴时,贾敬吞丹丧命。尤氏因丧事繁忙,请母亲和妹妹尤二姐、尤三姐来帮忙。贾琏见二姐貌美,要作二房,偷居府外。二姐和贾珍原有不清白,贾珍还想搅浑水,贾琏又想把三姐给贾珍玩弄。尤三姐却正气凛然,将珍、琏大骂,并说她已有意中人,即毒打薛蟠的柳湘莲。贾琏为柳提媒,柳答应。到京城后,柳先向三姐之母交订礼,遇宝玉闲谈尤氏一家而起疑,又去索礼退婚,尤三姐自刎,柳出家。凤姐知道贾琏偷娶之事,装成贤惠。将二姐接进府。请贾母等应允。贾琏回来,因办事好,贾赦赏一妾。凤姐借妾手逼使尤二姐吞金自杀。粗使丫鬟傻大姐在园中拾到绣有春宫画的香囊,王夫人大怒;在一些仆妇撺掇下抄检大观园,迎春懦弱,听凭丫环被赶走;探春生气,怒打仆妇;惜春这时和哥哥嫂子断绝往来。晴雯被王夫人赶出,抱恨而死;贾宝玉无可奈何,写《芙蓉诔》祭她。薛蟠娶妻夏金桂后,在夏挑唆下,薛毒打香菱,薛姨妈不准。夏金桂和婆婆吵闹。薛蟠无法在家。只得外出。(之后由于原著散失,内容不可知。为方便一部分读者更多了解《红楼梦》,以下暂列举一些相关信息,仅供参考)

  1. 根据前文判词,目前较为广泛接受的大致结局为:四大家族没落,黛玉泪尽而死,元春在宫中暴毙,迎春误嫁孙绍祖折磨致死,探春远嫁,惜春出家,王熙凤死,巧姐为刘姥姥救出嫁给板儿。香菱死,袭人嫁给蒋玉菡。

  2. 中央电视台《红楼梦》电视剧里,编剧人员与红学家顾问合作编写的结局,大致与上文相同,又添加了史湘云沦为歌妓,妙玉离开寻贝叶经,宝钗为贾宝玉抛弃而守寡等悲惨结局,以及司棋、鸳鸯等人的自尽,等等。人物众多,此处不便一一列举。(电视剧的编剧、顾问都是权威人士,此结局可供参考)





丑陋的老三届!

作者:8288  于 2021-12-16 15: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 张抗抗  




老三届人不喜欢说“我”,总是说“我们”“我们的”,因为那个时代没有“我”只有“我们”。我们缺少个性,崇尚集体精神。这种老三届人固有的群体意识,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下来的文化心理。

  

既然是“我们”,那么我们的过失甚至罪孽,都让“我们”一起承担吧!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已被我们反复倾诉和宣泄;我们这一代人内心的伤痛和愤懑,已激起世人的广泛关注;我们这一代对于历史的质问,已一次次公之于众;然而,临近20世纪末,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能够低头回首,审视我们的自身,也对我们自己说几句真话呢?

不要再用“知识青年”这样自欺欺人的词语了吧。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抚心自问: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可曾真正拥有过文化和知识?



  

如果我们敢于正视自己,我们应当承认,老三届这代人中高中生的比重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都是初中文化程度,而文革前的初中教材,过分强调意识形态的灌输,在知识结构上具有极大有缺陷。我们知识沉淀最“厚”、烙印最深的那部分,并非人类优秀的经典文化,而是“阶级斗争”、“知识无用”、“革命的螺丝钉”等教条主义,是红宝书的语录,是样板戏的歌词,是大串联中抄写的大批文章。有人说这一代人是喝“狼奶”长大的,其实还应加上泡饭和咸菜——蛋白质含量太低。

 

我们的大部分知识,都是在“文革”结束后,依靠顽强的自学,支离破碎地拼凑起来的。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严重贫血的一代人。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牺牲品,是政治的殉葬物。不要忘记“文革”中抄家、破坏文物的红卫兵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文革”中打死老师的革命小将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疯狂地鼓吹并推行血统论的也是这一代人。红卫兵的法西斯暴行和血淋淋的犯罪事实,已是昨天的噩梦,但有多少人真诚地忏悔过,用心灵去追问我们当年为什么受骗上当,为什么如此愚昧无知?



  

老三届是曾受极左意识形态毒害最深的一代,然而许多老三届人至今还不敢正视自己曾误入的歧途,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社会,便轻易让自己解脱。就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有的人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并用后半生的善行去赎罪和赔偿;但是有的人,只是怪罪于领袖的鼓噪使他们暂时失去了理性。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曾无私奉献、改天换地;不要再仅仅说我们那年代的人与人之间是多么真诚和纯洁。如果你真诚,你应该承认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老三届人中也有出卖和告密——为了入党、升学、招工、提干的极其有限的名额,为了渺茫的前途,我们被人伤害也伤害别人——那所谓的纯真掺杂了多少虚伪和丑陋。我们一腔热血战天斗地,为了那些美好而可笑的宏伟目标,大肆砍树烧荒打猎,那时候我们义无反顾地破坏着自然环境,却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有多少在我们的严厉批斗和打击下丧生的“落后分子”和“地富反坏右”分子……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吃苦耐劳、克己奉公,是中国各个社会阶层中的支柱力量,是最“优秀的一代”了吧。尽管老三届中涌现出了许多人才,从车间主任到经理到学者到市长,各界都能幸会我们的同学和“战友”。但老三届中,从事高科技、高级经贸活动的人才和高级管理人员,比例极小。那是一个人才的断层,是老三届难以攀登的高峰。这一代人几乎都有未能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本人即是一例。大多数人只能从事普通的熟练劳动,成为这个社会金字塔的底座,如今已面临着下岗和退休。 

 


  

由于共和国十七年教育和“文革”十年的经历局限,我们这一代人正在不知不觉地退出社会,离社会的主动脉越来越远。我们的知识结构和意识形态在本质上同市场经济难以相容;我们已经习惯了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适应了“大锅饭”的劳动报酬和生活方式,于是同今天的自由竞争原则产生了剧烈的抵触和冲突。我们已经或即将被有知识有文化的一代年轻人从头顶上无情地跨越,正在一天天陷入被淘汰的尴尬处境。我们是一只蚕蛹,被困于黑暗中,但我们已无力咬破茧子。我们失落,我们抱怨,而我们却无可奈何,因而我们的痛苦是双重的。

所以,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最后的理想主义者”,我们已担负不起这样崇高而光荣的使命,况且那只是一顶虚妄的桂冠。我们曾经有过的革命理想,早就崩溃坍塌了,可惜那仅仅是出于对个人前途和命运的绝望,而不是出于对世界的整体认识。自从失去信仰,我们便从此变成了一个迫不得已的现实主义者。


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在这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几十年间,当务之急是吃饭,是工作,是住房,是病痛,是养育子女,是侍奉父母——我们始终在为生存而拼搏,我们早已丧失了选择职业和爱好的自由、机会和能力。“理想”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幻影,所谓的“精神”寄托,只能寄托于我们的子女……

  

说什么“青春无悔”——一个、一代人所牺牲和浪费的整整一生的时间和生命,竟然能用如此空洞而虚假的豪言壮语,强颜欢笑地一笔抹去的吗? 




这才真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

  

老三届人的老三届化,这一代人固执的“老三届情结”,是近年来深深困扰着我的一种忧虑。我写下这些也许触痛老三届人伤痕的文字,正是因为许多人尚在违心地用“无怨无悔”的结语,逃避对自身的清理和整合。我惟愿我们这一代人能走出老三届的阴影,在“五十而知天命”的人生中年,融入改革进步的大潮,从容地迈向二十一世纪。

  

我们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对得起剩下的岁月?

  

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将是每一个独立的个体。

 


上兩條同類新聞:
  • 1948年一名国军军长被枪毙,临死前却高喊毛主席万岁,这是为何?
  • 看看中外一些名人嫖妓的辉煌历史/魂魄在身上哪里?关于魂魄的五个知识